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按照陈挂面的说法,由于人间界的灵气太稀薄,对他的法力神通压制太大,所以他的很多神通,比如飞天遁地,掐诀念咒,一百零八变等等等等,都统统施展不出来,只能通过和其他神沟通的方式,来施展一些小法力,比如给人预测吉凶,看个病什么的。txt全集下载/

    而在阴间界,这些神通对陈挂面来说都是小意思。他经常在阴间界脚踏五彩祥云周游列国,更是经常去岛国。他每次去岛国,迎接他的都是裕仁天皇,和东条英机等人,这帮人因为二战时犯下大罪,所以无法投胎转世,只能在阴间界当了岛国的霸王。

    陈挂面说,最近裕仁天皇很烦,因为阴间界的岛国发生了暴乱。暴乱分子都是二战时被原子弹炸死的那些平民百姓。因为他们的灵魂受到了核辐射,所以也不能投胎转世,于是他们便发动起来一起暴乱,反对裕仁天皇的统治。

    裕仁天皇没办法,于是便把陈挂面请了过去,让陈挂面超度他们,让他们投胎转世,平灭阴间界岛国的暴乱。

    陈挂面没有办法,于是便答应了裕仁天皇。以陈挂面的神通,本来是能让这些冤魂重新投胎做人的,但是他非常讨厌岛国鬼子,虽然这些屈死鬼当时没有进入华国大开杀戒,但是,他们毕竟都是岛国鬼子。于是陈挂面让他们转世投胎后,并没有让他们变成人,都让他们投胎成了长毛兔!让人们到时候就剪他们的毛!

    平川县政府这次从岛国引进的长毛兔就是这样来的!由于这些兔子有怨念,所以每一只兔子都是一个灾星,谁饲养他们谁倒霉!

    赵长枪听着毕燕青的话,不禁使劲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感到自己有些三观尽毁。赵长枪虽然不会脚踏五彩祥云,但是做着飞机也曾经去过不少的地方,见过的各种牛逼人物也不是一个两个,即便是农村神汉他也见得多了。以前赵庄就有一位神汉,也不过就是跳跳大神,糊弄别人两个小钱,像陈挂面这么牛逼的大神,他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我草他大爷的,陈挂面这货比孙大圣还厉害,孙大圣也不过只有七十二变,这货竟然会一百零八变!奇葩中的奇葩啊!

    “陈挂面这样胡说八道,胡吹神侃就有人听他的?”赵长枪不禁问道。txt全集下载

    毕燕青坐在轮椅上苦笑一下说道:“大家当然不完全相信陈挂面的话,但是蹊跷的是陈挂面还真就曾经把很多人的病治好了!尤其是他的药丸,据说是和天上太上老君下棋时,太上老君输给他的,对很多病都很有奇效!他甚至曾经给人治好过一些在大医院都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所以,大家即使不完全信他的话,却也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赵长枪立刻瞪大了眼睛,他本来以为陈挂面就是一个忽悠人的纯粹骗子,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本事,于是惊讶的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都是真的。赵县长,我怎么会骗您?我也很纳闷这个家伙怎么只靠忽悠就能给人治好病呢!”毕燕青马上说道。

    这时,毕燕青的老婆沈霞又说道:“赵县长,虽然大家平时都对陈挂面的话半信半疑的,但是关于陈挂面说这些兔子都是冤魂转世投胎,谁养谁倒霉的话,大家还是不相信的。因为赵县长在我们老百姓心中的威望是很高的,和陈挂面比起来,大家更愿意相信赵县长的话。可是自从那些养殖户听说您在路上出了车祸之后,大家的态度便转变了。他们开始相信陈挂面的话了。其实我猜想,他们也不是完全就信了陈挂面的话,只是觉得不值得去冒险了。毕竟长毛兔本来就非常娇气,容易生病,一旦真被陈挂面说中,出了事情,大家的损失可就太大了。与其这样,大家不如自己去其他地方购买有种兔。虽然那些种兔可能经济效益不如这些种兔好,但是他们却不用承担被陈挂面说中的风险。”

    平川县养殖基地采取的是集中管理,分区外包的饲养形式。县政府将种兔购来后,再以成本价转卖给养殖户。由于考虑到养殖户的一次性投资很大,所以,县政府已经和平川县多家银行取得联系,由银行给这些养殖户提供长毛兔养殖专项无息贷款。

    养殖户将兔子买到手之后,便自己进行养殖,自负盈亏,平川县只收取场地租用费。毕竟养殖场的一切兔栏和其他各种设备,都是有平川县政府投资的,平川县必须将投资成本收回来。

    平时平川县畜牧局技术站会派专人免费给养殖户进行养殖技术指导。包括日常饲养和疾病预防。并且如果遇到兔毛价格萎靡,平川县会以保护价收购兔毛库存起来,保证养殖户的利益。

    这种政府和养殖户共同协作的养殖模式,虽然极大的降低了养殖户所承担的风险,但是养殖风险毕竟还是有的。比如县政府虽然会派人给养殖户进行养殖和防疫指导,但是如果兔子真的出现死亡,县政府是不管的,需要养殖户自己承担风险。

    其实这也很公平,市场经济表明利益与风险总是共存的,虽然养殖户需要承担风险,但是只要兔子不出问题,他们的收益也是非常可观的。

    养殖户选择相信陈挂面的话,而放弃购买县政府从岛国引进的优良种兔,这其实也是一种规避风险的行为。

    赵长枪不禁沉默了。这些养殖户选择相信陈挂面的鬼话,并不能说明这些人有多么的愚蠢,相反这恰恰体现了华国老百姓的一些特点。

    毫不客气的说,华国的大部分老百姓的信仰是非常混乱的。他们信佛,信道,信儒,信**,信耶稣等等。好像只要是世界上有别人信的教门,华国老百姓都信。在赵长枪的家乡夹河市,每家每户过春节烧纸钱的时候,总要请个有年纪的老太太来烧,烧纸的时候还得不断的念叨,请各路神仙来收钱。

    这个念叨可马虎不得,如来玉帝观世音,唐僧悟空猪八戒,门神水神灶王爷,福禄寿喜太上老君王母娘娘泰山奶奶,等等,凡是她的脑子里能想到的各路人马她都会念叨一遍,绝对不能漏拉了,如果漏落了。被他们漏掉的神仙便收不到钱,收不到钱他们就会生气,神仙一生气,当然就会降灾难给他们。

    后来大概因为会念叨的老太太越来越少,于是夹河市在烧纸的时候便连带烧一张叫做全神像的东西。这东西就是一张和传统灶王爷差不多大的白纸,白纸上是彩印的各种小人,表示各路神仙。据说世间所有的神都在其上,要不怎么叫全神像呢!

    过春节烧纸的时候,只要将这张全神烧掉,然后再念叨一句:“全神像上的各路神仙都来收钱了!”便全妥了!

    这看上去,好像这些人的信仰很虔诚,却恰恰说明了他们哪路大仙都不信任,对那种信仰都持怀疑态度。

    毫不客气的说。很多华国老百姓最大的信仰就是没有信仰。

    这样一群人能做出因为信了陈挂面的话,而宁可违约也放弃购买平川县政府为他们提供的长毛兔的事情,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意外!

    赵长枪想了片刻,然后才问毕燕青两口子:“你们知道陈挂面为什么会这么做?”

    陈挂面可以忽悠得了别人,但是忽悠不了他自己,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还能为什么?肯定是因为他害怕别人养兔子赚了钱,大家都过的比他好,他看着会眼红呗。”沈霞想也不想的说道。

    “我觉得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赵县长,我觉得这个陈挂面之所以会这么做,可能也是想针对您。陈挂面是陈家庄原来的村主任陈彻的叔伯兄弟。”毕燕青补充道。

    赵长枪明白了,陈挂面这个神汉是想借着此事给他哥哥陈彻报仇,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真是岂有此理!”赵长枪揉了揉额头说道。

    “赵县长,这些养殖户不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些兔子如果今晚不能入栏恐怕会出问题啊。”周家辉在赵长枪身边小心的对他说道。

    周家辉在心里也在咒骂陈挂面呢。他可是要用这些兔子做大事的!如果这些兔子不能入栏,他还怎么做他的大事?

    “怎么办?凉拌!马上再次联系那些养殖户,让他们马上来养殖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在一个小时内不能赶过来,我们便将养殖场承包给别人!让他们从别的地方买来长毛兔也没地方养!既然他们违约在先,就不要怪我们违约在后了!”赵长枪有些生气的说道。

    “是。赵县长。”马玉坤答应一声,就要安排人再次联系那些养殖户,让他们一个小时内必须赶到。

    就在此时却听到赵长枪又补充说道:“等一下,你告诉他们,就说陈挂面也会来!陈挂面有话对他们说!他们如果不来,陈挂面会很生气。说不定会去阴间界找他们的老祖宗聊天!”

    赵长枪说完后,也不理会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又对牛城说道:“走,你和我一起去拜会一下这个大名鼎鼎的陈挂面。我今天晚上倒要看看,这碗挂面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

第一五二七章 锁定目标    武曲这边确认了不是自己手下干的,破军这边动作慢了点又还在等下面的反馈。

    青主只能是寒着脸耐心等着,他总不能在事情还没坐实的情况下就把帽子硬扣到破军头上去,万一和破军的左督卫无关,岂不是要闹出笑话来。

    他背个手在大殿内来回走动,心中有些烦躁,近卫军对地方势力动手都没什么,若能将地方势力给直接捋顺了,他巴不得近卫军这样干,可关键是肉吃不着还要惹一身的骚,马上就要朝会了,他已经能想象到下面几位天王讨说法时的嘴脸。有些底线大家都划清楚了的,那边不擅自插手近卫军这边,近卫军也不能擅自插手地方事物,更何况是直接动手围攻大开杀戒,若真坐实了是近卫军动的手,回头让他如何给满朝大臣交代?被抓住了理肯定又要提将近卫军与地方势力合并的事!

    破军回头看向了武曲,暗中传音:“不是你那边人干的?”

    武曲暗回:“我这边接到下面的奏报立刻进行了核查,右督卫人马全部在掌控中,没人去酉丁域,何况酉丁域的都统本就是我这边安插下去的人。”

    破军默然无≦◆语,心中也七上八下起来,难道真是自己这边干的好事?下面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啊!除非有人脑子进水了还差不多,否则谁会惹这么大的麻烦?

    监察右使高冠淡淡扫了眼殿内的情况,手中星铃一收,突然出声道:“陛下!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

    众人齐刷刷看来。青主猛一转身,盯着他恶狠狠道:“谁?”

    高冠淡然吐出一个名字来:“牛有德!”

    “……”殿内一静。

    别说其他人傻眼。就连青主听到这个名字都愣住了,脸上火气明显都没了。倒显出满脸的狐疑来,“牛有德?何以见得?”

    高冠一如既往地平静道:“刚联系到了监察右部在酉丁域九环星那边的探子,令其速去打探了一下,大概获悉了一些这件事情的端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看上了九环星天街一个叫云华阁商铺的老板娘,欲强娶这女人,刚好事情就差不多出在要迎娶的当口上。”

    一听这话,破军有点不愿意了,冷哼一声打断道:“就凭这点就能断定是牛有德干的?难不成牛有德欲打抱不平不成?也是,陛下娶天妃时。牛有德是曾打抱不平过,那是他刚好撞上了,他还不至于到处去管闲事吧?”事关他左督卫,牛有德又是左督卫的人,哪能放任人随便往左督卫头上栽赃。

    青主听的眼皮直跳,怎么又扯到自己娶天妃头上来了,这老匹夫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即喝道:“闭上你的嘴,高冠不会无的放矢。听他说完。”

    高冠不像是会生气的人,继续平静道:“破军大人不相信是因为不知道那女人是谁,那女人名叫云知秋,牛有德在天元星天街任大统领时。曾经和这女人传出过绯闻,不少人说他们两个有一腿,是真是假不得而知。可如今在褚子山要强娶这女人的当口。又是近卫军的人对褚子山下杀手,事情应该没这么巧。”

    诸人目光渐渐挪到了青主和破军脸上。其实吧,司马问天和上官青也已经打听到了这事。只是牛有德是破军力保的人,在没实据前,破军那狗脾气也没人愿当面招惹。

    青主脸上抽搐了一下。

    破军心里也突突,这么一对上人,他也有点没把握了,别人不敢干,牛有德那小子还真有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敢在陛下娶亲仪式上捣乱的人,还怕对一个都统动手吗?

    不过他自然要抓住疑点辩驳,“高冠,我承认你说的有点道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牛有德手上的人马还在御园和贡园轮值,哪来的数万人马去围攻那个什么褚子山?”

    信不信由人,高冠闭嘴了,反正他已经说了。

    青主却是忍不住火了,又朝破军怒骂道:“老东西,还不快去问问,在这里能猜出真相来吗?”

    破军心里也没底气,倒是没做辩解,赶紧摸出星铃有针对性地查问。

    殊不知,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都统庾重真此时想杀了苗毅的心都有了,其实他刚一接到镇乙卫那边的追查令就已经是头皮发麻,可谓一个脑袋两个大,已经猜到了是谁干的好事。

    下面黑龙司数万人马的调动他不可能不知情,没他的同意也调动不了,苗毅调动贡园五万人马之前已经向他禀报过,理由是要对贡园驻扎人马进行换防,这是黑龙司权限范围内的事,也是正常之举,向他庾都统通报了只要他庾都统不反对就可以执行。

    这五万人马到了什么位置他也清楚,目前就在酉丁域休整,偏偏出事的地方也在酉丁域,上面通报下来的又是数万近卫军人马在围攻地方人马,这他妈如果还猜不出是谁干的,他庾都统可以一头撞死了。

    可让他奇怪的是,那五万人马中应该有他的眼线才对,北斗军中军应该对此做了布置才对,干这么大的事之前怎么没一个人上报,难道中军有人瞒报?

    他哪知道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事发之前黑龙司的人压根就不知道会发生这个事情,突然就那么被动之下动起了手来,目前还没抽到空避开人向上密报。

    这边他刚要联系苗毅追问是怎么回事,殿外副都统连威大步走了进来,老远就喊道:“大人,出事了!”

    坐在案后的庾重真黑着脸道:“我已经知道了,正要追查此事。”

    连威点了点头,气犹未消的样子,“是要好好追查,决不能轻易放过,否则还当咱们近卫军的人好欺负,那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简直是太过分了!”

    “……”庾重真一愣,这家伙说什么?不说牛有德反而说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太过分了?没听错吧?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连威,你说谁太过分了?”

    “当然是那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连威振振有词道:“我刚接到牛有德的战后上报,牛有德率黑龙司五万大军在酉丁域某地休整,刚好撞见了淫贼江一一,就派了上千人迎上去,顺带将其给拿下了,谁知后面追来的褚子山人马见咱们的人穿着便装,又只有一千来号人,他仗着手上有上万人马,在咱们人已经亮出了天庭制式装备的情况下,竟然不管不顾,为了抢功劳不惜杀人灭口,悍然集结破法弓发动了进攻,当场造成咱们北斗军数十号弟兄死伤。牛有德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当即召集五万大军发动了反攻,一举消灭了褚子山的人马,褚子山业已伏法!”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事闹得太大了,既然这边占了理,他就得拼命维护苗毅,没办法,牛有德是划到他这一块管的,真要让这么大罪名落到了苗毅的头上,他也讨不了好要跟着被追连带责任。实际上他在过来的时候心里是一路狂骂苗毅,你个王八蛋打一打就算了,事后上面自然会追究那褚子山的责任,你直接将一个星域的都统连带上万人马给一起屠掉了算怎么回事?简直是疯子!

    他也无奈啊,自从手下弄出个牛有德这家伙后,老是跟着担惊受怕,御园搞到天帝头上去了,这才从荒古死地刑满释放,你又给老子搞出这事来,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庾重真已经是听得目瞪口呆,慢慢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是褚子山先带人攻打我们的人,我们的人为了自保才灭了他们?”

    苗毅也是他的手下,惹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也正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向上面解释,突然冒出一根救命稻草来,能有帮自己北斗军脱罪的机会他又岂会放过。

    连威诧异,“大人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庾重真正要解释,谁知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又来消息了,点名让他追查牛有德。

    庾重真迅速摸出了星铃直接联系上了苗毅询问情况,得知的情况自然和连威所报如出一辙。

    对此他还不放心,又迅速召了中军负责在各部安插眼线的人过来,令其迅速联系核实一下。

    结果没错,不止一人可以证实,的确是被褚子山率人给打了个莫名其妙逼不得已才还了手。当然,也有一点是苗毅没说的,那就是酉丁域都统褚子山被苗毅给下令‘千刀万剐’处以了极刑!

    千刀万剐?庾重真差点骂娘,你占着理杀就杀了,还不嫌事大,竟然将一堂堂都统给千刀万剐了?人家那可是掌控一片星域的一方诸侯啊,上面可没有副侯爷这一说,人家再往上一步就要位列朝堂了,你竟然将人家给千刀万剐了?这事传出去有理也没理三分,王八蛋!让老子怎么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往上报?

    得了!牛有德既然不上报这事,他暂时也装不知道,先报对北斗军有利的一面再说,虽然他知道迟早要被上面查出来,可至少现在还可以装下糊涂,太匆忙情况查探有遗漏很正常,等到上面大的调子定下来了,千刀万剐的事被翻出来影响也要轻一点。

    遂将这边查出的情况上报给了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