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凡事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剩下的就好办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为了彻底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赵长枪迈步走到运猪车的司机身旁,说道:“兄弟,跟你商量个事,你看行不”

    “什么事情”司机诧异的问赵长枪。此时这名司机对赵长枪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赵长枪,他跑掉的这些猪,恐怕就再也弄不回来了。

    “你看现在大家都在帮你逮猪,也不能让大家白忙活不是。我看你也出点钱,大家每给你逮住一口猪,你就给他们二十块钱,也就一盒烟钱,你看行不我的兔子每只五块。”

    司机心快的一合计,自己的猪总共从车上掉下来十五口,总共也就花三百块钱。虽然那样一来,他这趟车的利润是减少了,但是总好过猪都被别人弄走好吧再说了,这话赵长枪已经说出来了,他也不能驳了赵长枪的面子,于是痛快的说道:“行二十有点对不住大家,我给三十吧。”

    赵长枪点点头,然后将自己和司机的决定大声告诉了大家。这些人一听人家给报酬,于是忙活的更带劲了。

    赵长枪翻越高路护栏,来到那些被他卸掉大胯的人面前,也不和他们废话,一脚一个直接踹在他们的大胯上,将他们脱落的大胯重新接上。

    这些人感受着完好如初的大胯,心不禁直嘀咕:“我草他大爷的,今天老子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敢抢神仙的东西这个年轻人肯定是个神仙,不是神仙怎么刚才踹自己大胯一脚,自己就疼的要命,整条腿都不能动,现在他再踢自己一脚,就一切都好了呢不行,为了将功赎罪,老子还是也去帮帮忙吧”

    于是乎,这帮家伙竟然也重新跑到了高路里面,帮着大家抓兔子逮猪。不过这回这些家伙可不敢将东西往自己家带了,而是老老实实的交给赵长枪和运猪车的司机。

    于是乎现场出现了和之前截然相仿的一幕。只见四十多口农民抓兔子的抓兔子,逮猪的逮猪,忙的不亦说乎。

    赵长枪和运猪车的司机不再亲手去抓兔子逮猪,而是站在车旁给大家开钱,一只猪三十,一只兔子五块。让赵长枪和司机诧异的是,当他们给这些农民钱时,大家却说什么都不要了,都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用不着钱,谈钱就见外了在赵长枪和司机的坚持下,这些人才将钱收下。

    人还是那批人,但是前后几分钟的时间,他们干出的事情却截然不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充满变化。

    不但如此,就连一些过路车的车主,看到路上发生的事情后,竟然也纷纷下车,帮助他们抓兔子逮猪。

    人多力量大,不用半个小时,掉落到地上的兔子和猪竟然便被大家全部重新弄到了车上而直到此时,高路上的巡警才带着清障车赶过来。在他们的帮助下,运猪车的司机将自己的车子也很快换好了备胎。

    事情结束后,赵长枪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大声喊住了已经走到高路外面的那个小女孩母女,然后亲自和一个畜牧局的技术员抱着五只兔子迈步走到了她们身边。

    “大嫂,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这五只兔子送给你们。这是一只公兔,四只母兔,正好是一组。这东西繁殖快,只要你们好好喂养,注意防疫,他们很快就会变成一大群的。”赵长枪温和的对妇女说道。

    赵长枪能看出,这一对母女肯定生活很窘迫,所以想帮她们一把。

    小女孩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情不自禁的说道:“叔叔放心,我一定好好的喂养他们,让他们很快很快变成一大群”

    然而小女孩刚说完,忽然想起妈妈曾经告诉她,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于是马上看了一眼身旁的妈妈,头也低了下去。

    “大兄弟,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们一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兔子我们不能要,我知道你们这是长毛兔,好像品种还很特殊,这种兔应该不下一百快一斤吧你这五只兔子可是得好几千块钱呢,我们可不敢要你这份厚礼啊。”妇女冲赵长枪笑着说道,她的哮喘的确很厉害,隔着老远便听着喉咙吱吱响,说话都有些困难。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小女孩忽然说道:“妈妈,不如这兔子算我们借大哥哥的,等我们让兔子生了小兔子,我们再把这兔子还给大哥哥,你看行吗只要我们有了兔子,就能剪毛卖钱,到时候我们就有钱给你看病了。”

    妇女笑着摸摸了女儿的头发说道:“傻孩子,天下哪有这样借账的啊如果你这个道理要是行得通,那么你大哥哥这一车种兔也不用给人家钱了,等到生了小兔,再还给人家种兔就行了。呵呵。”

    小女孩听了妈妈的话,马上又不说话了,只是将眼神在几只兔子的身上扫来扫去。赵长枪能看出来,她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些兔子。

    赵长枪刚想再说什么,却听到妇女又对他说道:“大兄弟,你啥也不用说了。这兔子我们不能要。其实就算我们要了,可能我们也喂不活他。我们也不懂防疫啥的,真的很难养活它们。”

    “妈妈,诗韵姑姑不是从国外回来了吗她前天不是还打电话说要来看我们吗诗韵姑姑可是兔子医生,她是专门研究兔子的。有她指导我们,我们一定很快就学会养兔子的。”小女孩马上说道。

    赵长枪听小女孩提到“诗韵”二字,马上想到了那个在万宝村被那些拦路收费的汉子打,最后被自己救下来的那个女人。于是他马上问小女孩:“小妹妹,你说的诗韵姑姑,是不是叫王诗韵,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对对,我姑姑是世界上最漂亮女人了”小女孩马上蹦跳的说道。

    妇女的脸上也马上露出一丝疑惑,问道:“大兄弟,难道你认识诗韵”

    三个人论及的辈分有点乱,妇女喊赵长枪大兄弟,赵长枪喊妇女为大嫂,却又喊小女孩为小妹妹,但是谁也没有在意这个事儿。

    赵长枪听了妇女的话,马上说道:“认识,认识,我们还是朋友呢。这样你们就更应该收下这兔子了。如果你们真的过意不去话,就当兔子是我赊给你们的,等你们有了钱再还给我。你们不还给我,我就找王诗韵去讨债,你们看怎么样”

    小女孩看到妈妈一时没说话,便摇晃着妈妈的手说道:“妈妈,妈妈,我们就收下吧。我们如果不收下,叔叔会很着急的。”

    “嗯,那好吧,到时候,我把钱给诗韵,让她再还给你。”妇女最后说道。

    “嗯,那好,那好。小妹妹,兔子你小心抱着。”赵长枪和技术员车这才将五只兔子给了这娘俩,然后才和这母女两人挥手作别离开了。

    “他真的是平川县的县长唉,平川县有这样一位县长,是平川县老百姓的福气啊”妇女看着赵长枪上车的背影,低声的嘟囔道。

    赵长枪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对母女将兔子带回家的第二天,王诗韵便来到了这对母女的家,当她看到一年不见的大嫂竟然已经病得如此厉害后,立刻不顾嫂子的阻拦,硬是将她送到了临河市省立医院接受治疗,同时也将小侄女接了过去。

    小女孩走的时候,舍不下自己的五只小兔子,于是一并将兔子带到了临河市,放到了王诗韵的研究所养殖基地喂养。

    王诗韵是个养兔子的专家,她的主业就是养殖兔的疾病预防和治疗,在临河市开了一家兔病防治研究心,有一个单独的小型养殖场。她第一眼看到这些兔子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一个新品种,于是便对这些兔子非常的感兴趣。当她听嫂子和小侄女说,这些兔子竟然是赵长枪送给她们的之后,对这些兔子更加喜爱了。

    自从那天在万宝村一别之后,王诗韵便经常想起赵长枪,想起他抱着自己没命的飞跑,然后又抱着自己好像腾云驾雾一样,在一台装载机上跳上跳下,她的心满满的全是甜蜜的感觉。

    不过每当想起赵长枪对她那冷冰冰的样子,并且明确告诉她,他已经有女朋友时,王诗韵的心便又有些沮丧,甚至会想:“哼,有什么了不起好像生怕别人缠着你一样,谁稀罕和你做朋友”

    正是由于这种小女生的思想在作祟,所以,王诗韵虽然当时便要走了赵长枪的联系方式,但是过后却一直没有再联系赵长枪。

    现在,通过这五只小兔,王诗韵好像感到,冥冥自己和赵长枪好像又有了联系

    于是乎,爱屋及乌的王诗韵便更加喜欢这些小兔子了,每天都亲自给这几只兔子喂食,每天都观察它们好几遍她对待这些兔子比小侄女还上心

    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兔子专家王诗韵忽然感到这些兔子有些不对劲她发现这些兔子每过四天左右,便有一段时间精神非常的萎靡但是持续的时间却并不长,大约两个小时左右。

    刚开始,王诗韵没把这拿着当回事,以为兔子身体哪里不舒服才这样,但是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三次以后,王诗韵觉得不正常了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二五章 关注等级要提高    “什么?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没有被淫贼江一一抓走?”

    这里正神经紧绷着,手下副大统又有消息传来,叶易愣怔诧异一声,旋即又问:“没搞错吧?”

    前来禀报的副大统苦笑道:“没搞错,那个云知秋一直在云华阁根本就没出过城。…≦,”

    叶易惊奇道:“城头上的守城将士不是亲眼看到‘云知秋’被挟持走了吗?不是亲眼目睹褚都统的手下追去了吗?”

    副大统:“属下也疑惑这个,为防消息有误其中会有什么猫腻,还特意去了城头上问目击的人是否确认‘云知秋’被抓走了,结果大家都说那个‘云知秋’头上戴着纱笠,看不清真容,也不敢完全确认当时被抓走的就一定是‘云知秋’,只是看着应该像。属下随后又亲自去了趟云华阁,面见了云知秋,找了个由头让她留下法印,让辖区统领取了云知秋早年签押的契单做对比,确认这个云知秋是真的无疑,的确没有被什么淫贼江一一给抓走。”

    叶易无语了好一会儿,“褚子山那边在搞什么鬼?”

    副大统迟疑道:“会不会是褚子山那边收到了什么消息,想诱捕淫贼江一一,所以弄了个假的出去设局?”

    叶易默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想不通是怎么回事,最后牙一咬道:“现在上面下面都一团浆糊,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去派人把那云知秋给带来审问,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她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副大统试着提醒道:“那女人搞不好和牛有德有一腿,听说牛有德活着从荒古死地出来了。带来审问不会惹出什么事吧?那疯子手上可是捏着百万精锐大军的兵权,一旦发起疯来…”剩下的意思就不用说的太明显了。

    叶易嘴角僵了一下。连天帝娶亲都敢闹场的人,这种疯的发狂的畜生他还真不敢轻易招惹,关键人家手上手握重兵,那玩意可不是摆设,天街的人马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回头白了副大统一眼,“她又没什么犯事的证据在我们手上,让你带来问话,又没让你去抓人家,客气点不就完了!”

    “是!”副大统领命而去。心里却在嘀咕,你刚才还说‘审问’来着。

    天翁府,一间古朴中透着低调奢华的屋内,夏侯拓张开双臂,任由两名小心翼翼的婢女给他整理衣冠,天庭朝会在即,着装自然要端正些。

    这里刚给他整理好,管家卫枢从外面走了进来,先偏头左右一声。“你们退下!”

    两名婢女躬身后退着退了出去,卫枢拿了一旁的拐杖递到夏侯拓手中时,顺势提点道:“老爷,就在刚刚不久前。广令公下面的酉丁域出了点事。”

    “哦!”夏侯拓偏头看来,知道他特意来提起的事应该不会无的放矢,“什么事?”

    卫枢道:“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及其部下上万人马突然遭遇数万近卫军人马围攻。据褚子山一些脱身的部下上报的情况说,当时褚子山那近万人马已经近乎被屠杀一尽。虽然现在没有后续的消息,不过数万近卫军围攻褚子山近万人…后者现在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呵!谁这么大胆子…”乐了的夏侯拓说着一顿。迟疑道:“褚子山?这个褚子山是不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要娶那个什么云知秋的都统褚子山?”

    卫枢微笑点头:“正是那个褚子山!”

    夏侯拓愣住,突然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事,我说怎么突然冒出个火修罗弟子来,原来是为这事打了个提前量,这个牛有德还真敢呐!”

    卫枢可谓一脸敬佩地看着他,前段时间老爷子就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判断出牛有德身上可能有事要发生,而且很有可能还不是小事。他当时还嘀咕怀疑牛有德能出什么大事,刚接到这个消息后,他瞬间明白了,果然是大事,近卫军数万人围攻地方人马,几乎将地方近万人马给屠杀一尽,连坐镇一域的都统也很有可能被干掉,这事可真是闹得够大的了。

    他笑道:“老爷明鉴,牛有德手握近卫军百万大军的兵权,事情又牵涉到那个云知秋,刚好又是近卫军出手,看来十有八九还真是牛有德干的,别人也不敢这样做。”

    夏侯拓摇头啧啧:“这小子胆子还真够肥的,近卫军无上令不得擅自动用,尤其是不得擅自掺和地方上的事物,而近卫军上面肯定也不会答应他干这种事情,铁定是这家伙擅自动用,还真是不怕死啊!我现在倒是奇怪了,近卫军数万人马调动,其中不可能没上峰的眼线,也不可能瞒过上峰的眼睛,怎么可能在上峰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事来?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你回头关注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卫枢应下,陪着他向门口走去。

    夏侯拓走到门口又停步,再次回头叮嘱道:“那个云知秋不简单呐,其重要性只怕远超过你我之前的想象,你那边的关注等级要提高了!”

    卫枢怔了一下,问:“就因为这事?”

    “你呀,比起你爹来还嫩了点,有些话我一说你爹就明白了,你却是半天不开窍。因为这事怎么了?难道因为这事还不够吗?”夏侯拓指责了一番,还在他脑袋上敲了一指节,方回头看向门外,目光深邃,悠然远眺道:“我之前只当冒出个火修罗的事来是为了掩护牛有德,可如今看来,掩护的可不仅仅是牛有德,还有这个云知秋。你想想看,六道是善茬吗?不管这云知秋在六道是什么背景,对困死在炼狱之地这么多年的六道来说重要吗?褚子山若娶了这个云知秋对六道来说正是送上门的打入天庭的机会,尤其是打入近卫军内部,褚子山近卫军的直系背景在这里,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把这女人安插在褚子山身边伺机而动拉一帮人下水,六道对此事怕是巴不得,可照目前来看,六道并没有这么做,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幕后布局的人不但不想牛有德受到威胁,同样也不想这云知秋受到伤害!尽管我不知道布局之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既然能放任牛有德闹出这么大的事也要保这女人,这女人的重要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否则凭布局之人的手段完全有能力阻止牛有德这么干,根本没必要让牛有德闹出这么大的事,惹出捅破天的麻烦来,这么大的麻烦一出就容易横生枝节让事情脱离掌控,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明知其中有如此大的风险,还是早早做了这方面的准备而不加以干预…说这么多你如果还不明白的话,就不要被一些眼花缭乱的东西所迷惑,直接看事情的本质,说穿了很简单,这次的事情不是因为牛有德吃饱了撑的要闹事,而是因这女人而起,一个女人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还敢小看这女人的重要性?”

    不说穿了卫枢还真不明白,这一点透,卫枢可谓恍然大悟,拱手长鞠一躬,“老爷一番话,卫枢受益匪浅,受教了。”起身后又忍不住好奇问道:“这女人如此重要,会是什么背景?”

    “呵呵!”夏侯拓皮笑肉不笑一声,迈步而出扔下一句话:“我能掐会算还差不多,慢慢看吧,迟早会现出端倪的。不扯了,我要去上朝了!”

    广天王府。

    “父王,女儿最近听到一段奇闻,说这世上有一种神树,能与天地同寿永世不朽,称之为不朽木,生长于冰天雪地之中,散发异香,通体雪白,连叶子也是白的,内中脉络如人体筋脉一般孕育着血脉,谁若能饮一杯不朽木之血,便能如同此树永世不朽,哪怕是燃其木焚香久熏也能容颜永驻,是真的吗?”

    媚娘和女儿媚儿正在一起帮广令公整顿衣冠,媚儿手忙之余嘴上也叽叽喳喳,满是一脸好奇的样子。

    广令公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是被‘容颜永驻’给吸引了,女人都好这一口,没办法,不禁呵呵笑道:“是有这说法,不过只是古老传说,父王也没见过,你就算想要父王也没办法。”

    媚儿立刻拉着他袖子央求道:“父王,您就不能派人去找找吗?”

    “死丫头!”媚娘指尖在女儿脑袋上戳了一指,“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到哪找去?不要耽误你父王上朝。”

    媚儿撅嘴退开到一旁,广令公瞥了眼在门外晃过候在门外的勾越,知道有事,偏头对女儿微微一笑,又对媚娘说了声罢了,便大步走了出去。

    勾越随同其后下了台阶,一起步入庭院中后,广令公方淡淡问了声:“什么事?”

    勾越:“酉丁域那边出了点事情,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及其所率万余人马在酉丁域境内遭到近卫军数万大军围攻,失联者如今都没了音讯,怕是已经全军覆没了!”

    广令公脚步一停,霍然回头,目露凶光,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近卫军在我的地盘上杀我的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