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何谓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

    一旁的牧雨莲看向苗毅有些欲言又止,觉得杀就杀了没必要使用酷刑,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看看身边的手下没办法将相劝的话说出口,自己的手下被人杀了,大人在出这口恶气,她阻拦算怎么回事?

    “呜…呜…”褚子山闻听,口角甩血,疯狂摇头干嚎,却无法逃脱被行刑人员给拖走的命运。

    拖到一旁,剥下了身上的战甲和衣裳等一应身外之物,赤条条,被强行摁跪在黑龙司成员的尸体前。

    左右各一人拉拽住他的双臂,后面一人揪住了他的发髻控制死了,同时一只金属长靴踩在他后背顶住了。

    跪地却不能动弹的褚子山疯狂呜呜,一名金甲小将走到了他的正面,挥手捞出一把匕首,寒光在手中忽闪,在他胸膛上划出一道血迹,一片鲜肉飞走。

    寒光越闪越快,正儿八经的小刀片肉。

    蓝虎旗中军本就有肩负刑罚之人,这种事情不愁找不到人干。

    不一会儿的工夫,褚子山赤条条的身上便如同血洗了一般,半肉半骨的身子跪那,痛得得瑟瑟发抖,喉咙里咕噜声不断。害怕的劲头已经过去了,绝望的眼神中不乏悔意,悔不该不听人劝,本有大好前程的自己一时**熏心为了个女人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千刀万剐的场面绝对没那么好看,牧雨莲自己都看得头皮发麻,女人再心狠也难以适应这场面,转过了身去。

    清理打扫战场的数万人陆续回头,看着这边行刑的场面,也一个个有点心寒发冷,不时看看那面无表情的总镇大人。

    众人既感慨这位总镇大人手段的狠辣,也再次发现这位总镇大人的确是容易意气用事之人,当年因看不惯嬴天王卖女求荣没管住自己的嘴,落得个荒古千年刑罚差点丢了命。这次又因为下面弟兄的死伤一怒之下将近万天庭人马给屠尽,还真是不怕惹麻烦。

    可是不管怎么样,无可否认,有个这样的上司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看向苗毅的眼神只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没等太久,血流一地的现场,几乎成了骨肉分离骷髅架子的褚子山终究是没能熬下去,在极度痛苦的煎熬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为防意外,行刑的那支匕首直接从排骨中间插入。刺破了里面的心脏…

    行刑完毕复命,苗毅对牧雨莲下令道:“将战场打扫干净,准备回御园!”

    “是!”牧雨莲领命安排去了。

    苗毅独自离去,到了一处避人耳目的地方,将黑衣人和‘云知秋’又放了出来。

    ‘云知秋’瞪着苗毅,一副恨不得一口咬死苗毅的样子,苗毅却一把将‘云知秋’推给了黑衣人。

    黑衣人点了点头,将‘云知秋’收了,借着山脉走势掩护,快速离去。

    稍等了一会儿。估计人已经走远了,苗毅双臂一振,澎湃法力之下,轰一声天摇地动的巨响,山崩地裂,浩荡烟尘翻腾,将其给掩埋。

    打扫清理战场汇总情况的数万人马一惊,迅速成群结队飞来,只见大地烟尘漫卷,不知出了什么事。

    稍候。苗毅的人影突然从弥漫烟尘中冲天而起,盯着下方四处打量,脸色不太好看。

    牧雨莲迅速飞近,惊疑不定道:“大人。怎么了?”

    苗毅拍了拍原本挂着兽囊的空荡荡腰间,沉声道:“江一一突然破囊而出,遁地跑了!”

    牧雨莲一惊:“大人不是在他身上下了禁制吗?”

    苗毅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跑了出来,我一剑刺出,也不见任何动静。我手中剑竟然瞬间化作齑粉,还差点着了他的道,他一闪便钻入地下没了踪影。”

    他为何不挑别人来背黑锅,偏偏挑**贼江一一?就是因为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江一一化金为粉、遁地来去自如脱身的本事。

    牧雨莲迅速回头下令,“给我搜!”

    数万人马立刻散开了拉网搜查,法力深探地下,远远近近地快速搜索。

    而苗毅则站在一旁的山头上摸出了星铃,联系上了云知秋。

    云知秋:牛二,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苗毅:事情已经解决了,你现在可以走出商铺亮亮相了,证明你并未被江一一劫走,以还你清白!

    云知秋心惊肉跳:什么叫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杀了褚子山?

    苗毅:我不杀他难道还留他不成?

    云知秋急了:你杀了他怎么对上面交差?

    苗毅:我自有办法应对,好了,不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善后。

    随后直接掐断了和云知秋的联系,气得云知秋直跺脚,不过她也知道,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苗毅肯定要进行善后,现在不是跟苗毅发泼的时候。

    褚子山手下的上万人马其实也并未全部战死,有些只是被流星箭给射成了重伤,未伤中要害者并未毙命,正被人给抓来集中到一块。

    一名手下提来一名伤员,被苗毅伸手拦了下来,示意其将人留下后,又挥了挥手示意其忙自己的去,这人交给他来处理。将那伤员提到偏僻处,苗毅问:“你叫什么?”

    伤者心有余悸道:“周郎!”

    一番问答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苗毅解开了他身上的法力禁制,摸出了两只星铃打下了自己的法印,又双双递给对方,“留个联系方式。”

    伤者一愣,不知道苗毅为何要和他留下联系方式,不过心中大喜,既然要和自己保持联系,那就说明不会杀自己。

    他自是赶紧照办,在两只星铃上打下自己的法印后,一只奉还给了苗毅,见苗毅点了点头默许了,自己也就将另一只收了起来。谁知东西刚收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寒光一闪,一口锋利宝剑已经砍下了他的头颅。

    “我也是在夹缝里救生,见谅!”收了宝剑的苗毅盯着倒下的身躯淡淡一声,转身而去。

    云华阁,正堂的伙计们突然一个个静止,皆看向了同一个方向,看向了从后堂款款走出的云知秋,千儿、雪儿相随在后。

    木匠等人早知道她没事,还好点,其他伙计们则明显有些诧异,老板娘没被抓走一直在铺子里?

    “一个个不干活,眼睛都看直了,没看过还是老娘脸上长花了?”云知秋一如往常的派头喝斥了一声。

    伙计们立刻动了起来,心头忧虑散尽,脸上有了笑容,继续忙自己的。

    云知秋刚走到门口,忽见石匠匆匆忙忙的快步而回,撞见在门口。石匠见到老板娘愣了一下,旋即见礼,“老板娘。”

    云知秋斜了眼对面店铺门口朝这里鬼头鬼脑看了眼又缩回了铺子里的伙计,目光落回石匠身上,教训道:“掉了魂似的急急忙忙干什么?”

    石匠回道:“老板娘,四城门又封闭了。”

    云知秋眉头一皱,“又出什么事了?”

    石匠摇头:“不知道,只听说是守城宫那边下令封锁了四城门,城头上也加强了戒备,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云知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领了千儿、雪儿继续走向街头。

    这时对面商铺门口冒出一体态微胖的胖掌柜,正是之前跑到云华阁内打探过消息的那位,一脸乐呵呵笑容地凑了过来,“哟!老板娘,出来逛街了?”同步随行在云知秋身边。

    云知秋冷哼哼道:“再不出来露个面这天街上怕是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把老娘往死里咒,本想安心修炼,谁知尽冒出闹心的事来。”

    胖掌柜哈哈笑道:“怎么可能,老板娘与人为善,和大家无冤无仇的,谁没事咒你干嘛。”

    “是吗?”云知秋美目斜睨,“那我怎么听铺子里的伙计说,麻掌柜跑到我铺子里说什么我被**贼江一一给掳走了?你说这话不是存心坏我名声么,我哪里还坐得住,还不得赶紧出来走一走。”

    “这话说的,你铺子里的伙计肯定是听错了。”胖掌柜干笑两声,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头,业已当面确认眼前这女人的确是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也就不再自找没趣了,找了个理由走人,“我铺子里还有点事,老板娘,您忙,我就不奉陪了。”

    走了一个胖掌柜,两边商铺里又不断冒出其他商铺的掌柜过来打招呼,云知秋一一应付自如。

    之前是云知秋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如今又是之前的消息是谣传,云华阁老板娘并未被**贼江一一给掳走的消息扩散开了。

    消息传到守城宫时,守城宫内的天街大统领叶易正心神不宁的徘徊在后花园中,脸上带着忧虑之色。

    由不得他不担心,突然接到上面的通知,说九环星一带出现了一伙不明人马围攻酉丁域都统及其随行人马。叶易问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然而上面一时间也弄不清是什么人,只告知据褚子山的手下上报似乎是近卫军的人,现在正在逐级上报让天庭那边确认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的情况暂时还不知道,只让这边加强戒备以防万一。

    叶易随后联系褚子山身边的亲信问情况,谁知这一联系发现对方已经联系不上了,很有可能已经死了,这让他心惊不已,赶紧下令封闭了天街的四城门,以防突变!(未完待续。)

第1365章    “咻……”

    前方的雷区屏障如水波一般荡漾,隐约间,一个薄薄的洞口出现。

    吕重稍稍犹豫了一下,陡然化为一道流光配合着[破界之力]付了上去。

    甫一接触这个神秘的洞口,吕重有一种接触水面的再渗透下去的感觉。

    “呼呼……”

    当整个身子完完全窒地渗透进入,身后的洞口再次闭合。

    此时,出现在吕重的眼里,却是一个让他也微微震惊的天地!

    让吕重不敢相信的是,这居然是一个豁然开朗、广袤到难以想象的世界!!

    立于虚空之上,吕重一眼望去,是无穷的芳芳草原。

    四周的天地,广阔无垠。

    蔚蓝色的天幕上,也有一大一小两个太阳于天空悬。

    吕重的目光向远处扩展,直射千万公里之外的草原尽头。‘

    那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巍巍群山,它们仿佛一头头太古蛮兽横卧,散发出一股苍茫古老的味道。

    视线再往远处扩展,便发现在群山的更远处,是碧波万顷的湖泊与海洋,它们仿佛一块块蓝色的宝石就这么点缀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之上。

    同时,吕重还发现,这是真≠v正的生命之地!

    无穷的生生之气,于天地之间弥漫,使得这整片土地,都充塞了无穷的甲木、乙木之气。

    生之气,乃生命的源泉,也是万物之源!

    此地有如此庞大的生生之气存在,也自然而然地有着无数生灵出现。

    吕重早就发现这片天地之中。有着很多若隐若现的巨大身影翱翔起伏。那些身影乃是一头头连吕重也认不出的猛禽。每一头猛禽都至少有几百丈长的巨大身子。但是它们却能在天空之上展现出一道道优美而轻盈的曲线。

    而在大地之上,同样有着数不清的一道道巨大的身影或霸气行走或雷霆暴走,又或安静如蛇隐忍地狩猎。

    这些巨大身影,一头头的气息都强横无比,每一头凶兽都像是一座巨山一样,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蛮荒气息。

    ……

    圣识扩展而去,却发现这是一片极为巨大、浩瀚、广袤的世界。

    这个世界,完全不是由星球、星系组成。

    它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天地!

    甚至。吕重更是怀疑,这个空间的面积,未必会比外面的混沌小。

    这是一个完全的世界!

    更是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仙界诸天的天地。

    在这里,没有任何星海存在。

    只有一大一小两个炽烈的太阳。

    各种生物、物种都充满了蛮荒、古老、悠久的岁月味道。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吕重心中好奇之极,心念一动,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道纹启动,吕重以身化影,顿时在各种物质的影子之内不停地潜伏。

    同时,隐之大道、融合大道也开始配合,这让吕重的隐匿水准。达到极佳的地步。

    欺近一头实力可媲美中位准圣境的超级巨兽的身边,吕重第一时间利用影之大道。吞噬对方的影子,再借影魂之桥梁,瞬间麻痹了对方。

    这头巨兽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突兀地偷袭自己,没有任何防备,瞬间被吕重给攻击得呆滞起来。

    吕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在对方短暂呆滞的一瞬间,他直接动用[大寂灭珠]把对方收入其内。接着,他本身也跟着进入大寂灭珠之内。

    没过多久,吕重从[大寂灭珠]出来,却是已经消化了这头超级巨兽的记忆。

    放逐之地!

    这个地方,是传说中一位神人随身圣狱。是真正的放逐之地!

    这个地方,被放逐了大量的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

    只不过,当年被这神人抓入此地,所有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都被在体内下达了无穷禁制。

    而且,这片天地被神人所咒!

    在这位神人陨落之后,也是产生了异变,所有证道圣人境以上的强者,都无法利用元神寄托虚空。甚至只要是有人的实力超过了二级神人的水准,这片天地就会强行吸收这人的能量,强固这片空间。

    这无穷岁月以来,有好些神人只要实力一超出这片空间的节点,就会被强行吸空一部分能量。

    结果,却导致这方空间之后再无人能突破二阶神人的境界。

    也正因如此,这里的生灵永远无法修行到更高境界。

    自然而然,更没有任何被放逐之人,能强行破开这片空间,回归到外面的混沌中去。

    “啧啧,放逐之地?”吕重微微嘀咕,脸色越发地凝重起来。

    显然,这里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

    而且是收押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的高等级监狱。

    “乖乖龙的咚,这居然是一个监狱?没想到我居然好死不死地闯入了这片地方。”吕重心中小心了许多。

    能关押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这片空间的主人绝对是现在的他所不能招惹得起的。

    甚至就算动用[大寂灭珠],只怕未必能招惹对方。

    “危险了!”吕重暗暗苦笑,“希望我进来,这放逐之地的主人并没有发现才好……”

    稍稍让吕重安心的是,从刚才那头巨兽的记忆中,他已知道这片空间的主人,已有亿万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也没有新的犯人关进来。

    以这片空间内的所有“犯人”的推测,第一,或许这位神人已陨落,第二,这位神人正在修炼。暂时性地记了这片空间。第三,这放逐空间之主,已经把这个随身监狱给遗弃了。

    不论是三个原因中的任何一个。对这个空间内的所有人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如果真的是这三种原因中的一个。对吕重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只要这个空间的主人不在,吕重才会安全。

    毕竟,相对这片空间的生灵来说,吕重可是一个不速之客!

    “即来之,则安之。我都进来这么久了,如果这个空间的主人真的存在的话,只怕早就出来了……”

    这么一想,吕重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从刚才的那头巨兽的记忆里。对这个空间有了一些了解,吕重也陡然有些心痒痒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真正的高等级的监狱,更是关押了无数原本实力、境界极为惊人的存在。更有无数强者陨落在这方世界。如果能搜集到一些陨落的圣人、圣尊或者神人的尸体,绝对是大发特发的事。

    吕重从来都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相反,自从成了亿万万虫族大军的真神,吕重也的性格也多少受到虫族的一些影响。只要其他种族的尸体能为他所用,能对他有好处,他是不会放过的。

    这是虫族的生存法则!

    “我记得西南方有一个剐龙台。似乎是这个空间专门为龙族强者设立的刑罚之地。而剐龙台附近的蚀龙魔渊就是处理这些龙族强者尸体的地方,呵呵。不如到那里去看看……”

    心念一动,吕重开启[大道之眼],认真地感应了这方天地的气息与法则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多了一丝丝神奇的变化。

    因为[大道之眼]的法则亲和力,吕重能轻松地与四周的环境交流、并借用四周的能量。故而他很轻松地就由一个外来户,变成了一个本地人。

    吕重相信,就算是神人来了,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是外来的黑户人口。

    剐龙台,位于此地西南方八百亿公里之外!

    听上去似乎极为遥远,但是,以吕重如今的实力,要赶到此地,也用不了几秒钟!

    因为,吕重早就发现,在这个空间内,他体内的能量甚至是圣识都没有受到任何压制。

    这让他非常疑惑,因为从得到的记忆中他了解,不管是圣人还是神人,在初次被关押进入这个空间之内都会深受百分之八十的空间意志压制。

    甚至一些在这空间生存了亿万万年的强者,也至少会被这方空间的意志力给压制二成的实力。

    “有意思,这个空间居然对我没有任何影响?看来,我之前绝对是小瞧了这次[大道之眼]在混沌中疯狂吸噬的那种[寂灭元力]了……”

    吕重一连思索着,一边使展出了空间大挪移。

    只一瞬间,就出现在一片巍峨的群山上空。

    打量着前方,吕重的脸上真的闪过一丝喜色。

    这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巨山,无数龙脉从这片群山中走出。

    无与伦比的凶怨之气,在这些群山之中升腾。

    隐约间,前方一个巨大的山谷上,有凝敛之极的魔气、邪气、怨气、傲气、杀气、凶气、戾气等各种阴属性负面气息在张牙舞爪。

    剐龙台,其实就是一处刑台!

    它处于这方群山的虚空之中。

    其刑台之,无边的凶煞血气,澎湃成十几个血色神将。

    明明是虚无之神将,却给人一种危险之极的凶戾之感。这种凶戾血煞之气,似乎隐隐能镇压四周无边的龙魂邪气。

    这片巨大的荒山,纵横捭阖几万公里,其内真的可以说是隐藏了十万大山。

    从天空望去,此地的群山有不少地方因为被强烈的怨气、邪气、煞气、凶气所侵,形成一座座黑红色的蜂窝状小山。其内有大量不甘死亡的怨魂在疯狂冲击,想要从一种神秘而强大的能量禁制之中挣脱出来。

    不过很可惜,这些怨魂就算再怎么冲击,也无法挣脱出来。

    因为怨魂、凶龙厉魄的存在,整片山脉都散发出一片萧索、颓败、破灭的味道。没有任何生机。与其他地方那生机勃勃的影像有着显著的区别。

    剐龙台?

    传说中此地活剐神龙的地方?

    在放逐空间的主人眼中,神龙也是与蚯蚓无异。

    只要神龙犯错,他绝对会秉公处理。

    “此地的灵魂能量好浓郁……”吕重双眼一亮,“就是不知那蚀龙魔渊内的龙尸有没有被腐蚀、毁灭?”

    动念间,吕重的圣识猛地往刚才那一处散发着无穷魔气、邪气、怨气、杀气、凶气、戾气的山谷之内渗透过去。

    穿过无数层黑色的浓雾,吕重的对识顿时发现,这蚀龙魔渊之内,果然堆积了累累白骨、尸体。

    这里,几乎绝在多数都是龙族强者的尸体、骨骼。而且有不少被一种黑色的污水给腐蚀了。

    这种黑色污水,吕重真的不陌生。

    这是化仙蚀神溺水!而且是浓度更高级的仙化蚀神溺水。

    不过,让吕重极为震惊的是,还有一些龙尸,虽然已了无生机,可是连加强版的[化仙蚀神溺水]都无法毁坏它分毫。

    显然,这些在化仙蚀神溺水之下还安然无恙的龙尸,才是真正最值得收聚的超级宝贝。

    “哈哈,发了,真的发了……”

    就算吕重心境修为越来越高,这会儿他也是兴奋不已,差点直接叫出声来。

    吕重的圣识往[蚀龙魔渊]的最深处窥视,眼神里闪烁出越来越璀璨的光华,“这里的那些不朽不腐的龙尸,才是我这一次的目的!”

    功德金焰!

    十品金莲!

    几乎在同时从吕重的体内扩展出来,形成无穷金光包裹着吕重。

    甚至,为了以防万一,吕重也同时让混沌十二品青莲全力接应。

    当一切准备就绪,吕重顺手向[蚀龙魔渊]一指。

    “进去——”

    金光暴闪,吕重在十品金莲、功德金焰的配合守护下,直接往[蚀龙魔渊]降落。

    果然!

    有功德金焰、十品金莲联手,在往[蚀龙魔渊]下降了三千米之后,功德金焰与十品金莲也是有些萎靡不振。

    显然,凭着这两宝,尚不可以完全达到这[蚀龙魔渊]的底部。

    “混沌十二品青莲出——”

    吕重沉声一喝,这株由吕重在[亚特兰提斯空间]所得的[混沌十二品青莲]陡然光芒大涨,把四周的顶级魔气给排斥开去。从而让吕重轻轻松公地到达了蚀龙魔渊的底部。

    这时候,吕重的目光顿时呆滞起来。

    此蚀龙魔渊的底部,足足以三尊龙尸没有被化仙蚀神溺水]给毁坏。

    相反,在这些[化仙蚀神溺水]的浸润下,这三尊龙尸的尸体越来越光滑,也越来越淬炼、凝实。(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