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牛城实在受不了陈挂面了,见过牛逼闪闪放光芒的,没见过如此光芒万丈的!他猛然一拍桌子,对着陈挂面就是一声暴喝。800

    按说牛城也是堂堂镇委书记,对一个普通老百姓来说,也不算小官了。如果是别人看到牛城这副怒气勃发的样子,肯定是两股战战,胆战心惊,然而陈挂面看到牛城生气的样子后,却只是抬头轻轻看了一眼牛城,有些轻蔑的说道:“呵呵,牛大书记,我劝你不要用世俗律法来要挟我,你能管得了我这具分身,却管不了我的真身。何苦给自己找难看?信不信我只要轻轻一句话,就能给你降下无数灾难”

    陈挂面还想说下去,却见赵长枪猛然一探身子一伸手,唰的一下便将他的半尺长苒给抓住了!这家伙马上感到大事不好,刚想出言阻止赵长枪,赵长枪的手却已经猛然一扯,将他的胡子整个的扯了下来!露出他光秃秃的下巴。

    陈挂面的胡子竟然是假的!

    “呵呵,陈大仙的胡子怎么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怎么被我轻轻一扯就下来了?你这具臭皮囊就算是分身,也应该法力高强,神通广大吧?”赵长枪似笑非笑的说道。

    陈挂面脸上先是一阵尴尬,然后马上镇定了下来,说道:“一副胡子而已,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让它分分钟便重新长出来。”

    “那你还等什么?干嘛不让它重新长出来?”赵长枪问道。

    “两位,我忙的很。两位如果没事的话,现在可以离开了。”陈挂面面沉似水的说道。

    然而,这家伙的话音刚落,却见赵长枪猛然一伸手,却将他的花白头发也抓住了,然后赵长枪猛然一用力,他的头发竟然就像刚才的胡子一样就掉了!

    原来,赵长枪自从进入房间后,就一直在观察陈挂面的头发和胡子,这丫的头发和胡子和面庞实在太不匹配了!所以,赵长枪便一直怀疑陈挂面的头发胡子全是假的,现在更是直接给陈挂面扯了下来,戳穿了陈挂面的把戏。

    赵长枪看着陈挂面锃明瓦亮,一根头发都没有的大光脑袋,不禁呵呵一笑说道:“啧啧,想不到陈大仙的头发也是假的!既然头发胡子全是家的,想必你这个大仙也真不了。”

    陈挂面的把戏被戳穿,不禁面色通红,不过直到此时他也没有打算乖乖的放弃自己大仙的身份,只听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赵长枪,不要闹了!你们赶紧离开吧。我已经有八百多年的道行,你们两个在我眼中就是两个小孩子,我是不会和你们一般见识的。”

    赵长枪也有些火大了,他走南闯北见的人物多了,还从来没有和他这样说话的!只见他的目光猛然一凝,两道凝如实质的锐利目光瞬间朝陈挂面扫了过去!

    原本牛逼闪闪放光芒的陈挂面感受着赵长枪目光中的寒意,竟然不敢直视,悄悄的将脑袋扭向了一边,原本津津有味的狗肉也吃不下去了。

    也难怪陈挂面的气势忽然便弱了七分,胡子和假发就是他装逼的道具,现在道具都没了,还装个毛线?

    “陈挂面!告诉我,你为什么制造那些谣言!”赵长枪陡然厉声喝道!

    赵长枪这一声暴喝乃是用内力逼发出来的,鼓荡的声音直冲陈挂面的耳膜,将陈挂面吓的一哆嗦!

    “什什么谣言?赵县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挂面磕磕巴巴的说道。这个家伙却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间他对赵长枪的称呼已经改变了。

    “哼哼,什么谣言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算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解释了。你现在必须给我走,去琼楼镇长毛兔养殖基地,去告诉那些那些养殖户,告诉他们你以前说的话都是造谣,都是放屁!你要给我打消那些养殖户对那些长毛兔的疑虑,让他们安心让长毛兔入栏!”赵长枪又说道。

    “赵县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会跟你去!”陈挂面鼓起勇气说道。这家伙心中很清楚,自己如果按照赵长枪的安排去做了,自己的大仙形象也就会彻底崩塌了,以后也就别想再吃这碗饭了。

    “陈挂面,你不要搞错,我现在是在强制你|!不是在和你商量!你只能跟我走!如果真不想跟我去,我立刻就会将警察喊来,让他们强制你去!你现在已经涉嫌妖言惑众,蛊惑人心,扰乱社会秩序!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并且从此以后不再如此,我可以考虑暂时不把你抓起来。现在我给你三分钟的考虑时间,三分钟后,我将直接给县公安局长张立武打电话,让他亲自带人过来!现在计时开始!”

    赵长枪说着话,直接取出手机调到了计时功能,口中继续说道:“陈挂面,我不管你的真身在天上阴间有多牛逼,我也管不了天上阴间的事情。但是你这具分身既然在平川县的地盘上,我这个平川县长就能管的了你!也不要幻想你不去辟谣,那些养殖户就不会将种兔入栏。只要你被警察抓起来了,自然就没人会再相信你的胡吹海侃。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活了八百年的老仙长厉害,还是我这个凡夫俗子的平川县长厉害!”

    赵长枪说完此言后,便一句话也不说了。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陈挂面的老婆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大概看事不好,跑到哪里躲了起来。现在连她的仙长丈夫都被赵长枪吃定了,她出来肯定也是自找难看,还不如老老实实找个地方躲起来。

    陈挂面听着从赵长枪的手机中传出的哒哒声,心脏不禁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脸上的汗也下来了。他可是明白的很,扒下自己牛逼闪闪的仙人身份,自己就是啥都不是!而且他也很清楚赵长枪的霸道和果断。当初陈家沟的原村主任如此厉害都被赵长枪送进了牢房,而且不但是陈彻,就连陈彻的哥哥也被赵长枪送进了牢房!

    赵长枪想将自己送进牢房,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陈挂面虽然自称是有八百年道行的老仙长,但是他这种妖言惑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到底应该受到什么审判,他还真不知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三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赵长枪的嘴里响起倒计时的声音:“十,九,八”

    陈挂面仿佛感到赵长枪嘴里吐出的每一个音符都变成一个大大的绞索,向他飘飞过来,将他的脖子牢牢的套住,让他喘不过气来!过度的紧张,让他脸上的汗流的更快了。

    “二,一!计时完毕,陈挂面,看来你是不想珍惜这个机会了,好,很好”

    赵长枪说着话就要开始给公安局长张立武打电话,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陈挂面说道:“等一下!”

    赵长枪正在拨号的手指马上停下了,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挂面。

    “我我去!我跟你们去,但是你们不能再将我抓起来!”陈挂面有些沮丧的说道。

    “我可以不让人将你抓起来,但是前提是你得改邪归正,不再装神弄鬼,大搞封建迷信活动,借此妖言惑众!”赵长枪说道。

    “好吧,我听你的就是。”

    陈挂面一边说,一边垂头丧气的就要准备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赵长枪又说道:“等一下。”

    陈挂面蓦然回首,疑惑的看着赵长枪,不知道这位脾气操蛋的赵县长又想干什么。他惊讶的看到赵长枪竟然拿起桌上一把没有被用过的勺子,从火锅中挖了一汤匙狗肉汤,放到嘴边品尝了一下,然后说道:“呵呵,首乌,人参,灵芝草,这一锅汤中竟然有十几种中草药。看来陈大仙长还是有点真本事的嘛!”

    陈挂面心中不禁一惊,赵长枪只是品尝了一下狗肉汤,竟然就说出了汤中所含有的中药材!这个县长的确不同凡响啊!

    陈挂面正在惊讶,又听到赵长枪说道:“陈大仙长,能不能将你从太上老君那里赢来的仙丹送我几粒啊?”

    赵长枪很清楚,陈挂面的药丸既然如此出名,并且治好了很多人的疑难杂症,就说明他的药丸的确有古怪,不可能是面蛋子。

    陈挂面想了一下,然后苦笑道:“好吧,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话,陈挂面领着赵长枪和牛城顺着别墅的楼梯上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当赵长枪和牛城走进这个房间后,两人不禁同时都大吃一惊!

    只见这个房间里摆满了书架和货架,书架上满满当当全是中医药书籍,有些竟然还是线装本的古籍,而那些货架上却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罐罐!上面都贴着用红纸做的标签。

    赵长枪瞬间明白了,陈大仙长虽然整天装神弄鬼,其实这货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医!而且很可能水平还很高!不然不可能给那么多人看好病。

    可是让赵长枪不理解的是,陈挂面既然是名中医,他为什么不好好的干他的医生,悬壶济世,为什么就偏偏装神弄鬼呢?这到底是为什么?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三零章 敢死队    放箭二字一出,别说团团包围的百万大军心神一震,就连黑龙司五万大军自己也是心神一震,可他们毕竟是事先已经接到了暗中准备的命令,手中箭弦霎那间齐刷刷松开了。

    砰砰砰……

    弓弦炸响声一片,搭在弓弦上的双箭瞬间化作近十万道流光迸发而出,如同光芒万丈般炸出。为了解决掉对方那近五万名弓箭手,这边不惜双箭齐发。

    百万大军一惊,那些领头的紫甲上将们大吃一惊,谁都没想到这被百万大军围困的五万人马竟然敢率先出手。

    按理说在如此重兵围困下,这些人应该是想着怎么保命才对,动手就是找死,可对方偏偏就率先动手了。

    为首将领怒喝:“放箭”

    哪怕这边付出巨大代价,也要将对方给大量减员,才数万人马,挡不住这边的进攻。

    然而这种对峙状况下,加之距离又这么近,无数流光几乎是眨眼便到,晚了一步就是致命的。

    他命令虽然发出去了,可这种状况下,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拿出盾牌来抵御保命,尤其是见到流光直接朝自己射来的弓箭手,就连发出号令的将领自己也不例外,喊话的同时慌忙捞出盾牌防护。

    百万大军瞬间乱作一团。

    然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仓促间根本来不及反应,拿出了盾牌还来不及迎到身前抵挡,不少人便身形震颤,当场被射翻了,掉落如雨。

    “啊…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绝,越发造成阵势大乱。

    挡在盾牌后面的为首将领再次大喊,“放箭”

    却并未听到这边放箭的声音。顿时暗骂这地方势力的作战素质和近卫军差了不是那么一点点,抽空一看情况瞬间心凉了一半,暴露在前排的数万弓箭手翻倒一片。几乎全部覆没。

    这一幕差点让他吐血,若还不明白对方之前那番磨蹭是缓兵之计那就白活了这么多年。只一波攻击几乎就将自己这边的弓箭手全部给撩翻了,临时发挥不可能定点清除的这般精准,需要时间分配攻击目标,说明人家一开始就不准备妥协一直在做进攻的准备,偏偏自己这边还以为胜券在握跟傻子一样。

    疯子他脑海中冒出这两个字来,很想知道对方领军的首领是什么人,竟敢在这种情况下率先发动进攻。

    突然无数道流光射来,本以为自己也会成为打击目标。现在发现人家对付的是弓箭手,他立刻从盾牌后面冒头喝道:“杀”

    盾牌如林的百万军阵迅速发出合围冲势的同时,他发现还有些幸存的弓箭手,当即喝道:“弓箭手干掉贼首”

    “放箭”苗毅挥枪怒喝。

    嗖嗖嗖第三支搭上弓弦的流星箭瞬间化作数万道流光再次射向四面八方,这边的目标也是干掉对方的头目,几乎是每五十支箭专攻对方一名紫甲上将。

    这边箭雨一出,对方攻势立刻一停,迅速举起盾牌阻挡。

    同时,对方阵容中亦射出上百道流光集中射向苗毅和牧雨莲所在位置,事先拱卫在周围的牧雨莲中军人马手中盾牌顺势扬起防御。中军的责任本就是以保护统帅为首位的。

    然在上百支流星箭的集中攻击下,轰隆声中,中军的盾牌防御立刻被狠狠撕开一道口子。连破三层防御,十几声惨叫响起,当场有十几名黑龙司人马被射杀,负伤者亦达十几人,这还是得亏这边的装备精良,盾牌都是红晶打造的。

    而敌方那边就没这么幸运了,护住那些紫甲上将的金晶紫晶盾牌直接被流星箭贯穿,将盾牌后面的人给射杀,那些紫甲上将身边的近卫倒都是红晶盾牌。挡住了攻击。

    也有近百名紫甲上将防御不到位,当场被射杀或被流星箭的威力给震伤了。

    被射杀的护卫则直接达到了上万人。

    看到身边弟兄倒下。牧雨莲急声下令,“天鹰旗。干掉对方弓箭手”

    天鹰旗统领迅速喝道:“天狼旗干掉对方弓箭手”

    空中近十万支流星箭翻飞而回,黑龙司列阵人马迅速挥手召回,一箭横咬在了嘴上,一箭搭弦骤然射出,继续集中箭雨攻击那些紫甲上将。

    而接到牧雨莲命令的天鹰旗下的天狼旗偏将迅速重新布置攻势,指挥五百余名手下,集中打击对方的弓箭手。对方那些弓箭手可没那些上将身边那么坚强的护卫,集中攻击下,只一波箭雨就将对方剩下的弓箭手给全部解决了。

    酉丁域那些紫甲上将也意识到了自己成了斩首的目标,不断补充上来的防护盾又不断在惨叫声中倒下,打得这些紫甲上将不敢冒头露面。

    几波攻击下,黑龙司这边除了牧雨莲的中军死伤达百人外,余者毫发无损。倒是围攻的百万大军在一时不察之下落了下风可谓损失惨重,黑龙司强大的破法弓攻击下,几波箭雨便令这边的战损达到了二十余万人。

    地面掉落的尸体可谓尸横遍野,其中还有不少人在痛苦哼哼。

    再这样硬挺着挨打怎么行被团团护住躲在盾牌后面的酉丁域为首将领怒喝道:“我等百万之众,何惧区区数万破法弓,他们破法弓射不了多少箭就要耗尽能量上下听令,盾牌合围推进,率先攻入敌方阵营者重赏临阵退却者杀无赦铁无心,你率部去拾取我部遗落的破法弓,我看他们往哪逃余者听我号令,一起上,杀”

    一听对方隆隆号令,黑龙司这边不少人脸色大变,一旦让对方捡回了破法弓,这边破法弓的射击能量虽然在之前进行了休整补充,可现在十五箭的发射次数已去其五,如何还挡得住敌方的攻击。

    面现狰狞之色的苗毅霍然看向牧雨莲,“牧雨莲坐镇指挥,蓝虎旗其余彩莲修士向我集合”

    数万大军中很快冒出一百零三名彩莲修士,掠到苗毅面前。

    苗毅二话不说,先扔出了几百套随身的红晶战甲和武器砸在了这百余人面前,外加一堆星华仙草,现在也不是慢慢计件分发的时候,来不及了。扔出东西的同时,怒喝:“百万大军何足为惧牛某当年单枪匹马于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境,更何况如今有百名猛士相助诸位可敢与牛某一起为弟兄们争一条后路,与牛某一起名扬天下”

    虽然大家都知道苗毅当初那所谓的百万大军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和眼前正规整编的正规军不可同日可语,但仍被这话给激的热血沸腾,他们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旦败了就难有活路,只有拼死一搏

    “杀杀杀”百人齐声猛喝。

    苗毅霍然回头看向四周,合围大军已经布置了盾牌阵顶着箭雨压近,如果换了是近卫军进攻的话,这边怕是已经被攻破了,地方势力人马逊色太多,没人愿意冲在最前面送死,都巴不得别人冲在前面消耗敌方的流星箭。

    牧雨莲另拨了一万人马专门对方那些去捡弓箭的人,已经打退了三泼捡箭的人。

    面对如此危局,这个时候就能看出近卫军和地方大军的差别有多大,如此险境下,这边的阵容丝毫不乱,除了保护主帅的

    形势危在旦夕,苗毅急告牧雨莲:“待我杀出,命大军推进抢占敌方破法弓遗落之地,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接着回头朝那百余人举枪大喊,“今番唯有死战求生,别无他路牛某愿为敢死队先锋,诸位名扬天下就在今朝,随我杀”抓了把星华仙草塞进嘴里狼吞虎咽而下,率先冲了出去。

    “大人”牧雨莲惊呼一声,没想到苗毅竟然身先士卒冲在了最前面。

    那一百零三人亦抓了把星华仙草蛮塞进嘴里,随便扯了件合手的红晶武器和战甲就跟着苗毅冲了出去,也不管战甲合不合身,现在哪是讲究这个的时候,便飞边便迅速换上。

    一队百余人以苗毅为首,朝着敌方阵营冲杀而去,目标直指躲在层层保护中的敌方首将。

    此情此景,黑龙司上下心生震撼,士气瞬间高涨。

    牧雨莲挥枪怒喝:“推进”

    数万人马朝着苗毅冲杀去的方向以破法弓开路,强行撞向对面压来的大军。

    见敌方主将率小队冲来,流星箭也不再攻击这边方向,加之见苗毅眉心法相不过彩莲一品,酉丁域为首将领精神大振,他可是彩莲五品的修为,当即挥刀大喊:“左右卫弟兄,随我杀贼”

    他一马当先,左右几名上将相随,身后上万人马跟随杀出。

    “牛有德在此挡我者死”双方相撞的瞬间,苗毅陡然一声惊天怒喝,终于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牛有德这名号一出,酉丁域上下皆是一惊,是那个曾在炼狱之地单枪匹马于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的牛有德?

    如果这人真的是牛有德,难道又要上演势单力薄百万大军中冲杀的一幕?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