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见又惹老子生气了,老大寇铮赶紧出声解围,“那云知秋不会又像牛有德那样不领情吧?”

    寇凌虚瞪了老二一眼,五指轻轻敲打椅子扶手,“那三家的压力岂是那么好挡的?”

    寇铮稍一思索,明白了,笑道:“那三家怕是会不达目的不罢休,牛有德若是拒绝了他们,云知秋那边必然要承受巨大的压力,说巨大压力都是轻的,只怕小命不保。三家给的压力越大,寇家就越是那云知秋最好的庇护,只怕想不答应都难。”

    寇凌虚微微颔首,遐思中带着几分笑意,确切地说是带着几分恶趣,给人一种想看热闹的感觉。

    天翁府邸,禁园内,卫枢陪在夏侯拓身边漫步,闲谈着朝堂上发生的事。

    说完之后,夏侯拓又微笑着说教道:“你说我为何这样做?”

    卫枢笑道:“老爷这是在以防万一,防止青主不明白所以提醒青主,青主明白后必然不会让四大天王联姻得逞。而牛有德犯下这么大的事,就算没事也要略做惩处,青主短期内是不可能重用苗毅的,否则何以服众?如此一来暂时就等于是谁都得不到火修罗的弟子,这对我们夏侯家是最有利的,可以便于夏侯家和他暗中沟通,把他和其他势力隔离开也更便于我们观察他背后藏的究竟是什么人,不知卫枢说的可对?”

    夏侯拓捋须哈哈笑道:“孺子可教”

    卫枢却沉吟道:“卫枢却担心老爷暗示的如此隐晦青主能看出来吗?”

    夏侯拓呵呵道:“当然要隐晦点,让四大天王知道了岂不是要怪我多事?至于能不能看出来,那是肯定能看出朝上官青使眼色了,他若还不明白除非是傻子还差不多。”

    卫枢一愣,感觉有趣,也呵呵笑了起来。

    昊天王府邸,绿草如茵空荡荡的山坡上有一座精美亭子,亭内更是别处难以看到的情形,主人和管家对坐饮酒。

    “半支虎旗不到竟能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真是没想到。这牛有德竟是如此悍将”给昊德芳执壶斟酒的管家苏韵摇头惊叹。

    昊德芳遥看远方,叹道:“所以联姻的事务必尽力”

    苏韵轻轻放下酒壶,“其实应该我亲自陪燕子前往才更显诚意。”

    昊德芳慢慢回头看向她,“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亲自前往吗?”

    苏韵苦笑道:“王爷是怕我亲自干了这种事情后会让家里人戳我脊梁骨。以后不好面对他们。”

    昊德芳端酒饮尽道:“这只是其一,为了撮合成功,我吩咐了下面人,必要的时候可以对牛有德用点七情六欲里的东西。”

    苏韵一默,自然明白指的是七情六欲里的什么东西。他不想她亲手去干这肮脏事。

    她默默执壶再次给他斟酒。

    昊德芳却轻轻抬手摁住,抓住了她的柔荑,静静看着她。

    苏韵手颤了一下,可还是摇头拒绝了,“王爷,我和你平起平坐已经过了,天下人都知道我在夫人面前发过誓,再逾越的话,我在王府就真的无颜呆下去了。”

    “你当年真不该…”昊德芳神色复杂地用力抓着她的手。

    苏韵轻声微笑:“已经过去了,这样很好。我很满足。”

    昊德芳五指缓缓松开了……

    一顶十六人抬的精致小屋,在星空中疾驰,勾越一身素衣,站在屋外的栏台旁,手中握着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华丽珠帘后面的屋内,简装朴素打扮也难掩坐在榻旁母女俩的天香国色。

    “记住了,你在外面的一举一动代表着王府的形象,切不可刁蛮任性,女儿家就该有个女儿家的样子,知道了吗?”媚娘又忍不住提点了句趴在窗台桌前看着窗外星空的女儿。

    广媚儿很无奈地回头叹道:“娘。同样的话你一路上都跟我说多少遍了,我记住了,我不会有损王府形象的。”

    “死丫头,我为你好。你还不耐烦了。”媚娘嗔了声,又在她脑袋上戳了一指。

    屋内稍安后,媚娘见外面的勾越一直在用星铃不知道和哪里联系个不停,想想觉得有点异常,等到勾越稍停,不禁插空问道:“勾管家。有什么事吗?”她担心是不是事情有变。

    勾越转身默了默,走到门旁隔着珠帘道:“王妃,有个叫牛有德的人在酉丁域闹出了点事。”

    媚娘一愣,她知道啊,不就是因为知道牛有德在酉丁域闹出了事,才确认了牛有德下落赶来的吗,这勾越又提一次是什么意思?

    “牛有德?是那个御园总镇牛有德吗?”谁知广媚儿倒是霍然回头站了起来,走到门前拨开了珠帘。

    媚娘一瞅女儿的反应大概明白了勾越的意思,之前一直不好直接对女儿说是带女儿去相亲的,怕会带不来。

    勾越点头笑道:“就是那个牛有德。”

    广媚儿顿时一脸好奇道:“我听说过他,听说这人很嚣张,不是被陛下罚去了荒古死地吗?怎么又跑到了酉丁域闹事?”

    勾越笑道:“已经刑满释放大半年了。”

    媚娘走了过来配合道:“牛有德闹什么事了?”

    勾越苦笑道:“这次的事情真的是闹得有点大了……”当即将情况讲了遍,媚娘知道的斩杀褚子山的事说了遍,接着又将蓝虎旗和酉丁域百万大军血战的事讲了遍。

    广媚儿听的目瞪口呆。

    媚娘却是倒嘶一声,“五万人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这牛有德竟如此厉害?”没想到后面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场面。

    勾越眼睛余光看了眼广媚儿,略带夸张道:“刚才和王爷联系了,王爷也夸他是绝世悍将”

    媚娘顿时眼睛放光了,她毕竟在上层呆了这么多年,深知如此将帅之才意味着什么,若真能得此佳婿,足抵百万雄兵,以后王府里那些个小辈谁还敢看不起她?谁想抢她的位置得先过自己女儿这一关不凭什么,就凭她背后有一个足抵百万雄兵的女婿,除非王爷想和这女婿翻脸还差不多

    谁知广媚儿却撅嘴道:“父王是怎么了。这牛有德如此嚣张,杀父王手下的人,竟然还夸他。”

    勾越道:“说他嚣张的人肯定是小姐的那群朋友,是嫉妒他。这牛有德可不简单。乃是真正的英雄好汉,是男子汉中的男子汉小姐应该听说过正气杂货铺,那是他一手搞出来的。在天街做总镇时面对那么多权贵家的商铺也从不低头,无生之地考核时力压群雄得了天帝御封的第一,炼狱之地考核时那么多人欺负他。他也宁死不屈,单枪匹马在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笑尽天下英雄鬼市一役又立大功,荒古死地那么多人害怕的地方他也是活着进去活着出来。他可没什么天庭靠山和背景,可他却硬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在短短几千年内一步步爬到了近卫军总镇的位置上,从偏将升统领升大统领升总镇,一路跳着级往上升,连副职都没做过,照这速度,再过个几万年怕是天庭七十二侯的位置都能有他一席。成为位列朝堂的大臣,如果这都不算本事,那什么算本事?如果王爷手下能有一个率领五万人马击溃百万精锐大军的手下,只怕王爷高兴都来不及,这么有本事的手下如果也算嚣张的话,估计王爷巴不得手下越多越好。小姐想想看,您认识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家世背景非同一般的人,可是有哪个能有牛有德这本事?小姐的那些朋友,怕是不少人到现在都还没个正事干,有点事干的也是混日子过。这种人也配说牛有德嚣张?说这话的人有本事也这样嚣张一个看看所以说,说这种话的人都是在嫉妒而已,不遭人妒是庸才”

    广媚儿愕然,还是头次听到这样评价牛有德的。不过她也知道勾越在父王身边的分量,能这样说必然是有道理的,回头看向自己母亲,问:“是这样吗?”

    媚娘微笑点头道:“是的不懂的人才说他嚣张,要娘说,这牛有德才是真汉子。比你那些整天就知道在女人堆里寻欢显摆的公子哥不知道强多少倍,这才是真正有出息的人呢”

    说罢又抬头看向勾越问:“勾管家,这牛有德既然也在那一块,我倒是想见见是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安排我见见?”

    广媚儿猎奇的目光顿时看着勾越闪啊闪,有点期待的样子。

    勾越点头道:“王妃有令,老奴尽量安排。”随后从门口退开了。

    广媚儿回头问:“娘这牛有德会不会长的很凶?”

    媚娘笑道:“我倒是听说这牛有德长的英姿飒爽,有真男儿风采”说罢牵了女儿的手坐回了榻上,叹了声,“媚儿,要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要不咱们看看这牛有德怎么样,弄来给你当夫君?”

    “娘”广媚儿顿时羞的脸红,跺脚不依的样子,“我才不找这种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人。”

    媚娘斜睨道:“难道你想找那整天在红粉堆里厮混的公子哥?那种人是衣食无忧,可是又能有几个有出息的?”

    广媚儿哼道:“才不要,我要找就找自己喜欢的,什么家世背景都不重要,只要人好有上进心,还怕以后会没出息么?”

    媚娘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自己当年是巴不得攀附豪门,自己女儿倒好,还真是不知世间辛酸疾苦,尽在这里说梦话。不禁叹了声,“也是我多想了,我帮你看中了有什么用?就你这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人家牛有德那种人还真不见得能看上你,想也是白想。”

    广媚儿撅了撅嘴,咬了咬唇,心想倒要看看这牛有德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得如此夸赞,真有那么好?未完待续

第1380章 大预言术!    更让吕重狂喜的是,时间大道道纹晋级为上品巅峰境界之后,吕重对时间大道的领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甚至,随着时间大道道纹的晋阶,吕重能施展的时间类神通,又多了一种:大预言术!

    大预言术,这已是无限接近神术了!

    它是时间具现化的力量,能助人从时间长河中预见未来、感应未来。

    这可比圣人推演天机的能力强悍得多。

    这个神通,更曾是[[太古虫族]众神之王——玄虚光阴虫神王的最强神通之一。

    本来,吕重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是不可能施展这个神通的。

    偏偏,吕重居然凝聚了上品巅峰境的时间大道道纹,甚至本身早就淬炼出了圣识。

    这样一来,吕重已能勉强使用时间系的[大预言术]了。

    别小看了[大预言术]!

    能窥见未来、能从虚无时空中寻找蛛丝马迹,争得时间的先机,这绝对是极为伟大的神通。

    对于实力越强、境界越高的人来说,争得了先机,就会无往而不利!

    ……

    再次灭了两尊圣人之后,吕重陡然觉得没趣了!

    是的!

    能灭掉圣人,完全不是靠他本身的实力办到的!

    几乎都是利用[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等道器的力量。

    或许,吕重可以高傲地说一声,法宝、装备也是本身实力的一种。

    但是,他的内心却会懒惰下去。绝不利于他的成长。

    “反正这些人也无法逃离这个[放逐空间]。等我本身强大起来。再来挑战他们才是正理!”

    有了这样的认知,吕重不再偷袭放逐空间内的圣人。

    ……

    进来的时候,动用了[大道之眼]的破界之力,可出去的时候,吕重直接利用[放逐空间]的控制神碑,传送到了[神火结界]之外。

    神火灼灼,可是,里面的放逐空间却是完全消失了。

    就算有人能再次闯入其中。也无法寻找到[放逐空间]了。因为放逐空间已被收入[大寂灭珠]之内。一旦大寂灭珠的实力、境界提升到二品道器的境界,就可以试着吞噬[放逐空间]了。

    对此,吕重颇为期待。

    如今,大寂灭珠还有九龙夺神鼎、鸿蒙龙珠没有炼化、融合。要是强行炼化[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只怕会形成巨大的浪费。

    好在[大寂灭珠]的器灵也是一个人精,自然不会这么干。

    每当吞噬一个空间性法宝之后,[大寂灭珠]都会本能地休息一段时间,等自己完全吸收了这个空间性法宝,她才会再次去动下一个空间法宝。

    [大寂灭珠]的晋阶之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需要担心了。

    吕重接下来要为千年之后的[皓阳神宫]之行做准备。

    当然。吕生现阶段最需要干的事,便是寻找[虫神之心]。

    从[玄虚光阴虫]神王的记忆里。当年的诸神大战,似乎也在这一片混沌区域。

    而虫神之心,也是被一个混沌魔神带入此地消失。

    混沌之中,各种能量极为暴戾,又有亿万万年过去了。吕重就算有玄虚光阴虫神王记忆的指引,也无法确定[虫神之心]所在的地方。

    可是,他的大预言术却有一定的可能,可以助他尽快地找到[虫神之心]。

    “真的是及时雨啊,如果这次时间大道道纹没有晋级,单凭我一阶圣识,就算有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相助,去推演天机,只怕很难找到一些虫神之心的蛛丝马迹……”吕重微微嘀咕,颇有些感慨。

    混沌之中,几乎没有方向感,更没有光亮,到处昏暗无比。

    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流在激荡,就算知道[虫神之心]在何处,只怕这亿万万年过去之处,也早就偏离了方向。

    在混沌之中,低级别的时间大道道纹,很难推演天机。

    不过上品巅峰境的时间大道道纹,勉强可用!

    如今,出了[神火结界],吕重连方位都辩识不了,只得动用自己的[时间大道]。

    “呼……”

    混沌之中,一枚散发着虚无飘渺气息的道纹,于吕重身前幻空幻灭。

    吕重双手连连结印,传自玄虚光阴虫神王的时间系术法——大预言术,开始启动。

    “宇为时、宙为空。时空组合,形时间轴,演多维宇宙。预言不空,经纬纵横,时空长河,预言具象化——”

    一段段古朴、复杂的神秘文字从吕重的嘴里响起,顿时成就大道之言,震得混沌翻滚!

    同时,吕重的意识海之内,星空如幕,无穷影像快速闪动。

    一道璀璨的预言之光,疯狂在无边无际的黑幕之中穿梭。

    几乎有将吕重意识海整片点亮的趋势!

    外界,吕重双手连续结印,嘴里吐出大道之音。

    这使得混沌中的各种强大气流,都诡异地激撞。

    偏偏,一接近吕重周身十公里之内,各种强大之极的混沌能量便会诡异地自行绕开吕重。神奇之极!

    同时,吕重意识海内,那道预言之光,在穿梭了无穷天幕之后,陡然澎湃起璀璨之极的炽白光华,猛然炸开。

    炸开不等于被消灭!

    这炽白光华化为无穷的光线,向四面八方极速扩展!

    也不知道扩展了多少光年,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吕重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以他的一阶圣识,配合上品巅峰的时间大道道纹,施展[大预言术],坚持了二十分钟,已快到了他的极限。

    “该……该死!明明快要感应、预言到[虫神之心]的位置了,怎么就……就坚持不……不下了呢?”吕重顿时郁闷到了极点,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候,[大寂灭珠]猛地在吕重体内一震,一道漆光诡异地从吕重体内钻出。

    千秋岁月刀!

    “居……居然是千秋岁月刀?”吕重顿时狂喜,兀自大叫起来:“我靠,我怎么忘了千秋岁月刀了,这丫的可也是时间系法宝,而且是混沌至宝啊,居然没想到让它配合我……”

    这么一想,吕重顿时开心起来,连忙对千秋岁月刀传音:“岁千秋,快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