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诗韵是个做事很有恒心和毅力的人,回国后,她几乎吃住都和那五只兔子呆在一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她的研究目标很明确,如果这是一种病变,她就找到治疗这种病变的方法。如果这不是一种病变,她就弄清楚这种基因变异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还能不能进一步的优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多月的研究,王诗韵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长毛兔的基因变化虽然对这些成年兔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二代兔却很可能有致命的影响!这会大大降低二代兔的防疫能力,使二代兔很难养活!而市面上现有的防疫药物,对二代兔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种兔的作用就是繁殖小兔子的,如果它们繁殖的小兔子根本养不活,养殖户的这个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王诗韵得到这个结论后,马上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

    “枪哥,我想问一下,你们从岛国德康集团引进这批种兔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给你们什么特效防疫药物?”王诗韵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赵长枪被王诗韵的话问的一愣,然后才说道:“没有啊,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特效药物。怎么了?诗韵?难道这些兔子还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说它们没什么问题了吗?况且我们已经咨询过德康集团,他们也说那些兔子每隔四五天便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萎靡时间是正常现象。”

    “哦,没什么。我只是怀疑这些兔子虽然现在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生下来的小兔很可能会有问题。”王诗韵说道。

    “不会吧?既然种兔是健康的,他们生下来的小兔也应该是健康的才对啊。”赵长枪说道。

    “嗯,按道理应该是这样。也许是我多心了吧。就这样,先挂了。”王诗韵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赵长枪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嘟囔道:“这丫头是不是魔怔了?一副不从这些兔子身上找出点毛病就誓不罢休样子。”

    王诗韵没有和赵长枪往深处说,是因为她心中很清楚,赵长枪对长毛兔的疾病防治,根本就是个外行,和他说这些基本就是对牛弹琴。最重要的是,这还是自己的怀疑,就算自己的怀疑是真的,如果她不能研制出专门针对这种基因变异的特效药,她说多少都是白扯,只能让赵长枪干着急!

    由于受条件的限制,在国内想研制一种新药物非常的困难,所以王诗韵再次飞到了国外,找到了自己的导师,一起研究这种新药物。【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王诗韵离开华国一个月后,平川县养殖场的那些种兔也到了繁殖的时候。就像王诗韵预料的一样,他们的小兔虽然刚出生的时候非常的喜人,但是不过几天的功夫便开始陆续死亡!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养殖户看到自己的小兔子死亡,虽然心中可惜,但是也没想到是由于种兔的原因,才造成小兔子难以成活,所以他们只是将死兔子处理掉算完。

    但是随着一窝一窝的小兔子不断降生,不断死亡。这些养殖户感到事情不同寻常了。这些养殖户碰到一起便议论纷纷:

    “老王,你们家的兔子生了没?”

    “生了,一窝生了六只呢!可惜没几天都死了!我草他娘的,可惜了。这可都是钱罐子啊!要说这品种的兔子确实好,产毛量几乎是普通长毛兔的两倍!可惜就是小兔子不好养活啊!”

    “是啊!我已经有三只母兔生了小兔了,一共二十一只,结果一只也没养活!防疫啥的都是在畜牧局的技术人员指导下进行的,按说应该没问题啊!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还是种兔的事情,唉,眼看我的兔子都到了生小兔的时候了,如果所有的小兔都养不活,那才苦死了!唉,可惜陈挂面现在不干了。不然可以去找他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说上次陈挂面被赵县长破了金身,现在已经跑到外省去了,仍然干老本行。不如我们找个机会,过去问问他。就这样下去可不行。”

    “好,去的时候,我们哥俩一块儿去。”

    这还是刚开始的时候,几天后,随着兔子的大量降生。死兔子更是越来越多,许多养殖户开始用三轮车一车一车的往外拉死兔子。而这些死兔子又没有一个统一的处理场所。那些懂点事儿的养殖户还知道在地上挖个坑埋掉。

    那些不懂事的养殖户就直接将死兔子往养殖基地周围的河沟里一扔算完。此时的时令已经到了夏至,天气已经炎热起来。这些腐烂的小兔子上,落满了绿头苍蝇,发出的恶臭味能传出好几里地!

    养殖基地的管理人员虽然多次劝说这些养殖户,让他们将死兔子挖坑埋掉,但是这些心中充满怨气的养殖户,此时哪里还听这些管理员的话?照样我行我素。

    就当养殖基地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士悄悄的找到了已经去了外省的陈挂面,给了他两万块钱,然后告诉了他一些话。

    结果这位神秘人士走后不几天,陈挂面的家中便又来了六七个人,都是平川县养殖基地的养殖户,带着纸马香烛,当然现金也少不了。

    这些人到来之后,拜过老仙长陈挂面,然后便问道:“老仙长,我们的兔子为什么生下来的小兔养不活?怎样才能让老兔子再生下来的小兔子能健康成长起来?希望老仙长能给我们出个主意啊!不然我们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陈挂面已经再次恢复了他鹤发长苒,满面红光的仙风道骨形象,他对平川县养殖场这些乡亲们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当他听完这些养殖户的话之后,不禁悠悠发出一声长叹,说道:“唉!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一地步,谁也不能怪,就怪你们自己。当初我早就说过,这批兔子有问题,是岛国二战时期,被原子弹炸死的那些冤魂投胎转世,谁养他们谁倒霉。结果你们不听,最后才落到如此地步!”

    “可是,老仙长,兔子入栏的那天晚上,你不是说过你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谣言,让我们将兔子放心入栏嘛!”有人大胆的质问了一句。

    “唉,这件事说起来我也有责任。那天晚上我的真身去了天庭,和太上老君下棋,地上的分身法力全无。所以被赵长枪钻了空子,让他将我拿获。我才最终不得不听了他的安排,对你们说了那番话,本指望你们能记住我之前对你们说的话,拒绝将兔子入栏,没想到你们还是将兔子入栏了。唉,可惜啊,可惜啊!这样吧,既然此事我也有责任,这次的课金我便分文不取了。”陈挂面假惺惺的说道。

    一名养殖户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说道:“老仙长,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可没有要怪罪您的意思,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县长赵长枪,整天打着为国为民的牌子,净干些祸国殃民的事情!我们这回可被他害苦了!”

    “唉!你们也不要小看赵长枪,别看他只是一个县长,但是他也是大有来历的之人。他原本是玉皇大帝身上的一只跳蚤,因为咬了玉皇大帝,被玉皇大帝扔到了凡间,便投胎成人,化为了赵长枪。因为他喝了玉皇大帝的血,沾了玉皇大帝的仙气,所以来到人间后,他才能年纪轻轻便成了县长。也正是因为这样,那天我才被制住,不然即便我的分身法力全无,普通凡人也根本制不住我。我那天没有别的办法,才违心的和你们说了那些话,让你们将那些灾星兔子入栏。”陈挂面说道。

    众人听了陈挂面的话,不禁满脸惊讶,原来他们一直信服的赵大县长,竟然只是一只跳蚤变得!***,这年头真是妖魔当道。

    众人愣了片刻之后,有人才又说道:“老仙长,事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

    陈挂面发出一声悠悠长叹,说道:“唉,如今我也不知道那些兔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还是亲自看看,回来再告诉你们解决的办法吧。”

    陈挂面说完,便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身体更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手指缝中香烟袅袅。

    众人知道陈大仙的分身这是去了平川县养殖基地了。所以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大仙归来。

    这几个人都是陈挂面的忠实信徒,他们知道陈挂面的分身特点,如果陈挂面是分身去天庭或者阴间界办事,他留在世间的分身便和普通人无异,能说话,能吃饭。这是因为天庭和阴间界对他的法力压制不大,他根本不需要消耗多少法力。

    但是,陈挂面如果真身和分身都在人间办事,那么他的分身就和雕塑差不多,仅仅能呼吸有心跳而已。这是因为人间灵气太稀薄,他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法力来施展法术!

    当陈挂面手指缝中的香烟快要烧完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唉!人间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修炼者生存了。如果不是还有许多俗事未了,我也该去天庭找一处洞天福地,好好的修行了。就这一趟,竟然耗费我诸多法力。”

    陈挂面扔掉手中的烟蒂,用手抚弄一下颌下长苒,脸上略带疲惫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四四章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补一万一千三百票)

    这一嗓门一出,叶易等人身心一颤,脸色剧变,真正是心肝发颤,都听出了某人声音中的滚滚怒意。

    “牛有德…”负责审问之人喃喃一声,额头上瞬间冒出冷汗,看向云知秋的眼神几带绝望。

    叶易干咽了咽口水,嘴里发苦,看着云知秋,他本打算若是谈不妥就立刻走人躲避,没想到还是晚了,那疯子真的带人奔天街来了!

    没出事前他还好找借口走人,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身为天街大统领能扔下天街不管?

    他心中暗暗发誓,只要今天能躲过这一劫,以后碰到长的漂亮又单身且有钱的女人坚决不碰,不是这种女人惹不起,而是谁知道在背后睡这女人的是什么人,那才是真惹不起的人。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云知秋都吓一跳,脸色也变了,心中暗暗狂骂,那混蛋究竟想干什么,老娘若是连点自保能力都没有能进这里吗?

    她的确不怕进这里能出什么事,她的大魔无双诀也不是吃素的,情况不对动起手来,她敢保证这守城宫内没人是她的对手,何况身边还有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贴身保护!

    她之前已经接到了外面的传讯,知道苗毅又和酉丁域干了场大的,她也接到了苗毅传讯问进守城宫的事,她向苗毅保证了不会出事,让苗毅不要乱来,谁想苗毅还是来了!

    她真不知道苗毅那脾气还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前面胡闹的账还没跟苗毅算,现在又来了!

    可苗毅疯起来她根本劝不住,尤其是这次,苗毅压根就不听她的,还让她什么都不要管。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能再放任苗毅这样下去。否则苗毅迟早有一天要死于非命,回头哪怕和苗毅干架也要发泼到底,绝对不能纵容。

    “老板娘,你现在还不肯帮忙美言两句吗?牛总镇已经带人杀来了!”叶易苦着脸拱手相求,哭的心都有了。

    云知秋压根不想公开自己和苗毅的关系,怕会成为苗毅的累赘,可苗毅闹成这样还能瞒得住吗?她也纠结了。

    可就在这时,守城宫外传来阵阵嘈杂声,貌似波及面还挺广的。

    “牛有德带人杀进来了吗?城门难道没有封闭吗?”叶易一惊。喝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身边人还没走,外面就有人跑进来了,拱手急报:“大统领,牛有德率万余人马杀气腾腾地抵达了东城门,勒令打开城门!天街众商户听说牛有德来了,纷纷关门拒客收拾了东西躲藏,如今天街乱成一片!”

    “老板娘!”叶易拱手作揖,左右之人跟着拱手相求。

    奈何哪怕这边哀求不断,云知秋也坚决不轻易松口承认和苗毅的关系。

    没等太久,副大统领方立横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也顾不上礼仪了,看到云知秋先愣了一下,旋即紧急报知:“大统领。牛有德已经在城外立下了半柱香,限期半柱香的时间,若再不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他说他要…”

    叶易心惊肉跳道:“你倒是快说啊,都什么时候了,他要干什么?”

    方立横跺脚道:“他说半柱香后,若城门不开,必血洗屠城!”

    血洗屠城?这是要杀个鸡犬不留的意思啊!连同云知秋在内的几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见过疯的,没见过这么疯的!

    关键是,谁都不会认为苗毅只是说来吓吓人的,而是肯定那疯子真会这样干!

    连云知秋也肯定苗毅真会这样干,她在天元星天街可是亲眼见过苗毅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

    “血洗屠城?”叶易震惊地后退一步,“他真这样说?”

    方立横用力点头道:“当众、公开说的,东城门那边的商户已经是吓得一个都不敢逗留了。大人,还请速速联系上面。让近卫军那边下令阻止他!”

    尽管叶易已经联系过了,可到了此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紧急摸出星铃再次联系。

    云知秋默默咬唇在那。

    浩瀚星空,监察右使高冠领着一群人在星空中疾驰飞行,轩辕侯轩辕卓带着一批人也在其中,随行人员中还有北斗军都统庾重真等人。

    庾重真与他们是途中会合的。高冠奉命来查办酉丁域一案,然高冠的特权在近卫军有所限制。他无权轻易查办天帝直属大军内的人,需要近卫军配合才行,而这次的事情近卫军不会坐视不理,要参与查办。

    此时庾重真骂娘的心都有了,之前接到上面的通报,他才知道这次的大事件中还有个女人,竟然很有可能是牛有德姘头,他这才恍然大悟,十有八九是牛有德布下圈套让褚子山往里面钻,混蛋!为了个女人竟然搞出这么大的事!

    然近卫军的态度有点微妙,按理说为了防止徇私,易有连带责任的苗毅直属上司应该回避才对,但近卫军偏偏派了庾重真来参与此案,庾重真不傻,自然是心领神会。

    然而让他担心的是,他偏偏下令让牛有德率人去了九环星天街,那女人就在那里,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谁知怕什么就来什么,急速飞行中有上峰传讯到来,紧急告知,那女人落在了守城宫的手里,牛有德很有可能去九环星天街闹事!

    于是此时的九环星天街城外,苗毅摸出了星铃,北斗军都统庾重真传讯来了,问:牛有德,你在哪里?

    苗毅回:已抵达九环星天街城外,天街守卫拒绝让我们进城。

    庾重真:坚决不得入城,在城外就地扎营!

    苗毅回:我部死伤惨重,不少弟兄的性命岌岌可危,急需进城急救,大人是要末将放弃手下刚刚浴血厮杀后苟活下来的弟兄的性命吗?若真如此,末将遵命就是,不过今天若是进不了城,末将没办法给弟兄们交代,末将请求退出左督卫!

    我去!真的假的?庾重真为难了,这真要是不顾手下弟兄死活的事情传出去了…他迅速让麾下联系苗毅手下的眼线确认是否真的有不少弟兄的性命岌岌可危。

    苗毅在等庾重真的回复之余,缓缓回头,见身后人群中有人摸出了星铃。

    那人也看着他,苗毅暗中传音嘀咕了两句。

    没错,那人就是上面布置在下面的眼线,听了苗毅的吩咐后,那人默默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地按苗毅的意思进行了转告,于是回复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一个人的回复是如此,两个三个的回复也都是如此。

    什么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就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获得回报的庾重真一个脑袋两个大,警告苗毅:我会与天街那边沟通放你们进去,不过我警告你,不得在天街闹事,天庭监察右使高冠、轩辕侯以及我部已经紧急率人赶来查办此案,你若再闹事,谁都保不了你,高冠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

    苗毅回复:末将若真的要闹事,早就率人杀进去了,焉能在城外等天街的人沟通等这么久?弟兄们刚九死一生捡了条命回来,想进城续命而已,却被人堵在城外进不了城,弟兄们早已怒火中烧,若不是末将压着,他们早已经攻城了!

    庾重真:你和那女人的事别当我不知道,我一直器重你,所以一直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再让我难做,我自会想办法保你!总之不能闹事,否则我不饶你!

    断了联系后,苗毅默默收了星铃,

    而庾重真也不是吃素的,也留了后手防备,牧雨莲紧急得到了庾重真受命,一旦牛有德闹事,可立刻宣布庾重真的法旨,由她暂代黑龙司指挥权,控制住军队不许闹事,必须要的时候可直接将牛有德拿下!

    谁知牧雨莲回头就走到了苗毅边上嘀咕了两声,将庾重真的密令一五一十地转告了。

    苗毅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斜了眼地上的那柱香,已经烧过一半多了。

    如今这支大军只听他一人号令,谁也阻止不了他进城的决心!

    守城宫内,叶易也很快得到了上面的回复,告知了近卫军那边的态度,近卫军说下面弟兄有人性命危在旦夕,必须紧急进城续命,近卫军保证了下面不会在天街闹事。

    叶易急了,问:牛有德领军,那疯子什么事干不出来,如何能保证?

    总镇大人回:放不放进城,你自己视情况斟酌着办!

    叶易傻眼了,明白了,上面这是得到了近卫军的保证就算天街出了事责任也到不了上面的身上。话又说回来,上面目前也没办法,这么远也顾不上,牛有德非要乱来的话,上面也左右不了,他叶易惹出的事只能让他自己扛去。

    收了星铃后,叶易转身看向云知秋,悲声道:“老板娘,我的死活你可以不在乎,难道牛有德的死活你也不在乎吗?你想过牛有德血洗屠城后的后果吗?”

    求了这么久,终于有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云知秋紧咬嘴唇一阵,最后松口道:“我和牛总镇的确是泛泛之交,不过我可以去试试看,至于他会不会听我的,我也不知道。”

    叶易大喜,牛有德能为这女人如此疯狂,焉能不听这女人的话,只要她肯开口就好办了,遂连连拱手谢过,又紧急伸手相请道:“半柱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老板娘,快请!”

    ps:元旦快乐!加更求保底月票!投票的新年如意发大财,不投票的……(省略一百字) 。 。(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