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此大规模的短兵相接,什么金莲一二三四品都是假的,金莲一品的也许挡不住金莲九品一击,可不代表连对方的法力外放也挡不住,双方起码的短兵相接资格是有的,金莲九品被金莲一品的大刀砍上了你照样得死。在如此庞大的战阵中,到处是敌人,已经陷入了人海之中,到处是刀枪砍杀刺来,能做的只有拼命砍倒不断杀来的人,同境界内单打独斗时的什么实力更高一筹、或高上几品在这里都是假的,有本事挡住源源不断杀来的刀枪、或先杀翻对手才是真的。

    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彩莲修士在这种大规模混战中自然能发挥重要作用,攻来的人难以挡住他的攻势,而他一击对方又承受不住,简直是大军中绞杀的利器。

    尽管如此,彩莲修士一旦身陷如此庞大战阵中,实力也要大打折扣,平常法力的强悍能轻易压制金莲修士,可在这里无数金莲修士的法力释放令战阵中澎湃法力蓄积跌宕如惊涛骇浪一般,彩莲修士释放出的法力压制轻易就能被瓦解,近身还能发挥不小的威力,法力稍远根本没任何威力,迅速被到处澎湃乱卷的法力给融合走了,成为了浩荡澎湃在战场上的法力中的一部分。

    这就好比一碗墨水能染黑一缸清水,一碗墨水倒入大海中什么都不是。

    在如此大规模的混战中,几乎将所有人的实力水平给拉到了同一道水准之内,在这准则之下修士的战争其实和凡人无异。当然,这个水准也不是凡人能比的,白莲、青莲、红莲修士闯进这战阵来估计都得被澎湃乱卷的法力给撕成碎肉,就算是紫莲修士闯进来也吃不消。

    一名金莲七品修士一刀劈翻一人,身边突然数支长枪刺来,将其劈出一刀的胳膊给架住,架死了。但他修为明显比周边围攻的人高上不少,胳膊一抖,立刻将架住胳膊的长枪全部震开了。震得围攻的数人一起踉跄后退。谁知一名金莲一品的修士趁他抖臂的机会,一枪刺来,狠狠捅进了他的咽喉。金莲七品修士口鼻冒血,两眼巨睁。没想到自己会死在金莲一品修士的手中,手拼命抓住刺中咽喉的枪杆,边上一道寒光闪过,又是一名金莲一品修士扑来,狠狠一刀将他脑袋砍飞了。热血喷洒。

    “杀!”

    “去死!”

    喊杀声不停,怒吼声不断,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肉横飞,残肢断腿乱飞,人头滚滚。

    上了战场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死人和活人,只有不断地杀!

    什么怕不怕死,一旦进入这种大规模交战方式,立马就能杀红眼。双方交战瞬间进入白热化。

    “地狼旗,右后迂回,接尾!”临时接替白鹰旗指挥位的站在白鹰旗下挥枪怒喊。

    “杀!”地狼旗下顿时一片喊杀声调头向右冲杀,到处是人,隶属地狼旗的人马已经杀得搞不清东南西北,紧跟显眼的地狼旗飘扬的方向杀去。这个时候大脑里无需多想,下面的士卒想多了也没用,紧跟战旗拼命冲杀就是对的,这才是保命的最好办法,否则一旦落单就是死路一条。没人会等你的,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停下来等你一个人。

    这个时候近卫军高过地方大军的强悍战斗力立刻展现了出来,久经沙场,配合熟练。缺位立补,进退有据,战旗所指,舍生忘死!

    黑龙司上下,以飘扬的蓝虎旗为主进攻方向,旗下的鹰旗为进攻主力。鹰旗下的狼旗在指挥下厮杀,约每五百余人一组团结在狼旗下以战阵绞杀。

    天下基本上太平,镇守地方的人马缺少如此大规模厮杀的经验,和近卫军不能比,一些常有的结阵训练难以形成有效的战力,对上蓝虎旗人马一冲就容易乱套,一乱就被蓝虎旗的人马组合冲杀。

    酉丁域不少人这次算是真正领教了近卫军的强悍战力,伤亡的数字越来越大。而酉丁域的人马实在是太多了,近卫军这边的伤亡也在逐渐增加。

    酉丁域这边还有不少从近卫军来的上将,一见正面交锋的情形,便明白了厉害关系在哪里,要打乱蓝虎旗的有效指挥,才能有效降低自己这边战损,才方便以人多的优势将蓝虎旗给灭掉。

    一上将当即挥枪怒喝道:“集中力量,斩将夺旗!”

    同时对四周分集群散开的人马施法大喊道:“敌军陷入重围难逃,正是歼灭良机,还不速来相助!”说罢,他自己领了一队人率先朝飘扬的蓝虎旗下的牧雨莲杀了过去。

    四周分集群散开的人马亦是一喜,之前惧于蓝虎旗的破法弓攻击,没想到蓝虎旗竟然放弃了弓箭优势强行冲进了他们希望的战局,胜负已分!

    “杀!”一集群为首上将大喝一声,率领数万人马冲杀而来。

    “杀!”集群散开人马的主将纷纷下令冲来。

    黑龙司数万大军危矣!

    腾空追杀的苗毅双目欲裂,下面就牧雨莲一个彩莲修士,如何挡得住如此多的彩莲修士进攻,战旗一倒,黑龙司人马陷入混乱后还如何能组织起有效的进攻,面对如此重兵围剿,势必要被撕成碎片。

    “杀!”苗毅一声怒吼,迅速放弃了趁乱追杀,领着百余勇士朝庞大战阵杀了回来。

    勉强和三名彩莲修士杀在一起的牧雨莲已经是难以支撑,余光发现苗毅等人杀了回来,心中感动莫名,感动的不行。

    她知道这个时候蓝虎旗吸引了敌军全部主力,下面数十万具尸体,也没那么顺利快速找到足够的破法弓,苗毅等人正是可以趁机脱身的机会,谁知苗毅等人竟然没有走,反而冲了回来。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蓝虎旗人数有限,缠不住太多的敌人,混乱战局一起,苗毅等人杀回来也改变不了局面,一旦其余敌人捡回了破法弓,到时候谁都走不了。

    牧雨莲顿时悲声大喊,“我等诱敌。大人快走,留待有用之躯为蓝虎旗弟兄报仇!”

    蓝虎旗这边许多人都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不少人跟着含泪大喊,“我等诱敌。大人快走,留待有用之躯为蓝虎旗弟兄报仇!”

    许多人是喊着这句话打起精神来拼命的,有些人话没喊完便被一刀砍飞了脑袋。

    冲来的苗毅并没有带人逃走,目光急闪间突然扬手止住身后百人,浮空回头一喝。“破法弓灭掉敌方上将!”

    他自己先捞出了破法弓,一箭上弦,砰一声炸响,一道流光射出。

    咣!三名联手合力打得牧雨莲几乎已经快没有招架之力的彩莲修士中一人刚一回头便翻倒在地,不妨有人这个时候用流星箭偷袭,幸好身上的红晶战甲挡住了,却免不了“噗”一声被震的狂喷出一口血来。

    另两人大惊回头,却见数道流光一起射来,大惊之下躲都来不及了,与前一人如出一辙被震翻喷血。三人瞬间被牧雨莲身边的中军给淹没。死于乱刀乱枪之下。

    苗毅等人在更高的空中,连连朝下面四方发箭,专门点杀和己方人马交手的彩莲修士,就算杀不死杀成了重伤也自有蓝虎旗的人冲上去乱刀砍死、乱枪捅死。

    异变突生,厮杀正酣的酉丁域上将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不一会儿便连毙四百多名。

    后续再想产生奇袭效果就难了,剩下的数百酉丁域上将皆有了准备,身旁护卫纷纷举盾牌保护,分散射出的流星箭威力不足,不足以再造成毙杀效果。

    但这一番射杀效果还是大大减轻了蓝虎旗的压力。至少压制得那些上将不敢冒头出手了。蓝虎旗下面倒下的鹰旗和狼旗又有人重新打了出来。

    “这边人手够了,来一部分人随我去捡破法弓!”酉丁域这边一名上将怒吼一声,领了人向地面冲去。

    见已经没了偷袭效果,再瞅见另一支人马朝地面去了。苗毅回头喝道:“留十人随我,余者速回各部护旗!”

    他点了十人速冲向地面,余下的九十余人纷纷朝自己本部大旗冲去助战。

    “牛有德在此,谁敢挡我!”领着十人俯冲而下的苗毅一声怒喝。

    下方冲杀人群一看,大惊,混乱中回避不及。惨叫声中,被苗毅率人直接杀出一洞,贯穿而过。

    一冲出大军战圈,看到那群冲向地面的酉丁域人马,苗毅目光急闪,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嘶声道:“破法弓准备!”自己再次提出破法弓弓箭上弦。

    旁有一人喊道:“大人,没用,拦不住了!”

    苗毅喝道:“谁说拦不住了!”

    砰,一箭射出,不见射人,却见流光直射地面。

    轰!山崩地裂,烟尘四起,地上的尸体什么的瞬间被倾翻的大地给掩埋。

    随行十人眼睛一亮,明白了苗毅的意图,纷纷弓箭上弦,朝着下方散落尸体的地面狂射。

    轰隆隆!轰隆隆声不断。

    率人冲向地面捡破法弓的敌将看着下面倾翻的地面,和冲天而起的烟尘,顿时傻了眼,都给埋了,还捡毛啊!等找出来估计仗都打完了。

    敌将霍然抬头看向上空,可谓恨的牙痒痒,之前对方人马不惜代价以寡敌众往这里冲,无非是想占了这里捡破法弓对付他们,而他们往这里攻占也无非是这个目的,谁知牛有德这孙子太狠了,来个一起玩完,老子捡不到,谁都别想捡!

    他做梦也想不到苗毅会把最后一丝战胜他们的机会给亲手掩埋了!

    双方抢夺的目标瞬间暂时消失了,留了一箭威力的苗毅一箭射向他,却被其左右护卫举盾牌挡住了。

    苗毅弓箭一收,挥枪朝他一指,怒喝一声,“牛有德来也,拿命来!”又带着人悍然冲杀而来。(。)

第1373章 圣神的贪婪    “天啊,那[剐龙刀]居然被一个人类蝼蚁给收服了……”

    “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人类才上位准圣境界啊。连圣人都不是,我靠,他怎么可能收服[剐龙刀]……”

    “该死,虽然一直被剐龙刀压制,让我等不敢进一步修炼,冲击更高的境界,但是,我等也不想这剐龙刀落入这等蝼蚁的手里啊……”

    “哈哈,别管那人类蝼蚁。剐龙刀被对收服最好了。哈哈,你们难道没注意,剐龙刀在刚才的大战中,已被削弱了等级了……”

    “什么?这……这是《 真的?”

    “当然是了!”

    “哈哈,如此一来,我等终于有机会脱困了……”

    “哈哈,看来这个人类蝼蚁也是不错。哈哈,我看在他间接救了我等的份上,我发誓,等我解开体内封印,冲破神将境界,可以给他留个全尸——”

    “去!这个人类似乎已收服了[剐龙刀],只要剐龙刀忠心护主,你暂时只怕奈何不了他……”

    “话是不错,不过,我要冲破体内封印,成为神将也用不了多少年。到时候,境界大跌的剐龙刀绝对奈何不了我了。哈哈……”

    “别想那么美!这个人类可不简单。刚才一战,他能收服剐龙刀,也得多亏了其身上还有三件道器存在。也就是说,这个人类非但不是蝼蚁,甚至还有可能能决定了我等生死的超级存在……”

    “啊……”

    这一下,无数人惊呼起来。

    的确。刚才的那一战,那个人类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让所有人心头一惊。

    两颗道器级的空间宝珠!

    一具神秘而强大的至寒冰棺!

    对了。就连那亿万黑色的凶虫也是不可小觑。

    虽然单独来说,那亿万黑色凶虫,根本就伤不到他们中的一些超级强者。但是,这亿万黑色凶虫,一旦与那神秘的大阵以及[气运大道]道纹结合起来,足可以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杀气与威力。

    要知道,之前。那在放逐空间纵横亿万万年的剐龙刀,就是在它们的联手下境界被打落的。

    “暂时来讲,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乱动为妙。这个人类。有剐龙刀的加入,其危险系数,已远在[剐龙刀]之上了……”一位神人目光阴郁地透过虚空,看向吕重。脸色相当地不好看。

    “是啊。在没有探清这人类的底细之前,我们最好不动手。还是全力修炼,尽快突破本身的境界为妙!”

    “只要我们多几人突破到三阶的神将境界,那么,这人类与剐龙刀也将不足为惧……”

    “嘎嘎,至少四件道器……嘿嘿,我眼红了……”

    ……

    吕重并不知道,这会儿整个放逐空间之内。已经有不少圣神在暗中对自己不怀好意了。

    现在,他是强行分出一缕元神。在[九玄寒龙冰棺]的陪护下,渗入了[剐龙刀]的核心枢纽。

    ……

    出乎九玄寒龙冰棺的意料,剐龙刀并没有算计吕重的心思。

    这使得吕重直接而快速地掌控了[剐龙刀]。

    至此,吕重再得一道器!

    而且是杀伐性的超级道器。

    虽然现在,剐龙刀的境界与等级跌落到一品巅峰道器境界。但是,它未必就没有从新晋级为二品道器的可能。

    这一点,剐龙刀也是心知肚明。

    而吕重更是兴奋。

    无意间被踢入混沌的一个神秘区域,居然得到了一件道器,这让吕重以后遇到诸圣,也多了一丝底气。

    千年后就是[皓阳神宫]开启的时候了,到时候必定有大定圣人涌入其中。

    而吕重也有心进去闯一闯。

    一者,历练。

    二者,他也想探一探圣神界之秘。

    三者,皓阳神宫之内,也有不少宝贝值得他进入一趟。

    ……

    得到了[剐龙刀]的完整控制权,吕重的心中也多了一丝难言的豪气。

    当然,必须剐龙刀是道器,吕重要全部发挥其实力,却还不可能。他必须要用更多的时间去淬炼[剐龙刀]。

    美美地伸了伸懒腰,吕重心中一动,微微以意识传音:“对了,剐龙刀,这放逐空间到底是谁建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剐龙刀连忙回应:“回主人,这放逐空间是我前主人——执罚神帝建的随身刑罚空间。这里关的几乎都是一些罪恶滔天之辈。”

    执罚神帝?

    居然是一个神帝?

    这也是一个超级强者啊。

    如今,吕重可是知道,在圣神界。可分为神奴、神兵、神将、神帅、神君、神皇、神帝、神尊、神祖九大境界。

    其中,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三个小境界。

    而眼前这个放逐空间的前主人,居然是一个神帝。

    这几乎也是圣神界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了,仅次于神尊了!

    “神帝?你的前主人可还存在?”吕重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话题。

    剐龙刀的器灵顿时默然,好一会儿才传音道:“我的主人只怕是陨落了。否则,我不可能再行认您为主。”

    听到这话,吕重心中倏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他最担心的就是这执罚神帝还活着。

    要知道,对方可是真正的神帝啊。

    在圣神界,不论实力还是权势,这神帝都不是区区下界的仙圣都能冒犯的。

    而吕重可是直接收取了人家神帝的一件道器啊。

    所以,在吕重的心里。这执罚神帝最好是陨落。

    只不过一得到[剐龙刀]的确认,吕重又有些疑惑了,再次发问:“奇怪。执罚神帝这样的强者,也能轻松陨落?到底出了什么事?”

    剐龙刀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刀身一震,微微传音:“圣神不朽不灭,这是真的。只不过,这话也颇为片面。它说的是只要圣神不遇意外,可永世存在。但是。圣神之间也有争斗。同时,也会有东西能威胁到圣神的生命。我家主……前主人只所以陨落,是被敌对势力的一伙人暗算了……”

    不错!

    凡人界。会有战争。

    仙魔界也有战争。

    而圣神界,也未必就没有勾心斗角与血腥撕杀。

    正印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生灵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不管是凡人。还是仙魔圣神。

    只要有利益。就必定会争斗,必定会诞生无数敌对势力。

    “这放逐空间,只有你来管理或维护秩序吗?”吕重心中一动,再次询问。

    剐龙刀刀身轻摇,其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我只是代主刑罚的工具。只要这里有人突破到三阶的神将境界,我便会主动对其发动攻击。削弱其实力,打落其境界。至于其他的事。都是任其自然。”

    这就好!

    吕重心中狂喜。

    他最怕还有什么东西凌驾于[剐龙刀]之上呢。

    像是想到了什么,剐龙刀突然再次主动传音:“对了,这个空间是我主前人以无上神力利用顶级神阵炼制的一个三品神器。只不过,这是后天炼制的神器。其灵性比我等道器要差了一些。如有可能,主人也可以收为己有。说不定可以助大姐姐进一步进化、晋级……”

    哗……

    还呆在吕重头领的[大寂灭珠]也是颤动起来,并欢喜地围着吕重的头顶盘旋,接着,寂灭小公主突然娇滴滴地暴出了一句雷语:“主人,我要……”

    噗……

    吕重顿时被雷得外焦内嫩,一脸尴尬。

    虽我只是一件法宝,可是一直以来,其器灵都是以人形在吕重面前出现。最关键的是,这家伙的器灵可是一个小女孩啊。

    “小公主,别闹,这个神器一定会是你的!”吕重肯定地回答。

    一直以来,吕重都是把寂灭小公主当成妹妹甚至是女儿了。

    既然是她需要的东西,那就一定要得到。

    就算不能光明正大拿到,抢也要抢来。

    “太好了,谢谢主人……”小家伙兴奋地不停传音,显得非常开心。

    在场唯一不开心的只有[鸿蒙龙珠]了。要知道,他也是一个空间道器。虽然潜力远远不如[大寂灭珠]强大,可是,神器空间,也可以壮大它的。

    可是,吕重从来不会关注他!

    想到这里,鸿蒙龙珠对[大寂灭珠]是赤果果地嫉妒。

    只不过,鸿蒙龙珠也是见过大世界的家伙,而且也是胸有城府,并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嫉妒与怨怼。

    它却不知道,其实它心中的一切想法,都逃不过吕重的法眼。

    当然,吕重也没有在乎鸿蒙龙珠的嫉妒,心中要毁了[鸿蒙龙珠]的意念更加地坚决。

    一个心思太过复杂的法宝,也是会引起主人反感的。

    更何况,这件法宝加入其手下的时间还太短。

    “希望这家伙不要心生歹意!”吕重的目光陡然迹冷,动念间,[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气运大道道纹、霉运虫全都被他收入体内。

    仅留[大寂灭珠]与一把[剐龙刀]在身边!

    同时,吕重的目光也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如今,吕重的[大道之眼]可是一直开启的。

    整个放逐空间都隐隐在吕重的感应之中。

    再者,吕重可是曾得了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传承,本身对危险的预感,也远在无数生灵之上。

    ……

    “看来,我这次要惹上大敌了!”吕重自嘲一笑,目光中森然之极。

    寂灭小公主也是一脸煞气,“主人,你暂时还是潜入我的空间吧。那些人,过段时间我们再去对付它们——”

    “如果是在之前,我的境界与实力没有大幅度被削弱,我还能压制住这放逐空间的圣神们。现在,我们只得作暂时的战略撒退了……”剐龙刀也是连忙传音。

    暂时性地战略撒退?

    吕重古怪地打量了手中的[剐龙刀]一眼,不明白这家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吧,闪——”

    吕重目光一敛,动念之间,整个人连同剐龙刀、大寂灭珠同时消失。

    ……

    在吕重刚刚消失的剐龙如附近,空间一阵诡异地波动。

    突然,有五人几乎同时出现。

    “咦,那人类的感觉好敏锐,居然早我们一步离开了?”一个全身漆黑,浑身散发着滔天怨气的黑人,目露惊色,一脸古怪。

    “哼,他并没有离开,而是遁入了其他一个空间道器中去了!”另一个妖媚之极的女神,淡淡地冷哼一声,一双神眼,精光灼灼,四下扫视着一切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空间性道器?

    被这位女神提点了一下,其他三人的神识也是开始疯狂搜索起来。

    这些人几乎都是神级的强者!

    他们在这个放逐空间被压制了亿万万年。

    现在,好不容易,剐刀龙境界跌落,无法压制他们。这下子,他们还不个个全力冲破自已曾房间于体内留下的封印,尽快杀来?

    一者,他们有心想得到剐龙刀。

    毕竟,虽然被压制了这么多年,但是,她们也越发地明白剐龙刀的恐怖。有心想要得到剐龙刀。

    二者,吕重这个人类,明明没有达到圣人境界,居然就可以动用那么多的道器。这也让在场的所有神人心生贪婪。有心想要得到吕重身上的其他道器,甚至还要利用歹毒之极的搜魂察魄,去复制吕重的记忆,从吕重的记忆中得到他们感兴趣的一切。

    至于吕重这个间接救了他们的恩人,他们是没有一点感恩的心。

    要知道,他们可是真正的罪孽深重的恶人。

    被执罚神帝放逐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改变心中的恶念。

    相反,越是长久地禁闭与压制,他们心中的恶念就越是坚韧。

    对于他们而言,被一个不到圣人境界的人类救了,反而是最大的侮辱。

    所以,别说吕重身上有好几个道器在诱惑他们了,就算没有道器,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吕重活下去。

    因为吕重活下去,他们的耻辱就无法洗涮。

    为了身为神人的尊严,为了大寂灭珠、鸿蒙龙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道器,他们是绝对不会让吕重活下去的。

    在他们看来,这么多道器居然被一个圣人境界不到的小辈给掌握,也同样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咦,我感觉有一颗沙硕的情况有异。哈哈,他逃不了了……”突然,那浑身黑气的神人狂声大笑。(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73117、lang-20、随缘惜缘、烈焰中飞翔、停产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