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亡之河!

    源远流长!

    吕重在大寂灭珠的保护下,源着死亡之河,向其上游的源头进发。↗

    这条河宽广不知凡几,浩浩荡荡,流向远水。

    其河水,却是真正的死亡之水。

    触之必死,闻之也会中毒。

    此河之中,由大量的阴邪水体组成。

    其最上层是九幽黄泉水,拥有蚀魂弑魄的威力。

    中层是蚀仙化神溺水,即可腐蚀圣神之体,又可蚀化元神之力。

    下层,为暗冥死水,凝聚着真正的死亡源力。对任何生灵都有极大的毁灭力。

    最底层却是灭神皇水,这是一种对神君、神王都有极大威胁的至毒邪水。

    ……

    死亡之河,在这个神秘的世界存在了亿万万年。

    它从神之荒城流出,一路浩浩荡荡,不知流水何处。

    就算以[大寂灭珠]的空间感应力,暂时都没有发现它的最后归缩之地。

    河面极宽,其上,更有神秘的黑色雾气袅袅升腾。

    这种雾气便是死亡之河河水蒸腾、挥发出的毒雾,是真正的死亡之雾,一般的圣人呼吸一两口都足以致命。

    死亡之河的两边,倒也有些零星的白骨遗留。

    有些白骨被溶化、腐蚀了,倒也有些白骨越见滋润、白亮。

    吕重在[大寂灭珠]提供的至强空间之力的保护下,看得心惊胆战。

    因为他发现,这河边的一路上出现的白骨。其等都非常高。至少都应该是圣人级的骨骸。甚至有些白骨的等级吕重都感觉不出来。

    如果不是剐龙刀有在旁边提醒。吕重绝对不敢相信。这些白骨中居然有二阶神兵的存在。

    “发了!”吕重心中狂喜,双眼之中更是闪亮起来。

    这些神秘生物的尸体、白骨也绝对是好东西。就算被剧毒腐蚀,对别的人没用,可对他却也是一批超级“虫粮”。

    有“噬毒虫”以及常年生活在[蚀仙化神溺水]之中的超级灯塔水母、九幽天蛾等异虫大军存在。

    这些被超级剧毒毁坏的尸体、白骨,也是可以被驱散大部分的毒素,从而再被虫族大军给吸收!

    因此,一路之上,吕重也是通过[大寂灭珠]。顺手收了海量的尸体、骨骸。

    一旦把[虫神之心]给夺回来,让虫族大军进化出大量的虫圣,这些尸体、骨骸也就会派上大用场了。

    ……

    死亡之河,在这神秘的空间,几乎流传了几百亿公里长。

    要是凡人知道,有地方存在这么长的河流,只怕会被彻底惊呆,甚至绝对无法相信。

    但是,在这神秘空间,这条死亡之河。却是真正存在的!

    经过近七个月的缓慢飞行,吕重终于达到了死亡之河的源头。

    远古荒城!

    不错!

    死亡之河。正是从这个荒城之中流出来的!

    而这里,正是吕重所在寻找的目的地!

    远远虚立在半空之中,入目之处,完全是一座浩瀚无边的荒古巨山。

    死亡之河,于此山上如龙蛇一般宛转、盘旋而上。

    其最终源头,却是一座亿万丈高的巨大黑色神城!

    是的!

    真的是神城!

    那神城虽然斑驳古老,却有至强的神力、神韵流存。

    只不过,这种神力偏向黑暗、阴冷。

    死亡之河,正是从这处超巨大的神之荒城的护城河流出。

    “神之诅咒,极阴邪煞之气、凶戾之气、咒怨之气……,天啊,这是一片被高级神人诅咒的地方……”剐龙刀漂浮于吕重的头顶,惊声传音。

    九玄寒龙冰棺也是微微颤动,棺身上,寒气幻化,一个冷酷的小男孩出现:“的确是神诅之地,看来,那个血尸极不简单。”

    “那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这……这地方给我的感觉非常恐怖……”鸿蒙龙珠之中幻出一头袖珍小龙,看着前方的神之荒城,双眼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心中隐约间生了一丝惧意。

    恐怖?

    居然连鸿蒙龙珠都感觉恐怖了?

    吕重也是惊了一下。

    这时候做为大姐大的寂灭小公主,则是不满意地娇哼起来:“为什么不进去?神诅之地又如何?我们个个都是道器,怕它个球。进去,一定要进去……”

    一直以来,吕重是把大寂灭珠的器灵当成亲人看待。而大寂灭珠也同样是如此,把吕重看成了自己的亲人。

    虽然一个是人类,另一个是法宝器灵。两者份属不同的生灵。但是,生灵之所以为生灵,那就是因为他们也有了感情。

    对于大寂灭珠的需求,吕重从不拒绝,就算明知道困难,也全力以赴地为大寂灭珠争夺混沌空间法宝甚至是空间道器。

    而察觉到吕重对[虫神之心]的狂热需求,大寂灭珠也有心全力助吕重夺下这东西。

    至于进入神诅之地,就算有危险,它也是要拼一把的。

    “不错,我的大刀也有些**难耐了,嘎嘎,进去——”剐龙刀一向都极为桀骜,区区一点危险,又岂能阻止了它的战斗之心。

    吕重心中也是陡生万千豪气,大笑道:“人生难得全力一搏,今天,我们去战个痛快——”

    “咻咻咻……”

    话还未落音,吕重、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已急速闪至这超级巨大的远古荒山城之前。

    越是接近这荒城,诅咒之力越强。

    甚至,混沌十二品青莲都不得不勉强出现,镇住吕重与诸道器的气运。

    这神之荒城,被超强的神诅诅咒,到处都是极端的极邪之力。

    荒城极为高大,城门紧闭。城门之前有更多的尸体、白骨堆积如山,似乎在久远之前发生了一场超级大场。有无数强大神人在攻击这座荒城。

    不过,看四处的遗迹,却是能明白,远古的这一众神大战,似乎是荒城一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就算荒城一方胜利了,却似乎也是惨胜。

    因为,如此荒城之内,除了地底隐藏的那头巨大血尸,也几乎没有什么生灵。

    更主要的是,荒城也被一种超级诅咒级阴上了。

    因为吕重相信,在远古之前,这荒城绝对不可能自己诅咒自己一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五四三章 焦虑的叶易    说出此话的声音虽然不像一开始自报名号滚荡全城,但是靠近东城门一带的商户却是听到了,血洗屠城?不知道多少人心惊肉跳,心中狂骂,这疯子还真想血洗天街啊!

    一些躲在商铺里不出的掌柜和伙计们之前还抱着侥幸,认为牛有德不见得真敢血洗天街,可听到这话后哪还敢侥幸下去,人家都当众讲出来了,立刻再次开门快跑,赶紧逃远一点,东城门一带的街头很快空的不见一个人影。

    城头守卫高度紧张了起来,阁楼上的众人可谓相当无语,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冒。

    然而令所有人深信不疑的是,牛有德这家伙还真干的出来,估计不是说出来吓吓人的。

    可令阁内诸人难以置信的是,牛有德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他身后的人马竟然无一有异样,那眼中的怒火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今天非进城不可,若进不去屠城又如何?

    唐鹤年突然轻轻叹息一声,“这支虎狼之师怕是很快要不复存在了。”

    左儿微微点头道:“怕是很快就要面临被解散的命运。”

    其他年纪轻的人,包括王妃媚娘在内都听不懂两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勾越等几个老家伙却是微微轻叹,似乎都明白。

    媚娘不禁暗中传音问勾越:“既是虎狼之师,为何要被解散?”

    勾越暗中回她:“近卫军是陛下的近卫军,而不是其他某个人的近卫军,连牛有德说出这样的话来,下面连点异常反应都没有,就凭他们只听令牛有德一人,这就是最大的罪过!”

    媚娘恍然大悟,惋惜道:“那还真是可惜了。”

    勾越提点道:“只要牛有德在手,就会出现第二支虎狼之师、第三支虎狼之师,王爷手上不愁给他练兵的人马!”

    媚娘明白勾越的意思,这是在暗示只要牛有德归附王爷。近卫军有什么损失和王爷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禁暗暗咬唇,这同样也越发说明这牛有德对王爷的重要性!

    “牛大人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方立横再次拱手,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迅速转身而去,避开到一旁还拉住一名手下叮嘱道:“尽量稳住,千万别惹怒这疯子,否则这滚刀肉可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那人心想,还用你提醒吗?嘴上却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大人速去速回,否则卑职怕坚持不了太久。”他是真心不想应承这局面,压力太大!

    方立横当即掠空而去,快速飞往守城宫。

    时间回头,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其实早一步知道了情况,在苗毅率人马赶到之前刚好知道了消息。

    外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今天也没心情修炼,正在后花园内思虑漫步时,突然接到了上峰总镇府的传讯。

    总镇大人亲自传讯,明确告知。让他小心点,上面通报下来,那率领五万近卫军斩杀酉丁域都统及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的人就是牛有德!

    一听消息,叶易差点吓得肝颤,倒不是他和牛有德有什么过结…当然,也不是一点过结都没有,他当年也是参加过炼狱之地考核才升任了天街大统领,是首届参与炼狱之地考核的人,和牛有德是同届,所以他当年也是围攻牛有德人马中的一员。就这么点过结,不过毋庸置疑,当初那么多人,牛有德肯定不认识自己。也仅仅是自己认识牛有德而已。

    正因为他亲眼见识过牛有德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三进三出的情形,才深知牛有德的彪悍,加之人家如今地位比自己高,手上又握有重兵,哪是他招惹的起的,关键那家伙是出了名的疯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而最大的麻烦是,他命人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问话。

    他现在咒褚子山祖宗十八代的心都有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哪能还不明白褚子山是怎么死的,牛有德那疯子果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他妈是有人动了牛有德女人把牛有德给惹怒了,几十万天庭大军就因为牛有德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给屠了!

    现在自己抓了牛有德的女人,虽然自己是请来的,可鬼知道牛有德会怎么想,那疯子不会跑到这里来血洗天街吧?

    叶易真的有点怕了,酉丁域集结的百万精锐大军都挡不住人家,自己手上这点人马估计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何况自己手上人马的装备跟近卫军压根没办法相提并论,防护阵根本挡不住近卫军的破法弓攻击,他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啊!

    惶恐之下当即向总镇大人求援,告知自己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人现在还在守城宫,怎么办?

    那位总镇大人当即大骂,褚子山死就死了,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撑的插手这事干嘛,活得不耐烦了吗?牛有德若是率人攻打总镇府的话,连我都挡不住,你算老几敢管这事?

    骂归骂,事情还得想办法解决,那位总镇大人让叶易赶紧放了云知秋,务必要安抚好,他那边再跟上面联系,让上面沟通左督卫那边,希望左督卫的命令能管得住那疯子!

    叶易赶紧拜谢,收了星铃后立刻扭头喝道:“来人!”

    一名部下赶紧跑来,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叶易指着监牢方向,咬牙道:“快!立刻把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给我带来!不…给我请过来,快!”

    “是!”其部下赶紧跑了。

    没多久,云知秋波澜不惊地跟在几名守城宫将领的身后来了,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情绪。

    徘徊在亭子里内心焦虑的叶易回头一瞅,见人来了,脸上马上换上了笑脸,快步出了亭子,走下台阶做迎接状。

    几名守城宫将领站到了他的左右,云知秋面带微笑提袖行礼,“云知秋拜见大统领!”

    叶易心里就纳闷了,这女人也就气质好,姿色自然也是上乘的,但还谈不上是什么绝色,那褚子山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那牛有德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凭两人的权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为这女人不惜前途拼命么?

    当然,脸上还是一脸笑意道:“老板娘,没惊扰到你吧。”

    云知秋笑道:“还好!”

    叶易松了口气,幸好早先得了方立横提醒,留了后路没对这女人乱来,点头道:“那就好。”

    谁知其中负责主审的人暗中传音告知:“这女人嘴硬的很,什么都不肯招,反复就是一句什么都不知道。大人,我看还是对她太优待了,令她无所畏惧,真要想问出什么来,得切断她和外界的联系,再动点刑…”

    叶易霍然回头瞪去打断,杀了这家伙的心都有,传音问:“你老实交代,没对她乱来吧?”

    主审人愕然,赶紧回:“没有!遵大人的吩咐,一直客客气气的,她和外面联系不断我们也没打扰。”实际上呢,审问嘛,一两句不客气的话免不了,多少威胁了那么一两句,只是看大统领的样子没敢说出来。

    叶易回头又换上了笑脸,伸手向亭子里请引:“老板娘里面请坐,喝杯茶压压惊,下面人有什么不当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云知秋看了眼里面斟茶的婢女,她哪敢在这里乱喝东西,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当即笑道:“大统领真是折杀妾身了,万万不敢和大统领平起平坐,大统领有什么吩咐,云知秋洗耳恭听便是。”

    叶易再三邀请,见她不从,也没敢过分勉强,犹豫了一下,也不敢再耽误下去,那牛有德就在附近星域和酉丁域人马干开的,说不定现在已经带人朝这里来了,耽误不起。遂就站在亭外开诚布公道:“就因为请了老板娘来守城宫问话,叶某怕是已经惹得牛有德牛总镇不高兴,所以希望老板娘能在牛总镇那边帮叶某美言几句!叶某保证,今后在这天街绝没人敢为难老板娘,若有什么需要叶某帮忙的地方,叶某能帮上的也一定在所不辞,怎么样?”这是谈条件了。

    他也做好了准备,一旦谈不妥,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天街找个地方避避,躲过这风头再说。

    此话一出,左右之人面面相觑,难道这女人真的跟牛有德有一腿?

    云知秋微微笑道:“大统领说笑了,妾身和牛总镇只是泛泛之交,来守城宫回两句话怎么就会惹得牛总镇不高兴?妾身实在是有些听不懂。”

    “泛泛之交?”叶易苦笑道:“就因为褚都统对老板娘心怀不轨,引得牛总镇领五万近卫军将其斩杀,又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屠杀数十万人,若这也算是泛泛之交,那叶某还真是不懂了,请老板娘赐教,什么才叫深交?”直接挑明了。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是牛有德干的?左右之人脸色一变,尤其是刚才负责审问的人,后脊背开始发凉,终于明白了大统领对这女人为何会如此客气。

    云知秋神色平静,微笑道:“妾身和牛总镇真的只是泛泛之交,牛总镇怎么可能因为妾身而怪罪大统领。”

    谁知这里话才刚落,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如惊雷般的滚滚怒喝声,“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率部在此,速开城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