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神火结界之外。

    无数圣人、圣尊、神人埋伏了整整二十年。

    可是二十年以来,神火结界没有任何异动。

    这也让不少圣人、圣尊、神人都心浮气躁了。

    “怎么回事,那人类进去都二十年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该死,难道这家伙一万年不出来,我们就在这里傻等一万年?一亿年不出来,我们就死守一亿年?”

    ……

    不少人都是目光晦涩,心时极度不满。

    在场的每一个人,至少都是圣人,不论是在外界还是在这放逐之地,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就这么傻等了吕重二十年,这让他们也觉得对于灭杀吕重,大家实在是太高规格了。

    就算吕重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之身,可他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呢。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全部出动,这也太看得起对方了。

    “本圣尚有要事,我先回去处理一下。一旦那人类出现,我必定第一时间赶来……”一个六阶圣人稍稍交待了一下,便果断离开。

    有人带头,顿时更多的人消失。

    大约三十分钟之后,也只有心境极稳的一些强者守在四周了。

    时间悄然流走!

    三天之后,神火结界之上陡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能量漩涡。

    顿时,好几个神级的强者双眼一亮,强大的神识。开始隐晦地探索过来,却不敢接近[神火结界]一千米以内。

    “来了!”玄离魔神心中暗叫一声,双眼中也闪过一抹喜色。

    噬血花神。玉手也是紧了紧。目光流水横空,越见风情。但是,她元神的能量已是完全调动起来。相信只要吕重一出现,她就能给予吕重雷霆一击。

    “咻……”

    一道漆光从那诡异的能量漩涡中激射而出。

    “这是?”噬血花神抬起了头。

    玄离魔神双眼一亮,心念一动,凭空闪过亿万里长空,伸手挥地抓向这道漆光。

    “是剐龙刀!玄离。你这混蛋——”一声暴喝产生,却见另一位神将几乎是后发先至。从另一方抓向这道漆光!

    现在,抢道器最重要。至于吕重,那只是顺手罢了!

    毕竟,就算吕重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之身。可他还是没有成长起来。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他们要灭了吕重,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

    “嘎嘎,想我虽境界跌落,可你们要抢到手也不可能!”

    剐龙刀器灵怪笑起来,一个雷霆加速,强行从玄离、邪海两大神将之间穿过。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更远的天空激射。

    “你跑不掉——”玄离猛地一挥手。一个遮天巨手横跨亿万公里,再次抓向剐龙刀。

    “再闪——”剐龙刀难得地没有暴怒,再次闪躲。不过。这一次,他却主动往一位圣尊闪去。

    “千网影索,捕——”

    这位圣尊顿时狂喜,大喝一声,一张巨网分光掠影一般扩展开来。

    “哈哈,有意思。区区一个圣尊也敢向我出手了?贪婪果然是原罪——”剐龙刀器灵大声笑了起来。

    突然,它凭空消失。让那巨网一下子捕了个空。

    “咦?怎么可能?”那圣尊震惊地四下探察,却根本就没有发现剐龙刀的踪影。

    就在这时候,剐龙刀陡然出现在这圣尊的身后,闪电般轰入这位圣尊的眉心。

    “噗……”

    鲜血狂喷,意识海爆炸,甚至其元神都在第一时间被攻击而晕厥过去。

    诡异的是,这圣尊的元神,第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哈哈,玄离、噬血、邪海,你们等着,我的主人会找上你们的。哈哈,到时候,你们一定会后悔。哈哈……”剐龙刀狂声大笑。

    二十年的时间,剐龙刀已对新主人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

    有[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等道器,再加上它这把杀伐性的道器,吕重本身就无法只被看成是一个准圣。

    剐龙刀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新主人还在中位准圣境界时,就通过几大道器的相助,阴死了三位圣尊呢。

    如今,连放逐空间也被他初步掌控。也就是说,这个放逐空间,也成了新主人的空间。

    有鸿蒙龙珠、放逐空间、[大寂灭珠]三种道器空间组合在一起。

    别说是神将了,就算是神君,都无法在第一时间破开这三道器组合成的空间。

    既然无法破开这方空间,那么,一旦等新主人吕重强大起来,那么,这里的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都有可能成为吕重席下虫族大军的虫粮!

    想到这里,剐龙刀就是一脸阴笑。

    越是了解吕重,它就越能明白吕重的恐怖天资。它也相信吕重能在极短的时间把修为提升上来。

    现在,吕重灭不了神人,不代表着吕重之后灭不了神人。

    “你的主人?剐龙刀,你说的是那个还不到圣人境的人类?”玄离一脸不屑,“放心,等我收了你,到时会让你看看你的新主人在我的手里是多么地不可一击……”

    “白痴!”剐龙刀的器灵嘲讽了玄离魔神一声,“算了,我懒得与你计较。到时,你总会明白,你是多么的无知。哈哈,我先闪了。有本事你跟在我的后面吃灰吧……”

    嗡!

    刀身轻颤,只一瞬间,剐龙刀已凭空消失。

    “调虎离山么?想为那个人类争取一份逃生的机会?没想到你剐龙刀也混得这么窝囊了!”玄离魔神不屑地摇了摇头,“就算我不动手,也有人会灭了你的新主的,所以,我就跟着你了……”

    话音一落,玄离魔神也是急速向剐龙刀消失的方向赶去。

    ……

    吕重已初步掌控了[放逐空间]的执罚神碑。

    自然,他已经能通过[执罚神碑],传送到放逐空间之内的大部分地方。

    之前,故意让剐龙刀从神火结界中冲出,也并不是调虎离山。而是为了分散人心。

    只要这些家伙人心一乱,吕重就可于其中浑水摸鱼。

    如今,吕重自然没有呆在神火结界之内。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吕重早已闪出。甚至也开始反击了。

    ……

    “嗷呜——”

    一声痛苦的兽吼响起,穿金裂石,吼爆方圆几千公里空气!

    神火结界之外三十亿公里处,一头实力可媲美六阶圣人的强大妖圣,突然被一个诡异的冰棺从云层砸落。

    在极速下降的过程中,它全身已完全被恐怖的玄圣寒气冰封。

    “轰……”

    超卓的重力加速度,配合无与伦比的动能、势能的冲击,这妖圣直接被轰入大地。

    一时间,大地震动,冰屑四散飞溅。

    这堂堂六阶妖圣,居然全身化冰,砸成了粉碎。

    “咦,是谁?”

    附近一头全身金毛的大鹏,被吓了一大跳,目光看向已粉冻粉碎的六阶妖圣,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震落灵魂的寒意。

    一头六阶妖圣被人雷霆间袭杀!

    这样的情况岂能让他不惧怕。

    要知道这头大鹏也不过是六阶巅峰的圣人。(未完待续)

    …

第一五三六章 忸怩的破军    右督卫指挥使武曲一个闪身,拦在了那些人前面,手一横,挡住了他们,“嗯!”恶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此举令那群人面面相觑,默默停住不动了,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

    他们也不想对破军动手,他们一半是破军的手下,一半是武曲的手下,可是天帝有令他们又不得不从,哪怕进来稍有犹豫,天帝一怒之下也会把他们给斩了。

    别看是在这无数人想看都没机会看一眼的天宫当差挺风光的,实际上伴君如伴虎,天宫内青主想杀谁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不比外臣,有许多规矩束缚青主。

    青主挥手一指,“武曲,你想造反吗?”

    “臣不敢!”武曲转过身来,拱手道:“陛下息怒!区区一个牛有德死不足惜,然他毕竟是天庭命官,若是连罪名都未定下就杀了,有损的是陛下清誉,还望陛下三思。”他没说破军的事,又把话题拐回了牛有德身上。

    监察左使司马问天也赶紧小步上前,拱手道:“右指挥使言之有理。陛下!一个牛有德早杀晚杀都不算什么,查清了罪名再杀也不迟。”

    上官青也上前拱手道:“陛下!凡事自有天庭律法可依,区区一个牛有德不值得陛下大动肝火,还是按规矩来吧。”

    规矩?他这个天宫大总管一开口,青主迅速冷静了下来,若说这天下破军是最容易惹怒他的人,那上官青就是最容易让他冷静的人,这也是上官青为什么会成为天宫大总管的重要原因之一。

    青主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跳出来阻拦,并非他不能越过规矩直接将牛有德和破军给宰了,动起手来破军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他这个天下之主若非要这么干,也没人能拦住他,事实上他盛怒之下直接越过规矩将人给杀了的事情不是没有,可他很清楚,若不是没有办法之下,这种事情不能经常干。

    原因很简单。天下的规矩就是他立起来的,立起这个规矩就是要建立天下资源的输送规则来供养他,他才是这个规矩的最大受益者,他不想别人破坏。他自己自然就要带头遵守。一旦他无视这个规矩了,那这个规矩就形同虚设,上行下效免不了,他才是这个规矩的定海神针,他如果随心所欲想杀谁就杀谁。那他和妖僧南波就没什么区别。

    长久下去,天下人都会惴惴不安,就像当年都怕妖僧南波一样,所有人为了保命都想妖僧南波死,最后连妖僧南波的弟子都想将妖僧南波置于死地。一旦天下人都想他青主早点死,那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一个人的实力再强也挡不住全天下所有人的明枪暗箭,各种阴谋诡计总有弄死他的时候,妖僧南波就是前车之鉴。

    说白了,他们跳出来不是为了保牛有德。而是为了保这个规矩,保这个规矩也等于就是在保他们自己,否则会担心难免迟早有一天同样的情况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事实上要杀破军也只是气话,破军脾气虽臭,可是忠心无二,这一点让他青主很放心,真要杀破军的话,理由太多了,破军自己就老是将‘欺君犯上’的罪名送上来,要杀随时可以杀。

    而换其他人执掌左督卫他还真不放心。

    其实青主心里明白。就算刚才没人阻拦,侍卫真要把破军押出去了,外面也会等到他火气消了再三确认了才会真的对破军动刑,而他最后也只会不了了之。他只是要折腾破军出这口恶气而已。

    见青主脸色渐渐缓了过来,这事不能等到青主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将话收回去,上官青赶紧朝冲进来的侍卫挥了挥手,“愣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你们发愣的地方吗?还不快退下!”

    一群红甲上将先看了看青主的反应,见青主对此没有意见,等于是默许了。这才纷纷退出了星辰殿。

    武曲等人暗暗松了口气。

    心头火降了下来的青主偏头看向对自己怒目相视的破军,憎骂一声,“老杀才!”

    破军头一歪,众人紧张,以为他又要说出什么不屑的话来顶嘴,谁知他却随手摸出了只震动的星铃,凝神倾听的样子,不知道是谁来的消息。

    不过在场诸人很快发现破军的脸色明显不对了,似乎瞬间就从刚才火冒三丈的争执中转换了出来,脸上明显浮现错愕和震惊神色。

    众人盯着他看了会儿,忽又见他摇动星铃紧急回复,不知何事如此情急。

    青主偏头斜眼看着他,知道破军手头上除了左督卫的事没有别的事,要有事也是左督卫那边出了什么急事。

    其他人也都目光变幻莫测留神注意着,心里头都在嘀咕,什么事?

    明显反复问答了好一会儿,才见破军慢慢收了星铃,愣愣看着青主,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青主等着他说,结果等来等去不见他开口,终于又忍不住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刚才还铮铮傲骨的破军,此时却像小孩子一样,忸怩着吞吞吐吐道:“酉丁域又出事了。”

    众人诧异,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破军。

    青主皱眉:“又出什么事了?”

    破军:“酉丁域纠集了百万精锐大军复仇,围攻牛有德五万人马。”

    一旁神情淡然的高冠目光骤然紧盯在破军脸上。

    青主又怒了,“一帮狗杀才,是不是都把天庭花费大量资源供养的人马当成了自己的私军,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不过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回头问武曲,“酉丁域是归你推荐的轩辕卓管辖吧?”

    武曲轻叹了声,“是!”

    青主微微捋须眯眼,眼缝里目光闪了闪,没再提轩辕卓的事,反问破军:“想必那五万人马已经全军覆没了吧?”

    破军声音不大,“没有!”

    青主“哦”了声,“还剩多少?”

    破军:“一万零几百人幸存。”

    青主微微颔首:“看来酉丁域还是手下留情了,没赶尽杀绝,只怕罪魁祸首是不会放过了,牛有德呢?”

    众人一听他这口气就明白了,显然是不打算追究轩辕卓的什么责任。不过想想也是,目前的牛有德离轩辕卓那个档次还差得远,轩辕卓干系更加重大,谁都不会为了个总镇废掉一个侯爷,更何况说不定牛有德已经没了,为个死人废掉一个侯爷就更是得不偿失,孰轻孰重不难权衡。

    破军声音依旧不大:“牛有德活得好好的。”

    青主“咦”了声,愕然道:“酉丁域的百万精锐不是去复仇吗?放过其他人还说的过去,怎会放过牛有德那个罪魁祸首?难道是让牛有德给跑了?”

    破军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硬着头皮道:“不是牛有德跑了,而是牛有德率领五万虎旗人马将酉丁域百万精锐给击溃了。”

    “……”青主怔怔看着他。

    星辰殿内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一副以为听错了的样子,愣愣看着破军。

    而天宫外,众朝臣都发现了四大天王和夏侯天翁的异常,五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站在那高深莫测的样子,也没人敢过去打扰。

    广令公是因为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地盘上,首先知道了消息。夏侯家族则是消息渠道不凡,快速知道了消息。寇凌虚、嬴九光、昊德芳则是因为察觉到了他们二人的异常,命人火速打探后知道了消息。

    一般人也许没那么大的财力和管控能力在各地都布置下眼线,但四大天王显然是有这个财力和能力的,每个星域都有他们的人是免不了的。尽管下面眼线未必就参与了酉丁域的大战,可是身在当地的线人在上线的催促下火速联系上了认识的逃兵一问情况就什么都知道了。

    更何况,现在的九环星天街都已经开始传开了。

    交战地点离九环星不算太远,加之九环星是天街所在地,来往于此的修士本来就多,交战地点打得惊天动地的,途径的人想不被惊动过去看一眼都难。这一看发现竟然有如此规模庞大的打斗,都吓了一跳,虽都怕殃及自身,发现不对都跑了,可前后目睹战时和战后情形的人还是有的,消息拼在一起大概的轮廓就出来了。

    这些人一回到天街,消息还如何能够不传开。

    于是星辰殿内的沉默被打破了,除青主、破军和武曲外,上官青、司马问天和高冠都陆续摸出了星铃,都有了消息来到。

    青主回头看向几人。

    接收完消息的上官青深深看了破军一眼,没说什么。司马问天也看了眼破军,最后拱手道:“陛下,接到线报,九环星附近的星域发生了大战,综合情况应该是不下上百万的天庭大军围攻数万近卫军,后者以少胜多,阵斩数十万天庭大军,将前者给击败,并追杀剩下的数十万天庭大军!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具体情况一时间还不清楚。”

    青主目光又落在上官青身上,上官青微微点了点头暗示了一下。

    没再看高冠,青主霍然回头看向破军,沉声道:“就牛有德手下的那五万人马怎么可能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你这老匹夫一张破嘴什么时候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了,具体是什么情况,立刻报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