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对吴飞灵这个颇为自私的女人一点好印象都没有,闲的蛋疼才去欺负她!所以当他听到吴飞灵跳楼竟然是因为自己欺负了她之后,非常的惊讶。八零电子书/

    “赵县长,我们是知道你没欺负她,可是别人不知道啊!我听说吴飞灵正在医院的病房楼上大喊大叫,说你欺负她呢!那些围观者不信以为真才怪呢,赵县长你赶快去看看吧!晚了要出大事了!”洪光武看到赵长枪好像没有马上行动的意思,连忙又急促的说道。

    赵长枪心念一动,忽然明白吴飞灵什么意思了。她这是在逼着自己去看她呢!

    赵长枪上次去看望吴飞灵的时候,吴飞灵可是曾经亲口说过,让赵长枪每天都要抽时间去看望她。赵长枪每天忙得脚打屁股,各种各样的事情一大堆,哪里有空去天天陪她?所以当场便拒绝了她。

    这些日子,包括赵长枪在岛国的这几天,吴飞灵曾经给他打过无数次电话,赵长枪索性不接,看到她的电话就挂掉。可能自己的行为彻底惹恼了这位千金大小姐,所以她才用这种极端的手段,想把自己逼过去。

    赵长枪虽然和吴飞灵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通过吴飞灵在吴家老爷子寿宴上的表现,和那次在水林镇火场中的表现,却已经知道吴飞灵不但自私,而且将自己的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要不然,当初在火场中,她也不会让赵长枪放弃她的救命恩人小翠花,而一个劲的要求赵长枪先救她!

    这样的女人会去自杀?好像不太可能吧?

    想到这些赵长枪更加确定吴飞灵这样做只不过是在逼自己,如果自己真的不过去,恐怕她自己折腾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也就会乖乖的鸣锣收兵了。

    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后,赵长枪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对洪光武说道:“洪光武,我不去了。你马上通知警方,让他们过去处理这件事。”

    “可是“洪光武刚想再劝说赵长枪几句,却看到赵长枪竟然已经取过一份文件看了起来,于是只好打住自己的话,离开了。洪光武了解赵长枪的脾气,他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自己再多嘴,不但不能说动赵长枪,而且说不定还会降低自己在赵长枪心中的地位。【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

    洪光武离开后,赵长枪开始认真批阅文件。他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赵长枪才刚刚批阅了几份文件,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一看,电话竟然是县委书记宗伟阳打来的。

    赵长枪想也不想马上就知道宗伟阳肯定是已经到了现场。自己了解吴飞灵,但是宗伟阳可不了解啊,他可是非常害怕吴飞灵会真的在平川县跳楼自杀。

    赵长枪刚刚接通电话,话筒中便传来宗伟阳急促的声音:“喂,赵老弟,你怎么还不过来?你快点过来看看吧!你再不过来可是要真的出事了!”

    “宗书记,你放心,吴飞灵只是在吓唬人,她绝不会真的跳楼!等她折腾够了,她就消停了。”赵长枪一边看文件,一边无所谓的说道。

    “赵老弟,不是这么回事啊!我看吴飞灵好像是来真的。她现在就站在医院病房楼的天台上,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就算她是吓唬人,你也还是赶快过来吧,不然别人还以为你把她怎么着了呢!你听听她在喊什么”

    赵长枪听到宗伟阳说到后来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在变远,显然他已经将手机从嘴边拿开,将话筒朝向了大楼的方向,接着,赵长枪便听到从话筒中传来一个不太清晰的声音:“赵长枪!我要你在十分钟之内必须赶过来见我!不然我真的就要跳下去了,你给我记着,你如果不来,我就算到了阴间,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虽然由于宗伟阳站立的地方离顶楼太远,所以声音并不清晰,但是赵长枪还是大体听到了几句。

    “赵老弟,你还是快点过来吧!不然不单单是吴飞灵可能会出事,我恐怕你也会受到影响啊!”宗伟阳有些着急的说道。

    吴飞灵毕竟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她如果真的在平川县出了事情,就算吴应熊再开明,就算他对赵长枪再欣赏,恐怕赵长枪在他心中的形象也会一落千丈!

    赵长枪听宗伟阳的语气,好像现场的情况确实不乐观,于是便说道:“好吧,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赵长枪挂断电话后,不禁嘟囔道:“这个愚蠢的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不会真的想跳下来吧?”

    赵长枪一边嘟囔,一边离开了办公室,开着超级悍马径直驶往人民医院。

    当赵长枪赶到平川县医院的时候,才发现整个人民医院现在已经全乱了套了!医院的大小领导全都跑了出来,大领导和县委书记宗伟阳站到一起,小领导自己凑一堆,仰头看着顶楼天台上的吴飞灵。

    只见吴飞灵一身蓝条白底病号服,正站在天台的女儿墙上,呼啸的春风吹过,将她的长发吹得漫天飞舞,一身宽大的病号服更是猎猎作响,吴飞灵的身子也随风摇摆,仿佛随时都会被大风吹到楼下!

    医院病房楼前面的空地上停着数辆打着红蓝爆闪的警车,十几个警察早已经将厚厚的气垫铺到了楼下,仰头看着楼顶,随时防备吴飞灵会从上面跳下来。警察还带来了一个谈判专家,正在用喇叭大声朝楼上喊话,让吴飞灵不要冲动,要珍惜美好的年华,要面向未来,要多为家里老人考虑等等。

    病房楼的下面密密匝匝的全是人,一直延伸到到医院大门外面的马路上,连马路上都站满了人,不明真相的人们一边看还一边议论纷纷:

    “喂,美女,这娘们干嘛要跳楼?”一位戴眼镜的先生问身边的一位美女。

    美女看看男人脸上的眼镜,撇嘴说道:“你什么眼神?眼镜该去换换了吧?人家那是黄花大姑娘,不是娘们!”

    “哦,黄花大姑娘,黄花大姑娘。可是她为什么跳楼啊?”这哥们来的晚,没听见吴飞灵之前的咋呼。

    “被男人欺负了呗?现在的男人没个好东西!”美女说道。

    “是,是,确实没个好东西,竟然有人敢欺负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个男人是谁?我都想揍他一顿!”男人略显尴尬的说道。

    “听说欺负她的是县长赵长枪,你敢去揍他?”

    “”男人无语了。

    “知道那个女的是谁不?听说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唉,真可怜!”女人又说道,她有些爱心泛滥了。

    “”眼镜男人彻底凌乱了!县长欺负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副省长的女儿要跳楼自杀!我靠,这要是报道出去,得是多么有爆炸性的新闻?

    “唉,这位姐姐真可怜,我恨死县长赵长枪了!”女人狠狠的说道。

    此时最恨赵长枪的可不是这个不相干的女人,而是正站在楼顶的女儿墙上,随时都会掉下来的吴飞灵!

    吴飞灵现在已经恨透了赵长枪!

    说实话,吴飞灵以前并不是真的有多么喜欢赵长枪,更不是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在爷爷的寿宴上,她只不过是对赵长枪有些好感,仅此而已。

    后来,他和拿破仑?瑞郎?波拿马一起做华国民俗整理,吴飞灵提出要来平川看望一下赵长枪,而被打翻了醋坛子的瑞郎却不答应,两人吵了一架后分开,吴飞灵便自己跑到了平川县,打算去找赵长枪。

    那时候,刚刚和瑞郎分开的吴飞灵认为,如果和瑞郎分开,然后和赵长枪在一起,好像也不错。毕竟她的爸爸和其他家人都不太喜欢有些傲慢的法国佬瑞郎,也不愿她远嫁到外国。相对于瑞郎,年轻有为,英俊帅气的赵长枪是个更好的选择。

    吴飞灵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美貌,学识和爸爸的身份,自己只要稍稍对赵长枪表现出一点点的意思,赵长枪肯定就会屁颠屁颠的向自己靠上来的。

    没想到赵长枪根本不鸟她!在如家酒店火场的时候,赵长枪甚至先去救名不见经传,好像名声还非常臭的小翠花都不去救她!这让吴飞灵相当受打击!

    后来她又直接将赵长枪喊道了医院,和赵长枪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并且要求赵长枪每天都来看看她。

    可是赵长枪不但当场就拒绝了她,而且过后再也没有来看望他一次!更让吴飞灵气恼的是,赵长枪竟然连她电话都不接!

    这让吴飞灵对赵长枪的感情产生了变化,由爱变成了恨!吴飞灵暗暗发誓,一定要凭借自己的手段得到赵长枪的心,让赵长枪把他原来的女朋友全都甩掉,然后自己在无情的抛弃他,让他后悔一辈子!

    然而问题是,现在赵长枪对自己根本不感冒,连和自己多说一句话,多见一面的兴趣都没有,自己怎样让赵长枪义无反顾的爱上自己?怎样才能拆散他和他女朋友的关系?

    想来想去,吴飞灵便想到了影视剧中那些女人为了男人而跳楼的那些镜头。这女人不禁心想,这是个好主意,不但能把赵长枪迅速的逼出来,而且还能让赵长枪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他!或许就能打动了赵长枪,让赵长枪爱上自己呢!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三二章 谁都别想捡!    如此大规模的短兵相接,什么金莲一二三四品都是假的,金莲一品的也许挡不住金莲九品一击,可不代表连对方的法力外放也挡不住,双方起码的短兵相接资格是有的,金莲九品被金莲一品的大刀砍上了你照样得死。在如此庞大的战阵中,到处是敌人,已经陷入了人海之中,到处是刀枪砍杀刺来,能做的只有拼命砍倒不断杀来的人,同境界内单打独斗时的什么实力更高一筹、或高上几品在这里都是假的,有本事挡住源源不断杀来的刀枪、或先杀翻对手才是真的。

    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彩莲修士在这种大规模混战中自然能发挥重要作用,攻来的人难以挡住他的攻势,而他一击对方又承受不住,简直是大军中绞杀的利器。

    尽管如此,彩莲修士一旦身陷如此庞大战阵中,实力也要大打折扣,平常法力的强悍能轻易压制金莲修士,可在这里无数金莲修士的法力释放令战阵中澎湃法力蓄积跌宕如惊涛骇浪一般,彩莲修士释放出的法力压制轻易就能被瓦解,近身还能发挥不小的威力,法力稍远根本没任何威力,迅速被到处澎湃乱卷的法力给融合走了,成为了浩荡澎湃在战场上的法力中的一部分。

    这就好比一碗墨水能染黑一缸清水,一碗墨水倒入大海中什么都不是。

    在如此大规模的混战中,几乎将所有人的实力水平给拉到了同一道水准之内,在这准则之下修士的战争其实和凡人无异。当然,这个水准也不是凡人能比的,白莲、青莲、红莲修士闯进这战阵来估计都得被澎湃乱卷的法力给撕成碎肉,就算是紫莲修士闯进来也吃不消。

    一名金莲七品修士一刀劈翻一人,身边突然数支长枪刺来,将其劈出一刀的胳膊给架住,架死了。但他修为明显比周边围攻的人高上不少,胳膊一抖,立刻将架住胳膊的长枪全部震开了。震得围攻的数人一起踉跄后退。谁知一名金莲一品的修士趁他抖臂的机会,一枪刺来,狠狠捅进了他的咽喉。金莲七品修士口鼻冒血,两眼巨睁。没想到自己会死在金莲一品修士的手中,手拼命抓住刺中咽喉的枪杆,边上一道寒光闪过,又是一名金莲一品修士扑来,狠狠一刀将他脑袋砍飞了。热血喷洒。

    “杀!”

    “去死!”

    喊杀声不停,怒吼声不断,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肉横飞,残肢断腿乱飞,人头滚滚。

    上了战场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死人和活人,只有不断地杀!

    什么怕不怕死,一旦进入这种大规模交战方式,立马就能杀红眼。双方交战瞬间进入白热化。

    “地狼旗,右后迂回,接尾!”临时接替白鹰旗指挥位的站在白鹰旗下挥枪怒喊。

    “杀!”地狼旗下顿时一片喊杀声调头向右冲杀,到处是人,隶属地狼旗的人马已经杀得搞不清东南西北,紧跟显眼的地狼旗飘扬的方向杀去。这个时候大脑里无需多想,下面的士卒想多了也没用,紧跟战旗拼命冲杀就是对的,这才是保命的最好办法,否则一旦落单就是死路一条。没人会等你的,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停下来等你一个人。

    这个时候近卫军高过地方大军的强悍战斗力立刻展现了出来,久经沙场,配合熟练。缺位立补,进退有据,战旗所指,舍生忘死!

    黑龙司上下,以飘扬的蓝虎旗为主进攻方向,旗下的鹰旗为进攻主力。鹰旗下的狼旗在指挥下厮杀,约每五百余人一组团结在狼旗下以战阵绞杀。

    天下基本上太平,镇守地方的人马缺少如此大规模厮杀的经验,和近卫军不能比,一些常有的结阵训练难以形成有效的战力,对上蓝虎旗人马一冲就容易乱套,一乱就被蓝虎旗的人马组合冲杀。

    酉丁域不少人这次算是真正领教了近卫军的强悍战力,伤亡的数字越来越大。而酉丁域的人马实在是太多了,近卫军这边的伤亡也在逐渐增加。

    酉丁域这边还有不少从近卫军来的上将,一见正面交锋的情形,便明白了厉害关系在哪里,要打乱蓝虎旗的有效指挥,才能有效降低自己这边战损,才方便以人多的优势将蓝虎旗给灭掉。

    一上将当即挥枪怒喝道:“集中力量,斩将夺旗!”

    同时对四周分集群散开的人马施法大喊道:“敌军陷入重围难逃,正是歼灭良机,还不速来相助!”说罢,他自己领了一队人率先朝飘扬的蓝虎旗下的牧雨莲杀了过去。

    四周分集群散开的人马亦是一喜,之前惧于蓝虎旗的破法弓攻击,没想到蓝虎旗竟然放弃了弓箭优势强行冲进了他们希望的战局,胜负已分!

    “杀!”一集群为首上将大喝一声,率领数万人马冲杀而来。

    “杀!”集群散开人马的主将纷纷下令冲来。

    黑龙司数万大军危矣!

    腾空追杀的苗毅双目欲裂,下面就牧雨莲一个彩莲修士,如何挡得住如此多的彩莲修士进攻,战旗一倒,黑龙司人马陷入混乱后还如何能组织起有效的进攻,面对如此重兵围剿,势必要被撕成碎片。

    “杀!”苗毅一声怒吼,迅速放弃了趁乱追杀,领着百余勇士朝庞大战阵杀了回来。

    勉强和三名彩莲修士杀在一起的牧雨莲已经是难以支撑,余光发现苗毅等人杀了回来,心中感动莫名,感动的不行。

    她知道这个时候蓝虎旗吸引了敌军全部主力,下面数十万具尸体,也没那么顺利快速找到足够的破法弓,苗毅等人正是可以趁机脱身的机会,谁知苗毅等人竟然没有走,反而冲了回来。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蓝虎旗人数有限,缠不住太多的敌人,混乱战局一起,苗毅等人杀回来也改变不了局面,一旦其余敌人捡回了破法弓,到时候谁都走不了。

    牧雨莲顿时悲声大喊,“我等诱敌。大人快走,留待有用之躯为蓝虎旗弟兄报仇!”

    蓝虎旗这边许多人都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不少人跟着含泪大喊,“我等诱敌。大人快走,留待有用之躯为蓝虎旗弟兄报仇!”

    许多人是喊着这句话打起精神来拼命的,有些人话没喊完便被一刀砍飞了脑袋。

    冲来的苗毅并没有带人逃走,目光急闪间突然扬手止住身后百人,浮空回头一喝。“破法弓灭掉敌方上将!”

    他自己先捞出了破法弓,一箭上弦,砰一声炸响,一道流光射出。

    咣!三名联手合力打得牧雨莲几乎已经快没有招架之力的彩莲修士中一人刚一回头便翻倒在地,不妨有人这个时候用流星箭偷袭,幸好身上的红晶战甲挡住了,却免不了“噗”一声被震的狂喷出一口血来。

    另两人大惊回头,却见数道流光一起射来,大惊之下躲都来不及了,与前一人如出一辙被震翻喷血。三人瞬间被牧雨莲身边的中军给淹没。死于乱刀乱枪之下。

    苗毅等人在更高的空中,连连朝下面四方发箭,专门点杀和己方人马交手的彩莲修士,就算杀不死杀成了重伤也自有蓝虎旗的人冲上去乱刀砍死、乱枪捅死。

    异变突生,厮杀正酣的酉丁域上将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不一会儿便连毙四百多名。

    后续再想产生奇袭效果就难了,剩下的数百酉丁域上将皆有了准备,身旁护卫纷纷举盾牌保护,分散射出的流星箭威力不足,不足以再造成毙杀效果。

    但这一番射杀效果还是大大减轻了蓝虎旗的压力。至少压制得那些上将不敢冒头出手了。蓝虎旗下面倒下的鹰旗和狼旗又有人重新打了出来。

    “这边人手够了,来一部分人随我去捡破法弓!”酉丁域这边一名上将怒吼一声,领了人向地面冲去。

    见已经没了偷袭效果,再瞅见另一支人马朝地面去了。苗毅回头喝道:“留十人随我,余者速回各部护旗!”

    他点了十人速冲向地面,余下的九十余人纷纷朝自己本部大旗冲去助战。

    “牛有德在此,谁敢挡我!”领着十人俯冲而下的苗毅一声怒喝。

    下方冲杀人群一看,大惊,混乱中回避不及。惨叫声中,被苗毅率人直接杀出一洞,贯穿而过。

    一冲出大军战圈,看到那群冲向地面的酉丁域人马,苗毅目光急闪,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嘶声道:“破法弓准备!”自己再次提出破法弓弓箭上弦。

    旁有一人喊道:“大人,没用,拦不住了!”

    苗毅喝道:“谁说拦不住了!”

    砰,一箭射出,不见射人,却见流光直射地面。

    轰!山崩地裂,烟尘四起,地上的尸体什么的瞬间被倾翻的大地给掩埋。

    随行十人眼睛一亮,明白了苗毅的意图,纷纷弓箭上弦,朝着下方散落尸体的地面狂射。

    轰隆隆!轰隆隆声不断。

    率人冲向地面捡破法弓的敌将看着下面倾翻的地面,和冲天而起的烟尘,顿时傻了眼,都给埋了,还捡毛啊!等找出来估计仗都打完了。

    敌将霍然抬头看向上空,可谓恨的牙痒痒,之前对方人马不惜代价以寡敌众往这里冲,无非是想占了这里捡破法弓对付他们,而他们往这里攻占也无非是这个目的,谁知牛有德这孙子太狠了,来个一起玩完,老子捡不到,谁都别想捡!

    他做梦也想不到苗毅会把最后一丝战胜他们的机会给亲手掩埋了!

    双方抢夺的目标瞬间暂时消失了,留了一箭威力的苗毅一箭射向他,却被其左右护卫举盾牌挡住了。

    苗毅弓箭一收,挥枪朝他一指,怒喝一声,“牛有德来也,拿命来!”又带着人悍然冲杀而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