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而就在这时,星空后方又有一群人冲来,速度更快,一水的紫甲上将穿着,转眼追上了前面的人马,正是褚子山率人赶到了。褚子山也看到了前面的杂服千余人马,康姓将领率领的人马左右分开,让了他上前。

    追到康身旁的褚子山劈头便问:“什么情况?哪来的人马?”

    “不知道!”康将刚才的情况快速讲了一下。

    “围起来!”褚子山立刻回头左右下令,一队队人马凭空出现,转瞬多出了万余大军,兵分几路,快速冲去围堵。

    “大人,他们来了援兵!”伴随飞行的牧雨莲回头看了看后方暴增的人马,问了声苗毅,言下之意是怎么办。

    苗毅也回头看了眼,心中冷笑,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之前挟持‘云知秋’的黑衣人其实一直在带着追兵在星空绕,纯粹是等到了褚子山才往这边来的。

    “来了援兵又怎样,难道我到手的功劳还要送给他们不成?”苗毅冷哼一声,不过随后又改口道:“虽然不是一系的,可大家毕竟都是天庭的人,我也不想惹麻烦,通知下面弟兄按兵不动,未得允许任何人不得擅动,否则咱们担不起那挑事的责任,违令者斩!”

    “是!”牧雨莲迅速摸出星铃对下面的各部统领下令。

    没多久,苗毅带着人落回了荒凉星球的山顶上。

    而连绵起伏的山峦上空,天兵天将压境,上空刀枪如林,上万大军居高临上浮空而停,虎视眈眈地盯着下方。

    “什么人在此放肆!”空中傲视下方的褚子山怒喝一声如惊雷滚滚。

    站在山洞前的苗毅瞥了眼上空,将这打自己女人主意的都统大人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面无表情,懒得理会,他身边也有上千人马护卫。

    而这左右上千人马也淡定的很,没什么好怕的。这附近可是藏了黑龙司五万大军,区区地方势力的万把人马还不放在眼里。

    苗毅挥出铜镜施法一抖,黑衣人和‘云知秋’踉跄而出,摇摇摆摆。也不知在铜镜里遭了什么罪,总之苗毅迅速出手,很轻松地就将两人给制住了。

    暂不管黑衣人,苗毅抬手抓了‘云知秋’头上戴的纱笠,一把扔掉。看清‘云知秋’的长相后明显愣了一下,道:“是你?”

    谁知‘云知秋’却一脸慌乱地低下了脑袋。

    牧雨莲好奇,“大人,你认识她?”

    苗毅道:“天元星天街云容馆老板娘云知秋,我怎么会不认识?老熟人了!”

    “呃…”牧雨莲一愣,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应该是传闻中和总镇大人有过绯闻的那一位吧?

    左右人马闻声也偏头看来,显然都耳闻过总镇大人的那段事迹。

    凌驾空中的褚子山法眼一瞅,见洞口的女人果然是‘云知秋’,又惊又喜。喜的是‘云知秋’还没出事,惊的是‘云知秋’和江一一都落在了不明之人的手中,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云知秋’,当即怒喝道:“立刻将他二人交出来,饶你们不死,否则休怪本将无情!”

    苗毅压根就不理他,反而盯着云知秋的脸蛋“咦”了声,狐疑道:“不对!”

    牧雨莲看看空中,又看看苗毅,问道:“大人。怎么不对?”

    苗毅没回她,而是伸手捏住了‘云知秋’的脸左右看了看,更过分的是,还伸手捏了捏‘云知秋’的胸。又转圈到‘云知秋’身后捏了捏‘云知秋’的屁股,总之众目睽睽之下在‘云知秋’身上一顿乱摸。

    左右手下们的表情很精彩,瞠目结舌的牧雨莲也是醉了,这…大人也太不注意影响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呜…呜…”‘云知秋’则是一脸悲愤,在苗毅的魔爪下拼命扭动身子。奈何刚才被苗毅制住了,哪里挣扎的脱,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是呜呜。

    原本的计划中可没有这一出的,让她如何能不悲愤!

    苗毅最后却捏着她下巴,两眼骤然一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云知秋,说,你是什么人?”

    “假的…”牧雨莲愕然,左右诸部亦如此,明白了,感情大人不是非礼,而是在查探真假,可奇怪的是,大人为何在这女人身上‘非礼’一顿就能断出真假来,难道传言是真,大人果真和云知秋有一腿?

    ‘云知秋’哪说的出话来,两眼要冒火一般,疯狂挣扎恨不得冲上去和苗毅拼命。

    空中乌压压一片的上万人马寂静无声,不少人暗暗交换眼色,这可是都统大人马上要娶回去的女人啊,竟然被当众…

    浮空的褚子山胸膛急促起伏,脸部表情因愤怒变得近乎狰狞起来,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几乎让他双目欲裂。

    他要娶回去的女人,竟然在这么多手下的面前被人给当众非礼了,如此奇耻大辱差点没让他呛出一口老血来,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屈辱,奇耻大辱!天大的屈辱啊!

    今时今日之后,他褚子山必将成为天大的笑话!

    呼!褚子山挥手捞出了一支长枪,怒喝道:“破法弓准备!”

    唰!上万大军中的数百人马霍然捞出破法弓上弦,瞄准了下方!

    下方诸人抬头一惊,苗毅冷冷上瞟,发现上面那位手上的破法弓还真不少,看来近卫军那边对调到地方去的人马给予的支持力度不小,当即偏头对牧雨莲“嗯”了声。

    牧雨莲紧急喊道:“防御!”

    这里话刚出口,褚子山已是挥枪怒指苗毅这边,怒喝:“杀!”

    什么‘云知秋’不‘云知秋’的,什么江一一不江一一的,杀了江一一是他的功劳,‘云知秋’出了这个状况他也不可能再娶回去了,也不会再留‘云知秋’这个耻辱存在了,可谓一声令下,准备一起剿灭!

    咻咻咻……

    霎那间,数百道流光密集如雨般朝这里轰杀而来,虚空扭曲震荡。

    也几乎是在箭出的瞬间,盯着下方的褚子山瞳孔突然缩了下,因为他发现下面的人马忽然全部亮出了盾牌,不是一般的盾牌,是天庭的制式盾牌。

    “保护大人!”牧雨莲急声惊叫,当然也是在保护她自己。

    上千人迅速举着盾牌层层堆叠,将中间的苗毅护了一层又一层,护的密不透风。

    中间的苗毅迅速出手将黑衣人和‘云知秋’给收了。

    轰轰轰……

    密骤如狂风暴雨般的轰炸声震撼星空,在密集而强悍的破法弓集中攻击下,盾牌防御被一层层轰开,下面的大山崩裂倾覆,周边山脉皆被攻击余威轰倒,那情形宛若天崩地裂般。

    盾牌防御连破三层,数人毙命在流星箭下,数十人受伤,层层防御下的苗毅和牧雨莲倒是被保护的妥当没事,只是两人那脸色黑的跟什么一样。尤其是牧雨莲,见到自己蓝虎旗部下突然遭到天庭人马的屠杀,连话都没讲清楚就对他们动手,令她愤怒到无法形容,同时慌忙穿上战甲。

    四周山峦中接到命令按兵不动的数万大军再也无法淡定了,这天崩地裂的,哪还藏的住,纷纷轰开倒塌的山石冒了出来。

    空中一群人也惊住了,一看到下面的天庭制式盾牌就感觉到了不对,再看下面典型的近卫军集结防御阵势,不少近卫军出身的人简直太熟悉了,而周围冒出的灰头土脸的密密麻麻数万人马更是让他们心惊肉跳,隐隐感觉出事了!

    褚子山脸上的羞愤疯狂之色也不见了,嘴唇微张,神情有几分抽搐。

    一波攻击之后,上面的人收回流星箭,倒也没再急着进攻了,齐齐回头看向褚子山等命令!

    “让开!”苗毅一声怒喝,分开举着盾牌保护他的人,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下,只见他左右回头,看看那些被拉被拽或死或伤的手下,霍然抬头看向空中,陡然施法惊天一喝:“黑龙司上下听令,敌袭,破法弓准备!”

    直接将酉丁域人马的进攻定位成了敌袭!

    瞬间哗啦声一片,周围浮空的密密麻麻数万大军全部着装上甲,瞬间变成了五万甲士,再次浮空升高散开,摆出阵势,数万支流星箭搭上了弓弦,从四面八方将空中的人马给包围了。

    这阵势,吓得褚子山等人心肝打颤,先不说人数上的差距,这边破法弓只有几百张,人家那边却是数万张合围。作为近卫军出身的人,当然知道数万张破法弓联合进攻的威力,一般的化莲高手也吃不消!

    再听对方首领喊出了‘黑龙司上下’几个字,哪能不明白出事了!能用黑龙司招牌的不是左督卫的人就是右督卫的人,总之都是近卫军的人,身为地方势力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天帝身边的近卫军下了杀手,这麻烦真的是惹大了去了!

    褚子山有点晕,可此时保命重要,赶紧出声大喊道:“在下酉丁域都统褚子山,刚从右督卫调来不久,不知诸位是近卫军那部分的弟兄?今天这事可能有点误会,请听褚某慢慢解释!”

    “老子草你祖宗!”苗毅怒骂一声,当!挥枪一敲身边手下手上的盾牌,“老子亮了天庭的身份,狗东西还敢下令放箭,是不是老子人马不亮出来你还想杀人灭口?”

    褚子山慌忙摆手,“误会!兄弟贵姓?这绝对是误会!”

    “误会你祖宗!”苗毅挥枪迎空一指,“黑龙司上下听令,杀无赦!放箭!”(未完待续。)

第1363章 皓阳神尊!    “轰隆隆……”

    就在众人为吕重的实力震惊的时候,前方那方虚无的空间,陡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访问:。

    “呼呼呼……”

    所有的金晶神焱有如朝拜一般,向那虚无空间最中心的金‘色’宫殿摇曳,隐约间表示出了一丝臣服的意思在内。

    接着,在四周游‘荡’的零星一些金晶神焱也有如‘乳’燕归巢一般,向那巨大的金‘色’神宫投‘射’而去。

    几乎眨眼间,‘混’沌之中的所有金晶神焱都开始消失。

    随之,那吞噬了无穷金晶神焱的巨大宫殿,由虚化实,形成了一个威严无比的超巨宫殿,矗立在所有圣人、圣尊的眼底。

    一股骇人之极的威压从这神秘的金‘色’宫殿投‘射’而出。

    “噗噗噗……”

    不少低等级的圣人,被这股威压震得连连喷血,疯狂后退。

    “好强!这……这是什么人的宫殿?”

    “太……太厉害了,‘混’……‘混’沌之中怎么会有如此神秘的宫殿存在?只是无形的威压,居然就能让我等圣人受伤?”

    “怎么回事?面对这个巨大的宫殿,我怎么总有一种如蚂蚁一般渺小的感觉?”

    “神‘性’!这个宫殿无形之中,泄‘露’了一丝顶级的神‘性’……”

    “难道……难道这……这是上界神人的宫殿?”

    ……

    不少圣人都是震惊之极,出乎意料,遇上这么一座巨大宫殿,在场的圣人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就冲入其中。

    相反,大家的心中都有着极大的忌惮。

    “轰隆隆……”

    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之际,前方的那巨大金‘色’宫殿,似乎诡异地移动起来。

    明明远在亿万万公里之外,可似乎已在众人动念间出现在百公里之外的地方。

    在众圣的感知当中,似乎天地之间其他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只余眼前的金碧辉煌的巨大宫殿。

    入目所见,宫殿雄浑无比。有亿万丈高大。宫殿虚浮于‘混’沌之中,霸气四溢。

    宫殿四周,更有无数根金‘色’柱子矗立。柱子上雕龙刻凤,更有无数不知名的巨兽或咆哮或静睡或行走。

    甚至,每一根金‘色’柱子,都刻画了神秘难明的符篆、秘文。

    这些秘文、符篆于金以柱子上大放其光,引动四周无穷无尽的至强能量。

    所有圣人、圣尊都满是呆滞地看着突兀挡住了自己眼光的金‘色’宫殿。只觉得自己的圣眼也被刺‘激’得出现了失明、晕眩之感。

    众圣大骇,连忙闭上自己的双眼。

    可是却震惊地发现。就算闭上双眼,也能“看见”前方金光熠熠,四方上下、里里外外都彻底被金‘色’光华给笼罩,似乎也只有这神秘的金光,成为这片‘混’沌虚空唯一的光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一年。

    当众圣渐渐适应了这强烈的金光之后,也偏偏没有任何人敢再睁眼。俱都以“圣识”代替着自己的眼睛。

    说实在的,面对那种诡异而古怪的金光,就逄圣尊都有些忌惮。

    “轰隆隆……”

    突然,宫殿震‘荡’,众圣脸‘色’发白,动念间疯狂后退。全集下载/

    这时候,附近的‘混’沌虚空突兀地刮起了一阵剧烈的超级太阳风暴。

    是的!

    正是类似太阳风的能量风暴。

    大量的带电离子。诡异地从前方巨大宫殿前喷薄而出。

    狂暴无比的超级风暴席卷整个‘混’沌,几乎在一瞬间轰至所有圣尊、圣人的身体!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这等诡异而狂暴的太阳风,居然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一丝伤害。

    这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与不敢置信。

    “呼呼呼……”

    突然,前方的巨大宫殿再次震‘荡’起来,紧接着。一阵阵更为强大的带电离子流窜出。

    只是这会儿,这些带电离子流并没有冲击到远。

    相反,它们诡异地在宫殿高空凝聚。

    “啪啪啪……”

    有如凡俗界的璀璨烟‘花’在高处升腾、展开。

    于昏暗之极的‘混’沌之中展现出一片唯美的景‘色’。

    “这……”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奇,大家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事。

    “轰隆隆……”

    突然,更多的带电离子流在高处凝聚再炸开。

    烟‘花’般唯美的景‘色’再次闪现。

    不同的是,这次那炸开的带电离子流居然诡异地‘混’合起一个个神秘而古朴的大字!

    明明众圣能确定自己等人都认不得这种文字,可偏偏任何人都似乎知道这些大字的意思。

    “金晶神焱。霸绝诸神。皓阳神尊、神界称尊!吾为皓阳,败尽英雄、屠灭诸魔,威压神界。生平唯有一败,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丝神魂藏于皓阳神宫,当求一能传吾衣钵之人,续吾神话——”

    神尊!

    居然是圣神界的一位至尊!

    轰……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露’惊‘色’,个个一脸惊容。

    平生唯有一败!

    可见其是何等的强大!

    偏偏这一败,居然就让一位神尊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一败,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虽然这皓阳神尊失败身陨,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小看他。

    神尊啊!

    这可是更高一界的至尊!

    在场的圣人、圣尊并不知道圣神界到底有多少尊级强者,但是,这人能在下界出现,就真正的了不起。

    再说了,在场的人连神人都不是呢!

    “天啊,没相到这‘混’沌之中居然还隐藏了一位神尊的宫殿……”

    “是啊,‘混’沌之中我也来过多次,却从来没遇上这皓阳神宫……”

    “看来这皓阳神宫与我等有缘啊,什么时候不开启,偏偏我们来了的时候开启。难道这皓阳神尊所期待的衣钵传人会是我们其中的一个?”

    “哈哈,真要是这样,那我们可发达了……”

    “圣神界啊,我以为我们永远没有机会闯入进去呢。没想到,这次的‘混’沌之行。居然还能遇上这等机缘……”

    ……

    在场的圣人、圣尊先是震惊,之后,大多都双眼放光,心中也多了一丝蠢蠢‘欲’动。

    要说什么才得能‘诱’‘惑’得了圣人与圣尊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当然首推“飞升圣神界”了!

    修炼之路,只有一直走下去,才能让大家都固地自封、原地踏步。

    提升每一个境界。飞升到更高等的世界,这是所有修行者最大的愿望。

    “皓阳神宫。当在千年之后开启,诚邀圣人以上强者进入。受吾之考验,得吾之传承。”

    金字的大字再次在高处炸响。

    千年之后开启?

    这下子,所有圣人、圣尊都是一愣,接着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要是千年之年才能进入,那么,赶来与大家竞争的人数会急增无数倍。

    至时候,竞争会非常地‘激’烈。

    那么,得到皓阳神尊的传承。成为神尊的衣钵传人的几率会下降无数倍。

    “我晕,居然要在千年之后开启?这……这不是吊人的胃口么?”

    “就是!就是!本以为这是我等的机缘到了,却没想到大家还要多等一千年。这是赤果果地调[戏]我等啊……”

    “我勒过去,这神界至尊也有些顽皮啊,他不会要玩我们吗?”

    “未必不可能!越是强者越有怪癖。你丫的不记得[鸿‘蒙’龙珠]内的那条贱龙龙魂么?那贱龙只不过是一个始龙残魂,可鸿‘蒙’龙珠偏偏是一个空间‘性’的道器,结果我们这些圣人都无法奈何那贱龙龙魂……”

    “是啊。这极有可能就是皓阳神尊对我们的一个考验。以史以来,选择衣钵传人的考验都是相当‘激’烈与残酷的,千年之后,只怕要陨落在皓阳神宫内的圣人、圣尊绝对不少……”

    “该死,这就是神界至尊的考验么?不过,就算考验再危险。千年之后,我也一定要来。这是我们飞升圣神界的唯一机会!”

    “我也会过来,不过,我会在千年之内尽量作些准备。哼……”

    “飞升圣神界,这是我修炼的最大目的。如果真的不能飞升圣神界,我宁愿陨落……”

    ……

    绝大部分的圣人、圣尊都是一脸复杂。

    不少人深深地望着不远处的巨大宫殿,甚至有在第一时间就强闯进去的冲动。

    还好。在场所的都是圣人,大家的控制力都非常强大。

    并没有被心中的给左右。

    ……

    与这些圣人、圣尊不同,躲在大寂灭珠的护罩之下,吕重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金‘色’神宫,却是一阵心驰神‘荡’:

    “奇怪,我明明没有见过这金‘色’神宫,怎么会觉得它颇有一丝熟悉之感?”

    “金晶神焱?皓阳神尊?我肯定自己在之前从没有见过这种火焰与这位神尊。只是我怎么总有一种在哪里听过或见过的感觉?真……真是他m的古怪……”

    刚想到这里,吕重突然脸‘色’一变,差点惊呼出声:“咦!不对!”

    “哈哈,我是没有见过金晶神焱,更没有见过皓阳神尊,但是,我可不只有自己的一份记忆。对……对了是玄虚光‘阴’虫……”

    陡然间,吕重双眼大亮,脸上也多了一丝了然:“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这皓阳神尊到底是谁了……”

    不错!

    吕重终于记了起来。

    得了[玄虚光‘阴’虫]的传承,也得了其一生庞大的记忆。

    当年的太古虫族,其战斗力在诸天万界都是超级恐怖的存在。

    这导致了整个太古虫族势力的暴涨。就算其他宇宙的种族联手都无法将太古虫族打败。再者,有了时间之王——[玄虚光‘阴’虫]做为整个虫族的皇者,整个虫族每每在战斗之中,能料敌知先。

    这样的太古虫族要发展壮大,称霸诸天万界都不是难事。

    可是,偏偏太古虫族的气运不济,就在一次事件之中,虫族的飞速发展被打断。

    一个实力极强的‘混’沌魔神闯入虫族世界,盗走了对虫族发展至关重要的一件异宝[虫神之心]。

    结果——

    玄虚光‘阴’虫、九幽霉运虫、暗渊回音虫、圣光焚天蝶、暗寂黑‘洞’虫、无双霸体虫、九霄惊雷虫、灯塔长生虫、盗寿金蝉……

    无数强大虫神组合成团,追杀这个‘混’沌魔神,却不料随着这个‘混’沌魔神闯入了‘混’沌之中,跟着进入了一片神秘的浩瀚世界。

    在这个世界,陡然有八个强得变态的“人类”在‘激’烈战斗。

    而且是以一对七的超级战斗!

    结果,那个霸绝人寰的强者,临死反击,不但杀了其中两个敌人,甚至还重伤了剩余的五个。

    而就在这个强者陨落的瞬间,他的双眼暴起一道慑人之极的杀意。

    顿时,之前偷走虫族至宝的‘混’沌魔神直接陨落在这一抹凌历之极的眼神之中。甚至跟着进入这个神秘世界的无数顶级奇虫,陡然感应到这一缕杀念瞬间‘洞’穿了亿万亿世界,不但直接把虫族世界推毁,甚至,把不少的虫族幼卵给封印了起来……

    这皓阳神尊当然不是这个以一敌七的强大存在!

    但是,吕重通过玄虚光‘阴’虫的记忆,也终于发现了这皓阳神尊是谁了。

    无他,这人正是被那个绝世强者,灭杀的两个神尊中的其中一位。

    玄虚光‘阴’虫自然也不认识这皓阳神尊。但是,当年的那一战,皓阳神尊‘操’控下的超级金晶神焱,也是让玄虚光‘阴’虫神王心有余悸。

    故而,隔了亿万万年的岁月,吕重还能透过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一丝记忆,明白这金焱神尊的根脚。

    “原来是他!”吕重双目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皓阳神尊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那个陨落的超级强者,但也绝对是极为强大而恐怖的存在。

    这样的强者,居然在这‘混’沌中留下了一份传承的希望?

    “皓阳神尊?火之神尊吗?”吕重心下暗暗嘀咕。

    这样一个神尊的随身宫殿,说实话,吕重也心动了。

    “千年之后开启?看来,我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准备!”

    想到这里,吕重目光陡然变得清亮不少。

    同时,吕重也想起差点记忆的一件大事。

    顿时兴奋地拍了拍双手,兴奋起来:“对了,当年玄虚光‘阴’虫神王率太古虫族神王大军追杀那偷盗[虫神之心]的‘混’沌魔神,也似乎离八大神尊的战场没达远。那么,这[虫神之心]应该就在这片‘混’沌之中?”

    刚想到这里,吕重又突然摇了摇头:“只怕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找到[虫神之心]。毕竟,这是在‘混’沌之中。时间又过去了那么久。虫神之心有可能被‘混’沌气流给冲击到更遥远的地方……”i580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