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半只虎旗的人马,无论是进入近卫军之前还是进入近卫军之后,从来没有打过敌我如此悬殊的仗,以五万人马迎战二十倍于己的敌军!以前就算有过大战,就算打得再激烈,近卫军也是碾压之势,从来没有如此死里求生过。

    也从没有打过如此惨烈的仗,横尸遍野,大地被鲜血染红了,已经翻腾过一遍的大地依然被鲜血染红了!

    一场血战半个时辰都不到啊!就成了眼前这样。

    活下来的人,身心仿佛经历了一次洗礼。

    站在心腹手下尸体前泪流满面的牧雨莲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尸体将让她名扬天下,这些尸体将给她铺出一条金光大道,而这些战死的人很快就会被人所遗忘。

    百感交集,牧雨莲泪流难止,面对眼前的一切更多的是悔恨,悔恨自己曾经的蝇营狗苟不知羞耻!

    身上相对干净的苗毅独自站在远处的一块巨石之上,默然。

    这一仗对这支人马来说相当惨烈,可对他个人来说,他经历过更敌我悬殊的、更惨烈的,炼狱之地单枪匹马一人面对百万大军死战,他一人就杀了数千人。

    只是这两者之间不能放来比较……

    御园,轩辕侯别院,身穿朝服的轩辕卓大步走向大门外,要去上朝。

    刚走出门口,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呼唤:“侯爷!”

    轩辕卓停步回头,见雨烈脸色相当难看地小跑而来,皱眉道:“怎么了?那边有消息了?”

    雨烈目光复杂,慢慢点了点头,艰难吐字道:“酉丁域那边失手了。”

    轩辕卓眉头皱了皱,没再多说什么。转过了身去,正要飞天而去,雨烈突然又补了一句:“酉丁域百万精锐大军围剿那五万大军,战败!惨败!百万精锐被五万大军击溃,统计的战损达五十五万人,只有四十余万人逃走!”

    “什么?”轩辕卓失声,猛然转身看着他,瞪大了眼睛道:“你说什么?百万精锐被五万人击溃?战死五十五万?”

    雨烈艰难点头,“应该不会有错。找多人核实过了,目前被击溃的大军还没有完全收拢。”

    轩辕卓一脸杀气道:“就算那五万人中有化莲高手,就算化莲高手要宰一百万头猪也没那么容易,猪也会到处跑吧,怎么会战死五十五万人?这仗是怎么打的?难道那五万人中有不少的法力无边高手?”

    雨烈惨然道:“据报!对方没有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也没有化莲高手,只有百来名彩莲修士,余者全部是金莲修士,酉丁域聚集的精锐装备也不会差于他们。”

    “放屁!”轩辕卓怒了,爆了粗口。“那这仗是怎么打的?难道都站在那里不动任人宰割不成?”

    “那牛有德的确是一员少有的悍将……”雨烈当即将收集来的战况详细告之。

    听完后的轩辕卓面露狰狞,恨恨咬牙切齿:“颜春!汝若不死,吾必将汝千刀万剐!”

    雨烈:“侯爷。现在怎么办?”

    轩辕卓陷入了沉默,默立许久,绷着的脸也渐渐缓了下来,突然问道:“牛有德那边战损如何?”

    雨烈:“具体不太清楚,那边多人估计顶多也就剩万余人左右,战损只怕得有八成!”

    “呵呵!仅剩万余疲兵,竟然撵得几十万大军落荒而逃,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轩辕卓大笑几声。忽又仰天长叹:“好一个牛有德!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若得此虎将,足抵百万雄兵!”

    雨烈:“酉丁域那边,部分逃兵已经和后面赶来的百万援兵汇合了,我立刻通知那边合围,将那万余残兵彻底剿灭。”

    “不用了!”轩辕卓一脸疲惫地摇了摇头。

    雨烈吃惊道:“都已经这样了,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

    轩辕卓意兴阑珊道:“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吗?你当牛有德那边不会上报情况求援吗?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若一次成功也就罢了。岂能一而再再而三?你当上面猜不到这次百万之众复仇的背后是我在指使?只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大家也拿我没办法,陛下那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真查个底朝天。凡事不可太过,否则就落了下乘,我毕竟是近卫军的人,若没完没了下去。你让陛下怎么想?让指挥使大人怎么看我?让近卫军那边情何以堪?下面这边我已经给过他们交代了,是他们自己没有抓住机会!就此罢手吧。陛下、指挥使大人、近卫军那边,还有满朝大臣都会明白的,是我高抬贵手了!朝堂之上不比在近卫军的时候,过犹不及啊,适可而止反而能让陛下明白我的苦心,让陛下高看一眼,懂了吗?”

    雨烈怔怔看着他,不说懂不懂的事情,他现在终于明白了指挥使大人为什么要力荐都统大人来坐这侯爷的位置,因为不是近卫军的每个都统都适合坐这位置……

    天宫,琼楼玉宇,巍巍乾坤殿外春满园,数百朝臣陆续抵达,寇、嬴、昊、广四大天王陆续出现,众人行礼见过。

    四大天王碰面寒暄,站在了殿外台阶下首位,互相间有一句没一句的。

    没多久,拄着杖的夏侯拓姗姗来迟,众人再次见礼,来到最前面,四大天王也一起拱手行礼:“天翁。”

    夏侯拓呵呵一笑,也加入了几人间的闲聊,见扯来扯去这几位始终不到正题,夏侯拓笑眯眯道:“广天王,听说你下面的酉丁域出了点事?”

    广令公淡然道:“好像是出了点事,目前还未查明,正让人详查,天翁消息灵通,不知可有什么指教?”

    夏侯拓瞥了眼老神在在貌似什么都不知道的另三位,呵呵笑道:“没根没据的事情,老朽也只是听说,指教不上。”

    旁人见这几位在打哑谜,他们也跟着要么装糊涂,要么是真糊涂。

    没过多久,广令公手中突然摸出一只抖动的星铃,顺手一放袖子笼住了,不一会儿神情很明显的愣怔了一下,慢慢回头,目光锁定了人群后面的轩辕侯,也仅仅是凝视了一眼,转瞬又若无其事一般。

    另三位天王的目光一动,忽见夏侯拓提溜出一只星铃笼进了袖子里,很快又见夏侯拓神情一怔,也见他慢慢回头瞅向了人群后面的轩辕侯。

    三位天王立刻也回头看向了轩辕侯,却见轩辕侯神色平静,正和同僚淡淡聊着什么,似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么?一些表象瞒不过这三位,能让夏侯拓和广令公当众失态的事情肯定不会是小事,这都要上朝了,若是连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万一有什么事在朝堂上扯起来,这边对情况却是一无所知,岂不是要被闹个措手不及。

    三位天王几乎是第一时间摸出了星铃放在了宽大袖子里与自己人联系,命其速查!

    “酉丁域抢功劳?还杀人灭口?不能坐以待毙才还击?”

    星辰殿内,青主沉着一张脸,就站在破军的面前,背个手,一句一句反问,最后一字一句道:“你相信吗?”

    上官青等人缄默,若是不知道其中牵扯到了那个云知秋,只怕大家伙还真信了。

    破军干咽了咽口水,他在青主面前一向很有底气,那是敢指着青主鼻子骂的人,他还是头回被弄得如此没底气,被青主质问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实话,他也不相信,可是…他叹道:“下面就是这般如实上报的,一时间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查清,臣也只好如实转述。”

    青主怒了,指着破军鼻子破口大骂道:“老匹夫,想不到连你也在护短!朕的近卫军失控了,你还想干什么?”

    破军手一拱,也不客气,直接顶了回去:“臣并非护短,而是事情真相没有查明前不好做定论,回头若真查出是牛有德搞鬼,左督卫军法必不轻饶!”

    青主嘿嘿一声,“你还敢嘴硬!摆明了是那牛有德设下圈套让酉丁域的人去钻,当朕是傻子不成!那猴崽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猛一回头,朝高冠喝道:“高冠,立刻命监察右部将牛有德捉拿,严惩以示天下!”

    高冠拱手领命,摸出星铃就要执行,谁知破军陡然一声怒喝:“奸臣!你敢!”

    被骂‘奸臣’的高冠似乎有点被骂愣住了,手握星铃看向青主。

    青主两眼瞪的圆圆地怒视破军,咬牙切齿道:“老匹夫!你说什么?在你眼里是不是执行朕旨意的人都是奸臣?朕在你眼里是不是就是一个昏君?”

    他在别人面前都忍得住火,就是碰上破军这货不行,因为别人都把他当天下之主,只有破军在他面前想骂就骂,那是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对他这个高高在上君临天下的人来说,那股火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破军怒声回道:“事情还未查明,是非黑白也不清楚,就妄惩天庭命官,置天条律法于何地,他高冠不是奸臣是什么?”

    青主气得直哆嗦,这简直和骂自己是昏君没什么区别,因为是他下令让高冠这么干的,他陡然一声怒吼:“来人!把这老匹夫拖出去砍了!”

    哗啦!殿外立马冲进来一群红甲上将,雄赳赳大步而来。(未完待续 。)

第1376章    立于这神秘的火之结界之前,吕重沉声一喝:“大道之眼,破界之力,启——”

    大道之眼中射出一股神秘的毫光,直入前方的结界之中。

    “嗡——”

    玄鑫功德神火、灭世红莲神火等无数种神火世界各地都是微微一震。却并没有吕重想像中出现的那种万火臣服的场面出现。

    顶多,这些火焰只是勉强大幅度地震动了一下。远没有之前破开其他结界那么轻松。

    “咦,这个结界果然够强!”

    吕重惊呼出声,双眼中也闪过一丝倔强,猛然加大了元神能量与破界之力的输出。

    “呼呼呼……”

    前方神火呼啸,似乎隐隐有些戒备地同时增强了结界的力度。

    “法则亲和增幅——”吕重脸色一沉,暗暗咬牙,[大道之眼]另一神通完全启动。

    甚至在同时,吕重也释放出了体内极品巅峰境界的[火]之大道道纹。

    如此,三管齐下之下,前方由各种神火组成的火墙,其敌意刀渐渐被削弱下去。

    时间悄然流逝,三十分钟之后,前方的神火结界上,居然诡异地出现了一个能量漩涡。

    “嘶——”

    剐刀龙器灵这时候也是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能量漩涡的出现,让它真正地明白了:自己之前真的是太小瞧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了。

    “难怪这么多的道器都能自动认它为主。看样子。他本身的实力也不弱,甚至其身上也必定有这些道器都看重的优点存在。这么看来,我认他为主。也不算丢脸……”

    剐刀龙器灵心中复杂地想着这些,也渐渐地看开了。

    同时,剐龙刀也深深明白,能聚集这么多道器在身边。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也绝对是具有逆天大气运的人。

    跟在这样的人身边,或许可以更快地恢复原本的实力,甚至进一步晋阶也有可能。

    想通这些,剐龙刀心中最后的一些怨气也消失。反而抱着欣赏的姿态,开始观察着自己的新主人。

    ……

    吕重可不知道剐龙刀器灵的心思变化。眼前前方神火结界被渗透出一个能量漩涡,顿时大喜:“走——”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与[大寂灭珠]化为两道光芒,向这个空间漩涡冲去。

    此时。吕重全身已被[大寂灭珠]的至强空间能量保护住了!

    然而,就在吕重将要飞过神火结界上那个突兀出现的能量漩涡之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轰!!!!”

    后方,陡然飘来一片巨大的黑云。魔气如海,漆光涌动,凶戾的气息透发了出来,使得整个天地为之战栗!

    “小子,我终于追上你了,那道珠是我的了——”

    玄离魔神居然出现在吕重的后方。裹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对着吕重咆哮而起。

    同时,一只巨大的遮天魔爪,一下子从身后的巨大黑云中抓了出来。直接针对[大寂灭珠]出手。

    “轰隆隆……”

    后方大片大片的空间崩溃,甚至,这遮天魔爪也将涉及到吕重。

    “咻——”

    剐龙刀轻颤,陡然从吕重的体内钻出,主动挥出一道璀璨之极的刀气射向这遮天魔爪,然后护在吕重的身边。跟着钻入了这个能量漩涡。

    “轰——”

    刀气猛地轰在这遮天魔爪之上。阻住了玄离魔神抢夺[大寂灭珠]的意图。

    同时!

    这神火结界之前的灭世红莲神火也开始发威!

    一朵朵鲜血般艳丽的红莲绽放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飘浮至那还没完全被刀气驱散的遮天魔爪之上。

    “嘭……”

    顿时。有如火上浇油。整个遮天般巨大的魔爪,直接被点燃,疯狂燃烧。

    “啊——”

    远在几亿万公里之外的玄离魔神也是惨声大叫。

    这次真的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本想在偷袭之下,抢了吕重的[大寂灭珠],却没有想到一下子忽略了那片火海。

    看着自己释放的遮天魔爪正在被熊熊燃烧,玄离魔神也是心头绞痛不已。

    不过,他可是知道那灭世红莲神火的恐怖威力。

    那是一种对他这样的业力庞大、罪孽深重之人拥有极为恐怖杀伤力的特殊火焰。

    如果不作为,任由它行动,只怕这种灭世红莲神火,可以借那遮天魔爪为跳板,燃烧到他的本体上来。

    当下,玄离魔神不敢有任何怠慢,壮士断腕,果断地切断了与那遮天魔爪的联系。

    完成这一切,玄离魔神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该……该死,那……那人……人类怎么能进入那片火之禁地……”玄离魔神不敢置信地大吼起来。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吕重居然闯入了这放逐空间的最大禁地之内。

    突然,一个绝美的神女出现在玄离魔神的身边,正是噬血花神。

    此时,她也是一脸震惊与不敢置信,张大了嘴,惊声道:“怎么可能,那蝼蚁非但没有被灭世红莲神火给点燃,甚至还进入了放逐空间的核心?这……这人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那蝼蚁是谁?”玄离魔神没好气地瞪了赶来的噬血花神一眼,道:“这人类蝼诡异得很,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了。不然,他怎么可以得到[剐龙刀]的主动认主……”

    “不会吧?”

    噬血花神唯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震惊与骇然,“那执罚神帝本身就是一尊超级神帝了,还有必要转世重修么?”

    “哼,如果他不转世重修,怎么会把自己的放逐空间隐藏在下界的混沌之中?我看那人类至少有五成是执罚神帝的转世。因为还有一点,你没注意……”

    “哪一点?”

    玄离魔神双眼一眯,指了指前方完全由神焱组成的结界,道:“那人类能以非神、非圣的境界进入此空间禁地,不恰恰说明了他的身份了么?”

    噬血花神顿时双眼一亮,接着又惊骇起来:“糟了,如果这人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一旦他完全掌控了放逐空间,如果我们还没有逃出去,只怕永远都别想逃出去了……”

    “啊……”玄离魔神顿时也反应过来,脸庞与嘴角也是不停地抽搐了好几下。(未完待续)i58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