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竟然会用陈挂面来威胁那些养殖户,让他们必须赶过来,这让在场的琼楼镇大小领导都有些不理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但是赵长枪自己心中却非常清楚,别看他在很多平川县老百姓心中的威望很高,但是在某些人眼中他的威慑力的确不如陈挂面!

    虽然大多数群众都是好的,用马克思老先生的理论说,就是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根本力量,但是也总有那么一小波群众不是这样的,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刁民!

    这种人吃定了赵长枪作为县长不敢对他们用强,不敢拿绳子将他们捆到养殖场,所以无论赵长枪对他们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来!哪怕赵长枪用不再承包给他们养殖场来要挟他们,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包给就不包给呗,不承包给咱养殖场,咱不养兔子了还不行?或者是咱就在自己家养几只还不行?多少年了,咱也没承包县政府的养殖场,不是也这样过来了?

    所以,他们不会将赵长枪的话放在心上。但是陈挂面的要挟,他们就得慎重考虑一下了。

    那可是能穿越天地人三界的神汉,是能在阴间界腾云驾雾,会一百零八变的牛人!他如果去找他们的老祖宗谈谈心,让他们的老祖宗将他们收过去尽孝心,可就草了蛋了!陈挂面的本事虽然听上去有点玄,但是他在阴间界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谁也不知道。况且陈挂面在人间界牛逼哄哄的样子,他们是都看的见的。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在他们的心中,他们还真就敢不听赵长枪的,却不敢不听陈挂面的。

    牛城看到赵长枪上了他的悍马越野,刚要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却看到赵长枪忽然向他招了招手,于是连忙又跑向了赵长枪的车子。

    “上车。我们两个一辆车就行。陈家庄的路不好走,你的轿车耽误事儿。”赵长枪说道。

    牛城知道眼前这位年轻县长的脾气,所以也没多说话,答应一声,拉开车门上车,享受了一回让县长当司机的待遇。

    留在养殖场的周家辉一边目送着赵长枪的车子消失在黑暗中,一边安排养殖场的管理人员马上联系那些没来的养殖户,将赵长枪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了他们。

    养殖基地每一个区域都有三间平房,其中两间是用来供养殖户居住的,兔子入栏后,他们总不能老是在家和养殖场之间来回跑。要知道,许多养殖户的家离养殖场很远的。另一间则是专门用来给长毛兔剪毛用的。

    除此之外,养殖场还建有一个占地面积一百多平米管理办公室。这么多养殖户在这个巨大的养殖场搞养殖,如果没有统一的管理,肯定会乱套!说不定养殖户和养殖户之间会打成一窝猪!

    养殖场的管理办公室中有每一个养殖户的档案,上面就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一名管理人员索性将这些养殖户的档案直接抱到了养殖场的灯光下,周家辉亲自给大家分开,每人几分,开始给养殖户打电话。

    要知道这些养殖户可是有九十多户!如果由一个人来打,估计赵长枪回来了,电话也打不完!众人分开打就快多了。

    几个骑摩托车来的管理员更是直接将摩托车开了过来,如果哪个养殖户的电话呼叫两遍后,仍然无人应答,他们马上便会骑车亲自去找他们!他们之所以选择骑摩托车去,是因为在琼楼镇的农村里面,许多地方汽车根本就无法通行,摩托比汽车要灵便的多。

    琼楼镇是个纯粹的丘陵地区,多山多丘陵,道路一点都不好走。就连村于村之间的主干道都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虽然有些路段是水泥路面,却也已经起鼓,损坏,还不如沙土路好走。

    牛城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县长速度!他被赵长枪晃得直眼晕!要命的是,赵长枪的超级悍马虽然够彪悍,但是坐上去却实在谈不上舒服,路面感特别的强烈!

    车子很快来到了陈家庄的村外,牛城小心的说道:“赵县长,不如我们把车子就放在这里吧?再往里,车子可能过不去了。”

    “没事,这个村子我来过,知道情况,开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赵长枪不在意的说道。

    道路进入陈家沟之后,道路变得不是一般的难走,坑坑洼洼,崎岖不平。

    这时候,超级悍马的超强越野能力便体现出来了,翻沟越坎,毫不费劲!有时候,牛城明明认为车子过去不的地方,赵长枪偏偏就能开过去!

    “奶奶个熊的,陈彻弟兄两个真是罪孽深重!死不足惜!”正在开车的赵长枪不禁骂了一句!

    哪怕琼楼镇的原镇委书记将他贪污受贿的钱拿出三分之一来,琼楼镇的路也不至于这么难走!但凡陈家沟的原村主任陈彻,稍稍有点良心,陈家沟的路也不会这么难走!

    “赵县长,我们镇正在计划重修村于村之间的道路,您可一定要大力支持我们啊!”牛城不失时机的说道。

    赵长枪翻翻白眼,说道:“你倒是会找时候要钱!放心吧,用不了几年,别说琼楼镇,我一定会让整个平川县都大变样!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泡老婆!”

    “我相信赵县长,我们一定会紧跟赵县长的步伐,勇往直前!”牛城有些激动的说道。他不是被赵长枪的激情感染了,而是他从赵长枪的话里听出了赵长枪对自己的信任。如果不信任自己,他能对自己说出:“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泡老婆”的这样的名言吗?

    陈家沟不但路难走,而且陈家沟的老百姓也普遍比较贫困,这从他们的住宅就能看出来。村里几乎清一色的都是普通的瓦房,甚至其中还零星夹杂着一些土胚墙体的草房子。土胚墙上的灰褐色墙皮脱落的一片一片的,在车灯的照耀下,更显斑驳与沧桑。

    陈挂面在整个琼楼镇都是一位大名人,所以牛城知道他的家,而且他的家也很好找。他的家是一座三层小楼,在周围平房的衬托下,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想找不到都难!

    整个陈家沟只有两座小楼,一座是前村主任陈彻的,一座就是神汉陈挂面的。而且陈挂面的小楼比陈彻的还阔气!完全是别墅式建筑,三层小楼的顶上有阁楼,通红的琉璃瓦在车灯的照耀下熠熠闪光。

    连赵长枪看了陈挂面的小楼后,都不禁说了一句:“丫的,这小楼够阔气的!”

    牛城苦笑一下说道:“没办法,牛城可是神人!一般人比不了!可惜这个家伙只知道自己发财致富,不懂得带着群众一起发财致富。不然陈家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穷啊。”

    “你还是省省吧,你不会打算让陈家沟的人都跟着陈挂面拜师学艺,去学那上天入地,一百零八变的本事吧?”

    牛城挠挠头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我可不是那意思。”

    说完后,牛城忽然面色一整说道:“赵县长,抛开陈挂面这个人装神弄鬼不说,我觉得这个家伙是个奇人!他如果只是单纯整天装神弄鬼,也不可能忽悠出这么大的名声。他的名声可是凭他自己实打实的干出来的,可不是凭借现代包装手段包装出来的,更不是网络水军吹出来的。我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谜。”

    “呵呵,是不是个谜,我们一会儿就知道了。”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

    赵长枪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陈挂面的大门前面,然后停车熄火下车。牛城抢先一步迈到了大门前,用手不轻不重的拍打了几下仿古木制大门上的铜环,大声喊道:“陈挂面!陈挂面!开门!我是牛城,开门!”

    牛城没有报赵长枪的职位名号,只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旺呜,旺呜!”大门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藏獒狂吠声,伴随着藏獒撞击铁笼子发出的哐当声。

    时间不大,挂在大门楼两端的四个大红灯笼啪的一声亮了,顿时将大门外照的红彤彤的一片光明,接着,赵长枪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脚步声并没有径直走到大门这边,而是只走了几步便停住了,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先是喊道:“茅台!别叫了!”

    藏獒的叫声立刻消失了。

    赵长枪和牛城不禁对视了一眼,心说:“我累个擦,陈挂面的名字就够奇怪了,他家的狗名字也奇怪!茅台?这让我们的国酒情何以堪啊!”

    接着,赵长枪和牛城才听到女人在院子里冲他们喊道:“谁啊!挂面今天下班了,有事你们明天再来吧。”

    牛城尴尬的冲赵长枪咧咧嘴,小声说道:“陈挂面有个规矩,每天最多给人办二十件事。二十件事之后,无论谁请他办事,他都不答应。无论是看病,算命,还是给人解决各种疑难问题。”

    牛城和赵长枪说完后,才又对着门里面喊道:“开门,我是琼楼镇镇委书记牛城,县长赵长枪也来了。我们找陈挂面有事情。”

    赵长枪本来还以为自己和牛城的面子不算小了,对方听到自己和牛城的身份后,肯定会给他们开门的,没想到院子里面的女人根本不鸟他们这一壶!

    只听女人喊道:“对不起,我们家挂面有自己的规矩,每天最多给人办二十件事,多一件事也不办!别说是县长,就算是孙大圣来了也不给办!”

第一五二八章 陷入重围    御园,朝会前提前赶到的天庭大员一般都在各自别院落脚,这也是天庭在御园给诸位大员划地兴建别院的目的。

    轩辕侯府别院,塔楼上,轩辕侯轩辕卓负手凭栏眺望远山,一身青墨长衫,颇显儒雅。

    只是面部表情紧绷,脸色不太好看,天空不时有霹雳惊雷划空,楼外潇潇雨。

    他原是右督卫的一名都统,被上面许以重任,从右督卫转出直入朝堂,晋升为了天庭七十二侯之一,他自然也是鬼市事件后的获利者。而褚子山正是他从右督卫带出来的心腹手下,这也正是他脸色难看的原因。

    他身后一名红甲上将名叫雨烈,也同样是他从右督卫带出来的,此时正拿着星铃不知和哪联系,稍后默默收了星铃,微微摇头道:“侯爷,联系不上,褚子山怕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轩辕卓:“确认了是谁干的没有?”

    雨烈:“暂时无法确认,不过下面上报的一件事情值得注意,今番这事的当口正逢褚子山要迎娶九环星天街一家商铺的老板娘,这女人是个寡妇,名叫云知秋,在天元星天街的时候曾和牛有德关系匪浅,-6传闻两人有一腿。牛有德是左督卫的人,手握近卫军百万大军的兵权,听说已经从荒古死地刑满释放了,偏偏下面上报的情况说围攻的人是近卫军的人,卑职怀疑此事很有可能和牛有德有关系,有胆子干这种事情的人倒是和牛有德一贯的传闻能吻合上。”

    “牛有德!”轩辕卓紧绷着脸吐出这个名字来,啪!突然一掌拍在扶栏上,“若真是牛有德,那褚子山也是死有余辜!连下面人都知道那女人和牛有德有绯闻,我就不信褚子山不知道。熏心的混账东西,为个女人竟如此肆无忌惮,亏本侯如此器重他,许以他如此重任,他就如此回报本侯?”

    雨烈轻轻叹道:“在近卫军的时候,军纪森严。弟兄们都过的比较清苦,这突然变成掌控一方的诸侯,身处花花世界,手握亿万众生予杀予夺的大权,加之在近卫军时从未享受过的吹牛拍马缭绕,身边各种阿谀奉承的小人献媚…恕卑职说句不当说的,有点飘飘然膨胀的人不止一个褚子山,很多!”

    轩辕卓霍然转身,怒声道:“那他们有没有想过。出了事让本侯如何向指挥使大人交代?指挥使大人力排众议,于陛下面前苦口婆心力荐,才将本侯推上天庭七十二侯之一的位置,这是何等的信任,这才多久,下面就闹出这档子事,让本侯有何颜面再见指挥使大人?难道要我告诉指挥使大人说我下面的都统因为抢一个寡妇被人给宰了?”

    雨烈:“指挥使大人那边还好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上面。上面对此只是过问了一下,却没任何态度。朝会在即,怕是有人会趁这机会对侯爷发难!”

    轩辕卓脸色铁青,他又岂会不知道这一点,地方势力暂时容忍他们的存在只是暂时,以后一场博弈是免不了的,之所以暂时没动静是之前一番大波澜刚刚平歇。大家都在舔伤口,不宜再来一次大动静,可他这边倒好,主动送了把柄出去,顺手的事。那些人焉能放过攻讦他的机会。

    轩辕卓慢慢转身看向栏外阴沉沉的天空,低声道:“不是说褚子山已经下令封锁了酉丁域进出星门、急令下面去救援了吗?知会一声,找到牛有德,干掉他,还有那支人马,一个不留!”

    雨烈大吃一惊,“侯爷三思,那可是近卫军数万大军!”

    轩辕卓猛然转身盯向他,怒声道:“那我是不是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上下两头总要稳住一头,朝堂上的攻讦在所难免,若是再让下面看到我不作为,下面人会怎么想?本就有人兴风作浪,说本侯是近卫军来的云云不把这边人的死活当回事,这次若没任何反应,你想过后果吗?上面有人对本侯发难,下面本侯又稳不住,上下夹击,我这侯爷还做得下去吗?指挥使大人让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让我在这位置上玩耍几天就让人轰下台的吗?这事我必须要给下面一个交代!”

    雨烈急声道:“回头近卫军那边怎么交代?”

    “牛有德考虑过这个吗?”轩辕卓怒气冲冲一声,语气旋即又放缓了下来,淡然道:“我们这边不要出面,继续当做不知道好了,难道凭酉丁域的人马还干不掉区区几万人?打招呼的时候小心点,找我们从右督卫带来的可靠的人,不要让人知道和我们有关。”

    雨烈看着他,一脸纠结。

    轩辕卓则神色平静地看着他,目光坚决。

    “是!”雨烈最终缓缓抱拳沉声应下,重重“唉”了声转身离去。

    自古以来,掌握兵权的人是最不可控的,带来的危害也是最直接的,只需一声令下就要出大事。有理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苗毅瞒着上面擅自动用人马搞事,轩辕侯同样在瞒着上面搞事,就连庾重真也不上报‘千刀万剐’之事,只做对自己这边有利的事,

    不过事情没庾重真想的那么轻松,他这里将情况刚上报上去不久,苗毅很快又有新消息来报。

    确切地说,是苗毅他们这边又出事了。

    上千名身穿上将紫甲的彩莲修士全力火速赶到这边,驾临上空一瞅现场的情况,迅速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转眼上百万天庭大军密密麻麻遍布上空。

    一见下面遍地的尸体,认出了的确是酉丁域的人马后,空中几名为首的紫甲上将面上浮现怒色,传音交换意见后,大手一挥,百万大军立刻将苗毅那五万人马给包围了。

    更可怕的是,这百万人马竟然同样亮出了近五万张破法弓,从四面八方对准了被包围的五万近卫军人马。能有这么多破法弓,可见紧急赶来的乃是酉丁域的精锐大军!

    苗毅神情凝重,没想到酉丁域的人马会来得这么快。

    转眼陷入如此危局之下,苗毅不禁后悔没有听杨庆的劝告。

    杨庆告知计划一旦得手为了以防万一,要立刻遁离,并强调从星门离开说不定都有危险,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直接躲到附近的不明星域去,让人找不到,等上面的处理法旨下来了没人敢抗旨再出来。

    苗毅知道杨庆做事一贯小心谨慎,不会轻易涉险,骨子里是有点看不起杨庆这一点的,所以苗毅将杨庆的计划做了多处的改变,因为他在九环星还有事情要处理,这点瞒了杨庆没有告知。

    还有一点是他在这里磨蹭的原因,说是要集结人马回御园,其实他知道出了这事上面不会再让他这么直接回御园,肯定要派人来查,所以也没急着赶着离去,而是准备一等到上面的旨意立刻转去九环星候命。

    谁想,酉丁域竟然这么快就聚集来了百万大军。

    他有所不知,那个假的‘云知秋’一被劫走,褚子山便立刻下令酉丁域人马出动了往这边赶,做好了围追堵截的准备。而褚子山临被擒前,下了死命令给部下全速赶来救援,人终于到了,这还只是一部分紧急赶来的先头人马,后面还有百万大军在朝这边赶。

    黑龙司在场的五万大军亦变得气氛紧张起来,牧雨莲高声喝道:“备战!破法弓准备!”

    五万大军迅速摆开阵势,人人捞出了破法弓,面对四面八方做出了还击的准备。

    近卫军?

    不是所有人都知情的,一看这人人破法弓的阵势,空中百万大军的脸色大多皆微微一变,立马猜到了下面数万人马应该是近卫军的人,面对这么多破法弓,打起来的话自己这边就算能赢,怕也是要损失惨重。

    苗毅这边自然也知道打起来这边肯定讨不了好,陷入了这种绝对优势兵力的包围,五万张破法弓虽多,可一旦分散开了射击的话,攻击威力必然也被分散了,就算能杀掉对方一部分人,对方人马也能快速冲杀到他们的阵内,届时就是短兵肉搏,破法弓便没了作用,面对近二十倍于己的兵力,而且还很有可能是酉丁域的精锐大军,短兵相接的下场可想而知,何况对方手上也有数万张破法弓,只一波攻击也能让这边大量减员。

    黑龙司上下都知道,陷入了这种包围,这仗没办法打!

    更让苗毅担心的是,若仅仅是被这优势兵力包围也就罢了,偏偏这是在褚子山的地盘上,自己才刚屠灭了褚子山上万人马,换了他处的人包围他们还好商量,等着上面判停就好了,可现在面临的全部是褚子山的旧部,有没有袍泽之谊另说,谁又敢在这种情况下赌这些人全部是窝囊废。

    有一点可以肯定,能拿出这么多破法弓,这些人十有都是酉丁域的精锐,既然是酉丁域的精锐,褚子山怎么可能不大量安插自己的心腹来控制。这边把人家的统帅给宰了,想让人家一点脾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