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百万大军已经称不上了,粗略估计一下,一时不察落了下风已经令这边付出了陨落近三十万人马的代价。

    牛有德?为首冲杀而来的将领一听名号大吃一惊,如此个性的名字,加之又率领着近卫军的人马,应该不会有别人。这一瞬间,他之前一直想知道是哪个疯子统军,现在终于知道答案了,原来是那出了名的疯子,难怪了!

    两人已是瞬间相撞之势,想其他的也没用了,为首将领怒喝,“待颜春会会你!”

    原来此将命叫颜春。

    两人顷刻间对杀而到,颜春不敢留有余地,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令他不敢马虎,一动手就用尽了全力,挥刀怒斩向苗毅。

    “受死!”苗毅喝声未落,龙吟枪声呼啸而出,快如魅影,枪头顶着大颗珍珠般的旋转黑洞骤然刺出,比当年黄豆般大小的黑洞大了不少,一出手就用上了‘一枪十杀’那压箱底的本事。

    没办法,他这黑龙司的统帅在情况如此危急的情况下首战出手,只许胜不许败,否则将严重影响士气,而且要赢的干净利落提振士气,所以一出手就尽了全力。

    此时不知道多少人在关注着这一战,或扭头看着,或余光观察,要看是修为远胜的颜春胜,还是名震天下的牛有德名不虚传!

    咣!一声震响!

    不知道多少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颜春手上劈出的大刀竟然被牛有德一枪给震飞了,狂“噗”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震的倒飞了出去。

    苗毅攻势不缓,左右开枪,“啊!”杀出两声惨叫,两道血线从颜春左右相随的两名上将脖子上喷爆出来。这两人包括颜春在内,也都换上了红晶战甲的,苗毅却枪无虚发,两枪便挑了两人的脖子。

    这还没完,与两人中间擦身而过的苗毅抖手送出一枪,再中颜春咽喉下,枪头向后一挑,颜春的身躯立刻向他身后飞了过去。

    双手捂住脖子的颜春瞪大了眼睛飞出,口鼻喉下鲜血狂飙。满眼的难以置信,没想到双方交手之前一直没亮名号,这一亮名号竟然就是自己的死期!

    他脑中悲鸣一声,牛有德果然名不虚传,悔之晚矣!

    随后便连同那两名被苗毅枪挑的手下一起,被苗毅身后冲来的百名猛士给淹没,三人头颅先后飞了出去。

    总镇大人威武!追随苗毅身后的百名勇士精神大振,顿时不再那么绝望,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为了这一线生机立刻拼死力搏。与成‘人’字形跟随颜春冲来的其他彩莲修士厮杀在一起。

    一百多个彩莲修士打几个,情况可想而知,压倒性地碾了过去。

    下面推进的黑龙司上下精神大振。发现总镇大人那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果然不是盖的,顿时也纷纷心生活命的希望,士气瞬间被点爆。

    而酉丁域这边竟然响起了一阵哗然,震惊于牛有德的犀利,竟然一瞬连杀这边三名彩莲修士,堂堂彩莲五品的副都统颜春竟然连牛有德一枪都挡不住,见面立毙于牛有德枪下!

    此时酉丁域上下再想起牛有德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有点不寒而栗。能挡住这家伙吗?

    见这边组织起了上百名彩莲修士冲锋,酉丁域这边亦迅速有近五百名彩莲修士响应颜春号召紧急赶来驰援颜春,可谁想颜春竟然连牛有德一击都挡不住,更亲眼目睹牛有德瞬杀三名彩莲修士,不禁胆寒,如此猛将,此地谁人能挡!

    冲来的近五百名彩莲修士不禁刹停,有点不敢靠近。眼睁睁看着牛有德一杆长枪在手劈波斩浪般杀进随颜春冲出迎战的左右卫,连彩莲修士都挡不住,更何况一群金莲修士,那牛有德恍如猛虎入羊群一般,枪出如龙。受冲击的人群那真是成片成片的倒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转瞬。这万人出击的人马瞬间溃不成军,迅速调转回跑。

    这么多人临阵脱逃,对酉丁域上下的士气打击的够呛。

    回头一看的苗毅见身后百名勇士解决了随颜春冲出的其他彩莲修士冲来,顿时怒喝:“不与纠缠,随我身后保持阵型杀!”在没冲垮敌方阵营之前,纠缠简直是在找死。

    百名勇士无人多话,立刻跟随而来,照令行事。

    以苗毅为前锋,一群人再次向对方阵营冲去。

    “斩!”酉丁域那边一上将也是近卫军出来的,见冲出去的人丢了主帅,竟然还敢临阵脱逃乱这边军心士气,哪能让这些人冲散了自己这边的阵势,当即一声怒喝。

    左右立刻冲出一排执法队,挥舞刀枪朝冲来的人连砍带刺,杀的逃回的人鬼哭狼嚎,惨叫声一片。

    偏偏苗毅又率人再次冲杀而来,迎面大片人马顿时乱作一团,苗毅等人冲杀而入,杀出一路惨叫,直向那上将逼去。

    执枪捅死一名逃卒的上将怒声道:“捆仙绳准备!”

    然却受这边乱七八糟逃卒的影响,一时无法施展,而苗毅已经转瞬冲到他面前,那上将恨恨一声,恨颜春轻敌出击,搞得由点破面给这边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大军出战一旦乱了就是大麻烦,人越多越乱,想重新收拾起来都困难,才有兵败如山倒之说。

    他自知不敌,冲上去是找死,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只得迅速转身遁入了人群中,同时喝道:“放!”

    他一退避,见主将逃了,这边立刻更乱了。

    倒是有不少乱七八糟的捆仙绳扔了出来,规模上却有限,挡不住苗毅的冲势,苗毅对付这东西早有经验,身上战甲竖起毛刺,急速旋转前冲,搭上来的捆仙绳立刻被划爆出金粉。

    后面跟随的百名勇士仗着苗毅给的武器犀利,刀枪快劈,亦将扔来的捆仙绳飞速破之,有被捆仙绳纠缠上的,边上组队成员迅速刀枪挥来帮其破除捆仙绳的束缚,一路紧追苗毅身后不放,护住苗毅后方及侧翼冲杀。

    苗毅也不横冲直撞,他知道捆仙绳集群使用的威力,他虽然不怕,可身后追随者一旦被缠上了,面对围攻就是死路一条,遂率队直管朝人多且乱的地方杀去,压下了飞行速度,贴着混乱人群不放,以人赶人的方式将混乱一路推进下去。

    这一队彩莲修士所到之处,那真是杀得一路鬼哭狼嚎,惨叫声不绝于耳,越发给酉丁域人马造成恐慌。

    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主将挡敌稳住阵势的时候,偏偏苗毅首战立威,将那些上将给震慑住了,无人敢迎上来遏制这一小队人马的锐气。

    “散开!都给我散开!”

    一上将已经布好了捆仙绳大阵,就等着苗毅等人自投罗网,谁想一群乱兵冲来,气得他捶胸怒吼,可是没用,顿时将他这边阵势给冲的一塌糊涂,苗毅等人趁势杀入,又将此处给搅乱。

    “啊!”那上将捶胸狂吼一声,无尽不甘尽在这一声悲愤中,这么多人竟然挡不住区区百人,简直是荒谬,可他也不得不避开苗毅等人锋芒,迅速遁入乱军之中。

    “大家率领各自人马散开,不要聚集在一起,回头再重新集结!老左,率部与我不惜代价速夺破法弓!”一上将高喊一声。

    此时酉丁域这边颜春一死,连颜春身边的副将也战死了,可谓群龙无首,没了人统一指挥,各部主将只能是各自指挥各自的人马。

    然这一嗓子却将混乱的大军给迅速理顺了,各部主将迅速高喊:“弟兄们这边走!”

    混乱大军立刻分成若干集群向四周散去,苗毅心中大急,一旦让对方理顺了重新布阵,这边的企图就要落空了,到时候纠集出来的捆仙绳都能把他们给埋了。

    如此一来倒是给黑龙司数万大军解围了,可另一种危局再现,空中两拨人马顶着箭雨不惜代价冲向了地面去抢遗落的破法弓。

    乱也是瞬间的事,条理分明起来也是瞬间的事,双方交战的距离很近,从苗毅带人冲出去搞乱了对方到现在又是一种局势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关键是褚子山从近卫军带来的那些部将也不是吃素的,指挥能力不弱。

    “黑龙司,杀过去!”苗毅一声怒吼。

    牧雨莲也急了,高喊:“区分敌我,竖旗,随我杀!”

    数万黑龙司人马迅速一条红巾套在了脖子上,和苗毅当年在星宿海弄出的那联盟有异曲同工之妙,主要是为了分辨敌我。近卫军常备有这东西,平常对付一般的敌军用不上,身上战甲就能区分,这红巾的用途就是为了剿灭叛军的时候用的。

    蓝虎旗的大旗由中军竖了起来,下面的鹰旗和狼旗亦迅速竖起,旗帜的作用也是用来分辨敌我和便于主将掌握所部局势用的。

    还有一两箭威力的流星箭也不做保留了,朝冲向地面的大军全部疯狂射了出去,干翻一大群。

    “杀!”牧雨莲率领中军身先士卒杀出,到了这个地步不身先士卒也不行了,一旦被敌方抢到了强攻装备,之前的一切辛苦都要化为乌有,她也活不了,只能是全军覆没,现在不拼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身后近卫军的各色旗帜猎猎飘扬,“杀!”数万大军高喊,跟着她如一股洪流般和冲下来的约十几万大军狠狠冲撞在了一起,一时间喊杀声震天,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肉横飞,惨烈之极。(未完待续 。)

第1372章    c_t;readx;

    热门推荐:、 、 、 、 、 、 、

    气运吸取!

    这是霉运虫最强的天赋技能神通。[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而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以及吕重那枚[气运大道]道纹的配合,使得所有被召唤出来的[霉运虫]被联合成了一个整体。

    一只仙王级的霉运虫,绝对无法撼动道器级法宝的气运。

    十只、百只、千只甚至万只,都应该无法撼动[剐龙刀]所拥有的气运。

    可是,如果是成千上亿万只呢?

    而且,这些霉运虫之中还有皇级、帝级的存在呢?

    这无穷无尽的霉运虫,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与吕重那中品境的气运大道道纹相配合,已勉强能对剐刀龙的气运形成威胁了!

    更何况,另一方还有[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正以空间之力死死地牵制着其刀身。这也在无形中压制了剐龙刀的气运。甚至连[九玄寒龙冰棺]的连续攻击,也是

    如此多的道器联手,压制剐龙刀,自然而然,剐龙刀的气运也在被极力压制。

    现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一出,借用[周天星斗大阵],已形成一头恐怖的吸运巨鲸。

    它几乎横跨几亿公里,以剐龙刀为中心,疯狂吞噬、掠夺其气运。[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呼呼呼……”

    气运最是虚无飘渺,但是,这么恐怖的吸噬力,也隐隐让四周的空间产生了一道道诡异的风。

    直接。剐龙刀身上凝聚的无穷气运,开始被抽离。

    “不……”剐龙刀内的器灵尖叫起来,同时。刀身也是疯狂震动。

    可是,它越疯狂,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所释放的空间束缚力就越大。

    这使得[剐龙刀]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破开两大道器的束缚。

    “停下啊……”剐龙刀的器灵,差点被急哭。

    纵横圣神界无穷岁月,被其主人安排主宰[放逐空间]最高的刑罚大权,一直以来,它都是高高在上。相当狂傲。

    可如今,它也开始恐惧。

    第一次。它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是的,就是死亡气息!

    虽然只是法宝,但是既然形成器灵,就是一种另类的生命。

    “气运大道?我居然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剐龙刀欲哭无泪。

    如果在吕重亮起其[气运大道]的第一时间。他就能发现,那他还说不定可以勉强反应过来。付出一定的代价,挣脱[大寂灭珠]、[鸿蒙龙珠]两大空间道器的束缚力,再极速冲杀,不让那霉运虫集团大军成阵。

    那样的话,别说它不会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甚至要全力袭杀吕重也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却迟了!

    气运大道道纹,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与[周天星斗大阵]的配合下。已发挥出无上的威力。

    剐龙刀能感应,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刀身上抽离了出来。

    现在,它便明白这应该是自身的气运正被极速抽离。

    “停!停下。我……我认栽了……”

    一般的法宝器灵或许不知道失去气运的后果,但是剐龙刀可是真正的道器。它深深地明白气运对任何生灵都是极为重要的。

    一旦气运大速度下降,那么,不好意思reads;。不管你是神尊、还是至强道器,铁定遭殃。

    轻则,凶厄不断。重则身陨道消、灰飞烟灭。

    这一刻,剐龙刀才真正明白。自己是彻底地栽了。

    接下来,只有两条路能选择。

    要么从道器跌落成凡器或崩溃、湮灭。

    要么,就只有臣服。

    它已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求饶的话一出,剐龙刀之器灵,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在这放逐空间,它都称王称霸惯了。

    此方世界的任何人,都得看它的脸色。

    甚至,它喜欢喜欢那种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的感觉。

    在它的压制之下,这方空间没有任何能的实力能超过二阶神人的境界。一但超过,它铁定施展无上刑罚。

    以至于此放逐空间,一直没有二阶神人以上的强者存在。

    同样,也没有任何神人有能力可以突破这个空间的束缚,逃离开去。

    这里的所有人都得乖乖地被束缚在此地。

    可现在,它这个曾主宰一方世界的超级道器,居然也要被别人收服了?

    这让它的心中多少有些愤愤然。

    “呵呵,你说认栽,我就要放过你么?”吕重冷笑起来,一脸阴沉,“貌似我之前可没有招惹你,可你身为道器居然袭击于我,差点就让我陨落,我岂会放过你?”

    说实话,之前如果不是有[大寂灭珠]主动全力保驾,他吕重绝对在第一时间就陨落在这剐龙刀的袭击之下。

    这可是道器啊!

    居然还会偷袭?

    而且偷袭的对象还是他这么一个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人。

    这让吕重的心中到现在还有些恐惧与后怕。

    吕重可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刚才那样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谁……谁叫你动……动那些龙尸……”剐龙刀有些词穷理屈,只得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吕梁听了,顿时怒极而笑:“那两具龙尸我为何收不得?它们被我收走,只比一直侵在蚀仙化神溺水中被腐蚀要好。”

    “那……那是我的战利器,就算是堆放在那里浸泡成渣,也是我的事,任……任何人敢……敢拿我的东西,我都会出手的……”剐龙刀兀自辩解。

    吕重的脸上陡然闪过一丝阴笑,“嘿嘿,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先毁了你,再去收聚更多的战利品!”

    心念一动,吕重的意念陡然横空传荡:“加大对其气运的吞噬力度……”

    “呼呼呼……”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完全高速运转起来。

    剐龙刀身上恐怖的气运长河,源源不断地汇入[周天星斗大阵]内的霉运虫集团大军。

    “啊,不要啊,我报降,我臣服……”剐龙刀顿时震动得更加地剧烈,其器灵更是惨然大叫。

    这一刻,剐龙刀再也没有了傲气。

    此时,剐龙刀真的后悔起来。

    早知道这人类拥有如此多的道器傍身,他说什么也不会袭击吕重。

    结果袭击不成,还惹得一身骚。

    最关键的是,现在还要赔上自身一生的自由了。(未完待续)i7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