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隆隆……”

    就在众人为吕重的实力震惊的时候,前方那方虚无的空间,陡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访问:。

    “呼呼呼……”

    所有的金晶神焱有如朝拜一般,向那虚无空间最中心的金‘色’宫殿摇曳,隐约间表示出了一丝臣服的意思在内。

    接着,在四周游‘荡’的零星一些金晶神焱也有如‘乳’燕归巢一般,向那巨大的金‘色’神宫投‘射’而去。

    几乎眨眼间,‘混’沌之中的所有金晶神焱都开始消失。

    随之,那吞噬了无穷金晶神焱的巨大宫殿,由虚化实,形成了一个威严无比的超巨宫殿,矗立在所有圣人、圣尊的眼底。

    一股骇人之极的威压从这神秘的金‘色’宫殿投‘射’而出。

    “噗噗噗……”

    不少低等级的圣人,被这股威压震得连连喷血,疯狂后退。

    “好强!这……这是什么人的宫殿?”

    “太……太厉害了,‘混’……‘混’沌之中怎么会有如此神秘的宫殿存在?只是无形的威压,居然就能让我等圣人受伤?”

    “怎么回事?面对这个巨大的宫殿,我怎么总有一种如蚂蚁一般渺小的感觉?”

    “神‘性’!这个宫殿无形之中,泄‘露’了一丝顶级的神‘性’……”

    “难道……难道这……这是上界神人的宫殿?”

    ……

    不少圣人都是震惊之极,出乎意料,遇上这么一座巨大宫殿,在场的圣人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就冲入其中。

    相反,大家的心中都有着极大的忌惮。

    “轰隆隆……”

    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之际,前方的那巨大金‘色’宫殿,似乎诡异地移动起来。

    明明远在亿万万公里之外,可似乎已在众人动念间出现在百公里之外的地方。

    在众圣的感知当中,似乎天地之间其他的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只余眼前的金碧辉煌的巨大宫殿。

    入目所见,宫殿雄浑无比。有亿万丈高大。宫殿虚浮于‘混’沌之中,霸气四溢。

    宫殿四周,更有无数根金‘色’柱子矗立。柱子上雕龙刻凤,更有无数不知名的巨兽或咆哮或静睡或行走。

    甚至,每一根金‘色’柱子,都刻画了神秘难明的符篆、秘文。

    这些秘文、符篆于金以柱子上大放其光,引动四周无穷无尽的至强能量。

    所有圣人、圣尊都满是呆滞地看着突兀挡住了自己眼光的金‘色’宫殿。只觉得自己的圣眼也被刺‘激’得出现了失明、晕眩之感。

    众圣大骇,连忙闭上自己的双眼。

    可是却震惊地发现。就算闭上双眼,也能“看见”前方金光熠熠,四方上下、里里外外都彻底被金‘色’光华给笼罩,似乎也只有这神秘的金光,成为这片‘混’沌虚空唯一的光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一年。

    当众圣渐渐适应了这强烈的金光之后,也偏偏没有任何人敢再睁眼。俱都以“圣识”代替着自己的眼睛。

    说实在的,面对那种诡异而古怪的金光,就逄圣尊都有些忌惮。

    “轰隆隆……”

    突然,宫殿震‘荡’,众圣脸‘色’发白,动念间疯狂后退。全集下载/

    这时候,附近的‘混’沌虚空突兀地刮起了一阵剧烈的超级太阳风暴。

    是的!

    正是类似太阳风的能量风暴。

    大量的带电离子。诡异地从前方巨大宫殿前喷薄而出。

    狂暴无比的超级风暴席卷整个‘混’沌,几乎在一瞬间轰至所有圣尊、圣人的身体!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这等诡异而狂暴的太阳风,居然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一丝伤害。

    这让所有人都深感意外与不敢置信。

    “呼呼呼……”

    突然,前方的巨大宫殿再次震‘荡’起来,紧接着。一阵阵更为强大的带电离子流窜出。

    只是这会儿,这些带电离子流并没有冲击到远。

    相反,它们诡异地在宫殿高空凝聚。

    “啪啪啪……”

    有如凡俗界的璀璨烟‘花’在高处升腾、展开。

    于昏暗之极的‘混’沌之中展现出一片唯美的景‘色’。

    “这……”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奇,大家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事。

    “轰隆隆……”

    突然,更多的带电离子流在高处凝聚再炸开。

    烟‘花’般唯美的景‘色’再次闪现。

    不同的是,这次那炸开的带电离子流居然诡异地‘混’合起一个个神秘而古朴的大字!

    明明众圣能确定自己等人都认不得这种文字,可偏偏任何人都似乎知道这些大字的意思。

    “金晶神焱。霸绝诸神。皓阳神尊、神界称尊!吾为皓阳,败尽英雄、屠灭诸魔,威压神界。生平唯有一败,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丝神魂藏于皓阳神宫,当求一能传吾衣钵之人,续吾神话——”

    神尊!

    居然是圣神界的一位至尊!

    轰……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露’惊‘色’,个个一脸惊容。

    平生唯有一败!

    可见其是何等的强大!

    偏偏这一败,居然就让一位神尊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一败,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

    虽然这皓阳神尊失败身陨,但是没有任何人会小看他。

    神尊啊!

    这可是更高一界的至尊!

    在场的圣人、圣尊并不知道圣神界到底有多少尊级强者,但是,这人能在下界出现,就真正的了不起。

    再说了,在场的人连神人都不是呢!

    “天啊,没相到这‘混’沌之中居然还隐藏了一位神尊的宫殿……”

    “是啊,‘混’沌之中我也来过多次,却从来没遇上这皓阳神宫……”

    “看来这皓阳神宫与我等有缘啊,什么时候不开启,偏偏我们来了的时候开启。难道这皓阳神尊所期待的衣钵传人会是我们其中的一个?”

    “哈哈,真要是这样,那我们可发达了……”

    “圣神界啊,我以为我们永远没有机会闯入进去呢。没想到,这次的‘混’沌之行。居然还能遇上这等机缘……”

    ……

    在场的圣人、圣尊先是震惊,之后,大多都双眼放光,心中也多了一丝蠢蠢‘欲’动。

    要说什么才得能‘诱’‘惑’得了圣人与圣尊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当然首推“飞升圣神界”了!

    修炼之路,只有一直走下去,才能让大家都固地自封、原地踏步。

    提升每一个境界。飞升到更高等的世界,这是所有修行者最大的愿望。

    “皓阳神宫。当在千年之后开启,诚邀圣人以上强者进入。受吾之考验,得吾之传承。”

    金字的大字再次在高处炸响。

    千年之后开启?

    这下子,所有圣人、圣尊都是一愣,接着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要是千年之年才能进入,那么,赶来与大家竞争的人数会急增无数倍。

    至时候,竞争会非常地‘激’烈。

    那么,得到皓阳神尊的传承。成为神尊的衣钵传人的几率会下降无数倍。

    “我晕,居然要在千年之后开启?这……这不是吊人的胃口么?”

    “就是!就是!本以为这是我等的机缘到了,却没想到大家还要多等一千年。这是赤果果地调[戏]我等啊……”

    “我勒过去,这神界至尊也有些顽皮啊,他不会要玩我们吗?”

    “未必不可能!越是强者越有怪癖。你丫的不记得[鸿‘蒙’龙珠]内的那条贱龙龙魂么?那贱龙只不过是一个始龙残魂,可鸿‘蒙’龙珠偏偏是一个空间‘性’的道器,结果我们这些圣人都无法奈何那贱龙龙魂……”

    “是啊。这极有可能就是皓阳神尊对我们的一个考验。以史以来,选择衣钵传人的考验都是相当‘激’烈与残酷的,千年之后,只怕要陨落在皓阳神宫内的圣人、圣尊绝对不少……”

    “该死,这就是神界至尊的考验么?不过,就算考验再危险。千年之后,我也一定要来。这是我们飞升圣神界的唯一机会!”

    “我也会过来,不过,我会在千年之内尽量作些准备。哼……”

    “飞升圣神界,这是我修炼的最大目的。如果真的不能飞升圣神界,我宁愿陨落……”

    ……

    绝大部分的圣人、圣尊都是一脸复杂。

    不少人深深地望着不远处的巨大宫殿,甚至有在第一时间就强闯进去的冲动。

    还好。在场所的都是圣人,大家的控制力都非常强大。

    并没有被心中的给左右。

    ……

    与这些圣人、圣尊不同,躲在大寂灭珠的护罩之下,吕重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金‘色’神宫,却是一阵心驰神‘荡’:

    “奇怪,我明明没有见过这金‘色’神宫,怎么会觉得它颇有一丝熟悉之感?”

    “金晶神焱?皓阳神尊?我肯定自己在之前从没有见过这种火焰与这位神尊。只是我怎么总有一种在哪里听过或见过的感觉?真……真是他m的古怪……”

    刚想到这里,吕重突然脸‘色’一变,差点惊呼出声:“咦!不对!”

    “哈哈,我是没有见过金晶神焱,更没有见过皓阳神尊,但是,我可不只有自己的一份记忆。对……对了是玄虚光‘阴’虫……”

    陡然间,吕重双眼大亮,脸上也多了一丝了然:“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这皓阳神尊到底是谁了……”

    不错!

    吕重终于记了起来。

    得了[玄虚光‘阴’虫]的传承,也得了其一生庞大的记忆。

    当年的太古虫族,其战斗力在诸天万界都是超级恐怖的存在。

    这导致了整个太古虫族势力的暴涨。就算其他宇宙的种族联手都无法将太古虫族打败。再者,有了时间之王——[玄虚光‘阴’虫]做为整个虫族的皇者,整个虫族每每在战斗之中,能料敌知先。

    这样的太古虫族要发展壮大,称霸诸天万界都不是难事。

    可是,偏偏太古虫族的气运不济,就在一次事件之中,虫族的飞速发展被打断。

    一个实力极强的‘混’沌魔神闯入虫族世界,盗走了对虫族发展至关重要的一件异宝[虫神之心]。

    结果——

    玄虚光‘阴’虫、九幽霉运虫、暗渊回音虫、圣光焚天蝶、暗寂黑‘洞’虫、无双霸体虫、九霄惊雷虫、灯塔长生虫、盗寿金蝉……

    无数强大虫神组合成团,追杀这个‘混’沌魔神,却不料随着这个‘混’沌魔神闯入了‘混’沌之中,跟着进入了一片神秘的浩瀚世界。

    在这个世界,陡然有八个强得变态的“人类”在‘激’烈战斗。

    而且是以一对七的超级战斗!

    结果,那个霸绝人寰的强者,临死反击,不但杀了其中两个敌人,甚至还重伤了剩余的五个。

    而就在这个强者陨落的瞬间,他的双眼暴起一道慑人之极的杀意。

    顿时,之前偷走虫族至宝的‘混’沌魔神直接陨落在这一抹凌历之极的眼神之中。甚至跟着进入这个神秘世界的无数顶级奇虫,陡然感应到这一缕杀念瞬间‘洞’穿了亿万亿世界,不但直接把虫族世界推毁,甚至,把不少的虫族幼卵给封印了起来……

    这皓阳神尊当然不是这个以一敌七的强大存在!

    但是,吕重通过玄虚光‘阴’虫的记忆,也终于发现了这皓阳神尊是谁了。

    无他,这人正是被那个绝世强者,灭杀的两个神尊中的其中一位。

    玄虚光‘阴’虫自然也不认识这皓阳神尊。但是,当年的那一战,皓阳神尊‘操’控下的超级金晶神焱,也是让玄虚光‘阴’虫神王心有余悸。

    故而,隔了亿万万年的岁月,吕重还能透过玄虚光‘阴’虫神王的一丝记忆,明白这金焱神尊的根脚。

    “原来是他!”吕重双目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皓阳神尊的实力,虽然比不上那个陨落的超级强者,但也绝对是极为强大而恐怖的存在。

    这样的强者,居然在这‘混’沌中留下了一份传承的希望?

    “皓阳神尊?火之神尊吗?”吕重心下暗暗嘀咕。

    这样一个神尊的随身宫殿,说实话,吕重也心动了。

    “千年之后开启?看来,我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准备!”

    想到这里,吕重目光陡然变得清亮不少。

    同时,吕重也想起差点记忆的一件大事。

    顿时兴奋地拍了拍双手,兴奋起来:“对了,当年玄虚光‘阴’虫神王率太古虫族神王大军追杀那偷盗[虫神之心]的‘混’沌魔神,也似乎离八大神尊的战场没达远。那么,这[虫神之心]应该就在这片‘混’沌之中?”

    刚想到这里,吕重又突然摇了摇头:“只怕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找到[虫神之心]。毕竟,这是在‘混’沌之中。时间又过去了那么久。虫神之心有可能被‘混’沌气流给冲击到更遥远的地方……”i580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四张照片引发的巨变    赵长枪驾车将赵庆猛送到临河市长途汽车站,亲眼看到他的车子离开,然后才和李若萍等人离开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不是赵长枪太小心,而是赵庆猛这家伙办事实在没个谱,头一秒钟他是一个主意,可能一秒钟后,他那奇葩的大脑就会想出另一个主意!

    赵庆猛离开后,赵长枪又将铝锅和吴慧玲分别送到了他们的出租屋。天宫美食城没有自己的职工宿舍,员工都是在外面租房子住。

    李若萍和吴慧玲虽然接触的时间比较短,但是同为漂亮女人,当然有许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她们现在已经成了朋友。两个人甚至互换了联系方式。本来赵长枪还担心自己离开后,万金亮还会找吴慧玲或者那些辞职员工的麻烦的,现在他放心了。有李若萍插手这件事,万金亮绝对不敢胡来。

    要知道,李若萍不但自己身手够强,而且毒玫瑰集团还有自己的安保力量,李若萍手下的的陈诚等人绝不是吃素的。

    由于时间紧迫,赵长枪没有来得及和李若萍共度良宵,一个深深的告别吻之后,赵长枪便和李若萍分开了。

    李若萍直接将七座的商务车借给了赵长枪,让赵长枪开车回去,省去了等车倒车的麻烦。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多,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耳机不断的打电话。

    赵长枪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岛国岳南山的。

    “岳哥,你现在可以将那些照片发出了去了。”赵长枪说道。

    “你现在已经安全抵达华国了?那就好,我这边现在就要展开行动了!”岳南山在电话中高兴的说道。

    两个人在电话中详细分析了山口组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几种可能,以及应对方法后,才挂断了电话。

    身在岛国的岳南山结束和赵长枪的通话后,马上开始着手安排。

    岛国的互联网上很快出现了四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个男人正用手中枪瞄准了竹林外空地上的一个人。

    第二张照片和第一张照片内容差不多,但是竹林中的那个人却已经倒在了地上。

    第三张照片是一张持枪人的特写,虽然照片是晚上拍的,但是依然能看清此人的相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此人赫然是佐佐木手下的一个死忠炮手!

    第四张照片是竹林之中死亡之人的特写,此人正是机井一郎,死的很难看!

    这四张照片都是那天晚上,灭魂社的兄弟和赵玉山一起去剿灭佐佐木隐藏在竹林中的伏兵时拍摄的。当时为了拍这四张照片可是费了一点力气。

    当时佐佐木原本隐藏在竹林中的二十个精英,被抓的被抓,战死的战死,根本没有人开枪打死机井一郎。

    开枪打死机井一郎的其实是灭魂社的另一名兄弟,而照片上出现的佐佐木的那个手下,其实那时候已经死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灭魂社的一名兄弟躲在这名死尸的后面,抓着这名死尸的衣服给他摆了一个开枪的姿势。

    赵长枪和岳南山之所以这时候才将照片发出来,一个是害怕佐佐木狗急跳墙,不顾当初他对赵长枪的承诺,将机井一郎的死和赵长枪有关的事情说出去。那样一来,赵长枪将很难离开岛国。

    第二个原因是,如果这些照片发出的太早,佐佐木还没有成为山口组的老大,其他人会很轻松的将他灭掉。如果是那样,赵长枪和岳南山打算用佐佐木来消耗山口组势力的计划就会大打折扣。

    灭魂社有自己的网络推手,在他们的努力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岛国互联网上,铺天盖地全是这四张照片!

    于此同时,岳南山故意安排人到处散布谣言,说是佐佐木当初根本就没真心打算将机井一郎救回来!他串通绑匪不但弄走了左少卿,而且让自己的亲信手下亲手打死了机井一郎!其目的就是想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其实这四张照片并不连贯,也很难证明机井一郎是佐佐木害死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当初佐佐木是强迫山口组的其他老大推举自己为老大的,那些山口组的大佬根本就不服气!只不过他们摄于佐佐木的实力,又没有反对他的理由,毕竟人家将祸害机井一郎的左少卿灭掉了嘛!所以他们才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这些照片和谣言一经流传开来,这些山口组大佬立刻意识到,这是彻底搬倒佐佐木的最佳时机!这时候干掉佐佐木,师出有名,名正言顺!

    于是山口组的这些大佬们开始秘密集会,决定组成一个“倒佐联盟”,联合大家的力量将佐佐木彻底的干掉。

    这些照片和谣言刚刚散布开,佐佐木便感到大事不好,他闭着眼睛也能想到这是赵长枪和灭魂社干的。目的就是想害死他。于是这家伙一边雇佣水军在网络上洗地,一边试图将山口组的大佬们再次集合起来,郑重给他们解释一下。告诉他们一切都是赵长枪和岳南山的灭魂组干的。

    可是,这时候山口组的大佬们早已经认定了机井一郎就是被佐佐木害死的!所以,那些山口组的大佬们已经没有人再听佐佐木的调遣和安排!

    很快,“倒佐联盟”打着为机井一郎报仇的旗号,向佐佐木的地盘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山口组内部的一场暴乱终于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山口组的帮众在整个岛国掀起了一阵阵血雨腥风。

    佐佐木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毕竟独木难支,在山口组其他大佬的死命打击下,佐佐木的势力节节败退,地盘也越来越小。此时的佐佐木恨不能将赵长枪掐死,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样背信弃义的事情。当初他可是亲手说过要让他当老大的!现在却掀起了一场让他灭亡的“战争”!

    佐佐木想将事情的整个真相告诉大家,可是所有人都宁可相信流传网络的那四张照片,也不愿相信佐佐木的话!

    一个多月后,佐佐木的势力再也撑不住了,在一次火拼中,他亲自操刀上阵,结果他虽然骁勇异常,但终究寡不敌众,最后被累倒在地,然后被砍了无数刀,再然后,他的尸体被乱战中的众人几乎踩踏成了一滩肉泥!

    佐佐木死后,岳南山本来以为山口组肯定会很快消停下来的。没想到佐佐木死后,山口组反而更乱了!这些大佬谁也不服谁,开始独自为王,并且想尽办法的扩大自己的地盘。这些大佬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相互之间今天还是联盟,但是明天便可能变成生死仇敌!整个局势怎一个乱字了得!

    在这个过程中,灭魂社一直按兵不动,也不去抢夺山口组那些无主的地盘。岳南山很清楚,别看山口组这时候够乱,如果灭魂社在这时候插一杠子,说不定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很可能会让山口组同仇敌忾,联合起来对付灭魂社,如果那样,可就要多操蛋有多操蛋了!

    所以,在整个山口组的争斗过程中,灭魂社只是稳稳的坐山观虎斗,看山口组庞大到几乎不可战胜的力量一点点的被消耗掉!

    岳南山本来以为山口组的势力肯定会被这场内耗消耗个七七八八的,没想到就当山口组乱的最厉害的时候,岛国政府竟然开始插手了!

    警察开始抓人,只要发现哪里发生暴乱和打斗,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战斗现场,然后开始毫不犹豫的抓人。

    越南山敏锐的感到这是一个让自己安插进政府和警察系统内的人,快速获得功绩的最好时机!于是,岳南山马上秘密联系灭魂社混到政府系统和警局内的线人,让他们抓住这个机会立功,争取位置往上挪!同时,岳南山利用这些年在岛国建立起来的关系网,不断给这些人提供最新消息。

    三个月后,在政府的强力打击下,山口组的动荡终于被扑灭。恢复了平静。山口组的实力被大大消弱。灭魂社成了最大的赢家。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说,再说赵长枪。

    赵长枪一边开着李若萍的车子回家,一边又拨通了平川县公安局长张立武的电话。水林镇如家酒店的火灾发生后,赵长枪让张立武和平川县其他几个有关部门的精干人员组成了火灾原因调查组。

    这个调查组虽然名义上是调查起火原因,但是在赵长枪秘密授意下,他暗地里调查的主要对象却是曹金飞!

    赵长枪要实实在在的弄清楚,曹金飞在平川县消防大队的位置上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县财政每年上千万的拨款都去了什么地方!这一次,赵长枪可不仅仅是想撤掉曹金飞职务的事情,他还想将曹金飞送进牢房!

    电话很快接通,赵长枪在电话中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我刚才看到曹金飞了!好家伙,样子够拽的。明目张胆的欺负我是县长不敢打人。”

    “头儿,你没又出手打人吧?”电话那头的张立武笑呵呵的说道。赵长枪的彪悍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别说他现在只是县长,恐怕以后他就是当了省长,恐怕谁把他惹急了,他可能也照打不误!

    “哦,送医院了。”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张立武嘴巴张的好像鸭蛋一样,赵县长不但把人打了,而且直接送医院了?!

    “你不用震惊,人不是我打的,是我一个兄弟打的。”赵长枪在电话中听到撮牙花子的声音,于是又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