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放箭二字一出,别说团团包围的百万大军心神一震,就连黑龙司五万大军自己也是心神一震,可他们毕竟是事先已经接到了暗中准备的命令,手中箭弦霎那间齐刷刷松开了。

    砰砰砰……

    弓弦炸响声一片,搭在弓弦上的双箭瞬间化作近十万道流光迸发而出,如同光芒万丈般炸出。为了解决掉对方那近五万名弓箭手,这边不惜双箭齐发。

    百万大军一惊,那些领头的紫甲上将们大吃一惊,谁都没想到这被百万大军围困的五万人马竟然敢率先出手。

    按理说在如此重兵围困下,这些人应该是想着怎么保命才对,动手就是找死,可对方偏偏就率先动手了。

    为首将领怒喝:“放箭”

    哪怕这边付出巨大代价,也要将对方给大量减员,才数万人马,挡不住这边的进攻。

    然而这种对峙状况下,加之距离又这么近,无数流光几乎是眨眼便到,晚了一步就是致命的。

    他命令虽然发出去了,可这种状况下,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拿出盾牌来抵御保命,尤其是见到流光直接朝自己射来的弓箭手,就连发出号令的将领自己也不例外,喊话的同时慌忙捞出盾牌防护。

    百万大军瞬间乱作一团。

    然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仓促间根本来不及反应,拿出了盾牌还来不及迎到身前抵挡,不少人便身形震颤,当场被射翻了,掉落如雨。

    “啊…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绝,越发造成阵势大乱。

    挡在盾牌后面的为首将领再次大喊,“放箭”

    却并未听到这边放箭的声音。顿时暗骂这地方势力的作战素质和近卫军差了不是那么一点点,抽空一看情况瞬间心凉了一半,暴露在前排的数万弓箭手翻倒一片。几乎全部覆没。

    这一幕差点让他吐血,若还不明白对方之前那番磨蹭是缓兵之计那就白活了这么多年。只一波攻击几乎就将自己这边的弓箭手全部给撩翻了,临时发挥不可能定点清除的这般精准,需要时间分配攻击目标,说明人家一开始就不准备妥协一直在做进攻的准备,偏偏自己这边还以为胜券在握跟傻子一样。

    疯子他脑海中冒出这两个字来,很想知道对方领军的首领是什么人,竟敢在这种情况下率先发动进攻。

    突然无数道流光射来,本以为自己也会成为打击目标。现在发现人家对付的是弓箭手,他立刻从盾牌后面冒头喝道:“杀”

    盾牌如林的百万军阵迅速发出合围冲势的同时,他发现还有些幸存的弓箭手,当即喝道:“弓箭手干掉贼首”

    “放箭”苗毅挥枪怒喝。

    嗖嗖嗖第三支搭上弓弦的流星箭瞬间化作数万道流光再次射向四面八方,这边的目标也是干掉对方的头目,几乎是每五十支箭专攻对方一名紫甲上将。

    这边箭雨一出,对方攻势立刻一停,迅速举起盾牌阻挡。

    同时,对方阵容中亦射出上百道流光集中射向苗毅和牧雨莲所在位置,事先拱卫在周围的牧雨莲中军人马手中盾牌顺势扬起防御。中军的责任本就是以保护统帅为首位的。

    然在上百支流星箭的集中攻击下,轰隆声中,中军的盾牌防御立刻被狠狠撕开一道口子。连破三层防御,十几声惨叫响起,当场有十几名黑龙司人马被射杀,负伤者亦达十几人,这还是得亏这边的装备精良,盾牌都是红晶打造的。

    而敌方那边就没这么幸运了,护住那些紫甲上将的金晶紫晶盾牌直接被流星箭贯穿,将盾牌后面的人给射杀,那些紫甲上将身边的近卫倒都是红晶盾牌。挡住了攻击。

    也有近百名紫甲上将防御不到位,当场被射杀或被流星箭的威力给震伤了。

    被射杀的护卫则直接达到了上万人。

    看到身边弟兄倒下。牧雨莲急声下令,“天鹰旗。干掉对方弓箭手”

    天鹰旗统领迅速喝道:“天狼旗干掉对方弓箭手”

    空中近十万支流星箭翻飞而回,黑龙司列阵人马迅速挥手召回,一箭横咬在了嘴上,一箭搭弦骤然射出,继续集中箭雨攻击那些紫甲上将。

    而接到牧雨莲命令的天鹰旗下的天狼旗偏将迅速重新布置攻势,指挥五百余名手下,集中打击对方的弓箭手。对方那些弓箭手可没那些上将身边那么坚强的护卫,集中攻击下,只一波箭雨就将对方剩下的弓箭手给全部解决了。

    酉丁域那些紫甲上将也意识到了自己成了斩首的目标,不断补充上来的防护盾又不断在惨叫声中倒下,打得这些紫甲上将不敢冒头露面。

    几波攻击下,黑龙司这边除了牧雨莲的中军死伤达百人外,余者毫发无损。倒是围攻的百万大军在一时不察之下落了下风可谓损失惨重,黑龙司强大的破法弓攻击下,几波箭雨便令这边的战损达到了二十余万人。

    地面掉落的尸体可谓尸横遍野,其中还有不少人在痛苦哼哼。

    再这样硬挺着挨打怎么行被团团护住躲在盾牌后面的酉丁域为首将领怒喝道:“我等百万之众,何惧区区数万破法弓,他们破法弓射不了多少箭就要耗尽能量上下听令,盾牌合围推进,率先攻入敌方阵营者重赏临阵退却者杀无赦铁无心,你率部去拾取我部遗落的破法弓,我看他们往哪逃余者听我号令,一起上,杀”

    一听对方隆隆号令,黑龙司这边不少人脸色大变,一旦让对方捡回了破法弓,这边破法弓的射击能量虽然在之前进行了休整补充,可现在十五箭的发射次数已去其五,如何还挡得住敌方的攻击。

    面现狰狞之色的苗毅霍然看向牧雨莲,“牧雨莲坐镇指挥,蓝虎旗其余彩莲修士向我集合”

    数万大军中很快冒出一百零三名彩莲修士,掠到苗毅面前。

    苗毅二话不说,先扔出了几百套随身的红晶战甲和武器砸在了这百余人面前,外加一堆星华仙草,现在也不是慢慢计件分发的时候,来不及了。扔出东西的同时,怒喝:“百万大军何足为惧牛某当年单枪匹马于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境,更何况如今有百名猛士相助诸位可敢与牛某一起为弟兄们争一条后路,与牛某一起名扬天下”

    虽然大家都知道苗毅当初那所谓的百万大军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和眼前正规整编的正规军不可同日可语,但仍被这话给激的热血沸腾,他们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旦败了就难有活路,只有拼死一搏

    “杀杀杀”百人齐声猛喝。

    苗毅霍然回头看向四周,合围大军已经布置了盾牌阵顶着箭雨压近,如果换了是近卫军进攻的话,这边怕是已经被攻破了,地方势力人马逊色太多,没人愿意冲在最前面送死,都巴不得别人冲在前面消耗敌方的流星箭。

    牧雨莲另拨了一万人马专门对方那些去捡弓箭的人,已经打退了三泼捡箭的人。

    面对如此危局,这个时候就能看出近卫军和地方大军的差别有多大,如此险境下,这边的阵容丝毫不乱,除了保护主帅的

    形势危在旦夕,苗毅急告牧雨莲:“待我杀出,命大军推进抢占敌方破法弓遗落之地,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接着回头朝那百余人举枪大喊,“今番唯有死战求生,别无他路牛某愿为敢死队先锋,诸位名扬天下就在今朝,随我杀”抓了把星华仙草塞进嘴里狼吞虎咽而下,率先冲了出去。

    “大人”牧雨莲惊呼一声,没想到苗毅竟然身先士卒冲在了最前面。

    那一百零三人亦抓了把星华仙草蛮塞进嘴里,随便扯了件合手的红晶武器和战甲就跟着苗毅冲了出去,也不管战甲合不合身,现在哪是讲究这个的时候,便飞边便迅速换上。

    一队百余人以苗毅为首,朝着敌方阵营冲杀而去,目标直指躲在层层保护中的敌方首将。

    此情此景,黑龙司上下心生震撼,士气瞬间高涨。

    牧雨莲挥枪怒喝:“推进”

    数万人马朝着苗毅冲杀去的方向以破法弓开路,强行撞向对面压来的大军。

    见敌方主将率小队冲来,流星箭也不再攻击这边方向,加之见苗毅眉心法相不过彩莲一品,酉丁域为首将领精神大振,他可是彩莲五品的修为,当即挥刀大喊:“左右卫弟兄,随我杀贼”

    他一马当先,左右几名上将相随,身后上万人马跟随杀出。

    “牛有德在此挡我者死”双方相撞的瞬间,苗毅陡然一声惊天怒喝,终于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牛有德这名号一出,酉丁域上下皆是一惊,是那个曾在炼狱之地单枪匹马于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的牛有德?

    如果这人真的是牛有德,难道又要上演势单力薄百万大军中冲杀的一幕?未完待续。

    …

第1371章 剐龙刀之危    气运吸取!

    这是霉运虫最强的天赋技能神通。

    而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以及吕重那枚[气运大道]道纹的配合,使得所有被召唤出来的[霉运虫]被联合成了一个整体。

    一只仙王级的霉运虫,绝对无法撼动道器级法宝的气运。

    十只、百只、千只甚至万只,都应该无法撼动[剐龙刀]所拥有的气运。

    可是,如果是成千上亿万只呢?

    而且,这些霉运虫之中还有皇级、帝级的存在呢?

    这无穷无尽的霉运虫,有了[周天星斗大阵]与吕重那中品境的气运大道道纹相配合,已勉强能对剐刀龙的气运形成威胁了!

    更何况,另一方还有[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正以空间之力死死地牵制着其刀身。这也在无形中压制了剐龙刀的气运。甚至连[九玄寒龙冰棺]的连续攻击,也是

    如此多的道器联手,压制剐龙刀,自然而然,剐龙刀的气运也在被极力压制。

    现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一出,借用[周天星斗大阵],已形成一头恐怖的吸运巨鲸。

    它几乎横跨几亿公里,以剐龙刀为中心,疯狂吞噬、掠夺其气运。

    “呼呼呼……”

    气运最是虚无飘渺,但是,这么恐怖的吸噬力,也隐隐让四周的空间产生了一道道诡异的风。

    直接。剐龙刀身上凝聚的无穷气运,开始被抽离。

    “不……”剐龙刀内的器灵尖叫起来,同时。刀身也是疯狂震动。

    可是,它越疯狂,大寂灭珠、鸿蒙龙珠所释放的空间束缚力就越大。

    这使得[剐龙刀]根本就无法在短时间破开两大道器的束缚。

    “停下啊……”剐龙刀的器灵,差点被急哭。

    纵横圣神界无穷岁月,被其主人安排主宰[放逐空间]最高的刑罚大权,一直以来,它都是高高在上。相当狂傲。

    可如今,它也开始恐惧。

    第一次。它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是的,就是死亡气息!

    虽然只是法宝,但是既然形成器灵,就是一种另类的生命。

    “气运大道?我居然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剐龙刀欲哭无泪。

    如果在吕重亮起其[气运大道]的第一时间。他就能发现,那他还说不定可以勉强反应过来。付出一定的代价,挣脱[大寂灭珠]、[鸿蒙龙珠]两大空间道器的束缚力,再极速冲杀,不让那霉运虫集团大军成阵。

    那样的话,别说它不会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甚至要全力袭杀吕重也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却迟了!

    气运大道道纹,在霉运虫集团大军与[周天星斗大阵]的配合下。已发挥出无上的威力。

    剐龙刀能感应,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刀身上抽离了出来。

    现在,它便明白这应该是自身的气运正被极速抽离。

    “停!停下。我……我认栽了……”

    一般的法宝器灵或许不知道失去气运的后果,但是剐龙刀可是真正的道器。它深深地明白气运对任何生灵都是极为重要的。

    一旦气运大速度下降,那么,不好意思。不管你是神尊、还是至强道器,铁定遭殃。

    轻则,凶厄不断。重则身陨道消、灰飞烟灭。

    这一刻,剐龙刀才真正明白。自己是彻底地栽了。

    接下来,只有两条路能选择。

    要么从道器跌落成凡器或崩溃、湮灭。

    要么,就只有臣服。

    它已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求饶的话一出,剐龙刀之器灵,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在这放逐空间,它都称王称霸惯了。

    此方世界的任何人,都得看它的脸色。

    甚至,它喜欢喜欢那种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的感觉。

    在它的压制之下,这方空间没有任何能的实力能超过二阶神人的境界。一但超过,它铁定施展无上刑罚。

    以至于此放逐空间,一直没有二阶神人以上的强者存在。

    同样,也没有任何神人有能力可以突破这个空间的束缚,逃离开去。

    这里的所有人都得乖乖地被束缚在此地。

    可现在,它这个曾主宰一方世界的超级道器,居然也要被别人收服了?

    这让它的心中多少有些愤愤然。

    “呵呵,你说认栽,我就要放过你么?”吕重冷笑起来,一脸阴沉,“貌似我之前可没有招惹你,可你身为道器居然袭击于我,差点就让我陨落,我岂会放过你?”

    说实话,之前如果不是有[大寂灭珠]主动全力保驾,他吕重绝对在第一时间就陨落在这剐龙刀的袭击之下。

    这可是道器啊!

    居然还会偷袭?

    而且偷袭的对象还是他这么一个连圣人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人。

    这让吕重的心中到现在还有些恐惧与后怕。

    吕重可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刚才那样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谁……谁叫你动……动那些龙尸……”剐龙刀有些词穷理屈,只得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吕梁听了,顿时怒极而笑:“那两具龙尸我为何收不得?它们被我收走,只比一直侵在蚀仙化神溺水中被腐蚀要好。”

    “那……那是我的战利器,就算是堆放在那里浸泡成渣,也是我的事,任……任何人敢……敢拿我的东西,我都会出手的……”剐龙刀兀自辩解。

    吕重的脸上陡然闪过一丝阴笑,“嘿嘿,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先毁了你,再去收聚更多的战利品!”

    心念一动,吕重的意念陡然横空传荡:“加大对其气运的吞噬力度……”

    “呼呼呼……”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完全高速运转起来。

    剐龙刀身上恐怖的气运长河,源源不断地汇入[周天星斗大阵]内的霉运虫集团大军。

    “啊,不要啊,我报降,我臣服……”剐龙刀顿时震动得更加地剧烈,其器灵更是惨然大叫。

    这一刻,剐龙刀再也没有了傲气。

    此时,剐龙刀真的后悔起来。

    早知道这人类拥有如此多的道器傍身,他说什么也不会袭击吕重。

    结果袭击不成,还惹得一身骚。

    最关键的是,现在还要赔上自身一生的自由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