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只左少卿被遣返回国是秘密的,猎犬小组回国也是秘密的。 [800]专案组组长刘丙强乘坐专机,专门飞了一趟岛国,将他们接了回来,同时拿到了向少杰在岛国参与毒品买卖活动,并且在华国组织振邦保安公司的大量罪证!

    左少卿回国后,也没有耍什么花招,而是遵守了当初和赵长枪的约定,将他知道的关于向少杰的很多事情都汇报了出来。

    有了左少卿这个人证,再加上大量的物证,专案组立刻开始部署抓捕左少卿!

    在猎犬小组前往岛国的这段时间里,专案组一直非常的低调,直接对望城山的案子进行了低调的冷处理,就连早已经被抓起来的向长明和田宏健等人都没有被再次提审。

    所有这一切都让向少杰彻底的放松了警惕,他还以为专案组是摄于京城向家的势力,不敢在往深里追究了,每天该吃的吃,该玩的玩,当然,毒品这东西,这家伙暂时是绝对不敢碰了。

    所以,在某一天夜里,当刘丙强亲自带着专案组的干警们,将向少杰从被窝里抓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还一个劲的发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抓起来。

    这家伙甚至向亲自带队的刘丙强狂妄叫嚣:“刘丙强!你放开我!我犯了什么罪?你凭什么抓我?我要去起诉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让你扒了这身皮回家?”

    刘丙强一拳掏在向少杰的胸口,差点将向少杰的肋骨砸断,口中还恨恨的说道:“向少杰,你给老子闭嘴!不要以为天下没人能动的了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如果这辈子你还能从牢里出来,我就喊你三声爷爷!”

    刘丙强说着话,还不忘在向少杰的胸膛上又打了几拳。这些日子他一直憋着一股劲,想暴揍向少杰一顿呢。今天终于逮着机会了,岂能轻易的放过?

    如果不是为了抓捕向少杰,专案组根本不用派出猎犬小组,冒险前往岛国抓捕左少卿,从而死了两名优秀的人民警察!

    刘丙强几记老拳下去,向少杰马上老实了,乖乖的被带上手铐带走了。

    向少杰被抓后,他的叔叔向奎阳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向奎阳顿时大吃一惊!这些日子专案组如此低调,虽然麻痹了向少杰,但是却没有麻痹始终关注着这件事的向奎阳。

    向奎阳知道,这件案子如此之大,警方肯定不会轻易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结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专案组之所以这些天销声匿迹,没有什么行动,肯定是在暗中搜集情报,酝酿什么大动作!

    不过向奎阳虽然料到了专案组会有大动作,但是由于专案组派出猎犬小组的事情,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所以向奎阳根本不知道专案组接下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当向奎阳得知向少杰被抓后,并没有马上开始托关系走门子,给向少杰讲情,而是立刻启动了所有他能利用到的各种关系,打听专案组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老家伙心中很清楚,专案组既然敢明目张胆的将向少杰抓起来,很可能已经得到了一些对向少杰不利的证据,他就是要打听清楚,专案组掌握的到底是什么证据!

    只有向奎阳知道了专案组手中掌握的是什么证据,他才能审时度势做出部署。如果盲目出手,不但救不出向少杰,而且很可能会让整个向家都陷入被动的局面。

    在向奎阳的努力下,他很快知道了猎犬小组前往岛国抓捕左少卿的事情!向奎阳的心中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没想到专案组竟然有如此魄力!在打不开国内局面,无法找到向少杰的犯罪证据时,他们竟然能将视线转移到了国外,并且派出猎犬小组,不惜冒着巨大的风险,远涉重洋跑到岛国,把向少杰的上家左少卿抓了起来!

    得知这些消息后,向奎阳马上明白,向少杰完了!彻底的完了!有左少卿这个铁证在,谁也无法为向少杰翻案!别说他向奎阳,就是向家老爷子亲自出手也救不了向少杰这个混蛋了!

    何况耿直的老爷子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绝对不会为向少杰说半句好话!更不会去干涉执法机关对孙子的判罚!

    想明白事情的利弊得失之后,向奎阳不但没有出手搭救向少杰,反而在一些非正式场合公开表态,如果向少杰的罪行却是属实,向家支持执法机关对向少杰进行从严从重处罚!

    向奎阳的这个表态,不但大大减轻了专案组的办案压力,而且也等于宣判了向少杰的死刑!一些本来想暗中为向家出出力,巴结一下向家的人也偃旗息鼓了。连向奎阳都放弃向少杰了,可见向少杰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他们如果再出手,不是自找难看吗?

    在这种大背景下,专案组很快将望城山涉毒案调查的清清楚楚,将案子做成了铁案,然后移交给了检察机关,检查机关经过严密的审查之后,又将案子移交给了法院。等待这批超级大毒枭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

    赵长枪得到刘丙强的消息后,立刻亲自去了一趟燕京。他要去看望一下归来的陆晓红。虽然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毕竟还是朋友,于情于理赵长枪都应该去看看这位昔日的红颜知己。

    除此之外,赵长枪的此次燕京之行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给左少卿说情。

    当初,赵长枪可是曾经向左少卿做出过承诺,只要左少卿能指认向少杰,让向少杰彻底伏法,他就会尽自己所能的保住左少卿的命。

    赵长枪在燕京政法系统能利用到的资源并不多,也就是刘丙强,吴天峰还有市长厉豪情等人。

    赵长枪知道,这种事情他找刘丙强根本没用,刘丙强毕竟只是专案组的组长,市局的副局长,他根本没有能力左右法院对左少卿的判罚。

    所以他找的第一个人就是市局长吴天峰。

    当燕京市局长吴天峰得知赵长枪竟然要给左少卿求情后,瞪大眼睛看着赵长枪,好像看怪物一样看了半天,然后才说道:“赵长枪,我没听错吧?你竟然要为左少卿求情!难道你不知道左少卿犯的是什么罪?”

    “我知道左少卿犯的是什么罪。可是我当初曾经答应过左少卿,只要他能指认向少杰,就保住他一条命的。就算给他个无期,让他将牢底坐穿,也算是我履行了诺言嘛!”赵长枪说道。

    吴天峰的眼珠子瞪得更圆了。他瞪着赵长枪说道:“赵长枪,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你竟然会和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讲信用?我认为你的立场有严重的问题。犯了罪就要受到惩罚,无论谁都不例外!”

    “可是左少卿现在毕竟已经作为证人指认了向少杰,并且为警方提供了大量的证据!如果没有他,恐怕向少杰到现在还逍遥法外吧?他应该算是污点证人,为什么不能留他一条生路?我们的政策不是一向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怎么,这是骗人的?”赵长枪严肃的说道。

    吴天峰这回没有再瞪大眼珠子看着赵长枪,而是使劲的摇摇头说道:“赵长枪同志,我们的政策当然不是骗人的,可是也得分什么罪过去吧?左少卿从杜平县开始就贩卖毒品,到了宁海市更是成了国内的头号大毒枭,而且还组织暴力团伙,制造多起人命案件!这些罪过岂能仅仅因为他指认了向少杰,就可以免除他的死刑?”

    赵长枪还想在说什么,却见吴天峰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赵长枪,我不和你争论这个了。毕竟我知道,抓捕左少卿你立了大功,如果没有你,专案组不可能会抓住左少卿,也不可能会顺利将向少杰抓捕。反正我是不会跑到法院去给左少卿求情的,我劝你最好也别去,不然别人说不定会将你当成左少卿的同谋。走吧,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赵长枪哪有心情和吴天峰吃饭,他直接又给燕京市长厉豪情打了电话,想让厉豪情干预一下此事。

    电话那头的厉豪情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小赵啊,我知道你此刻的心情是什么,你是觉得既然已经和左少卿达成了协议,现在左少卿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也应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是不是?你这种想法是没错,可是我得提醒你一下,你和左少卿不一样,你是官,他是匪,官场和江湖不一样!你是聪明人,多了我也不说了,我只能告诉你,我会关注此事的,但是我的确不能给你一个承诺。”

    “厉市长,我怕如果左少卿真的被判了死刑,到时候,会出事情。”赵长枪有些忧虑的说道。他对左少卿实在太了解了。这个家伙实在太狡猾了,谁知道当他得知自己竟然会被判死刑之后,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呵呵,小赵,你想太多了。事已至此,左少卿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厉豪情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看到自己无法说动厉豪情,只好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本来还想给钱老爷子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钱老爷子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是军方的,管不到这边的事情。何况这种事情,就算老爷子也不一定会给自己帮忙。

    “左少卿,看来你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也算已经履行了我当初的诺言,已经尽力了。”赵长枪心中默默的想道。他能做的也的确只有这些了。

    让赵长枪和厉豪情、吴天峰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左少卿被判刑后的第二天,左少卿就出事了!

第1378章    神火结界之外。

    无数圣人、圣尊、神人埋伏了整整二十年。

    可是二十年以来,神火结界没有任何异动。

    这也让不少圣人、圣尊、神人都心浮气躁了。

    “怎么回事,那人类进去都二十年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该死,难道这家伙一万年不出来,我们就在这里傻等一万年?一亿年不出来,我们就死守一亿年?”

    ……

    不少人都是目光晦涩,心时极度不满。

    在场的每一个人,至少都是圣人,不论是在外界还是在这放逐之地,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就这么傻等了吕重二十年,这让他们也觉得对于灭杀吕重,大家实在是太高规格了。

    就算吕重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之身,可他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呢。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全部出动,这也太看得起对方了。

    “本圣尚有要事,我先回去处理一下。一旦那人类出现,我必定第一时间赶来……”一个六阶圣人稍稍交待了一下,便果断离开。

    有人带头,顿时更多的人消失。

    大约三十分钟之后,也只有心境极稳的一些强者守在四周了。

    时间悄然流走!

    三天之后,神火结界之上陡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能量漩涡。

    顿时,好几个神级的强者双眼一亮,强大的神识。开始隐晦地探索过来,却不敢接近[神火结界]一千米以内。

    “来了!”玄离魔神心中暗叫一声,双眼中也闪过一抹喜色。

    噬血花神。玉手也是紧了紧。目光流水横空,越见风情。但是,她元神的能量已是完全调动起来。相信只要吕重一出现,她就能给予吕重雷霆一击。

    “咻……”

    一道漆光从那诡异的能量漩涡中激射而出。

    “这是?”噬血花神抬起了头。

    玄离魔神双眼一亮,心念一动,凭空闪过亿万里长空,伸手挥地抓向这道漆光。

    “是剐龙刀!玄离。你这混蛋——”一声暴喝产生,却见另一位神将几乎是后发先至。从另一方抓向这道漆光!

    现在,抢道器最重要。至于吕重,那只是顺手罢了!

    毕竟,就算吕重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之身。可他还是没有成长起来。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他们要灭了吕重,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

    “嘎嘎,想我虽境界跌落,可你们要抢到手也不可能!”

    剐龙刀器灵怪笑起来,一个雷霆加速,强行从玄离、邪海两大神将之间穿过。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更远的天空激射。

    “你跑不掉——”玄离猛地一挥手。一个遮天巨手横跨亿万公里,再次抓向剐龙刀。

    “再闪——”剐龙刀难得地没有暴怒,再次闪躲。不过。这一次,他却主动往一位圣尊闪去。

    “千网影索,捕——”

    这位圣尊顿时狂喜,大喝一声,一张巨网分光掠影一般扩展开来。

    “哈哈,有意思。区区一个圣尊也敢向我出手了?贪婪果然是原罪——”剐龙刀器灵大声笑了起来。

    突然,它凭空消失。让那巨网一下子捕了个空。

    “咦?怎么可能?”那圣尊震惊地四下探察,却根本就没有发现剐龙刀的踪影。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陡然出现在这圣尊的身后,闪电般轰入这位圣尊的眉心。

    “噗……”

    鲜血狂喷,意识海爆炸,甚至其元神都在第一时间被攻击而晕厥过去。

    诡异的是,这圣尊的元神,第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玄离、噬血、邪海,你们等着,我的主人会找上你们的。哈哈,到时候,你们一定会后悔。哈哈……”剐龙刀狂声大笑。

    二十年的时间,剐龙刀已对新主人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

    有[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等道器,再加上它这把杀伐性的道器,吕重本身就无法只被看成是一个准圣。

    剐龙刀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新主人还在中位准圣境界时,就通过几大道器的相助,阴死了三位圣尊呢。

    如今,连放逐空间也被他初步掌控。也就是说,这个放逐空间,也成了新主人的空间。

    有鸿蒙龙珠、放逐空间、[大寂灭珠]三种道器空间组合在一起。

    别说是神将了,就算是神君,都无法在第一时间破开这三道器组合成的空间。

    既然无法破开这方空间,那么,一旦等新主人吕重强大起来,那么,这里的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都有可能成为吕重席下虫族大军的虫粮!

    想到这里,剐龙刀就是一脸阴笑。

    越是了解吕重,它就越能明白吕重的恐怖天资。它也相信吕重能在极短的时间把修为提升上来。

    现在,吕重灭不了神人,不代表着吕重之后灭不了神人。

    “你的主人?剐龙刀,你说的是那个还不到圣人境的人类?”玄离一脸不屑,“放心,等我收了你,到时会让你看看你的新主人在我的手里是多么地不可一击……”

    “白痴!”剐龙刀的器灵嘲讽了玄离魔神一声,“算了,我懒得与你计较。到时,你总会明白,你是多么的无知。哈哈,我先闪了。有本事你跟在我的后面吃灰吧……”

    嗡!

    刀身轻颤,只一瞬间,剐龙刀已凭空消失。

    “调虎离山么?想为那个人类争取一份逃生的机会?没想到你剐龙刀也混得这么窝囊了!”玄离魔神不屑地摇了摇头,“就算我不动手,也有人会灭了你的新主的,所以,我就跟着你了……”

    话音一落,玄离魔神也是急速向剐龙刀消失的方向赶去。

    ……

    吕重已初步掌控了[放逐空间]的执罚神碑。

    自然,他已经能通过[执罚神碑],传送到放逐空间之内的大部分地方。

    之前,故意让剐龙刀从神火结界中冲出,也并不是调虎离山。而是为了分散人心。

    只要这些家伙人心一乱,吕重就可于其中浑水摸鱼。

    如今,吕重自然没有呆在神火结界之内。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吕重早已闪出。甚至也开始反击了。

    ……

    “嗷呜——”

    一声痛苦的兽吼响起,穿金裂石,吼爆方圆几千公里空气!

    神火结界之外三十亿公里处,一头实力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强大妖圣,突然被一个诡异的冰棺从云层砸落。

    在极速下降的过程中,它全身已完全被恐怖的玄圣寒气冰封。

    “轰……”

    超卓的重力加速度,配合无与伦比的动能、势能的冲击,这妖圣直接被轰入大地。

    一时间,大地震动,冰屑四散飞溅。

    这堂堂六阶妖圣,居然全身化冰,砸成了粉碎。

    “咦,是谁?”

    附近一头全身金毛的大鹏,被吓了一大跳,目光看向已粉冻粉碎的六阶妖圣,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震落灵魂的寒意。

    一头六阶妖圣被人雷霆间袭杀!

    这样的情况岂能让他不惧怕。

    要知道这头大鹏也不过是六阶巅峰的圣人。(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