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祸发生后,整个高速路全乱套了。小说这些受了惊的兔子和生猪到处乱跑。特别那些都有二百多斤的生猪,一边跑,还一边拼命的“恢恢”乱叫。后面跟上来的车子,一边的拼命的摁喇叭,一边急速的刹车!

    一时间整个高速路上,喇叭声,猪叫声,人的咒骂声响成一片!

    赵长枪发觉车队出现问题后,马上将超级悍马停在应急车道上,推开车门下车,然后心急火燎的朝车祸发生的地方跑去。他一边跑还一边招呼也刚刚从车上下来的周家辉,让他领着其他的车子继续赶路,不要停在这里。

    他们那么多车子停在这里不但会影响交通,而且如果他们天黑之前不能将兔子运回到平川县,将它们入栏,夜晚行车,寒冷的天气很容易让兔子得病。毕竟此时还不到春分,虽然白天的温度已经升上来,但是晚上的温度还是很低的。

    他们这些临时购置的简易木笼,可不是德康集团的海运集装箱,人家的集装箱是专业化的,无论是通风还是温度都有严格的控制,而且就连供水供食和排便系统都是自动的。他们就是在海上航行几个月,兔子得病的几率都很小。

    周家辉看到后面的一片乱象,不禁暗中咧了咧嘴,想道:“大爷的,幸好只是最后一辆车出了问题,如果这些兔子全都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到时候,老子的一番心血就全白费了!”

    在赵长枪的安排下,周家辉没有停留,而是带着车队快速的离开了。

    周家辉虽然带着车队离开了,但是畜牧局的同志们却和赵长枪一起留了下来,他们留下来和赵长枪一起抓兔子。

    这些驯养的长毛兔不是野兔,他们的活动能力较弱,跑一会儿,就找个地方蜷缩起来瑟瑟发抖,比较好捉。那些生猪可就操蛋了,从车上掉下来后,立刻开始四处乱跑。

    生猪司机从车上下来后,也顾不得检查自己的卡车损坏到什么程度,径直朝一头大肥猪跑去。结果这家伙刚刚抓住大肥猪的一条后腿,大肥猪的后腿猛然一阵挣扎,不但将腿重新从司机手中挣脱出去,而且坚硬的猪蹄子还把司机的手撕开一条大口子!

    司机又急又气,在地上团团转,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当高速路上忙乱不堪的时候,原本在高速路外面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们忽然不顾一切的翻越高速公路的防护栏冲了进来,开始逮猪抓兔子!

    原来此时正是农耕的时节,农人们都在田里劳作,他们发现高速路上出了事情后,马上就都跑了过来!

    赵长枪看着不断跑来的老百姓,不禁有些感慨:唉!无论什么时候,老百姓永远是最可爱的人啊!

    然而赵长枪的感慨还没完呢,马上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这些老百姓不抓兔子,专门逮猪,四五个人围住一头猪,抓耳朵的抓耳朵,拽尾巴的拽尾巴,拉后腿的拉后腿,噗通一声,将猪放倒,然后解下鞋带,将生猪的四个蹄子一绑,然后用带过来的老锨把往四条腿中间一伸,二百来斤的生猪,两个人抬起来就走!

    别误会,他们可不是抬起来去交给车主,而是穿过高速路护栏上的一个缺口往外跑!

    他们不是来帮忙,而是来哄抢来了!

    生猪车的司机一看就急眼了,一边朝两个抬着一口大肥猪刚穿越高速护栏正在离开的人追去,一边大声的吼道:“喂喂喂!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不是强盗嘛!”

    正抬着大肥猪往外跑的两个家伙都三十多岁,面色黝黑,五大三粗。txt全集下载两个人看到车主追出来,丝毫不害怕,冲他龇牙一笑说道:“兄弟,你就别管我们两个了!你再和我们啰嗦,你的猪就全没了!你看,你看,又被别人扔出去两头!”

    车主回头一看,可不是乍得,只见不远处的四五个人,正抬起一口肥猪,口中喊着“一二三”,然后一起用力,于是一口大肥猪便好像腾云驾雾一样,从一米多高的护栏顶上飞了过去!

    三个人紧跟着利索的翻越了护栏,然后一个人双手掐腰,马步蹲裆式站好,另外两个人将肥猪抬起来,吧唧一声就放在这个家伙的肩膀上,这家伙也够彪悍的,二百多斤的大肥猪扛起来就跑!

    一个家伙还嘱咐扛着猪飞跑的汉子:“三秃子,快点跑,赶在警察到来之前,我们还能再弄一只!”

    “好嘞,大叔,你请好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猪下水!草,上次这地方翻了一辆拉柚子的车,我来晚了,愣是一个没弄着,这回一定要补补茬!”

    生猪司机看着这些人将他的猪抬走,听着他们嘴里的话,气的要吐血!都说贼的力气大,生猪车的司机这回算见识到了!

    这些老百姓里面可不是只有膀大腰圆的汉子,还有许多四五十岁的女人,她们有气力的便和男人一起去抓猪,没力气的便去抓兔子!

    赵长枪一看,坏了事了!此时此刻,自私和物欲已经彻底统治了这些老百姓的思维,他们只想着在这次事件中能多弄点利益,根本不会为事主考虑一分一毫!

    这并不是说这些人都是坏人。事实上华国大部分农民都有这种伟大博爱和狭隘性共存的两面性,他们的表现有很大的随机性,有时候他们能把事情做的让你拍案叫绝,佩服不已,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但是转眼之间,他们又可能将另一件事做的让你目瞪口呆,严重鄙视,滑落到道德的深渊。

    具体到某一件事上,他们的心理就是从众,不冒头,随大流。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这类思想在很多华国老百姓的思想中是根深蒂固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表现会是怎么样,就看带头人如何带头了!估计这也是华国如此看重领导作用的原因之一吧?

    就今天这事情来说,如果刚开始的时候,有人能开个好头,将抓住的兔子和猪交还给车上的司机,事情就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赵长枪也急眼了,他不光为自己的兔子急眼,还为生猪车上的司机急眼,他能想象到,这车猪很可能不是司机本人的,而是他运往某个屠宰场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司机别说赚运费了,恐怕裤衩都得赔上!

    “各位父老乡亲们,我是平川县县长!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这样做已经违法了,已经涉嫌抢劫了!快点将猪和兔子都送回来!”赵长枪奋力大声吼道。

    然而根本没人听他的!赵长枪分明听到这些人一边继续逮猪抓兔子,一边还大声嘲笑赵长枪:

    “嗨,三哥,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那个小伙子说他是平川县长。”

    “屁!县长闲的蛋疼来管这号闲事?我还说我是省长呢,你信不?”

    “就是,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县长呢。”

    “就算他是县长又如何,又不是凯达县的县长。再说,这东西是我们捡来的。捡东西不犯法吧?”

    这些家伙也够无知的,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嫌抢劫了,竟然还说他们是在捡东西!他们不如去银行检点钞票花花。

    赵长枪看到这些家伙根本不听自己的话,也顾不得亲自抓兔子了,他迈开大步便朝高速公路的防护栏跑去!来到防护栏近前,赵长枪直接腾身跨步便飞跃到了防护栏外面,然后旋风般便到了正扛着一只大肥猪往前跑的那个的汉子面前。

    “站住!把你肩上的猪扛回去!”赵长枪厉声喝道。

    汉子朝赵长枪一蹬眼,说道:“你谁啊?滚开。好像这猪也不是你的吧?用的着你在这里管闲事?”

    汉子一边说,一边迈开大步,就想从赵长枪的身边绕过去!然而还不等他的步子迈开,赵长枪却脚步一动又挡在了他的前方!

    这汉子也不说话,身子一拧,又换了一个方向,还是想绕开赵长枪。然而,他的身子一动,却发现赵长枪的身子却已经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妈的,你到底闪开不闪开?你如果不闪开,可不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知道我是谁不?”汉子不再打算绕过赵长枪了,而是稳住身形,瞪着牛眼冲赵长枪厉声说道。

    “我不管你是谁,马上将猪送回去。我会对你表示感谢,不然不用你对我不客气,我就先对你不客气!”赵长枪冷着脸说道。他已经意识到,此时再打算和这些人讲道理已经是做无用功了。只有用暴力手段阻止他们!

    暴力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却是解决问题的最直接办法。

    “妈的,你竟然敢拦我,我告诉你,我是村里的牛大胆,蚂蚁窝上敢撒尿,荒坟头上敢睡觉!我爸爸是村里的村主任,历史上赫赫有名泼皮牛二是也!不闪开老子一吊抽死你!”

    这家伙可能平时在村里就是一霸,平常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所以此时情急之下,竟然又溜了出来。不过这家伙嘴里说着要“一吊抽死”赵长枪,却抬起脚来朝赵长枪的胸膛踹了过去!

    要说这家伙也的确算个乡村奇人,平常人单单扛起二百斤的肥猪就不不容易了,这家伙竟然还能起脚踢人!的确有一脚!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长毛兔归来    赵长枪和张立武虽然是上下级关系,但是两人之间也是朋友,所以,两人之间的谈话比较随便。

    张立武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嘿嘿笑着说道:“嘿嘿,赵县长,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阴险了呢?”

    “你这家伙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怎么说话呢,这是?呵呵,说吧,我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赵长枪也笑着说道。其实要说到没大没小,赵长枪如果认老二,就没人敢认老大。

    谈到工作的事情,张立武脸上的表情马上严肃了起来,说道:“头儿,事情和您预料的一样,曹金飞这个混蛋果然是个大硕鼠,在他担任平川县消防大队长这两年里,不但侵吞县财政每年拨付给县消防大队的设备保养和维修费上百万元,而且直接或者变相的收取别人的贿赂上千万元!在平川县,几乎每一家单位为了消防验收合格,都会给曹金飞行贿。少则数万,多则几十万,不一而足。可以说,这几年,曹金飞仗着他姨夫是临河省消防总队总队长,没人敢得罪他,在平川县消防大队长的位置上,可是混了个脑肥肠肥,浑身流油啊!”

    “***,这个家伙心够黑的啊!平川县可是个穷地方,本来我还以为他也就是弄个百把十万就不错了,这个混蛋竟然弄了这么多!这样的人如果我们还让他干下去,就是对平川县近百万老百姓的不负责任!张立武,证据链都坐实了吗?”赵长枪面色严峻的说道。

    “头儿放心,一切我都弄妥当。只要没有人敢徇私枉法,愣是袒护曹金飞,这回保证让曹金飞卷铺盖滚蛋!”张立武自信的说道。

    “好,干的漂亮!我大约天黑之前就能到家了,到时候,你把东西亲自给我送来。”赵长枪说道。

    “是,头儿!”

    结束和张立武的通话后,赵长枪接着就拨通了榆林市公安局长于大彪的电话。

    “于局,我不是曾经建议,要让曹金飞这家伙从平川县滚蛋吗?怎么他到现在还干的好好地?”赵长枪问道。

    于大彪是榆林市公安局长,兼榆林市消防支队第一政委,曹金飞的职务任免问题,他是有直接发言权的。

    于大彪接到赵长枪的电话后,苦笑一下说道:“赵老弟,曹金飞的情况你也知道,别看人家官不大,但是根子硬啊!我虽然是消防支队的第一政委,但是工作重点还是在公安局和政法委这边,所以,就我一个人想将曹金飞撤掉是非常困难的。小说再说了,如果只是因为曹金飞在那场大火中迟到,就把他撤掉,这个处分很多人会不服气的。”

    “于局,如果我手中有曹金飞贪污受贿的证据,那又怎么说?”赵长枪问道。

    “如果曹金飞真的犯了党纪国法,那么他就必须得受到严惩!谁帮他说话也不好使!”于大彪斩钉截铁的说道。

    于大彪知道赵长枪的脾气,既然他想将曹金飞搞掉,不达目的,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且于大彪也很了解赵长枪的能量。赵长枪的女朋友可是魏婷,而魏婷的老爸就是公安部部长!消防系统的最高机构消防局就在公安部的领导下!

    如果赵长枪动用这层关系,想拿下曹金飞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赵长枪不想动用更高一层的关系罢了。

    赵长枪听了于大彪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好吧,那于局就等着我的证据吧。最迟明天,我便会将曹金飞贪污受贿的证据亲自交到你的手中!”

    结束和于大彪的通话后,赵长枪没有再打电话,他的面色严峻起来。曹金飞实在太嚣张了,也太大胆了。想当初宗伟阳作为平川县的一把手,也不过捞了二百多万。曹金飞只是一个消防大队的大队长,贪污受贿竟然达到上千万!这样的人就应该送他去吃大便!

    赵长枪回到平川县的时候,天已经要黑了。等他到了县政府,发现张立武已经在县政府等着他了。

    在赵长枪的办公室,张立武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交给了赵长枪,对赵长枪说道:“头儿,曹金飞贪污受贿的证据全在里面了。这可是我们经过秘密调查,并且走访了平川县几十家单位得到的证据。您可一定要收好了。”

    赵长枪打开档案袋一看,里面不但有一些业主的亲口笔录,竟然还有一张u盘,想必里面也有重要内容。

    “头儿,由于我们害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对消防大队的账目进行审核。不过我们通过对消防大队现有的设备折价,和县财政历年来给县消防大队的拨款进行对比,可以得出结论,县财政每年给消防大队的专项拨款,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被用在了消防设备和购置和维护上。”张立武又说道。

    赵长枪点点头,说道:“嗯。这些证据足够将曹金飞控制起来了!深一步的调查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哼哼,我看曹金飞这次还怎么嚣张!”

    “头儿,在这次秘密调查中,我们还得到了一个惊天秘闻。你知道曹金飞的姨夫石立海为什么这么袒护曹金飞吗?”张立武看到赵长枪将档案重新收起来后,在一边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惊天秘闻?你不会说曹金飞是他姨夫的私生子吧?”赵长枪随便的说道。

    张立武立刻瞪大眼睛看着赵长枪,说道:“哇塞,头儿,你是不是未卜先知啊?”

    “嘿嘿,我看你小子刚才龌龊的表情就知道。”赵长枪说道。

    “我的表情龌龊吗?好像很阳光吧?头儿,是你自己的思想龌蹉了吧?”张立武夸张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道。

    其实赵长枪也不是胡乱猜的。在回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那个和曹金飞在一起的石平国到底是什么人。那个家伙和曹金飞长得实在太像了,就像双胞胎一样。

    因为赵长枪知道曹金飞的姨夫就姓石,所以他猜到那个石平国很可能和曹金飞是两姨表兄弟。而曹金飞忽然出现在临河市肯定是为他自己的事情去请他姨夫帮忙了。

    想到这些东西,再联合张立武神秘兮兮,一脸龌龊的样子,赵长枪猜到曹金飞是石立海的私生子也就不奇怪了。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赵长枪开着自己的超级悍马直接赶往榆林市,将张立武搜集到的证据亲手交给了于大彪。

    于大彪根本没想到曹金飞的问题竟然会这么严重。他看完档案袋中的证据后,才彻底明白赵长枪为什么铁了心要搞掉曹金飞。他当即表示一定要成立曹金飞问题专案组,将曹金飞的问题一查到底!

    赵长枪将证据交给于大彪之后,便不再去管曹金飞这件事了。他相信于大彪的能力,更相信党纪国法!有了这些证据,别说曹金飞是石立海的私生子,他就是石立海的“明生子”,也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岛国德康集团的行动效率非常高,赵长枪回国后的第三天早晨,运载长毛兔的货轮便停到了宁海市的货运码头上。赵长枪亲自带着畜牧局的同志,对兔子进行了验收。在赵长枪的监督下,畜牧局的技术人员对长毛兔进行了抽样检查,确认没有任何毛病后,才开始卸船装车。

    当周家辉看到赵长枪像模像样的监督技术人员对兔子进行检查的时候,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冷笑:“心想,哼哼,赵长枪,你如果能检查出这些兔子的毛病才奇了怪了!你就等着这些兔子发病的时候,你卷铺盖滚蛋吧!”

    长毛兔是很娇贵东西,当码头上的货运工人小心的将这批长毛兔全部分别装到十辆载重卡车上后,天已经过了中午。赵长枪和卡车司机师傅们一起随便吃了点东西,赵长枪开着自己的超级悍马头前开道,后面是周家辉的车子,畜牧局的技术员分散在赵长枪和周家辉的车子上,再后面是整整十辆载重卡车,整个车队浩浩荡荡的从宁海市开往平川县。

    赵长枪本来以为他们能在天黑前赶回平川县的,没想到当车队行驶到富平地区凯达县的高速路段时,车队出了问题。

    由于赵长枪担心跑的太快,载重汽车上的兔子会因为吹风和寒冷而生病,所以,他便将车速压得比较慢。一辆运载生猪的斯太尔载重汽车在试图超越他们时,右侧车轮忽然发生爆胎,斯太尔顿时向右侧倾侧过去!

    而这时,斯太尔恰好和赵长枪车队的最后一辆车平行,于是,倾侧的斯太尔猛然便刮在右侧的兔子车上!

    斯太尔爆胎后,车速骤然降低,而运载兔子的车子司机没有反映过来,继续速度不减的往前开。巨大的拉扯力量,将兔子车上高高的护栏瞬间拉扯变形,原本码放的整整齐齐被护栏挡住的兔子笼子,稀里哗啦滚落了一地!

    更糟糕的的,当兔子车继续向开,摆脱和生猪车的接触之后,生猪车继续倾翻,整个车斗几乎倾斜了四十多度,车上的生猪笼子也被撕开,上面的生猪也好像下饺子一样掉落到了地上!

    这下子,整个高速路都乱了套了!乱套还不要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赵长枪的预料!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