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被宗伟阳的话吓一跳,虽然他知道宗伟阳是在开玩笑,但是这也说明了宗伟阳的确对顾晓梅有些魔怔了。txt全集下载

    其实老男人宗伟阳产生这种情绪一点都不奇怪!宗伟阳虽然是县委书记,在别人面前一脸威严,风光无限,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的难受谁知道。这个缺乏爱情滋润的老男人,感情一旦泛滥,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赵老弟,我来就是想问问你,顾晓梅为什么不去家乐福超市买东西了?她是不是转移阵地了?”宗伟阳说道。

    “这个事我还真不知道,这些天我一直在岛国,晓梅嫂子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真不清楚,我回去就给你问一下。”赵长枪说道。

    宗伟阳过来找赵长枪,其实不单单是因为顾晓梅的事情,还因为平川县并入天水市的事情。

    由于榆林市市委书记钱志广和市长孙国伟的努力,在加上天水市受许多条件的限制,天水市这次升级的事情又泡汤了。

    不过天水市虽然没有升级成地级市,却成了省直管市,从此以后不再受榆林市的代管。钱志广虽然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但是这是省委的决定,他也无力回天了。相比起天水市升级成地级市,这个结果还算是能让榆林市接受的。

    毕竟如果天水市真的升级成了地级市,省委肯定会将天水市周边的几个县也会划到天水市,那样榆林市才真正苦逼了。

    “赵老弟,平川县这次没有划到天水市。我们便仍然在榆林市的领导下工作,不知道上面会不会还卡我们的脖子啊?”宗伟阳忧心忡忡的说道。

    赵长枪想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天水市成为省直管市之后,榆林市的经济总收入便会出现大幅度的下滑,榆林市在临河省的地位也会大大降低。这个时候,榆林市肯定也正急着发展榆林市的经济呢。我们平川县可是全国重点扶持县,他们没有理由不优先支持我们。再说了,上次孙国伟到我们平川县的时候,可是也向我们做出了郑重承诺,会支持平川县的发展,他总不会食言吧?”

    宗伟阳苦笑了一下,说道:“谁知道呢!赵老弟,我总感到孙市长好像对平川县有成见。上次来平川县,虽然给我们道了歉,恐怕也是因为形势所逼,言不由衷啊!这回榆林市的形式已经稳定下来,恐怕孙国伟还会对我们出手啊。”

    “呵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来的就让他们来吧!只要我们行得正走的端,一心为了平川县的发展而努力,他又能将我们怎么样?”赵长枪笑着说道。

    此时的赵长枪还不知道,孙国伟不但已经开始酝酿向他出手,而且他的这次出招相当的狠辣!

    赵长枪结束和宗伟阳的谈话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是王淑芳却还没有回家,而尹大路尹大叔却在两天前已经搬离了这里,所以家里只有顾晓梅。

    因为这边的工作已经稳定下来,所以尹大路已经将老伴从赵庄搬了过来,老两口子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暂住。

    赵长枪回到家的时候,顾晓梅正在家里做饭,看到赵长枪回家后,便说道:“小枪,你回来了,你先等一会儿,淑芳还没回来,饭菜一会儿就好,等她回来我们就开饭。”

    顾晓梅以前一直称呼赵长枪为赵主任,如今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赵长枪又不止一次反对她叫他赵主任,于是她也跟着王淑芳喊赵长枪“小枪”了。

    赵长枪答应一声,到厨房给顾晓梅帮忙,对顾晓梅说道:“嫂子,你这几天是不是不去家乐福超市买东西了?”

    “对啊,我发现一家离我们更近的超市,所以,便换地方了。怎么了?有问题吗?”顾晓梅奇怪的问道。

    “更近的超市?我怎么不知道?”赵长枪问道。

    “是一家小超市,你以前可能没注意。”顾晓梅说道。

    “哦。嫂子,你以后还是到家乐福买东西吧。毕竟是大超市,质量让人放心。小超市的东西或许有过期的。”赵长枪说道。

    顾晓梅没有马上回答赵长枪,慢条斯理的切着案板上的菜,心中却不断的思索着。

    其实,顾晓梅忽然不再去家乐福买东西,根本不是因为家乐福太远,而是因为她现在已经知道,那几天自己几乎每次去超市都见到的那个,好像对自己有意思的男人竟然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

    顾晓梅在家闲的没事的时候,也经常会看一下平川县的新闻,毕竟赵长枪现在是平川县长,而王淑芳的龙辉集团也正在平川县。所以她也很关心平川县的发展动态。

    就是从这些新闻中,顾晓梅看到了县委书记宗伟阳。

    顾晓梅是个很敏感的女人,不然她也不会因为赵大同的死而患上精神分裂症。当她知道自己在家乐福遇到的那个男人是宗伟阳后,再想想赵长枪将自己带到平川县,并且经常在自己面前说宗伟阳的好,甚至还让自己给宗伟阳做早餐的事情,她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

    赵长枪这是想撮合自己和宗伟阳,而自己和宗伟阳在超市的邂逅肯定也是赵长枪安排的,不然为什么她每次去超市都能见到宗伟阳?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顾晓梅想明白这些之后,虽然感激赵长枪对她的操心,但是她却没打算接纳宗伟阳,或者说是不打算接纳任何男人。

    她仍然没有从赵大同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

    赵长枪看到顾晓梅不说话了,于是问道:“怎么了,嫂子?难道你不想去家乐福超市买东西?”

    “小枪,你想让嫂子到家乐福超市买东西,是不是因为宗伟阳宗书记?”顾晓梅停下了手中切菜的动作,看着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可没想到顾晓梅竟然已经知道,超市中的那个男人是宗伟阳,于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嫂子,你都知道了?”

    顾晓梅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和宗伟阳在超市相遇,也是你故意安排的吧?”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这个还真不是。你们在超市中的相遇,完全就是个偶然。嫂子,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敞开了和你说吧。我当初将你带到平川县,其实就是想撮合你和宗书记。不过我又怕你还想着大同哥,会直接拒绝宗伟阳,所以,我便一直没敢和你说这事,只是好像开玩笑一样和宗伟阳提过这件事。本来我想等过一段时间,你在这边稳定下来之后,再和你说一下这件事,安排你们见个面,没想到,你们竟然先在家乐福超市见面了!这也是缘分啊!”

    “可是,小枪,我现在真的还不想考虑这件事情。我心中始终放不下你大同哥。”顾晓梅静静的说道。

    “嫂子,过去的终究会成为过去,我们总应该往前看。我也和你说过,就算大同哥也不愿看到你在世间整天为他受苦,再说了,就算你不想和宗书记成为那种关系,也不用为了躲着宗伟阳而不去家乐福买东西吧?你故意的躲着宗伟阳,其实恰恰说明你的心结还没有完全放开。其实,宗伟阳这个人一辈子也够苦的,你们至少应该是能成为朋友的!如果你能有一个可以好好谈心的朋友,这对你的病情也是有好处的。”

    赵长枪说到这里便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这种事情还需要顾晓梅自己去思考。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赵长枪又让顾晓梅多做了一份早餐,他给宗伟阳捎到了宗伟阳的办公室。由于这几天赵长枪一直在岛国,所以宗伟阳自然也就吃不到顾晓梅的早餐了。

    顾晓梅最终还是听了赵长枪的话,重新选择了去家乐福超市买东西。她认为赵长枪说的对,就算自己不想接纳宗伟阳,也没有必要躲着他吧?何况精神卫生中心的医生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对她说过,她的病要想彻底的好起来,必须要将心放开,要活的超然一些,洒脱一些。

    于是,顾晓梅和宗伟阳便又能经常在超市见面了。不过现在的见面,已经和以前有了变化,现在两个人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和身份,并且都从赵长枪口中知道了对方很多事情。而且,顾晓梅还每天都给宗伟阳做早餐,他们每一次在超市一起买东西的时候,一个会常常想:“这就是那个每天都给我做早餐的女人。”

    而另一个却常常会想:“这就是那个我每天早晨都给他做早餐的男人。”

    两个人甚至会同时想象一下,彼此做早餐和吃早餐时的样子。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捅破那最后的一层窗户纸,但是就在这平凡的交往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在发生着不断的变化,顾晓梅的精神状态也变的越来越好,不再像以前一样自闭了。

    顾晓梅和宗伟阳恢复正常交往的几天后,赵长枪从燕京市刘丙强那里得到了一个秘密消息。猎犬小组终于归国了!和他们一起回来的当然还有被岛国政府秘密遣返的左少卿。

    岛国政府并没有在遣返左少卿这件事情制造什么阻力,不但如此,他们还极力配合专案组的人员,做到了遣返事宜的秘密性。毕竟岛国政府对这些毒枭也是深恶痛绝的。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三五章 奸臣    这半只虎旗的人马,无论是进入近卫军之前还是进入近卫军之后,从来没有打过敌我如此悬殊的仗,以五万人马迎战二十倍于己的敌军!以前就算有过大战,就算打得再激烈,近卫军也是碾压之势,从来没有如此死里求生过。

    也从没有打过如此惨烈的仗,横尸遍野,大地被鲜血染红了,已经翻腾过一遍的大地依然被鲜血染红了!

    一场血战半个时辰都不到啊!就成了眼前这样。

    活下来的人,身心仿佛经历了一次洗礼。

    站在心腹手下尸体前泪流满面的牧雨莲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尸体将让她名扬天下,这些尸体将给她铺出一条金光大道,而这些战死的人很快就会被人所遗忘。

    百感交集,牧雨莲泪流难止,面对眼前的一切更多的是悔恨,悔恨自己曾经的蝇营狗苟不知羞耻!

    身上相对干净的苗毅独自站在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默然。

    这一仗对这支人马来说相当惨烈,可对他个人来说,他经历过更敌我悬殊的、更惨烈的,炼狱之地单枪匹马一人面对百万大军死战,他一人就杀了数千人。

    只是这两者之间不能放来比较……

    御园,轩辕侯别院,身穿朝服的轩辕卓大步走向大门外,要去上朝。

    刚走出门口,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呼唤:“侯爷!”

    轩辕卓停步回头,见雨烈脸色相当难看地小跑而来,皱眉道:“怎么了?那边有消息了?”

    雨烈目光复杂,慢慢点了点头,艰难吐字道:“酉丁域那边失手了。”

    轩辕卓眉头皱了皱,没再多说什么。转过了身去,正要飞天而去,雨烈突然又补了一句:“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围剿那五万大军,战败!惨败!百万精锐被五万大军击溃,统计的战损达五十五万人,只有四十余万人逃走!”

    “什么?”轩辕卓失声,猛然转身看着他,瞪大了眼睛道:“你说什么?百万精锐被五万人击溃?战死五十五万?”

    雨烈艰难点头,“应该不会有错。找多人核实过了,目前被击溃的大军还没有完全收拢。”

    轩辕卓一脸杀气道:“就算那五万人中有化莲高手,就算化莲高手要宰一百万头猪也没那么容易,猪也会到处跑吧,怎么会战死五十五万人?这仗是怎么打的?难道那五万人中有不少的法力无边高手?”

    雨烈惨然道:“据报!对方没有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也没有化莲高手,只有百来名彩莲修士,余者全部是金莲修士,酉丁域聚集的精锐装备也不会差于他们。”

    “放屁!”轩辕卓怒了,爆了粗口。“那这仗是怎么打的?难道都站在那里不动任人宰割不成?”

    “那牛有德的确是一员少有的悍将……”雨烈当即将收集来的战况详细告之。

    听完后的轩辕卓面露狰狞,恨恨咬牙切齿:“颜春!汝若不死,吾必将汝千刀万剐!”

    雨烈:“侯爷。现在怎么办?”

    轩辕卓陷入了沉默,默立许久,绷着的脸也渐渐缓了下来,突然问道:“牛有德那边战损如何?”

    雨烈:“具体不太清楚,那边多人估计顶多也就剩万余人左右,战损只怕得有八成!”

    “呵呵!仅剩万余疲兵,竟然撵得几十万大军落荒而逃,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轩辕卓大笑几声。忽又仰天长叹:“好一个牛有德!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若得此虎将,足抵百万雄兵!”

    雨烈:“酉丁域那边,部分逃兵已经和后面赶来的百万援兵汇合了,我立刻通知那边合围,将那万余残兵彻底剿灭。”

    “不用了!”轩辕卓一脸疲惫地摇了摇头。

    雨烈吃惊道:“都已经这样了,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

    轩辕卓意兴阑珊道:“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吗?你当牛有德那边不会上报情况求援吗?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若一次成功也就罢了。岂能一而再再而三?你当上面猜不到这次百万之众复仇的背后是我在指使?只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大家也拿我没办法,陛下那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真查个底朝天。凡事不可太过,否则就落了下乘,我毕竟是近卫军的人,若没完没了下去。你让陛下怎么想?让指挥使大人怎么看我?让近卫军那边情何以堪?下面这边我已经给过他们交代了,是他们自己没有抓住机会!就此罢手吧。陛下、指挥使大人、近卫军那边,还有满朝大臣都会明白的,是我高抬贵手了!朝堂之上不比在近卫军的时候,过犹不及啊,适可而止反而能让陛下明白我的苦心,让陛下高看一眼,懂了吗?”

    雨烈怔怔看着他,不说懂不懂的事情,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指挥使大人为什么要力荐都统大人来坐这侯爷的位置,因为不是近卫军的每个都统都适合坐这位置……

    天宫,琼楼玉宇,巍巍乾坤殿外春满园,数百朝臣陆续抵达,寇、嬴、昊、广四大天王陆续出现,众人行礼见过。

    四大天王碰面寒暄,站在了殿外台阶下首位,互相间有一句没一句的。

    没多久,拄着杖的夏侯拓姗姗来迟,众人再次见礼,来到最前面,四大天王也一起拱手行礼:“天翁。”

    夏侯拓呵呵一笑,也加入了几人间的闲聊,见扯来扯去这几位始终不到正题,夏侯拓笑眯眯道:“广天王,听说你下面的酉丁域出了点事?”

    广令公淡然道:“好像是出了点事,目前还未查明,正让人详查,天翁消息灵通,不知可有什么指教?”

    夏侯拓瞥了眼老神在在貌似什么都不知道的另三位,呵呵笑道:“没根没据的事情,老朽也只是听说,指教不上。”

    旁人见这几位在打哑谜,他们也跟着要么装糊涂,要么是真糊涂。

    没过多久,广令公手中突然摸出一只抖动的星铃,顺手一放袖子笼住了,不一会儿神情很明显的愣怔了一下,慢慢回头,目光锁定了人群后面的轩辕侯,也仅仅是凝视了一眼,转瞬又若无其事一般。

    另三位天王的目光一动,忽见夏侯拓提溜出一只星铃笼进了袖子里,很快又见夏侯拓神情一怔,也见他慢慢回头瞅向了人群后面的轩辕侯。

    三位天王立刻也回头看向了轩辕侯,却见轩辕侯神色平静,正和同僚淡淡聊着什么,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么?一些表象瞒不过这三位,能让夏侯拓和广令公当众失态的事情肯定不会是小事,这都要上朝了,若是连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万一有什么事在朝堂上扯起来,这边对情况却是一无所知,岂不是要被闹个措手不及。

    三位天王几乎是第一时间摸出了星铃放在了宽大袖子里与自己人联系,命其速查!

    “酉丁域抢功劳?还杀人灭口?不能坐以待毙才还击?”

    星辰殿内,青主沉着一张脸,就站在破军的面前,背个手,一句一句反问,最后一字一句道:“你相信吗?”

    上官青等人缄默,若是不知道其中牵扯到了那个云知秋,只怕大家伙还真信了。

    破军干咽了咽口水,他在青主面前一向很有底气,那是敢指着青主鼻子骂的人,他还是头回被弄得如此没底气,被青主质问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实话,他也不相信,可是…他叹道:“下面就是这般如实上报的,一时间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查清,臣也只好如实转述。”

    青主怒了,指着破军鼻子破口大骂道:“老匹夫,想不到连你也在护短!朕的近卫军失控了,你还想干什么?”

    破军手一拱,也不客气,直接顶了回去:“臣并非护短,而是事情真相没有查明前不好做定论,回头若真查出是牛有德搞鬼,左督卫军法必不轻饶!”

    青主嘿嘿一声,“你还敢嘴硬!摆明了是那牛有德设下圈套让酉丁域的人去钻,当朕是傻子不成!那猴崽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猛一回头,朝高冠喝道:“高冠,立刻命监察右部将牛有德捉拿,严惩以示天下!”

    高冠拱手领命,摸出星铃就要执行,谁知破军陡然一声怒喝:“奸臣!你敢!”

    被骂‘奸臣’的高冠似乎有点被骂愣住了,手握星铃看向青主。

    青主两眼瞪的圆圆地怒视破军,咬牙切齿道:“老匹夫!你说什么?在你眼里是不是执行朕旨意的人都是奸臣?朕在你眼里是不是就是一个昏君?”

    他在别人面前都忍得住火,就是碰上破军这货不行,因为别人都把他当天下之主,只有破军在他面前想骂就骂,那是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对他这个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人来说,那股火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破军怒声回道:“事情还未查明,是非黑白也不清楚,就妄惩天庭命官,置天条律法于何地,他高冠不是奸臣是什么?”

    青主气得直哆嗦,这简直和骂自己是昏君没什么区别,因为是他下令让高冠这么干的,他陡然一声怒吼:“来人!把这老匹夫拖出去砍了!”

    哗啦!殿外立马冲进来一群红甲上将,雄赳赳大步而来。(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