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啊,那[剐龙刀]居然被一个人类蝼蚁给收服了……”

    “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人类才上位准圣境界啊。连圣人都不是,我靠,他怎么可能收服[剐龙刀]……”

    “该死,虽然一直被剐龙刀压制,让我等不敢进一步修炼,冲击更高的境界,但是,我等也不想这剐龙刀落入这等蝼蚁的手里啊……”

    “哈哈,别管那人类蝼蚁。剐龙刀被对收服最好了。哈哈,你们难道没注意,剐龙刀在刚才的大战中,已被削弱了等级了……”

    “什么?这……这是《 真的?”

    “当然是了!”

    “哈哈,如此一来,我等终于有机会脱困了……”

    “哈哈,看来这个人类蝼蚁也是不错。哈哈,我看在他间接救了我等的份上,我发誓,等我解开体内封印,冲破神将境界,可以给他留个全尸——”

    “去!这个人类似乎已收服了[剐龙刀],只要剐龙刀忠心护主,你暂时只怕奈何不了他……”

    “话是不错,不过,我要冲破体内封印,成为神将也用不了多少年。到时候,境界大跌的剐龙刀绝对奈何不了我了。哈哈……”

    “别想那么美!这个人类可不简单。刚才一战,他能收服剐龙刀,也得多亏了其身上还有三件道器存在。也就是说,这个人类非但不是蝼蚁,甚至还有可能能决定了我等生死的超级存在……”

    “啊……”

    这一下,无数人惊呼起来。

    的确。刚才的那一战,那个人类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让所有人心头一惊。

    两颗道器级的空间宝珠!

    一具神秘而强大的至寒冰棺!

    对了。就连那亿万黑色的凶虫也是不可小觑。

    虽然单独来说,那亿万黑色凶虫,根本就伤不到他们中的一些超级强者。但是,这亿万黑色凶虫,一旦与那神秘的大阵以及[气运大道]道纹结合起来,足可以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杀气与威力。

    要知道,之前。那在放逐空间纵横亿万万年的剐龙刀,就是在它们的联手下境界被打落的。

    “暂时来讲,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乱动为妙。这个人类。有剐龙刀的加入,其危险系数,已远在[剐龙刀]之上了……”一位神人目光阴郁地透过虚空,看向吕重。脸色相当地不好看。

    “是啊。在没有探清这人类的底细之前,我们最好不动手。还是全力修炼,尽快突破本身的境界为妙!”

    “只要我们多几人突破到三阶的神将境界,那么,这人类与剐龙刀也将不足为惧……”

    “嘎嘎,至少四件道器……嘿嘿,我眼红了……”

    ……

    吕重并不知道,这会儿整个放逐空间之内。已经有不少圣神在暗中对自己不怀好意了。

    现在,他是强行分出一缕元神。在[九玄寒龙冰棺]的陪护下,渗入了[剐龙刀]的核心枢纽。

    ……

    出乎九玄寒龙冰棺的意料,剐龙刀并没有算计吕重的心思。

    这使得吕重直接而快速地掌控了[剐龙刀]。

    至此,吕重再得一道器!

    而且是杀伐性的超级道器。

    虽然现在,剐龙刀的境界与等级跌落到一品巅峰道器境界。但是,它未必就没有从新晋级为二品道器的可能。

    这一点,剐龙刀也是心知肚明。

    而吕重更是兴奋。

    无意间被踢入混沌的一个神秘区域,居然得到了一件道器,这让吕重以后遇到诸圣,也多了一丝底气。

    千年后就是[皓阳神宫]开启的时候了,到时候必定有大定圣人涌入其中。

    而吕重也有心进去闯一闯。

    一者,历练。

    二者,他也想探一探圣神界之秘。

    三者,皓阳神宫之内,也有不少宝贝值得他进入一趟。

    ……

    得到了[剐龙刀]的完整控制权,吕重的心中也多了一丝难言的豪气。

    当然,必须剐龙刀是道器,吕重要全部发挥其实力,却还不可能。他必须要用更多的时间去淬炼[剐龙刀]。

    美美地伸了伸懒腰,吕重心中一动,微微以意识传音:“对了,剐龙刀,这放逐空间到底是谁建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剐龙刀连忙回应:“回主人,这放逐空间是我前主人——执罚神帝建的随身刑罚空间。这里关的几乎都是一些罪恶滔天之辈。”

    执罚神帝?

    居然是一个神帝?

    这也是一个超级强者啊。

    如今,吕重可是知道,在圣神界。可分为神奴、神兵、神将、神帅、神君、神皇、神帝、神尊、神祖九大境界。

    其中,每一个境界,又分为三个小境界。

    而眼前这个放逐空间的前主人,居然是一个神帝。

    这几乎也是圣神界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了,仅次于神尊了!

    “神帝?你的前主人可还存在?”吕重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话题。

    剐龙刀的器灵顿时默然,好一会儿才传音道:“我的主人只怕是陨落了。否则,我不可能再行认您为主。”

    听到这话,吕重心中倏地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他最担心的就是这执罚神帝还活着。

    要知道,对方可是真正的神帝啊。

    在圣神界,不论实力还是权势,这神帝都不是区区下界的仙圣都能冒犯的。

    而吕重可是直接收取了人家神帝的一件道器啊。

    所以,在吕重的心里。这执罚神帝最好是陨落。

    只不过一得到[剐龙刀]的确认,吕重又有些疑惑了,再次发问:“奇怪。执罚神帝这样的强者,也能轻松陨落?到底出了什么事?”

    剐龙刀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刀身一震,微微传音:“圣神不朽不灭,这是真的。只不过,这话也颇为片面。它说的是只要圣神不遇意外,可永世存在。但是。圣神之间也有争斗。同时,也会有东西能威胁到圣神的生命。我家主……前主人只所以陨落,是被敌对势力的一伙人暗算了……”

    不错!

    凡人界。会有战争。

    仙魔界也有战争。

    而圣神界,也未必就没有勾心斗角与血腥撕杀。

    正印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生灵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不管是凡人。还是仙魔圣神。

    只要有利益。就必定会争斗,必定会诞生无数敌对势力。

    “这放逐空间,只有你来管理或维护秩序吗?”吕重心中一动,再次询问。

    剐龙刀刀身轻摇,其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我只是代主刑罚的工具。只要这里有人突破到三阶的神将境界,我便会主动对其发动攻击。削弱其实力,打落其境界。至于其他的事。都是任其自然。”

    这就好!

    吕重心中狂喜。

    他最怕还有什么东西凌驾于[剐龙刀]之上呢。

    像是想到了什么,剐龙刀突然再次主动传音:“对了,这个空间是我主前人以无上神力利用顶级神阵炼制的一个三品神器。只不过,这是后天炼制的神器。其灵性比我等道器要差了一些。如有可能,主人也可以收为己有。说不定可以助大姐姐进一步进化、晋级……”

    哗……

    还呆在吕重头领的[大寂灭珠]也是颤动起来,并欢喜地围着吕重的头顶盘旋,接着,寂灭小公主突然娇滴滴地暴出了一句雷语:“主人,我要……”

    噗……

    吕重顿时被雷得外焦内嫩,一脸尴尬。

    虽我只是一件法宝,可是一直以来,其器灵都是以人形在吕重面前出现。最关键的是,这家伙的器灵可是一个小女孩啊。

    “小公主,别闹,这个神器一定会是你的!”吕重肯定地回答。

    一直以来,吕重都是把寂灭小公主当成妹妹甚至是女儿了。

    既然是她需要的东西,那就一定要得到。

    就算不能光明正大拿到,抢也要抢来。

    “太好了,谢谢主人……”小家伙兴奋地不停传音,显得非常开心。

    在场唯一不开心的只有[鸿蒙龙珠]了。要知道,他也是一个空间道器。虽然潜力远远不如[大寂灭珠]强大,可是,神器空间,也可以壮大它的。

    可是,吕重从来不会关注他!

    想到这里,鸿蒙龙珠对[大寂灭珠]是赤果果地嫉妒。

    只不过,鸿蒙龙珠也是见过大世界的家伙,而且也是胸有城府,并没有暴露出自己的嫉妒与怨怼。

    它却不知道,其实它心中的一切想法,都逃不过吕重的法眼。

    当然,吕重也没有在乎鸿蒙龙珠的嫉妒,心中要毁了[鸿蒙龙珠]的意念更加地坚决。

    一个心思太过复杂的法宝,也是会引起主人反感的。

    更何况,这件法宝加入其手下的时间还太短。

    “希望这家伙不要心生歹意!”吕重的目光陡然迹冷,动念间,[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气运大道道纹、霉运虫全都被他收入体内。

    仅留[大寂灭珠]与一把[剐龙刀]在身边!

    同时,吕重的目光也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如今,吕重的[大道之眼]可是一直开启的。

    整个放逐空间都隐隐在吕重的感应之中。

    再者,吕重可是曾得了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传承,本身对危险的预感,也远在无数生灵之上。

    ……

    “看来,我这次要惹上大敌了!”吕重自嘲一笑,目光中森然之极。

    寂灭小公主也是一脸煞气,“主人,你暂时还是潜入我的空间吧。那些人,过段时间我们再去对付它们——”

    “如果是在之前,我的境界与实力没有大幅度被削弱,我还能压制住这放逐空间的圣神们。现在,我们只得作暂时的战略撒退了……”剐龙刀也是连忙传音。

    暂时性地战略撒退?

    吕重古怪地打量了手中的[剐龙刀]一眼,不明白这家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吧,闪——”

    吕重目光一敛,动念之间,整个人连同剐龙刀、大寂灭珠同时消失。

    ……

    在吕重刚刚消失的剐龙如附近,空间一阵诡异地波动。

    突然,有五人几乎同时出现。

    “咦,那人类的感觉好敏锐,居然早我们一步离开了?”一个全身漆黑,浑身散发着滔天怨气的黑人,目露惊色,一脸古怪。

    “哼,他并没有离开,而是遁入了其他一个空间道器中去了!”另一个妖媚之极的女神,淡淡地冷哼一声,一双神眼,精光灼灼,四下扫视着一切可能留下的蛛丝马迹。

    空间性道器?

    被这位女神提点了一下,其他三人的神识也是开始疯狂搜索起来。

    这些人几乎都是神级的强者!

    他们在这个放逐空间被压制了亿万万年。

    现在,好不容易,剐刀龙境界跌落,无法压制他们。这下子,他们还不个个全力冲破自已曾房间于体内留下的封印,尽快杀来?

    一者,他们有心想得到剐龙刀。

    毕竟,虽然被压制了这么多年,但是,她们也越发地明白剐龙刀的恐怖。有心想要得到剐龙刀。

    二者,吕重这个人类,明明没有达到圣人境界,居然就可以动用那么多的道器。这也让在场的所有神人心生贪婪。有心想要得到吕重身上的其他道器,甚至还要利用歹毒之极的搜魂察魄,去复制吕重的记忆,从吕重的记忆中得到他们感兴趣的一切。

    至于吕重这个间接救了他们的恩人,他们是没有一点感恩的心。

    要知道,他们可是真正的罪孽深重的恶人。

    被执罚神帝放逐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改变心中的恶念。

    相反,越是长久地禁闭与压制,他们心中的恶念就越是坚韧。

    对于他们而言,被一个不到圣人境界的人类救了,反而是最大的侮辱。

    所以,别说吕重身上有好几个道器在诱惑他们了,就算没有道器,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吕重活下去。

    因为吕重活下去,他们的耻辱就无法洗涮。

    为了身为神人的尊严,为了大寂灭珠、鸿蒙龙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道器,他们是绝对不会让吕重活下去的。

    在他们看来,这么多道器居然被一个圣人境界不到的小辈给掌握,也同样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咦,我感觉有一颗沙硕的情况有异。哈哈,他逃不了了……”突然,那浑身黑气的神人狂声大笑。(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73117、lang-20、随缘惜缘、烈焰中飞翔、停产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种兔顺利入栏    “你懂中医?”赵长枪随手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皇帝内径》翻了几页,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发现里面竟然写满了批注,这说明陈挂面经常翻阅。

    “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都知道一些。哼哼,若论起医术,别的我不敢说,比起那些大医院只知道到依靠机器骗人钱财的医生,我自认比他们略高一筹。”陈挂面冷笑着说道。

    赵长枪能听得出来,陈挂面这次不是在胡吹海侃,他的确有这个自信。

    “那是你对那些大医院的医生有偏见。”旁边的牛城说道。他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后,也非常的震惊,没想到陈挂面这个神汉竟然是个对华国古文化如此执着的研究者。

    陈挂面看了看牛城,没有说话,显然,他没打算改变自己的观点。

    “既然你懂中医,为什么不好好的干医生,而弄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赵长枪问道。

    陈挂面脸上出现一丝激愤之色,说道:“我当初在外地也曾经试着开过中医诊所,可是因为没有行医资格证,我的诊所被强悍的有关部门捣毁了三次,而且我也被抓了起来,遭到了殴打!我的头发就是那时候脱光光的。后来,我回到陈家沟后,便不想再开诊所了,改成当神汉,当神汉好啊,没有行业准入规则,也没有人来管。并且,我发现我以神汉的身份给人看病,竟然比以一个中医的身份给人看病,更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刚开始,我还只是跳跳大神,假托某些神的旨意给人开药方,后来我就成了具有八百年道行的老仙长了。”

    赵长枪不说话了。陈挂面的遭遇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一个是国家有关部门对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汉确实没有什么监管措施,一般都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另一方面却是有些医疗行业监管部门,利用手中的职权卡某些人的脖子,将许多有医术却没有行医资格的人拒绝到了医疗行业的大门外面!

    赵长枪能想象到,陈挂面当初肯定也经历了很多坎坷,再加上这家伙天性记仇,性格偏执,所以最终才误入歧途,走上了当神汉给人看病的道路。

    赵长枪不想详细的知道陈挂面当初的际遇,现在也不是他了解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养殖基地有一个多小时了,想必现在那些养殖户已经赶到养殖基地了。八零电子书/所以,他们必须快点赶回去。

    赵长枪想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对陈挂面说道:“陈挂面,我不管你以前为什么要制造谣言,让养殖户拒绝购买县政府从岛国引进来的优良种兔。但是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如果你能让那些养殖户回心转意,顺利的让种兔入栏,我会让有关部门尽快给你审批一个个人诊所。当然,前提是你能顺利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证书,”

    陈挂面苦笑一声说道:“呵呵,算了,我的金身现在已经被你们破了,以后还能在这里干医生吗?让你们自己想一下,一个有八百年道行的人,忽然成了一名普通的中医,能有人来找我看病吗?到时候,我不被饿死才怪。算了,算了,不说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到最后,陈挂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赵长枪一看陈挂面还在留恋这装神弄鬼的日子,于是也不打算再劝说什么了。他直接和牛城领着陈挂面出了家门,上了赵长枪的车。赵长枪发动汽车,顺着来路快速的往养殖基地赶去。

    当赵长枪和牛城带着陈挂面再次来到养殖场的时候,养殖基地管理办公室前面的空地上,早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冷清,而是到处都是人影!

    事情正如赵长枪所料,当养殖基地的管理人员告诉这些养殖户,现在不但赵县长亲自来了,而且陈挂面也要亲自过来后,那些人全都一个不落的来了!他们就算不怕赵长枪,还害怕陈挂面呢,这可是个神汉,虽然大家对他那一套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本事也持怀疑态度,但是鬼鬼神神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谁也不愿被他诅咒。

    陈挂面在琼楼镇的十里八乡可是名人,所以许多养殖户都认识他。不过当这些人忽然看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陈挂面之后,差点全都将眼珠子掉在地上!陈挂面忽然变成了一个颌下无须的大光头,和原来那个长发飘飘,长苒飞舞,仙风道骨的模样完全不搭边!

    赵长枪迈步走到众人面前,说道:“乡亲们,我为什么现在让大家来这里,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可是和县政府签订了合同的!现在县政府费尽心思将种兔给大家弄回来了,大家却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们这就是违约!你们是要承担违约责任的!”

    “赵县长,如果我们要了这些兔子,以后出了事情怎么办?”有人大声喊道。

    “呵呵,我知道大家为什么会忽然拒绝种兔入栏,你们不就是害怕你们曾经听到的那个谣言会应验吗?我告诉你们,谣言就是谣言,永远不会成为现实!那都是陈挂面编造出来欺骗你们的。他是为了报复我曾经将他的堂兄陈彻抓起来,并且他害怕你们养了这些经济效益极高的长毛兔之后,日子会比他过的更红火,所以,才编造了这些谣言!”

    “乡亲们,陈挂面就是一个神棍,他那些胡吹神侃的话根本不能信!陈挂面之所以能将一些疑难杂症治好,那是因为他懂中医!他的那些被他吹得神乎其神的药丸也是他自己配制的中草药,绝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的仙丹!我虽然没看过太上老君的仙丹,但是想来应该是晶莹剔透,香气扑鼻的吧?毕竟是仙家的东西嘛,呵呵。可是你们想想陈挂面的那些仙丹,是不是都有一股中草药的味道?好像也不怎么好吃是吧?”

    赵长枪的话说完,养殖户们立刻开始议论纷纷。这些人中,有很多人也是求过陈挂面跳大神看过病的,也曾经拿到过陈挂面所谓的“太上老君牌”仙丹妙药。现在他们想想那些仙丹妙药的样子,好像真是赵长枪说的那样。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看到陈挂面的样子后,原本那个无所不能仙风道骨的形象在他们心中轰然崩塌,所以他们对陈挂面也就不那么迷信了。

    赵长枪听到大家的议论声之后,暗中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陈挂面说道:“大家看看,这才是陈挂面的真面目,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是假的,他整天打扮成那个样子都是为了骗人的。”

    说完后赵长枪又扭头对陈挂面说道:“陈挂面,你来对乡亲们说两句吧。”

    说实话,打死陈挂面也不愿以这样的形象在众人面前露面,但是在赵长枪这位强横的县长面前,他又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对众人说道:“各位乡亲们,赵县长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当初我说这些兔子都是岛过二战冤魂转世投胎的话都是骗你们的。这些种兔都是赵县长亲自带着县畜牧局的领导引进的优良品种,大家放心入栏就是。”

    当赵长枪的话说完时,大部分养殖户已经决定要按照原计划让种兔入栏了,现在陈挂面又亲自出来澄清以前他放出来的那些话都是谣言,于是这些养殖户心中的疑虑便被彻底的打消了,一个个开始按照和县政府签订的种兔入栏计划,将种兔入栏。

    周家辉看着眼前忙碌的景象,笑的嘴都合不上了!不过这家伙可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兔子顺利入栏而高兴,更让他高兴的是另一件事。

    本来他还担心以后这些兔子出了问题,这些养殖户会自认倒霉,不敢去找赵长枪的麻烦。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赵长枪也算是半强迫让这些养殖户将种兔入栏,并且赵长枪也亲口在众人面前做了承诺,这些兔子绝不会有问题!

    所以,日后这些兔子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这些养殖户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赵长枪,他们肯定会对赵长枪的怨气特别大!到时候,只要自己再稍稍推波助澜一下,就不愁这些人会不去堵县政府的大门,找赵长枪的麻烦,,赵长枪必须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人多力量大,在众人的一起努力下,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所有的种兔都全部入栏完毕。这些养殖户也不回家了,就在养殖场的房子里住下来,方便照顾这些兔子。赵长枪的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

    赵长枪本来以为猎犬小组的事情结束,种兔入栏之后,自己的日子能够轻松几天的,没想到第二天刚上班,秘书洪光武便忽然闯进了他的房间,急促的说道:“赵县长,出事了,出大事了!”

    赵长枪被风风火火的洪光武吓一跳,说道:“洪光武,你别急,慢慢说,到底出什么大事了?”

    “赵县长,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吴飞灵爬上了医院的顶楼天台,要跳楼!”洪光武说道。

    “啥?吴飞灵要跳楼?她为什么要跳楼?”赵长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赵长枪知道吴飞灵这些天一直住在平川县人民医院,可是他实在纳闷那个十分自私的女人为什么忽然要跳楼!

    洪光武的脸上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赵县长,吴飞灵说了,她之所以会跳楼,全是因为你,她说你欺负她了!”

    “我?”赵长枪一脸不可思议,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欺负她?这不是扯淡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