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武曲这边确认了不是自己手下干的,破军这边动作慢了点又还在等下面的反馈。

    青主只能是寒着脸耐心等着,他总不能在事情还没坐实的情况下就把帽子硬扣到破军头上去,万一和破军的左督卫无关,岂不是要闹出笑话来。

    他背个手在大殿内来回走动,心中有些烦躁,近卫军对地方势力动手都没什么,若能将地方势力给直接捋顺了,他巴不得近卫军这样干,可关键是肉吃不着还要惹一身的骚,马上就要朝会了,他已经能想象到下面几位天王讨说法时的嘴脸。有些底线大家都划清楚了的,那边不擅自插手近卫军这边,近卫军也不能擅自插手地方事物,更何况是直接动手围攻大开杀戒,若真坐实了是近卫军动的手,回头让他如何给满朝大臣交代?被抓住了理肯定又要提将近卫军与地方势力合并的事!

    破军回头看向了武曲,暗中传音:“不是你那边人干的?”

    武曲暗回:“我这边接到下面的奏报立刻进行了核查,右督卫人马全部在掌控中,没人去酉丁域,何况酉丁域的都统本就是我这边安插下去的人。”

    破军默然无≦◆语,心中也七上八下起来,难道真是自己这边干的好事?下面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啊!除非有人脑子进水了还差不多,否则谁会惹这么大的麻烦?

    监察右使高冠淡淡扫了眼殿内的情况,手中星铃一收,突然出声道:“陛下!我想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

    众人齐刷刷看来。青主猛一转身,盯着他恶狠狠道:“谁?”

    高冠淡然吐出一个名字来:“牛有德!”

    “……”殿内一静。

    别说其他人傻眼。就连青主听到这个名字都愣住了,脸上火气明显都没了。倒显出满脸的狐疑来,“牛有德?何以见得?”

    高冠一如既往地平静道:“刚联系到了监察右部在酉丁域九环星那边的探子,令其速去打探了一下,大概获悉了一些这件事情的端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看上了九环星天街一个叫云华阁商铺的老板娘,欲强娶这女人,刚好事情就差不多出在要迎娶的当口上。”

    一听这话,破军有点不愿意了,冷哼一声打断道:“就凭这点就能断定是牛有德干的?难不成牛有德欲打抱不平不成?也是,陛下娶天妃时。牛有德是曾打抱不平过,那是他刚好撞上了,他还不至于到处去管闲事吧?”事关他左督卫,牛有德又是左督卫的人,哪能放任人随便往左督卫头上栽赃。

    青主听的眼皮直跳,怎么又扯到自己娶天妃头上来了,这老匹夫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即喝道:“闭上你的嘴,高冠不会无的放矢。听他说完。”

    高冠不像是会生气的人,继续平静道:“破军大人不相信是因为不知道那女人是谁,那女人名叫云知秋,牛有德在天元星天街任大统领时。曾经和这女人传出过绯闻,不少人说他们两个有一腿,是真是假不得而知。可如今在褚子山要强娶这女人的当口。又是近卫军的人对褚子山下杀手,事情应该没这么巧。”

    诸人目光渐渐挪到了青主和破军脸上。其实吧,司马问天和上官青也已经打听到了这事。只是牛有德是破军力保的人,在没实据前,破军那狗脾气也没人愿当面招惹。

    青主脸上抽搐了一下。

    破军心里也突突,这么一对上人,他也有点没把握了,别人不敢干,牛有德那小子还真有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敢在陛下娶亲仪式上捣乱的人,还怕对一个都统动手吗?

    不过他自然要抓住疑点辩驳,“高冠,我承认你说的有点道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牛有德手上的人马还在御园和贡园轮值,哪来的数万人马去围攻那个什么褚子山?”

    信不信由人,高冠闭嘴了,反正他已经说了。

    青主却是忍不住火了,又朝破军怒骂道:“老东西,还不快去问问,在这里能猜出真相来吗?”

    破军心里也没底气,倒是没做辩解,赶紧摸出星铃有针对性地查问。

    殊不知,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都统庾重真此时想杀了苗毅的心都有了,其实他刚一接到镇乙卫那边的追查令就已经是头皮发麻,可谓一个脑袋两个大,已经猜到了是谁干的好事。

    下面黑龙司数万人马的调动他不可能不知情,没他的同意也调动不了,苗毅调动贡园五万人马之前已经向他禀报过,理由是要对贡园驻扎人马进行换防,这是黑龙司权限范围内的事,也是正常之举,向他庾都统通报了只要他庾都统不反对就可以执行。

    这五万人马到了什么位置他也清楚,目前就在酉丁域休整,偏偏出事的地方也在酉丁域,上面通报下来的又是数万近卫军人马在围攻地方人马,这他妈如果还猜不出是谁干的,他庾都统可以一头撞死了。

    可让他奇怪的是,那五万人马中应该有他的眼线才对,北斗军中军应该对此做了布置才对,干这么大的事之前怎么没一个人上报,难道中军有人瞒报?

    他哪知道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事发之前黑龙司的人压根就不知道会发生这个事情,突然就那么被动之下动起了手来,目前还没抽到空避开人向上密报。

    这边他刚要联系苗毅追问是怎么回事,殿外副都统连威大步走了进来,老远就喊道:“大人,出事了!”

    坐在案后的庾重真黑着脸道:“我已经知道了,正要追查此事。”

    连威点了点头,气犹未消的样子,“是要好好追查,决不能轻易放过,否则还当咱们近卫军的人好欺负,那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简直是太过分了!”

    “……”庾重真一愣,这家伙说什么?不说牛有德反而说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太过分了?没听错吧?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连威,你说谁太过分了?”

    “当然是那个酉丁域都统褚子山!”连威振振有词道:“我刚接到牛有德的战后上报,牛有德率黑龙司五万大军在酉丁域某地休整,刚好撞见了淫贼江一一,就派了上千人迎上去,顺带将其给拿下了,谁知后面追来的褚子山人马见咱们的人穿着便装,又只有一千来号人,他仗着手上有上万人马,在咱们人已经亮出了天庭制式装备的情况下,竟然不管不顾,为了抢功劳不惜杀人灭口,悍然集结破法弓发动了进攻,当场造成咱们北斗军数十号弟兄死伤。牛有德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当即召集五万大军发动了反攻,一举消灭了褚子山的人马,褚子山业已伏法!”

    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事闹得太大了,既然这边占了理,他就得拼命维护苗毅,没办法,牛有德是划到他这一块管的,真要让这么大罪名落到了苗毅的头上,他也讨不了好要跟着被追连带责任。实际上他在过来的时候心里是一路狂骂苗毅,你个王八蛋打一打就算了,事后上面自然会追究那褚子山的责任,你直接将一个星域的都统连带上万人马给一起屠掉了算怎么回事?简直是疯子!

    他也无奈啊,自从手下弄出个牛有德这家伙后,老是跟着担惊受怕,御园搞到天帝头上去了,这才从荒古死地刑满释放,你又给老子搞出这事来,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庾重真已经是听得目瞪口呆,慢慢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是褚子山先带人攻打我们的人,我们的人为了自保才灭了他们?”

    苗毅也是他的手下,惹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也正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向上面解释,突然冒出一根救命稻草来,能有帮自己北斗军脱罪的机会他又岂会放过。

    连威诧异,“大人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庾重真正要解释,谁知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又来消息了,点名让他追查牛有德。

    庾重真迅速摸出了星铃直接联系上了苗毅询问情况,得知的情况自然和连威所报如出一辙。

    对此他还不放心,又迅速召了中军负责在各部安插眼线的人过来,令其迅速联系核实一下。

    结果没错,不止一人可以证实,的确是被褚子山率人给打了个莫名其妙逼不得已才还了手。当然,也有一点是苗毅没说的,那就是酉丁域都统褚子山被苗毅给下令‘千刀万剐’处以了极刑!

    千刀万剐?庾重真差点骂娘,你占着理杀就杀了,还不嫌事大,竟然将一堂堂都统给千刀万剐了?人家那可是掌控一片星域的一方诸侯啊,上面可没有副侯爷这一说,人家再往上一步就要位列朝堂了,你竟然将人家给千刀万剐了?这事传出去有理也没理三分,王八蛋!让老子怎么装作理直气壮的样子往上报?

    得了!牛有德既然不上报这事,他暂时也装不知道,先报对北斗军有利的一面再说,虽然他知道迟早要被上面查出来,可至少现在还可以装下糊涂,太匆忙情况查探有遗漏很正常,等到上面大的调子定下来了,千刀万剐的事被翻出来影响也要轻一点。

    遂将这边查出的情况上报给了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未完待续。)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神人陈挂面    如果是别人看到兔子出现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当回事,因为兔子每过四天才会出现一次萎靡,并且持续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左右,过后便一切如常,但是王诗韵却是一个兔子专家,她敏感的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txt小说下载/

    于是王诗韵开始对这五只兔子进行全面的检查,给它们进行抽血化验,然而让王诗韵大惑不解的是,各种检查结果都显示兔子一切正常!

    “难道这个新品种兔子的习性就是这样?这根本不是一种疾病反映?”王诗韵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最后,王诗韵暂时中断了对这些兔子的检查,但是对它们生活习性的观察却更加的仔细了。只要没事,王诗韵就整天和这五只兔子在一起,时刻注意着它们的变化。

    暂且不说已经对这些兔子上心的王诗韵,再说赵长枪。

    当日,当赵长枪和最后一辆运兔子的卡车回到平川县长毛兔养殖基地的时候,天已经朦胧黑了。不过由于新建成的养殖基地照明设施非常齐备,当灯光打开后,整个养殖基地都一片明亮。

    由于养殖基地设在了琼楼镇的地盘上,所以赵长枪回到养殖基地的时候,琼楼镇的镇委书记牛城和镇长马玉坤早已经带着琼楼镇的一干镇委领导等待他们多时了。

    琼楼镇原来的镇委书记陈有三因为贪污受贿,并且纵容弟弟陈彻在陈家沟为非作歹,被判刑入狱之后。一直在琼楼镇被陈有三压得死死的镇长牛城便被赵长枪提到了镇委书记的位置上。

    赵长枪回到养殖基地之后,马上便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头,在他的想象中,此时的养殖场应该人声鼎沸热闹异常的,然而现场却只有琼楼镇的领导,和那些运兔子的卡车司机,到来的养殖户却很少!

    “怎么回事?养殖户怎么没有来?”赵长枪从悍马车上下来,来不及和牛城等人寒暄,马上直截了当的问道。

    牛城等人的脸上也有些焦急,苦着脸说道:“赵县长,出事了,那些养殖户们不打算购买我们的长毛兔了。”

    “啊?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养殖户不是已经和我们签订了合同嘛?怎么忽然又变卦了?”赵长枪皱着眉头问道。小说/

    如果这些养殖户违约,不再购买赵长枪他们不远万里,远涉重洋购买回来的长毛兔,事情可就大条了!这些种兔总价值可是达到上千万元,如果这些养殖户不要了,这个经济责任赵长枪背不起!

    虽然平川县政府已经和养殖户签订了合同,但是赵长枪可不想真的将这些养殖户告上法庭。那样一来,不但会寒了老百姓的心,而且他们的养殖场也彻底的办不下去了。赵长枪想在平川县大力发展养殖的构想也会成为一个笑话!

    牛城听了赵长枪的话,一脸无奈的说道:“赵县长,你们在回来的路上不是发生了一次车祸吗?问题就出在这里。”

    赵长枪更不明白了,说道:“我们在路上发生车祸,和种兔入栏有什么关系?我们是不会将那些受伤的兔子卖给他们的。”

    “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老毕,你过来和赵县长说说吧。”牛城回头对身后的一个人说道。

    赵长枪马上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轮椅上,被一个女人推到了他的面前。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当初他在燕京救下的毕燕青!而推着他的人自然就是他的老婆沈霞。

    当初陈彻被判刑的时候,在平川县法院的强制下,陈彻不得不对毕燕青一家人进行了巨额的赔偿,所以小半年过去,这两口子早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凄惶。毕燕青不像当初那么瘦弱,肺病也好的差不多了,脸上呈现健康的红色,只不过当初被陈彻挑断的脚筋却依然没有得到医治,仍然需要坐轮椅。

    毕燕青的老婆沈霞也不像当初那样苍老,她染了头发,原本已经黑白相间的头发乌黑发亮,让她看上去年轻了很多。

    “是你们?”赵长枪看到他们两口子后,马上惊讶的问道。

    “嗯,赵县长好。”两口子很默契的异口同声说道,接着毕燕青才继续说道:“赵县长,谢谢你当初帮了我们,如果不是您,我现在恐怕早已经成了阴间一鬼了。我们两口子一直想亲自去看看您,谢谢您,可是又怕您没有时间见我们,所以一直也没去。”

    毕燕青的脸上现出一丝愧色。

    赵长枪摆了摆手说道:“别说那些了,那都是我这个县长应该做的。对了小芬呢?”

    赵长枪口中提到的小芬,自然就是指毕燕青和沈霞的女儿毕晓芬。赵长枪对那个懂事的小女孩印象很深。

    “已经上初中了,住校。前两年孩子虽然跟着我们到处上访,颠沛流离的,但是这孩子要强,一直没有将功课拉下,所以,回到学校后,顺利的升入了初中。”沈霞说道。

    “哦?,”赵长枪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也承包了养殖场?”

    琼楼镇这个刚建成的长毛兔养殖基地,被划成了整整一百个区域,然后转包给了养殖户。

    “我们承包了从一号到三号三个养殖场。现在,兔子已经入栏了。”毕燕青说道。

    赵长枪听说毕燕青竟然一下子承包了三个区域,不禁一惊。按照县政府的相关规定,虽然养殖户购进种兔的钱可以延期三个月支付,但是养殖场的承包费用却是需要马上支付的,每一个养殖场承包费用都在两万左右,三个养殖场,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不过当赵长枪想起陈彻当初对毕燕青的赔偿,他马上释然了。毕燕青肯定将那笔钱拿出来了。

    毕燕青的话刚落,旁边的牛城便说道:“赵县长,车队回来以后,老毕马上便安排人卸车,现在他的兔栏已经按照原计划入栏完成了。不过他也是唯一一个已经将种兔入栏的,其他的养殖户连来都没有来!”

    “毕老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大家置县政府和他们已经签订的合同与不顾,不要这些种兔了?”赵长枪问道。

    “唉!本来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们刚得到赵县长要带着种兔回来的时候,本来还兴高采烈的,但是当你们在路上出车祸的消息传到养殖户的耳朵里之后,马上便有一个谣言在养殖户们中间流传开了。”毕燕青说道。

    “什么谣言?”赵长枪马上问道。

    “他们说你们购买回来的这批种兔是一批灾星,他们的身上附着二战时,被原子弹炸死的数十万岛国人民的冤魂!谁拥有它们,谁便一家子都倒霉,甚至会给家庭带来血光之灾!他们还说你们在路上遇到的那次车祸就是注定的,本来是应该要死人的,不过由于您是县长,命硬,镇住邪气,所以才最终没有死人。但是如果普通老百姓喂养了这些兔子,肯定会倒霉。即使他们的命够硬,兔子无法克他们命,那么他们也会克兔子的命,将所有兔子全都克死,最后赔的血本无归!”毕燕青说道。

    赵长枪几乎吐血三升!他刚才想了很多养殖户拒绝种兔入栏的理由,但是他还真就没想到竟然会是因为这么一个无厘头的理由!

    “赵县长,你看看,你看看。这叫什么事情?这些人也太愚蠢了吧?竟然会相信这样一个狗屁不通的谣言!”镇长马玉坤在旁边气恼的说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琼楼镇政府也有责任。是他们对这些养殖户的引导不够,所以他们才会这么愚蠢!竟然在最后时刻拒绝种兔入栏!

    “这个谣言是怎么流传起来的?”赵长枪想了一下问道。

    “具体怎么传起来的,我还不太清楚,但是听说和我们村的神汉陈挂面有关系。”沈霞说道。

    “陈挂面?”赵长枪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他单单听这个名字,就觉得这人不是个好人,好人谁取这么个名字?听说过叫阿猫阿狗的,但是还从来没听说过叫挂面的。挂面也不是好挂面,还是陈的。

    “陈挂面是我们的村的神汉,懂得跳大神,能请神给人看病,能和天上地下两界沟通,他也的确给很多人看好了毛病。所以四邻八乡来找他跳大神的人很多。许多人家的孩子老人得了病,不去医院,反而会来找他跳大神。甚至还有许多大老板和当官的来找他跳大神。所以,他在我们村是最富的,就连以前的村长陈彻,也不如他富有。”沈霞说道。

    沈霞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丈夫毕燕青拦住了。只听毕燕青说道:“你别竟说些没用的,还是我来说吧”

    当毕燕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后,赵长枪才大体明白了谣言兴起的整个经过。

    原来陈挂面散步关于兔子的各种怪言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养殖基地开始建设的时候,他就说养殖基地以后肯定得出大事。在这里养殖的兔子将会成为灾星,谁在这里养兔子谁倒霉。

    自从他得知平川县政府打算从岛国进口种兔之后,他更是说,县政府这次去岛国引进的兔子,身上都附着岛国二战时,被原子弹炸死者的冤魂!这家伙甚至大言不惭的说,在阴界也是有国家之分的,也有岛国。他虽然在阳间没有出过国,但是在阴界,他却经常出国,更是经常去阴界的岛国!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