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空许多人也傻了眼,为争夺这地方死了这么多人,简直是在拿人命去堆,结果都白死了,现在无论哪一方想去安心挖出混埋在地下的破法弓都不可能,除非将另一方给解决掉,否则对方不可能让你安心慢慢寻找。…,

    不过酉丁域这边还是精神一振,没了破法弓的威胁,牛有德就算再厉害也没用,用人堆也能把牛有德的人马给堆死。这结果对黑龙司上下来说也不坏,就算打不赢也能多坚持一会儿,死也能多拉些人垫背。

    下方那敌将见苗毅率人杀来,自知不敌,迅速挥枪呐喊:“弟兄们,先合力解决敌方主力,回头看小贼往哪跑!”领着一群人呼啦啦避开了苗毅,破法弓也不捡了,迅速冲天而起,杀回混战的大军之中。

    混战中,蓝虎旗一名彩莲修士一枪捅穿一名金莲修士,一支长戟递来,“当”一声勾别住了他那穿人而出的枪头,酉丁域的一名彩莲修士和他别劲较力在一起,僵持不下。

    蓝虎旗这边立刻杀出十几名手下,刀枪齐上斩向对面敌将,后者脸上闪过狞笑,蓝虎旗彩莲修士霍然回头只见三名敌军上将纵空而下,联手向他扑杀而来,可他手中长枪又被人钩住了。他迅速撒手扔掉了武器,可是已经晚了,躲避不及,被一刀狂劈而下砍在了肩膀上。

    幸好他穿着苗毅给的红晶战甲,咣!挨了一击,却并未砍穿。然整个人却是一扑趔,边上忽闪过一瞬寒光。趁机直接抹了他脖子,一道殷红鲜血飙出。

    既然谁都得不到了破法弓。酉丁域那边反而放心下来,发动了全面反击,数百彩莲上将分扑而来,围住蓝虎旗这边的上将,三四个打一个。

    蓝虎旗中军擎旗人被一刀砍翻,战旗倒下,有人冲出接了战旗扛上。而战旗下的牧雨莲则更是苦不堪言,近五十名彩莲修士围攻她连同中军的十几名彩莲修士,一会儿功夫就杀了她手下六名上将。余者拼命成圈护住她。

    “杀!”下方一声怒吼,苗毅领着十名战将由下冲杀而来,顿时将围攻牧雨莲的几十名彩莲修士杀得仓惶逃离,留下了三具尸体。

    “大人!你先撤退!”浑身是血的牧雨莲激动一声,这已经是苗毅第二次救她性命,前番是流星箭解围,而她整个人血糊糊的犹如从鲜血中爬出来的一般,已经是不成人样。

    事实上蓝虎旗上下无不是这样,一个个血水里泡过一样。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一路疯狂砍杀,只知道杀杀杀,周边的敌人似乎永远杀不完。人都已经杀的麻木了,法力消耗巨大,杀的筋疲力尽。而敌人杀完一批又有一批精力旺盛的冲来,他们已经是凭着意志在坚持。身边不断有袍泽倒下。

    目睹此状,苗毅知道全军覆没已经不远。但是他不甘心,左右回头环顾,突然翻手摸出一只在手中振动的星铃,脸上猛然浮现喜色,陡然高声大喊道:“弟兄们坚持住,前往贡园换防的黑虎旗十万大军已经来到,再有片刻时间就能赶到!”

    这可真是天大的惊喜!牧雨莲闻讯大喜,挥枪高喊道:“弟兄们,黑虎旗弟兄已经赶来了,再有片刻便到,杀!”

    蓝虎旗上下闻讯同样大喜,已经杀得麻木的众人再次精神一振,手中刀枪挥舞的频率顿时快了不少。

    酉丁域那边闻言却是大惊失色,这几万解决起来已经是困难成这样,再来十万大军哪能挡得住,何况人家手上拥有大量的破法弓。

    现在酉丁域那边似乎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死战不退,明白了牛有德为什么有机会走都不走,原来是有援军来了。

    酉丁域那边也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弟兄们,全力剿灭他们,我酉丁域百万援军也快到了。”

    闻听此言,酉丁域那边上下不少人心中暗骂放屁,是还有百万大军在朝这边赶来,可酉丁域的彩莲修士为了急救褚子山几乎全部在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那百万援军没一个时辰休想赶到,等援军赶到只怕这边早就被人家的援军给灭掉了,还救援个屁。

    大家都是各部精锐,为了救援临时脱离各部征为先锋紧急赶来的,后面援军什么情况大家心知肚明,所以都知道是鼓舞士气的空话。换句话说,这鼓舞士气的话对他们来说一点效果都没有,因为他们知道真相。

    “与我专杀敌将!”苗毅一声怒喝隆隆回荡战场,领着十人再次冲出,直扑最近地方的数名彩莲修士。

    已得此话提醒的那几名上将一见苗毅扑来,立刻扭头就闪,不与正面交锋,实在是怕了苗毅的勇武,那一手神出鬼没的枪法更是令他们胆寒,颜春一击都挡不住啊!

    跑了就算了,还有其他人,苗毅带人四处袭扰,专打敌方各部上将,并不时发声怒喝:“缠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搞的好像是他们这边胜券在握一般。

    这一声声提气,令蓝虎旗上下士气大振,却令酉丁域那边人心惶惶,再拖下去敌方的十万援兵可就要到了啊!

    无心恋战加之害怕之下,酉丁域那边终于有人开始脱逃了,关键是近卫军这块骨头太难啃了。

    战场之上最忌临阵脱逃,这就犹如传染病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稳住!稳住!”酉丁域那边的上将气急败坏怒吼。

    然而令这些上将最担心的局面还是出现了,他们让别人稳住,苗毅领人朝他们杀来时,他们自己却回避了让下面人受死,还如何稳得住军心。

    只要有主将跑了,下面人立刻二话不说就跑,还不用担责任。受此影响,有人带头,后面的情形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很快,战场局势很快散乱了,成群人马在脱离战场,酉丁域那边的上将们气得直握拳,挥舞刀枪斩杀了一些手下也没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的滋味。

    “缠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杀!”苗毅挥枪一声怒喝,之前被围攻的蓝虎旗人马立刻反向追杀,追上了就一顿乱刀乱枪砍死捅死,一点人追得一大群人落荒而逃。

    人潮滚滚而逃,身在逃窜如洪流般的人群中屹立的上将们仰天长叹,有些来自近卫军的上将更是羞愧得差点提刀抹脖子,这辈子从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还有几十万人马啊,竟然被对方那么点人撵的仓惶逃命,而且对方明明处于弱势,情何以堪呐!

    “一将无能,累死千军!颜春!你是我酉丁域千古罪人!”有人不甘怒吼一声。

    “走!”

    “撤!”

    兵败如山倒,这个时候的军心没人能收拾,大势已去,诸位幸存的上将们不得不下令退兵,自己也跟着紧急撤离,那些退兵听到号令顿时跑得更快了,生怕被敌方的援军给堵住。

    “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苗毅在前领着大军继续高声怒喊,撵上一些逃兵立刻毫不留情面地斩杀,不要投降的,降者一照面就一枪捅死,诸部照做,吓得前面的人跑得更快了。

    倒是紧跟苗毅身边的牧雨莲提醒了一声,“大人,穷寇莫追!敌军轮番上阵鏖战,我蓝虎旗弟兄坚持到现在法力消耗巨大,已是疲惫不堪,不如停下歇息,静待援军汇合,以免再出意外!”

    苗毅霍然回头,咬牙道:“你听好了,没有援军!现在就退易惹他们怀疑,不把他们给杀得溃不成军,一旦给了他们机会重新整合起来卷土重来,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援军?牧雨莲目瞪口呆了一会儿,一想到敌军一旦重新整合反击的后果,心里一哆嗦,赶紧挥枪施法怒喝道:“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不要降兵,一律杀无赦!”

    蓝虎旗这边立刻拼命追赶,前方逃兵立刻逃的更快了。

    苗毅率领一群彩莲修士冲在最前面,冲入人群中疯狂大开杀戒,杀的惨叫声连连,惊得前面的人越发疯狂逃窜。

    见后面的人追着不放,一路狂杀,金莲修士哪跑得过彩莲修士的追赶速度,最终一哄而散,四处分散了逃,至此前方数十万大军几乎彻底崩溃,散乱向星空各处。

    后面追赶的苗毅等人似乎也不知道该追哪边好,至此苗毅方挥枪喊道:“停!”

    “我们嬴了!”

    “噢……”

    残剩的蓝虎旗人马静默了一阵,不知谁先喊了声,众人陡然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发自内心的欢呼,不少人甚至泪洒,不少人互相抱头痛哭,这一仗打得太惨烈了!

    没想到,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本以为死定了,谁想自己不但活了下来,还将敌方百万大军给击溃了!

    蓝虎旗竟然击溃了酉丁域的精锐百万大军?不是整个蓝虎旗,而是半支虎旗击败了酉丁域的百万精锐大军!牧雨莲愣愣看着逃亡星空深处的败兵,自己都难以置信,刚刚自己还抱着必死之心的,转眼间的结果让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这是摆在眼前切切实实的事实!她心里清楚,甚至隐隐激动了起来,从今天开始,只怕自己手上的这支蓝虎旗想不名扬天下都难了,而自己这个蓝虎旗大统领只怕也是盛名难却!(未完待续。)

第1374章    readx;第1362章

    “轰轰轰……”

    金晶神焱疯狂爆发!

    在朱千手的元神逃体肉身的一瞬间,她周身方圆千丈之内的空间几乎变成了一个熊熊燃烧的金色大火球,但凡是这火球之内的一切东西都被焚烧个干干净净。

    包括混沌中的各种能量,甚至是朱千手的圣人肉身!

    六级圣人的圣躯,极为强大。更兼之朱千手本体是一只防御极强的超级蜘蛛。所以,就算[金晶神焱]上身,她的肉身也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可是,也仅仅只能坚持几分钟罢了!

    在这几分钟之内,朱千手的圣躯也彻底被金晶神焱给煅烧起来。

    这具可媲美先天至宝的强大圣躯,算是彻底地悲推了,几乎每一处都处在[金晶神焱]的笼罩之下。甚至就连朱千手这具圣躯四周的虚空都被烧融成一块块凝结扭曲的晦涩气团。

    “完了!”

    “好狡黠的吕重,居然这就利用上了刚才收取的[金晶神焱]?”

    “哈哈,本圣早就看不惯朱千手那家伙了,她的圣躯被毁,£∟简直是大快人心啊……”

    “呵呵,虫族圣人,的确是天生怕火啊……”

    “原本还以为吕重要吃亏,我都准备帮忙了,以便还吕重一个人情,却没有想到吕重这家伙居然借用了金晶神焱,太聪明了……”

    “只是,吕重这小子对金晶神焱怎么会拥有如此的控制力?要知道这金晶神焱可都是他刚才才收取的。毕竟,这是圣神界的火焰啊……”

    “这个我倒知道。吕重本身凝聚的火之大道。就极为强大。达到了极品境界。再有他整个身体似乎对极度亲近诸多法则之力。再加上他那神秘的天眼,才能让吕重在第时间勉强可以与金晶神焱短暂地交流……”

    ……

    与朱千手的圣识的恐惧与绝望相比,是此时此刻,几乎所有圣人都开始对吕重刮目相看,这一战,吕重终于得到了不少对人的尊敬。

    “这金晶神焱火真是太厉害了,朱千手可是六级圣人,其肉身之强几可媲美极品先天至宝。可居然连一会儿都坚持不了,就被烧成了灰烬?”

    “好变态的火焰,这才是真正的神焱啊!吕重道友只是勉强能操控一下这种火焰居然都能产生如此恐怖的攻击力,吕重兄弟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逆天的福泽!”

    “不只是运气,他能在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时,就能灭杀一位六级圣伯圣躯,至少也证明了他的实力……”

    “对了,你们有没有发觉,这吕重居然在混沌之中丝毫不受越来越强的[寂灭元力]的压制。这才是他能战胜朱千手的最大原因……”

    ……

    一众圣人震惊异常,看向吕重的双眼俱都瞪得老大。

    的确。在如此恐怖的混沌中,吕重非但能安然虚立于空中,还能毫无保留地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本身就能说明吕重不受寂灭元力的节制。

    “我的天,居然不受寂灭元力的节制,这小子还不到圣人增,他是怎么办到的?”

    “天啊,我陡然看到了进入寂墟的希望……”

    ……

    这一刻,无数圣人双眼放光,心里也是升腾起了一个念头。

    “鸿钧,你……你太走运了……”剑祖深深地看了正一脸开心的鸿钧道祖一眼,满脸羡慕嫉妒恨。

    剑祖此言一出,刀尊、莲尊也是连连点头。说实话,像吕重这样的徒弟,他们也想要啊。

    混蚕的目光也是多了一份赤果果的与火热:这样的徒弟他也想要啊。

    “呵呵,侥幸……侥幸……”鸿钧道祖一脸带笑,虽然话语间很是谦虚,可是那一脸得意的神情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混蚕老祖脸色顿时一黑,鄙夷地看了鸿钧道祖一眼,轻轻道:“虚伪!”

    “呃……”鸿钧道祖老脸顿时一僵。

    ……

    战场之上,早一步破体而的朱千手的元神,看着远处的那个巨大金色火球,也是一脸呆滞与不敢置信。

    她堂堂一个六级圣人,在与一个还没有证道圣人的人类小辈争斗时,居然被对方给灭了不朽不灭的肉身?

    这……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反而教材!

    朱千手能想像得到,以后,诸天万界的无数人都会记住今天的一战。

    因为一个准圣直接灭了一个六阶圣人,这绝对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例。

    这一战,成全了吕重的奇迹,而她朱千手却成了这一战的最大耻辱与背景!

    “怎么会这样?”朱千圣的元神也有点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没有在第一时间继续逃跑,而是不敢置信地远远矗立在一边回望着自己的肉身。

    这时候,吕重也是一脸兴奋与张狂,哈哈大笑:“哈哈,看来我都不用打上玄幽玄域,就能灭了你了。朱千手,今天就是你身陨道消、神形俱灭的日子——”

    话音一落,吕重整个人化为一道璀璨的流星向朱千手的元神追去。

    见吕重在灭了自己的肉身之后,居然还如此不依不饶,朱千手的元神也几乎彻底暴走,不由沉声大骂:“混蛋,想灭我,你还不配……”

    “咻咻咻……”

    突兀的,就有四道璀璨之极的光芒在朱千手的元神手中闪烁出来,以快得让吕重都忌惮的速度,杀来。

    灵光肆虐!

    四道黑红相间的璀璨激光仿佛破天利剑冲霄而起。

    咦?

    吕重顿时感觉身上寒毛大盛,动念间,[大寂灭珠]立刻护卫在他的头领。

    “轰轰轰……”

    当那四道激光猛然轰击到[大寂灭珠]的护罩之上的时候。却仿佛击中了一个柔软无比的面团。被纷纷弹开。

    顿时现出四件法宝的形状来!

    剑、锤、枪、刺!

    四件法宝的等级都不弱。居然都是先天至宝。

    不过,很可惜,这样上等的四件先天至宝的攻击,也无法破开[大寂灭珠]的护罩。

    显然,有[大寂灭珠]这样的道器护身,吕重难得地没有受到任何冲击。

    “看来,以后要是与吕重对上,绝对要选对战场……”

    “是啊。要灭了吕重,最好是一击必杀,让他没有祭出那珠形道器的机会。否则,一击不中,必留无穷后患……”

    “如果不是在混沌之中,相信朱千手要灭掉吕重,也就是雷霆一击而已。可是,在这混沌之中,朱千手被寂灭元力极度压制,而吕重一点压制都没有受到。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不公平?”有人冷笑:“吕重才区区上位准圣,朱千手擅长找他的麻烦。又公平吗?”

    “不错,朱千手这是自找的。关人家吕重什么事……”

    ……

    虽然也有看惯吕重的圣人,但是,战在吕重一边的圣人更多。

    这一战,朱千手简直是输人又输阵,不但颜面大失,更是连本尊肉身都给丢了,端的是损失惨重。

    可就算这样,吕重也没打算放过对方。

    趁她病,要她命!

    否则,麻烦无穷无尽!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在接过朱千手的攻击后,才着手发动了攻击。

    “朱千手,你也接我一招——”

    吕重猛然咆哮起来,张嘴一吐,陡然一道璀璨之极的漆光从他嘴里喷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另一方的朱千手的元神。

    “咻——”

    此漆光一出,一连观战的鸿钧道祖都是脸色一黑:“该死,这小子居然还炼化了这件魔道至宝——”

    在鸿钧道祖不愉的眼神之中,那漆光几乎瞬间破开了无数空间,瞬间出现在朱千手的元神之前。

    弑神枪!

    第一次被吕重祭出!

    这是真正的魔道至宝,可媲美极品混沌至宝的攻击利器。其杀伐力尚在诛仙四剑之上。

    当年,魔祖之所以能硬抗鸿钧、杨眉等多位老祖的联手,这弑神枪功不可没。

    魔祖陨落之后,分身三分,化出了无天佛祖(摩罗)、罗喉、葬月三人。

    这弑神枪就是吕重强行从罗喉那里抢出来的。

    而这一次,是弑神枪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现出来。

    此枪一出,整片空间在瞬间都诡异地安静了一下,然后“咻”地一声空间破碎!

    无法形容这一枪轰出的那一瞬间的感觉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混沌空间居然都被诡异地轰破!

    众圣眼睁睁地看着那杆黑枪,带着滔天魔气与凶威,在混沌一端消失,可刹那间又在另一边出现。

    “给我杀——”

    随着吕重的一声轻喝响起,刹神枪已在所有圣人的震惊中,出现在朱千手的元神之前。

    望着这杆黑枪的枪尖陡然在自己的圣识中放大,朱千手的元神也是涌起了强烈的不安与惧意。

    危险!

    危险之极!

    这是朱千手心中最大的感觉。

    闪!

    可是她刚要有所行动,却赫然发现自身周边的整片整片的空间都不一样了。

    似乎整片空间已守成钢化,以他的实力再无无法动用空间能量突破与瞬移了。

    “我……我不想死——”

    朱千手的元神一脸绝望。

    早知道今天找吕重的麻烦,会把自己给彻底地赔进去,她说什么也不会行动的。

    就算心中再多么地想要灭了吕重,也不会在这片混沌中动手。

    只要回到仙界,她就算拼着违反圣尊联盟制订的“圣人不到量劫不出世”的规定,也一定要在外面灭了吕重。

    可是,现在一旦连自身的元神也被灭了,那她就真正的是身死道消、神形俱灭了!

    “不行,我不能死——”朱千手的元神下意识地疯狂大喊。

    动念间,一个个至强的禁制与法宝挡在了她的元神之前。

    “凭这些就以为能挡住弑神枪?”吕重冷笑,无上的圣识控制着[弑神枪],让其释放全部的攻击。

    “轰……”

    一声巨响产生,就像是一方天地崩溃了,朱千手身前的无数禁制、法宝,毫无例外地被轰破。

    一时间,朱千手的整个世界在那一时间陷入无穷无尽的毁灭与绝望之中。

    噗!

    长枪所向,带着一往无前的勇烈与霸道,直接命中朱千手的元神!

    顿时,无穷无尽的魔气疯狂地摧毁朱千手的意志乃至灵魂!

    “呼呼呼……”

    几个呼吸之间,朱千手的灵魂意志被彻底摧毁,只余下她那精纯的灵魂能量。

    吞噬!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控制着[弑神枪]直接吞噬了朱千手的这无主的元神能量。

    说实话,之前利用金晶神焱烧了朱千手的肉身,也是让吕重极为肉疼的。

    毕竟,这可是六阶圣人的圣躯,绝对浑身是宝。

    可惜,他吕重偏偏是在[大寂灭珠]之外,当着无数圣人、圣尊的面与朱千手战斗。是不敢动用[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的,那样的话,会让整个诸天万界发狂的。

    毕竟,鸿蒙龙珠代表的意外太大了。而且,不久之前就曾有三位圣尊陨落在鸿蒙龙珠之中的。

    要是让人知道鸿蒙龙珠在吕重的手里,那岂不表明吕重已有能力灭了圣尊?

    这样一来,吕重绝对会成为诸天万界所有圣尊、圣人的公敌。

    是以,这鸿蒙龙珠、九玄寒龙冰棺之事,吕重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动用不了鸿蒙龙珠、九玄寒龙冰棺,吕重只有把主意打到之前收取的[金晶神焱]身上。

    能用金晶神焱取得胜利,已让吕重喜出望外了。

    所以,就算金晶神焱毁了朱千手的圣躯,吕重顶多郁闷外加可惜,但也不会太过在意。

    可是这朱千手的元神,吕重就不得不在意了!

    这家伙可是虫圣,吕重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虫圣的元神,这样的元神,足以让吕重更长的成长、更好地发挥出虫族传承中的超级秘术……

    而弑神枪吞噬朱千手的元神,也只是一个遮人耳目的小把戏罢了。

    因为最终,朱千手的元神能量,还是他吕重的!

    ……

    完了!

    吕重真的凭着自己,灭了一个六阶虫圣!

    这让所有圣人都齐齐吸了一口冷气!

    上位准圣伤了圣人就足以名传千古了。

    可现在,吕重居然以上位准圣的境界直接灭了一尊六阶圣人?

    这明明是发生在圣尊与无数圣人眼中的事,却依旧让这些顶级强者感觉过于玄幻。

    “这……这家伙要不要这么刁啊……”剑祖的嘴角刀是抽搐了几下,这一刻,面对吕重,他真有一种老了的感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i7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