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的心提到嗓子眼,生怕这位姑奶奶又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条件。800眼下这位姑奶奶他还真惹不起。

    以前他不知道王诗韵是干什么的,现在他可是已经知道了。王诗韵就是研究兔子的专家的专家!可以说她就代表了华国兔病研究与防治的最高水平!而且又因她曾经在国外学习过先进的兔病防治理论,所以,她在国外也是很有门路的。

    当赵长枪听完王诗韵的条件之后,一颗心才终于落到了肚子里。

    只听王诗韵说道:“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你以后不能叫我王诗韵,要叫我诗韵,或者诗韵妹子。而我就叫你枪哥,并且等到你再见到我的时候,要给我一个吻!怎么样,答应不答应?”

    “好吧,我答应。”赵长枪虽然感到这个称呼有些暧昧,那个吻更是让他有些为难,但是还是很快答应了。

    “我呸,答应的还挺勉强,你以为我稀罕让你吻?想得美!”赵长枪刚刚答应,手机中便传来王诗韵重重的呸呸声,差点让赵长枪吐血,心说:“丫头,不带这么玩人的。”

    王诗韵不再和赵长枪玩笑,郑重的说道:“这些兔子之所以会这样,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就是,这些兔子的生活习性就这样。如果是这种情况,你大可以不必理会这件事情。第二种情况就是,这是一种病变。只不过我们还不知道这种病变会引起什么后果。我的观点比较倾向于第二种情况,这是一种病变,但是,这种病变是会让兔子减少产毛量,还是直接要了这些兔子的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不知道枪哥怎么认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必须花大力气将这件事情弄清楚!如果是一种病变,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治疗的方法!我们必须避免让那些养殖户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诗韵妹妹,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好不好?”为了让王诗韵能给他帮忙,赵长枪恨不能对王诗韵使用美男计了。

    “好吧,枪哥,我这边会尽快出国一趟,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和这些兔子的原产公司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是怎么解释的。或许我只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罢了。”王诗韵说道。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德康集团那边我自然会去问,但是我认为无论德康集团怎样回答我们,我们的研究都不能停下!这种兔子可是一个全新的品种,说不定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兔子会有缺陷!”

    “好吧,我听枪哥的,我这边会尽快做准备,但是我们先小人后君子,我接下你这个活之后,无论结果会是怎样。起舞电子书你都必须给我五万的酬金!我可是开着一个研究所呢,我和我的员工需要吃饭。”王诗韵说道。

    “好,没问题!成交!”赵长枪果断的说道。

    赵长枪结束和王诗韵的通话之后,马上便拨通了周家辉的电话。引进这些兔子的时候,虽然赵长枪也去了,但是具体负责这件事的却一直都是周家辉,所以,现在赵长枪想让周家辉询问一下德康集团,问问他们这些兔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赵长枪却不知道,他拿这件事去问周家辉,简直一点用处都没有!事情就是周家辉和的德康集团的某些人搞得,他怎么会真正去和德康集团求证这件事?

    电话刚接通,赵长枪便对着话筒说道:“周家辉同志,你马上联系一下岛国德康集团。问问他们我们的兔子,为什么每隔四五天便出现一次持续两个小时的萎靡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家辉听到赵长枪竟然已经怀疑这些兔子有问题,脸上的汗马上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如果赵长枪现在就发现这些兔子有问题,他肯定不会怀疑这些兔子发病是因为养殖户养殖不当而得病。所以他肯定会追究自己的责任,因为整个种兔引进过程,几乎都是自己全程操办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赵长枪现在就发现这些兔子有病,肯定会找人立刻给这些兔子进行治疗。如果他能请人将这些兔子的毛病都治好了,他的一番心血也就白费了。

    周家辉擦擦脸上的汗,说道:“赵县长,您是不是太多疑了?三四天才出现一次萎靡,应该不算什么大毛病吧?”

    周家辉以前从来不敢质疑赵长枪的话,都是赵长枪吩咐他什么,他便去干什么。但是这次惊慌失措之下,竟然开始质疑赵长枪的话了。

    “不,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小事。这里面或许真的有问题,你按我说的去做。”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是,赵县长,我马上联系德康集团。”周家辉说道。

    此时的赵长枪再一次犯了一个错误,如果他不是把咨询德康集团的事情再次交给了周家辉,而是他亲自或者让另外一个人联系岛国德康集团,可能也会发现问题。毕竟和周家辉完成这次交易的只是德康家川和几个被德康家川收买的高级技术人员,德康集团的高层根本不知道这批兔子有问题。

    周家辉结束和赵长枪的通话后,马上便拨通了德康集团销售部经理德康家川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便对着话筒用岛国语怒声说道:“德康,你的兔子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第二代兔子才会发病吗?为什么现在这些兔子就出毛病了?”

    周家辉曾经在岛国留过学,所以岛国语说的非常流利。

    德康家川吓一跳,连忙焦急的问道:“周君,你说的是真的?那些兔子怎么现在就发病了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家辉本来以为德康家川故意在兔子上做了手脚,现在听了他惊讶的话,再仔细一想,明白过来了,看来德康家川真的也不知道此事。其实如果此时兔子就出了毛病,德康家川肯定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如果是第二代兔子出毛病,德康家川可以有很多种理由将责任推在平川县方面,包括管理,饮食,季节等等,但是如果现在就出了毛病,德康家川根本没有理由推诿,种兔出了毛病,就是种兔的事情!

    这也算行业潜规则,如果种兔不出毛病,只是第二代兔出毛病,购买方向种兔供应方索赔是非常困难的。

    想明白这些之后,周家辉的语气缓和了一些,说道:“这些兔子每隔四五天便出现一次精神萎靡的状况,现在已经有养殖户怀疑这是一种病态了。”

    “哦,呵呵呵,我以为是什么情况,原来是这,周君放心,这种情况很正常,并不影响兔子的产毛量和寿命,而且无论他们用什么手段检查,也不会检查出毛病。”德康家川说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周家辉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带着种兔去长毛兔研究机构做个检查嘛!”德康家川自信的说道。

    德康集团的兔子出厂时,都是要抽检的,连德康集团总部的检测机构都检测不出这些兔子的毛病,凭借华国的技术力量和设备就更不行了。德康家川是这样想的。

    周家辉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小声嘱咐德康家川道:“德康君,此事事关重大,你一定要让知道此事的几个人保守秘密!不然如果有人知道了我们在这批兔子中做了手脚,恐怕我们都得倒霉!”|

    “放心吧,周君,德康集团的那几个家伙也是拿到了巨额好处的,他们应该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德康家川说道。

    两人结束通话后,周家辉才再次拨通了赵长枪的电话,说道:“赵县长,我刚才已经联系过德康集团的有关人员。他们说这是正常现象,不会影响产毛量,也不会影响兔子的寿命。这应该是这种新品种的生活习性吧?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我觉的我们还是有必要对这些兔子做个全面的检查。”

    此时的赵长枪还在自己的悍马中没有回到县政府,他听了周家辉的话之后,想了一下说道:“算了,只要没什么大碍就好。检查就不必做了。一旦弄得满城风雨,说不定会引起那些养殖户的怀疑。好了,就这样吧。”

    赵长枪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他并没有将王诗韵已经严重怀疑这些兔子有问题,还有要去国外给这些兔子做检查的事情告诉周家辉。在赵长枪看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如果被那些养殖户知道了,事情或许就麻烦了。

    由于陈挂面的谣言,他们本来就对这批兔子有点敏感,如果再听说县政府已经开始怀疑这些兔子有毛病,还不得集体炸了庙!

    赵长枪从琼楼镇养殖基地回到县政府之后,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他处理了几分要紧文件后,便回家了。

    赵长枪回到家后,惊讶的发现给他开门的不是顾晓梅,而是原本应该还躺在医院的吴飞灵!

    “怎么?不认识啊?”吴飞灵看着站在门外,正瞪大眼睛看着看着她的赵长枪,笑语嫣然的说道。

    “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赵长枪马上问道。

    自从赵长枪听了吴飞灵在那次跳楼事件中对他的倾诉之后,赵长枪便不再像以前一样拒绝接听吴飞灵的电话了。只要是吴飞灵的电话,他一般都会接听,不过他可从来没想到吴飞灵竟然直接跑到了他住的地方。

    “她来干什么?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赵长枪一边迈步进门,一边想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四零章 开门!    一番话,让她免不了胡思乱想。》,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突然察觉到抬屋在渐渐减速,直至停下,伸头到窗外一看,一颗美丽的巨大星球就在前方,不时能看到来往飞行的修士。

    门外又传来了勾越的声音,“夫人,马上就要到了,抬屋进天街太显眼了。”称呼已经变了。

    “知道了。”媚娘回了一声,顺手一顶纱笠扣在了女儿的头上,自己也戴上了一顶。

    遮住面容的母女两个随后走出了门,才发现勾越已经戴了假面,变成了面部表情刻板的老头,母女俩则手牵手轻飘飘浮向了星空。

    抬屋凭空收掉,轿夫变成了左右护卫,在一人陪同下,勾越在前领路,一行快速冲破气罩进入了九环星。

    从天而降落在了九环星天街的东门外不远处的空地大树下,也只有东门暂时还有人来人往,其余城门全部封住了,而城门口还有大量的天兵天将盘查进城的人员,出城的倒是没有什么限制,不过从城头上频繁来往巡视的士卒来看,仍能看出气氛有些紧张。

    夏玲玲,藏真阁掌柜,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藏真阁就是广家的产业,她自然也是广家的人,此时东张西望的她慌忙从山坡上掠来,对勾越身旁一清瘦男子行礼:“夏玲玲恭迎大掌柜。”

    大掌柜寒冬,是广家在所有天街商铺的总负责人,下面还有执事,负责分管各区域商铺。夏玲玲平常只和上面的执事联系。一般情况下除了账面大清算的时候她也见不到这位大掌柜,毕竟广家分布各地天街的大大小小商铺达数万家。也就意味着有数万的商铺掌柜,九环星天街就有两家。大掌柜哪有空和每一个商铺掌柜都保持联系。

    寒冬盯着她辨认了一下,摸出了一块玉牒递给她。

    夏玲玲接了玉牒一看,里面是她曾经上报的账目,上面有她的法印,下半部内容已经被抹掉了,只留有她的法印。她顿时明白了,大掌柜估计对自己没什么印象,这是要她打下法印核对。

    当即施法在上面打下了自己的法印,双手将玉牒奉还。

    寒冬接到手中比对过后。玉牒收起,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夏玲玲恭敬道:“都按照吩咐准备好了。”

    寒冬转身对勾越微微欠身,勾越点了点头,寒冬这才对夏玲玲挥手道:“带路吧。”

    “是!”夏玲玲嘴上应着,心里却暗暗心惊,偷偷打量了一下勾越,不知道是什么人。

    对夏玲玲来说,大掌柜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掌管着天王府大部分财路的人在天王府的地位可想而知。那已经是相当超然的人物,可是却对这易容后的老头如此恭敬,这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然而那身段,她心头猛然一惊。和她印象中远远见过一面的人对上了,天王府大总管勾越!

    应该不会有错,能让大掌柜如此恭敬的人除了天王府的主子们。也就是天王府大总管勾越了,大掌柜就是直接归那位管的。是那位的左膀右臂之一。

    猜出是谁后,差点没惊得她一哆嗦。天王府大总管那是什么人?在一定程度上那是可以直接代表广天王的人。

    那两个戴着纱笠的女人又是什么人?夏玲玲惊疑不定,她只知道有两名女眷,上面吩咐她要用最好的安排招待,不要怕花钱,所有开销的账都由上面负责。

    抵达城门口时,夏玲玲抬头看了看站在城头上的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后者对下面的守将偏头示意了一下。

    于是下面的城门守卫直接将其他进城的人给轰到了一边,先把这一行给放了进去,未做任何搜查。

    一行抵达藏真阁后,最好的院子留了安排媚娘母女,伺候的丫鬟也是亭亭玉立举止到位。这也是为什么各地天街那些有背景的商铺为什么要占那么大的地方建那么好的园子的原因,不是为了显阔,重点是防备有贵客来时方便招待。

    亲自看过了安置两母女的地方后,勾越才出了院子,夏玲玲已经屏退了,寒冬迎了过来禀报:“先生,我们来的算晚的,其他三家的人都先一步到了。”来了这里后没有再称呼什么大总管或管家之类的。

    勾越能理解原因,这边是王妃亲自出马了,路上不好怠慢,多少耽误了些时间,问:“都来了什么人?”

    寒冬道:“根据下面人的禀报分析,寇家那边应该是唐鹤年、寇文绿和寇文蓝;嬴家那边是左儿、嬴月,昊家那边是断鸿、昊轻燕。”

    勾越诧异道:“昊家那边派了断鸿来主事?没派苏韵亲自来?”

    寒冬:“苏韵应该没来,我也担心有误,特意确认过,昊家那边有人看到苏韵还在府中。”

    勾越沉吟一番后,忽又摇头轻笑:“看来昊德芳还是念念不忘将苏韵给续弦。嬴家那边倒是正常,寇家来了个寇文蓝,应该是和牛有德熟悉的原因。嬴月、昊轻燕,呵呵,这寇家的寇文绿相貌不算太出众,估计是以为自己有熟人好办事,另两家可都把压箱底的闺女拿了出来,这牛有德突然变得炙手可热了,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难料啊!”

    寒冬心里嘀咕,谁家也别说谁家的事,这边不也是把压箱底的闺女给拿出来了,大家都差不多。

    勾越头一偏:“估计我们这里一到,其他三家也知道了。”

    寒冬点头表示赞同,又道:“先生派出去打探的人已经传来消息,牛有德已经率领人马往这边赶了,再有半个时辰应该就会到了。”

    勾越微微点头:“夏侯家那边没什么动静吧?”

    寒冬:“目前没发现什么异常。”

    勾越:“不要疏忽,把那四家一起给盯紧了。”

    “是!”

    天空一片集群人影从天而降,引得天街上的行人陆续抬头看去,目睹落入城际后,顿时在街头引起一阵议论纷纷。

    “来的什么人啊?”

    “怎么看着像血水里爬出来的一样。”

    “不会是外面那群大战的天庭人马吧?”

    “当…当…当…”几道悠扬钟声传来,来自集群人马落向的东城门方向,越发在街头引起一阵惊哗。

    东城门口的守城天兵天将一阵慌乱,将进出城的人迅速掐断,咣!城门一关,护城大阵自动封闭。

    若不是迫于城中大户的压力,这城门根本不会开启,守城宫的人自然是不知道某些大户要安排人进出,非要封闭的四城门开出一门来。

    从天而降的人显然也是看到这边城门打开了才降落在这边的,今天刚好在这边的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探身露面往城外一看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率领人马来此的自然不会是别人,苗毅率蓝虎旗残部紧急赶到了。

    一个个衣不卸甲,一个浑身黑褐,那是鲜血在身上干涸凝结后的颜色。头上、脸上、战甲上,到处是那种颜色。

    那是敌人的鲜血,也是袍泽的鲜血,更是此生的荣耀,没人轻易抹去。一身的血迹斑斑带来这里,没别的目的,就是要张扬给别人看看。必须要张扬,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死去的袍泽,不能让他们死的一名不闻!

    刀枪如林,肃穆,安静,上万人落下后没有整队,显得有些凌乱,但一股别样的气势扑向封闭的城门。

    这里刚落地,城门便对他们封闭了,搞得他们好像没资格进这扇门一样。

    他们九死一生才来到这里,想不到一来就遭遇了如此待遇,一股无形怒火在每个人心中燃起!

    站在大军前面的苗毅冷冷盯着城头上甲节最高的方立横,铿锵一喝:“开门!”

    城头上的守军看着下面那群人,没人笑话这些人的狼狈不堪,心理上只感觉到一股无形杀气扑来,手中的刀枪再次握紧了点,感觉口干舌燥,见到这些人他们才明白什么是真正征战沙场的人马!

    众人虽站的高,被那一双双愤怒的眼神盯着,却是心虚的不行。

    方立横有些心惊肉跳,努力稳了稳情绪,大声喝道:“你们是何方人马,为何来此?”

    盯着城头的苗毅不想跟他废话,有直接下令攻城的冲动,若不是知道云知秋已经落在了守城宫的手中,担心会给云知秋带来不测,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苗毅轻轻抬起了一只手,举过了肩头。

    后面阵仗中立刻有了动静,有人掏出了一节节金属杆套接上,很快一支支大旗迎空立起。

    蓝虎旗、各色鹰旗、各色狼旗陆续飘扬,这些特制的战旗每一面上都染着血迹,有些甚至是破破烂烂,却是让城头所有人的目光难以移开。

    苗毅陡然施法一声怒喝:“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率部在此,速开城门!”声音隆隆滚进城内回荡,带着一股谁都能听出来的怒意。

    ‘牛有德’的字号一出,城内街头来往的行人一静,各商铺也纷纷探出了伙计的脑袋,做侧耳倾听状静止。

    “牛有德?”

    “是牛有德来了!”

    “听这声音怎么带着好大的一股怒气?”

    “难道刚才那些从天而降的人…”

    “难道杀了褚子山的人是他?”

    “原来率五万近卫军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的是他啊!这疯子怒气冲冲带人跑这里来干什么?妈的,别吓我!天街招你惹你了,冤有头债有主,怎么老是跟天街过不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