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出此话的声音虽然不像一开始自报名号滚荡全城,但是靠近东城门一带的商户却是听到了,血洗屠城?不知道多少人心惊肉跳,心中狂骂,这疯子还真想血洗天街啊!

    一些躲在商铺里不出的掌柜和伙计们之前还抱着侥幸,认为牛有德不见得真敢血洗天街,可听到这话后哪还敢侥幸下去,人家都当众讲出来了,立刻再次开门快跑,赶紧逃远一点,东城门一带的街头很快空的不见一个人影。

    城头守卫高度紧张了起来,阁楼上的众人可谓相当无语,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冒。

    然而令所有人深信不疑的是,牛有德这家伙还真干的出来,估计不是说出来吓吓人的。

    可令阁内诸人难以置信的是,牛有德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他身后的人马竟然无一有异样,那眼中的怒火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今天非进城不可,若进不去屠城又如何?

    唐鹤年突然轻轻叹息一声,“这支虎狼之师怕是很快要不复存在了。”

    左儿微微点头道:“怕是很快就要面临被解散的命运。”

    其他年纪轻的人,包括王妃媚娘在内都听不懂两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勾越等几个老家伙却是微微轻叹,似乎都明白。

    媚娘不禁暗中传音问勾越:“既是虎狼之师,为何要被解散?”

    勾越暗中回她:“近卫军是陛下的近卫军,而不是其他某个人的近卫军,连牛有德说出这样的话来,下面连点异常反应都没有,就凭他们只听令牛有德一人,这就是最大的罪过!”

    媚娘恍然大悟,惋惜道:“那还真是可惜了。”

    勾越提点道:“只要牛有德在手,就会出现第二支虎狼之师、第三支虎狼之师,王爷手上不愁给他练兵的人马!”

    媚娘明白勾越的意思,这是在暗示只要牛有德归附王爷。近卫军有什么损失和王爷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禁暗暗咬唇,这同样也越发说明这牛有德对王爷的重要性!

    “牛大人稍等,我这就去通报!”方立横再次拱手,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迅速转身而去,避开到一旁还拉住一名手下叮嘱道:“尽量稳住,千万别惹怒这疯子,否则这滚刀肉可真的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那人心想,还用你提醒吗?嘴上却是连连点头。“是是是!大人速去速回,否则卑职怕坚持不了太久。”他是真心不想应承这局面,压力太大!

    方立横当即掠空而去,快速飞往守城宫。

    时间回头,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其实早一步知道了情况,在苗毅率人马赶到之前刚好知道了消息。

    外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今天也没心情修炼,正在后花园内思虑漫步时,突然接到了上峰总镇府的传讯。

    总镇大人亲自传讯,明确告知。让他小心点,上面通报下来,那率领五万近卫军斩杀酉丁域都统及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的人就是牛有德!

    一听消息,叶易差点吓得肝颤,倒不是他和牛有德有什么过结…当然,也不是一点过结都没有,他当年也是参加过炼狱之地考核才升任了天街大统领,是首届参与炼狱之地考核的人,和牛有德是同届,所以他当年也是围攻牛有德人马中的一员。就这么点过结,不过毋庸置疑,当初那么多人,牛有德肯定不认识自己。也仅仅是自己认识牛有德而已。

    正因为他亲眼见识过牛有德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三进三出的情形,才深知牛有德的彪悍,加之人家如今地位比自己高,手上又握有重兵,哪是他招惹的起的,关键那家伙是出了名的疯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而最大的麻烦是,他命人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问话。

    他现在咒褚子山祖宗十八代的心都有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哪能还不明白褚子山是怎么死的,牛有德那疯子果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他妈是有人动了牛有德女人把牛有德给惹怒了,几十万天庭大军就因为牛有德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给屠了!

    现在自己抓了牛有德的女人,虽然自己是请来的,可鬼知道牛有德会怎么想,那疯子不会跑到这里来血洗天街吧?

    叶易真的有点怕了,酉丁域集结的百万精锐大军都挡不住人家,自己手上这点人马估计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何况自己手上人马的装备跟近卫军压根没办法相提并论,防护阵根本挡不住近卫军的破法弓攻击,他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啊!

    惶恐之下当即向总镇大人求援,告知自己把云知秋给请进了守城宫,人现在还在守城宫,怎么办?

    那位总镇大人当即大骂,褚子山死就死了,关你屁事,你吃饱了撑的插手这事干嘛,活得不耐烦了吗?牛有德若是率人攻打总镇府的话,连我都挡不住,你算老几敢管这事?

    骂归骂,事情还得想办法解决,那位总镇大人让叶易赶紧放了云知秋,务必要安抚好,他那边再跟上面联系,让上面沟通左督卫那边,希望左督卫的命令能管得住那疯子!

    叶易赶紧拜谢,收了星铃后立刻扭头喝道:“来人!”

    一名部下赶紧跑来,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叶易指着监牢方向,咬牙道:“快!立刻把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给我带来!不…给我请过来,快!”

    “是!”其部下赶紧跑了。

    没多久,云知秋波澜不惊地跟在几名守城宫将领的身后来了,神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异样情绪。

    徘徊在亭子里内心焦虑的叶易回头一瞅,见人来了,脸上马上换上了笑脸,快步出了亭子,走下台阶做迎接状。

    几名守城宫将领站到了他的左右,云知秋面带微笑提袖行礼,“云知秋拜见大统领!”

    叶易心里就纳闷了,这女人也就气质好,姿色自然也是上乘的,但还谈不上是什么绝色,那褚子山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那牛有德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凭两人的权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犯得着为这女人不惜前途拼命么?

    当然,脸上还是一脸笑意道:“老板娘,没惊扰到你吧。”

    云知秋笑道:“还好!”

    叶易松了口气,幸好早先得了方立横提醒,留了后路没对这女人乱来,点头道:“那就好。”

    谁知其中负责主审的人暗中传音告知:“这女人嘴硬的很,什么都不肯招,反复就是一句什么都不知道。大人,我看还是对她太优待了,令她无所畏惧,真要想问出什么来,得切断她和外界的联系,再动点刑…”

    叶易霍然回头瞪去打断,杀了这家伙的心都有,传音问:“你老实交代,没对她乱来吧?”

    主审人愕然,赶紧回:“没有!遵大人的吩咐,一直客客气气的,她和外面联系不断我们也没打扰。”实际上呢,审问嘛,一两句不客气的话免不了,多少威胁了那么一两句,只是看大统领的样子没敢说出来。

    叶易回头又换上了笑脸,伸手向亭子里请引:“老板娘里面请坐,喝杯茶压压惊,下面人有什么不当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云知秋看了眼里面斟茶的婢女,她哪敢在这里乱喝东西,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当即笑道:“大统领真是折杀妾身了,万万不敢和大统领平起平坐,大统领有什么吩咐,云知秋洗耳恭听便是。”

    叶易再三邀请,见她不从,也没敢过分勉强,犹豫了一下,也不敢再耽误下去,那牛有德就在附近星域和酉丁域人马干开的,说不定现在已经带人朝这里来了,耽误不起。遂就站在亭外开诚布公道:“就因为请了老板娘来守城宫问话,叶某怕是已经惹得牛有德牛总镇不高兴,所以希望老板娘能在牛总镇那边帮叶某美言几句!叶某保证,今后在这天街绝没人敢为难老板娘,若有什么需要叶某帮忙的地方,叶某能帮上的也一定在所不辞,怎么样?”这是谈条件了。

    他也做好了准备,一旦谈不妥,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天街找个地方避避,躲过这风头再说。

    此话一出,左右之人面面相觑,难道这女人真的跟牛有德有一腿?

    云知秋微微笑道:“大统领说笑了,妾身和牛总镇只是泛泛之交,来守城宫回两句话怎么就会惹得牛总镇不高兴?妾身实在是有些听不懂。”

    “泛泛之交?”叶易苦笑道:“就因为褚都统对老板娘心怀不轨,引得牛总镇领五万近卫军将其斩杀,又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屠杀数十万人,若这也算是泛泛之交,那叶某还真是不懂了,请老板娘赐教,什么才叫深交?”直接挑明了。

    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是牛有德干的?左右之人脸色一变,尤其是刚才负责审问的人,后脊背开始发凉,终于明白了大统领对这女人为何会如此客气。

    云知秋神色平静,微笑道:“妾身和牛总镇真的只是泛泛之交,牛总镇怎么可能因为妾身而怪罪大统领。”

    谁知这里话才刚落,外面陡然传来一阵如惊雷般的滚滚怒喝声,“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率部在此,速开城门!”(。)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狂人    自信满满的吴飞灵本来以为自己这么一折腾,王淑芳肯定会疏远赵长枪,甚至会将赵长枪赶出别墅的。( 800)只要王淑芳将赵长枪赶出了别墅,自己再加把劲,赵长枪肯定就会将对王淑芳的爱,全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到时候,自己就成功了!赵长枪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的时候,就是自己甩开赵长枪的时候!她要让赵长枪痛苦一辈子!

    然而,吴飞灵很快发现,这一切都是她的想象而已!她发现无论自己在王淑芳面前,和赵长枪表现的有多亲密,王淑芳都好像不吃醋,也不生气!她对待赵长枪依然是那样温柔体贴,更从来没打算将赵长枪赶出去。

    这个愚蠢的女人哪里知道,王淑芳早已经习惯了赵长枪身边有女人,而且她也从来没打算嫁给赵长枪,只要赵长枪的心中能时刻有她,她就满足了!

    最让吴飞灵丧气的是,她发现自己对赵长枪贴的越黏糊,赵长枪好像对她就越反感!于是吴飞灵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该用另一种方式俘获赵长枪的心了。她开始主动的疏远赵长枪,尽量不惹赵长枪心烦。

    如此一来,赵长枪的日子倒是不再像以前那样难过了。

    这一天,赵长枪刚刚上班,便接到了榆林市局长于大彪的电话,赵长枪听完电话后,马上约上平川县公安局长张立武,带着秘书洪光武一起赶到了平川县消防大队。

    消防大队的一位教导员听说赵县长亲自带着公安局长下来调研,连忙带着消防大队的主要领导迎到了大门口。

    在消防大队的大门口,赵长枪锐利的目光在消防大队各位领导扫了一遍,然后冷冷的说道:“大队长曹金飞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哦,曹队长现在还没有来上班。”教导员尴尬的说道。

    赵长枪的脸马上一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现在都已经九点一刻了,竟然还不来上班,他这个队长到底是怎么干的?立刻给他打电话,让他半小时之内必须赶过来!清明节就要到了,就说我要让他亲自向我汇报清明节期间的防火准备工作!”

    防火防三节,春节元宵和清明。清明节是千家万户去给老祖宗上坟的节日,少不了给在那边讨生活的老祖宗孝敬一些纸马香烛,而此时草木才刚刚萌发,各个墓地还到处都是枯草,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消防部门的防火任务都是非常严峻的。小说/

    教导员听了赵长枪的话,不敢怠慢,马上拨通了大队长曹金飞的电话,小声说道:“曹队长,你在哪里?你快点来驻地!赵县长亲自带着张立武局长来单位调研了!赵县长说了,让你半小时之内赶过来,你快点,我看赵县长面色不善,你不要撞在他的枪口上。”

    曹金飞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还在家里蒙头大睡呢!平川县新开一家娱乐城,昨天曹金飞带着几个手下去搞消防验收了。娱乐城的老板很是上道,不用曹金飞说,就暗中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了他的口袋中。

    不但如此,晚上的时候,他还请曹金飞去了榆林市的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吃喝玩乐**!曹金飞玩的那个爽啊!就甭提了。***,三个大波美女陪着他泡温泉,想咋搞就咋搞,虽然是人造温泉,但是那感觉丝毫不比天然温泉差!

    酒逢美女千杯少啊!兴奋过头的曹金飞左一杯右一杯,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不过虽然这家伙已经醉成了狗熊,看到一只狗俩尾巴,到最后却还没忘记办正事,借着酒劲提枪上马,愣是让三个女人全都叫了亲爹!

    曹金飞最后是被人送回家的。回到家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所以,直到九点多他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

    曹金飞被电话铃声惊醒,抓起电话,朦朦胧胧的听完教导员的话之后,大着舌头说道:“屁!不就是赵长枪吗?他有什么了不起?他不是牛逼哄哄说要撤我的职吗?老子现在还不是在队长的位置上坐的好好的?让我半小时赶到?他让我赶到我就赶到?让他等着吧!草,我到现在还头晕的厉害呢!呕呕”

    这家伙起的太猛,说的太多,胃部一阵剧烈又痛苦的收缩,一股又酸又辣的液体直冲咽喉,被他愣是又咽了回去。

    曹金飞啪的一声挂断电话,使劲晃了晃脑袋,然后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将被子又拉过来蒙到了脑袋上,打算再眯上五分钟。他老婆早早的就起来上班去了,家里就他自己,也没人打扰他,这家伙是真不想起。

    然而还不等他睡着,电话便又响了起来,这家伙一边咒骂,一边再次接通了电话。他刚想发火,电话中却传来赵长枪冰冷的声音:“曹金飞,我让你半小时之内必须赶到消防大队驻地,不然我立刻将你就地免职!”

    电话那头的赵长枪说完后,咔吧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曹金飞看着传出忙音的电话,不禁骂道:“草,妈的,赵长枪,你烦不烦啊!你除了用就地免职来吓唬人,还能不能有点其他的创意?真以为老子是你手下的兵,任你拿捏呢!”

    曹金飞嘟囔半天,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洗漱。虽然他敢在背后骂赵长枪,一副不把赵长枪放在眼中的架势,但是他前几天去临河市找自己姨夫活动的时候,姨夫也曾经郑重的告诉过他,赵长枪这个人虽然只是一个县长,但是能量却不小。姨夫让他以后尽量和赵长枪搞好关系。

    所以,曹金飞发完牢骚骂完人后,还是决定到消防大队驻地去一趟。当然,他可没打算按照赵长枪说的半个小时赶过去。那样自己也太没面子了。好像自己怕极了赵长枪一样。

    消防大队驻地。

    赵长枪结束和曹金飞的通话之后,对教导员说道:“马上将消防大队所有的官兵都给我集合到院子里!我们一起等待曹大队长,我倒要看看曹大队长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

    教导员不敢怠慢,将消防大队的所有人都集合到了院子里,按队列立正姿势站的整整齐齐,一起等待着曹金飞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就当消防大队的官兵站的腿脚酸麻时,曹金飞终于开着一辆q7到来了。

    这家伙开着车一进院子,顿时被吓一跳,只见所有的消防官兵都排着整齐的队列,在院子里站的笔直!偌大的院子里,虽然人数不少,但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这让他的汽车马达声听起来是那样的刺耳!

    曹金飞嘎吱一声停好车子,急匆匆的下车,走到赵长枪面前说道:“赵县长,你找我有事?”

    背后骂娘归背后骂娘,当着这么多官兵的面,表面文章还是要做一下的。只要赵长枪能给他留点脸,他也不打算主动和赵长枪再次闹翻。

    赵长枪几乎被这位大队长气笑了。这家伙一点自己已经来晚的觉悟都没有啊!

    “曹金飞,你还知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知道啊,我是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啊!”曹金飞虽然听出了赵长枪话语中的讽刺之意,但还是大言不惭的说道。

    赵长枪忽然拍了两下巴掌,然后说道:“好,好,难得曹金飞同志还知道自己是大队长。”

    说完后,赵长枪忽然面色一沉,厉声喝道:“曹金飞!你觉得你还配做我们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和上面有点关系,就没有人能管的了你啊?”

    曹金飞本来就不服赵长枪,再加上这家伙到现在还没醒酒,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所以他看到赵长枪冲他把脸拉了下来,瞬间就把他姨夫嘱咐他尽量不要和赵长枪闹翻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曹金飞竟然也把脸拉了下来,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我配不配做这个大队长不是你说了算的。呵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在水林镇那场大火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要将我就地免职吧?可是到现在我还不是在大队长的位子上做的好好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站在曹金飞旁边的教导员一看曹金飞还有些发晃的身体,再听听他说的话,马上明白,这家伙到现在还没醒酒呢!于是他连忙用胳膊肘轻轻的碰了一下曹金飞,示意他说话注意点。虽然赵长枪不是军队系统的,不能直接免去曹金飞的职务,但是消防大队毕竟是在人家的领导下工作,曹金飞如此和赵长枪闹翻脸,对他和整个消防大队一点好处都没有!

    曹金飞却丝毫没有领会教导员的好意,甩了甩胳膊,将教导员的手甩开,然后大声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有本事给我来点真格的,别光说不练,那样连我都鄙视你!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的上级打电话,让他们撤了我的职!你有这本事吗?”

    赵长枪看着嚣张的曹金飞,忽然笑了。真是无知者无谓,曹金飞已经不是嚣张而是愚蠢了!

    赵长枪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他感到和曹金飞废话,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亵渎。

    曹金飞看到赵长枪不说话了,还以为赵长枪怕了自己,于是转身冲站的整整齐齐的消防官兵说道:“大家都散了!回屋里暖和去。大冷天在外面喝西北风啊,这是哪个缺心眼的让你们出来的?”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却听到赵长枪忽然冲众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今天谁也不许离开!从现在开始,曹金飞已经不是你们的大队长!你们可以将他的话当成放屁!”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