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

    吕重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可是加强版的[化仙蚀神溺水],要是被长时间地腐蚀,足以让圣尊级强者的肉身都腐烂。

    偏偏,在这蚀龙魔渊,居然还有三尊龙尸,居然不受[化仙蚀神溺水]的侵袭、毁坏?

    太不可思议了!

    吕重震惊之后,双眼也多了一丝狼性的光芒。

    神级的龙族强者!

    这是境界超越了圣尊的强者的肉身。

    也只有这样的高手,就算陨落,它们的肉身也是凛然不可侵犯。

    可以说吕重冷漠,也可以说吕重无情。甚至可以说吕重对前辈强者没有任何尊敬之心。

    可是,吕重并不在乎。

    在他的眼里,这些强者早已陨落,意识更是消散于天地之间。尸体有如像是垃圾一般被堆放在此,还不如让他吕重收集去,为虫族大军的更一步进化做贡献。

    其实,如果是其他人来了此地,发现了这些顶级强者的尸体,只要有把握把这些尸体收集出来,也绝对会对这些尸体加以第二次或者是多次的利用。

    在自然界之中,凶兽之间相互吞噬其肉身,也是很常见的事!

    而修行间,趋利避害更是所有人的第一行动准则。

    这些神人级以上强者的尸体,要是被圣尊、圣人或者更低级的准圣得到,他们都会发疯的。

    因为从神人的尸体上,他们这下界的强者,能得到最希望得到的东西。

    他们的肉身。对于准圣、圣人、圣尊来说。绝对远远地超过了任何一级混沌级法宝。甚至比道器还要有诱惑力。

    可以毫不掩饰的说,这三头神级巨龙的尸身,在圣人、圣尊的眼底,也不异于一个超级“唐僧”。

    地仙界,唐僧肉能让无数妖魔为之疯狂。

    而这神级巨龙的尸身,同样能让圣人、圣尊为之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出手争夺。

    “好家伙。亏得这次来的是我。至于甚他人,没有混沌十二品青莲存在,休想进入这[蚀龙魔渊]……”吕重微微嘀咕。双眼多了一丝由衷的火辣。

    不过,十二品混沌青莲这会儿也陡然向吕重传音:“主……主人,别走神了,就算是我,也无法在这蚀龙魔渊]呆上多久。所以,你如果要有所行动,必须在五分钟之内搞定,否则,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什么?你……你只能坚持五分钟?”吕重顿时从失神中惊醒,连忙传音而问。

    十二品混沌青莲顿时没有好气地道:“能坚持五分钟已经不错了。毕竟,这[蚀龙魔渊]存在的是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连神人的肉身都能腐蚀,更别说我这株青莲了,毕竟,我只是混沌级别。除非我再次分裂进化,晋级到二十四品境界,才能真正无视这种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现在,我能坚持五分钟,都是因为我的特殊属性才能办到。主人,我告诉你吧,就算是与我同级的十二品金莲、十二品血莲、十二品黑莲、十二品白莲,都无法在这里坚持超过一分钟……”

    听十二品混沌青莲说完,吕重张了张嘴,一脸震惊与骇然,嘴巴也是一张一翕着。

    好一会儿,吕重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与十二品混沌青莲传音:“好,五分钟就五分钟。你全力助我下潜……”

    “好的,那你小心了……”十二品青莲也是提醒了吕重一下。

    接着,一股至强的能量把吕重紧紧地笼罩着,带着他极速下蚀龙魔渊的下方潜入。

    越是往下潜入,四周的[蚀仙化神溺水]的密度就越大,对十二品青莲的消耗也更大。

    这让十二品青莲裹着吕重下潜的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我晕,这下面的蚀仙化神溺水的腐蚀力量之强,已超出了我的预料。主人,我无法坚持五分钟,最多只能坚持三分钟。你要有所行动,就准备好吧。一动下方,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出手。我只能在下方停留20秒的时间……”

    吕重脸色一变,咬了咬牙,“20秒就20秒,我已准备好了……”

    “咕咕咕……”

    阴暗之极的蚀龙魔渊之下,到处都是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

    越是往水面之下潜去,吕重更能感应到[十二品混沌青莲]的巨大消耗与惶恐不安。

    同时,吕重也不敢动用圣识长久地窥视下方的情况。因为,这个[蚀仙化神溺水]之中,也是能消化掉元神之力的。甚至连圣识,在这里的消耗都会极为恐怖。

    “主人,已接近其中一巨神人尸体,记住,我们在下方只有20秒的时间……”

    “放心,我已准备好了……”吕重双目猛然一亮,动念之间,[大寂灭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混沌十二品青莲]的保护圈。

    早就得到吕重指示的[大寂灭珠],瞬间闪至其中一头神级巨龙的身边,顿时释放至强的空间吸噬力。

    “呼……”

    在[大寂灭珠]的空间吸噬力临身之际,明明早就陨落,没有任何意识的神级巨龙的尸体,也是澎湃出一种无上的威势,直接抗住了[大寂灭珠]的吸噬力。

    “怎么会这样?这神级巨龙的尸身,居然还有本能的威势让他抗拒道器的收取之力?”

    正在十二品混沌青莲保护中的吕重也是为之一呆,暗叫不好。

    “坏了!我之前想得有些理所当然了。这神级巨龙的尸体,真的超级变态,它与[大寂灭珠]一样,可都是来自圣神界啊……”

    这时候,器灵小寂灭也是怒了。不由娇声大喝:“混蛋,这死尸不乖。如果是你的本尊,本公主一旦见了,只怕要望风而逃。可你区区一条死蛇,也敢抗绝我的空间吸噬力?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小寂灭怒火高涨,顿时,把自己掌控的空间吸噬力全力开启。

    刹那间,比之前强大几千倍的吸噬力笼罩在这具神级巨龙的尸体之上。

    “嗡嗡嗡……”

    “咕咕咕……”

    ……

    连续的沉闷声音响起!

    连窜的泡泡在溺水中产生!

    动了!

    真的动了!

    那具拥有极强抗性的神级巨龙的尸体,混合着大量的加强版的[蚀仙化神溺水]被吸入了[大寂灭珠]之内。

    可是,吕重的脸色顿时黑了!

    因为,仅仅把这具神级巨龙的尸体收入[大寂灭珠]之内,居然就用了12秒的时间。

    之前,他可是想要把三具神级巨龙的尸体都收走的!

    现在,余下的时间可不多了,只有8秒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不知是几点等兄弟的打赏!

    第1366章神级巨龙?: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幡然悔悟    说来也奇怪,当赵长枪和这个家伙说话的时候,被这个家伙抗在肩膀上的猪竟然停止了咴咴的叫声,只是使劲瞪着自己的小眼睛看着赵长枪,也不知道这猪心里在想什么。

    赵长枪觉得这猪好笑,于是看到这汉子抬腿朝自己踢过来后,竟然一没躲二没闪,只是瞪着这头猪张开大嘴发出“啊呜”一声怪吼!

    赵长枪猛然的一声怪吼,不但把扛猪的汉子吓一跳,踢起的腿慢了三分,更是把那头猪吓了个半死,心说:“我勒个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老虎大侠?”

    这头猪竟然被赵长枪一声怪吼给吓惊了,张开猪嘴发出一声没命的嘶嚎,同时四蹄在汉子的肩膀上一阵乱踢蹬,身子也乱咬乱摆!

    此时,这个汉子正踢起一条腿,只有一条腿站在地上,肩膀上的猪一扑腾,这家伙马上马上失去了平衡,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好死不死,这家伙跌倒在地后,那二百多斤的大肥猪正好压在他的脑袋上!饶是这头猪一身肥肉,还是将这汉子压得一翻白眼昏迷了过去。

    “我去!这也行?”赵长枪嘟囔一声,不再理会这个汉子,而是快步朝那两个正抬着一头猪快速离开的家伙跑去。

    那两个家伙看到赵长枪朝他们追了过来,连忙加快脚步拼命的朝前跑。然而现在别说他们还抬着一头猪,就算他们是空着身子也跑不过赵长枪。

    几乎眨眼之间,两个人便发现赵长枪已经拦在了他们面前。

    走在前面的家伙抬头看着赵长枪,对后面的家伙说道:“二哥,这个家伙敢拦咱的路,怎么办?”

    “揍他狗日的!”后面的汉子说道。

    于是乎两人将肩膀上的肥猪向地上一扔,立刻朝赵长枪扑了过去!一个家伙甚至将抬猪的铁锨抽在手中,轮圆了就朝赵长枪的肩膀砍去!这家伙总算还没失去理智,没有朝赵长枪的脑袋上砍。

    赵长枪哪里会将这样两个歪瓜裂枣放在心上,这次他没有再客气,也没再装老虎吓唬猪,而是口中发出一声暴喝:“佛山无影脚!专踢路上抢猪贼!”

    赵长枪一边吼,一边抬腿就朝两人大胯踹去!

    这两个家伙的动作哪有赵长枪快,还不等他们将力气抡圆了,赵长枪的“佛山无影脚”就踹在了他们的大胯上!

    噗通、噗通!两个人几乎同时被赵长枪踹飞了出去!然后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胯子嚎开了。

    赵长枪痛恨这些家伙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也怕他们还继续反抗,所以出腿之间不但用了七八成的力量,而且还用上了分筋错骨的脚法,直接将这两个家伙的胯子给卸了下来。

    被赵长枪用这种脚法卸掉大胯的人,不但感到格外的痛苦,而且除了赵长枪无人能将他们的胯子接上,即便送医院做手术,也会落下残疾!想当初赵长枪在宁海市用这种脚法卸掉了楚征那些手下的大胯,楚征可是不得不拿出了几百万来求赵长枪将他们的胯子重新接上!

    这下可苦了这两个家伙,躺在地上没命的嚎叫,声音直接盖过现场所有的猪叫声!

    赵长枪将这两人放倒在地之后,身形不做停留,径直朝其他人飞奔而去,这时已经又有十几个人抬猪的抬猪,抱兔子的抱兔子,从高速路里面跑了出来。

    赵长枪追上他们后,也不再废话,抬脚就踹,不用一分钟赵长枪就将七八个人的大胯给卸了下来,这些人全都只剩下在地上哀嚎的份了!

    赵长枪的彪悍将正在抢猪的汉子都吓一大跳,他们顿时开始想对策:

    “老三,你看那个家伙,他会佛山无影脚。草,会不会是黄飞鸿的徒弟?”

    “屁!黄飞鸿啥时候的人?他的徒孙也快死了,还有这么年轻的徒弟?”

    “这是隔代亲传弟子。大老三,他这么厉害,我们不如不要猪了快跑吧?”

    “笨!他在高速路那边发疯,我们不会从高速路这边走?***,我说他不是县长吧?你见过有这么能打的县长?”

    几个家伙一边商量,一边抬着一口大肥猪穿越高速路中间的隔离带,然后横穿对向车道,直接朝高速路的另一侧护栏跑去!

    其他人一看,也有样学样,开始从高速路对面翻越护栏!横穿高速路是非常危险的,对向车道的高速路上马上响起一阵阵刺耳的鸣笛声,和尖锐的刹车声!

    赵长枪差点被这帮家伙给气乐了,心说:“你们能从那边跑,难道我就不会追过去?以为隔了条高速路,我就追不上你们了?笑话!”

    赵长枪身形纵跃,几个起落便又落到了高速公路的另一侧!

    于是乎,那些愚蠢的家伙刚刚费劲的翻越护栏,便震惊的发现,赵长枪竟然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

    赵长枪毫不留情,一脚一个又把这些人的大胯也卸掉了。他看到这边也已经没有人敢再往外跑之后,刚想对那些已经不敢再抓猪逮兔子,而是站在路上发傻的众人说几句话,让他们停止抢东西,帮忙将兔子和猪都抓住,却发现一个小女孩竟然抱着一只小白兔,费劲的翻越了护栏,正准备离开!

    赵长枪不禁有些痛心,没想到这么点大的孩子,竟然也跟着这些大人学抢东西!赵长枪连忙展开身形朝小女孩追去,他追小女孩不是为了那只兔子,而是想告诉小女孩,抢兔子是不对的!她不应该这样做,不应该跟着坏人学!

    让赵长枪的意外的是,他还没有赶到小女孩身边,一个身材非常瘦弱的妇女已经到了小女孩的身边,然后抬手就在小女孩的脸上拍了一巴掌!

    小女孩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没穿鞋,脸上挨了一巴掌,马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个死丫头!妈妈告诉你多少遍了!不是咱的东西咱不能要!你怎么还敢抢人家东西!如果这兔子是咱家的,你愿意人家来抢吗?”

    妇女一边说,一边抬手就要再朝女孩的脸上拍去。然而,就在此时,赵长枪已经赶了过来,他伸手将妇女的手轻轻的抓住了。

    “大嫂,孩子还小,她做的不对,可以教育,但是不能打孩子啊!”赵长枪轻声对妇女说道。他发现这个妇女不但身材瘦弱,而且喘气非常的困难,显然,她有严重的哮喘病。

    妇女的脸上现出一丝愧色,喘着粗气对赵长枪说道:“大兄弟,实在对不起啊,刚才我和孩子在地里劳作,孩子看到这里出了事情就跑了过来,我就怕她跟着别人不学好,就赶快跟了过来,可是我这身子骨不行,追不上她。没想到这孩子还是抢了你们的兔子。唉,孩子爸没得早,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啊!”

    赵长枪转过身刚想对小女孩说句话,却听到小女孩一边抽泣一边对他说道:“叔叔,我不是想偷你们的小兔子啊,而是小兔子受伤了。我想将它抱回去给他治伤。不信你看。”

    说着话,小女孩将抱在怀里的小兔子往赵长枪面前一送。

    赵长枪这才发现这只兔子的一条后退已经耷拉了,肯定是骨折了,骨折的部位现在已经裹上了一块白色的小手绢,不过此时白色的手绢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赵长枪心中一阵感慨,这么多五尺高的汉子,还不如这个身患哮喘的妇女和这个十岁的孩子!

    他轻轻抚弄了一下小女孩有些蓬乱的头发,说道:“小妹妹,对不起,刚才是叔叔错怪你了。这只小兔子就送给你了。你能给它治好腿伤吗?”

    “能!我一定能将腿伤给他治好!”小女孩马上破涕为笑,高兴的说道。

    赵长枪看到这一对母女的生活好像不怎么好,又听说孩子的爸爸没了,于是心中便起了恻隐之心,他快速的对母女俩说道:“大嫂,你们两个先不要走,等会儿完事了,我有话对你们说。”

    赵长枪说完话,越过护栏,几步便重新跑到了高速路上,冲那些还在路上发呆的众人大声喊道:“乡亲们!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就连十岁的孩子都知道抢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都有爱心去救一只兔子!可是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你们这样做和强盗有什么区别?就像刚才这位大嫂说的,如果这些兔子,这些猪都是你们的,我来将他们抢走,你们会作何感想?”

    说到底,这些人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当别人都往自己家里弄东西时,他们小农意识的本能让他们感到,他们如果不弄点东西回去,就吃了大亏!甚至以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别人都吹嘘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抢到了几口猪,抢到了多少兔子,而他们却啥都没弄到,他们就会觉得自己窝囊,没本事。甚至就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

    现在,这些人看看高速路外面的小女孩母女,再听听赵长枪的话,脸上不禁都露出了浓浓的愧色。华国老百姓心底那最纯真的善念被唤醒了!他们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愚蠢的,是不对的,是违法的!

    于是有人开始默默的将自己捡起来的小兔子又重新还给司机,并且帮助司机重新装进了笼子。那些逮到猪的也不再试图将猪占为己有,而是将猪也还给了车主,帮助车主重新抬到车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