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御园,朝会前提前赶到的天庭大员一般都在各自别院落脚,这也是天庭在御园给诸位大员划地兴建别院的目的。

    轩辕侯府别院,塔楼上,轩辕侯轩辕卓负手凭栏眺望远山,一身青墨长衫,颇显儒雅。

    只是面部表情紧绷,脸色不太好看,天空不时有霹雳惊雷划空,楼外潇潇雨。

    他原是右督卫的一名都统,被上面许以重任,从右督卫转出直入朝堂,晋升为了天庭七十二侯之一,他自然也是鬼市事件后的获利者。而褚子山正是他从右督卫带出来的心腹手下,这也正是他脸色难看的原因。

    他身后一名红甲上将名叫雨烈,也同样是他从右督卫带出来的,此时正拿着星铃不知和哪联系,稍后默默收了星铃,微微摇头道:“侯爷,联系不上,褚子山怕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轩辕卓:“确认了是谁干的没有?”

    雨烈:“暂时无法确认,不过下面上报的一件事情值得注意,今番这事的当口正逢褚子山要迎娶九环星天街一家商铺的老板娘,这女人是个寡妇,名叫云知秋,在天元星天街的时候曾和牛有德关系匪浅,-6传闻两人有一腿。牛有德是左督卫的人,手握近卫军百万大军的兵权,听说已经从荒古死地刑满释放了,偏偏下面上报的情况说围攻的人是近卫军的人,卑职怀疑此事很有可能和牛有德有关系,有胆子干这种事情的人倒是和牛有德一贯的传闻能吻合上。”

    “牛有德!”轩辕卓紧绷着脸吐出这个名字来,啪!突然一掌拍在扶栏上,“若真是牛有德,那褚子山也是死有余辜!连下面人都知道那女人和牛有德有绯闻,我就不信褚子山不知道。熏心的混账东西,为个女人竟如此肆无忌惮,亏本侯如此器重他,许以他如此重任,他就如此回报本侯?”

    雨烈轻轻叹道:“在近卫军的时候,军纪森严。弟兄们都过的比较清苦,这突然变成掌控一方的诸侯,身处花花世界,手握亿万众生予杀予夺的大权,加之在近卫军时从未享受过的吹牛拍马缭绕,身边各种阿谀奉承的小人献媚…恕卑职说句不当说的,有点飘飘然膨胀的人不止一个褚子山,很多!”

    轩辕卓霍然转身,怒声道:“那他们有没有想过。出了事让本侯如何向指挥使大人交代?指挥使大人力排众议,于陛下面前苦口婆心力荐,才将本侯推上天庭七十二侯之一的位置,这是何等的信任,这才多久,下面就闹出这档子事,让本侯有何颜面再见指挥使大人?难道要我告诉指挥使大人说我下面的都统因为抢一个寡妇被人给宰了?”

    雨烈:“指挥使大人那边还好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上面。上面对此只是过问了一下,却没任何态度。朝会在即,怕是有人会趁这机会对侯爷发难!”

    轩辕卓脸色铁青,他又岂会不知道这一点,地方势力暂时容忍他们的存在只是暂时,以后一场博弈是免不了的,之所以暂时没动静是之前一番大波澜刚刚平歇。大家都在舔伤口,不宜再来一次大动静,可他这边倒好,主动送了把柄出去,顺手的事。那些人焉能放过攻讦他的机会。

    轩辕卓慢慢转身看向栏外阴沉沉的天空,低声道:“不是说褚子山已经下令封锁了酉丁域进出星门、急令下面去救援了吗?知会一声,找到牛有德,干掉他,还有那支人马,一个不留!”

    雨烈大吃一惊,“侯爷三思,那可是近卫军数万大军!”

    轩辕卓猛然转身盯向他,怒声道:“那我是不是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上下两头总要稳住一头,朝堂上的攻讦在所难免,若是再让下面看到我不作为,下面人会怎么想?本就有人兴风作浪,说本侯是近卫军来的云云不把这边人的死活当回事,这次若没任何反应,你想过后果吗?上面有人对本侯发难,下面本侯又稳不住,上下夹击,我这侯爷还做得下去吗?指挥使大人让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让我在这位置上玩耍几天就让人轰下台的吗?这事我必须要给下面一个交代!”

    雨烈急声道:“回头近卫军那边怎么交代?”

    “牛有德考虑过这个吗?”轩辕卓怒气冲冲一声,语气旋即又放缓了下来,淡然道:“我们这边不要出面,继续当做不知道好了,难道凭酉丁域的人马还干不掉区区几万人?打招呼的时候小心点,找我们从右督卫带来的可靠的人,不要让人知道和我们有关。”

    雨烈看着他,一脸纠结。

    轩辕卓则神色平静地看着他,目光坚决。

    “是!”雨烈最终缓缓抱拳沉声应下,重重“唉”了声转身离去。

    自古以来,掌握兵权的人是最不可控的,带来的危害也是最直接的,只需一声令下就要出大事。有理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苗毅瞒着上面擅自动用人马搞事,轩辕侯同样在瞒着上面搞事,就连庾重真也不上报‘千刀万剐’之事,只做对自己这边有利的事,

    不过事情没庾重真想的那么轻松,他这里将情况刚上报上去不久,苗毅很快又有新消息来报。

    确切地说,是苗毅他们这边又出事了。

    上千名身穿上将紫甲的彩莲修士全力火速赶到这边,驾临上空一瞅现场的情况,迅速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转眼上百万天庭大军密密麻麻遍布上空。

    一见下面遍地的尸体,认出了的确是酉丁域的人马后,空中几名为首的紫甲上将面上浮现怒色,传音交换意见后,大手一挥,百万大军立刻将苗毅那五万人马给包围了。

    更可怕的是,这百万人马竟然同样亮出了近五万张破法弓,从四面八方对准了被包围的五万近卫军人马。能有这么多破法弓,可见紧急赶来的乃是酉丁域的精锐大军!

    苗毅神情凝重,没想到酉丁域的人马会来得这么快。

    转眼陷入如此危局之下,苗毅不禁后悔没有听杨庆的劝告。

    杨庆告知计划一旦得手为了以防万一,要立刻遁离,并强调从星门离开说不定都有危险,最稳妥的办法就是直接躲到附近的不明星域去,让人找不到,等上面的处理法旨下来了没人敢抗旨再出来。

    苗毅知道杨庆做事一贯小心谨慎,不会轻易涉险,骨子里是有点看不起杨庆这一点的,所以苗毅将杨庆的计划做了多处的改变,因为他在九环星还有事情要处理,这点瞒了杨庆没有告知。

    还有一点是他在这里磨蹭的原因,说是要集结人马回御园,其实他知道出了这事上面不会再让他这么直接回御园,肯定要派人来查,所以也没急着赶着离去,而是准备一等到上面的旨意立刻转去九环星候命。

    谁想,酉丁域竟然这么快就聚集来了百万大军。

    他有所不知,那个假的‘云知秋’一被劫走,褚子山便立刻下令酉丁域人马出动了往这边赶,做好了围追堵截的准备。而褚子山临被擒前,下了死命令给部下全速赶来救援,人终于到了,这还只是一部分紧急赶来的先头人马,后面还有百万大军在朝这边赶。

    黑龙司在场的五万大军亦变得气氛紧张起来,牧雨莲高声喝道:“备战!破法弓准备!”

    五万大军迅速摆开阵势,人人捞出了破法弓,面对四面八方做出了还击的准备。

    近卫军?

    不是所有人都知情的,一看这人人破法弓的阵势,空中百万大军的脸色大多皆微微一变,立马猜到了下面数万人马应该是近卫军的人,面对这么多破法弓,打起来的话自己这边就算能赢,怕也是要损失惨重。

    苗毅这边自然也知道打起来这边肯定讨不了好,陷入了这种绝对优势兵力的包围,五万张破法弓虽多,可一旦分散开了射击的话,攻击威力必然也被分散了,就算能杀掉对方一部分人,对方人马也能快速冲杀到他们的阵内,届时就是短兵肉搏,破法弓便没了作用,面对近二十倍于己的兵力,而且还很有可能是酉丁域的精锐大军,短兵相接的下场可想而知,何况对方手上也有数万张破法弓,只一波攻击也能让这边大量减员。

    黑龙司上下都知道,陷入了这种包围,这仗没办法打!

    更让苗毅担心的是,若仅仅是被这优势兵力包围也就罢了,偏偏这是在褚子山的地盘上,自己才刚屠灭了褚子山上万人马,换了他处的人包围他们还好商量,等着上面判停就好了,可现在面临的全部是褚子山的旧部,有没有袍泽之谊另说,谁又敢在这种情况下赌这些人全部是窝囊废。

    有一点可以肯定,能拿出这么多破法弓,这些人十有都是酉丁域的精锐,既然是酉丁域的精锐,褚子山怎么可能不大量安插自己的心腹来控制。这边把人家的统帅给宰了,想让人家一点脾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

第1369章 焚天    “咣”

    冰棺狂猛地撞击在[剐龙刀]之上。

    顿时,剐龙刀刀身陡然凝聚出一层层恐怖的冰霜。

    同时,巨大之极的撞击力,也是直接把剐刀龙给从空中砸了下来,落在下方的一座高峰之上。

    可剐龙刀甫一落地,其刀身上的那恐怖寒气居然就瞬间把整座山峰给冰封起来。

    更不可思议的了,其冰封的范围还在以此座山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嗡”

    被砸入大地之下的[剐刀龙]也怒了,整个刀身猛烈地颤动起来,发出求战的蜂鸣声。

    毕竟它也是来自圣神界的道器,而且品级不弱,对于[九玄寒龙冰棺]的超级玄圣寒气的抵抗力极强。

    “要玩?那我们便再陪你玩玩”寂灭小公主娇喝一声,至强的空间力紧紧包裹着方圆几亿公里的空间。

    剐龙刀有任何意动,它的空间感应力都在第一时间笼罩于其上。

    同时,大寂灭珠利用空间之力,全力与之纠缠。这让剐龙刀根本就无法摆脱大寂灭珠。

    “空间之力,锁”

    寂灭小公主唬着一张小脸,操控着更强的空间之力牵扯着[剐刀龙]。

    4≈长4≈风4≈文4≈学,w≈≦@t居然又被空间之力给拖住了?

    剐龙刀的器灵,也是怒火爆涨。

    如果是一对一,它有信心能在极短的时间破开[大寂灭珠]空间之力的束缚。

    可现在,对手居然还平添了两个?

    也许另一个珠型法宝鸿蒙龙珠,它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那神秘的冰棺。却是让剐龙刀的器灵也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不论是对方的恐怖寒气。还是其至强的重力冲击,都能威胁到它了!

    “混蛋”

    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男童声音响起,他怒呼呼地骂了起来,“以多欺少算是什好汉,有本事大家单挑”

    “切,刚才你欺负本公主怎么不吭声了?哼哼,如果我恢复当年一半的实力,要收拾你都是分分钟的事。”寂灭小公主恼了起来。“不消多说,今天我们吃定你了”

    话音一落,寂灭小公主心中陡然一动,一朵璀璨之极的金色火焰,诡异地向[剐龙刀]飞去。

    这正是之前吕重在[皓阳神宫]附近收集的那种[金晶神焱]!

    传说中,圣神界至强的一种神火。

    “该死,金晶神焱?”剐龙刀的器灵更加惊骇了,“混蛋,你……你居然收集有金晶神焱?”

    震惊!

    骇然!

    这一刻,称雄于这[放逐空间]的剐龙刀。刀身也紧张地颤抖起来。

    虽然它也是道器,可是未必就没有东西能威胁到它。

    之前的玄圣寒流。现在的金晶神焱。

    这两种互为极端的能量,都能给剐龙刀造成相当大的麻烦甚至是损伤。

    “嘻嘻,我为什么不能拥有金晶神焱?”寂灭小公主陡然冷笑起来,对着剐龙刀传音,“小子,你刚才欺负我不是很得意么?现在,轮到本公主虐待你了”

    呼呼呼……

    话音一落,越来越多的金晶神焱在[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的导引下,极速往[剐龙刀]飞去。

    “该死”

    剐龙刀疯狂地颤动、挣扎,想要闪避这[金晶神焱]的攻击。

    可是,正在一边对它虎视眈眈的[大寂灭珠]、鸿蒙龙珠岂能让它如愿?

    更强的空间能量拼命地拉扯着它的刀柄。

    这样一来,剐龙刀根本就无法躲避。

    “嘭嘭嘭……”

    一朵接一朵金晶神焱轰炸在[剐龙刀]刀身。

    那恐怖之极的热量,瞬间把[剐龙刀]煅烧得赤红无比。

    虽然被金晶神焱的超高温火焰煅烧得全身赤红,温度高得吓人,但是,暂时性还没有造成[剐龙刀]多大的损坏。

    毕竟是真正的二品道器,更是圣神界的产物。虽然不能置入金晶神焱中长久煅烧,但是,短时间的煅烧,并不能伤它多少。

    感应到自己的本体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剐龙刀器灵之前的紧张一扫而空,相反,多了一丝狂妄与桀骜,它狂笑起来,喧嚣着自己的不屑:“哈哈,金晶神焱也不过如此,并不能伤到我的本体……”

    “是么?”吕重突然冷笑问了一句,陡然对寂灭小公主、九玄寒龙冰棺道:“小寂灭,小冰,你们用金晶神焱、玄圣寒气轮流攻击剐龙刀,利用极冷、极热交替错开攻击,通过热量的膨胀、收缩原理足以重伤它”

    物质遇热膨胀,遇冷收缩!

    而极冷、极热反复交替,足以损坏[剐龙刀]的根本!

    寂灭小公主听了顿时双眼一亮,嘴角也是弯了起来,一脸得意:“小冰,该你了”

    果然!

    九玄寒龙冰棺诡异闪至,其至强的“玄圣寒流”紧接着喷薄而出,直接喷在剐龙刀刀身。

    “噗噗……”

    “哧哧……”

    之前就被[金晶神焱]的恐怖高温煅烧,而现在又被超低温寒气袭击。极冷极热的能量冲击,顿时让剐龙刀刀身发出诡异的声响,同时伴有大量的水雾产生。

    剐龙刀依旧坚挺,但是,其器灵已震惊地发现,其刀身的质地遭到了极小一部分的破坏。

    顿时,剐龙刀惊恐了,开始更剧烈地挣扎,希望在短时间挣脱大寂灭珠、鸿蒙龙珠的空间能量的拉扯、牵制。

    “哈哈,你丫的终于偿到苦头了……”寂灭小公主双眼放光,见吕重的建议真的有用,她也是喜形于色,一扫之前被[剐龙刀]压着攻击的郁闷,大声对着九玄寒龙冰棺,传音:“小冰,你暂时收手,接下来,该我玩儿了……”

    “咻咻咻……”

    又是十几朵金晶神焱被大寂灭珠送出,直直向剐龙刀包围而去。

    “不要……”

    剐龙刀器灵这下子真的惊恐了,刀身疯狂地颤动、躲避。

    可由于刀柄还被大寂灭珠、鸿蒙龙珠联手以至强的空间能量拉扯着,这让它根本无法摆脱这第二波金晶神焱的攻击。

    无耐之下,它的刀身强行迎向[金晶神焱],发出巨力挑飞其中一部分的火焰。

    “呼呼呼……”

    被挑飞的一部分金晶神焱四向溅落,顿时,犹如天火临凡!

    一瞬间,方圆几万公里内的群山猛然燃烧!

    而且,火势么更快的方式向四面八方漫延!

    这一刻,金晶神焱的恐怖,终于完整地展现出来!

    无物不燃!

    无物不烧!

    不管是草木、山石、矿石,还是雪峰、湖泊……

    真正的无物不燃、无物不烧!(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73117等兄弟的打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