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呼呼呼……

    千秋岁月刀发出有如生灵一般的呼吸声。

    接着,其上刀光幻生幻灭,一道道虚无而强大的能量开始自它的刀身向吕重辐射。

    吕重顿时身体一顿,脸上闪过一丝狂喜。

    这会儿,他发现原本无以为继的时间大道,再次震动起来。意识海内,那向四方扩展的时间光线,也以更快的速度冲刺。

    天地俱寂,意识海中,[大预言术]所发的时间系神光,在再次扩散了无穷距离之后,陡然震动起来,并全力收缩,形成唯一的一个箭头光标向一个方向急闪。

    “找到了?”吕重又惊又喜,他发现,意识海的时间光标在连续行进了一段距离后,终于停止了下来。

    接着,吕重元神震动,一片神秘的地方出现在吕重的感应之中。

    那也是混沌中的一个结界!

    吕重隐隐只是感应到那是一个诡异、阴沉的死亡之河。

    在那里,汇集了诸天万界中最为邪恶、阴森、凶厉气息的地方。其中,一座荒古之城就隐在那个结界之中。其内到处是累累白骨!

    甚至,在[大预言术]呈现的片面镜像中,吕重更是隐隐感应到了一个巨大之极的血色巨尸存在。而[虫神之心]似乎就存在那血色巨尸的体内……

    大预言术感应的画面,至此结束。

    终于感应到了虫神之心的蛛丝马迹。可吕重这一刻却无法高兴起来。

    “虫……虫神之心似乎被那一具尸体给吞进了体内,似乎那血尸正在炼化[虫神之心]了?”吕重的脸色沉了下来,心中更是急切起来。

    这虫神之心。可关系到太古虫族能否晋级神王(圣人)境的最关键的宝贝。要是被那具血尸给炼化了,他吕重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不行,既然感应到了[虫神之心]的位置,那么,说什么我也得赶过去那[虫神之心]给夺回来……”吕重目光陡然坚定起来。

    散了大预言术,收了[千秋岁月刀],对着大寂灭珠器灵传音道:“小公主。助我一臂之力……”

    这时候,寂灭小公主也感应到吕重的心急。没有任何犹豫,带着吕重,开始全力在[混沌]中穿梭。

    如果只是吕重,就算他最近实力暴涨。也绝对无法长时间逗留于混沌之中。

    要知道,混沌之中可是极为危险。就算是圣人、圣尊都未尽能肆无忌惮地行走。

    同样,就算吕重能长时间逗留在混沌之虽,可以他的速度,要赶至[虫神之心]所在的地方,也不知道要用上多少亿年。

    可有[大寂灭珠]这空间系的道器相助,那就不一样了。

    混沌中,哪里有极端的混沌漩涡、哪里有暴戾的混沌凶兽……

    大寂灭珠能早一步地感应并发现。并能以最快的速度绕过这些危险之处。

    混沌中,到处都存在危险!

    之前。吕重还不清楚。

    可是这一次躲在大寂灭珠之内,通过与大寂灭珠的感应,吕重这一路上都有些头皮发麻了。

    混沌坍塌、混沌暴雷、混沌凶兽甚至是莫明其妙诞生的诡异能量漩涡!

    一旦遇上这些东西。只怕三四阶的圣人,都有可能陨落。

    “我的乖乖,原来这混沌之中如此危险……”躲在大寂灭珠中,吕重甚至都有些后怕。

    他这时候发现,如果没有[大寂灭珠]相助,他跟着众圣闯入混沌之中。观看圣尊之间的大战,是多么危险的事。

    这种行为。简直是自己在作死!

    ……

    时间悄然流逝!

    大寂灭珠之内的核心空间,几乎都过了百年。

    这核心空间的时间加速只是外界的十倍。

    也就是外界,也过了十年!

    十年!

    对于任何圣人来说,都是极为短暂的时间。

    可是,这十年,[大寂灭珠]是不停息地疯狂动用空间之力在混沌之中穿梭啊!以大寂灭珠的能力,每次穿梭,至少都能在混沌之中穿过亿万亿公里的距离。

    十年之间,[大寂灭珠]永不停歇地穿梭。几乎已可以穿梭亿万宇宙了!

    由此可见,这[虫神之心]所在之地,有多么地远。

    “咦,到了!小公主,这次真的辛苦你了。”死死地感应着四周的混沌区域,吕重终于发现前方的混沌中,多了一种熟悉的场景。

    结界!

    真的是结界!

    而且全是由至阴至邪、至毒至秽之气组成的结界。

    这个结界,吕重真的在[大预言术]形成的特殊印象、画面中出现过!

    混阴邪气、五毒玄阴溺水、混煞衰神气等至阴至邪至毒至霉的东西结合而成,并被超级强者以无上神通揉而为一,化为一个至阴至毒的结界。

    这里,是恶魔的天堂!

    这里是邪修的乐土!

    这里,更是极端杀戮之地!

    也是极端怨念之死地!

    ……

    混沌虽然无边无际,但是,每个宇宙都会有一些圣人级的强者,他们也曾在吕重之前发现过这个神秘的结界。

    但是,能闯进这个结界的圣人极少。

    而一旦闯进去,却是再也无法回来!

    久远以来,就再也没有圣人敢冲击这个神秘结界。

    甚至,无数圣人口口相传,导致这个结界已成为了一个圣人级的禁忌之地!

    就连圣尊,都不敢强入此境界!

    “就是这里了!终于到了……”吕重从[大寂灭珠]出来,远远地望着还在一亿公里之外的这个至阴至邪的结界,目光之中没有任何害怕,有的只是兴奋与火热。

    可是,虽然离那神秘的结界还有一亿公里的距离,但是依旧有阵阵阴风,让吕重全身的气息都为之混乱起来。

    一股至阴至寒的能量,似乎就通过混沌中的气流,渗透进入吕重的体内。

    顿时,吕重全身一冷,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

    “主人,这是一个至邪的结界,对圣人甚至是圣尊的心神都能起到强大的腐蚀作用,如果要进去其中,可得小心再小心!”剐龙刀也从[大寂灭珠]内闪出,出现在吕重的身边,微微说道。

    剐龙刀可是真正的刑罚之刀,对污气、怨气、邪气、凶气等负面气息有着极强的感应与见识。

    只是稍一感应,它就发现这个结界的危险系数似乎不比[执罚神帝]放逐空间之外的神火结界弱。

    甚至,单论阴毒,只怕这个结界还在神火结界之上。

    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也是传音示警:“主人,这结界还有腐蚀气运的能力,你真的要小心了……”

    “嘻嘻,如果是别人,要强闯这结界,的确是自己找死。不过如果是主人来闯这结界,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大寂灭珠的器灵语出惊人。(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视察养殖基地    原本正和邹强下棋的那个家伙看着垂头丧气跟着赵长枪离开的邹强,再想想刚才赵县长一脸严肃的样子,脸上先是一阵惊惧,然后忽然又露出一丝喜色。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家伙心中想道:“看样子,老邹要出事啊?啊呀,管理办公室就我们几个人,他如果出了事情,不就轮到我当主任了吗?啊呀,好事啊!”

    这家伙想到这里,连忙抓起桌上的兰泰山递给留在房间里的洪光武一颗,小心的说道:“这位领导,老邹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

    他不认识洪光武,也不知道洪光武是赵长枪的秘书,所以直接用“这位领导”相称了。

    洪光武随手将这家伙递过来的烟挡开,看了他一眼,轻笑了一声,说道:“呵呵,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应该不是吧。好像赵县长只是想问他点事情。”

    “哦”这家伙脸上顿时泛出一阵失落。

    邹强可不知道自己的同事已经惦记上他的位置了,他忐忑不安的跟着赵长枪上了超级悍马,然后轻轻的将车门关上了。

    由于两个人都坐在了车子后排,所以邹强就坐在了赵长枪的身边,这让邹强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邹强同志,自从我们的种兔入栏之后,养殖基地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这些养殖户有没有向管理办公室反映什么情况?”赵长枪问道。他不想直接将兔子有问题的事情告诉邹强,所以问的比较模糊。

    “哦,前两天老王和老李打了一架。”邹强想也不想的说道。

    “打了一架?为什么?”赵长枪有些担心的问道。在养殖基地打架,肯定就是因为兔子嘛!难道这些兔子真的出现了问题?

    “本来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老王的老婆长得有几分姿色,她在自己的养殖场喂兔子的时候,老李正好也在自己的养殖场里喂兔子,两个人便搭讪了几句话,结果老王知道后,便和老婆吵起来,非说老婆和老李有一腿。结果两口子就打起来了。两口子打起来之后,老王老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便拉着老王去找老李,让老李给老王说明白这事情。结果两个男人就稀里糊涂的打了起来”

    赵长枪听到老王和老李打架是因为这无端风流债,不是因为兔子,心中稍稍放了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并没有打断邹强的话,而是认真的听完了他的话。

    等邹强将话说完,赵长枪才郑重的说道:“嗯,这是个新情况,管理办公室一定要引起重视。我们的各个养殖场之间只是用铁栅栏隔开的,基本是半开放式的,这样前后左右的养殖户之间便经常的见面。我们一定要引导大家互相谦让,讲文明讲礼貌,千万不要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造成大家之间的矛盾。”

    “是,是,我一定好好监督引导大家。赵县长放心,放心。”邹强连忙不断的点着头说道。

    虽然此刻邹强发现赵长枪没有提刚才他上班下象棋之事,也没有要撤掉他的意思,但是回答赵长枪问题的时候,他还是一脸的惶恐。

    赵长枪看了看邹强紧张的样子,然后说道:“你不用紧张,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了解一下养殖基地的经营状况。那些兔子自从入栏后,没发生什么状况吧?”

    “没有,只有一个养殖户反映他的兔子有几只拉肚子的,我们联系到畜牧局的技术人员后,经过技术人员对症下药,现在已经好了。”邹强说道。他也想让自己不紧张,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就是做不到。

    赵长枪点点头,然后说道:“有没有养殖户反映他们的兔子太喜欢睡觉?或者说是隔上四五天便有两三个小时精神萎靡不振?哦,这个并不是什么毛病,而是这种兔子的一个习性。我们引进这批兔子的时候,德康集团就曾经郑重的告诉过我们这种情况。我只是想看看这批兔子在岛国的时候是这样,到了华国是不是还是这样。”

    邹强尴尬的挠挠头,说道:“赵县长,这个情况我还真不知道,要不我现在就去养殖户的家中问问吧?”

    赵长枪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和你一块儿去。”

    赵长枪和邹强下了车,喊上洪光武和邹强的同事,然后开始挨家挨户走访。这些养殖户听说赵县长却亲自来视察他们的兔子来了,便都从自己的兔场中出来,热情的迎接赵长枪。

    赵长枪不但委婉问了他心中的问题,而且还亲自换上无菌服,进入兔场,观察了一下这些可爱的好像大雪球一样的长毛兔。

    关于这些兔子是不是每隔四五天,就会出现一次萎靡不振的问题,这些养殖户的回答各不相同,有的说他们家的兔子是这样,而且每次萎靡的时候大约在两个小时左右,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不喜欢吃东西,也不喜欢喝水,只是眯着眼睛,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本来他们还以为兔子是有毛病了,但是两个小时之后,他们马上就会完好如初,活蹦乱跳。所以大家也就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更多的养殖户却回答,他们的兔子是不是这样,他们根本不知道。

    虽然这些养殖户回答有点乱,但是赵长枪心中却已经有了结论,这些兔子很可能都有这种毛病!即便说他们的兔子根本没有这种毛病的,可能也有!他们之所以说他们的兔子没有这种毛病,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并不是真的没有。

    毕竟这种现象四五天才出现一次,而每次维持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左右,如果不整天泡在兔场中,仔细的观察,是发现不了这种毛病的。

    视察结束后,赵长枪又郑重的告诉邹强,一定要多和养殖户沟通,多做做养殖户的思想工作,最后才和洪光武一起离开了养殖基地。

    在回去的路上,赵长枪先拨通了王诗韵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话筒中便传来王诗韵银铃般的咯咯笑声:“呵呵呵,赵大县长,怎么了,这回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了?不是之前挂断我电话的时候了?嘿嘿,对不起,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还不惜听了!”

    王诗韵说完,竟然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王诗韵一直在家中等着赵长枪的电话呢!别看这丫头之前和赵长枪说的挺好,其实心中早就打好主意了。这回一定要好好的折腾一下赵长枪!谁让他之前敢挂本姑娘的电话?本姑娘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挂电话呢!

    王诗韵一边想,一边直接将脚上的高跟鞋甩飞了,然后将双腿高高的翘起来,将穿着丝袜的小脚放到了沙发的靠背上,手中则不断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她相信,赵长枪肯定还会将电话打回来的。

    超级悍马中。

    “我靠!这个死丫头,敢挂我电话!”赵长枪瞪着电话,气狠狠的说道。

    旁边的洪亚伦看到赵长枪气急败坏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普天之下,敢挂这位牛逼县长电话的人可是不多,看来赵大县长这是遇到克星了!

    赵长枪懊恼归懊恼,还得老老实实的再次拨通了王诗韵的电话。问题既然是王诗韵先发现的,她肯定对这件事有一个比较靠谱的看法。赵长枪现在就想听听王诗韵的看法。

    电话刚一接通,赵长枪马上抢着说道:“王诗韵,我为之前挂断你电话的事情给你道歉。你就别耍小性子了。我们平川县养殖基地的兔子的确存在你说的那种情况!你能不能确定这是一种病变?你能不能详细的说说你的看法?这可是事关重大啊,如果一旦处理不好,可就要了我的老命了!”

    “呵呵呵,这时候想起要了你的老命了,就在不久的之前,你不是还认为我的电话是骚扰电话,我说的话都是危言耸听吗?怎么,这才多大一会儿的事情啊,这就变卦了?你变得也太快了吧?”王诗韵说道。

    “唉!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要闹了。我刚刚不是给你道歉了嘛!你快点说说你的看法吧!”赵长枪一个头俩大的说道。

    “好吧,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说说我的看法,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王诗韵又开始卖关子。

    “什么条件?王诗韵,做人不能太不讲良心,当初在万宝庄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还不知道会被那帮人打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会被打成猪头,彻底毁容!你得感激我!”赵长枪也是急眼了,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说的好像他是一个施恩图报的小人一样。

    “唉,我倒是想像白娘子一样,以身相许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可是你不是不要嘛!这样吧,你如果答应我做你的女朋友,也算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在兔子这件事上,我就会鼎力的帮助你!你看怎么样?”

    电话那一端的王诗韵一边说还一边优哉游哉晃动着自己一双玲珑的小脚。

    “哦”

    赵长枪几乎要抓狂了!他正在思考怎样回答王诗韵,却听到王诗韵在电话中又说道:“嘿嘿,把你吓坏了吧?唉!我好想长得也不丑吧,怎么就打不动你的心呢!算了,我说说我的条件了,你只要答应,我就告诉你我对这些兔子的看法。”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