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赵长枪还有一层关系可以利用,那就是魏婷。魏婷的老爸可是公安部部长,他是有能力干涉此事的,但是赵长枪心中很清楚,别说魏婷的爸爸,就是魏婷知道此事后,恐怕也不会为自己帮忙。魏婷可是一名原则性很强的警察。

    赵长枪的燕京之行失败了,但是赵长枪并没有为此感到后悔。毕竟他已经行动过,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当初赵长枪给左少卿的承诺是尽力保住左少卿的命,并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的承诺。赵长枪做到现在,也不算违约了。

    赵长枪也没有埋怨怪罪吴天峰和厉豪情等人,毕竟左少卿犯的事情实在太大了!单单在宁海市干出的那些事情,就够他死三回的。何况这次专案组为了抓住他还死了两条人命。用不死不足以平民愤来形容左少卿,一点都不为过。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左少卿命运已经注定,等待他的肯定是无情的审判,然后被迫结束自己的生命。事情好像也确实是这个样子,两个月后,左少卿一审结束,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立即执行。左少卿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就在左少卿在燕京市第二看守所等着终审结果的时候,他竟然从看守所越狱了!左少卿串通了看守所的几个牛人,先是故意在监舍内故意挑起事端,惹得看守警察过去干涉。左少卿趁机抢夺了警察的枪械,打死打伤二十多名警察,最后和五个狱友一起成功逃离!

    左少卿成功逃离后,不忿赵长枪没有履行他的诺言,于是对赵长枪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说。

    赵长枪燕京之行失败后,并没有在燕京市多做逗留,而是直接乘坐飞机飞回到了临河市。由于飞机到达临河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所以赵长枪没有连夜赶路,而是在临河市李若萍那里呆了一晚。

    此时魏婷也早已经重新回到了临河省公安厅刑侦总队上班,赵长枪多时不见魏婷,便把她也约了出来,小聚一番。

    第二天,赵长枪回到平川县之后,马上便把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时令已经到了清明,再往后就是谷雨了,农谚有云:“谷雨前后,种瓜种豆”,春耕的各项事宜,应该尽快的抓起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特别是绿色新农业试点镇南宫镇,更是要上心,种子问题必须解决了。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南宫镇的打井工作已经即将收工,自从出了上次花豹子的事情后,南宫镇的打井工作便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各个施工队都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任务。

    周家辉进入赵长枪的办公室后,哈着腰冲赵长枪媚笑着说道:“赵县长,您找我?”

    赵长枪点点头,冲他说道:“嗯,你先坐下吧。”

    赵长枪看到周家辉只是将半个屁股放在了沙发的边缘,眼睛更是一直注意着自己,一副标准的下级见上级的架势,不禁摇了摇头。

    在赵长枪的印象中,周家辉此人其实并不错,他做人做事都非常的认真,也非常的尊重领导。不过好像有点尊重的过头了,虽然说不上奴颜婢膝,但是赵长枪看到他这副样子还是有些不舒服。

    赵长枪并没有提醒周家辉让他放松,他知道就是自己说了也白说,所以,他只是笑着问道:“周家辉同志,南宫镇需要的花生和大豆种子联系到了没有?”

    “哦,赵县长,是这样,我们现在正在和美国的绿箭集团接洽,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会签订购销合同。”周家辉笑着说道。

    “美国绿箭集团?”赵长枪皱了皱眉重复了一句。赵长枪本来是想让平川县使用妹妹赵紫薇的天龙财团的种子的。天龙财团在绿色新农业领域一直在世界上都是很出名的,而且在华国的业务也很广泛。没想到,周家辉竟然选择了一家名叫绿箭的美国企业。

    “美国的绿箭集团是一家新兴起的专门研究绿色新农业的国际性公司。他们几乎在华国各省都有业务开展。赵县长,我们曾经和多个公司接洽过。国内的绿色新农业刚刚起步,种子质量的确比不上外国大企业的种子,而外国的著名企业中,绿箭集团是给我们开价最低的,所以我们才打算选择绿箭集团的种子。当然,赵县长如果有其他的安排,我们当然是以赵县长的安排为准了。”

    周家辉看到赵长枪好像不太看好绿箭集团,于是连忙说道。

    赵长枪听到周家辉如此说,便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既然已经基本定了下来,就没有必要再选择天龙财团了。自己如果强行让周家辉选择天龙财团的种子,说不定别人还以为自己收了天龙财团多少贿赂呢。

    于是,赵长枪便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想法,只是郑重的说道:“好吧,既然已经定下来,就赶紧将种子弄回来,发到农民的手中。不能耽误了春种。”

    “好的,好的。赵县长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这件事做好。”周家辉忙不迭的说道。

    周家辉离开赵长枪的办公室后,不禁有些夸张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在赵长枪的办公室,当他看到赵长枪打算换个合作集团时,一颗心简直抖动成了一团!

    其实周家辉之所以会选择绿箭集团,根本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经过了严密的市场调查,而是因为绿箭集团是他表哥李东生的一位同学推荐给他的。

    自从今年刚过年,李东生知道平川县打算搞绿色新农业的时候,就开始联系周家辉,告诉他,如果需要种子的话,他可以给他推荐一家公司。后来,当平川县将购买种子的事情提上日程之后,周家辉又主动联系到了李东生,于是李东生便把自己在绿箭集团担任销售部经理的同学推荐给了周家辉,让他们两个详细谈。

    李东生的这个同学叫孙健新,是个很会来事的人。他和周家辉接洽的非常愉快,不但主动将种子的价格压得很低,并且向周家辉承诺,生意做成后,他将会将交易额的百分之十拿出来,作为回扣交给周家辉。

    周家辉见有这样的好事,当然不会拒绝。这个混蛋却不知道这一次他可是被孙健新给耍了!

    绿箭集团的幕后大老板是美国的梅隆财团,当梅隆财团的高层上次行刺皮克王国的总理赵紫薇失败后,经过调查得知,这都是被赵长枪搅和的,所以便把这笔账又算在了赵长枪的头上。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报复赵长枪。

    鉴于以前山口组曾经几次试图刺杀赵长枪都失败了,所以梅隆财团一直没有敢随便派人直接刺杀赵长枪,而是一直在寻找着其他的报复方式。

    为了报复赵长枪,梅隆财团一直有专门的人员始终关注着赵长枪。当他们看到赵长枪打算在平川县大搞长毛兔养殖和绿色新农业的时候,便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由于梅隆财团不搞长毛兔业务,所以,他们便将重点盯在了平川县的绿色新农业上。他们打算利用这个项目坑赵长枪。

    在梅隆集团智囊团的运作下,一个策略很快成型,他们要卖给平川县一批有问题的种子!利用这批种子让赵长枪丢官罢职。

    梅隆财团的高层认为,只要赵长枪成了普通人,他们再想暗中对付他,应该就简单多了。

    出售种子给平川县的任务层层的往下压,最后便落到了孙健新的身上。梅隆财团要求孙健新,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拿下平川县的这次种子采购!

    孙健新接受任务后,本来想直接找到平川县有关人员,利用压低价格的策略,将种子卖给平川县。但是后来他一打听,原来自己的老同学李东生竟然和平川县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是表兄弟。于是,在李东生的引荐下,周家辉和孙健新才见到了面。

    无论是和李东生,还是和周家辉的接洽过程中,孙健新都没有将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所以,这一次无论是李东生还是周家辉都被孙健新蒙在了鼓中,被孙健新利用了。

    最不知情的当然还是赵长枪,这货不但不知道种子的事情,而且连兔子的事情也不知道。如果被他知道平川县的两个大项目都将面临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他非抓狂不可!

    当日,周家辉刚刚离开赵长枪的办公室,赵长枪的手机便忽然响起来。赵长枪取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赵长枪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枪哥?还记不记得我?”电话刚一接通,赵长枪的耳边便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赵长枪不禁一阵头大,和他熟悉的几个女人,他都知道她们的号码,显然此时此刻正在给他打电话的这个女人,肯定是赵长枪不熟悉的。

    “对不起,请问你是

    ”赵长枪不好意思的问道。

    “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都忘记了!我告诉你,我这次找你可是有重要的事情,限你三十秒之内想起我是谁!不然我就不把这件事告诉你,我有必要提醒你,这件事对你来说就是天大的事!不但关系到你,而且关系到平川县的无数的老百姓!”电话里的女人生气的说道!

第一五三七章 天庭朝会    这下在场的没人质疑破军的情报了。

    而破军一开始也有点怀疑这消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感觉太夸张了,心里特没低,毕竟近卫军的消息渠道实在是不怎么样,完全是下面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一听司马问天的奏报,落实了,心里顿时有底了。

    他这里正要道来,星辰殿门口突然冒出一人来,提醒道:“陛下,上朝的时辰到了!”

    青主回头怒吼道:“杀才!没看到朕这里有事吗?让他们等着!”

    门口那人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撞到了陛下的气头上。上官青朝他挥了下手,那人赶紧退下离开了。

    见众人注意力又到了自己身上,破军轻轻叹了声,这才将下面奏报的详细经过娓娓道来。

    将经过讲完之后,总结战况的破军自己都有些激动了起来,声音渐渐高亢道:“牛有德麾下蓝虎旗击败酉丁域百万精锐,当场阵斩五十余万人,随后率残部追杀数十万酉丁域逃兵,一鼓作气彻底将之给击溃后才收兵!而蓝虎旗五万人马自身的战损率也高达八成,几乎被打残,仅有一万出头点人浴血厮杀后活了下来,活着的人身上也几乎人人都带伤,如今正在原地待命!”说罢重重对着青主一拱手,表示奏报完了。

    殿内一个个无话可说,没有吃惊也没有震惊,都静默在原地不语,目光飘忽,仍然沉浸在破军奏报的情形中。

    一场血战,不到半个时辰,双方就差不多死了六十万人,这是什么概念?

    不用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到那一战打得有多惨烈,那人得死的跟下雨一样才能在半个时辰内战死六十万人,可想而知牛有德所部当时已经杀疯了。不用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到牛有德所部当时的情形有多悲壮,蓝虎旗上下一个个全部都在豁出去拼命了。

    而在那种情况下,仅剩的万余残兵还敢再主动出击。硬是活生生将逃走的数十万精锐给彻底击溃,实在是…

    尤其是奏报中所说,关键时刻蓝虎旗上下全部抱着必死之志拼命,竟然集体高喊愿舍身诱敌让牛有德先走留待有用之躯为他们报仇!

    听到奏报中这句话时。在场诸人一个个无不动容!

    诸人心中感慨,是啊!若不是都抱着必死之志拼命,又岂能在百万大军的围攻下坚持那么久,坚持到胜利的到来。

    而牛有德不听劝,再次返回力挽狂澜。亦让几人心中唏嘘不已,此战真可谓是上下一心、将士用命!

    星辰殿内,一个个静立原地,仿佛置身于当时的战场中,难以自拔!

    武曲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脸上神色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既有震撼和感慨,也有羞愧!

    想不羞愧都难,他是知道的,酉丁域的所有干将几乎都是他右督卫出去的。率领着百万精锐能把仗给打成这样,还能被万余残兵给追得几十万精锐落荒而逃,真是把他老脸都给丢尽了!

    身为统帅大军出身的人,自然是一听就知道此败的关键起始点在哪。

    他记住了那个叫‘颜春’的名字,若还活着,他非得将此人给活撕了不可,尽然酿成如此惨败来成全别人的威名!

    良久之后,青主幽幽吐出一口气来,微微眯眼道:“五万人,半支虎旗都不到。竟能击败百万精锐,近卫军还未有过如此先例,真乃虎将也!大将之才啊!”

    司马问天下意识和上官青交换了个眼色,大家自然明白青主夸的是谁。

    然而谁知青主随后又补了句。“想不到这牛有德在荒古死地关了一千年,黑龙司的人马一上手就能如臂使指,没想到他对黑龙司经营颇深,这么一支战气如虹的虎狼之师经此血战洗礼,都成了骄兵悍将,将来若是换帅。除了牛有德怕是不会服别人,这毛病要不得。破军,回头将这支人马打散了吧,右督卫也可以接收一半。”

    这就直接给定性成骄兵悍将了?司马问天再次和上官青暗暗相视一眼,都明白青主更深层的意思,心中唏嘘,没想到刚打下如此显赫战绩的人马立刻就要被解散,可实在是这支人马战绩太显赫了,虽然这支人马目前成员的个人实力都不怎么样,可总有提高的时候,一旦在牛有德的手下一步步成长起来,这批人掌握了更大的兵权,就凭这些人能喊出为牛有德舍身而死的话来,聚集在一起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可测的后果?这才是令陛下要解散这批人的重要原因。

    其实谁都明白,对陛下来说,这支人马的战力远不如陛下的江山稳固重要。

    当然,两人对此也不反对,因为只有维护住了青主的利益也就等于维护住了他们的利益。

    而两人也从青主话里听出了另一重意思,解散那支人马就说明牛有德不用死了!

    “是!”武曲拱手领命,表示愿意接收一半的人马。

    “陛下…”破军明显还有话说。

    “嗯?”可青主一声质疑,目光骤然森冷看来,与之目光碰撞在一起的破军嘴唇绷了绷,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艰难拱手道:“是!”

    他还想借此打造出一支精锐大军来,可他同样也明白青主的意思,有些事情他会跟青主死扛到底,而有些事情则不会违逆,只要是对青主掌控天下有利的,只是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免不了在心中一声叹息。

    青主又回头看向高冠:“这次的事情严查,若真的证据确凿查出了牛有德的不轨,依律惩处!”

    “是!”高冠应下。

    “上朝吧!”青主扔下话大步而去,诸人跟随在他身后。

    上朝的时间已经过了,数百朝臣已经进入了乾坤殿内。

    这些人中有一些是掌控天庭各部实权的,包括近卫军左右督卫掌控各卫的大都督,而更多的是级别和职位到了的闲职人员,包括夏侯拓。不过夏侯拓是这些人中最显眼的,就他一个人有座位,老神在在扶杖坐那眯着眼,虽然位置摆在前面靠角落的地方,然荣宠地位可见一斑,谁叫人家的孙女是天后,名义上是和天帝平起平坐的结发夫妻。

    朝时已过,还不见青主露面,诸人静候等待,最前面的几位天王偶尔偏头相视一眼,心里都明白,青主上朝推迟了,怕是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直到破军、武曲和司马问天、高冠露面,众人便知道青主要出来了。

    乾坤宝座高高在上,破军和武曲的站位在宝座下的左右两侧,而司马问天和高冠的站位则在更下的几级台阶,四人都是半朝宝座半朝殿内大臣呈外‘八’字侧站,上偏头可看到宝座上的人,下偏头可看到殿内大臣。

    近卫军的二十位大都督则分成四批,站在了大殿的四角,目光不时扫过殿内众人,不像是参与议事的人,倒像是监视着殿内大臣一举一动的感觉。

    很快,青主在上官青的陪同下从后殿走了出来,走到乾坤宝座一侧上官青就自动站停了,青主站在宝座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审视着殿内众人,气势逼人。

    殿内大臣突然整齐行礼,齐声道:“参见陛下!”

    “平身!”青主砸下话,也坐下了。

    一旁的上官青朗声道:“有事奏议,无事退朝!”

    下面静默了一阵,突然一闲职大臣站了出来问道:“陛下,臣听闻近卫军在酉丁域和地方人马发生了冲突,不知是真是假?”

    “哼!”青主冷哼一声,回荡殿内,“朕也听说了,之所以迟到,就是因为这事。刚发生的事情,朕都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你消息倒是灵通,下次有事朕倒是要向你请教。”

    毫不留情地直接刺了一句,令那人抬头直视的目光微微垂下,“臣不敢!”

    慢慢坐下的夏侯拓闭目养神的样子,站在最前面的四大天王也是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谁都知道这冒出来的家伙就是四位当中某位的人,没这四位的授意,不可能会站出来出这个头。

    大殿内稍微静了一下,闭目养神的夏侯拓突然睁眼朝人群中瞟了一眼,接受到他目光示意的某位闲职大臣也立刻站了出来,大声道:“陛下,臣弹劾轩辕侯轩辕卓!”

    “哦!”青主扫了眼静立无动于衷的轩辕卓,问:“所为何事?”

    那人怒声道:“酉丁域的事情臣也听说了,据臣所知此事是因为轩辕侯部下酉丁域都统褚子山欲强娶御园总镇牛有德的女人而引起,为了个女人竟然引得近卫军和地方人马血战,连这样的人也敢用,可见轩辕侯根本不适合此侯位,臣请罢免轩辕卓侯位。”

    青主目光又落在了轩辕卓的身上,“轩辕卓,是这样吗?”

    轩辕卓出列:“臣不知情。”毫不客气,直接将自己给撇了个一干二净。

    那闲职大臣立刻指责道:“你下面发生的事情,你会不知情?难道这么大的事情也无人向你通报?若真是如此的话,可见你这侯爷是做的多不用心,还是换个有能力的人来做吧。”

    轩辕卓道:“我所谓的不知情是指消息混乱,因为事情才刚发生,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不会把混乱不清的事情拿到朝堂上信口开河,朝会之后我会立刻详查,查明之后自会详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