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千年之后?诸天劫量至矣……”

    鸿钧道祖微微叹了一口气,目光中有些复杂。

    剑祖、刀尊、莲尊、混蚕等十几位圣尊,个个都突然沉默起来。

    此混沌空间,居然出现了一位神尊的宫殿,这绝对是引起诸天万界的所有圣人以上强者为之疯、为之狂的。

    飞升至圣神界,是无数圣人、圣尊的向往。

    只有那样,才能真正脱离天道甚至是大道的束缚,达到真正的逍遥。

    在场的所有圣尊都能明白,这皓阳神宫一出现,将会造成多大的轰动。

    不过,他们明知千年之后的[皓阳神宫]之行,会极度危险,可也不会在乎那么多了。

    得到皓阳神尊的传承,飞升圣神界,这种诱惑不是任何圣人以及圣尊能抵抗得了的。

    “千年之后,皓阳神宫当开启,以迎诸天万界圣人……”

    金色的宫殿上空,再次有诡异而神秘的文字展现。

    当这些文字完成了任务,便再次突兀地消散。甚至那金色的[皓阳神宫]也是诡异地消失,再无影踪。

    ∮∠

    若不是在场有这么多圣尊、圣人同时观看了这一幕,只怕不少人都以为这会是一个幻觉。认为这皓阳神宫根本就不存在。

    “既然是千年之后开启,那某先走一了,哈哈,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了……”混蚕老祖狂笑一起,挥手一划,离开了混沌。

    刀尊也是对鸿钧、莲尊、剑祖同时抱了抱拳。“我受伤颇重。千年的时间真的太短。得先回去闭关疗伤了。告辞……”

    刀尊也是心中郁闷不已。早知道混沌中会有[皓阳神尊]的宫殿开启,之前他说什么也不会主动挑衅混蚕老祖,结果自己重伤。不尽早地回去疗伤,只怕千年之后的皓阳神宫之行,可就没他什么好事了。

    “某也告辞了!”剑祖非常干脆,冷酷十足地挥剑,混沌再次破开,“诸位。千年之后再见——”

    随着混蚕、刀尊、剑祖等人的消失,其他人也是纷纷破开混沌,各回各界。

    一些被吕重救了的圣人,也纷纷过来向吕重告辞,之后跟着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整个混沌中,也就只剩下了鸿钧、莲尊、吕重等不至十人了。

    十分惊讶吕重居然还没有离开,鸿钧道祖也是好奇地看向吕重,笑着道:“呵呵,小吕重。要不与我一起回归[地仙界]?也好认识一下你的几个师兄?”

    “呃……”吕重一愣,考虑了一下。依旧想着虫神之心的事,不由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道:“师尊,我还没准备好呢,就去见诸位师兄只怕有些冒失,要不过段时间我主动到您的紫霄宫去拜见您与诸位师兄、师姐?”

    鸿钧道祖无语地看了吕重一眼,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心中还有别的算计。也罢,那就过段时间再与你介绍你的诸位师兄、师姐。不过,你要强留在混沌之中,还是小心一点。毕竟混沌之中,就算是我都未必说不会遇到危险!”

    吕重虽然只是新收的一个弟子,但是在鸿钧道祖的眼里,地位也不比其他几位低上多少。不论是对吕重的投入与关注,都不比盘古三清少多少。

    不然,吕重在凡俗界怎么会轻松得到五福石、六品金莲、[阴阳合和大道]?

    就算吕重气运逆天,可那时候吕重还没有真正掌握并完全炼化[大寂灭珠],不可能如此轻松得到这等宝贝与功法。

    虽然对吕重修炼后期的关注与投入较少,可是前期的投入,恰恰为吕重提供了一个远比其他人高的修炼起点与平台。

    吕重的成功崛起,他自身的努力算是其中之一的主导因素,但是,鸿钧道祖的暗中帮助,更是绝不可少。

    要是没有鸿钧道祖的认同与暗中帮助,吕重在修炼[大千世界微观凝神法]的第一时间,就会被鸿钧道祖感应到而抹杀或收回功法。

    要知道,不论是修真界还是仙界,对功法的传承都是相当严谨的。

    吕重无意之下修炼了瘟神吕岳传自玄门正宗的淬魂、炼神功法,已是犯了整个地仙界玄门道派的大忌了,更别说,吕重还毫无保留地把这等护教神功传授给了敖夜、郑玲珑、冷眉、颜妍等女以及一些亲朋好友。

    这样的行为,如果没有鸿钧在后面压制与遮掩天机,只怕道门三清、佛门二圣、女娲圣人都会主动出来找吕重等人的麻烦。

    如果是以前,吕重可能不会想到有鸿钧道祖在暗中帮助那还情有可原。

    而现在,吕重自身的实力与境界也极为不弱。以他的元神之力,也是足以对诸界之内学了自己功法的人心生感应。更别说道祖级的鸿钧了。

    明白这一点后,吕重自然也是心甘情愿地认鸿钧道祖为师尊。在心里也是颇为感激。

    “师尊不用担心, 难得来一趟混沌,我想再玩玩,也不会逗留太长的时间。再说了有[大寂灭珠]护身,在混沌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吕重恭敬地对鸿钧道祖行了一礼。

    他本人未必会喜欢在混沌之虽逗留过久。毕竟,混沌太寂寥了,根本就没什么可玩。

    不过,虫神之心可是关系到吕重席下虫族能不能再次进化到虫神(圣级)。

    为了进一步提升席下虫族大军的实力,又偏偏来了这一片混沌区域,吕重自然不想这么快就离开。

    “也罢,随你意吧!”鸿钧道祖可是在暗中关注吕重日久,知道吕重的性格,一旦决定什么事,是绝无更改的。所以也不再让他阴自己一起离开。不过担心吕重的安危,他想了想。还是递给了吕重一个神秘的黑色玉符。对吕重传音道:“送你一件东西吧。一旦遇到紧急危险。立即捏碎这玄体玉符,它可形成一个足以抵抗一位圣尊全力一击的能量护罩。不过,这是一次性消耗品,一旦捏碎,你必须在对方发动第二击之前,果断逃离……”

    能形成一个抵抗一位圣尊全力一击的能量护罩?

    吕重顿时双眼放光,连忙伸手抢了过来,接着又突然涎着一张脸看着鸿钧道祖。谄媚地道:“师尊,你的实力称雄于诸天万界,在圣尊中也是最顶级的存在,当不在乎这样的小法宝,不如您多送我几个?要知道自从成为您的徒弟来,我可从来没有得到您赐予的法宝……”

    “滚你小子的,你这家伙还蹬鼻子上脸了?真当这[玄体玉符]不值钱啊?就算我要炼制成功,也等消耗上亿年的法力。真要给你准备那么多,我这个师尊只派要被榨成人干了……”鸿钧道祖没好气地瞪了吕重一眼,顺便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咻……”

    吕重顿时作抛物线运动。一下子如一颗璀璨的流星在混沌中划中,消失不见。

    “嘻嘻。鸿钧道友,你的这个小徒弟很有趣呢!”莲尊轻笑一声,目光看着吕重消失的踪影,也是一脸柔和。

    修行界中,徒弟面对师尊,一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莲尊还从来没见过吕重这样在自己师尊面前油嘴滑舌的人。让她也产生一种相处的轻松、愉悦感。

    “呵呵,这小子就是这个德性。你越是理他,他越来是人来疯,根本就不会把师尊的威严放在心上。这小子虽是我的关门弟子,可我还是第一次踢他的屁股,不过,能踢这小子的屁股,貌似感觉不错……”说到这里,鸿钧也是微微有些可惜,有一种把吕重抓回来再多踢其几次屁股的想法。

    “呃,鸿钧,没想到你也有这等的恶趣味!”莲尊无语地看了鸿钧一眼,暗暗一笑,“好了,这次的混沌之行,我也是损失大了,得回去修炼一翻,告辞了……”话音一落,莲尊也是突然消失。

    微微一笑,鸿钧也是嘀咕起来:“好吧,大家都走了,我也闪了……”

    ……

    随着诸多圣尊、圣人的消失,整个混沌再次没有了生气!

    大量的混沌气流又汹涌澎湃着四向冲击起来,填满了这片虚空。

    *

    “我靠,这便宜师尊真够狠心的,居然踢我的屁股,而且还这么用力。甚至还在瞬间定住了我的身体,让我在短时间内无法反抗……”

    被人一脚给踢飞亿万万公里远,吕重也是一肚子怨气。

    还好,这时候鸿钧道祖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道此时已消失,不然,他可就要危险了,因为前方也陡然出现了一片能量爆烈的恐怖雷区。

    真要是身子还不能动荡,那么他铁定要第一时间闯入这望之而色变的混沌雷区。

    “咦,这片雷区很有些古怪,似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超级阵法在引导着它们?”吕重突然张嘴,微微嘀咕。

    如果是别的人,就算是圣人或一些圣尊,都未必能感应到这片雷区有超脱仙阵的阵法存在。

    可吕重不同!

    他的[大道之眼]已再一次升级!

    最关键的是这次在混沌之中,吸引了无穷的[寂灭元力],让他的大道之眼,也多了一丝与混沌的契合。

    可以说,吕重现在实力是不足,但是他在混沌中的感应力绝对要超出一般的圣人了。

    再者,[大道之眼]晋级,其第一神通——破虚,更是同样提升了不少。

    这破虚神通,可洞察一切虚妄与阴阳,所有的迷阵、幻术、伪装。

    这片雷区既然拥有大阵,那么就逃不过[破虚神通]的感应。

    “看来,这边也有秘密存在!”吕重陡然兴奋起来,同时,大道之眼全力开启。

    嗡!!!

    破虚神通终于开展!

    “咦……真……真的有一种大阵存在……”

    “看”到着前方的雷区,吕重顿时惊大了双眼!

    的确有一种大阵存在!

    不过,吕重却根本就看不透这个大阵。

    但是,通过[大道之眼],吕重骇然发现这个大阵平静的阵势之下,却内敛着无数超级恒星爆炸一般的恐怖能量。

    这种神秘大阵的威慑力,绝对远在吕重所右的[诛仙剑阵]、[万剑阵]等仙界顶级大阵之上。

    甚至,吕重有感诛仙剑阵、万剑阵、妖族至强的[周天星斗大阵]、巫族的[都天十二魔神大阵]在此阵面前,也如婴儿般孱弱。

    “我晕,这……这个阵法也太变态了吧!”

    吕重震惊得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这是吕重第一次发现,这世界还会有如此恐怖的大阵。

    似乎这大阵能挪用整个混沌中的神雷为己用,轰出毁灭无数宇宙、苍穹的雷霆一击。

    “结界!咦,这大阵不但攻击力绝世无双,甚至还是一个超级结界,我晕,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要动用如此恐怖的大阵?”吕重越来越震惊,越来越骇异。

    “不知道我的[破界之力]能不能助我进入一观?”吕重陡然嘀咕起来,双眼也多了一丝疯狂的冒险之光。

    说实在的,吕重的这种不怕死的性格,也完全是由[大寂灭珠]给惯出来的。

    更主要的是,吕重也想试试自己前一次在混沌中到底有了多大的进步!

    想到就做!

    吕重陡然全力开启[大道之眼],凝聚着自己的[破界之力]。

    同时,吕重的气势也在不停地疯狂地攀升。

    “大道之眼,破界之力——”

    狂声一声,在吕重强大的对识配合之下,大道之眼有一道璀璨之极的毫光投射而出,直射入前方的雷区。

    “轰隆隆……”

    雷区一阵,可是吕重并没有第一时间与前方的大阵联系起来。

    居然没成功?

    吕重微微一愣,陡然福至心灵,突然凝聚之前在混沌中吸引的大量[寂灭元力],接着再次启动更强的“破界之力”

    “给我破!”

    随着吕重的一声狂喊,前方的雷区,居然诡异地突然刮起了一阵剧烈的暴风。

    接连无穷混沌的雷区也开始诡异地震荡起来,形成一蓝紫色的波纹。

    接着,吕重便感应到自身的破界之力,完全与前方的雷霆结界产生了融合现象。

    “成了?”吕重大喜——(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哄抢    车祸发生后,整个高速路全乱套了。小说这些受了惊的兔子和生猪到处乱跑。特别那些都有二百多斤的生猪,一边跑,还一边拼命的“恢恢”乱叫。后面跟上来的车子,一边的拼命的摁喇叭,一边急速的刹车!

    一时间整个高速路上,喇叭声,猪叫声,人的咒骂声响成一片!

    赵长枪发觉车队出现问题后,马上将超级悍马停在应急车道上,推开车门下车,然后心急火燎的朝车祸发生的地方跑去。他一边跑还一边招呼也刚刚从车上下来的周家辉,让他领着其他的车子继续赶路,不要停在这里。

    他们那么多车子停在这里不但会影响交通,而且如果他们天黑之前不能将兔子运回到平川县,将它们入栏,夜晚行车,寒冷的天气很容易让兔子得病。毕竟此时还不到春分,虽然白天的温度已经升上来,但是晚上的温度还是很低的。

    他们这些临时购置的简易木笼,可不是德康集团的海运集装箱,人家的集装箱是专业化的,无论是通风还是温度都有严格的控制,而且就连供水供食和排便系统都是自动的。他们就是在海上航行几个月,兔子得病的几率都很小。

    周家辉看到后面的一片乱象,不禁暗中咧了咧嘴,想道:“大爷的,幸好只是最后一辆车出了问题,如果这些兔子全都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到时候,老子的一番心血就全白费了!”

    在赵长枪的安排下,周家辉没有停留,而是带着车队快速的离开了。

    周家辉虽然带着车队离开了,但是畜牧局的同志们却和赵长枪一起留了下来,他们留下来和赵长枪一起抓兔子。

    这些驯养的长毛兔不是野兔,他们的活动能力较弱,跑一会儿,就找个地方蜷缩起来瑟瑟发抖,比较好捉。那些生猪可就操蛋了,从车上掉下来后,立刻开始四处乱跑。

    生猪司机从车上下来后,也顾不得检查自己的卡车损坏到什么程度,径直朝一头大肥猪跑去。结果这家伙刚刚抓住大肥猪的一条后腿,大肥猪的后腿猛然一阵挣扎,不但将腿重新从司机手中挣脱出去,而且坚硬的猪蹄子还把司机的手撕开一条大口子!

    司机又急又气,在地上团团转,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当高速路上忙乱不堪的时候,原本在高速路外面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们忽然不顾一切的翻越高速公路的防护栏冲了进来,开始逮猪抓兔子!

    原来此时正是农耕的时节,农人们都在田里劳作,他们发现高速路上出了事情后,马上就都跑了过来!

    赵长枪看着不断跑来的老百姓,不禁有些感慨:唉!无论什么时候,老百姓永远是最可爱的人啊!

    然而赵长枪的感慨还没完呢,马上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这些老百姓不抓兔子,专门逮猪,四五个人围住一头猪,抓耳朵的抓耳朵,拽尾巴的拽尾巴,拉后腿的拉后腿,噗通一声,将猪放倒,然后解下鞋带,将生猪的四个蹄子一绑,然后用带过来的老锨把往四条腿中间一伸,二百来斤的生猪,两个人抬起来就走!

    别误会,他们可不是抬起来去交给车主,而是穿过高速路护栏上的一个缺口往外跑!

    他们不是来帮忙,而是来哄抢来了!

    生猪车的司机一看就急眼了,一边朝两个抬着一口大肥猪刚穿越高速护栏正在离开的人追去,一边大声的吼道:“喂喂喂!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不是强盗嘛!”

    正抬着大肥猪往外跑的两个家伙都三十多岁,面色黝黑,五大三粗。txt全集下载两个人看到车主追出来,丝毫不害怕,冲他龇牙一笑说道:“兄弟,你就别管我们两个了!你再和我们啰嗦,你的猪就全没了!你看,你看,又被别人扔出去两头!”

    车主回头一看,可不是乍得,只见不远处的四五个人,正抬起一口肥猪,口中喊着“一二三”,然后一起用力,于是一口大肥猪便好像腾云驾雾一样,从一米多高的护栏顶上飞了过去!

    三个人紧跟着利索的翻越了护栏,然后一个人双手掐腰,马步蹲裆式站好,另外两个人将肥猪抬起来,吧唧一声就放在这个家伙的肩膀上,这家伙也够彪悍的,二百多斤的大肥猪扛起来就跑!

    一个家伙还嘱咐扛着猪飞跑的汉子:“三秃子,快点跑,赶在警察到来之前,我们还能再弄一只!”

    “好嘞,大叔,你请好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猪下水!草,上次这地方翻了一辆拉柚子的车,我来晚了,愣是一个没弄着,这回一定要补补茬!”

    生猪司机看着这些人将他的猪抬走,听着他们嘴里的话,气的要吐血!都说贼的力气大,生猪车的司机这回算见识到了!

    这些老百姓里面可不是只有膀大腰圆的汉子,还有许多四五十岁的女人,她们有气力的便和男人一起去抓猪,没力气的便去抓兔子!

    赵长枪一看,坏了事了!此时此刻,自私和物欲已经彻底统治了这些老百姓的思维,他们只想着在这次事件中能多弄点利益,根本不会为事主考虑一分一毫!

    这并不是说这些人都是坏人。事实上华国大部分农民都有这种伟大博爱和狭隘性共存的两面性,他们的表现有很大的随机性,有时候他们能把事情做的让你拍案叫绝,佩服不已,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但是转眼之间,他们又可能将另一件事做的让你目瞪口呆,严重鄙视,滑落到道德的深渊。

    具体到某一件事上,他们的心理就是从众,不冒头,随大流。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这类思想在很多华国老百姓的思想中是根深蒂固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表现会是怎么样,就看带头人如何带头了!估计这也是华国如此看重领导作用的原因之一吧?

    就今天这事情来说,如果刚开始的时候,有人能开个好头,将抓住的兔子和猪交还给车上的司机,事情就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赵长枪也急眼了,他不光为自己的兔子急眼,还为生猪车上的司机急眼,他能想象到,这车猪很可能不是司机本人的,而是他运往某个屠宰场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司机别说赚运费了,恐怕裤衩都得赔上!

    “各位父老乡亲们,我是平川县县长!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这样做已经违法了,已经涉嫌抢劫了!快点将猪和兔子都送回来!”赵长枪奋力大声吼道。

    然而根本没人听他的!赵长枪分明听到这些人一边继续逮猪抓兔子,一边还大声嘲笑赵长枪:

    “嗨,三哥,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那个小伙子说他是平川县长。”

    “屁!县长闲的蛋疼来管这号闲事?我还说我是省长呢,你信不?”

    “就是,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县长呢。”

    “就算他是县长又如何,又不是凯达县的县长。再说,这东西是我们捡来的。捡东西不犯法吧?”

    这些家伙也够无知的,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嫌抢劫了,竟然还说他们是在捡东西!他们不如去银行检点钞票花花。

    赵长枪看到这些家伙根本不听自己的话,也顾不得亲自抓兔子了,他迈开大步便朝高速公路的防护栏跑去!来到防护栏近前,赵长枪直接腾身跨步便飞跃到了防护栏外面,然后旋风般便到了正扛着一只大肥猪往前跑的那个的汉子面前。

    “站住!把你肩上的猪扛回去!”赵长枪厉声喝道。

    汉子朝赵长枪一蹬眼,说道:“你谁啊?滚开。好像这猪也不是你的吧?用的着你在这里管闲事?”

    汉子一边说,一边迈开大步,就想从赵长枪的身边绕过去!然而还不等他的步子迈开,赵长枪却脚步一动又挡在了他的前方!

    这汉子也不说话,身子一拧,又换了一个方向,还是想绕开赵长枪。然而,他的身子一动,却发现赵长枪的身子却已经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妈的,你到底闪开不闪开?你如果不闪开,可不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知道我是谁不?”汉子不再打算绕过赵长枪了,而是稳住身形,瞪着牛眼冲赵长枪厉声说道。

    “我不管你是谁,马上将猪送回去。我会对你表示感谢,不然不用你对我不客气,我就先对你不客气!”赵长枪冷着脸说道。他已经意识到,此时再打算和这些人讲道理已经是做无用功了。只有用暴力手段阻止他们!

    暴力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却是解决问题的最直接办法。

    “妈的,你竟然敢拦我,我告诉你,我是村里的牛大胆,蚂蚁窝上敢撒尿,荒坟头上敢睡觉!我爸爸是村里的村主任,历史上赫赫有名泼皮牛二是也!不闪开老子一吊抽死你!”

    这家伙可能平时在村里就是一霸,平常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所以此时情急之下,竟然又溜了出来。不过这家伙嘴里说着要“一吊抽死”赵长枪,却抬起脚来朝赵长枪的胸膛踹了过去!

    要说这家伙也的确算个乡村奇人,平常人单单扛起二百斤的肥猪就不不容易了,这家伙竟然还能起脚踢人!的确有一脚!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