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欢女,示爱日,第1365章

已有 20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咻……”

    前方的雷区屏障如水波一般荡漾,隐约间,一个薄薄的洞口出现。

    吕重稍稍犹豫了一下,陡然化为一道流光配合着[破界之力]付了上去。

    甫一接触这个神秘的洞口,吕重有一种接触水面的再渗透下去的感觉。

    “呼呼……”

    当整个身子完完全窒地渗透进入,身后的洞口再次闭合。

    此时,出现在吕重的眼里,却是一个让他也微微震惊的天地!

    让吕重不敢相信的是,这居然是一个豁然开朗、广袤到难以想象的世界!!

    立于虚空之上,吕重一眼望去,是无穷的芳芳草原。

    四周的天地,广阔无垠。

    蔚蓝色的天幕上,也有一大一小两个太阳于天空悬。

    吕重的目光向远处扩展,直射千万公里之外的草原尽头。‘

    那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巍巍群山,它们仿佛一头头太古蛮兽横卧,散发出一股苍茫古老的味道。

    视线再往远处扩展,便发现在群山的更远处,是碧波万顷的湖泊与海洋,它们仿佛一块块蓝色的宝石就这么点缀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之上。

    同时,吕重还发现,这是真≠v正的生命之地!

    无穷的生生之气,于天地之间弥漫,使得这整片土地,都充塞了无穷的甲木、乙木之气。

    生之气,乃生命的源泉,也是万物之源!

    此地有如此庞大的生生之气存在,也自然而然地有着无数生灵出现。

    吕重早就发现这片天地之中。有着很多若隐若现的巨大身影翱翔起伏。那些身影乃是一头头连吕重也认不出的猛禽。每一头猛禽都至少有几百丈长的巨大身子。但是它们却能在天空之上展现出一道道优美而轻盈的曲线。

    而在大地之上,同样有着数不清的一道道巨大的身影或霸气行走或雷霆暴走,又或安静如蛇隐忍地狩猎。

    这些巨大身影,一头头的气息都强横无比,每一头凶兽都像是一座巨山一样,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蛮荒气息。

    ……

    圣识扩展而去,却发现这是一片极为巨大、浩瀚、广袤的世界。

    这个世界,完全不是由星球、星系组成。

    它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天地!

    甚至。吕重更是怀疑,这个空间的面积,未必会比外面的混沌小。

    这是一个完全的世界!

    更是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仙界诸天的天地。

    在这里,没有任何星海存在。

    只有一大一小两个炽烈的太阳。

    各种生物、物种都充满了蛮荒、古老、悠久的岁月味道。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吕重心中好奇之极,心念一动,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道纹启动,吕重以身化影,顿时在各种物质的影子之内不停地潜伏。

    同时,隐之大道、融合大道也开始配合,这让吕重的隐匿水准。达到极佳的地步。

    欺近一头实力可媲美中位准圣境的超级巨兽的身边,吕重第一时间利用影之大道。吞噬对方的影子,再借影魂之桥梁,瞬间麻痹了对方。

    这头巨兽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会突兀地偷袭自己,没有任何防备,瞬间被吕重给攻击得呆滞起来。

    吕重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在对方短暂呆滞的一瞬间,他直接动用[大寂灭珠]把对方收入其内。接着,他本身也跟着进入大寂灭珠之内。

    没过多久,吕重从[大寂灭珠]出来,却是已经消化了这头超级巨兽的记忆。

    放逐之地!

    这个地方,是传说中一位神人随身圣狱。是真正的放逐之地!

    这个地方,被放逐了大量的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

    只不过,当年被这神人抓入此地,所有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都被在体内下达了无穷禁制。

    而且,这片天地被神人所咒!

    在这位神人陨落之后,也是产生了异变,所有证道圣人境以上的强者,都无法利用元神寄托虚空。甚至只要是有人的实力超过了二级神人的水准,这片天地就会强行吸收这人的能量,强固这片空间。

    这无穷岁月以来,有好些神人只要实力一超出这片空间的节点,就会被强行吸空一部分能量。

    结果,却导致这方空间之后再无人能突破二阶神人的境界。

    也正因如此,这里的生灵永远无法修行到更高境界。

    自然而然,更没有任何被放逐之人,能强行破开这片空间,回归到外面的混沌中去。

    “啧啧,放逐之地?”吕重微微嘀咕,脸色越发地凝重起来。

    显然,这里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

    而且是收押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的高等级监狱。

    “乖乖龙的咚,这居然是一个监狱?没想到我居然好死不死地闯入了这片地方。”吕重心中小心了许多。

    能关押圣人、圣尊甚至是神人,这片空间的主人绝对是现在的他所不能招惹得起的。

    甚至就算动用[大寂灭珠],只怕未必能招惹对方。

    “危险了!”吕重暗暗苦笑,“希望我进来,这放逐之地的主人并没有发现才好……”

    稍稍让吕重安心的是,从刚才那头巨兽的记忆中,他已知道这片空间的主人,已有亿万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也没有新的犯人关进来。

    以这片空间内的所有“犯人”的推测,第一,或许这位神人已陨落,第二,这位神人正在修炼。暂时性地记了这片空间。第三,这放逐空间之主,已经把这个随身监狱给遗弃了。

    不论是三个原因中的任何一个。对这个空间内的所有人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如果真的是这三种原因中的一个。对吕重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只要这个空间的主人不在,吕重才会安全。

    毕竟,相对这片空间的生灵来说,吕重可是一个不速之客!

    “即来之,则安之。我都进来这么久了,如果这个空间的主人真的存在的话,只怕早就出来了……”

    这么一想,吕重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从刚才的那头巨兽的记忆里。对这个空间有了一些了解,吕重也陡然有些心痒痒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真正的高等级的监狱,更是关押了无数原本实力、境界极为惊人的存在。更有无数强者陨落在这方世界。如果能搜集到一些陨落的圣人、圣尊或者神人的尸体,绝对是大发特发的事。

    吕重从来都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相反,自从成了亿万万虫族大军的真神,吕重也的性格也多少受到虫族的一些影响。只要其他种族的尸体能为他所用,能对他有好处,他是不会放过的。

    这是虫族的生存法则!

    “我记得西南方有一个剐龙台。似乎是这个空间专门为龙族强者设立的刑罚之地。而剐龙台附近的蚀龙魔渊就是处理这些龙族强者尸体的地方,呵呵。不如到那里去看看……”

    心念一动,吕重开启[大道之眼],认真地感应了这方天地的气息与法则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多了一丝丝神奇的变化。

    因为[大道之眼]的法则亲和力,吕重能轻松地与四周的环境交流、并借用四周的能量。故而他很轻松地就由一个外来户,变成了一个本地人。

    吕重相信,就算是神人来了,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是外来的黑户人口。

    剐龙台,位于此地西南方八百亿公里之外!

    听上去似乎极为遥远,但是,以吕重如今的实力,要赶到此地,也用不了几秒钟!

    因为,吕重早就发现,在这个空间内,他体内的能量甚至是圣识都没有受到任何压制。

    这让他非常疑惑,因为从得到的记忆中他了解,不管是圣人还是神人,在初次被关押进入这个空间之内都会深受百分之八十的空间意志压制。

    甚至一些在这空间生存了亿万万年的强者,也至少会被这方空间的意志力给压制二成的实力。

    “有意思,这个空间居然对我没有任何影响?看来,我之前绝对是小瞧了这次[大道之眼]在混沌中疯狂吸噬的那种[寂灭元力]了……”

    吕重一连思索着,一边使展出了空间大挪移。

    只一瞬间,就出现在一片巍峨的群山上空。

    打量着前方,吕重的脸上真的闪过一丝喜色。

    这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巨山,无数龙脉从这片群山中走出。

    无与伦比的凶怨之气,在这些群山之中升腾。

    隐约间,前方一个巨大的山谷上,有凝敛之极的魔气、邪气、怨气、傲气、杀气、凶气、戾气等各种阴属性负面气息在张牙舞爪。

    剐龙台,其实就是一处刑台!

    它处于这方群山的虚空之中。

    其刑台之,无边的凶煞血气,澎湃成十几个血色神将。

    明明是虚无之神将,却给人一种危险之极的凶戾之感。这种凶戾血煞之气,似乎隐隐能镇压四周无边的龙魂邪气。

    这片巨大的荒山,纵横捭阖几万公里,其内真的可以说是隐藏了十万大山。

    从天空望去,此地的群山有不少地方因为被强烈的怨气、邪气、煞气、凶气所侵,形成一座座黑红色的蜂窝状小山。其内有大量不甘死亡的怨魂在疯狂冲击,想要从一种神秘而强大的能量禁制之中挣脱出来。

    不过很可惜,这些怨魂就算再怎么冲击,也无法挣脱出来。

    因为怨魂、凶龙厉魄的存在,整片山脉都散发出一片萧索、颓败、破灭的味道。没有任何生机。与其他地方那生机勃勃的影像有着显著的区别。

    剐龙台?

    传说中此地活剐神龙的地方?

    在放逐空间的主人眼中,神龙也是与蚯蚓无异。

    只要神龙犯错,他绝对会秉公处理。

    “此地的灵魂能量好浓郁……”吕重双眼一亮,“就是不知那蚀龙魔渊内的龙尸有没有被腐蚀、毁灭?”

    动念间,吕重的圣识猛地往刚才那一处散发着无穷魔气、邪气、怨气、杀气、凶气、戾气的山谷之内渗透过去。

    穿过无数层黑色的浓雾,吕重的对识顿时发现,这蚀龙魔渊之内,果然堆积了累累白骨、尸体。

    这里,几乎绝在多数都是龙族强者的尸体、骨骼。而且有不少被一种黑色的污水给腐蚀了。

    这种黑色污水,吕重真的不陌生。

    这是化仙蚀神溺水!而且是浓度更高级的仙化蚀神溺水。

    不过,让吕重极为震惊的是,还有一些龙尸,虽然已了无生机,可是连加强版的[化仙蚀神溺水]都无法毁坏它分毫。

    显然,这些在化仙蚀神溺水之下还安然无恙的龙尸,才是真正最值得收聚的超级宝贝。

    “哈哈,发了,真的发了……”

    就算吕重心境修为越来越高,这会儿他也是兴奋不已,差点直接叫出声来。

    吕重的圣识往[蚀龙魔渊]的最深处窥视,眼神里闪烁出越来越璀璨的光华,“这里的那些不朽不腐的龙尸,才是我这一次的目的!”

    功德金焰!

    十品金莲!

    几乎在同时从吕重的体内扩展出来,形成无穷金光包裹着吕重。

    甚至,为了以防万一,吕重也同时让混沌十二品青莲全力接应。

    当一切准备就绪,吕重顺手向[蚀龙魔渊]一指。

    “进去——”

    金光暴闪,吕重在十品金莲、功德金焰的配合守护下,直接往[蚀龙魔渊]降落。

    果然!

    有功德金焰、十品金莲联手,在往[蚀龙魔渊]下降了三千米之后,功德金焰与十品金莲也是有些萎靡不振。

    显然,凭着这两宝,尚不可以完全达到这[蚀龙魔渊]的底部。

    “混沌十二品青莲出——”

    吕重沉声一喝,这株由吕重在[亚特兰提斯空间]所得的[混沌十二品青莲]陡然光芒大涨,把四周的顶级魔气给排斥开去。从而让吕重轻轻松公地到达了蚀龙魔渊的底部。

    这时候,吕重的目光顿时呆滞起来。

    此蚀龙魔渊的底部,足足以三尊龙尸没有被化仙蚀神溺水]给毁坏。

    相反,在这些[化仙蚀神溺水]的浸润下,这三尊龙尸的尸体越来越光滑,也越来越淬炼、凝实。(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

    …

第一五二三章 凌迟处死    此号令一出,上空万余人马大惊失色,可谓慌了神,地方势力装备和天帝近卫军的装备根本没办法比,人数上对方又占绝对优势,对方势力碾压这边,这仗根本没把办法打。↑,

    万余人中虽有一部分从近卫军调来的人马,可毕竟是少数,面对近卫军的强势围攻,他们也没办法,他们太清楚数万破法弓联合进攻的威力了,就凭他们手中几百张破法弓的反击根本产生了不了什么作用,破法弓集群的量越多发挥的威力才越大。

    “防御突围!”褚子山惊慌呐喊,同时迅速退向身后人马中。

    上万人迅速举出盾牌内缩成一团,高纯度金晶打造的盾牌,紫晶打造的盾牌,内部才有一堆红晶打造的盾牌护住了褚子山等主将。没办法,还是那句话,地方势力的装备和近卫军没办法比,不像近卫军人人手上都有一面配发的制式红晶盾牌。

    上万人聚集成的巨大盾牌圆球迅速自我防御的同时,也在迅速向原路突围。褚子山也不愧是从久经沙场的近卫军出来的,知道此时若一味防御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得杀出一条血路来突围,才有可能获得一线生机。

    咻咻咻……

    千丝万缕般,无数道流光骤然射出,轰杀在盾牌阵上,轰隆声震撼不绝。

    金色盾牌瞬间被无数流光贯穿,去势不竭击中盾牌后的人,空中一片惨叫,纷纷乱乱散落出一堆人。如同将巨大的球体给剥去了一层厚厚的外壳般。

    只一波攻击几乎就将近万人给减员三分之一。

    苗毅这边的黑龙司也不是吃素的,也是擅长集群作战的。那盾牌组成的球体想逃,这边在众将默契的联合指挥下。并不与之正面交锋,而是以合围的方式保持距离等距伴随飞行。球体加速逃窜,他们就加速跟进,球体速度稍慢,他们也就慢下,与包围对象保持匀速进度。

    压倒性的实力下,没必要造成自己这边的伤亡,一路包围着跟着移动射击就够了。

    黑龙司这边上下也的确是憋了股怒火,好好的。也没招谁惹谁,突然冒出批人将他们给打的灰头土脸从土里爬出来,还杀了这边的弟兄,连总镇大人都火冒三丈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他们不痛下杀手才怪了,反正出了事有个子高的顶着,责任到不了他们的头上。

    “挡住!随我突出重围者重赏!破法弓,射!”

    护在人群中的褚子山在紧急召集各地部下火速赶来救援的同时,怒吼声不断。趁着一波箭雨攻击的空隙,盾牌圆球中数百道流光分射向四面八方,欲打乱周边包围阵势的等速同进节奏,否则根本没办法逃走。他褚子山的个人实力是高。个人飞行速度也快,可是他不敢脱离大军的防护,一个人脱离防护跑出去简直是送死!

    包围大军的各点立刻冒出十人一组的盾牌阵。冲在前面合力挡住了射来的流星箭。

    轰轰声中,包围大军的阵势丝毫不乱。实在是分散射击的破法弓威力相对于一支大军来说并不大,不形成联合集群攻击威力。他们的一小部人联合防御完全挡的住。

    包围大军的攻击阵势一变,分成了三波次轮流交替射击,压制的对方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在剪除了对方相当一部分力量后,继续盲目全力使用流星箭射击也有点浪费,一个敌人中几箭不划算,毕竟每一箭射出都是需要消耗能量的。

    一个人使用破法弓的消耗也许不算什么,可数万人一轮破法弓齐射的资源消耗可不是小数目,所以说想养一支这样的大军不是什么人都养的起的。

    远处,有一支数百人的人马停在星空不敢过来,一个个一脸惊恐地看着这边。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围困住云华阁将云华阁内诸人扣为人质的守军,后接到命令赶来驰援,谁知没援上,倒看见了都统大人遭受如此惨烈围攻,偏偏动手的还是天庭人马,太看不懂了!

    “大人,咱们要上吗?”一名将领看向主将语音发颤。

    主将霍然回头,看他的眼神像看白痴一样。

    其余人也是同样的眼神,仿佛在说,还救个屁啊!数万天庭大军围攻,人人都有破法弓,这摆明了是撞在了近卫军的手里,咱们凑上去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可作为主将来说不能说不救,否则罪责难逃,不过他自有说辞,神色凝重道:“近卫军乃陛下亲军,出现在这里围攻都统大人兴许是都统大人犯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我们当上报询问,问清了情况再做决断!”

    众人心里嘀咕,等问明了情况,都统大人怕是不知道死了几时了。

    不过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反对,除非想死还差不多,遂齐声领命,“是!”

    “撤!”主将手一挥,赶紧带着人跑了,怕跑晚了想跑都跑不掉。

    也有途径此一带的修士,被惊天动地的打斗声给惊的拐来一看究竟,看清什么情况后吓一跳,什么情况?天庭人马竟然在互殴?赶紧闪人,免得自找麻烦。

    而此时被围困的巨大盾牌阵已经变成了小小一团,只有数百红晶盾牌围成一团,也不逃了,也知道逃不掉了,褚子山声嘶力竭的声音响起,“我乃天庭命官,奉天承运坐镇酉丁域,要处置也轮不到你们动手,可知杀我的后果否!”

    这话的确有效果,妄杀坐镇一方的都统可不是小事,这已经是划星空而治的一方诸侯了。攻势暂停,各部主将都看向了远处崩塌之地站立的苗毅和牧雨莲。

    牧雨莲也看向了苗毅。

    苗毅转身,走到了数十名躺地的伤兵之中,蹲在了几名战死的黑龙司弟兄身边,面无表情的脸上渐露狰狞,沉声道:“现在知道讲道理了,杀我人时怎么不听我讲讲道理!抓活的,带过来给黑龙司死去的弟兄跪下谢罪!”

    声音在星空隆隆回荡。

    牧雨莲转身,挥手下令!

    轰隆隆声再起。

    上万支流光骤然射出,数百红晶盾牌组成的最后一道防御彻底崩溃。

    无防可守的褚子山领着十几名身穿红晶战甲的幸存手下如同疯了一般,“啊!”狂吼着朝一个方向杀去。

    上百支流星箭再次上弦,宝光流转,瞄准了冲来的十几人,急骤砰砰声中,上百道流光射出。

    身上密集中箭,虽没被流星箭攻破红晶战甲的防御,却是一个个震的吐血,一个个被射翻在星空。

    一群人冲了过去,捆仙绳一扔,刀枪一架,将这些人一捉,提上了直接飞去苗毅那边落地。

    看着眼前被捉来的十几人,一个个口角还在呕血,苗毅盯着褚子山淡然道:“跪下!”

    押送来的一群人立刻提着刀枪砸向这些人的腿后,一个个强行摁跪在苗毅面前。

    褚子山摇头挣扎,却挣扎不脱,口角挂血地盯着苗毅怒吼道:“你是何人?焉敢如此辱我!”

    唰!苗毅抽出腰间佩剑,当当当,敲了敲他脑袋上歪倒的头盔,“都是这狗东西的帮凶,其他人拖到死去的弟兄跟前,砍了!”

    “啊!”褚子山左右十几人立刻疯狂乱喊挣扎,不甘!

    可是没用,被直接拖到了不远处,一个个强行摁跪在地,刽子手手起刀落,十几道鲜血喷射而出,十几颗人头飞走,尸体抽搐着歪倒。

    扭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的褚子山顿时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惊恐,再看向苗毅时,哪还能再说出什么‘焉敢辱我’的话,人家说杀就杀了还怕羞辱他?牙根紧咬道:“你究竟是近卫军哪部分的?”他想不通近卫军怎么会出这样的疯子。

    沙沙沙,苗毅手中剑锋在他头盔上刮来刮去,抹来抹去,貌似在琢磨朝哪个地方下手合适,不过也终于告诉了对方答案:“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在此!”声音徐徐,语气淡淡,眼神意味深长,居高临下藐视着。

    “牛有德…”褚子山愣了一下,昂头看向苗毅的眼神中瞳孔骤然一缩,脑海中闪过不少的画面,是曾经有些人提醒他一件事的画面,提醒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一件事情:那女人怕是不好碰,听说跟牛有德有一腿,牛有德不死,天街那边的人都没人敢碰那女人,那疯子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天下美人多的是,大人没必要为了个女人扯出什么麻烦…

    以前只是有人跟他提起牛有德,他做梦也没想到牛有德突然会出现在这里。

    牛有德他久闻大名,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这一见面终于发现这牛有德果然是个疯子,竟然敢将他手下上万天庭大军给屠杀一尽!

    这一瞬间,褚子山双眼越瞪越大,似乎明白了什么,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遭遇如此蹊跷的横祸!

    “是你…”褚子山疯吼一声,拼了命的想站起来。

    啪!苗毅一剑将他拍翻在地,一脚踩在他脸颊上,差点没将他脑袋给踩的陷入地下。

    “狗东西,连我的人也敢碰!”声色俱厉的苗毅一语双关,不给他说出真相的机会,一剑刺下,贯穿其面颊,将他口舌给搅了个稀巴烂血淋淋,又砰一脚踢飞到一旁,喝道:“拖到死去的弟兄跟前去,给我千刀万剐…凌迟处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