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来也奇怪,当赵长枪和这个家伙说话的时候,被这个家伙抗在肩膀上的猪竟然停止了咴咴的叫声,只是使劲瞪着自己的小眼睛看着赵长枪,也不知道这猪心里在想什么。

    赵长枪觉得这猪好笑,于是看到这汉子抬腿朝自己踢过来后,竟然一没躲二没闪,只是瞪着这头猪张开大嘴发出“啊呜”一声怪吼!

    赵长枪猛然的一声怪吼,不但把扛猪的汉子吓一跳,踢起的腿慢了三分,更是把那头猪吓了个半死,心说:“我勒个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老虎大侠?”

    这头猪竟然被赵长枪一声怪吼给吓惊了,张开猪嘴发出一声没命的嘶嚎,同时四蹄在汉子的肩膀上一阵乱踢蹬,身子也乱咬乱摆!

    此时,这个汉子正踢起一条腿,只有一条腿站在地上,肩膀上的猪一扑腾,这家伙马上马上失去了平衡,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好死不死,这家伙跌倒在地后,那二百多斤的大肥猪正好压在他的脑袋上!饶是这头猪一身肥肉,还是将这汉子压得一翻白眼昏迷了过去。

    “我去!这也行?”赵长枪嘟囔一声,不再理会这个汉子,而是快步朝那两个正抬着一头猪快速离开的家伙跑去。

    那两个家伙看到赵长枪朝他们追了过来,连忙加快脚步拼命的朝前跑。然而现在别说他们还抬着一头猪,就算他们是空着身子也跑不过赵长枪。

    几乎眨眼之间,两个人便发现赵长枪已经拦在了他们面前。

    走在前面的家伙抬头看着赵长枪,对后面的家伙说道:“二哥,这个家伙敢拦咱的路,怎么办?”

    “揍他狗日的!”后面的汉子说道。

    于是乎两人将肩膀上的肥猪向地上一扔,立刻朝赵长枪扑了过去!一个家伙甚至将抬猪的铁锨抽在手中,轮圆了就朝赵长枪的肩膀砍去!这家伙总算还没失去理智,没有朝赵长枪的脑袋上砍。

    赵长枪哪里会将这样两个歪瓜裂枣放在心上,这次他没有再客气,也没再装老虎吓唬猪,而是口中发出一声暴喝:“佛山无影脚!专踢路上抢猪贼!”

    赵长枪一边吼,一边抬腿就朝两人大胯踹去!

    这两个家伙的动作哪有赵长枪快,还不等他们将力气抡圆了,赵长枪的“佛山无影脚”就踹在了他们的大胯上!

    噗通、噗通!两个人几乎同时被赵长枪踹飞了出去!然后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胯子嚎开了。

    赵长枪痛恨这些家伙做出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也怕他们还继续反抗,所以出腿之间不但用了七八成的力量,而且还用上了分筋错骨的脚法,直接将这两个家伙的胯子给卸了下来。

    被赵长枪用这种脚法卸掉大胯的人,不但感到格外的痛苦,而且除了赵长枪无人能将他们的胯子接上,即便送医院做手术,也会落下残疾!想当初赵长枪在宁海市用这种脚法卸掉了楚征那些手下的大胯,楚征可是不得不拿出了几百万来求赵长枪将他们的胯子重新接上!

    这下可苦了这两个家伙,躺在地上没命的嚎叫,声音直接盖过现场所有的猪叫声!

    赵长枪将这两人放倒在地之后,身形不做停留,径直朝其他人飞奔而去,这时已经又有十几个人抬猪的抬猪,抱兔子的抱兔子,从高速路里面跑了出来。

    赵长枪追上他们后,也不再废话,抬脚就踹,不用一分钟赵长枪就将七八个人的大胯给卸了下来,这些人全都只剩下在地上哀嚎的份了!

    赵长枪的彪悍将正在抢猪的汉子都吓一大跳,他们顿时开始想对策:

    “老三,你看那个家伙,他会佛山无影脚。草,会不会是黄飞鸿的徒弟?”

    “屁!黄飞鸿啥时候的人?他的徒孙也快死了,还有这么年轻的徒弟?”

    “这是隔代亲传弟子。大老三,他这么厉害,我们不如不要猪了快跑吧?”

    “笨!他在高速路那边发疯,我们不会从高速路这边走?***,我说他不是县长吧?你见过有这么能打的县长?”

    几个家伙一边商量,一边抬着一口大肥猪穿越高速路中间的隔离带,然后横穿对向车道,直接朝高速路的另一侧护栏跑去!

    其他人一看,也有样学样,开始从高速路对面翻越护栏!横穿高速路是非常危险的,对向车道的高速路上马上响起一阵阵刺耳的鸣笛声,和尖锐的刹车声!

    赵长枪差点被这帮家伙给气乐了,心说:“你们能从那边跑,难道我就不会追过去?以为隔了条高速路,我就追不上你们了?笑话!”

    赵长枪身形纵跃,几个起落便又落到了高速公路的另一侧!

    于是乎,那些愚蠢的家伙刚刚费劲的翻越护栏,便震惊的发现,赵长枪竟然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了!

    赵长枪毫不留情,一脚一个又把这些人的大胯也卸掉了。他看到这边也已经没有人敢再往外跑之后,刚想对那些已经不敢再抓猪逮兔子,而是站在路上发傻的众人说几句话,让他们停止抢东西,帮忙将兔子和猪都抓住,却发现一个小女孩竟然抱着一只小白兔,费劲的翻越了护栏,正准备离开!

    赵长枪不禁有些痛心,没想到这么点大的孩子,竟然也跟着这些大人学抢东西!赵长枪连忙展开身形朝小女孩追去,他追小女孩不是为了那只兔子,而是想告诉小女孩,抢兔子是不对的!她不应该这样做,不应该跟着坏人学!

    让赵长枪的意外的是,他还没有赶到小女孩身边,一个身材非常瘦弱的妇女已经到了小女孩的身边,然后抬手就在小女孩的脸上拍了一巴掌!

    小女孩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没穿鞋,脸上挨了一巴掌,马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个死丫头!妈妈告诉你多少遍了!不是咱的东西咱不能要!你怎么还敢抢人家东西!如果这兔子是咱家的,你愿意人家来抢吗?”

    妇女一边说,一边抬手就要再朝女孩的脸上拍去。然而,就在此时,赵长枪已经赶了过来,他伸手将妇女的手轻轻的抓住了。

    “大嫂,孩子还小,她做的不对,可以教育,但是不能打孩子啊!”赵长枪轻声对妇女说道。他发现这个妇女不但身材瘦弱,而且喘气非常的困难,显然,她有严重的哮喘病。

    妇女的脸上现出一丝愧色,喘着粗气对赵长枪说道:“大兄弟,实在对不起啊,刚才我和孩子在地里劳作,孩子看到这里出了事情就跑了过来,我就怕她跟着别人不学好,就赶快跟了过来,可是我这身子骨不行,追不上她。没想到这孩子还是抢了你们的兔子。唉,孩子爸没得早,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啊!”

    赵长枪转过身刚想对小女孩说句话,却听到小女孩一边抽泣一边对他说道:“叔叔,我不是想偷你们的小兔子啊,而是小兔子受伤了。我想将它抱回去给他治伤。不信你看。”

    说着话,小女孩将抱在怀里的小兔子往赵长枪面前一送。

    赵长枪这才发现这只兔子的一条后退已经耷拉了,肯定是骨折了,骨折的部位现在已经裹上了一块白色的小手绢,不过此时白色的手绢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赵长枪心中一阵感慨,这么多五尺高的汉子,还不如这个身患哮喘的妇女和这个十岁的孩子!

    他轻轻抚弄了一下小女孩有些蓬乱的头发,说道:“小妹妹,对不起,刚才是叔叔错怪你了。这只小兔子就送给你了。你能给它治好腿伤吗?”

    “能!我一定能将腿伤给他治好!”小女孩马上破涕为笑,高兴的说道。

    赵长枪看到这一对母女的生活好像不怎么好,又听说孩子的爸爸没了,于是心中便起了恻隐之心,他快速的对母女俩说道:“大嫂,你们两个先不要走,等会儿完事了,我有话对你们说。”

    赵长枪说完话,越过护栏,几步便重新跑到了高速路上,冲那些还在路上发呆的众人大声喊道:“乡亲们!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就连十岁的孩子都知道抢别人的东西是不对的!都有爱心去救一只兔子!可是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你们这样做和强盗有什么区别?就像刚才这位大嫂说的,如果这些兔子,这些猪都是你们的,我来将他们抢走,你们会作何感想?”

    说到底,这些人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当别人都往自己家里弄东西时,他们小农意识的本能让他们感到,他们如果不弄点东西回去,就吃了大亏!甚至以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别人都吹嘘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抢到了几口猪,抢到了多少兔子,而他们却啥都没弄到,他们就会觉得自己窝囊,没本事。甚至就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

    现在,这些人看看高速路外面的小女孩母女,再听听赵长枪的话,脸上不禁都露出了浓浓的愧色。华国老百姓心底那最纯真的善念被唤醒了!他们猛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愚蠢的,是不对的,是违法的!

    于是有人开始默默的将自己捡起来的小兔子又重新还给司机,并且帮助司机重新装进了笼子。那些逮到猪的也不再试图将猪占为己有,而是将猪也还给了车主,帮助车主重新抬到车上

第一五二四章 四城门又封闭了    何谓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

    一旁的牧雨莲看向苗毅有些欲言又止,觉得杀就杀了没必要使用酷刑,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看看身边的手下没办法将相劝的话说出口,自己的手下被人杀了,大人在出这口恶气,她阻拦算怎么回事?

    “呜…呜…”褚子山闻听,口角甩血,疯狂摇头干嚎,却无法逃脱被行刑人员给拖走的命运。

    拖到一旁,剥下了身上的战甲和衣裳等一应身外之物,赤条条,被强行摁跪在黑龙司成员的尸体前。

    左右各一人拉拽住他的双臂,后面一人揪住了他的发髻控制死了,同时一只金属长靴踩在他后背顶住了。

    跪地却不能动弹的褚子山疯狂呜呜,一名金甲小将走到了他的正面,挥手捞出一把匕首,寒光在手中忽闪,在他胸膛上划出一道血迹,一片鲜肉飞走。

    寒光越闪越快,正儿八经的小刀片肉。

    蓝虎旗中军本就有肩负刑罚之人,这种事情不愁找不到人干。

    不一会儿的工夫,褚子山赤条条的身上便如同血洗了一般,半肉半骨的身子跪那,痛得得瑟瑟发抖,喉咙里咕噜声不断。害怕的劲头已经过去了,绝望的眼神中不乏悔意,悔不该不听人劝,本有大好前程的自己一时**熏心为了个女人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千刀万剐的场面绝对没那么好看,牧雨莲自己都看得头皮发麻,女人再心狠也难以适应这场面,转过了身去。

    清理打扫战场的数万人陆续回头,看着这边行刑的场面,也一个个有点心寒发冷,不时看看那面无表情的总镇大人。

    众人既感慨这位总镇大人手段的狠辣,也再次发现这位总镇大人的确是容易意气用事之人,当年因看不惯嬴天王卖女求荣没管住自己的嘴,落得个荒古千年刑罚差点丢了命。这次又因为下面弟兄的死伤一怒之下将近万天庭人马给屠尽,还真是不怕惹麻烦。

    可是不管怎么样,无可否认,有个这样的上司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看向苗毅的眼神只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没等太久,血流一地的现场,几乎成了骨肉分离骷髅架子的褚子山终究是没能熬下去,在极度痛苦的煎熬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为防意外,行刑的那支匕首直接从排骨中间插入。刺破了里面的心脏…

    行刑完毕复命,苗毅对牧雨莲下令道:“将战场打扫干净,准备回御园!”

    “是!”牧雨莲领命安排去了。

    苗毅独自离去,到了一处避人耳目的地方,将黑衣人和‘云知秋’又放了出来。

    ‘云知秋’瞪着苗毅,一副恨不得一口咬死苗毅的样子,苗毅却一把将‘云知秋’推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点了点头,将‘云知秋’收了,借着山脉走势掩护,快速离去。

    稍等了一会儿。估计人已经走远了,苗毅双臂一振,澎湃法力之下,轰一声天摇地动的巨响,山崩地裂,浩荡烟尘翻腾,将其给掩埋。

    打扫清理战场汇总情况的数万人马一惊,迅速成群结队飞来,只见大地烟尘漫卷,不知出了什么事。

    稍候。苗毅的人影突然从弥漫烟尘中冲天而起,盯着下方四处打量,脸色不太好看。

    牧雨莲迅速飞近,惊疑不定道:“大人。怎么了?”

    苗毅拍了拍原本挂着兽囊的空荡荡腰间,沉声道:“江一一突然破囊而出,遁地跑了!”

    牧雨莲一惊:“大人不是在他身上下了禁制吗?”

    苗毅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跑了出来,我一剑刺出,也不见任何动静。我手中剑竟然瞬间化作齑粉,还差点着了他的道,他一闪便钻入地下没了踪影。”

    他为何不挑别人来背黑锅,偏偏挑**贼江一一?就是因为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江一一化金为粉、遁地来去自如脱身的本事。

    牧雨莲迅速回头下令,“给我搜!”

    数万人马立刻散开了拉网搜查,法力深探地下,远远近近地快速搜索。

    而苗毅则站在一旁的山头上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云知秋。

    云知秋:牛二,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苗毅:事情已经解决了,你现在可以走出商铺亮亮相了,证明你并未被江一一劫走,以还你清白!

    云知秋心惊肉跳:什么叫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杀了褚子山?

    苗毅:我不杀他难道还留他不成?

    云知秋急了:你杀了他怎么对上面交差?

    苗毅:我自有办法应对,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善后。

    随后直接掐断了和云知秋的联系,气得云知秋直跺脚,不过她也知道,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苗毅肯定要进行善后,现在不是跟苗毅发泼的时候。

    褚子山手下的上万人马其实也并未全部战死,有些只是被流星箭给射成了重伤,未伤中要害者并未毙命,正被人给抓来集中到一块。

    一名手下提来一名伤员,被苗毅伸手拦了下来,示意其将人留下后,又挥了挥手示意其忙自己的去,这人交给他来处理。将那伤员提到偏僻处,苗毅问:“你叫什么?”

    伤者心有余悸道:“周郎!”

    一番问答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苗毅解开了他身上的法力禁制,摸出了两只星铃打下了自己的法印,又双双递给对方,“留个联系方式。”

    伤者一愣,不知道苗毅为何要和他留下联系方式,不过心中大喜,既然要和自己保持联系,那就说明不会杀自己。

    他自是赶紧照办,在两只星铃上打下自己的法印后,一只奉还给了苗毅,见苗毅点了点头默许了,自己也就将另一只收了起来。谁知东西刚收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寒光一闪,一口锋利宝剑已经砍下了他的头颅。

    “我也是在夹缝里救生,见谅!”收了宝剑的苗毅盯着倒下的身躯淡淡一声,转身而去。

    云华阁,正堂的伙计们突然一个个静止,皆看向了同一个方向,看向了从后堂款款走出的云知秋,千儿、雪儿相随在后。

    木匠等人早知道她没事,还好点,其他伙计们则明显有些诧异,老板娘没被抓走一直在铺子里?

    “一个个不干活,眼睛都看直了,没看过还是老娘脸上长花了?”云知秋一如往常的派头喝斥了一声。

    伙计们立刻动了起来,心头忧虑散尽,脸上有了笑容,继续忙自己的。

    云知秋刚走到门口,忽见石匠匆匆忙忙的快步而回,撞见在门口。石匠见到老板娘愣了一下,旋即见礼,“老板娘。”

    云知秋斜了眼对面店铺门口朝这里鬼头鬼脑看了眼又缩回了铺子里的伙计,目光落回石匠身上,教训道:“掉了魂似的急急忙忙干什么?”

    石匠回道:“老板娘,四城门又封闭了。”

    云知秋眉头一皱,“又出什么事了?”

    石匠摇头:“不知道,只听说是守城宫那边下令封锁了四城门,城头上也加强了戒备,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云知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领了千儿、雪儿继续走向街头。

    这时对面商铺门口冒出一体态微胖的胖掌柜,正是之前跑到云华阁内打探过消息的那位,一脸乐呵呵笑容地凑了过来,“哟!老板娘,出来逛街了?”同步随行在云知秋身边。

    云知秋冷哼哼道:“再不出来露个面这天街上怕是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娘往死里咒,本想安心修炼,谁知尽冒出闹心的事来。”

    胖掌柜哈哈笑道:“怎么可能,老板娘与人为善,和大家无冤无仇的,谁没事咒你干嘛。”

    “是吗?”云知秋美目斜睨,“那我怎么听铺子里的伙计说,麻掌柜跑到我铺子里说什么我被**贼江一一给掳走了?你说这话不是存心坏我名声么,我哪里还坐得住,还不得赶紧出来走一走。”

    “这话说的,你铺子里的伙计肯定是听错了。”胖掌柜干笑两声,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头,业已当面确认眼前这女人的确是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也就不再自找没趣了,找了个理由走人,“我铺子里还有点事,老板娘,您忙,我就不奉陪了。”

    走了一个胖掌柜,两边商铺里又不断冒出其他商铺的掌柜过来打招呼,云知秋一一应付自如。

    之前是云知秋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如今又是之前的消息是谣传,云华阁老板娘并未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

    消息传到守城宫时,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正心神不宁的徘徊在后花园中,脸上带着忧虑之色。

    由不得他不担心,突然接到上面的通知,说九环星一带出现了一伙不明人马围攻酉丁域都统及其随行人马。叶易问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然而上面一时间也弄不清是什么人,只告知据褚子山的手下上报似乎是近卫军的人,现在正在逐级上报让天庭那边确认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的情况暂时还不知道,只让这边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叶易随后联系褚子山身边的亲信问情况,谁知这一联系发现对方已经联系不上了,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这让他心惊不已,赶紧下令封闭了天街的四城门,以防突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