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信满满的吴飞灵本来以为自己这么一折腾,王淑芳肯定会疏远赵长枪,甚至会将赵长枪赶出别墅的。( 800)只要王淑芳将赵长枪赶出了别墅,自己再加把劲,赵长枪肯定就会将对王淑芳的爱,全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到时候,自己就成功了!赵长枪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的时候,就是自己甩开赵长枪的时候!她要让赵长枪痛苦一辈子!

    然而,吴飞灵很快发现,这一切都是她的想象而已!她发现无论自己在王淑芳面前,和赵长枪表现的有多亲密,王淑芳都好像不吃醋,也不生气!她对待赵长枪依然是那样温柔体贴,更从来没打算将赵长枪赶出去。

    这个愚蠢的女人哪里知道,王淑芳早已经习惯了赵长枪身边有女人,而且她也从来没打算嫁给赵长枪,只要赵长枪的心中能时刻有她,她就满足了!

    最让吴飞灵丧气的是,她发现自己对赵长枪贴的越黏糊,赵长枪好像对她就越反感!于是吴飞灵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该用另一种方式俘获赵长枪的心了。她开始主动的疏远赵长枪,尽量不惹赵长枪心烦。

    如此一来,赵长枪的日子倒是不再像以前那样难过了。

    这一天,赵长枪刚刚上班,便接到了榆林市局长于大彪的电话,赵长枪听完电话后,马上约上平川县公安局长张立武,带着秘书洪光武一起赶到了平川县消防大队。

    消防大队的一位教导员听说赵县长亲自带着公安局长下来调研,连忙带着消防大队的主要领导迎到了大门口。

    在消防大队的大门口,赵长枪锐利的目光在消防大队各位领导扫了一遍,然后冷冷的说道:“大队长曹金飞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

    “哦,曹队长现在还没有来上班。”教导员尴尬的说道。

    赵长枪的脸马上一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现在都已经九点一刻了,竟然还不来上班,他这个队长到底是怎么干的?立刻给他打电话,让他半小时之内必须赶过来!清明节就要到了,就说我要让他亲自向我汇报清明节期间的防火准备工作!”

    防火防三节,春节元宵和清明。清明节是千家万户去给老祖宗上坟的节日,少不了给在那边讨生活的老祖宗孝敬一些纸马香烛,而此时草木才刚刚萌发,各个墓地还到处都是枯草,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消防部门的防火任务都是非常严峻的。小说/

    教导员听了赵长枪的话,不敢怠慢,马上拨通了大队长曹金飞的电话,小声说道:“曹队长,你在哪里?你快点来驻地!赵县长亲自带着张立武局长来单位调研了!赵县长说了,让你半小时之内赶过来,你快点,我看赵县长面色不善,你不要撞在他的枪口上。”

    曹金飞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还在家里蒙头大睡呢!平川县新开一家娱乐城,昨天曹金飞带着几个手下去搞消防验收了。娱乐城的老板很是上道,不用曹金飞说,就暗中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了他的口袋中。

    不但如此,晚上的时候,他还请曹金飞去了榆林市的一家高级私人会所,吃喝玩乐**!曹金飞玩的那个爽啊!就甭提了。***,三个大波美女陪着他泡温泉,想咋搞就咋搞,虽然是人造温泉,但是那感觉丝毫不比天然温泉差!

    酒逢美女千杯少啊!兴奋过头的曹金飞左一杯右一杯,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不过虽然这家伙已经醉成了狗熊,看到一只狗俩尾巴,到最后却还没忘记办正事,借着酒劲提枪上马,愣是让三个女人全都叫了亲爹!

    曹金飞最后是被人送回家的。回到家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多。所以,直到九点多他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

    曹金飞被电话铃声惊醒,抓起电话,朦朦胧胧的听完教导员的话之后,大着舌头说道:“屁!不就是赵长枪吗?他有什么了不起?他不是牛逼哄哄说要撤我的职吗?老子现在还不是在队长的位置上坐的好好的?让我半小时赶到?他让我赶到我就赶到?让他等着吧!草,我到现在还头晕的厉害呢!呕呕”

    这家伙起的太猛,说的太多,胃部一阵剧烈又痛苦的收缩,一股又酸又辣的液体直冲咽喉,被他愣是又咽了回去。

    曹金飞啪的一声挂断电话,使劲晃了晃脑袋,然后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将被子又拉过来蒙到了脑袋上,打算再眯上五分钟。他老婆早早的就起来上班去了,家里就他自己,也没人打扰他,这家伙是真不想起。

    然而还不等他睡着,电话便又响了起来,这家伙一边咒骂,一边再次接通了电话。他刚想发火,电话中却传来赵长枪冰冷的声音:“曹金飞,我让你半小时之内必须赶到消防大队驻地,不然我立刻将你就地免职!”

    电话那头的赵长枪说完后,咔吧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曹金飞看着传出忙音的电话,不禁骂道:“草,妈的,赵长枪,你烦不烦啊!你除了用就地免职来吓唬人,还能不能有点其他的创意?真以为老子是你手下的兵,任你拿捏呢!”

    曹金飞嘟囔半天,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洗漱。虽然他敢在背后骂赵长枪,一副不把赵长枪放在眼中的架势,但是他前几天去临河市找自己姨夫活动的时候,姨夫也曾经郑重的告诉过他,赵长枪这个人虽然只是一个县长,但是能量却不小。姨夫让他以后尽量和赵长枪搞好关系。

    所以,曹金飞发完牢骚骂完人后,还是决定到消防大队驻地去一趟。当然,他可没打算按照赵长枪说的半个小时赶过去。那样自己也太没面子了。好像自己怕极了赵长枪一样。

    消防大队驻地。

    赵长枪结束和曹金飞的通话之后,对教导员说道:“马上将消防大队所有的官兵都给我集合到院子里!我们一起等待曹大队长,我倒要看看曹大队长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

    教导员不敢怠慢,将消防大队的所有人都集合到了院子里,按队列立正姿势站的整整齐齐,一起等待着曹金飞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就当消防大队的官兵站的腿脚酸麻时,曹金飞终于开着一辆q7到来了。

    这家伙开着车一进院子,顿时被吓一跳,只见所有的消防官兵都排着整齐的队列,在院子里站的笔直!偌大的院子里,虽然人数不少,但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这让他的汽车马达声听起来是那样的刺耳!

    曹金飞嘎吱一声停好车子,急匆匆的下车,走到赵长枪面前说道:“赵县长,你找我有事?”

    背后骂娘归背后骂娘,当着这么多官兵的面,表面文章还是要做一下的。只要赵长枪能给他留点脸,他也不打算主动和赵长枪再次闹翻。

    赵长枪几乎被这位大队长气笑了。这家伙一点自己已经来晚的觉悟都没有啊!

    “曹金飞,你还知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知道啊,我是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啊!”曹金飞虽然听出了赵长枪话语中的讽刺之意,但还是大言不惭的说道。

    赵长枪忽然拍了两下巴掌,然后说道:“好,好,难得曹金飞同志还知道自己是大队长。”

    说完后,赵长枪忽然面色一沉,厉声喝道:“曹金飞!你觉得你还配做我们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吗?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和上面有点关系,就没有人能管的了你啊?”

    曹金飞本来就不服赵长枪,再加上这家伙到现在还没醒酒,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所以他看到赵长枪冲他把脸拉了下来,瞬间就把他姨夫嘱咐他尽量不要和赵长枪闹翻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曹金飞竟然也把脸拉了下来,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我配不配做这个大队长不是你说了算的。呵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在水林镇那场大火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要将我就地免职吧?可是到现在我还不是在大队长的位子上做的好好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站在曹金飞旁边的教导员一看曹金飞还有些发晃的身体,再听听他说的话,马上明白,这家伙到现在还没醒酒呢!于是他连忙用胳膊肘轻轻的碰了一下曹金飞,示意他说话注意点。虽然赵长枪不是军队系统的,不能直接免去曹金飞的职务,但是消防大队毕竟是在人家的领导下工作,曹金飞如此和赵长枪闹翻脸,对他和整个消防大队一点好处都没有!

    曹金飞却丝毫没有领会教导员的好意,甩了甩胳膊,将教导员的手甩开,然后大声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有本事给我来点真格的,别光说不练,那样连我都鄙视你!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的上级打电话,让他们撤了我的职!你有这本事吗?”

    赵长枪看着嚣张的曹金飞,忽然笑了。真是无知者无谓,曹金飞已经不是嚣张而是愚蠢了!

    赵长枪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他感到和曹金飞废话,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亵渎。

    曹金飞看到赵长枪不说话了,还以为赵长枪怕了自己,于是转身冲站的整整齐齐的消防官兵说道:“大家都散了!回屋里暖和去。大冷天在外面喝西北风啊,这是哪个缺心眼的让你们出来的?”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却听到赵长枪忽然冲众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今天谁也不许离开!从现在开始,曹金飞已经不是你们的大队长!你们可以将他的话当成放屁!”

    手机请访问:m

第1383章 战神君?    “咦,这里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世界?”鸿蒙龙珠器灵的声音响起,觉得有些惊奇。

    九玄寒龙冰棺也是颇有些震惊,“这里的死亡、寂灭之气太强了,如果是修炼灭世之道、毁灭之道的人来了这里修炼,绝对会事半功倍……”

    “是啊,灭世之道、毁灭之道,也是极为高等的大道。它们与造化大道几乎是不相伯仲。造化大道是最强的生之力,而灭世之道、毁灭之道,则是极致的死之力。”剐龙刀说完,陡然又飞到吕重的面前,再次传音:“主人,你如果在这里修炼灭世之道、毁灭之道,绝对能在短时间之内,有着极大的提升。再加上,有我的我帮助,主人就算领悟灭世道、毁灭道两大圣纹,都应该不难,当然,要让圣纹凝聚成神纹,那绝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办到的……”

    剐龙刀并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它本身就是[执罚神帝]手中最强的刑罚之兵。擅长杀戮、毁灭道,也是理所当然。至于灭世之道,它也有一定的火候。

    “我暂时不会修炼。”吕重摇了摇头,拒绝了剐龙刀的好意,接着道:“现在,我最想得到的是[虫神之心],只要得到虫神之心后,我才会谈其他的事!”

    吕重当然不是不想修炼毁灭、灭世大道。

    毕竟,这两种大道的攻击力,极为变态。一旦能凝聚出这两种大道的圣纹。吕重的攻击力会提升无数倍。

    可吕重最看重的还是[虫神之心]。

    有了[虫神之心],不但吕重的实力能进一步提升,就连他席下的虫族集团大军。也能诞生无数的虫圣。

    可以说,在吕重的心中,[虫神之心]的重要性,还远在鸿蒙龙珠之上。

    甚至,新收来的[剐龙刀],只怕也没有[虫神之心]来得重要。

    剐龙刀也感应到是吕重心中的坚定,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传音:“主人,虫神之心到底是什么?我们要怎么才能找到它?”

    吕重却是一笑。“呵呵,放心,虫神之心就在这个空间。只不过,有些不好拿到手!”

    鸿蒙龙珠顿时咋呼起来:“不会吧。以我们这等豪华的阵营,难道还有什么东西能阻止我们拿到[虫神之心]?”

    剐龙刀也有些不信,它可是真正的攻击性杀伐道器。自信在下界,没什么东西能阻止它要夺取的东西。

    这会儿。剐龙刀却是忘了,自己才被吕重、大寂灭珠联手收服的事儿呢。

    “大家可不要骄傲了,这个结界相信也是神级强者布下的。神级强者又岂会简单得了?小心渡得万年船啊!”吕重看了剐龙刀一眼,道:“那虫神之心在这空间的一条死亡之河附近的荒城之内。被一头诡异的血尸给吞入了体内,正在被炼化。接下来,我们要从这血尸的手中夺宝。希望大家都全力出手!”

    吕重之前利用[大预言术],虽然感应到了血尸的存在,但是却一直没感应到那头血尸的实力。

    这让吕重也不得不小心起来。

    因为吕重怀疑。那头巨大的血尸,只怕也是一尊神人的存在。

    这家伙虽然是血尸,但是偏偏又以另一种方式存活。

    绝对不简单!

    因为吕重怀疑,这头巨大血尸的实力还要远在[放逐空间]刚刚突破的三阶神将[玄离魔神]、[噬血花神]等之上。

    如果真的是这样,要从这头血尸的体内夺取[虫神之心],绝对是相当困难。

    毕竟。剐龙刀如今的实力、境界也跌了下来。只有一品巅峰道器的水平。

    “希望那血尸不是这个结界的主人!”心中微微嘀咕了一句,吕重转头看向[大寂灭珠]。传音道:“小公主,这个空间似乎极大地限制着圣识的感应,你帮我找一条死亡之河的源头,那里有一座荒古巨城……”

    “好!”大寂灭珠没有丝毫犹豫,果断同意。

    这里是腐蚀性空间,对圣识、神识的损耗都是极为庞大。

    但是,对于[大寂灭珠]的空间感应,却没有多少限制。

    很快,大寂灭珠就感应到了那座荒古巨城的所在。

    “主人,人说的那荒古巨城,在咱信左后方三十亿公里之外。那里是死亡之河的源头,而且那荒古巨城之中,的确有一具神秘血尸的存在。甚至,那头血尸真的是活的。其实力只怕可媲美神君!”

    神君?

    吕重倒吸了一口冷气!

    神君就是第四阶的神人!

    在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之内,只要有神人的实力突破到引三阶,就有可能破开[放逐空间]。

    正因为这样,剐龙刀才一直镇守在[放逐空间],助执罚神帝管理放逐空间。凡是有人突破第三阶神将境界,剐龙刀都会第一时间灭杀或镇压对方。

    认真来说,二品道器境的剐龙刀,依靠自身之力,最多能镇压上位神将。

    一旦有人实力超过上位神将,达到巅峰神将,剐龙刀就力有未逮了。

    现在,居然有第四阶的神君级的强者出现?

    大寂灭珠这话一出,不但吕重心头大惊,抽着冷气,就连剐龙刀、鸿蒙龙珠都是浑身一颤。

    显然,它们也明白,这次只怕要遇到真正的大敌了。

    发现自己似乎把吕重与其他几件道器吓唬住了,寂灭小公主笑了笑,道:“大家也用不着这么悲观。那血尸给我的感觉像是神君,但是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其实力铁定没有生前强大,再说了,我们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有我、小冰、小龙、小刀以及主人与岁千秋,未必就没有与对方一方的能力。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空间,我应该也可以控制、掌握……”

    “这……这个空间难道也是法宝空间?”吕重心头一奇,问道。

    寂灭小公主摇了摇头,“这不是法宝空间,而是真正的法阵空间。这是神阵的内部空间。但是,我可以笼罩、覆盖这个空间。所以,我们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哈,那就战了!”

    剐龙刀也是刀身颤动,兴奋起来。

    话说,这丫的可不是一个老实的主。(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孤独丶法师等兄弟的打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