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r>

    赵长枪虽然不再像以前一样讨厌吴飞灵,但是对她也绝对没什么特别的好感,充其量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而已。。しw0。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吴飞灵虽然对她在火场中要求赵长枪先救他,而放弃恩人小翠花的事情百般掩盖,找出了很多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但是赵长枪却知道,那时那刻的吴飞灵才是真正的吴飞灵。现在这个一副小女人模样的吴飞灵说不定就是她故意装出来的。

    所以,赵长枪对吴飞灵的忽然到来,非常的不感冒。

    吴飞灵仿佛看出了赵长枪不欢迎她,不禁恨的牙根直痒痒,心中暗道:“赵长枪啊赵长枪,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县长吗?用得着在老娘面前摆谱?如果不是老娘想报复你,我才懒得理你!”

    吴飞灵心中不忿,脸上却是笑靥如花,口中更是有些发嗲的说道:“怎么?枪哥好像对我的到来不欢迎?”

    赵长枪被吴飞灵说中心事,有些尴尬的笑笑,说道:“不是,我不是担心你的伤势嘛。你现在应该在医院养伤才对啊。”

    “医生说了,我的肺部感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上的烧伤还需要慢慢的恢复。已经不需要住院了,只需要在家静养就好。医生还告诉我,让我一定要保持一个好心情,只有这样,我的伤势才能得到快速的恢复。可是我一天不看到你,我的心情就会不好,所以,我就跑你这里来了。你不会要赶我走吧?”

    说道最后,吴飞灵脸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赵长枪不禁一阵头大,本来她还以为吴飞灵是来看看就离开的,没想到竟然打算在这里常驻了!于是不禁揉揉额头说道:“哦,这个房子不是我的,你能不能留下来,不应该问我。”

    “我知道,你不是说淑芳姐嘛!我早已经问过她了,她都说了,我可以随便住。并且不用我缴纳房租哟!是不是淑芳姐!”

    吴飞灵的最后一句是冲厨房的方向喊的。

    “是,飞灵妹子随便在这住就是,千万不要见外,就把这当你的家就好。”厨房里传来王淑芳的声音。原来她早已经回家了。

    “怎么样?现在连房东都同意我住下来了,你不会还想赶我走吧?”吴飞灵眨着大眼睛看着赵长枪,一脸小得意的说道。( )

    赵长枪心中不禁发出一声苦笑,心想:“王淑芳啊,王淑芳,你干嘛答应她啊!难道你不知道这就是个惹祸精吗?”

    赵长枪虽然心中这样想,口中却说道:“既然房东都答应了,我还能有什么话说?你们忙,我还有事,先回房间了,吃饭的时候喊我一声。”

    说着话,赵长枪跑到二楼回自己的房间了。现在王淑芳和顾晓梅在厨房做饭,只有他和吴飞灵在客厅。他实在不愿和吴飞灵单独在一起。

    让赵长枪吐血的是,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吴飞灵马上说道:“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我也去你房间看看吧。顺便帮你收拾一下房间。”

    “算了,算了,我的房间很干净,用不着劳您大驾。您还是去厨房帮忙吧。”

    赵长枪说着话就要离开。然而他刚刚迈步,吴飞灵就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我从来就不会做饭,去厨房也是帮倒忙,还是去你房间看看吧。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没见到你,满脑袋都是你的影子。”

    吴飞灵正说着话,恰好看到王淑芳从厨房里走出来,于是连忙将赵长枪的胳膊抱的更紧了,并且几乎将整个身子都靠到了赵长枪的身上。嘴里还对王淑芳说道:“淑芳姐,你们先忙着,我到枪哥的房间去看看。我现在还不会做饭,等我以后学会做饭,我做给你们吃!”

    王淑芳看到吴飞灵紧紧抱着赵长枪胳膊的样子,脸色不禁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说道:“哦,你们去休息吧。厨房里有我和晓梅嫂子能忙的过来。”

    王淑芳虽然同意吴飞灵留了下来,但是那纯粹是因为吴飞灵的身份。其实她心中也是对吴飞灵很有看法的。虽然火场的事情她不知道。但是吴飞灵要为赵长枪跳楼的事情,她可是听说了。

    她认为吴飞灵的这种举动恰恰说明吴飞灵并不是真正的爱着赵长枪。即便她是真的爱着赵长枪,也爱的非常自私!因为她那样做,只能给赵长枪带来负面影响,除此之外,对赵长枪没有半点好处!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的表现,脸色不禁顿时一黑。他岂能看不出来,吴飞灵这是故意在王淑芳面前表现她和自己的亲密关系呢!

    赵长枪心中懊恼,不禁稍稍用力甩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将胳膊从吴飞灵的怀中抽了出来,同时口中说道:“吴飞灵,你不要这样,这样会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我才不管呢!我就只知道,我这辈子就看中你了。我就倒追你了,我也不怕丢人,反正我都在大厅广众之下,要为你跳楼了。还会在乎别人说什么吗?”吴飞灵撅着小嘴撒娇的说道。

    赵长枪感到自己一个头俩大,使劲揉了揉额头说道:“算了,算了。你想去我的房间,你自己去吧。我去帮着淑芳嫂子和晓梅嫂子做饭了。”

    赵长枪说着话进了厨房,没想到他刚刚进去,吴飞灵竟然也好像跟屁虫一样跟了进去,口中还不停的说道:“那我也去厨房,我正好要学做饭呢!”

    小小的厨房,一下子进去四个人,顿时拥挤不堪。王淑芳和顾晓梅对视一眼,只好离开了,将剩下的活给了赵长枪和吴飞灵。

    “吴飞灵,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能不能正常点啊?你可不要忘了,你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留过学的,怎么能这样呢!”

    等到厨房里只有赵长枪和吴飞灵的时候,赵长枪小声对吴飞灵说道。

    吴飞灵眼泪汪汪的看着赵长枪说道:“枪哥,我这都是被你逼的,谁让你整天不理人家?哪怕就算你现在还不接受人家做你的女朋友,只是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点也好啊!”

    “得得得,算我没说,算我没说!”赵长枪真心有些受不了梨花带雨的吴飞灵了。

    吃饭的时候,赵长枪故意等到吴飞灵坐下后,才找了个离她远一点的位置坐下。可是,他刚刚坐下,吴飞灵竟然马上拖着自己的椅子,坐到了赵长枪的旁边,一边嗲嗲的和赵长枪说着话,还一边不断的往赵长枪的小蝶里夹菜!搞得赵长枪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而王淑芳和顾晓梅则坐在餐桌的另一端偷偷直笑。

    如果把此时的赵长枪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乐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三美作陪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待遇,偏偏赵长枪感到浑身难受。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赵长枪还想在仕途上有所寸进,他早将吴飞灵给就地正法了,在男女关系方面,这家伙可一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四个人吃过晚饭后,赵长枪又因为吴飞灵的房间问题,闹了个不愉快。别墅里的老规矩就是男士二楼,女士一楼。前些天尹大叔在的时候,也是住二楼的。至于赵长枪晚上会不会偷偷摸摸的去王淑芳的房间,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明面上一直是这样安排。

    但是,现在吴飞灵非要将自己的房间安排在二楼!要和赵长枪住对门!并且提议大家都住二楼!这样晚上家里来个小偷啥的也不用害怕。

    赵长枪几乎要抓狂了,这丫头摆明了是要给王淑芳造成误会啊!但是他还真拗不过吴飞灵,因为吴飞灵说了,赵长枪不同意她住二楼,她就打电话给她爸爸,说赵长枪欺负她!

    这天晚上,心情不爽的赵长枪早早的便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了,然而他刚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就听到门外传来砰砰的砸门声,还有吴飞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枪哥,开门,快开门!蛇!有蛇啊!”|

    赵长枪猜到吴飞灵可能是在故弄玄虚,本不想给她开门,但是又怕这个死丫头将楼下的王淑芳和顾晓梅也惊醒了,于是便一把拉开房门,想训斥吴飞灵一顿。

    然而,赵长枪刚刚将房门拉开,一个温热的娇躯就猛然扑到了他的怀中!

    赵长枪刚想将吴飞灵的身子推开,却听她继续大声喊道:“蛇,枪哥,真的有蛇啊!淑芳姐,晓梅姐,有蛇啊!”

    楼下的王淑芳和顾晓梅也早就听到了楼上的动静,两个人匆匆忙忙的上来,却正好看到吴飞灵只穿着睡衣趴在赵长枪的胸膛上!

    “你快闪开,蛇跑出来了!”赵长枪尴尬的一把推开吴飞灵,然后迈步进了吴飞灵的房间,一弯腰,一把将一条小青蛇抓在了手中!

    原来吴飞灵的房间里竟然真的有蛇!

    赵长枪将蛇处理掉之后,王淑芳本来想给吴飞灵换个房间,但是吴飞灵却坚持不同意,她和顾晓梅只好重新下楼了。

    吴飞灵看着王淑芳下楼的娇俏背影,心中不禁想道:“哼哼,我就不信,你都看到我和赵长枪这样了,你还不离开赵长枪?”

    原来,吴飞灵曾经从赵长枪口中听说过,他的女朋友叫王淑芳,所以她才主动搬到了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拆散赵长枪和王淑芳!而那条蛇却是她花钱从宠物市场买来的,为的就是今天晚上这一幕。

第一五四一章 牛有德来了    “这疯子带人怒冲冲跑这里来干嘛?”

    “你傻呀,没听说云华阁的老板娘跟他有一腿啊!”

    “他跟云华阁老板娘有一腿关天街什么事?”

    “蠢货!褚子山要强娶那女人,现在还不明白褚子山是怎么死的吗?算账的来了!”

    “早就怀疑那疯子有可能会打上门来,褚子山那傻鸟,惹谁的女人不好,这下好了吧,自己把命玩没了也就算了,还连累下面丢了几十万条性命,这次搞不好还要连累九环星天街。”

    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几乎静止的天街突然骚动起来。

    “掌柜的,他不至于攻打天街吧?”

    “连酉丁域都统都宰了,几十天庭大军说杀就杀了,他会把我们的命当回事吗?这家伙血洗天街可不是头回,驾轻就熟啊,安全稳妥第一,快把东西收起来躲一躲。”

    “发什么呆?还不快收东西关门,牛有德那疯子搞不好又要血洗天街,速度快点……”

    许多商铺的掌柜迅速招呼伙计收东西关门,先躲一躲再说。

    “我说李掌柜,你还发什么愣,牛有德要来清算云华阁老板娘的事了,先避避再说吧。”

    有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也被隔壁或邻里之间给提醒的赶紧往铺子里跑,飞快招呼伙计手脚快点。

    没办法,虽然苗毅当年血洗天街的事情远没有传言说的那么可怕,可是谣言这东西本就带了造谣的成分在其中,传来传去各种说法都有,可真要撞上了,人本能的都要做最坏的打算。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付钱。”

    “客官,对不住了,小店有点事,您去下家看看吧。”

    “怎么回事?我们看看也不行吗?”

    “客官,去别家看吧,本点要关门了。”

    “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

    “你有意见去统领府告状去……”

    一时间不断有客人被从商铺里推出来。然后干脆关门。不断有赶出商铺的客人站在街头怒骂,不过大家很快发现天街兴起了一波轰赶客人的关门潮,站在街道上左看右看,简直是从街头关到街尾。

    不少客人傻眼。这才发现不仅仅是自己个人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甚至还发现有些商铺掌柜的把门一关后立刻领着一群伙计跑路,也不知道往哪钻去了。

    不在天街开铺子做买卖的人,是很难明白前因后果堆积在这个时刻下‘牛有德’这名号对天街的威慑力的,很多人看不懂了。有懂的人解释后,才恍如大悟。

    这一大悟,不少来此采购的客人也慌了,担心殃及池鱼,有人开始赶快找地方躲。倒不是大家真有多怕牛有德,而是人一遇乱都有盲从心态,所以如传染病一般,在一些逃跑客人的惊恐传染下,跟着跑,可是能往哪跑啊。四城门全部封闭了,憋在城内乱窜。

    一时间,天街差不多有九成的铺子集体关门,街头人潮滚滚,不少商铺伙计在隔着门缝朝外看。

    天街顷刻间乱了。

    守城宫外,千儿、雪儿和木匠等人正焦急地等在高高的台阶下面,云知秋被带进了守城宫究竟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若不是云知秋传出讯来说没事,这边怕是已经打进去了。

    石匠不时看看街头的一条巷子里,那里有几条人影徘徊,是魔道的人。一旦有事,随时做好了强攻守城宫的准备。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一步,目前为止和云知秋的正常联系保持着畅通。可见守城宫内也没有剥夺云知秋的对外联系。可若是定时间隔联系的云知秋没了反应,这边可真就要动手了。

    而云知秋随身的兽囊里带了老范,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的。

    可就在这时,一道隆隆之音自报家门回荡守城宫上空,顿时让千儿等人愣了一下。

    雪儿随后大喜道:“是大人来了,大人终于来了!”

    木匠等人也松了口气。能有官方对官方的人交流就好了,毕竟苗毅的级别在那,高过天街大统领。另就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做不了云知秋的主。

    可随后让他们傻眼的是,发现天街很快乱了套,关门的关门,拒客的拒客,一时间街头到处是人跑动,他们亲耳听到对面的商铺里还有人喊:牛有德来了,快关门!

    石匠见巷子里那几名魔道的人被人群冲的不知道该往哪站,一个个贴墙,不禁挠头道:“喊着大人的名号,又关铺子,又到处乱跑,什么情况?”

    木匠愣愣道:“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儒生却是哭笑不得道:“要不要这么夸张?”

    千儿、雪儿面面相觑,大人有那么可怕吗?

    ‘牛有德’对他们没有任何危害,他们当然理解不了那些商户宁稳妥点也不惹麻烦的心情。

    同样傻眼的还有东城门内城墙脚下的一群人。

    这群人不是别人,勾越等人、左儿等人、唐鹤年等人、断鸿等人。

    媚娘母女已经戴上了纱笠,另外三方也有三名女子也戴着纱笠。

    四方已经探好了苗毅的抵达时间,都是来看看苗毅这边究竟是什么状况好做准备的,谁想在这个地方不期而遇了。

    勾越、左儿、唐鹤年、断鸿四人彼此间都非常熟悉,那都是认识多少年的老人了,尽管都易容了,可是一撞面立马看出了对方是谁。

    四方正互相打量呢,彼此间都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忽然传来苗毅一声喝,紧接着就发现天街乱套了,关门关铺拒客赶人,街头到处见人跑,跟凡人见了鬼一样。

    尤其是他们所在东城门这块,那几乎是家家户户的掌柜带着伙计一起跑路,因为离‘牛有德’最近,怕先遭殃,躲远点,很快让他们身边变得空荡荡的,倒是清净了。

    这场面简直太壮观了。令四方有些所料不及,勾越、左儿、唐鹤年、断鸿面面相觑。

    左儿半冷哼一声,“还真是恶名远扬!”

    她对苗毅是没什么好感的,所以说话没什么好客气的。若不是到了这个地步,才不会来往这事上凑。

    至于她身旁戴着纱笠的嬴月,那是曾经在御园战如意入宫时的大喜日子见过苗毅的,她对苗毅并无好感,实在是苗毅和嬴家结怨太深。她堂兄嬴耀的死和苗毅有牵连,苗毅又扫过她家在天街的商铺,加之苗毅还在战如意大喜的日子让嬴家颜面大失,能对苗毅有好感才怪了,在朋友圈说到‘牛有德’可谓没什么好话。

    正因为如此,所以嬴家事先已经和嬴月讲明了道理,由不得她不同意,就是要她做牺牲的,算是继战如意之后吧。所以左儿也不介意当着她的面讲苗毅的不好。

    “头回来认面,想不到面还没见着。就先见识了他令‘小儿止啼’的威名,这场面倒是难得一见,也算是不虚此行。”唐鹤年瞅着街道上的乱象乐呵呵一声,有几分调侃的意味,他的目的别样,带来的寇文绿只是障眼法,所以一些话说的也没什么顾忌。

    唐鹤年身边的寇文蓝摸出手帕左右擦了擦脸,嘀咕道:“至于么?”易容了也改不了下意识的老习惯,他真没想到自己的老部下牛有德在天街竟然有这么强悍的威慑力,自己貌似也是做过天街大统领的。怎么体会不到这感觉?

    听到有人惊慌喊着‘牛有德来了’的话逃跑,加之左儿和唐鹤年的话,戴着纱笠的广媚儿忍不住语发颤音道:“那牛有德如此可怕吗?”

    她也是经常到天街玩的,虽然来的不是此地天街。可是从未见过天街乱成这样,哪怕是跟自己父王到天街,也没见人怕成这样啊!娘竟然想让自己嫁给这么可怕的人…

    “是媚儿吗?”听到媚儿的声音,唐鹤年身边戴着纱笠的女子试探着问了声,正是随行前来的寇文绿,寇文蓝的四姐。

    “绿姐姐!”广媚儿一喜。双手一掀垂纱,满眼好奇。

    寇文绿也掀开了垂纱,露出了清秀面容,很是端庄,微微一笑。

    “绿姐姐,你怎么来了?”广媚儿顿时高兴上前拉了她的手。

    谁知断鸿身边的纱笠女子也掀开了垂纱,露出一张面如莹莹皎月、眸若秋水的绝色佳丽,樱唇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绿姐姐,媚儿妹妹。”

    二女回头一看,广媚儿又惊喜道:“燕子姐姐!”

    三女碰头一起,又下意识看向了嬴月。嬴月本不想露面的,可此时还是有些不得已地慢慢揭开了垂纱,露出一张春花秋月般的娇容,轻露贝齿,带着一丝牵强笑意道:“绿姐姐、燕子姐姐、媚儿妹妹。”她大概猜到了这三位的来意。

    几人地位相当,都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各家的争斗对此没什么影响,若是哪家被斗垮了,自然就会断了往来。

    不过四人很快又看向了戴着纱笠的媚娘,广媚儿暗暗吐了吐香舌,昊轻燕对媚娘迟疑道:“你是?”

    断鸿果断打断道:“小姐,不要胡闹了。”语气中带着喝斥意味。

    有些人的身份心知肚明就行了,揭穿了的话,大家全都得低头行礼,于自己要办的事反而不利。

    勾越也不想媚娘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转身先闪身跳上了城头,余者陆续跟随,守卫也不阻拦他们,反而领着他们上了城头的阁楼上,因为事先早就有人通好气了,否则堂堂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也不会守在这城头上。

    不过此时的方立横已经是惊得目瞪口呆,双手扶在墙头上,瞪大了眼睛盯着城外的人马发憷,牛有德?竟然是这见鬼的家伙!带着人马杀气腾腾跑这来干什么?他隐隐猜到了什么,一想到云知秋还在守城宫,心肝就有点发颤,后脊背已经在冒冷汗,褚子山堂堂酉丁域都统都被干掉了啊!还有什么是这疯子不敢做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