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恐怖!

    1qx5dy3a9i2vr9tpm6p

    这一刻,金晶神焱的威力才完美的发挥出来!

    bcbhlzk6qvqwss

    一瞬间,让方圆几万公里内成为一片真正的火海!

    tuy6kjojb5n

    并且,其火势还在以一个疯狂的速度向更远处扩散。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clc57hggm0ffkjm

    无数生物毁于一旦。

    1lb3m68ixexxkf

    剐龙台所在的群山,本以存在了亿万万年。

    4ahon4mztkfsj

    可是,今天却被一把大火给烧光。

    r2li5xj2epya

    一直以为,剐龙台作为放逐空间的一个超级刑场,其也是有无数阵法、禁制保护的。

    fdvpbym0fybta3zpn

    一般的大火,别说烧毁群山了,只怕连其中的一个禁制都无法破掉。

    xmojbirpv491ys83gk2l

    可是,金晶神焱就能!

    khxmxpgmabeiikao

    在它的肆虐之下,四周的一切,都瞬间崩溃。

    dibqejdpml3

    这是一种比神界超级恒星还要变态、还要恐怖的火焰。

    wdajucvlxlpeydsjvl

    其火无物不烧!

    fyjig6rddp9

    一旦被沾上,就非常麻烦。

    9aypjbqqetlf

    “轰……”

    r9zzjxty

    “轰隆隆……”

    0ouhzfr3fziw3

    突然,有巨物崩溃的声音暴响。

    s3ncyz6nvj

    无数圣识探来,却骇然发现,连处于虚空存在了亿万万年的[剐龙台]也是直接被[金晶神焱]给烧得崩溃了。

    gax07wavwn

    一块块巨石从高空跌落,于下方的火海消失不见。

    ktwfqbvg2l5oqggbh

    “混……混蛋——”剐龙刀的器灵也被金晶神焱的破坏力给惊到了。

    yhpapr6viw3vpg

    金晶神焱暂时没有毁灭了它,却是把它的“家”给毁容毁了!

    rj5hxxeenvfeb8

    “怎……怎么会这样……”剐龙刀心中悲愤到了极点。

    akdgemwb5ays

    对此,大寂灭珠的器灵没有一点心疼,而是冷冷地传音道:“这事可是你挑起来的,现在这里被毁,你要负全部责任——”

    ydmsajae7gt13lpn

    什么?

    lagcl9euqj

    听到寂灭小公主这么说,剐龙刀的器灵几乎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kobe6ivjqiw

    “该死,你……你们不闯入我的地盘,我会出手对付你们?你们这些混蛋,我一定与你们没完——”剐龙刀咆哮起来。无与伦比的锐金之力疯狂地涌动。

    92ql8o5x2qe

    破灭、锋锐、毁灭等至强的大道气息于它气息疯狂攀升。

    cplmwzkh2u8zu

    显然。它要准备大招了。

    1rzoz1tp7xkil

    寂灭小公主被唬了一下,连忙向九玄寒龙冰棺传音:“小冰,接下来轮到你了——”

    jrdsgokri34

    “没问题!”一个酷酷的男孩声音响起。

    ib4yazwhi72vz

    这时候,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也是贱笑起来:“哈哈。群殴呢,我也喜欢——”

    b79xrxt0ugkwebx

    一道道至强的玄圣寒气喷出,直接撞击在[剐龙刀]的刀身。

    twgvclka0f

    无与伦比的寒气轰至,使得[剐龙刀]刀身完全被封霜,超卓的寒气更有冻结元神、灵魂能量的威力。

    n0vxanoekp

    连续两次的极冷、极热的攻击。让剐龙刀的内部物质也在膨胀、收缩中遭到恐怖的冲击。

    hsq5zx6ygni5

    玄圣寒流的实打实攻击,顿时让[剐龙刀]的刀身进一步脆化。

    f6a73z0hrxms

    虽说[剐龙刀]内部被破坏得尚不明显,但是,被破坏了就是真的被破坏了。一旦与同级的法宝硬拼硬,剐龙刀极有可能遭遇更强烈的破坏。

    4hpea7ilwwzg

    不巧的是,[九玄寒龙冰棺]本体也再次轰击而至!

    rp5bdcht3a9z

    “轰——”

    lwodg0qc90gn

    恐怖的巨力,野蛮地轰砸在剐龙刀的刀身。

    j44ldapkditboyslgc

    “咔……”

    rmqacvzvziqdht7udmdv

    剐龙刀刀身居然诡异地发出了一丝碎裂般的声响。

    f1j5hadfknnpfojx1

    一道极细小的裂痕,居然就出现在[剐龙刀]的刀尖之上。

    ndbygpnu1sfwhj

    这一刻,准备大招的剐龙刀直接悲摧地疯狂颤动了几下。

    befrrjerg3y08

    大招被中断,而它本身居然出现了裂痕?

    alzuuqjah8bsu

    一瞬间。无与伦比的恐惧出与在[剐龙刀]器灵的意识中。

    ysefjgl

    惧了!

    mjizjkef4f8y

    这会儿它才后悔起来。

    fq3xlhii9okn

    早知道那人类的手里居然有这么多道器,它哪里会找吕重的麻烦。

    yxhztorrjot7

    就算吕重把蚀龙魔渊内的所有尸体、骨骼都收去,它也绝对不会攻击吕重。

    wf28wkqaks2pqojwn

    可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后悔药,而它也无法穿越到之前的时空中改变这一切。

    f65aidm2v2j8lpzt

    三件道器!

    yosuhtrhgclee

    这……这个连圣人都不是的人类,不但拥有道器,而且拥有三件道器。

    rvc2kzvumat36

    这是剐龙刀之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f3rznw5ysfxqx0555gp

    否则,它说什么也不会招惹吕重。

    ylptmhjnip

    就算要招惹,也一定要在一开始就灭了吕重,不让他拥有祭出三大道器的机会。

    rtzwponwju

    “灭了那人类?”剐龙刀突然有些心动。

    qhuc0yyhjs7g

    如果灭了吕重。能终止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三大道器对自己的联手攻击,那或许可以一试。

    jpe0h1dup2ez

    可是,剐龙刀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却发现那个人类居然一脸鄙视地看着自己。似乎能一眼看穿它的心思。

    9wycfwhyvanjpqc86e

    “你想先锋地灭了我?”吕重冷冷地看着前方正不停颤动刀身的剐龙刀,心中也多了一丝毁灭的。而且直接透过[大道之眼]泄露了出来。

    qaq7ehlilakuigfksthq

    同时,一枚诡异的大道道纹也从吕重的体内闪出。

    4oe1i21y2fmwfbnnk

    这是一枚气息极为虚无缥缈的诡异大道道纹。

    h7bucgenhpjcib

    它甚至都不是上品级的大道道纹,可是它一出现,居然也让[剐龙刀]的刀灵产生了一丝极大的压力。

    ajqskijrsusw6y

    顿时剐龙刀小心戒备起来。

    zqauipi5tyvkrus4pzse

    “呵呵,你是从圣神界来的。那么,你可认识我的这枚大道道纹?”见了剐龙刀的反应,吕重突然轻笑起来。

    mztohzwpjyx

    剐龙刀龙灵为之一怔,刀身也是微微震动起来,强自震定地冷哼:“哼,什么玩意儿,不是神纹,也不是圣纹,甚至连上品级的大道道纹都算不上,这种道纹你也能拿出手?”

    fbdvkb1spd7bhmjt0

    “是么?”吕重突然一笑,陡然之间,它的身边多了密密麻麻的无穷黑色怪虫。

    tuakoqei6c4hjhr62tp

    这突兀出现的每一只怪虫,甚至连巅峰准圣的境界都没有达到。

    bdyfibjxqi1

    原本是不会被剐龙刀放在眼里的。

    1gdmqdobrre

    但是,随着这无尽无穷的黑色怪虫的出现,吕重之前亮出的那入大道道纹,虽然依旧还没有达到上品境界。可是,其威势却是暴涨了无数倍。

    tz9nfm0vwub7

    甚至,与那无穷无尽的黑色怪虫交相辉映,真正地联成了一片。

    shsvipdz4zfqk

    顿时,一种浩瀚无边的大势从吕重、从那神秘的大道道纹身上升腾而起。

    fcwtudawe539etxoi

    “呵呵,既然你认为我的这枚大道道纹拿不出手,那么,你亲自感受一下它的威力吧!”

    y3zmk6wso9

    话音一落,那无穷无尽的黑色凶虫大军。陡然结成一个诡异的大阵。

    nejpicvbzct0wlr

    如果剐龙刀曾到过地仙界,见过巫妖两族大战,必定会认出这是妖族最强的[周天星斗大阵]。

    azns5vmxfhgmqmwun19

    而这周天星斗大阵一起,吕重的那枚大道道纹,开始完全接手整个大阵的力量!

    tumlptdzqqyz

    “霉运长鲸,噬运——”

    muqpam6v2vq

    吕重的嘴唇轻启,陡然,无穷无尽的诡异吸噬力笼罩在远处的[剐龙刀]刀身。

    geqqqsrl3uphu

    霉运虫!

    4etobly8oowjqn

    周天星斗大阵?

    rzxrrjzdn9pbosz

    自然而然,吕重的那枚大道道纹,更是宇宙中的气运大道!

    auwqdcw6ziiketfqxt6

    此时,以周天星斗大阵为基础,霉运虫全族力量合而为一,于此方天空形成一头超巨大的巨鲸黑影。

    tipkdn6qknfrhpjz

    这巨鲸黑影,正对着[剐龙刀]张开巨嘴。

    c0yetgxivnte8lz

    明明没有什么力量出现,但是,[剐龙刀]却是如临大敌,刀身疯狂颤抖:“停!停!不要……”(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陈挂面是个谜    赵长枪竟然会用陈挂面来威胁那些养殖户,让他们必须赶过来,这让在场的琼楼镇大小领导都有些不理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但是赵长枪自己心中却非常清楚,别看他在很多平川县老百姓心中的威望很高,但是在某些人眼中他的威慑力的确不如陈挂面!

    虽然大多数群众都是好的,用马克思老先生的理论说,就是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根本力量,但是也总有那么一小波群众不是这样的,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刁民!

    这种人吃定了赵长枪作为县长不敢对他们用强,不敢拿绳子将他们捆到养殖场,所以无论赵长枪对他们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来!哪怕赵长枪用不再承包给他们养殖场来要挟他们,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包给就不包给呗,不承包给咱养殖场,咱不养兔子了还不行?或者是咱就在自己家养几只还不行?多少年了,咱也没承包县政府的养殖场,不是也这样过来了?

    所以,他们不会将赵长枪的话放在心上。但是陈挂面的要挟,他们就得慎重考虑一下了。

    那可是能穿越天地人三界的神汉,是能在阴间界腾云驾雾,会一百零八变的牛人!他如果去找他们的老祖宗谈谈心,让他们的老祖宗将他们收过去尽孝心,可就草了蛋了!陈挂面的本事虽然听上去有点玄,但是他在阴间界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谁也不知道。况且陈挂面在人间界牛逼哄哄的样子,他们是都看的见的。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在他们的心中,他们还真就敢不听赵长枪的,却不敢不听陈挂面的。

    牛城看到赵长枪上了他的悍马越野,刚要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却看到赵长枪忽然向他招了招手,于是连忙又跑向了赵长枪的车子。

    “上车。我们两个一辆车就行。陈家庄的路不好走,你的轿车耽误事儿。”赵长枪说道。

    牛城知道眼前这位年轻县长的脾气,所以也没多说话,答应一声,拉开车门上车,享受了一回让县长当司机的待遇。

    留在养殖场的周家辉一边目送着赵长枪的车子消失在黑暗中,一边安排养殖场的管理人员马上联系那些没来的养殖户,将赵长枪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了他们。

    养殖基地每一个区域都有三间平房,其中两间是用来供养殖户居住的,兔子入栏后,他们总不能老是在家和养殖场之间来回跑。要知道,许多养殖户的家离养殖场很远的。另一间则是专门用来给长毛兔剪毛用的。

    除此之外,养殖场还建有一个占地面积一百多平米管理办公室。这么多养殖户在这个巨大的养殖场搞养殖,如果没有统一的管理,肯定会乱套!说不定养殖户和养殖户之间会打成一窝猪!

    养殖场的管理办公室中有每一个养殖户的档案,上面就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一名管理人员索性将这些养殖户的档案直接抱到了养殖场的灯光下,周家辉亲自给大家分开,每人几分,开始给养殖户打电话。

    要知道这些养殖户可是有九十多户!如果由一个人来打,估计赵长枪回来了,电话也打不完!众人分开打就快多了。

    几个骑摩托车来的管理员更是直接将摩托车开了过来,如果哪个养殖户的电话呼叫两遍后,仍然无人应答,他们马上便会骑车亲自去找他们!他们之所以选择骑摩托车去,是因为在琼楼镇的农村里面,许多地方汽车根本就无法通行,摩托比汽车要灵便的多。

    琼楼镇是个纯粹的丘陵地区,多山多丘陵,道路一点都不好走。就连村于村之间的主干道都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虽然有些路段是水泥路面,却也已经起鼓,损坏,还不如沙土路好走。

    牛城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县长速度!他被赵长枪晃得直眼晕!要命的是,赵长枪的超级悍马虽然够彪悍,但是坐上去却实在谈不上舒服,路面感特别的强烈!

    车子很快来到了陈家庄的村外,牛城小心的说道:“赵县长,不如我们把车子就放在这里吧?再往里,车子可能过不去了。”

    “没事,这个村子我来过,知道情况,开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赵长枪不在意的说道。

    道路进入陈家沟之后,道路变得不是一般的难走,坑坑洼洼,崎岖不平。

    这时候,超级悍马的超强越野能力便体现出来了,翻沟越坎,毫不费劲!有时候,牛城明明认为车子过去不的地方,赵长枪偏偏就能开过去!

    “奶奶个熊的,陈彻弟兄两个真是罪孽深重!死不足惜!”正在开车的赵长枪不禁骂了一句!

    哪怕琼楼镇的原镇委书记将他贪污受贿的钱拿出三分之一来,琼楼镇的路也不至于这么难走!但凡陈家沟的原村主任陈彻,稍稍有点良心,陈家沟的路也不会这么难走!

    “赵县长,我们镇正在计划重修村于村之间的道路,您可一定要大力支持我们啊!”牛城不失时机的说道。

    赵长枪翻翻白眼,说道:“你倒是会找时候要钱!放心吧,用不了几年,别说琼楼镇,我一定会让整个平川县都大变样!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泡老婆!”

    “我相信赵县长,我们一定会紧跟赵县长的步伐,勇往直前!”牛城有些激动的说道。他不是被赵长枪的激情感染了,而是他从赵长枪的话里听出了赵长枪对自己的信任。如果不信任自己,他能对自己说出:“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泡老婆”的这样的名言吗?

    陈家沟不但路难走,而且陈家沟的老百姓也普遍比较贫困,这从他们的住宅就能看出来。村里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普通的瓦房,甚至其中还零星夹杂着一些土胚墙体的草房子。土胚墙上的灰褐色墙皮脱落的一片一片的,在车灯的照耀下,更显斑驳与沧桑。

    陈挂面在整个琼楼镇都是一位大名人,所以牛城知道他的家,而且他的家也很好找。他的家是一座三层小楼,在周围平房的衬托下,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想找不到都难!

    整个陈家沟只有两座小楼,一座是前村主任陈彻的,一座就是神汉陈挂面的。而且陈挂面的小楼比陈彻的还阔气!完全是别墅式建筑,三层小楼的顶上有阁楼,通红的琉璃瓦在车灯的照耀下熠熠闪光。

    连赵长枪看了陈挂面的小楼后,都不禁说了一句:“丫的,这小楼够阔气的!”

    牛城苦笑一下说道:“没办法,牛城可是神人!一般人比不了!可惜这个家伙只知道自己发财致富,不懂得带着群众一起发财致富。不然陈家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穷啊。”

    “你还是省省吧,你不会打算让陈家沟的人都跟着陈挂面拜师学艺,去学那上天入地,一百零八变的本事吧?”

    牛城挠挠头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我可不是那意思。”

    说完后,牛城忽然面色一整说道:“赵县长,抛开陈挂面这个人装神弄鬼不说,我觉得这个家伙是个奇人!他如果只是单纯整天装神弄鬼,也不可能忽悠出这么大的名声。他的名声可是凭他自己实打实的干出来的,可不是凭借现代包装手段包装出来的,更不是网络水军吹出来的。我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谜。”

    “呵呵,是不是个谜,我们一会儿就知道了。”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赵长枪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陈挂面的大门前面,然后停车熄火下车。牛城抢先一步迈到了大门前,用手不轻不重的拍打了几下仿古木制大门上的铜环,大声喊道:“陈挂面!陈挂面!开门!我是牛城,开门!”

    牛城没有报赵长枪的职位名号,只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旺呜,旺呜!”大门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藏獒狂吠声,伴随着藏獒撞击铁笼子发出的哐当声。

    时间不大,挂在大门楼两端的四个大红灯笼啪的一声亮了,顿时将大门外照的红彤彤的一片光明,接着,赵长枪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脚步声并没有径直走到大门这边,而是只走了几步便停住了,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先是喊道:“茅台!别叫了!”

    藏獒的叫声立刻消失了。

    赵长枪和牛城不禁对视了一眼,心说:“我累个擦,陈挂面的名字就够奇怪了,他家的狗名字也奇怪!茅台?这让我们的国酒情何以堪啊!”

    接着,赵长枪和牛城才听到女人在院子里冲他们喊道:“谁啊!挂面今天下班了,有事你们明天再来吧。”

    牛城尴尬的冲赵长枪咧咧嘴,小声说道:“陈挂面有个规矩,每天最多给人办二十件事。二十件事之后,无论谁请他办事,他都不答应。无论是看病,算命,还是给人解决各种疑难问题。”

    牛城和赵长枪说完后,才又对着门里面喊道:“开门,我是琼楼镇镇委书记牛城,县长赵长枪也来了。我们找陈挂面有事情。”

    赵长枪本来还以为自己和牛城的面子不算小了,对方听到自己和牛城的身份后,肯定会给他们开门的,没想到院子里面的女人根本不鸟他们这一壶!

    只听女人喊道:“对不起,我们家挂面有自己的规矩,每天最多给人办二十件事,多一件事也不办!别说是县长,就算是孙大圣来了也不给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