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办公室的故事,玛鲁娜,第1376章

已有 25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立于这神秘的火之结界之前,吕重沉声一喝:“大道之眼,破界之力,启——”

    大道之眼中射出一股神秘的毫光,直入前方的结界之中。

    “嗡——”

    玄鑫功德神火、灭世红莲神火等无数种神火世界各地都是微微一震。却并没有吕重想像中出现的那种万火臣服的场面出现。

    顶多,这些火焰只是勉强大幅度地震动了一下。远没有之前破开其他结界那么轻松。

    “咦,这个结界果然够强!”

    吕重惊呼出声,双眼中也闪过一丝倔强,猛然加大了元神能量与破界之力的输出。

    “呼呼呼……”

    前方神火呼啸,似乎隐隐有些戒备地同时增强了结界的力度。

    “法则亲和增幅——”吕重脸色一沉,暗暗咬牙,[大道之眼]另一神通完全启动。

    甚至在同时,吕重也释放出了体内极品巅峰境界的[火]之大道道纹。

    如此,三管齐下之下,前方由各种神火组成的火墙,其敌意刀渐渐被削弱下去。

    时间悄然流逝,三十分钟之后,前方的神火结界上,居然诡异地出现了一个能量漩涡。

    “嘶——”

    剐刀龙器灵这时候也是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能量漩涡的出现,让它真正地明白了:自己之前真的是太小瞧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了。

    “难怪这么多的道器都能自动认它为主。看样子。他本身的实力也不弱,甚至其身上也必定有这些道器都看重的优点存在。这么看来,我认他为主。也不算丢脸……”

    剐刀龙器灵心中复杂地想着这些,也渐渐地看开了。

    同时,剐龙刀也深深明白,能聚集这么多道器在身边。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也绝对是具有逆天大气运的人。

    跟在这样的人身边,或许可以更快地恢复原本的实力,甚至进一步晋阶也有可能。

    想通这些,剐龙刀心中最后的一些怨气也消失。反而抱着欣赏的姿态,开始观察着自己的新主人。

    ……

    吕重可不知道剐龙刀器灵的心思变化。眼前前方神火结界被渗透出一个能量漩涡,顿时大喜:“走——”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与[大寂灭珠]化为两道光芒,向这个空间漩涡冲去。

    此时。吕重全身已被[大寂灭珠]的至强空间能量保护住了!

    然而,就在吕重将要飞过神火结界上那个突兀出现的能量漩涡之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轰!!!!”

    后方,陡然飘来一片巨大的黑云。魔气如海,漆光涌动,凶戾的气息透发了出来,使得整个天地为之战栗!

    “小子,我终于追上你了,那道珠是我的了——”

    玄离魔神居然出现在吕重的后方。裹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对着吕重咆哮而起。

    同时,一只巨大的遮天魔爪,一下子从身后的巨大黑云中抓了出来。直接针对[大寂灭珠]出手。

    “轰隆隆……”

    后方大片大片的空间崩溃,甚至,这遮天魔爪也将涉及到吕重。

    “咻——”

    剐龙刀轻颤,陡然从吕重的体内钻出,主动挥出一道璀璨之极的刀气射向这遮天魔爪,然后护在吕重的身边。跟着钻入了这个能量漩涡。

    “轰——”

    刀气猛地轰在这遮天魔爪之上。阻住了玄离魔神抢夺[大寂灭珠]的意图。

    同时!

    这神火结界之前的灭世红莲神火也开始发威!

    一朵朵鲜血般艳丽的红莲绽放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飘浮至那还没完全被刀气驱散的遮天魔爪之上。

    “嘭……”

    顿时。有如火上浇油。整个遮天般巨大的魔爪,直接被点燃,疯狂燃烧。

    “啊——”

    远在几亿万公里之外的玄离魔神也是惨声大叫。

    这次真的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本想在偷袭之下,抢了吕重的[大寂灭珠],却没有想到一下子忽略了那片火海。

    看着自己释放的遮天魔爪正在被熊熊燃烧,玄离魔神也是心头绞痛不已。

    不过,他可是知道那灭世红莲神火的恐怖威力。

    那是一种对他这样的业力庞大、罪孽深重之人拥有极为恐怖杀伤力的特殊火焰。

    如果不作为,任由它行动,只怕这种灭世红莲神火,可以借那遮天魔爪为跳板,燃烧到他的本体上来。

    当下,玄离魔神不敢有任何怠慢,壮士断腕,果断地切断了与那遮天魔爪的联系。

    完成这一切,玄离魔神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该……该死,那……那人……人类怎么能进入那片火之禁地……”玄离魔神不敢置信地大吼起来。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吕重居然闯入了这放逐空间的最大禁地之内。

    突然,一个绝美的神女出现在玄离魔神的身边,正是噬血花神。

    此时,她也是一脸震惊与不敢置信,张大了嘴,惊声道:“怎么可能,那蝼蚁非但没有被灭世红莲神火给点燃,甚至还进入了放逐空间的核心?这……这人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那蝼蚁是谁?”玄离魔神没好气地瞪了赶来的噬血花神一眼,道:“这人类蝼诡异得很,我都怀疑他会不会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了。不然,他怎么可以得到[剐龙刀]的主动认主……”

    “不会吧?”

    噬血花神唯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震惊与骇然,“那执罚神帝本身就是一尊超级神帝了,还有必要转世重修么?”

    “哼,如果他不转世重修,怎么会把自己的放逐空间隐藏在下界的混沌之中?我看那人类至少有五成是执罚神帝的转世。因为还有一点,你没注意……”

    “哪一点?”

    玄离魔神双眼一眯,指了指前方完全由神焱组成的结界,道:“那人类能以非神、非圣的境界进入此空间禁地,不恰恰说明了他的身份了么?”

    噬血花神顿时双眼一亮,接着又惊骇起来:“糟了,如果这人是执罚神帝的转世,一旦他完全掌控了放逐空间,如果我们还没有逃出去,只怕永远都别想逃出去了……”

    “啊……”玄离魔神顿时也反应过来,脸庞与嘴角也是不停地抽搐了好几下。(未完待续)i580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吴飞灵的表白    赵长枪可不知道周家辉和孙国伟正在想黑他,就算知道他也没空理会他们,此刻他正被吴飞灵折磨的蛋疼。八零电子书/

    赵长枪将吴飞灵抱回到病房后,院长主任医生护士呼啦啦也全都跟了进去。院长常云东亲自安排医生要给吴飞灵做个全身检查。吴飞灵的肺部感染虽然现在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只要再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但是她的背部和腿部的烧伤却还没有好。她刚才在顶楼上这么一通折腾,很可能会引起感染。

    吴飞灵可不是普通的病人,这可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大公主。她如果在医院里出了问题,医院的一帮领导非得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当医生让吴飞灵去做检查时,吴飞灵不但不去,反而将所有人都赶出了自己的病房,只留下了赵长枪。

    院长常云东虽然觉得这样不妥,对吴飞灵的病情不好,但是他也不敢违背这位任性大小姐的意思,只能让大家都离开了。

    当除了赵长枪之外的所有人都离开病房后,吴飞灵脉脉含情的看着赵长枪,拍了拍身边的病床沿,对离她八丈远的赵长枪说道:“枪哥,你过来,这边坐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秋波暗送的目光,心中不禁有些发毛,苦笑着说道:“算了,我还是站在这里吧,有什么你就说。我回去还有工作呢。”

    “你过来,你不过来我就不说!你也不能走,你如果走了,我还去跳楼!”吴飞灵娇滴滴的说道,说完撅起了嘴巴,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行了,行了,我算服了你吴大小姐了。”赵长枪边说边走到病床边上,坐了下来,继续说道:“我过来了,有什么话你说吧,我听着。不过先说好了,我认真听完你的话,以后你可千万别再胡闹了。”

    赵长枪也算怕了吴飞灵了,这玩意整天拿着跳楼吓唬人,还不把人急死?

    让赵长枪想不到的是,他刚刚坐下,却见半坐在病床上的吴飞灵忽然腾的一下便扑到了他身上,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将一双红唇使劲的印在了他的嘴上。

    “喂喂,你干什么!放开,呜呜呜

    ”赵长枪嘴巴被堵住,说不出话来了。小说/

    赵长枪想用手将吴飞灵推开,但是又怕伤到吴飞灵,毕竟她身上的烧伤还没好,所以只能任由吴飞灵折腾了。

    吴飞灵折腾半天,这才将赵长枪放开。赵长枪刚想松一口气,吴飞玲却又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的在他手腕的背部咬了一口!

    “嗷

    唔!”

    赵长枪根本没想到吴飞灵会来这一套,猝不及防之下,被吴飞玲咬个正着,疼的嗷嗷直叫!

    赵长枪本能的抖动了一下手腕,将吴飞玲的嘴唇都弄破了,这才将手挣脱了出来。

    “你属狗的啊!”赵长枪愤怒的说道,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块纸巾,擦了擦手腕上的鲜血。

    吴飞灵这一下咬的是真狠,圆圆的一道血槽!鲜血不断的向外冒。

    吴飞灵擦擦嘴角的鲜血,说道:“赵长枪,想当年赵敏为了让张无忌记住她,在他手腕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印章。现在你手上也留下了我的印章,就算你一辈子都不会喜欢我,我也要让你记住我一辈子!”

    “真是一个大魔头!赵敏是个魔头,你比她还厉害!真是岂有此理!”赵长枪说着话就要离开,他可不想再和这个魔女呆下去了。

    “站住!赵长枪,你干什么去?”吴飞灵忽然喊道。

    “我去找医生给我缝针!”赵长枪没好气的说道。

    “不行!你不能去!赵长枪,我就是要你痛苦!既然我不能让你爱上我,我就让你恨上我!”吴飞灵大声说道。

    赵长枪没有理会她,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就打算离开。

    “赵长枪,我的话还没说完呢!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或者说我就真的这么讨厌,让你连听我一句话都会反胃?好吧,如果你愿意走,你现在就走吧,我为我刚才的行为给你道个歉,你放心,我之前说你走后,我还会去跳楼,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走了,我也不会跳楼了。”

    吴飞灵的这一番话,说的哀怨凄婉,催人泪下,充满对生活的绝望,仿佛赵长枪如果一旦真的现在离开,她虽然不会再去跳楼,但是她也会变成一副行尸走肉!再也不会有生活的乐趣。

    赵长枪本来打算无论吴飞灵多么强横,无论怎样威胁他,他都会马上离开的,没想到吴飞灵竟然说出如此一番话,他不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吴飞灵看到赵长枪不再打算马上离开,心中一喜,暗暗想道:“哼哼,赵长枪,只要你能听我说话,我就不信我不能打动你!”

    吴飞灵努力让眼中流下两颗清泪,同时舒缓而幽怨的说道:“枪哥,我知道我今天这样做不但不会让你爱上我,反而会让你更讨厌我,甚至会更恨我。但是我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就是想见到你!我恨不能你马上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所以我才出此下策,逼着你过来。枪哥,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这样做的苦衷!”

    “枪哥,你不知道,自从在爷爷的寿宴上见到你之后,我就再也不能将你从我的心中抹去了!无论我睁开眼的时候,还是闭着眼的时候,眼前脑海中,全都是你的身影!再也容不下别人!我知道我这样不对,这样做对瑞郎是不公平的,对不起瑞郎。可是我就是无法控制我自己的感情!自从你走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什么,这辈子上天派你来折磨我的

    赵长枪听到这里,心中不禁咧了咧嘴,暗道:“我的姑奶奶,我折磨你?是你折磨我好不好?”

    “枪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义无返顾的来找你了,因为我如果不来找你,我会疯掉的!我不求你能放弃你的女朋友和我在一起,我只求每天能看到你,哪怕只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满足了。”

    “枪哥,我知道那天在火场中,我让你先救我,令你很生气,可是你知道吗?枪哥,那时那刻,我是害怕死在火场中再也醒不过来啊!不,我不是害怕死亡,我是害怕我死之后,便再也看不见你!我如果真的死在了火场中,我想我的灵魂在阴曹地府也是孤独寂寞和痛苦的,枪哥,你能原谅我嘛!枪哥,我已经想好了,等我的伤彻底的好了,我便去小翠花的坟上给她亲自烧烧纸钱,上上香,我要去和她说声对不起

    吴飞灵用尽一个女人所有的温柔,想尽了天下所有能感动男人的语言,一边流泪一边说。如果将此时的赵长枪换成别的男人,恐怕早感动稀里哗啦,然后让吴飞灵趴在自己的怀中痛哭一场了。

    然而,赵长枪却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的听着吴飞灵的诉说而已。虽然赵长枪并不知道吴飞玲心中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也无法判断出吴飞灵这些话到底有几分是真心,几分是假意。但是他的心中却打定了主意,自己绝对不能接受吴飞灵。

    不过,可能连赵长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听了吴飞灵这番话之后,他虽然仍然不打算接受吴飞灵,但是他却已经不再那么排斥吴飞灵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成见那么深。

    赵长枪离开吴飞灵病房的时候,天已经快中午了,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下午下班的时候,宗伟阳亲自过来找他了。宗伟阳一眼就看见赵长枪手腕上缠着的纱布。

    吴飞玲心中痛恨赵长枪,所以咬的的确够狠,因此,赵长枪不得不找医生包扎了一下。

    “手怎么了?”宗伟阳一屁股坐到赵长枪办公室的沙发上问道。

    赵长枪苦笑一下说道:“被吴大小姐咬的,真是倒霉透顶了。”

    “嘿嘿,赵老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我想让人咬一口,还没人咬呢!”老男人宗伟阳酸溜溜的说道。

    “你花五百块钱雇我吧,给我五百块钱,我咬你一口。”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走到饮水机旁边,用玻璃杯接了两杯水,递到宗伟阳手中一杯,然后坐到了宗伟阳身边。

    “我有病啊?给你五百块钱,让你咬我?对了,要不我给你五百钱,你让顾晓梅咬我一口吧?”宗伟阳说道。

    如果被人知道平川县的两位大佬下班不回家,竟然坐在办公室里讨论让哪个女人咬一口,非得惊掉一地下巴不可!

    赵长枪嘿嘿笑着看着宗伟阳,说道:“老宗同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就是为顾晓梅的事情来的吧?”

    “唉!可不是咋的。这两天顾晓梅竟然不去家乐福超市买东西了。所以,我现在连见她一面都见不上了。老弟,不怕你笑话,今天我看到吴飞灵用跳楼来威胁你出现时,甚至想着我是不是也该爬到楼顶,威胁顾晓梅出现。”宗伟阳苦恼的说道。

    老男人宗伟阳这次是真的为情所困了,竟然得了相思病,病的还不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