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下在场的没人质疑破军的情报了。

    而破军一开始也有点怀疑这消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感觉太夸张了,心里特没低,毕竟近卫军的消息渠道实在是不怎么样,完全是下面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一听司马问天的奏报,落实了,心里顿时有底了。

    他这里正要道来,星辰殿门口突然冒出一人来,提醒道:“陛下,上朝的时辰到了!”

    青主回头怒吼道:“杀才!没看到朕这里有事吗?让他们等着!”

    门口那人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撞到了陛下的气头上。上官青朝他挥了下手,那人赶紧退下离开了。

    见众人注意力又到了自己身上,破军轻轻叹了声,这才将下面奏报的详细经过娓娓道来。

    将经过讲完之后,总结战况的破军自己都有些激动了起来,声音渐渐高亢道:“牛有德麾下蓝虎旗击败酉丁域百万精锐,当场阵斩五十余万人,随后率残部追杀数十万酉丁域逃兵,一鼓作气彻底将之给击溃后才收兵!而蓝虎旗五万人马自身的战损率也高达八成,几乎被打残,仅有一万出头点人浴血厮杀后活了下来,活着的人身上也几乎人人都带伤,如今正在原地待命!”说罢重重对着青主一拱手,表示奏报完了。

    殿内一个个无话可说,没有吃惊也没有震惊,都静默在原地不语,目光飘忽,仍然沉浸在破军奏报的情形中。

    一场血战,不到半个时辰,双方就差不多死了六十万人,这是什么概念?

    不用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到那一战打得有多惨烈,那人得死的跟下雨一样才能在半个时辰内战死六十万人,可想而知牛有德所部当时已经杀疯了。不用亲眼看到也能想象到牛有德所部当时的情形有多悲壮,蓝虎旗上下一个个全部都在豁出去拼命了。

    而在那种情况下,仅剩的万余残兵还敢再主动出击。硬是活生生将逃走的数十万精锐给彻底击溃,实在是…

    尤其是奏报中所说,关键时刻蓝虎旗上下全部抱着必死之志拼命,竟然集体高喊愿舍身诱敌让牛有德先走留待有用之躯为他们报仇!

    听到奏报中这句话时。在场诸人一个个无不动容!

    诸人心中感慨,是啊!若不是都抱着必死之志拼命,又岂能在百万大军的围攻下坚持那么久,坚持到胜利的到来。

    而牛有德不听劝,再次返回力挽狂澜。亦让几人心中唏嘘不已,此战真可谓是上下一心、将士用命!

    星辰殿内,一个个静立原地,仿佛置身于当时的战场中,难以自拔!

    武曲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脸上神色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既有震撼和感慨,也有羞愧!

    想不羞愧都难,他是知道的,酉丁域的所有干将几乎都是他右督卫出去的。率领着百万精锐能把仗给打成这样,还能被万余残兵给追得几十万精锐落荒而逃,真是把他老脸都给丢尽了!

    身为统帅大军出身的人,自然是一听就知道此败的关键起始点在哪。

    他记住了那个叫‘颜春’的名字,若还活着,他非得将此人给活撕了不可,尽然酿成如此惨败来成全别人的威名!

    良久之后,青主幽幽吐出一口气来,微微眯眼道:“五万人,半支虎旗都不到。竟能击败百万精锐,近卫军还未有过如此先例,真乃虎将也!大将之才啊!”

    司马问天下意识和上官青交换了个眼色,大家自然明白青主夸的是谁。

    然而谁知青主随后又补了句。“想不到这牛有德在荒古死地关了一千年,黑龙司的人马一上手就能如臂使指,没想到他对黑龙司经营颇深,这么一支战气如虹的虎狼之师经此血战洗礼,都成了骄兵悍将,将来若是换帅。除了牛有德怕是不会服别人,这毛病要不得。破军,回头将这支人马打散了吧,右督卫也可以接收一半。”

    这就直接给定性成骄兵悍将了?司马问天再次和上官青暗暗相视一眼,都明白青主更深层的意思,心中唏嘘,没想到刚打下如此显赫战绩的人马立刻就要被解散,可实在是这支人马战绩太显赫了,虽然这支人马目前成员的个人实力都不怎么样,可总有提高的时候,一旦在牛有德的手下一步步成长起来,这批人掌握了更大的兵权,就凭这些人能喊出为牛有德舍身而死的话来,聚集在一起会不会出现什么不可测的后果?这才是令陛下要解散这批人的重要原因。

    其实谁都明白,对陛下来说,这支人马的战力远不如陛下的江山稳固重要。

    当然,两人对此也不反对,因为只有维护住了青主的利益也就等于维护住了他们的利益。

    而两人也从青主话里听出了另一重意思,解散那支人马就说明牛有德不用死了!

    “是!”武曲拱手领命,表示愿意接收一半的人马。

    “陛下…”破军明显还有话说。

    “嗯?”可青主一声质疑,目光骤然森冷看来,与之目光碰撞在一起的破军嘴唇绷了绷,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艰难拱手道:“是!”

    他还想借此打造出一支精锐大军来,可他同样也明白青主的意思,有些事情他会跟青主死扛到底,而有些事情则不会违逆,只要是对青主掌控天下有利的,只是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免不了在心中一声叹息。

    青主又回头看向高冠:“这次的事情严查,若真的证据确凿查出了牛有德的不轨,依律惩处!”

    “是!”高冠应下。

    “上朝吧!”青主扔下话大步而去,诸人跟随在他身后。

    上朝的时间已经过了,数百朝臣已经进入了乾坤殿内。

    这些人中有一些是掌控天庭各部实权的,包括近卫军左右督卫掌控各卫的大都督,而更多的是级别和职位到了的闲职人员,包括夏侯拓。不过夏侯拓是这些人中最显眼的,就他一个人有座位,老神在在扶杖坐那眯着眼,虽然位置摆在前面靠角落的地方,然荣宠地位可见一斑,谁叫人家的孙女是天后,名义上是和天帝平起平坐的结发夫妻。

    朝时已过,还不见青主露面,诸人静候等待,最前面的几位天王偶尔偏头相视一眼,心里都明白,青主上朝推迟了,怕是已经知道了那件事。

    直到破军、武曲和司马问天、高冠露面,众人便知道青主要出来了。

    乾坤宝座高高在上,破军和武曲的站位在宝座下的左右两侧,而司马问天和高冠的站位则在更下的几级台阶,四人都是半朝宝座半朝殿内大臣呈外‘八’字侧站,上偏头可看到宝座上的人,下偏头可看到殿内大臣。

    近卫军的二十位大都督则分成四批,站在了大殿的四角,目光不时扫过殿内众人,不像是参与议事的人,倒像是监视着殿内大臣一举一动的感觉。

    很快,青主在上官青的陪同下从后殿走了出来,走到乾坤宝座一侧上官青就自动站停了,青主站在宝座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审视着殿内众人,气势逼人。

    殿内大臣突然整齐行礼,齐声道:“参见陛下!”

    “平身!”青主砸下话,也坐下了。

    一旁的上官青朗声道:“有事奏议,无事退朝!”

    下面静默了一阵,突然一闲职大臣站了出来问道:“陛下,臣听闻近卫军在酉丁域和地方人马发生了冲突,不知是真是假?”

    “哼!”青主冷哼一声,回荡殿内,“朕也听说了,之所以迟到,就是因为这事。刚发生的事情,朕都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你消息倒是灵通,下次有事朕倒是要向你请教。”

    毫不留情地直接刺了一句,令那人抬头直视的目光微微垂下,“臣不敢!”

    慢慢坐下的夏侯拓闭目养神的样子,站在最前面的四大天王也是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谁都知道这冒出来的家伙就是四位当中某位的人,没这四位的授意,不可能会站出来出这个头。

    大殿内稍微静了一下,闭目养神的夏侯拓突然睁眼朝人群中瞟了一眼,接受到他目光示意的某位闲职大臣也立刻站了出来,大声道:“陛下,臣弹劾轩辕侯轩辕卓!”

    “哦!”青主扫了眼静立无动于衷的轩辕卓,问:“所为何事?”

    那人怒声道:“酉丁域的事情臣也听说了,据臣所知此事是因为轩辕侯部下酉丁域都统褚子山欲强娶御园总镇牛有德的女人而引起,为了个女人竟然引得近卫军和地方人马血战,连这样的人也敢用,可见轩辕侯根本不适合此侯位,臣请罢免轩辕卓侯位。”

    青主目光又落在了轩辕卓的身上,“轩辕卓,是这样吗?”

    轩辕卓出列:“臣不知情。”毫不客气,直接将自己给撇了个一干二净。

    那闲职大臣立刻指责道:“你下面发生的事情,你会不知情?难道这么大的事情也无人向你通报?若真是如此的话,可见你这侯爷是做的多不用心,还是换个有能力的人来做吧。”

    轩辕卓道:“我所谓的不知情是指消息混乱,因为事情才刚发生,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不会把混乱不清的事情拿到朝堂上信口开河,朝会之后我会立刻详查,查明之后自会详报。”(~^~)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恶有恶报    不只左少卿被遣返回国是秘密的,猎犬小组回国也是秘密的。 [800]专案组组长刘丙强乘坐专机,专门飞了一趟岛国,将他们接了回来,同时拿到了向少杰在岛国参与毒品买卖活动,并且在华国组织振邦保安公司的大量罪证!

    左少卿回国后,也没有耍什么花招,而是遵守了当初和赵长枪的约定,将他知道的关于向少杰的很多事情都汇报了出来。

    有了左少卿这个人证,再加上大量的物证,专案组立刻开始部署抓捕左少卿!

    在猎犬小组前往岛国的这段时间里,专案组一直非常的低调,直接对望城山的案子进行了低调的冷处理,就连早已经被抓起来的向长明和田宏健等人都没有被再次提审。

    所有这一切都让向少杰彻底的放松了警惕,他还以为专案组是摄于京城向家的势力,不敢在往深里追究了,每天该吃的吃,该玩的玩,当然,毒品这东西,这家伙暂时是绝对不敢碰了。

    所以,在某一天夜里,当刘丙强亲自带着专案组的干警们,将向少杰从被窝里抓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还一个劲的发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抓起来。

    这家伙甚至向亲自带队的刘丙强狂妄叫嚣:“刘丙强!你放开我!我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抓我?我要去起诉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让你扒了这身皮回家?”

    刘丙强一拳掏在向少杰的胸口,差点将向少杰的肋骨砸断,口中还恨恨的说道:“向少杰,你给老子闭嘴!不要以为天下没人能动的了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如果这辈子你还能从牢里出来,我就喊你三声爷爷!”

    刘丙强说着话,还不忘在向少杰的胸膛上又打了几拳。这些日子他一直憋着一股劲,想暴揍向少杰一顿呢。今天终于逮着机会了,岂能轻易的放过?

    如果不是为了抓捕向少杰,专案组根本不用派出猎犬小组,冒险前往岛国抓捕左少卿,从而死了两名优秀的人民警察!

    刘丙强几记老拳下去,向少杰马上老实了,乖乖的被带上手铐带走了。

    向少杰被抓后,他的叔叔向奎阳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向奎阳顿时大吃一惊!这些日子专案组如此低调,虽然麻痹了向少杰,但是却没有麻痹始终关注着这件事的向奎阳。

    向奎阳知道,这件案子如此之大,警方肯定不会轻易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结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专案组之所以这些天销声匿迹,没有什么行动,肯定是在暗中搜集情报,酝酿什么大动作!

    不过向奎阳虽然料到了专案组会有大动作,但是由于专案组派出猎犬小组的事情,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所以向奎阳根本不知道专案组接下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向奎阳得知向少杰被抓后,并没有马上开始托关系走门子,给向少杰讲情,而是立刻启动了所有他能利用到的各种关系,打听专案组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老家伙心中很清楚,专案组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将向少杰抓起来,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一些对向少杰不利的证据,他就是要打听清楚,专案组掌握的到底是什么证据!

    只有向奎阳知道了专案组手中掌握的是什么证据,他才能审时度势做出部署。如果盲目出手,不但救不出向少杰,而且很可能会让整个向家都陷入被动的局面。

    在向奎阳的努力下,他很快知道了猎犬小组前往岛国抓捕左少卿的事情!向奎阳的心中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没想到专案组竟然有如此魄力!在打不开国内局面,无法找到向少杰的犯罪证据时,他们竟然能将视线转移到了国外,并且派出猎犬小组,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把向少杰的上家左少卿抓了起来!

    得知这些消息后,向奎阳马上明白,向少杰完了!彻底的完了!有左少卿这个铁证在,谁也无法为向少杰翻案!别说他向奎阳,就是向家老爷子亲自出手也救不了向少杰这个混蛋了!

    何况耿直的老爷子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绝对不会为向少杰说半句好话!更不会去干涉执法机关对孙子的判罚!

    想明白事情的利弊得失之后,向奎阳不但没有出手搭救向少杰,反而在一些非正式场合公开表态,如果向少杰的罪行却是属实,向家支持执法机关对向少杰进行从严从重处罚!

    向奎阳的这个表态,不但大大减轻了专案组的办案压力,而且也等于宣判了向少杰的死刑!一些本来想暗中为向家出出力,巴结一下向家的人也偃旗息鼓了。连向奎阳都放弃向少杰了,可见向少杰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他们如果再出手,不是自找难看吗?

    在这种大背景下,专案组很快将望城山涉毒案调查的清清楚楚,将案子做成了铁案,然后移交给了检察机关,检查机关经过严密的审查之后,又将案子移交给了法院。等待这批超级大毒枭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

    赵长枪得到刘丙强的消息后,立刻亲自去了一趟燕京。他要去看望一下归来的陆晓红。虽然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毕竟还是朋友,于情于理赵长枪都应该去看看这位昔日的红颜知己。

    除此之外,赵长枪的此次燕京之行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给左少卿说情。

    当初,赵长枪可是曾经向左少卿做出过承诺,只要左少卿能指认向少杰,让向少杰彻底伏法,他就会尽自己所能的保住左少卿的命。

    赵长枪在燕京政法系统能利用到的资源并不多,也就是刘丙强,吴天峰还有市长厉豪情等人。

    赵长枪知道,这种事情他找刘丙强根本没用,刘丙强毕竟只是专案组的组长,市局的副局长,他根本没有能力左右法院对左少卿的判罚。

    所以他找的第一个人就是市局长吴天峰。

    当燕京市局长吴天峰得知赵长枪竟然要给左少卿求情后,瞪大眼睛看着赵长枪,好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半天,然后才说道:“赵长枪,我没听错吧?你竟然要为左少卿求情!难道你不知道左少卿犯的是什么罪?”

    “我知道左少卿犯的是什么罪。可是我当初曾经答应过左少卿,只要他能指认向少杰,就保住他一条命的。就算给他个无期,让他将牢底坐穿,也算是我履行了诺言嘛!”赵长枪说道。

    吴天峰的眼珠子瞪得更圆了。他瞪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你竟然会和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讲信用?我认为你的立场有严重的问题。犯了罪就要受到惩罚,无论谁都不例外!”

    “可是左少卿现在毕竟已经作为证人指认了向少杰,并且为警方提供了大量的证据!如果没有他,恐怕向少杰到现在还逍遥法外吧?他应该算是污点证人,为什么不能留他一条生路?我们的政策不是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怎么,这是骗人的?”赵长枪严肃的说道。

    吴天峰这回没有再瞪大眼珠子看着赵长枪,而是使劲的摇摇头说道:“赵长枪同志,我们的政策当然不是骗人的,可是也得分什么罪过去吧?左少卿从杜平县开始就贩卖毒品,到了宁海市更是成了国内的头号大毒枭,而且还组织暴力团伙,制造多起人命案件!这些罪过岂能仅仅因为他指认了向少杰,就可以免除他的死刑?”

    赵长枪还想在说什么,却见吴天峰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赵长枪,我不和你争论这个了。毕竟我知道,抓捕左少卿你立了大功,如果没有你,专案组不可能会抓住左少卿,也不可能会顺利将向少杰抓捕。反正我是不会跑到法院去给左少卿求情的,我劝你最好也别去,不然别人说不定会将你当成左少卿的同谋。走吧,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赵长枪哪有心情和吴天峰吃饭,他直接又给燕京市长厉豪情打了电话,想让厉豪情干预一下此事。

    电话那头的厉豪情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小赵啊,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是什么,你是觉得既然已经和左少卿达成了协议,现在左少卿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也应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是不是?你这种想法是没错,可是我得提醒你一下,你和左少卿不一样,你是官,他是匪,官场和江湖不一样!你是聪明人,多了我也不说了,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关注此事的,但是我的确不能给你一个承诺。”

    “厉市长,我怕如果左少卿真的被判了死刑,到时候,会出事情。”赵长枪有些忧虑的说道。他对左少卿实在太了解了。这个家伙实在太狡猾了,谁知道当他得知自己竟然会被判死刑之后,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呵呵,小赵,你想太多了。事已至此,左少卿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厉豪情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看到自己无法说动厉豪情,只好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本来还想给钱老爷子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钱老爷子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是军方的,管不到这边的事情。何况这种事情,就算老爷子也不一定会给自己帮忙。

    “左少卿,看来你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也算已经履行了我当初的诺言,已经尽力了。”赵长枪心中默默的想道。他能做的也的确只有这些了。

    让赵长枪和厉豪情、吴天峰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左少卿被判刑后的第二天,左少卿就出事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