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咣”

    冰棺狂猛地撞击在[剐龙刀]之上。

    顿时,剐龙刀刀身陡然凝聚出一层层恐怖的冰霜。

    同时,巨大之极的撞击力,也是直接把剐刀龙给从空中砸了下来,落在下方的一座高峰之上。

    可剐龙刀甫一落地,其刀身上的那恐怖寒气居然就瞬间把整座山峰给冰封起来。

    更不可思议的了,其冰封的范围还在以此座山峰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嗡”

    被砸入大地之下的[剐刀龙]也怒了,整个刀身猛烈地颤动起来,发出求战的蜂鸣声。

    毕竟它也是来自圣神界的道器,而且品级不弱,对于[九玄寒龙冰棺]的超级玄圣寒气的抵抗力极强。

    “要玩?那我们便再陪你玩玩”寂灭小公主娇喝一声,至强的空间力紧紧包裹着方圆几亿公里的空间。

    剐龙刀有任何意动,它的空间感应力都在第一时间笼罩于其上。

    同时,大寂灭珠利用空间之力,全力与之纠缠。这让剐龙刀根本就无法摆脱大寂灭珠。

    “空间之力,锁”

    寂灭小公主唬着一张小脸,操控着更强的空间之力牵扯着[剐刀龙]。

    4≈长4≈风4≈文4≈学,w≈≦@t居然又被空间之力给拖住了?

    剐龙刀的器灵,也是怒火爆涨。

    如果是一对一,它有信心能在极短的时间破开[大寂灭珠]空间之力的束缚。

    可现在,对手居然还平添了两个?

    也许另一个珠型法宝鸿蒙龙珠,它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是那神秘的冰棺。却是让剐龙刀的器灵也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不论是对方的恐怖寒气。还是其至强的重力冲击,都能威胁到它了!

    “混蛋”

    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男童声音响起,他怒呼呼地骂了起来,“以多欺少算是什好汉,有本事大家单挑”

    “切,刚才你欺负本公主怎么不吭声了?哼哼,如果我恢复当年一半的实力,要收拾你都是分分钟的事。”寂灭小公主恼了起来。“不消多说,今天我们吃定你了”

    话音一落,寂灭小公主心中陡然一动,一朵璀璨之极的金色火焰,诡异地向[剐龙刀]飞去。

    这正是之前吕重在[皓阳神宫]附近收集的那种[金晶神焱]!

    传说中,圣神界至强的一种神火。

    “该死,金晶神焱?”剐龙刀的器灵更加惊骇了,“混蛋,你……你居然收集有金晶神焱?”

    震惊!

    骇然!

    这一刻,称雄于这[放逐空间]的剐龙刀。刀身也紧张地颤抖起来。

    虽然它也是道器,可是未必就没有东西能威胁到它。

    之前的玄圣寒流。现在的金晶神焱。

    这两种互为极端的能量,都能给剐龙刀造成相当大的麻烦甚至是损伤。

    “嘻嘻,我为什么不能拥有金晶神焱?”寂灭小公主陡然冷笑起来,对着剐龙刀传音,“小子,你刚才欺负我不是很得意么?现在,轮到本公主虐待你了”

    呼呼呼……

    话音一落,越来越多的金晶神焱在[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的导引下,极速往[剐龙刀]飞去。

    “该死”

    剐龙刀疯狂地颤动、挣扎,想要闪避这[金晶神焱]的攻击。

    可是,正在一边对它虎视眈眈的[大寂灭珠]、鸿蒙龙珠岂能让它如愿?

    更强的空间能量拼命地拉扯着它的刀柄。

    这样一来,剐龙刀根本就无法躲避。

    “嘭嘭嘭……”

    一朵接一朵金晶神焱轰炸在[剐龙刀]刀身。

    那恐怖之极的热量,瞬间把[剐龙刀]煅烧得赤红无比。

    虽然被金晶神焱的超高温火焰煅烧得全身赤红,温度高得吓人,但是,暂时性还没有造成[剐龙刀]多大的损坏。

    毕竟是真正的二品道器,更是圣神界的产物。虽然不能置入金晶神焱中长久煅烧,但是,短时间的煅烧,并不能伤它多少。

    感应到自己的本体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剐龙刀器灵之前的紧张一扫而空,相反,多了一丝狂妄与桀骜,它狂笑起来,喧嚣着自己的不屑:“哈哈,金晶神焱也不过如此,并不能伤到我的本体……”

    “是么?”吕重突然冷笑问了一句,陡然对寂灭小公主、九玄寒龙冰棺道:“小寂灭,小冰,你们用金晶神焱、玄圣寒气轮流攻击剐龙刀,利用极冷、极热交替错开攻击,通过热量的膨胀、收缩原理足以重伤它”

    物质遇热膨胀,遇冷收缩!

    而极冷、极热反复交替,足以损坏[剐龙刀]的根本!

    寂灭小公主听了顿时双眼一亮,嘴角也是弯了起来,一脸得意:“小冰,该你了”

    果然!

    九玄寒龙冰棺诡异闪至,其至强的“玄圣寒流”紧接着喷薄而出,直接喷在剐龙刀刀身。

    “噗噗……”

    “哧哧……”

    之前就被[金晶神焱]的恐怖高温煅烧,而现在又被超低温寒气袭击。极冷极热的能量冲击,顿时让剐龙刀刀身发出诡异的声响,同时伴有大量的水雾产生。

    剐龙刀依旧坚挺,但是,其器灵已震惊地发现,其刀身的质地遭到了极小一部分的破坏。

    顿时,剐龙刀惊恐了,开始更剧烈地挣扎,希望在短时间挣脱大寂灭珠、鸿蒙龙珠的空间能量的拉扯、牵制。

    “哈哈,你丫的终于偿到苦头了……”寂灭小公主双眼放光,见吕重的建议真的有用,她也是喜形于色,一扫之前被[剐龙刀]压着攻击的郁闷,大声对着九玄寒龙冰棺,传音:“小冰,你暂时收手,接下来,该我玩儿了……”

    “咻咻咻……”

    又是十几朵金晶神焱被大寂灭珠送出,直直向剐龙刀包围而去。

    “不要……”

    剐龙刀器灵这下子真的惊恐了,刀身疯狂地颤动、躲避。

    可由于刀柄还被大寂灭珠、鸿蒙龙珠联手以至强的空间能量拉扯着,这让它根本无法摆脱这第二波金晶神焱的攻击。

    无耐之下,它的刀身强行迎向[金晶神焱],发出巨力挑飞其中一部分的火焰。

    “呼呼呼……”

    被挑飞的一部分金晶神焱四向溅落,顿时,犹如天火临凡!

    一瞬间,方圆几万公里内的群山猛然燃烧!

    而且,火势么更快的方式向四面八方漫延!

    这一刻,金晶神焱的恐怖,终于完整地展现出来!

    无物不燃!

    无物不烧!

    不管是草木、山石、矿石,还是雪峰、湖泊……

    真正的无物不燃、无物不烧!(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73117等兄弟的打赏!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妖言惑众    按照陈挂面的说法,由于人间界的灵气太稀薄,对他的法力神通压制太大,所以他的很多神通,比如飞天遁地,掐诀念咒,一百零八变等等等等,都统统施展不出来,只能通过和其他神沟通的方式,来施展一些小法力,比如给人预测吉凶,看个病什么的。txt全集下载/

    而在阴间界,这些神通对陈挂面来说都是小意思。他经常在阴间界脚踏五彩祥云周游列国,更是经常去岛国。他每次去岛国,迎接他的都是裕仁天皇,和东条英机等人,这帮人因为二战时犯下大罪,所以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在阴间界当了岛国的霸王。

    陈挂面说,最近裕仁天皇很烦,因为阴间界的岛国发生了暴乱。暴乱分子都是二战时被原子弹炸死的那些平民百姓。因为他们的灵魂受到了核辐射,所以也不能投胎转世,于是他们便发动起来一起暴乱,反对裕仁天皇的统治。

    裕仁天皇没办法,于是便把陈挂面请了过去,让陈挂面超度他们,让他们投胎转世,平灭阴间界岛国的暴乱。

    陈挂面没有办法,于是便答应了裕仁天皇。以陈挂面的神通,本来是能让这些冤魂重新投胎做人的,但是他非常讨厌岛国鬼子,虽然这些屈死鬼当时没有进入华国大开杀戒,但是,他们毕竟都是岛国鬼子。于是陈挂面让他们转世投胎后,并没有让他们变成人,都让他们投胎成了长毛兔!让人们到时候就剪他们的毛!

    平川县政府这次从岛国引进的长毛兔就是这样来的!由于这些兔子有怨念,所以每一只兔子都是一个灾星,谁饲养他们谁倒霉!

    赵长枪听着毕燕青的话,不禁使劲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感到自己有些三观尽毁。赵长枪虽然不会脚踏五彩祥云,但是做着飞机也曾经去过不少的地方,见过的各种牛逼人物也不是一个两个,即便是农村神汉他也见得多了。以前赵庄就有一位神汉,也不过就是跳跳大神,糊弄别人两个小钱,像陈挂面这么牛逼的大神,他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我草他大爷的,陈挂面这货比孙大圣还厉害,孙大圣也不过只有七十二变,这货竟然会一百零八变!奇葩中的奇葩啊!

    “陈挂面这样胡说八道,胡吹神侃就有人听他的?”赵长枪不禁问道。txt全集下载

    毕燕青坐在轮椅上苦笑一下说道:“大家当然不完全相信陈挂面的话,但是蹊跷的是陈挂面还真就曾经把很多人的病治好了!尤其是他的药丸,据说是和天上太上老君下棋时,太上老君输给他的,对很多病都很有奇效!他甚至曾经给人治好过一些在大医院都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所以,大家即使不完全信他的话,却也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赵长枪立刻瞪大了眼睛,他本来以为陈挂面就是一个忽悠人的纯粹骗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本事,于是惊讶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都是真的。赵县长,我怎么会骗您?我也很纳闷这个家伙怎么只靠忽悠就能给人治好病呢!”毕燕青马上说道。

    这时,毕燕青的老婆沈霞又说道:“赵县长,虽然大家平时都对陈挂面的话半信半疑的,但是关于陈挂面说这些兔子都是冤魂转世投胎,谁养谁倒霉的话,大家还是不相信的。因为赵县长在我们老百姓心中的威望是很高的,和陈挂面比起来,大家更愿意相信赵县长的话。可是自从那些养殖户听说您在路上出了车祸之后,大家的态度便转变了。他们开始相信陈挂面的话了。其实我猜想,他们也不是完全就信了陈挂面的话,只是觉得不值得去冒险了。毕竟长毛兔本来就非常娇气,容易生病,一旦真被陈挂面说中,出了事情,大家的损失可就太大了。与其这样,大家不如自己去其他地方购买有种兔。虽然那些种兔可能经济效益不如这些种兔好,但是他们却不用承担被陈挂面说中的风险。”

    平川县养殖基地采取的是集中管理,分区外包的饲养形式。县政府将种兔购来后,再以成本价转卖给养殖户。由于考虑到养殖户的一次性投资很大,所以,县政府已经和平川县多家银行取得联系,由银行给这些养殖户提供长毛兔养殖专项无息贷款。

    养殖户将兔子买到手之后,便自己进行养殖,自负盈亏,平川县只收取场地租用费。毕竟养殖场的一切兔栏和其他各种设备,都是有平川县政府投资的,平川县必须将投资成本收回来。

    平时平川县畜牧局技术站会派专人免费给养殖户进行养殖技术指导。包括日常饲养和疾病预防。并且如果遇到兔毛价格萎靡,平川县会以保护价收购兔毛库存起来,保证养殖户的利益。

    这种政府和养殖户共同协作的养殖模式,虽然极大的降低了养殖户所承担的风险,但是养殖风险毕竟还是有的。比如县政府虽然会派人给养殖户进行养殖和防疫指导,但是如果兔子真的出现死亡,县政府是不管的,需要养殖户自己承担风险。

    其实这也很公平,市场经济表明利益与风险总是共存的,虽然养殖户需要承担风险,但是只要兔子不出问题,他们的收益也是非常可观的。

    养殖户选择相信陈挂面的话,而放弃购买县政府从岛国引进的优良种兔,这其实也是一种规避风险的行为。

    赵长枪不禁沉默了。这些养殖户选择相信陈挂面的鬼话,并不能说明这些人有多么的愚蠢,相反这恰恰体现了华国老百姓的一些特点。

    毫不客气的说,华国的大部分老百姓的信仰是非常混乱的。他们信佛,信道,信儒,信**,信耶稣等等。好像只要是世界上有别人信的教门,华国老百姓都信。在赵长枪的家乡夹河市,每家每户过春节烧纸钱的时候,总要请个有年纪的老太太来烧,烧纸的时候还得不断的念叨,请各路神仙来收钱。

    这个念叨可马虎不得,如来玉帝观世音,唐僧悟空猪八戒,门神水神灶王爷,福禄寿喜太上老君王母娘娘泰山奶奶,等等,凡是她的脑子里能想到的各路人马她都会念叨一遍,绝对不能漏拉了,如果漏落了。被他们漏掉的神仙便收不到钱,收不到钱他们就会生气,神仙一生气,当然就会降灾难给他们。

    后来大概因为会念叨的老太太越来越少,于是夹河市在烧纸的时候便连带烧一张叫做全神像的东西。这东西就是一张和传统灶王爷差不多大的白纸,白纸上是彩印的各种小人,表示各路神仙。据说世间所有的神都在其上,要不怎么叫全神像呢!

    过春节烧纸的时候,只要将这张全神烧掉,然后再念叨一句:“全神像上的各路神仙都来收钱了!”便全妥了!

    这看上去,好像这些人的信仰很虔诚,却恰恰说明了他们哪路大仙都不信任,对那种信仰都持怀疑态度。

    毫不客气的说。很多华国老百姓最大的信仰就是没有信仰。

    这样一群人能做出因为信了陈挂面的话,而宁可违约也放弃购买平川县政府为他们提供的长毛兔的事情,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

    赵长枪想了片刻,然后才问毕燕青两口子:“你们知道陈挂面为什么会这么做?”

    陈挂面可以忽悠得了别人,但是忽悠不了他自己,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还能为什么?肯定是因为他害怕别人养兔子赚了钱,大家都过的比他好,他看着会眼红呗。”沈霞想也不想的说道。

    “我觉得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赵县长,我觉得这个陈挂面之所以会这么做,可能也是想针对您。陈挂面是陈家庄原来的村主任陈彻的叔伯兄弟。”毕燕青补充道。

    赵长枪明白了,陈挂面这个神汉是想借着此事给他哥哥陈彻报仇,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真是岂有此理!”赵长枪揉了揉额头说道。

    “赵县长,这些养殖户不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些兔子如果今晚不能入栏恐怕会出问题啊。”周家辉在赵长枪身边小心的对他说道。

    周家辉在心里也在咒骂陈挂面呢。他可是要用这些兔子做大事的!如果这些兔子不能入栏,他还怎么做他的大事?

    “怎么办?凉拌!马上再次联系那些养殖户,让他们马上来养殖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在一个小时内不能赶过来,我们便将养殖场承包给别人!让他们从别的地方买来长毛兔也没地方养!既然他们违约在先,就不要怪我们违约在后了!”赵长枪有些生气的说道。

    “是。赵县长。”马玉坤答应一声,就要安排人再次联系那些养殖户,让他们一个小时内必须赶到。

    就在此时却听到赵长枪又补充说道:“等一下,你告诉他们,就说陈挂面也会来!陈挂面有话对他们说!他们如果不来,陈挂面会很生气。说不定会去阴间界找他们的老祖宗聊天!”

    赵长枪说完后,也不理会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又对牛城说道:“走,你和我一起去拜会一下这个大名鼎鼎的陈挂面。我今天晚上倒要看看,这碗挂面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