0

    第1386章

    这头巨大的血尸,几乎有亿万万丈高大!

    呈现在吕重的眼前,几乎本身就能横跨一个中型星系。~

    它全身都是血红色,更有恐怖而恶心的脓包,泛着极为剧烈的恶臭。

    大量的脓水在无穷岁月中凝聚流淌,赫然就是九幽黄泉水、蚀仙化神溺水、死亡冥水、灭神皇水的真正源头!

    吕重很是怀疑,一旦自己没有被[大寂灭珠]保护在内,只怕都有可能被这种剧毒、巨臭的气息,给熏死、毒气。

    而一旦被一丁点儿的死亡冥水或灭神皇水沾上,绝对会直接陨落!

    恐怖!

    这才是真正的恐怖之处!

    也不知是哪一位神人,在陨落后,尸身居然还能以身体本能而存活。甚至还会如此恐怖与变态!

    也许一般的二阶神兵甚至是三阶神将,都未必能战胜这样的超级血尸。

    ……

    吕重一边在大寂灭珠的保护下观望,一边直抽着冷气。

    此超级血尸,本不是人身,生前应该是一只超级巨兽,而且似乎是狸猫一般的巨兽。

    只不过,现在它的全身都被无穷的脓包与邪神之血覆盖。

    “嗷呜——”

    多少年被困在这神秘结界之内,超级血尸已没有遇到什么血食!

    现在,就算有[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保护,它也能敏感地感应到吕重这个活生生的“血食”出现!

    甚至,它隐隐能感应到[大寂灭珠]之内。还有无穷无尽的“血食”存在!

    也正是吕重、[大寂灭珠]的到来。才真正地把它给惊醒。

    感应到吕重的位置。超级血尸诡异地嚎叫一声,一条血色巨爪,陡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大寂灭珠]抓来。

    “嗖——”

    巨爪越空,空爆现象响起!

    “咻——”

    就在这时候,[大寂灭珠]也被激怒。它虽然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四品道器的境界,但是,也是有着高级道器的尊严。

    感受到自己居然被一头血尸给当成了目标,它身上光华一闪。不但没有闪退,反而直接冲向那破土而出的巨大血尸,无穷的空间能量,猛然撕扯着这巨大血尸的身体。

    寂灭小公主全力调动所有的空间之力,直接撕扯着超级血尸的四肢、头部、巨尾。同时,果断与[九玄寒龙冰棺]传音:

    “小冰,看你的了——”

    “轰隆隆……”

    [九玄寒龙冰棺]雷霆闪出,炽白的极寒气流,犹如一条条星河碾压虚空,令整片空间似乎都在承受不住剧烈的奇寒。而在不断的颤抖。

    这是源自对神界的一种极端寒冷的气流!

    这一刻,[九玄寒龙冰棺]。也是全力爆发,其散发出来的神界至寒之气,似乎能改变这荒城的天地气机。

    只见一道道耀眼的炽白寒流,如星河璀璨,巍巍其光,浩浩荡荡地轰下,几乎要把四周的空间都冰冻、粉碎。

    纵然是在如此昏暗的荒城之中,吕重依旧可以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条星河寒龙俯冲而下。

    这些寒龙熠熠生光,直接冲向超级血尸。

    圣神界的至强寒气,化出星河级的璀璨攻击!

    下方的超级血尸也不是盖的,头部猛地用力一甩,这方的空间之力都挣脱,它不慌不忙地抬头,长啸一声。

    “吼——”

    音之神纹产生,惊天的音波,迎而向上,直接冲撞上空的星河级寒龙。

    这种音波带着真正的灭世之力,几乎震破苍穹、浩宇。

    “咣咣……”

    “叮叮……”

    ……

    至强的音波与星河级的寒龙极冰之气撞击在一起,如无数巨刀撞击亿载玄冰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音啸狂乱,冰屑齐飞。

    “咻——”

    突然,一道极速寒光闪过,之前不知被抽飞到哪里的[剐龙刀]突然出现,如天空诡异闪出的一道超级闪电,迅猛地直刺超级血尸的脑袋。

    “嗷呜——”

    超级血尸咆哮一声,一团璀璨之极的血光从它的巨嘴中吐出。

    “轰——”

    血光灼灼,带着狂暴的能量,再次把[剐龙刀]给炸飞。

    “重力千浪叠!镇——”

    九玄寒龙冰棺见自己的超级玄寒之气无法镇压对方,也是怒了,本体棺身,配合至强的法阵,一瞬间把重量重叠了千倍不止,从高空砸下。

    明明只是一具冰棺,其砸落之势,却被一个宇宙的爆炸还要恐怖得多。

    “轰——”

    被[大寂灭珠]的空间能力死死拖住,无法在第一时间挣脱束缚,超级血尸被[九玄寒龙冰棺]给直接砸中。

    “嗷呜——”

    超级血尸发出一声惨叫,巨大的脑袋上鲜血狂喷,无穷的脓包、黄水如天河倒泄。

    至强的腐蚀性冥水、皇水,如超级瀑布一般从九天而上落下。

    顿时,整个荒城,更加脆弱。

    无数远古之前的神之建筑、地面,纷纷被腐蚀、侵坏。

    一时间,早就被毁坏、坍塌的废墟,也彻底地被融化为一个诡异的洼地。

    可是,受了[九玄寒龙冰棺]如此狂猛的一击,那超级血尸的脑袋居然还是没有被砸断!

    [大寂灭珠]保护下的吕重,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传音:“小公主,快放金晶神焱——”

    金晶神焱!

    正是之前在混沌中[皓阳神宫]附近收集的超级神火!

    也只有超级的空间系道器才能收取。

    这种神火,极为恐怖、可怕。就算被收入[大寂灭珠]之内,以吕重的实力,也无法掌握。

    只有[大寂灭珠]凭着自己的最强空间之力,才能勉强传送这些神火。

    “我……我全力压制着对……对方的行动,已无余……余力调……调动金晶神焱了……”寂灭小公主脸色惨白起来,看向吕重,“如……如今,只欠东风只能靠……靠你了……”

    什么?

    靠我?

    吕重心中一哆嗦,那金晶神焱,在神界都是最高等的火焰。他吕重连圣人境界都不是,怎么可能驱使得了这种桀骜不驯的超级神火?

    一瞬间,吕重双眼瞪得老大。

    “别……别愣了,快……快动手——”寂灭小公主再次催促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小兔子出事了    王诗韵是个做事很有恒心和毅力的人,回国后,她几乎吃住都和那五只兔子呆在一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她的研究目标很明确,如果这是一种病变,她就找到治疗这种病变的方法。如果这不是一种病变,她就弄清楚这种基因变异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还能不能进一步的优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多月的研究,王诗韵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长毛兔的基因变化虽然对这些成年兔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二代兔却很可能有致命的影响!这会大大降低二代兔的防疫能力,使二代兔很难养活!而市面上现有的防疫药物,对二代兔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种兔的作用就是繁殖小兔子的,如果它们繁殖的小兔子根本养不活,养殖户的这个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王诗韵得到这个结论后,马上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

    “枪哥,我想问一下,你们从岛国德康集团引进这批种兔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给你们什么特效防疫药物?”王诗韵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赵长枪被王诗韵的话问的一愣,然后才说道:“没有啊,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特效药物。怎么了?诗韵?难道这些兔子还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说它们没什么问题了吗?况且我们已经咨询过德康集团,他们也说那些兔子每隔四五天便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萎靡时间是正常现象。”

    “哦,没什么。我只是怀疑这些兔子虽然现在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生下来的小兔很可能会有问题。”王诗韵说道。

    “不会吧?既然种兔是健康的,他们生下来的小兔也应该是健康的才对啊。”赵长枪说道。

    “嗯,按道理应该是这样。也许是我多心了吧。就这样,先挂了。”王诗韵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赵长枪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嘟囔道:“这丫头是不是魔怔了?一副不从这些兔子身上找出点毛病就誓不罢休样子。”

    王诗韵没有和赵长枪往深处说,是因为她心中很清楚,赵长枪对长毛兔的疾病防治,根本就是个外行,和他说这些基本就是对牛弹琴。最重要的是,这还是自己的怀疑,就算自己的怀疑是真的,如果她不能研制出专门针对这种基因变异的特效药,她说多少都是白扯,只能让赵长枪干着急!

    由于受条件的限制,在国内想研制一种新药物非常的困难,所以王诗韵再次飞到了国外,找到了自己的导师,一起研究这种新药物。【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王诗韵离开华国一个月后,平川县养殖场的那些种兔也到了繁殖的时候。就像王诗韵预料的一样,他们的小兔虽然刚出生的时候非常的喜人,但是不过几天的功夫便开始陆续死亡!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养殖户看到自己的小兔子死亡,虽然心中可惜,但是也没想到是由于种兔的原因,才造成小兔子难以成活,所以他们只是将死兔子处理掉算完。

    但是随着一窝一窝的小兔子不断降生,不断死亡。这些养殖户感到事情不同寻常了。这些养殖户碰到一起便议论纷纷:

    “老王,你们家的兔子生了没?”

    “生了,一窝生了六只呢!可惜没几天都死了!我草他娘的,可惜了。这可都是钱罐子啊!要说这品种的兔子确实好,产毛量几乎是普通长毛兔的两倍!可惜就是小兔子不好养活啊!”

    “是啊!我已经有三只母兔生了小兔了,一共二十一只,结果一只也没养活!防疫啥的都是在畜牧局的技术人员指导下进行的,按说应该没问题啊!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还是种兔的事情,唉,眼看我的兔子都到了生小兔的时候了,如果所有的小兔都养不活,那才苦死了!唉,可惜陈挂面现在不干了。不然可以去找他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上次陈挂面被赵县长破了金身,现在已经跑到外省去了,仍然干老本行。不如我们找个机会,过去问问他。就这样下去可不行。”

    “好,去的时候,我们哥俩一块儿去。”

    这还是刚开始的时候,几天后,随着兔子的大量降生。死兔子更是越来越多,许多养殖户开始用三轮车一车一车的往外拉死兔子。而这些死兔子又没有一个统一的处理场所。那些懂点事儿的养殖户还知道在地上挖个坑埋掉。

    那些不懂事的养殖户就直接将死兔子往养殖基地周围的河沟里一扔算完。此时的时令已经到了夏至,天气已经炎热起来。这些腐烂的小兔子上,落满了绿头苍蝇,发出的恶臭味能传出好几里地!

    养殖基地的管理人员虽然多次劝说这些养殖户,让他们将死兔子挖坑埋掉,但是这些心中充满怨气的养殖户,此时哪里还听这些管理员的话?照样我行我素。

    就当养殖基地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士悄悄的找到了已经去了外省的陈挂面,给了他两万块钱,然后告诉了他一些话。

    结果这位神秘人士走后不几天,陈挂面的家中便又来了六七个人,都是平川县养殖基地的养殖户,带着纸马香烛,当然现金也少不了。

    这些人到来之后,拜过老仙长陈挂面,然后便问道:“老仙长,我们的兔子为什么生下来的小兔养不活?怎样才能让老兔子再生下来的小兔子能健康成长起来?希望老仙长能给我们出个主意啊!不然我们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陈挂面已经再次恢复了他鹤发长苒,满面红光的仙风道骨形象,他对平川县养殖场这些乡亲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当他听完这些养殖户的话之后,不禁悠悠发出一声长叹,说道:“唉!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一地步,谁也不能怪,就怪你们自己。当初我早就说过,这批兔子有问题,是岛国二战时期,被原子弹炸死的那些冤魂投胎转世,谁养他们谁倒霉。结果你们不听,最后才落到如此地步!”

    “可是,老仙长,兔子入栏的那天晚上,你不是说过你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谣言,让我们将兔子放心入栏嘛!”有人大胆的质问了一句。

    “唉,这件事说起来我也有责任。那天晚上我的真身去了天庭,和太上老君下棋,地上的分身法力全无。所以被赵长枪钻了空子,让他将我拿获。我才最终不得不听了他的安排,对你们说了那番话,本指望你们能记住我之前对你们说的话,拒绝将兔子入栏,没想到你们还是将兔子入栏了。唉,可惜啊,可惜啊!这样吧,既然此事我也有责任,这次的课金我便分文不取了。”陈挂面假惺惺的说道。

    一名养殖户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说道:“老仙长,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可没有要怪罪您的意思,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县长赵长枪,整天打着为国为民的牌子,净干些祸国殃民的事情!我们这回可被他害苦了!”

    “唉!你们也不要小看赵长枪,别看他只是一个县长,但是他也是大有来历的之人。他原本是玉皇大帝身上的一只跳蚤,因为咬了玉皇大帝,被玉皇大帝扔到了凡间,便投胎成人,化为了赵长枪。因为他喝了玉皇大帝的血,沾了玉皇大帝的仙气,所以来到人间后,他才能年纪轻轻便成了县长。也正是因为这样,那天我才被制住,不然即便我的分身法力全无,普通凡人也根本制不住我。我那天没有别的办法,才违心的和你们说了那些话,让你们将那些灾星兔子入栏。”陈挂面说道。

    众人听了陈挂面的话,不禁满脸惊讶,原来他们一直信服的赵大县长,竟然只是一只跳蚤变得!***,这年头真是妖魔当道。

    众人愣了片刻之后,有人才又说道:“老仙长,事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

    陈挂面发出一声悠悠长叹,说道:“唉,如今我也不知道那些兔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还是亲自看看,回来再告诉你们解决的办法吧。”

    陈挂面说完,便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身体更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手指缝中香烟袅袅。

    众人知道陈大仙的分身这是去了平川县养殖基地了。所以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大仙归来。

    这几个人都是陈挂面的忠实信徒,他们知道陈挂面的分身特点,如果陈挂面是分身去天庭或者阴间界办事,他留在世间的分身便和普通人无异,能说话,能吃饭。这是因为天庭和阴间界对他的法力压制不大,他根本不需要消耗多少法力。

    但是,陈挂面如果真身和分身都在人间办事,那么他的分身就和雕塑差不多,仅仅能呼吸有心跳而已。这是因为人间灵气太稀薄,他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法力来施展法术!

    当陈挂面手指缝中的香烟快要烧完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唉!人间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修炼者生存了。如果不是还有许多俗事未了,我也该去天庭找一处洞天福地,好好的修行了。就这一趟,竟然耗费我诸多法力。”

    陈挂面扔掉手中的烟蒂,用手抚弄一下颌下长苒,脸上略带疲惫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