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勾越:“消息应该不会有误!”

    “青主想干什么?”广令公瞬间怒了。

    勾越提醒道:“王爷息怒,这事很有可能青主并不知情,老奴怀疑可能和牛有德有关?”

    “牛有德?”广令公怒声道:“怎么又和牛有德扯上了关系?”

    勾越:“我也是刚才询问下面详细情况时才有所怀疑,褚子山所部人马出事前,要去九环星天街强行迎娶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曾经在牛有德任职的天元星天街和牛有德传出过绯闻的一个女人,名叫云知秋。”

    谁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圣人,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容易出大错,身边越是需要一个能劝住其怒火的人。

    广令公冷静了下来,迟疑道:“和牛有德有过绯闻的女人,褚子山要强行迎娶这个女人,褚子山遭到了近卫军围攻,牛有德是近卫军的人…”沉吟中沉默了一会儿,复问:“这褚子山是酉丁域的都统?”

    勾越知道他心里已经有数了,回:“不错,正是酉丁域,是右督卫安插的人。”

    “哼哼!”广令公忽然冷笑了起来,“有点意思,青主好不容易找到借口安插下来的人,我正觉得风头没过不好再起干戈,暂时忍耐着,这牛有德倒好,先帮本王给解决了一个,看来这牛有德还真是注定要成为本王的女婿。”

    勾越:“青主知道后定会震怒,这牛有德怕是处境堪忧了。”

    广令公目光闪了闪,没接这茬,反问道:“也就是说,如今已经知道了牛有德下落?”

    勾越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站在殿门口远远看着这边的王妃母女。试着问道:“王爷的意思是可以安排小姐和牛有德见面了?”

    广令公道:“事犯在我的地盘上,青主要处置也没办法回避我插手,尽快把他们两个的事情敲定下来吧。”

    勾越明白了,现在正是牛有德落难的时候,牛有德的死活有相当一部分的话语权是掌握在王爷的手中,也正是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好机会,当即点头道:“老奴这就安排!”

    广令公也回头看了眼母女俩,没再多话,步履沉稳地离开了。

    躬送其离去后。勾越默立原地稍作酝酿,方转身又走回了大殿门口。

    媚娘正被这一主一奴你一眼我一眼地瞅的心里直嘀咕,此时见勾越回来了,也迈出了门槛,笑吟吟道:“总管有事?”

    勾越恭敬行礼道:“王妃,能否借一步说话。”

    媚娘微微一笑抬手,又领了勾越回庭院中,而随行的勾越立刻将大致的情况给讲了遍。

    媚娘听完后一惊,“杀了王爷手下近万人马?总管,你确认是牛有德干的?”

    勾越点头道:“**不离十了。”

    媚娘难以置信道:“这厮怎敢如此胆大包天?”

    勾越叹道:“他又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血洗天街商铺的事情都干过两回了,嬴天王的外孙女都敢绑在旗杆上吊她几天,加上嬴天王孙子嬴耀之死和御园口出狂言。连嬴天王的脸都打过三回了,这是敢在陛下娶亲仪式上闹事的主,干出这种事来一点都不意外。”

    这么汇总起来一说,媚娘倒吸一口凉气,神情有点发僵道:“管家,这牛有德的脾气我怎么听着有点后怕,嬴天王的面子不给,陛下的面子也不给。又岂会给王爷面子,回头媚儿嫁给他后,不会三天两头挨打吧?我这丈母娘的面子到时候有用吗?”

    勾越无语,这都哪跟哪,他也是为达目的不惜开始为苗毅说好话,“王妃多虑了,他也不是一根筋的莽夫,否则惹出这么多事来哪能活到今天。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事实上有许多事情他都是被逼还手而已,两次血洗天街哪次不是那些商户仗着背景欺他没背景逼得他举起了屠刀?嬴天王孙子的死也是他在各为其主的时候,旗杆上吊嬴天王的外孙女也是因为战如意那时候追着找他麻烦。至于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更说明此人是重情义的人。若是只图苟安自保的小人,怎么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王妃。咱们先不说他火修罗的背景,光说他本人就担得起‘有勇有谋’四个字,想必‘正气杂货铺’王妃也听说过,那就是他还没加入天庭前一手捣腾起来的,如今已是天下数得上的买卖了,兼在天街和那么多强势背景的商户掰手腕,将那些商户给收拾的服服帖帖,天下各地天街的大统领中有几个能做到?其勇武就更不用说了,无生之地考核血战群雄,得了天帝御封的第一,炼狱之地考核单枪匹马在百万大军中杀了个三进三出,如入无人之境,傲笑百万大军为鼠辈,因此名震天下!什么鬼市、荒古就不用说了。在当初无人识其背景的情况下,他硬是凭着一身的战功在短短几千年内爬到了总镇的位置上,这速度大多数权贵子弟也不容易做到。最重要的是,他还是火修罗的弟子,修为进阶之快将远快过常人,他如今已经达到了总镇的级别,凭他的修为进度加上智勇双全的能力,离位列朝堂的侯爷之位也不过是区区几步而已,今后得了王爷助力的话,成为手握兵马大权的侯爷是迟早的事情。如此有情有义、智勇双全的人怎么可能在家里拿老婆出气,王爷能看上他并把掌上明珠下嫁自然是不会有错的!”

    一番长论,听的媚娘心头发热、目泛异彩、银牙轻轻咬了咬唇,有点怀疑这未来女婿是不是太完美了点,真心不能错过了,否则以后到哪找这么好的女婿去。可是转念一想,眉宇间又泛起忧虑之色,“他有情有义是不错,可那个云知秋是怎么回事?他竟然为了个寡妇不惜惹出这么大的事来,这有情有义若是都用在了那寡妇身上,还能看上媚儿吗?”

    勾越发现跟这女人沟通起来怎么这么困难,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都让你女儿一个人给占了?凡事有所得必有所失,许多事情连王爷都要做出牺牲,青主贵为天帝也常常做出妥协,你这…

    有些话只能放心里,却不能说出来,勾越还是微笑劝说道:“王爷之所以让老奴抓紧办这事,不就是因为牛有德此时陷于困境有把柄落在了王爷手中么?王妃自己都说了那只是个寡妇,是一个寡妇重要还是一个王爷的女儿重要他又不是傻子?再说了,凭小姐的姿色,又有王妃对小姐的管教,还怕栓不住牛有德的心么?”

    这话让媚娘眼中浮现出几分自信来,怎么对付男人她还是颇有心得的,否则她也不会成为王妃,有自己在背后调教,女儿的将来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点了点头后,突然笑道:“这牛有德我也是久闻其名,这样吧,这次我陪媚儿一起去看看吧。”丈母娘急于看看女婿长什么样的心态都是一样的。

    “……”勾越愣住,客气阻止道:“王妃,这怕是有些不妥,这次去的地方杂乱的很,您身份高贵,跑那去怕是会引得下面慌乱,王爷知道了怕是也会不高兴。”

    媚娘看着他笑吟吟道:“我想管家一定有办法说服王爷的,是不是?”

    “这…”话说到这地步,勾越作为一个下人还能再说什么?他直接强硬拒绝么?

    没办法,他只好当她面摸出了星铃和广令公联系,一番交流后收了星铃,勾越叹道:“王爷说了,您要去可以,但是不能暴露身份。”

    媚娘顿时笑容满面道:“此行全凭管家做主,本妃照办就了。”

    勾越低声道:“那还请王妃和小姐打个招呼,见到牛有德后尽量不要惹得人家反感。”

    媚娘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收收大小姐的脾气装淑女博男人欢心么,这个好办……

    天宫,星辰殿。

    “一群废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个个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朕要你们有什么用?”

    殿内,从案后走到殿中,青主黑着一张脸,指着右督卫指挥使武曲、天宫大总管上官青、监察左使司马问天、监察右使高冠一个个破口大骂。

    事情出在静僻之地,没有天庭的眼线看到,现逐级上报到这里,青主反倒成了事发后高层中知道的较晚的,一听说数万近卫军围攻地方人马已是很诧异,近卫军有这么大的行动不可能不经过自己同意,这是怎么回事?连续招人询问之下,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个个都不知情,这才是最要命的,青主勃然大怒!

    挨着骂拿着星铃紧急对下联系确认过的武曲忽然拱手,沉声道:“陛下,右督卫这边已经全部核实过了,所有人马皆在掌控中,没有人在酉丁域。”他的脸色也不好看,酉丁域的人是他右督卫出去的,竟然被近卫军的人给剿灭了,开什么玩笑?

    挨骂的几人都在拿着星铃联系下面的人确认情况。

    “不是右督卫干的就是左督卫干的,破军呢?”闻言后的青主目光扫过几人,怒生道:“破军怎么还没来?”

    “左督卫指挥使破军求见!”外面突然传来守卫高唱禀报。

    青主霍然回头,喝道:“滚进来!”

    很快,沉着脸的破军快步而入拜见,青主没二话,劈头问道:“是不是你手下人干的?”

    破军道:“接到陛下通令,臣已经紧急传令下去,让下面人快速核实,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职责分工不同,近卫军在青主有意限制下,战力最强情报路子却又是天庭各部分中最弱的,也可以说破军是天庭高层中最后知道消息的,不是青主过问他只怕还不知道,而武曲之所以早知道了消息是因为出事的就是他下面的人。(未完待续。)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王诗韵发现兔子有问题    凡事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剩下的就好办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为了彻底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赵长枪迈步走到运猪车的司机身旁,说道:“兄弟,跟你商量个事,你看行不”

    “什么事情”司机诧异的问赵长枪。此时这名司机对赵长枪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赵长枪,他跑掉的这些猪,恐怕就再也弄不回来了。

    “你看现在大家都在帮你逮猪,也不能让大家白忙活不是。我看你也出点钱,大家每给你逮住一口猪,你就给他们二十块钱,也就一盒烟钱,你看行不我的兔子每只五块。”

    司机心快的一合计,自己的猪总共从车上掉下来十五口,总共也就花三百块钱。虽然那样一来,他这趟车的利润是减少了,但是总好过猪都被别人弄走好吧再说了,这话赵长枪已经说出来了,他也不能驳了赵长枪的面子,于是痛快的说道:“行二十有点对不住大家,我给三十吧。”

    赵长枪点点头,然后将自己和司机的决定大声告诉了大家。这些人一听人家给报酬,于是忙活的更带劲了。

    赵长枪翻越高路护栏,来到那些被他卸掉大胯的人面前,也不和他们废话,一脚一个直接踹在他们的大胯上,将他们脱落的大胯重新接上。

    这些人感受着完好如初的大胯,心不禁直嘀咕:“我草他大爷的,今天老子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敢抢神仙的东西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个神仙,不是神仙怎么刚才踹自己大胯一脚,自己就疼的要命,整条腿都不能动,现在他再踢自己一脚,就一切都好了呢不行,为了将功赎罪,老子还是也去帮帮忙吧”

    于是乎,这帮家伙竟然也重新跑到了高路里面,帮着大家抓兔子逮猪。不过这回这些家伙可不敢将东西往自己家带了,而是老老实实的交给赵长枪和运猪车的司机。

    于是乎现场出现了和之前截然相仿的一幕。只见四十多口农民抓兔子的抓兔子,逮猪的逮猪,忙的不亦说乎。

    赵长枪和运猪车的司机不再亲手去抓兔子逮猪,而是站在车旁给大家开钱,一只猪三十,一只兔子五块。让赵长枪和司机诧异的是,当他们给这些农民钱时,大家却说什么都不要了,都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用不着钱,谈钱就见外了在赵长枪和司机的坚持下,这些人才将钱收下。

    人还是那批人,但是前后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干出的事情却截然不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充满变化。

    不但如此,就连一些过路车的车主,看到路上发生的事情后,竟然也纷纷下车,帮助他们抓兔子逮猪。

    人多力量大,不用半个小时,掉落到地上的兔子和猪竟然便被大家全部重新弄到了车上而直到此时,高路上的巡警才带着清障车赶过来。在他们的帮助下,运猪车的司机将自己的车子也很快换好了备胎。

    事情结束后,赵长枪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大声喊住了已经走到高路外面的那个小女孩母女,然后亲自和一个畜牧局的技术员抱着五只兔子迈步走到了她们身边。

    “大嫂,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这五只兔子送给你们。这是一只公兔,四只母兔,正好是一组。这东西繁殖快,只要你们好好喂养,注意防疫,他们很快就会变成一大群的。”赵长枪温和的对妇女说道。

    赵长枪能看出,这一对母女肯定生活很窘迫,所以想帮她们一把。

    小女孩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情不自禁的说道:“叔叔放心,我一定好好的喂养他们,让他们很快很快变成一大群”

    然而小女孩刚说完,忽然想起妈妈曾经告诉她,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于是马上看了一眼身旁的妈妈,头也低了下去。

    “大兄弟,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们一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兔子我们不能要,我知道你们这是长毛兔,好像品种还很特殊,这种兔应该不下一百快一斤吧你这五只兔子可是得好几千块钱呢,我们可不敢要你这份厚礼啊。”妇女冲赵长枪笑着说道,她的哮喘的确很厉害,隔着老远便听着喉咙吱吱响,说话都有些困难。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小女孩忽然说道:“妈妈,不如这兔子算我们借大哥哥的,等我们让兔子生了小兔子,我们再把这兔子还给大哥哥,你看行吗只要我们有了兔子,就能剪毛卖钱,到时候我们就有钱给你看病了。”

    妇女笑着摸摸了女儿的头发说道:“傻孩子,天下哪有这样借账的啊如果你这个道理要是行得通,那么你大哥哥这一车种兔也不用给人家钱了,等到生了小兔,再还给人家种兔就行了。呵呵。”

    小女孩听了妈妈的话,马上又不说话了,只是将眼神在几只兔子的身上扫来扫去。赵长枪能看出来,她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些兔子。

    赵长枪刚想再说什么,却听到妇女又对他说道:“大兄弟,你啥也不用说了。这兔子我们不能要。其实就算我们要了,可能我们也喂不活他。我们也不懂防疫啥的,真的很难养活它们。”

    “妈妈,诗韵姑姑不是从国外回来了吗她前天不是还打电话说要来看我们吗诗韵姑姑可是兔子医生,她是专门研究兔子的。有她指导我们,我们一定很快就学会养兔子的。”小女孩马上说道。

    赵长枪听小女孩提到“诗韵”二字,马上想到了那个在万宝村被那些拦路收费的汉子打,最后被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女人。于是他马上问小女孩:“小妹妹,你说的诗韵姑姑,是不是叫王诗韵,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对对,我姑姑是世界上最漂亮女人了”小女孩马上蹦跳的说道。

    妇女的脸上也马上露出一丝疑惑,问道:“大兄弟,难道你认识诗韵”

    三个人论及的辈分有点乱,妇女喊赵长枪大兄弟,赵长枪喊妇女为大嫂,却又喊小女孩为小妹妹,但是谁也没有在意这个事儿。

    赵长枪听了妇女的话,马上说道:“认识,认识,我们还是朋友呢。这样你们就更应该收下这兔子了。如果你们真的过意不去话,就当兔子是我赊给你们的,等你们有了钱再还给我。你们不还给我,我就找王诗韵去讨债,你们看怎么样”

    小女孩看到妈妈一时没说话,便摇晃着妈妈的手说道:“妈妈,妈妈,我们就收下吧。我们如果不收下,叔叔会很着急的。”

    “嗯,那好吧,到时候,我把钱给诗韵,让她再还给你。”妇女最后说道。

    “嗯,那好,那好。小妹妹,兔子你小心抱着。”赵长枪和技术员车这才将五只兔子给了这娘俩,然后才和这母女两人挥手作别离开了。

    “他真的是平川县的县长唉,平川县有这样一位县长,是平川县老百姓的福气啊”妇女看着赵长枪上车的背影,低声的嘟囔道。

    赵长枪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对母女将兔子带回家的第二天,王诗韵便来到了这对母女的家,当她看到一年不见的大嫂竟然已经病得如此厉害后,立刻不顾嫂子的阻拦,硬是将她送到了临河市省立医院接受治疗,同时也将小侄女接了过去。

    小女孩走的时候,舍不下自己的五只小兔子,于是一并将兔子带到了临河市,放到了王诗韵的研究所养殖基地喂养。

    王诗韵是个养兔子的专家,她的主业就是养殖兔的疾病预防和治疗,在临河市开了一家兔病防治研究心,有一个单独的小型养殖场。她第一眼看到这些兔子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一个新品种,于是便对这些兔子非常的感兴趣。当她听嫂子和小侄女说,这些兔子竟然是赵长枪送给她们的之后,对这些兔子更加喜爱了。

    自从那天在万宝村一别之后,王诗韵便经常想起赵长枪,想起他抱着自己没命的飞跑,然后又抱着自己好像腾云驾雾一样,在一台装载机上跳上跳下,她的心满满的全是甜蜜的感觉。

    不过每当想起赵长枪对她那冷冰冰的样子,并且明确告诉她,他已经有女朋友时,王诗韵的心便又有些沮丧,甚至会想:“哼,有什么了不起好像生怕别人缠着你一样,谁稀罕和你做朋友”

    正是由于这种小女生的思想在作祟,所以,王诗韵虽然当时便要走了赵长枪的联系方式,但是过后却一直没有再联系赵长枪。

    现在,通过这五只小兔,王诗韵好像感到,冥冥自己和赵长枪好像又有了联系

    于是乎,爱屋及乌的王诗韵便更加喜欢这些小兔子了,每天都亲自给这几只兔子喂食,每天都观察它们好几遍她对待这些兔子比小侄女还上心

    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兔子专家王诗韵忽然感到这些兔子有些不对劲她发现这些兔子每过四天左右,便有一段时间精神非常的萎靡但是持续的时间却并不长,大约两个小时左右。

    刚开始,王诗韵没把这拿着当回事,以为兔子身体哪里不舒服才这样,但是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三次以后,王诗韵觉得不正常了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