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话刚落,又冒出另一名闲职大臣大笑三声,指着他讥讽道:“笑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理当接到消息后就立刻命人详查,还要等到朝会后再详查,你这侯爷可真做得心宽呐!”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立刻命人详查?”

    “这可是你自己刚才说的朝会之后详查。”

    “抓我话里的漏洞抠字眼来证明我有罪吗?”

    “好!既然查了,那查出了结果没有?”

    “我说了事情才刚发生,查出结果不需要花时间吗?”

    “如果查出的结果证明褚子山的确有问题,轩辕侯又当如何?”

    此时一群闲职大臣陆续跳了出来,纷纷唇枪舌剑围攻轩辕卓,步步紧逼,欲图逼轩辕卓松口给出一个承诺,可就在这时,青主突然出声道:“不要再吵了,既然轩辕卓说了要查清结果后再说,那就等事情查明了再说,到时候谁是谁非一目了然,不需要在这里吵个没完。好了,下一个议题!”

    不少人面面相觑,大家算是看出来了,陛下根本就不想处理轩辕卓,直接把这事暂时摁到了一边。

    可是没办法,这就是人家独一无二的特权,只要抓住点理就能决定事情进度的快慢,人家若是来句身体不适,中途退朝,你也不能强拉住人家非要把事情给扯清楚不可。

    刚才唇枪舌剑咄咄逼人的闲职大臣们看了看前排那几位,见那几位没任何反应,也只好都闭嘴了。

    四大天王仍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前面,可谁都知道刚才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不会事事都冲在前面。自然会有人先跳出来往前冲,他们再视情况决定要不要出马。

    而四人暂时不动,也的确是因为事情才发生不久,轩辕卓以此为借口不管别人怎么挑逗都一口咬死不清楚情况,谁也不能说自己刚掌握的情况就一定万无一失。轩辕卓阵脚不乱,在事情没有彻底摊开前没办法把轩辕卓给怎么样,只能是等结果出来后再说。

    一场在天下人想象中威严无比的天庭朝会,在吵闹扯皮中暂告一段落,开始了新的奏议话题。

    朝会结束后。众臣陆续走了出来。

    “轩辕侯!”走下台阶的地申星君安屠叫住了轩辕卓。

    轩辕卓扭头一看,立刻转身迎来,拱手道:“星君!”

    地申星君安屠淡然道:“近卫军和地方人马自相残杀不是小事,我这里派几个人过去协同你那边详查吧。”

    “是!”轩辕卓应下,没办法拒绝,这是自己的直属上司。

    安屠“嗯”了声,不疾不徐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轩辕卓感受到了压力,他来地申星君这任职不比其他地方的空缺连上面的星君也是近卫军的人,人家正儿八经是申路元帅的人。也就是广天王的部下,他夹在中间不好受,偏偏褚子山又搞出这样的事来。地申星君派人来协助详查自然不会是什么好意。

    “轩辕侯!”旁有人叫了声。

    轩辕卓回头看去,见是一名防守天宫的红甲上将,对方朝他偏头示意了一下,他顺势看去,看到了站在乾坤殿屋檐下的右督卫指挥使武曲,遂在原地等了其他朝臣都离开。

    乾坤殿后殿,步出的青主突然冷笑一声,“夏侯拓如今上朝可是勤快了不少。今天居然又跳了出来凑热闹,他难道也想搅这浑水?你旁观的更清楚,怎么看?”

    落后他身侧一步之遥的上官青恭敬道:“依老奴看,天翁不是想搅这浑水,而是想提醒陛下。”

    青主哦了声,问:“怎讲?”

    上官青:“天翁让下面人跳出来点明了轩辕卓和牛有德争女人引起血战,却只追轩辕卓的责任,而不追牛有德的责任。就是在提醒陛下,其他人可是连牛有德提都不曾提起,这种事情一只巴掌怎么拍的响。”

    青主脚步一停,除了夏侯家那边点出了牛有德,其他人还真是连提都不曾提起。迟疑道:“这是何意?”

    上官青:“陛下忘了吗?上次老奴向陛下提过,外面如今传出了点风声。说牛有德是火修罗的弟子。”

    青主:“这事不用你说,朕早就知道。”

    上官青轻轻提点两个字:“联姻!”

    青主怔住,慢慢眯眼思索,渐渐冷笑起来,“他们倒是想的美!”斜睨道:“这事你去处理好,务必给他们搅黄了。”

    上官青:“是!”

    “夏侯拓…这老狐狸,还当他真安了什么好心,原来是想把水搅的越浑越好!”青主冷哼摇头,负手大步而去。

    而此时的牛有德残部也终于接到了上面的法旨,为防止酉丁域那边再有什么异动,命其立刻率领所部就近赶往九环星天街暂避,等候上面调查。实在是一时间北斗军也无法派出人及时赶到那边防护,毕竟酉丁域再疯狂也不太可能再干出攻打天街的事来。然而此命正中苗毅下怀,遂了他的意,自然是立马执行,紧急赶往九环星天街。

    为何紧急?只因他刚接到了千儿、雪儿的传讯,云知秋被守城宫的人带走了。

    其实云知秋刚被带走时,千儿、雪儿就已经向苗毅传讯了,奈何那时的苗毅正在血战中,根本就没注意到。

    而九环星天街上传播的消息很快飞速散往星空各地,就连御园那边的黑龙司也听说了消息。

    山腰凉亭下,杨庆抬头看着夜空那硕大明月,满面竟是难以言喻的苍凉之色。

    别人只是听说近卫军和地方人马血战,他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独自来到了这里默默仰望星空无语。

    胸脯渐渐急促起伏的杨庆突然身形一颤,“噗!”竟然凭空喷出一口血来,一掌捂住了心窝,一手撑住了亭下柱子,摇摇欲坠地低头喘息着,苦笑着喃喃自语:“竖子不足与谋…”

    寇天王府邸,寇家三子跟在寇凌虚身后走向三本堂。

    “错失这牛有德实在是我最大过错!”跟在后面的寇铮长叹一声。

    一旁的寇勤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哥何必再自责,再说了,我听说这牛有德之所以能嬴全都是因为那个叫‘颜春’的酉丁域主将无能,否则牛有德所部人马必死无疑!”

    “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在长案后坐下的寇凌虚冷哼了一声,指着他说道:“跟你说这种话的人和你一样,都是没上过沙场拼过命的人!战场上的时局千变万化,战机向来是稍瞬既逝,尤其是身陷险境时,一旦错过了,后果不堪设想。牛有德为什么率‘敢死队’直奔褚子山,这就说明哪怕褚子山不出战,他也要不惜代价将其斩杀,这说明他已经抓住了当时战机的关键。而后以点破面乱围,遇变又果断命令半支虎旗放弃自身优势哪怕全军覆没也要拼死出击,你知道身为主帅要下多大的决心、需多大的魄力才能下这命令吗?再遇变又再次果断舍弃大军最后胜利的希望,亲手将那些破法弓给埋葬了,只为大军能多撑一会儿。眼看要全军覆没,他又以诈乱敌军心,一举反败为胜。之后又以万余疲兵追杀数十万精锐,你知道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吗?他只为彻底击溃敌军不给敌军反扑的机会!最后彻底巩固住了战果!战场上能抓住一次战机的统帅是合格的,说明不是无用之辈,能抓住每次战机的统帅是优秀的,而他不但每次能抓住稍瞬既逝的战机,还能在没有战机的时候创造战机,这是最杰出的统帅才具备的素质,而不是运气好碰巧能得来的,此乃虎将,得一人足抵养上个百万大军,懂不懂?”

    寇勤傻眼了一会儿,最后唯唯诺诺拱手道:“儿子受教了。”

    老大寇铮颇有风范,见父亲脸色不快,貌似不想让弟弟为难,转移话题道:“父亲,怎么没见唐叔?”

    寇凌虚靠在了椅子上,淡然道:“我让他找文蓝一起去九环星了。”

    寇铮颇为诧异:“牛有德不惜闹出这样的事来,他说的那个女人十有**就是指那个云知秋,才如此决然,莫非父亲仍有意将哪个孙女下嫁?”

    “这就是事先知情的好处,其他三家估计还在琢磨着想尽办法联姻。”寇凌虚嘿嘿一声,“当然,联姻的事咱们也不能放弃。”

    三兄弟面面相觑,有些听不懂,不知为何既讽刺另三家而自己家又不放弃。

    寇凌虚漫不经心道:“今天去天宫时,无意中听到高冠和他手下说着谁家收‘义女’的事,倒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提醒,我倒想看看那三位脸是怎么黑的,越想越有意思,遂让老唐操办去了。”

    三兄弟先是茫然,后逐一恍然大悟,寇勉问道:“爹难道是让文蓝带唐叔去找云知秋了?”

    寇凌虚不疼不痒道:“文蓝不是认识么,熟人见面好说话。”

    寇勤皱眉道:“爹难道要收那个寡妇当义女?还是说让唐叔收她做义女?”

    寇凌虚斜睨,一根手指重重点了点桌面,“你说呢?”(未完待续。)

第1379章 屠圣! 再次突破!    “我便是屠圣之人——”

    虚空之上,一声冷喝响起,云霞涌动,一道恐怖的的气息透发了出来,天地为之战栗!

    像是一个被尘封了亿万万年的超级魔头,被释放出来。n∈n∈,

    这个魔头更曾是久不曾见血了!

    这会儿,已快嗜血成狂!

    “咻——”

    漆光闪动,一杆漆黑之极的长枪,带着滔天的魔气诡异地从虚空之中探了出来,雷霆万钧之际,袭至这头六阶巅峰圣人级的金翅大鹏身前。

    这黑色长枪的速度,在鹏圣的眼里明明并没有多快,但是,鹏圣正冷笑之际,却是脸色突地一变。

    对,弑神枪的速度真的不快。顶多只相当于五级圣人的速度!

    可问题是,鹏圣骇然发现四周的空间,陡然对他产生了无穷的牵扯之力,一瞬间把他的速度给降了下来。

    这会儿,一向以速度自傲的鹏圣,也是心中惊骇不已:“怎么会这样?”

    无边恐惧之下,面对那黑色长枪的危险感应,鹏圣脸色倏地变红,陡然燃烧起自身的圣血与一丝元神之力。

    “啾——”

    一声雕鸣,穿金裂石,吼爆方圆几十亿公里之内的空气!

    人形易转,一头几千万丈长的巨大金翅大鹏,猛然展开双翅,接着,它的鹰目一转,无边的戾气产生,巨大的鹰爪,猛地撕开长空,对着急速袭来的[弑神枪,一爪抓去。

    是六阶圣人超级金翅大鹏!

    这大鹏鹰爪之上。更有恐怖之极的锐金圣纹在闪烁、幻生幻灭。

    其眸光。竟然也朝以影子状态潜伏在云层中的吕重投射了过去!

    那是极凶残的眸光。带着无边的杀戮气息。

    “不是吧?居然在第一时间就感应到小爷我的存在了?”吕重舔了舔嘴唇,却并没有多少惧怕。

    因为:下一刻…

    “轰——”

    金色巨大鹰爪,轰地轰在弑神枪的枪尖之上。

    这一抓,金光流淌,但是凶戾之气横扫一切,直接把[弑神枪]震飞。

    堂堂混沌灵宝级的弑神枪,居然不敌对方的一巨鹰爪!

    “咦,这头大鹏的实力极强……”吕重阴在云层中。微微嘀咕。

    突然,吕重脸色一变,却见身边的一大片虚空,都被抓裂了,气流坍塌内凹。

    显然,那鹏圣震飞弑神枪后,也发现了吕重的存在,不依不饶的朝吕重扑杀过来。

    “我操,居然找上我了?”:

    吕重暗骂一声,影子再次遁走。

    可是让吕重意外的是。这个六阶的鹏圣简直有如跗骨之蛆,一路向影子状态下的吕重追杀过来。

    “这头大鹏的追踪术出乎意料的强啊。居然能丝毫不差地找准影子状态下的我?”吕重心中颇为震惊。

    对人,不愧是圣人!

    这段时间,吕重通过各种手段阴死了不少圣人,甚至是圣尊,可那终归不是他吕重自己的实力。

    现在,与鹏圣对战,他才发现,如果刚才不是出奇不意,又动用了[大寂灭珠]的强大空间禁制力,他绝对不可能成功偷袭灭杀掉那头六阶妖圣。

    “人类,你逃不掉了……”身后的鹏圣,沉声暴喝,巨大的金色鹰爪之上,有诡异的雷电在闪烁。

    不但凝聚出锐金圣纹,甚至还凝聚出了雷之圣纹?

    吕重此时虽然是影子状态,也能感觉到对方这一爪如果真的抓中,只怕自己的影子都会被毁灭。

    “靠,真当本少是鱼肉啊?”吕重暴出一句粗口,在对方这雷霆一爪即将轰中影子之前。凭空消失。

    “轰!”

    雷霆震动,方圆几千公里的土地被一击而化为虚无。

    发现自己一击并没有灭掉吕重,鹏圣戾气再次暴涨:“人类,给本圣滚出来受死——”

    “嘿,要我死,只怕你还办不到!”一个声音幽幽地在四周的空间响起,“来而不往非礼焉,呆鸟,接我一击——”

    呆鸟?

    鹏圣先是一愣,继而大怒。

    以它大鹏妖圣的实力、身份、地位,何时被人骂过“呆鸟”?

    此刻,鹏圣已对吕重起了必杀之心。

    听闻吕重居然要攻击自己,鹏圣也是笑了。

    可就在这时候,他骇然发现四周空间对他的撕扯力提升了万倍之多。

    “该死——”鹏圣脸色狂变,准备再次燃烧圣力、元神之力。

    然而,之前被震飞的弑神枪正以更快的速度冲击而至!

    在鹏圣还没有挣脱四周空间撕扯力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入它的脑袋。

    “啾……”

    鹏圣迸发出凄厉的惨嚎,巨大的金色双翅扑通扑通乱扇,撕碎了周遭的空气,金光四溅,却是它的羽毛在漫天飞舞。

    “噗噗噗……”

    弑神枪如电钻一般,疯狂冲击它的脑袋,同时,更是疯狂地吸噬鹏圣体内的圣血、元神之力。

    完了!

    鹏圣已完全被弑神枪级制住了。

    随着体内圣血被疯狂地吞噬,它地庞大的躯体在缩崩溃。

    就像一个气球被放了气,迅速干瘪了下去。

    “给我收——”

    吕重突然出现,右手一挥,鹏圣的尸体以及弑神枪俱都凭空消失。

    “哈哈,一下子灭了两位六阶妖圣,这可是大收获——”

    吕重狂声大笑!

    在这个放逐空间,他才不害怕屠杀圣人,会被对方的功德之力反噬。

    因为,这里的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真的大都是罪孽滔天的绝代妖孽。

    灭杀掉对方,倒也没什么业力上身。当然。也没太大的功德可赚。因为这是执罚神帝的刑罚空间。这些人本是被执罚神帝给拘来的。已经算是罪犯了。

    杀了这些人。业力不会上身,功德也是略有可元。

    不过,对于吕重来说,功德什么的都是浮云,他才不会在乎自己能不能赚到无穷功德。

    真正让吕重在乎的是这些圣人、圣尊、神人的圣血、神血甚至是元神之力。以及他们那千古不朽,万世不腐的尸体。

    这些东西,足可以让吕重以及他席下的虫族集团大军。再一次地成长壮大。

    大寂灭珠内,吕重再次利用圣血修炼起来。

    之前。吕重享用麒麟圣尊的五滴圣血修炼,不但强化了肉身,更让本身的实力大幅度提升。甚至连火之大道道纹都晋级为极品境界。

    而现在,吕重要吸收、炼化的却是刚刚灭杀的六阶巅峰境鹏圣的圣血。

    这鹏圣的实力是远远比不上麒麟圣尊,但是,它却是速度的王者!甚至连空间系圣纹的级别都达到极高的地步。

    之前,他能燃烧圣血、元神之力,逃过[大寂灭珠]的一次空间封锁,已表明了他的实力。

    否则,就算是八级圣人都未必能在那仓促间。燃烧圣血、元神之力逃过[大寂灭珠]的一次空间压制。

    “嘭嘭嘭……”

    鹏圣圣血,如一颗颗金色的宝珠澎湃着璀璨的金光。滑入吕重的体内,形成磅礴无比的能量,冲击着吕重的五脏六腑。

    有过炼化[麒麟圣尊]圣血的经历,吕重就算被庞大的能量冲击得全身剧痛无比,却也是咬紧牙关,全力坚持着。

    [阴阳和合大道]全力运转,疯狂地吸收、炼化、提纯这圣血中的能量,一步步地冲击、扩展吕重体内的经脉,淬炼其肉身。

    强大的鹏圣的生命基因,开始与吕重本身血脉中的优秀基因融合,并全力改造吕重的肉身。

    “呼呼呼呼……”

    “噗噗噗噗……”

    吕重的身体,仿佛气球一般一下子就被吹足气膨胀起来,而后又突然破气,干瘪下去。

    然后再膨胀,再收缩……

    源源不绝的狂暴能量,汇入吕重的体内,犹如万马奔腾,几乎是要将吕重涨爆。

    还好,阴阳和合大道是真正的顶级功法,能压制住这汇入吕重体内的能量。同时,吕重那强大的肉身,也具备完美吸收鹏圣精血的资格。

    ……

    圣血蕴含的力量,波涛汹涌的淌进体内,融入血液,淬炼全身。

    这几滴圣血是鹏圣的血液,里面不仅蕴含庞大的能量,还有鹏圣一族的血脉传承以及完美的种族基因!

    对于圣人来说,一滴圣之精血足以衍生一个超强的种族!

    因为他靠的就是血脉与基因的传承!

    吕重一边吸收鹏圣精圣的力量,一边领悟鹏圣精血内蕴含的血脉传承和种族基因,用以完善自身。

    金翅大鹏一族,天生的速度王者,擅长风之圣纹、速度圣纹、空间圣纹,甚至还凝聚过时间大道道纹。

    吕重开始疯狂地感悟、融合这一切……

    [大寂灭珠]内,一千年的时间,一闪而过。

    吕重体内的能量,疯狂澎湃。其血脉疯狂喷张,能量凝成星河。

    “昂……”

    体内,能量咆哮如神龙,发出惊天的龙吟之声。

    “巅……巅峰准圣……”吕重突然睁开双眼,又惊又喜。

    他没想到,吞噬、炼化吸收了十滴鹏圣精血后,本身的实力又再次提升。

    前不久才晋级为上位准圣境界,没想到只是在[大寂灭珠]内的时间叠加空间内修炼了一千多年,居然就晋级到巅峰准圣了。

    这种进步,足以让鸿钧道祖都为之傻眼!

    不过,让吕重惊喜的还在后头!

    吸收、炼化十滴鹏圣的精血,让吕重的肉身强度也提升了一个小境界。让他赫然达到了极品先天至宝的境界。

    而最大的收获,则是他的极品空间大道道纹,终于晋升为圣纹!

    凝聚出了体内除“威”之圣纹的第二种圣纹。

    风之大道道纹也有上上幅度的提升,由上品巅峰境,晋升为极品境。

    时间大道道纹,也由上品上位,晋级为上品巅峰境界!

    “哈哈,痛快!”满意地感应着体内的一切,吕重兴奋地狂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网络沈大等兄弟的打赏。u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