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懂中医?”赵长枪随手从书架上取出一本《皇帝内径》翻了几页,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发现里面竟然写满了批注,这说明陈挂面经常翻阅。

    “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都知道一些。哼哼,若论起医术,别的我不敢说,比起那些大医院只知道到依靠机器骗人钱财的医生,我自认比他们略高一筹。”陈挂面冷笑着说道。

    赵长枪能听得出来,陈挂面这次不是在胡吹海侃,他的确有这个自信。

    “那是你对那些大医院的医生有偏见。”旁边的牛城说道。他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后,也非常的震惊,没想到陈挂面这个神汉竟然是个对华国古文化如此执着的研究者。

    陈挂面看了看牛城,没有说话,显然,他没打算改变自己的观点。

    “既然你懂中医,为什么不好好的干医生,而弄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赵长枪问道。

    陈挂面脸上出现一丝激愤之色,说道:“我当初在外地也曾经试着开过中医诊所,可是因为没有行医资格证,我的诊所被强悍的有关部门捣毁了三次,而且我也被抓了起来,遭到了殴打!我的头发就是那时候脱光光的。后来,我回到陈家沟后,便不想再开诊所了,改成当神汉,当神汉好啊,没有行业准入规则,也没有人来管。并且,我发现我以神汉的身份给人看病,竟然比以一个中医的身份给人看病,更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刚开始,我还只是跳跳大神,假托某些神的旨意给人开药方,后来我就成了具有八百年道行的老仙长了。”

    赵长枪不说话了。陈挂面的遭遇说明了很多的问题,一个是国家有关部门对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汉确实没有什么监管措施,一般都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另一方面却是有些医疗行业监管部门,利用手中的职权卡某些人的脖子,将许多有医术却没有行医资格的人拒绝到了医疗行业的大门外面!

    赵长枪能想象到,陈挂面当初肯定也经历了很多坎坷,再加上这家伙天性记仇,性格偏执,所以最终才误入歧途,走上了当神汉给人看病的道路。

    赵长枪不想详细的知道陈挂面当初的际遇,现在也不是他了解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养殖基地有一个多小时了,想必现在那些养殖户已经赶到养殖基地了。八零电子书/所以,他们必须快点赶回去。

    赵长枪想了一下,然后郑重的对陈挂面说道:“陈挂面,我不管你以前为什么要制造谣言,让养殖户拒绝购买县政府从岛国引进来的优良种兔。但是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如果你能让那些养殖户回心转意,顺利的让种兔入栏,我会让有关部门尽快给你审批一个个人诊所。当然,前提是你能顺利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证书,”

    陈挂面苦笑一声说道:“呵呵,算了,我的金身现在已经被你们破了,以后还能在这里干医生吗?让你们自己想一下,一个有八百年道行的人,忽然成了一名普通的中医,能有人来找我看病吗?到时候,我不被饿死才怪。算了,算了,不说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到最后,陈挂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赵长枪一看陈挂面还在留恋这装神弄鬼的日子,于是也不打算再劝说什么了。他直接和牛城领着陈挂面出了家门,上了赵长枪的车。赵长枪发动汽车,顺着来路快速的往养殖基地赶去。

    当赵长枪和牛城带着陈挂面再次来到养殖场的时候,养殖基地管理办公室前面的空地上,早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冷清,而是到处都是人影!

    事情正如赵长枪所料,当养殖基地的管理人员告诉这些养殖户,现在不但赵县长亲自来了,而且陈挂面也要亲自过来后,那些人全都一个不落的来了!他们就算不怕赵长枪,还害怕陈挂面呢,这可是个神汉,虽然大家对他那一套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本事也持怀疑态度,但是鬼鬼神神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谁也不愿被他诅咒。

    陈挂面在琼楼镇的十里八乡可是名人,所以许多养殖户都认识他。不过当这些人忽然看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陈挂面之后,差点全都将眼珠子掉在地上!陈挂面忽然变成了一个颌下无须的大光头,和原来那个长发飘飘,长苒飞舞,仙风道骨的模样完全不搭边!

    赵长枪迈步走到众人面前,说道:“乡亲们,我为什么现在让大家来这里,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你们可是和县政府签订了合同的!现在县政府费尽心思将种兔给大家弄回来了,大家却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们这就是违约!你们是要承担违约责任的!”

    “赵县长,如果我们要了这些兔子,以后出了事情怎么办?”有人大声喊道。

    “呵呵,我知道大家为什么会忽然拒绝种兔入栏,你们不就是害怕你们曾经听到的那个谣言会应验吗?我告诉你们,谣言就是谣言,永远不会成为现实!那都是陈挂面编造出来欺骗你们的。他是为了报复我曾经将他的堂兄陈彻抓起来,并且他害怕你们养了这些经济效益极高的长毛兔之后,日子会比他过的更红火,所以,才编造了这些谣言!”

    “乡亲们,陈挂面就是一个神棍,他那些胡吹神侃的话根本不能信!陈挂面之所以能将一些疑难杂症治好,那是因为他懂中医!他的那些被他吹得神乎其神的药丸也是他自己配制的中草药,绝不是什么太上老君的仙丹!我虽然没看过太上老君的仙丹,但是想来应该是晶莹剔透,香气扑鼻的吧?毕竟是仙家的东西嘛,呵呵。可是你们想想陈挂面的那些仙丹,是不是都有一股中草药的味道?好像也不怎么好吃是吧?”

    赵长枪的话说完,养殖户们立刻开始议论纷纷。这些人中,有很多人也是求过陈挂面跳大神看过病的,也曾经拿到过陈挂面所谓的“太上老君牌”仙丹妙药。现在他们想想那些仙丹妙药的样子,好像真是赵长枪说的那样。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看到陈挂面的样子后,原本那个无所不能仙风道骨的形象在他们心中轰然崩塌,所以他们对陈挂面也就不那么迷信了。

    赵长枪听到大家的议论声之后,暗中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陈挂面说道:“大家看看,这才是陈挂面的真面目,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是假的,他整天打扮成那个样子都是为了骗人的。”

    说完后赵长枪又扭头对陈挂面说道:“陈挂面,你来对乡亲们说两句吧。”

    说实话,打死陈挂面也不愿以这样的形象在众人面前露面,但是在赵长枪这位强横的县长面前,他又无计可施,只能硬着头皮对众人说道:“各位乡亲们,赵县长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当初我说这些兔子都是岛过二战冤魂转世投胎的话都是骗你们的。这些种兔都是赵县长亲自带着县畜牧局的领导引进的优良品种,大家放心入栏就是。”

    当赵长枪的话说完时,大部分养殖户已经决定要按照原计划让种兔入栏了,现在陈挂面又亲自出来澄清以前他放出来的那些话都是谣言,于是这些养殖户心中的疑虑便被彻底的打消了,一个个开始按照和县政府签订的种兔入栏计划,将种兔入栏。

    周家辉看着眼前忙碌的景象,笑的嘴都合不上了!不过这家伙可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兔子顺利入栏而高兴,更让他高兴的是另一件事。

    本来他还担心以后这些兔子出了问题,这些养殖户会自认倒霉,不敢去找赵长枪的麻烦。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赵长枪也算是半强迫让这些养殖户将种兔入栏,并且赵长枪也亲口在众人面前做了承诺,这些兔子绝不会有问题!

    所以,日后这些兔子如果真的出了问题,这些养殖户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赵长枪,他们肯定会对赵长枪的怨气特别大!到时候,只要自己再稍稍推波助澜一下,就不愁这些人会不去堵县政府的大门,找赵长枪的麻烦,,赵长枪必须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人多力量大,在众人的一起努力下,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所有的种兔都全部入栏完毕。这些养殖户也不回家了,就在养殖场的房子里住下来,方便照顾这些兔子。赵长枪的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

    赵长枪本来以为猎犬小组的事情结束,种兔入栏之后,自己的日子能够轻松几天的,没想到第二天刚上班,秘书洪光武便忽然闯进了他的房间,急促的说道:“赵县长,出事了,出大事了!”

    赵长枪被风风火火的洪光武吓一跳,说道:“洪光武,你别急,慢慢说,到底出什么大事了?”

    “赵县长,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吴飞灵爬上了医院的顶楼天台,要跳楼!”洪光武说道。

    “啥?吴飞灵要跳楼?她为什么要跳楼?”赵长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赵长枪知道吴飞灵这些天一直住在平川县人民医院,可是他实在纳闷那个十分自私的女人为什么忽然要跳楼!

    洪光武的脸上迟疑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赵县长,吴飞灵说了,她之所以会跳楼,全是因为你,她说你欺负她了!”

    “我?”赵长枪一脸不可思议,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欺负她?这不是扯淡嘛!”

第一五三一章 冲杀    百万大军已经称不上了,粗略估计一下,一时不察落了下风已经令这边付出了陨落近三十万人马的代价。

    牛有德?为首冲杀而来的将领一听名号大吃一惊,如此个性的名字,加之又率领着近卫军的人马,应该不会有别人。这一瞬间,他之前一直想知道是哪个疯子统军,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原来是那出了名的疯子,难怪了!

    两人已是瞬间相撞之势,想其他的也没用了,为首将领怒喝,“待颜春会会你!”

    原来此将命叫颜春。

    两人顷刻间对杀而到,颜春不敢留有余地,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令他不敢马虎,一动手就用尽了全力,挥刀怒斩向苗毅。

    “受死!”苗毅喝声未落,龙吟枪声呼啸而出,快如魅影,枪头顶着大颗珍珠般的旋转黑洞骤然刺出,比当年黄豆般大小的黑洞大了不少,一出手就用上了‘一枪十杀’那压箱底的本事。

    没办法,他这黑龙司的统帅在情况如此危急的情况下首战出手,只许胜不许败,否则将严重影响士气,而且要赢的干净利落提振士气,所以一出手就尽了全力。

    此时不知道多少人在关注着这一战,或扭头看着,或余光观察,要看是修为远胜的颜春胜,还是名震天下的牛有德名不虚传!

    咣!一声震响!

    不知道多少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颜春手上劈出的大刀竟然被牛有德一枪给震飞了,狂“噗”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震的倒飞了出去。

    苗毅攻势不缓,左右开枪,“啊!”杀出两声惨叫,两道血线从颜春左右相随的两名上将脖子上喷爆出来。这两人包括颜春在内,也都换上了红晶战甲的,苗毅却枪无虚发,两枪便挑了两人的脖子。

    这还没完,与两人中间擦身而过的苗毅抖手送出一枪,再中颜春咽喉下,枪头向后一挑,颜春的身躯立刻向他身后飞了过去。

    双手捂住脖子的颜春瞪大了眼睛飞出,口鼻喉下鲜血狂飙。满眼的难以置信,没想到双方交手之前一直没亮名号,这一亮名号竟然就是自己的死期!

    他脑中悲鸣一声,牛有德果然名不虚传,悔之晚矣!

    随后便连同那两名被苗毅枪挑的手下一起,被苗毅身后冲来的百名猛士给淹没,三人头颅先后飞了出去。

    总镇大人威武!追随苗毅身后的百名勇士精神大振,顿时不再那么绝望,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为了这一线生机立刻拼死力搏。与成‘人’字形跟随颜春冲来的其他彩莲修士厮杀在一起。

    一百多个彩莲修士打几个,情况可想而知,压倒性地碾了过去。

    下面推进的黑龙司上下精神大振。发现总镇大人那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果然不是盖的,顿时也纷纷心生活命的希望,士气瞬间被点爆。

    而酉丁域这边竟然响起了一阵哗然,震惊于牛有德的犀利,竟然一瞬连杀这边三名彩莲修士,堂堂彩莲五品的副都统颜春竟然连牛有德一枪都挡不住,见面立毙于牛有德枪下!

    此时酉丁域上下再想起牛有德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有点不寒而栗。能挡住这家伙吗?

    见这边组织起了上百名彩莲修士冲锋,酉丁域这边亦迅速有近五百名彩莲修士响应颜春号召紧急赶来驰援颜春,可谁想颜春竟然连牛有德一击都挡不住,更亲眼目睹牛有德瞬杀三名彩莲修士,不禁胆寒,如此猛将,此地谁人能挡!

    冲来的近五百名彩莲修士不禁刹停,有点不敢靠近。眼睁睁看着牛有德一杆长枪在手劈波斩浪般杀进随颜春冲出迎战的左右卫,连彩莲修士都挡不住,更何况一群金莲修士,那牛有德恍如猛虎入羊群一般,枪出如龙。受冲击的人群那真是成片成片的倒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转瞬。这万人出击的人马瞬间溃不成军,迅速调转回跑。

    这么多人临阵脱逃,对酉丁域上下的士气打击的够呛。

    回头一看的苗毅见身后百名勇士解决了随颜春冲出的其他彩莲修士冲来,顿时怒喝:“不与纠缠,随我身后保持阵型杀!”在没冲垮敌方阵营之前,纠缠简直是在找死。

    百名勇士无人多话,立刻跟随而来,照令行事。

    以苗毅为前锋,一群人再次向对方阵营冲去。

    “斩!”酉丁域那边一上将也是近卫军出来的,见冲出去的人丢了主帅,竟然还敢临阵脱逃乱这边军心士气,哪能让这些人冲散了自己这边的阵势,当即一声怒喝。

    左右立刻冲出一排执法队,挥舞刀枪朝冲来的人连砍带刺,杀的逃回的人鬼哭狼嚎,惨叫声一片。

    偏偏苗毅又率人再次冲杀而来,迎面大片人马顿时乱作一团,苗毅等人冲杀而入,杀出一路惨叫,直向那上将逼去。

    执枪捅死一名逃卒的上将怒声道:“捆仙绳准备!”

    然却受这边乱七八糟逃卒的影响,一时无法施展,而苗毅已经转瞬冲到他面前,那上将恨恨一声,恨颜春轻敌出击,搞得由点破面给这边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大军出战一旦乱了就是大麻烦,人越多越乱,想重新收拾起来都困难,才有兵败如山倒之说。

    他自知不敌,冲上去是找死,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只得迅速转身遁入了人群中,同时喝道:“放!”

    他一退避,见主将逃了,这边立刻更乱了。

    倒是有不少乱七八糟的捆仙绳扔了出来,规模上却有限,挡不住苗毅的冲势,苗毅对付这东西早有经验,身上战甲竖起毛刺,急速旋转前冲,搭上来的捆仙绳立刻被划爆出金粉。

    后面跟随的百名勇士仗着苗毅给的武器犀利,刀枪快劈,亦将扔来的捆仙绳飞速破之,有被捆仙绳纠缠上的,边上组队成员迅速刀枪挥来帮其破除捆仙绳的束缚,一路紧追苗毅身后不放,护住苗毅后方及侧翼冲杀。

    苗毅也不横冲直撞,他知道捆仙绳集群使用的威力,他虽然不怕,可身后追随者一旦被缠上了,面对围攻就是死路一条,遂率队直管朝人多且乱的地方杀去,压下了飞行速度,贴着混乱人群不放,以人赶人的方式将混乱一路推进下去。

    这一队彩莲修士所到之处,那真是杀得一路鬼哭狼嚎,惨叫声不绝于耳,越发给酉丁域人马造成恐慌。

    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主将挡敌稳住阵势的时候,偏偏苗毅首战立威,将那些上将给震慑住了,无人敢迎上来遏制这一小队人马的锐气。

    “散开!都给我散开!”

    一上将已经布好了捆仙绳大阵,就等着苗毅等人自投罗网,谁想一群乱兵冲来,气得他捶胸怒吼,可是没用,顿时将他这边阵势给冲的一塌糊涂,苗毅等人趁势杀入,又将此处给搅乱。

    “啊!”那上将捶胸狂吼一声,无尽不甘尽在这一声悲愤中,这么多人竟然挡不住区区百人,简直是荒谬,可他也不得不避开苗毅等人锋芒,迅速遁入乱军之中。

    “大家率领各自人马散开,不要聚集在一起,回头再重新集结!老左,率部与我不惜代价速夺破法弓!”一上将高喊一声。

    此时酉丁域这边颜春一死,连颜春身边的副将也战死了,可谓群龙无首,没了人统一指挥,各部主将只能是各自指挥各自的人马。

    然这一嗓子却将混乱的大军给迅速理顺了,各部主将迅速高喊:“弟兄们这边走!”

    混乱大军立刻分成若干集群向四周散去,苗毅心中大急,一旦让对方理顺了重新布阵,这边的企图就要落空了,到时候纠集出来的捆仙绳都能把他们给埋了。

    如此一来倒是给黑龙司数万大军解围了,可另一种危局再现,空中两拨人马顶着箭雨不惜代价冲向了地面去抢遗落的破法弓。

    乱也是瞬间的事,条理分明起来也是瞬间的事,双方交战的距离很近,从苗毅带人冲出去搞乱了对方到现在又是一种局势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关键是褚子山从近卫军带来的那些部将也不是吃素的,指挥能力不弱。

    “黑龙司,杀过去!”苗毅一声怒吼。

    牧雨莲也急了,高喊:“区分敌我,竖旗,随我杀!”

    数万黑龙司人马迅速一条红巾套在了脖子上,和苗毅当年在星宿海弄出的那联盟有异曲同工之妙,主要是为了分辨敌我。近卫军常备有这东西,平常对付一般的敌军用不上,身上战甲就能区分,这红巾的用途就是为了剿灭叛军的时候用的。

    蓝虎旗的大旗由中军竖了起来,下面的鹰旗和狼旗亦迅速竖起,旗帜的作用也是用来分辨敌我和便于主将掌握所部局势用的。

    还有一两箭威力的流星箭也不做保留了,朝冲向地面的大军全部疯狂射了出去,干翻一大群。

    “杀!”牧雨莲率领中军身先士卒杀出,到了这个地步不身先士卒也不行了,一旦被敌方抢到了强攻装备,之前的一切辛苦都要化为乌有,她也活不了,只能是全军覆没,现在不拼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身后近卫军的各色旗帜猎猎飘扬,“杀!”数万大军高喊,跟着她如一股洪流般和冲下来的约十几万大军狠狠冲撞在了一起,一时间喊杀声震天,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肉横飞,惨烈之极。(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