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吴飞灵打定了主意后,马上便开始策划这件事。[全集下载]这几天她一直通过某些渠道关注着赵长枪的动向,当她得得知赵长枪已经从岛国归来后,今天早上便自己偷偷的爬上了病房楼的顶楼,开始嚷嚷着要跳楼。

    吴飞灵可没打算真跳楼,她也就做个样子而已,本来这女人以为自己只要装个样子,赵长枪肯定会马上跑过来阻止自己的,没想到她自己在顶楼上折腾半天,现场的人都围满了,甚至连县委书记宗伟阳都来了,赵长枪竟然还是没有出现!

    于是吴飞灵心中便更加痛恨赵长枪了,心说:“赵长枪啊赵长枪,你的心可真够狠的啊!就算你不爱我,也应该关心我的生死吧?你竟然连我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你太可恶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吴飞灵心中想的狠毒,脸上却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眼里甚至还噙满了泪花。好像赵长枪真把她怎么样了一样。

    现场那么多人呢!高清**比比皆是,如果被别人抓拍到自己满脸狠毒的样子,那可就穿帮了!

    赵长枪来到现场后,刚下车,便马上被许多人认出来了,人群中马上又传出一阵阵议论声,特别是那些女人,几乎众口一词的谴责赵长枪!赵长枪听着这些女人的话,几乎吐血,不过他此时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人的议论,而是直接挤开众人,大步流星的便走到了病房楼下,仰头看着顶楼的吴飞灵大声的吼道:“吴飞灵,你闹够了嘛!闹够了就快点下来!”

    平川县人民医院的老病房楼并不高,只有六层,赵长枪的声音又很大,所以顶楼上的吴飞灵听得清清楚楚!

    吴飞灵看着终于出现在楼下的赵长枪,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想道:“哼哼,赵长枪你终于还是来了!只要你来了就好,看我怎么折磨你!”

    想到这里,吴飞灵马上大声冲赵长枪喊道:“赵长枪!我要你上来对着所有人说你爱我!并且亲手将我抱下去!不然我就跳下去!”

    赵长枪心中气的直冒火,吴飞灵这不是纯碎没事找事嘛!赵长枪恨不能上去拍她几个耳光。

    就站在赵长枪不远处的宗伟阳看到赵长枪还在犹豫,连忙跑到他面前说道:“赵老弟,你就别再犹豫了,快点上去将这个祖宗弄下来吧!唉!我们平川县这回可又出名了!”

    “放心,她不会跳下来的。[起舞电子书]”赵长枪小声对宗伟阳说道。

    “风这么大,就算她不想跳,被风吹下来,事情也大了!快去吧!”宗伟阳推了一把赵长枪。

    赵长枪这才仰头又对吴飞灵喊道:“你不要乱来,我上去了。”

    说完,赵长枪迈步进了病房楼,然后顺着楼梯蹭蹭蹭就跑了上去。在通往顶楼的楼梯口,赵长枪遇到了一脸紧张的县公安局长张立武。这家伙之前曾经上去过顶楼,企图找机会将吴飞灵控制住,但是他刚刚上去,吴飞灵便马上让他下来,他如果不下来,吴飞玲便跳下去!

    张立武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地退了下来,躲在楼梯口干着急。

    现在张立武看到赵长枪终于来了之后,一颗高悬的心马上放了下来,冲赵长枪说道:“哎呀!头儿,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都快崩溃了!这个吴大小姐真让人受不了啊!”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赵长枪迈步上了顶楼天台。

    “吴飞灵,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忘了,你现在身上的烧伤可是还没好!”赵长枪气愤的对吴飞灵说道,一边说向吴飞灵走去。

    “站住!赵长枪,你站到那边去,对着所有人大声喊你爱我,然后亲手将我抱下去,我才会让你过来。不然我就跳下!赵长枪,你不要以为我不敢跳,人生在世如果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吴飞灵的眼中流下两行清泪,满脸的幽怨中透着决然,说话之间更是又向边缘挪动了一下,眼看就要掉落下去。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的表情,心中也有些犯嘀咕了。他也开始害怕吴飞灵真的会把心一横跳下去!虽然下面已经铺好了气垫,但是谁知道吴飞灵会向哪跳?何况现在风这么大,鬼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来阵大风将她吹落下去?

    赵长枪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他还是不想按照吴飞灵的意思去办,于是说道:“吴飞灵,你知道的,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不能抛弃我的女朋友,然后和你在一起。强扭的瓜不甜,世上这么多好男人,你为什么偏偏就缠上我呢?”

    “赵长枪,难道你没有听人说过,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吗?我就是爱上你了,这辈子就缠上你了。我不管,我啥都不管,就算你不爱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我已经打定主意了,要么这辈子我能和你在一起,要么我现在就去死!赵长枪,现在我数三个数,你如果不答应我,我就跳下去。一”

    吴飞灵一边说,一边哭,一边使劲的摇头,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她面前不断的飞舞,遮住了他的半边脸,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凄婉!

    此时此刻,恐怕一百个男人看到吴飞灵的样子,会有九十九个被她打动。然而由于赵长枪之前就对吴飞灵心有成见,所以他就是那个吴飞灵无法打动的那个人!

    赵长枪虽然没有被吴飞灵打动,但却不得不按照吴飞灵的要求,站到了距离吴飞玲有两丈多远的另一段女儿墙边上,对着下面的人群大声喊道:“我爱吴飞灵!”

    “现在你可以下来了吧?”赵长枪扭头看着吴飞灵,苦笑着说道。

    “不行,你再喊一遍!”吴飞灵立刻破涕为笑,对赵长枪说道。

    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放,既然已经喊了第一声,便不在乎第二声,喊就喊吧!赵长枪一咬牙,再次喊道:“我爱吴飞灵!”

    “这回好了吧?”赵长枪再次问道。

    “好了,你到我面前来吧。”吴飞灵春风满面的说道。

    赵长枪这才迈步走向了吴飞玲。然而他刚刚走到吴飞灵面前,却见吴飞灵猛然闭着眼睛从女儿墙上扑了下来!

    赵长枪顿时被吴飞灵的动作吓一跳。虽然病房楼的女儿墙并不高,只有七十多公分,但是吴飞灵这样闭着眼睛扑下来,肯定也得摔个半死。

    赵长枪来不及多想猛跑一步,双臂急伸,猛然便把吴飞灵接住了。当赵长枪看到吴飞灵眼中的笑意时,他才想过来,自己上当了。吴飞灵就是料准了自己能接住她,所以才跳了下来。

    赵长枪刚想将吴飞玲放下,却听到吴飞灵说道:“不要试图放下我,你答应过我的,要将我抱下去。”

    吴飞灵一边说,还一边用一双玉臂使劲的抱住了赵长枪的脖子。让赵长枪想放下她都不能。

    赵长枪心中苦笑,只好说道:“我的吴大小姐,你好歹将手松一下啊!我要被你勒死了!”

    “不行!就不放手!我一放手,你把我扔了怎么办!”吴飞灵说着话,将赵长枪的脖子抱的更紧了,几乎将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在了赵长枪的身上!

    赵长枪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将吴飞灵放下的打算,乖乖的抱着她下了顶楼,向吴飞灵的病房走去。

    病房楼下围观的众人将顶楼上发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当赵长枪抱着吴飞灵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巧合的是,主管农林牧的副县长周家辉也在人群中,他脸上带着一个深色的茶色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周家辉的表情有些阴沉,他可没想到吴应熊的女儿吴飞灵竟然会喜欢上赵长枪!如果赵长枪真的成了吴应熊的女婿,那么孙国伟还能是赵长枪的对手吗?自己现在可是跟着孙国伟走,到时候会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警察已经开始疏散人群,周家辉回到了自己不远处的汽车中,静静的想了一下,然后拨通了孙国伟的电话,将刚才他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孙国伟,最后问道:“孙市长,如果赵长枪真的成了吴应熊的女婿,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到时候如果吴应熊站在赵长枪一边,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电话那头的孙国伟听完周家辉的汇报后,不禁也皱起眉头思考这件事的利弊得失。这可是一个新情况,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如果等到那些兔子出问题后,吴应熊站出来给赵长枪说句话,他这个榆林市长就不好处理赵长枪了!

    孙国伟思考一番后,才对周家辉说道:“有两个方法可以应对此事。一个是想办法阻止吴飞灵和赵长枪走到一起。另一个方法就是当那些兔子出事后,加大事情的影响!只要我们制造的影响足够大,恐怕就是吴应熊出来给赵长枪说话也无济于事了。”

    周家辉心中一动,马上将昨天晚上养殖户拒绝种兔入栏,还有赵长枪强逼着陈挂面劝说养殖户将种兔入栏的事情,都详细的和孙国伟说了一遍。

    孙国伟听完后,顿时兴奋的说道:“太好了!只要我们能将此事加以利用,到时候很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群 体**件。”

    孙国伟没有将话再说下去,但是周家辉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周家辉也早就有这种打算。现在国家对这种集体**件,可是非常重视,到时候,赵长枪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吴应熊也救不了赵长枪!。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三三章 兵败如山倒    上空许多人也傻了眼,为争夺这地方死了这么多人,简直是在拿人命去堆,结果都白死了,现在无论哪一方想去安心挖出混埋在地下的破法弓都不可能,除非将另一方给解决掉,否则对方不可能让你安心慢慢寻找。…,

    不过酉丁域这边还是精神一振,没了破法弓的威胁,牛有德就算再厉害也没用,用人堆也能把牛有德的人马给堆死。这结果对黑龙司上下来说也不坏,就算打不赢也能多坚持一会儿,死也能多拉些人垫背。

    下方那敌将见苗毅率人杀来,自知不敌,迅速挥枪呐喊:“弟兄们,先合力解决敌方主力,回头看小贼往哪跑!”领着一群人呼啦啦避开了苗毅,破法弓也不捡了,迅速冲天而起,杀回混战的大军之中。

    混战中,蓝虎旗一名彩莲修士一枪捅穿一名金莲修士,一支长戟递来,“当”一声勾别住了他那穿人而出的枪头,酉丁域的一名彩莲修士和他别劲较力在一起,僵持不下。

    蓝虎旗这边立刻杀出十几名手下,刀枪齐上斩向对面敌将,后者脸上闪过狞笑,蓝虎旗彩莲修士霍然回头只见三名敌军上将纵空而下,联手向他扑杀而来,可他手中长枪又被人钩住了。他迅速撒手扔掉了武器,可是已经晚了,躲避不及,被一刀狂劈而下砍在了肩膀上。

    幸好他穿着苗毅给的红晶战甲,咣!挨了一击,却并未砍穿。然整个人却是一扑趔,边上忽闪过一瞬寒光。趁机直接抹了他脖子,一道殷红鲜血飙出。

    既然谁都得不到了破法弓。酉丁域那边反而放心下来,发动了全面反击,数百彩莲上将分扑而来,围住蓝虎旗这边的上将,三四个打一个。

    蓝虎旗中军擎旗人被一刀砍翻,战旗倒下,有人冲出接了战旗扛上。而战旗下的牧雨莲则更是苦不堪言,近五十名彩莲修士围攻她连同中军的十几名彩莲修士,一会儿功夫就杀了她手下六名上将。余者拼命成圈护住她。

    “杀!”下方一声怒吼,苗毅领着十名战将由下冲杀而来,顿时将围攻牧雨莲的几十名彩莲修士杀得仓惶逃离,留下了三具尸体。

    “大人!你先撤退!”浑身是血的牧雨莲激动一声,这已经是苗毅第二次救她性命,前番是流星箭解围,而她整个人血糊糊的犹如从鲜血中爬出来的一般,已经是不成人样。

    事实上蓝虎旗上下无不是这样,一个个血水里泡过一样。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一路疯狂砍杀,只知道杀杀杀,周边的敌人似乎永远杀不完。人都已经杀的麻木了,法力消耗巨大,杀的筋疲力尽。而敌人杀完一批又有一批精力旺盛的冲来,他们已经是凭着意志在坚持。身边不断有袍泽倒下。

    目睹此状,苗毅知道全军覆没已经不远。但是他不甘心,左右回头环顾,突然翻手摸出一只在手中振动的星铃,脸上猛然浮现喜色,陡然高声大喊道:“弟兄们坚持住,前往贡园换防的黑虎旗十万大军已经来到,再有片刻时间就能赶到!”

    这可真是天大的惊喜!牧雨莲闻讯大喜,挥枪高喊道:“弟兄们,黑虎旗弟兄已经赶来了,再有片刻便到,杀!”

    蓝虎旗上下闻讯同样大喜,已经杀得麻木的众人再次精神一振,手中刀枪挥舞的频率顿时快了不少。

    酉丁域那边闻言却是大惊失色,这几万解决起来已经是困难成这样,再来十万大军哪能挡得住,何况人家手上拥有大量的破法弓。

    现在酉丁域那边似乎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死战不退,明白了牛有德为什么有机会走都不走,原来是有援军来了。

    酉丁域那边也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弟兄们,全力剿灭他们,我酉丁域百万援军也快到了。”

    闻听此言,酉丁域那边上下不少人心中暗骂放屁,是还有百万大军在朝这边赶来,可酉丁域的彩莲修士为了急救褚子山几乎全部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那百万援军没一个时辰休想赶到,等援军赶到只怕这边早就被人家的援军给灭掉了,还救援个屁。

    大家都是各部精锐,为了救援临时脱离各部征为先锋紧急赶来的,后面援军什么情况大家心知肚明,所以都知道是鼓舞士气的空话。换句话说,这鼓舞士气的话对他们来说一点效果都没有,因为他们知道真相。

    “与我专杀敌将!”苗毅一声怒喝隆隆回荡战场,领着十人再次冲出,直扑最近地方的数名彩莲修士。

    已得此话提醒的那几名上将一见苗毅扑来,立刻扭头就闪,不与正面交锋,实在是怕了苗毅的勇武,那一手神出鬼没的枪法更是令他们胆寒,颜春一击都挡不住啊!

    跑了就算了,还有其他人,苗毅带人四处袭扰,专打敌方各部上将,并不时发声怒喝:“缠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搞的好像是他们这边胜券在握一般。

    这一声声提气,令蓝虎旗上下士气大振,却令酉丁域那边人心惶惶,再拖下去敌方的十万援兵可就要到了啊!

    无心恋战加之害怕之下,酉丁域那边终于有人开始脱逃了,关键是近卫军这块骨头太难啃了。

    战场之上最忌临阵脱逃,这就犹如传染病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稳住!稳住!”酉丁域那边的上将气急败坏怒吼。

    然而令这些上将最担心的局面还是出现了,他们让别人稳住,苗毅领人朝他们杀来时,他们自己却回避了让下面人受死,还如何稳得住军心。

    只要有主将跑了,下面人立刻二话不说就跑,还不用担责任。受此影响,有人带头,后面的情形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很快,战场局势很快散乱了,成群人马在脱离战场,酉丁域那边的上将们气得直握拳,挥舞刀枪斩杀了一些手下也没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的滋味。

    “缠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杀!”苗毅挥枪一声怒喝,之前被围攻的蓝虎旗人马立刻反向追杀,追上了就一顿乱刀乱枪砍死捅死,一点人追得一大群人落荒而逃。

    人潮滚滚而逃,身在逃窜如洪流般的人群中屹立的上将们仰天长叹,有些来自近卫军的上将更是羞愧得差点提刀抹脖子,这辈子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还有几十万人马啊,竟然被对方那么点人撵的仓惶逃命,而且对方明明处于弱势,情何以堪呐!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颜春!你是我酉丁域千古罪人!”有人不甘怒吼一声。

    “走!”

    “撤!”

    兵败如山倒,这个时候的军心没人能收拾,大势已去,诸位幸存的上将们不得不下令退兵,自己也跟着紧急撤离,那些退兵听到号令顿时跑得更快了,生怕被敌方的援军给堵住。

    “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苗毅在前领着大军继续高声怒喊,撵上一些逃兵立刻毫不留情面地斩杀,不要投降的,降者一照面就一枪捅死,诸部照做,吓得前面的人跑得更快了。

    倒是紧跟苗毅身边的牧雨莲提醒了一声,“大人,穷寇莫追!敌军轮番上阵鏖战,我蓝虎旗弟兄坚持到现在法力消耗巨大,已是疲惫不堪,不如停下歇息,静待援军汇合,以免再出意外!”

    苗毅霍然回头,咬牙道:“你听好了,没有援军!现在就退易惹他们怀疑,不把他们给杀得溃不成军,一旦给了他们机会重新整合起来卷土重来,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援军?牧雨莲目瞪口呆了一会儿,一想到敌军一旦重新整合反击的后果,心里一哆嗦,赶紧挥枪施法怒喝道:“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不要降兵,一律杀无赦!”

    蓝虎旗这边立刻拼命追赶,前方逃兵立刻逃的更快了。

    苗毅率领一群彩莲修士冲在最前面,冲入人群中疯狂大开杀戒,杀的惨叫声连连,惊得前面的人越发疯狂逃窜。

    见后面的人追着不放,一路狂杀,金莲修士哪跑得过彩莲修士的追赶速度,最终一哄而散,四处分散了逃,至此前方数十万大军几乎彻底崩溃,散乱向星空各处。

    后面追赶的苗毅等人似乎也不知道该追哪边好,至此苗毅方挥枪喊道:“停!”

    “我们嬴了!”

    “噢……”

    残剩的蓝虎旗人马静默了一阵,不知谁先喊了声,众人陡然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发自内心的欢呼,不少人甚至泪洒,不少人互相抱头痛哭,这一仗打得太惨烈了!

    没想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本以为死定了,谁想自己不但活了下来,还将敌方百万大军给击溃了!

    蓝虎旗竟然击溃了酉丁域的精锐百万大军?不是整个蓝虎旗,而是半支虎旗击败了酉丁域的百万精锐大军!牧雨莲愣愣看着逃亡星空深处的败兵,自己都难以置信,刚刚自己还抱着必死之心的,转眼间的结果让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这是摆在眼前切切实实的事实!她心里清楚,甚至隐隐激动了起来,从今天开始,只怕自己手上的这支蓝虎旗想不名扬天下都难了,而自己这个蓝虎旗大统领只怕也是盛名难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