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没有被淫贼江一一抓走?”

    这里正神经紧绷着,手下副大统又有消息传来,叶易愣怔诧异一声,旋即又问:“没搞错吧?”

    前来禀报的副大统苦笑道:“没搞错,那个云知秋一直在云华阁根本就没出过城。…≦,”

    叶易惊奇道:“城头上的守城将士不是亲眼看到‘云知秋’被挟持走了吗?不是亲眼目睹褚都统的手下追去了吗?”

    副大统:“属下也疑惑这个,为防消息有误其中会有什么猫腻,还特意去了城头上问目击的人是否确认‘云知秋’被抓走了,结果大家都说那个‘云知秋’头上戴着纱笠,看不清真容,也不敢完全确认当时被抓走的就一定是‘云知秋’,只是看着应该像。属下随后又亲自去了趟云华阁,面见了云知秋,找了个由头让她留下法印,让辖区统领取了云知秋早年签押的契单做对比,确认这个云知秋是真的无疑,的确没有被什么淫贼江一一给抓走。”

    叶易无语了好一会儿,“褚子山那边在搞什么鬼?”

    副大统迟疑道:“会不会是褚子山那边收到了什么消息,想诱捕淫贼江一一,所以弄了个假的出去设局?”

    叶易默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想不通是怎么回事,最后牙一咬道:“现在上面下面都一团浆糊,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去派人把那云知秋给带来审问,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她知不知道什么情况!”

    副大统试着提醒道:“那女人搞不好和牛有德有一腿,听说牛有德活着从荒古死地出来了。带来审问不会惹出什么事吧?那疯子手上可是捏着百万精锐大军的兵权,一旦发起疯来…”剩下的意思就不用说的太明显了。

    叶易嘴角僵了一下。连天帝娶亲都敢闹场的人,这种疯的发狂的畜生他还真不敢轻易招惹,关键人家手上手握重兵,那玩意可不是摆设,天街的人马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回头白了副大统一眼,“她又没什么犯事的证据在我们手上,让你带来问话,又没让你去抓人家,客气点不就完了!”

    “是!”副大统领命而去。心里却在嘀咕,你刚才还说‘审问’来着。

    天翁府,一间古朴中透着低调奢华的屋内,夏侯拓张开双臂,任由两名小心翼翼的婢女给他整理衣冠,天庭朝会在即,着装自然要端正些。

    这里刚给他整理好,管家卫枢从外面走了进来,先偏头左右一声。“你们退下!”

    两名婢女躬身后退着退了出去,卫枢拿了一旁的拐杖递到夏侯拓手中时,顺势提点道:“老爷,就在刚刚不久前。广令公下面的酉丁域出了点事。”

    “哦!”夏侯拓偏头看来,知道他特意来提起的事应该不会无的放矢,“什么事?”

    卫枢道:“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及其部下上万人马突然遭遇数万近卫军人马围攻。据褚子山一些脱身的部下上报的情况说,当时褚子山那近万人马已经近乎被屠杀一尽。虽然现在没有后续的消息,不过数万近卫军围攻褚子山近万人…后者现在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呵!谁这么大胆子…”乐了的夏侯拓说着一顿。迟疑道:“褚子山?这个褚子山是不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要娶那个什么云知秋的都统褚子山?”

    卫枢微笑点头:“正是那个褚子山!”

    夏侯拓愣住,突然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事,我说怎么突然冒出个火修罗弟子来,原来是为这事打了个提前量,这个牛有德还真敢呐!”

    卫枢可谓一脸敬佩地看着他,前段时间老爷子就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判断出牛有德身上可能有事要发生,而且很有可能还不是小事。他当时还嘀咕怀疑牛有德能出什么大事,刚接到这个消息后,他瞬间明白了,果然是大事,近卫军数万人围攻地方人马,几乎将地方近万人马给屠杀一尽,连坐镇一域的都统也很有可能被干掉,这事可真是闹得够大的了。

    他笑道:“老爷明鉴,牛有德手握近卫军百万大军的兵权,事情又牵涉到那个云知秋,刚好又是近卫军出手,看来十有八九还真是牛有德干的,别人也不敢这样做。”

    夏侯拓摇头啧啧:“这小子胆子还真够肥的,近卫军无上令不得擅自动用,尤其是不得擅自掺和地方上的事物,而近卫军上面肯定也不会答应他干这种事情,铁定是这家伙擅自动用,还真是不怕死啊!我现在倒是奇怪了,近卫军数万人马调动,其中不可能没上峰的眼线,也不可能瞒过上峰的眼睛,怎么可能在上峰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种事来?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你回头关注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卫枢应下,陪着他向门口走去。

    夏侯拓走到门口又停步,再次回头叮嘱道:“那个云知秋不简单呐,其重要性只怕远超过你我之前的想象,你那边的关注等级要提高了!”

    卫枢怔了一下,问:“就因为这事?”

    “你呀,比起你爹来还嫩了点,有些话我一说你爹就明白了,你却是半天不开窍。因为这事怎么了?难道因为这事还不够吗?”夏侯拓指责了一番,还在他脑袋上敲了一指节,方回头看向门外,目光深邃,悠然远眺道:“我之前只当冒出个火修罗的事来是为了掩护牛有德,可如今看来,掩护的可不仅仅是牛有德,还有这个云知秋。你想想看,六道是善茬吗?不管这云知秋在六道是什么背景,对困死在炼狱之地这么多年的六道来说重要吗?褚子山若娶了这个云知秋对六道来说正是送上门的打入天庭的机会,尤其是打入近卫军内部,褚子山近卫军的直系背景在这里,完全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把这女人安插在褚子山身边伺机而动拉一帮人下水,六道对此事怕是巴不得,可照目前来看,六道并没有这么做,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幕后布局的人不但不想牛有德受到威胁,同样也不想这云知秋受到伤害!尽管我不知道布局之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既然能放任牛有德闹出这么大的事也要保这女人,这女人的重要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否则凭布局之人的手段完全有能力阻止牛有德这么干,根本没必要让牛有德闹出这么大的事,惹出捅破天的麻烦来,这么大的麻烦一出就容易横生枝节让事情脱离掌控,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明知其中有如此大的风险,还是早早做了这方面的准备而不加以干预…说这么多你如果还不明白的话,就不要被一些眼花缭乱的东西所迷惑,直接看事情的本质,说穿了很简单,这次的事情不是因为牛有德吃饱了撑的要闹事,而是因这女人而起,一个女人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还敢小看这女人的重要性?”

    不说穿了卫枢还真不明白,这一点透,卫枢可谓恍然大悟,拱手长鞠一躬,“老爷一番话,卫枢受益匪浅,受教了。”起身后又忍不住好奇问道:“这女人如此重要,会是什么背景?”

    “呵呵!”夏侯拓皮笑肉不笑一声,迈步而出扔下一句话:“我能掐会算还差不多,慢慢看吧,迟早会现出端倪的。不扯了,我要去上朝了!”

    广天王府。

    “父王,女儿最近听到一段奇闻,说这世上有一种神树,能与天地同寿永世不朽,称之为不朽木,生长于冰天雪地之中,散发异香,通体雪白,连叶子也是白的,内中脉络如人体筋脉一般孕育着血脉,谁若能饮一杯不朽木之血,便能如同此树永世不朽,哪怕是燃其木焚香久熏也能容颜永驻,是真的吗?”

    媚娘和女儿媚儿正在一起帮广令公整顿衣冠,媚儿手忙之余嘴上也叽叽喳喳,满是一脸好奇的样子。

    广令公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是被‘容颜永驻’给吸引了,女人都好这一口,没办法,不禁呵呵笑道:“是有这说法,不过只是古老传说,父王也没见过,你就算想要父王也没办法。”

    媚儿立刻拉着他袖子央求道:“父王,您就不能派人去找找吗?”

    “死丫头!”媚娘指尖在女儿脑袋上戳了一指,“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到哪找去?不要耽误你父王上朝。”

    媚儿撅嘴退开到一旁,广令公瞥了眼在门外晃过候在门外的勾越,知道有事,偏头对女儿微微一笑,又对媚娘说了声罢了,便大步走了出去。

    勾越随同其后下了台阶,一起步入庭院中后,广令公方淡淡问了声:“什么事?”

    勾越:“酉丁域那边出了点事情,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及其所率万余人马在酉丁域境内遭到近卫军数万大军围攻,失联者如今都没了音讯,怕是已经全军覆没了!”

    广令公脚步一停,霍然回头,目露凶光,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近卫军在我的地盘上杀我的人?”(未完待续。)

第1366章 神级巨龙?    “这……”

    吕重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可是加强版的[化仙蚀神溺水],要是被长时间地腐蚀,足以让圣尊级强者的肉身都腐烂。

    偏偏,在这蚀龙魔渊,居然还有三尊龙尸,居然不受[化仙蚀神溺水]的侵袭、毁坏?

    太不可思议了!

    吕重震惊之后,双眼也多了一丝狼性的光芒。

    神级的龙族强者!

    这是境界超越了圣尊的强者的肉身。

    也只有这样的高手,就算陨落,它们的肉身也是凛然不可侵犯。

    可以说吕重冷漠,也可以说吕重无情。甚至可以说吕重对前辈强者没有任何尊敬之心。

    可是,吕重并不在乎。

    在他的眼里,这些强者早已陨落,意识更是消散于天地之间。尸体有如像是垃圾一般被堆放在此,还不如让他吕重收集去,为虫族大军的更一步进化做贡献。

    其实,如果是其他人来了此地,发现了这些顶级强者的尸体,只要有把握把这些尸体收集出来,也绝对会对这些尸体加以第二次或者是多次的利用。

    在自然界之中,凶兽之间相互吞噬其肉身,也是很常见的事!

    而修行间,趋利避害更是所有人的第一行动准则。

    这些神人级以上强者的尸体,要是被圣尊、圣人或者更低级的准圣得到,他们都会发疯的。

    因为从神人的尸体上,他们这下界的强者,能得到最希望得到的东西。

    他们的肉身。对于准圣、圣人、圣尊来说。绝对远远地超过了任何一级混沌级法宝。甚至比道器还要有诱惑力。

    可以毫不掩饰的说,这三头神级巨龙的尸身,在圣人、圣尊的眼底,也不异于一个超级“唐僧”。

    地仙界,唐僧肉能让无数妖魔为之疯狂。

    而这神级巨龙的尸身,同样能让圣人、圣尊为之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出手争夺。

    “好家伙。亏得这次来的是我。至于甚他人,没有混沌十二品青莲存在,休想进入这[蚀龙魔渊]……”吕重微微嘀咕。双眼多了一丝由衷的火辣。

    不过,十二品混沌青莲这会儿也陡然向吕重传音:“主……主人,别走神了,就算是我,也无法在这蚀龙魔渊]呆上多久。所以,你如果要有所行动,必须在五分钟之内搞定,否则,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什么?你……你只能坚持五分钟?”吕重顿时从失神中惊醒,连忙传音而问。

    十二品混沌青莲顿时没有好气地道:“能坚持五分钟已经不错了。毕竟,这[蚀龙魔渊]存在的是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连神人的肉身都能腐蚀,更别说我这株青莲了,毕竟,我只是混沌级别。除非我再次分裂进化,晋级到二十四品境界,才能真正无视这种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现在,我能坚持五分钟,都是因为我的特殊属性才能办到。主人,我告诉你吧,就算是与我同级的十二品金莲、十二品血莲、十二品黑莲、十二品白莲,都无法在这里坚持超过一分钟……”

    听十二品混沌青莲说完,吕重张了张嘴,一脸震惊与骇然,嘴巴也是一张一翕着。

    好一会儿,吕重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与十二品混沌青莲传音:“好,五分钟就五分钟。你全力助我下潜……”

    “好的,那你小心了……”十二品青莲也是提醒了吕重一下。

    接着,一股至强的能量把吕重紧紧地笼罩着,带着他极速下蚀龙魔渊的下方潜入。

    越是往下潜入,四周的[蚀仙化神溺水]的密度就越大,对十二品青莲的消耗也更大。

    这让十二品青莲裹着吕重下潜的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我晕,这下面的蚀仙化神溺水的腐蚀力量之强,已超出了我的预料。主人,我无法坚持五分钟,最多只能坚持三分钟。你要有所行动,就准备好吧。一动下方,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出手。我只能在下方停留20秒的时间……”

    吕重脸色一变,咬了咬牙,“20秒就20秒,我已准备好了……”

    “咕咕咕……”

    阴暗之极的蚀龙魔渊之下,到处都是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

    越是往水面之下潜去,吕重更能感应到[十二品混沌青莲]的巨大消耗与惶恐不安。

    同时,吕重也不敢动用圣识长久地窥视下方的情况。因为,这个[蚀仙化神溺水]之中,也是能消化掉元神之力的。甚至连圣识,在这里的消耗都会极为恐怖。

    “主人,已接近其中一巨神人尸体,记住,我们在下方只有20秒的时间……”

    “放心,我已准备好了……”吕重双目猛然一亮,动念之间,[大寂灭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混沌十二品青莲]的保护圈。

    早就得到吕重指示的[大寂灭珠],瞬间闪至其中一头神级巨龙的身边,顿时释放至强的空间吸噬力。

    “呼……”

    在[大寂灭珠]的空间吸噬力临身之际,明明早就陨落,没有任何意识的神级巨龙的尸体,也是澎湃出一种无上的威势,直接抗住了[大寂灭珠]的吸噬力。

    “怎么会这样?这神级巨龙的尸身,居然还有本能的威势让他抗拒道器的收取之力?”

    正在十二品混沌青莲保护中的吕重也是为之一呆,暗叫不好。

    “坏了!我之前想得有些理所当然了。这神级巨龙的尸体,真的超级变态,它与[大寂灭珠]一样,可都是来自圣神界啊……”

    这时候,器灵小寂灭也是怒了。不由娇声大喝:“混蛋,这死尸不乖。如果是你的本尊,本公主一旦见了,只怕要望风而逃。可你区区一条死蛇,也敢抗绝我的空间吸噬力?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小寂灭怒火高涨,顿时,把自己掌控的空间吸噬力全力开启。

    刹那间,比之前强大几千倍的吸噬力笼罩在这具神级巨龙的尸体之上。

    “嗡嗡嗡……”

    “咕咕咕……”

    ……

    连续的沉闷声音响起!

    连窜的泡泡在溺水中产生!

    动了!

    真的动了!

    那具拥有极强抗性的神级巨龙的尸体,混合着大量的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被吸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可是,吕重的脸色顿时黑了!

    因为,仅仅把这具神级巨龙的尸体收入[大寂灭珠]之内,居然就用了12秒的时间。

    之前,他可是想要把三具神级巨龙的尸体都收走的!

    现在,余下的时间可不多了,只有8秒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不知是几点等兄弟的打赏!

    第1366章神级巨龙?: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