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c_t;readx;

    热门推荐:、 、 、 、 、 、 、

    气运吸取!

    这是霉运虫最强的天赋技能神通。[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而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以及吕重那枚[气运大道]道纹的配合,使得所有被召唤出来的[霉运虫]被联合成了一个整体。

    一只仙王级的霉运虫,绝对无法撼动道器级法宝的气运。

    十只、百只、千只甚至万只,都应该无法撼动[剐龙刀]所拥有的气运。

    可是,如果是成千上亿万只呢?

    而且,这些霉运虫之中还有皇级、帝级的存在呢?

    这无穷无尽的霉运虫,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与吕重那中品境的气运大道道纹相配合,已勉强能对剐刀龙的气运形成威胁了!

    更何况,另一方还有[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正以空间之力死死地牵制着其刀身。这也在无形中压制了剐龙刀的气运。甚至连[九玄寒龙冰棺]的连续攻击,也是

    如此多的道器联手,压制剐龙刀,自然而然,剐龙刀的气运也在被极力压制。

    现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一出,借用[周天星斗大阵],已形成一头恐怖的吸运巨鲸。

    它几乎横跨几亿公里,以剐龙刀为中心,疯狂吞噬、掠夺其气运。[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呼呼呼……”

    气运最是虚无飘渺,但是,这么恐怖的吸噬力,也隐隐让四周的空间产生了一道道诡异的风。

    直接。剐龙刀身上凝聚的无穷气运,开始被抽离。

    “不……”剐龙刀内的器灵尖叫起来,同时。刀身也是疯狂震动。

    可是,它越疯狂,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所释放的空间束缚力就越大。

    这使得[剐龙刀]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破开两大道器的束缚。

    “停下啊……”剐龙刀的器灵,差点被急哭。

    纵横圣神界无穷岁月,被其主人安排主宰[放逐空间]最高的刑罚大权,一直以来,它都是高高在上。相当狂傲。

    可如今,它也开始恐惧。

    第一次。它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是的,就是死亡气息!

    虽然只是法宝,但是既然形成器灵,就是一种另类的生命。

    “气运大道?我居然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剐龙刀欲哭无泪。

    如果在吕重亮起其[气运大道]的第一时间。他就能发现,那他还说不定可以勉强反应过来。付出一定的代价,挣脱[大寂灭珠]、[鸿蒙龙珠]两大空间道器的束缚力,再极速冲杀,不让那霉运虫集团大军成阵。

    那样的话,别说它不会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甚至要全力袭杀吕重也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却迟了!

    气运大道道纹,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与[周天星斗大阵]的配合下。已发挥出无上的威力。

    剐龙刀能感应,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刀身上抽离了出来。

    现在,它便明白这应该是自身的气运正被极速抽离。

    “停!停下。我……我认栽了……”

    一般的法宝器灵或许不知道失去气运的后果,但是剐龙刀可是真正的道器。它深深地明白气运对任何生灵都是极为重要的。

    一旦气运大速度下降,那么,不好意思reads;。不管你是神尊、还是至强道器,铁定遭殃。

    轻则,凶厄不断。重则身陨道消、灰飞烟灭。

    这一刻,剐龙刀才真正明白。自己是彻底地栽了。

    接下来,只有两条路能选择。

    要么从道器跌落成凡器或崩溃、湮灭。

    要么,就只有臣服。

    它已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求饶的话一出,剐龙刀之器灵,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在这放逐空间,它都称王称霸惯了。

    此方世界的任何人,都得看它的脸色。

    甚至,它喜欢喜欢那种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的感觉。

    在它的压制之下,这方空间没有任何能的实力能超过二阶神人的境界。一但超过,它铁定施展无上刑罚。

    以至于此放逐空间,一直没有二阶神人以上的强者存在。

    同样,也没有任何神人有能力可以突破这个空间的束缚,逃离开去。

    这里的所有人都得乖乖地被束缚在此地。

    可现在,它这个曾主宰一方世界的超级道器,居然也要被别人收服了?

    这让它的心中多少有些愤愤然。

    “呵呵,你说认栽,我就要放过你么?”吕重冷笑起来,一脸阴沉,“貌似我之前可没有招惹你,可你身为道器居然袭击于我,差点就让我陨落,我岂会放过你?”

    说实话,之前如果不是有[大寂灭珠]主动全力保驾,他吕重绝对在第一时间就陨落在这剐龙刀的袭击之下。

    这可是道器啊!

    居然还会偷袭?

    而且偷袭的对象还是他这么一个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人。

    这让吕重的心中到现在还有些恐惧与后怕。

    吕重可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刚才那样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谁……谁叫你动……动那些龙尸……”剐龙刀有些词穷理屈,只得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吕梁听了,顿时怒极而笑:“那两具龙尸我为何收不得?它们被我收走,只比一直侵在蚀仙化神溺水中被腐蚀要好。”

    “那……那是我的战利器,就算是堆放在那里浸泡成渣,也是我的事,任……任何人敢……敢拿我的东西,我都会出手的……”剐龙刀兀自辩解。

    吕重的脸上陡然闪过一丝阴笑,“嘿嘿,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先毁了你,再去收聚更多的战利品!”

    心念一动,吕重的意念陡然横空传荡:“加大对其气运的吞噬力度……”

    “呼呼呼……”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完全高速运转起来。

    剐龙刀身上恐怖的气运长河,源源不断地汇入[周天星斗大阵]内的霉运虫集团大军。

    “啊,不要啊,我报降,我臣服……”剐龙刀顿时震动得更加地剧烈,其器灵更是惨然大叫。

    这一刻,剐龙刀再也没有了傲气。

    此时,剐龙刀真的后悔起来。

    早知道这人类拥有如此多的道器傍身,他说什么也不会袭击吕重。

    结果袭击不成,还惹得一身骚。

    最关键的是,现在还要赔上自身一生的自由了。(未完待续)i752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吴飞灵的不合理要求    吴飞灵打定了主意后,马上便开始策划这件事。[全集下载]这几天她一直通过某些渠道关注着赵长枪的动向,当她得得知赵长枪已经从岛国归来后,今天早上便自己偷偷的爬上了病房楼的顶楼,开始嚷嚷着要跳楼。

    吴飞灵可没打算真跳楼,她也就做个样子而已,本来这女人以为自己只要装个样子,赵长枪肯定会马上跑过来阻止自己的,没想到她自己在顶楼上折腾半天,现场的人都围满了,甚至连县委书记宗伟阳都来了,赵长枪竟然还是没有出现!

    于是吴飞灵心中便更加痛恨赵长枪了,心说:“赵长枪啊赵长枪,你的心可真够狠的啊!就算你不爱我,也应该关心我的生死吧?你竟然连我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你太可恶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吴飞灵心中想的狠毒,脸上却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眼里甚至还噙满了泪花。好像赵长枪真把她怎么样了一样。

    现场那么多人呢!高清**比比皆是,如果被别人抓拍到自己满脸狠毒的样子,那可就穿帮了!

    赵长枪来到现场后,刚下车,便马上被许多人认出来了,人群中马上又传出一阵阵议论声,特别是那些女人,几乎众口一词的谴责赵长枪!赵长枪听着这些女人的话,几乎吐血,不过他此时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人的议论,而是直接挤开众人,大步流星的便走到了病房楼下,仰头看着顶楼的吴飞灵大声的吼道:“吴飞灵,你闹够了嘛!闹够了就快点下来!”

    平川县人民医院的老病房楼并不高,只有六层,赵长枪的声音又很大,所以顶楼上的吴飞灵听得清清楚楚!

    吴飞灵看着终于出现在楼下的赵长枪,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想道:“哼哼,赵长枪你终于还是来了!只要你来了就好,看我怎么折磨你!”

    想到这里,吴飞灵马上大声冲赵长枪喊道:“赵长枪!我要你上来对着所有人说你爱我!并且亲手将我抱下去!不然我就跳下去!”

    赵长枪心中气的直冒火,吴飞灵这不是纯碎没事找事嘛!赵长枪恨不能上去拍她几个耳光。

    就站在赵长枪不远处的宗伟阳看到赵长枪还在犹豫,连忙跑到他面前说道:“赵老弟,你就别再犹豫了,快点上去将这个祖宗弄下来吧!唉!我们平川县这回可又出名了!”

    “放心,她不会跳下来的。[起舞电子书]”赵长枪小声对宗伟阳说道。

    “风这么大,就算她不想跳,被风吹下来,事情也大了!快去吧!”宗伟阳推了一把赵长枪。

    赵长枪这才仰头又对吴飞灵喊道:“你不要乱来,我上去了。”

    说完,赵长枪迈步进了病房楼,然后顺着楼梯蹭蹭蹭就跑了上去。在通往顶楼的楼梯口,赵长枪遇到了一脸紧张的县公安局长张立武。这家伙之前曾经上去过顶楼,企图找机会将吴飞灵控制住,但是他刚刚上去,吴飞灵便马上让他下来,他如果不下来,吴飞玲便跳下去!

    张立武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地退了下来,躲在楼梯口干着急。

    现在张立武看到赵长枪终于来了之后,一颗高悬的心马上放了下来,冲赵长枪说道:“哎呀!头儿,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都快崩溃了!这个吴大小姐真让人受不了啊!”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赵长枪迈步上了顶楼天台。

    “吴飞灵,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忘了,你现在身上的烧伤可是还没好!”赵长枪气愤的对吴飞灵说道,一边说向吴飞灵走去。

    “站住!赵长枪,你站到那边去,对着所有人大声喊你爱我,然后亲手将我抱下去,我才会让你过来。不然我就跳下!赵长枪,你不要以为我不敢跳,人生在世如果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吴飞灵的眼中流下两行清泪,满脸的幽怨中透着决然,说话之间更是又向边缘挪动了一下,眼看就要掉落下去。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的表情,心中也有些犯嘀咕了。他也开始害怕吴飞灵真的会把心一横跳下去!虽然下面已经铺好了气垫,但是谁知道吴飞灵会向哪跳?何况现在风这么大,鬼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来阵大风将她吹落下去?

    赵长枪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他还是不想按照吴飞灵的意思去办,于是说道:“吴飞灵,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不能抛弃我的女朋友,然后和你在一起。强扭的瓜不甜,世上这么多好男人,你为什么偏偏就缠上我呢?”

    “赵长枪,难道你没有听人说过,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吗?我就是爱上你了,这辈子就缠上你了。我不管,我啥都不管,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要么这辈子我能和你在一起,要么我现在就去死!赵长枪,现在我数三个数,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跳下去。一”

    吴飞灵一边说,一边哭,一边使劲的摇头,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她面前不断的飞舞,遮住了他的半边脸,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凄婉!

    此时此刻,恐怕一百个男人看到吴飞灵的样子,会有九十九个被她打动。然而由于赵长枪之前就对吴飞灵心有成见,所以他就是那个吴飞灵无法打动的那个人!

    赵长枪虽然没有被吴飞灵打动,但却不得不按照吴飞灵的要求,站到了距离吴飞玲有两丈多远的另一段女儿墙边上,对着下面的人群大声喊道:“我爱吴飞灵!”

    “现在你可以下来了吧?”赵长枪扭头看着吴飞灵,苦笑着说道。

    “不行,你再喊一遍!”吴飞灵立刻破涕为笑,对赵长枪说道。

    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既然已经喊了第一声,便不在乎第二声,喊就喊吧!赵长枪一咬牙,再次喊道:“我爱吴飞灵!”

    “这回好了吧?”赵长枪再次问道。

    “好了,你到我面前来吧。”吴飞灵春风满面的说道。

    赵长枪这才迈步走向了吴飞玲。然而他刚刚走到吴飞灵面前,却见吴飞灵猛然闭着眼睛从女儿墙上扑了下来!

    赵长枪顿时被吴飞灵的动作吓一跳。虽然病房楼的女儿墙并不高,只有七十多公分,但是吴飞灵这样闭着眼睛扑下来,肯定也得摔个半死。

    赵长枪来不及多想猛跑一步,双臂急伸,猛然便把吴飞灵接住了。当赵长枪看到吴飞灵眼中的笑意时,他才想过来,自己上当了。吴飞灵就是料准了自己能接住她,所以才跳了下来。

    赵长枪刚想将吴飞玲放下,却听到吴飞灵说道:“不要试图放下我,你答应过我的,要将我抱下去。”

    吴飞灵一边说,还一边用一双玉臂使劲的抱住了赵长枪的脖子。让赵长枪想放下她都不能。

    赵长枪心中苦笑,只好说道:“我的吴大小姐,你好歹将手松一下啊!我要被你勒死了!”

    “不行!就不放手!我一放手,你把我扔了怎么办!”吴飞灵说着话,将赵长枪的脖子抱的更紧了,几乎将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在了赵长枪的身上!

    赵长枪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将吴飞灵放下的打算,乖乖的抱着她下了顶楼,向吴飞灵的病房走去。

    病房楼下围观的众人将顶楼上发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当赵长枪抱着吴飞灵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巧合的是,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也在人群中,他脸上带着一个深色的茶色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周家辉的表情有些阴沉,他可没想到吴应熊的女儿吴飞灵竟然会喜欢上赵长枪!如果赵长枪真的成了吴应熊的女婿,那么孙国伟还能是赵长枪的对手吗?自己现在可是跟着孙国伟走,到时候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警察已经开始疏散人群,周家辉回到了自己不远处的汽车中,静静的想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孙国伟的电话,将刚才他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孙国伟,最后问道:“孙市长,如果赵长枪真的成了吴应熊的女婿,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到时候如果吴应熊站在赵长枪一边,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电话那头的孙国伟听完周家辉的汇报后,不禁也皱起眉头思考这件事的利弊得失。这可是一个新情况,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如果等到那些兔子出问题后,吴应熊站出来给赵长枪说句话,他这个榆林市长就不好处理赵长枪了!

    孙国伟思考一番后,才对周家辉说道:“有两个方法可以应对此事。一个是想办法阻止吴飞灵和赵长枪走到一起。另一个方法就是当那些兔子出事后,加大事情的影响!只要我们制造的影响足够大,恐怕就是吴应熊出来给赵长枪说话也无济于事了。”

    周家辉心中一动,马上将昨天晚上养殖户拒绝种兔入栏,还有赵长枪强逼着陈挂面劝说养殖户将种兔入栏的事情,都详细的和孙国伟说了一遍。

    孙国伟听完后,顿时兴奋的说道:“太好了!只要我们能将此事加以利用,到时候很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群 体**件。”

    孙国伟没有将话再说下去,但是周家辉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周家辉也早就有这种打算。现在国家对这种集体**件,可是非常重视,到时候,赵长枪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吴应熊也救不了赵长枪!。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