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驾车将赵庆猛送到临河市长途汽车站,亲眼看到他的车子离开,然后才和李若萍等人离开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不是赵长枪太小心,而是赵庆猛这家伙办事实在没个谱,头一秒钟他是一个主意,可能一秒钟后,他那奇葩的大脑就会想出另一个主意!

    赵庆猛离开后,赵长枪又将铝锅和吴慧玲分别送到了他们的出租屋。天宫美食城没有自己的职工宿舍,员工都是在外面租房子住。

    李若萍和吴慧玲虽然接触的时间比较短,但是同为漂亮女人,当然有许多的共同语言,所以她们现在已经成了朋友。两个人甚至互换了联系方式。本来赵长枪还担心自己离开后,万金亮还会找吴慧玲或者那些辞职员工的麻烦的,现在他放心了。有李若萍插手这件事,万金亮绝对不敢胡来。

    要知道,李若萍不但自己身手够强,而且毒玫瑰集团还有自己的安保力量,李若萍手下的的陈诚等人绝不是吃素的。

    由于时间紧迫,赵长枪没有来得及和李若萍共度良宵,一个深深的告别吻之后,赵长枪便和李若萍分开了。

    李若萍直接将七座的商务车借给了赵长枪,让赵长枪开车回去,省去了等车倒车的麻烦。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多,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用蓝牙耳机不断的打电话。

    赵长枪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岛国岳南山的。

    “岳哥,你现在可以将那些照片发出了去了。”赵长枪说道。

    “你现在已经安全抵达华国了?那就好,我这边现在就要展开行动了!”岳南山在电话中高兴的说道。

    两个人在电话中详细分析了山口组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几种可能,以及应对方法后,才挂断了电话。

    身在岛国的岳南山结束和赵长枪的通话后,马上开始着手安排。

    岛国的互联网上很快出现了四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一片竹林,竹林里有一个男人正用手中枪瞄准了竹林外空地上的一个人。

    第二张照片和第一张照片内容差不多,但是竹林中的那个人却已经倒在了地上。

    第三张照片是一张持枪人的特写,虽然照片是晚上拍的,但是依然能看清此人的相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此人赫然是佐佐木手下的一个死忠炮手!

    第四张照片是竹林之中死亡之人的特写,此人正是机井一郎,死的很难看!

    这四张照片都是那天晚上,灭魂社的兄弟和赵玉山一起去剿灭佐佐木隐藏在竹林中的伏兵时拍摄的。当时为了拍这四张照片可是费了一点力气。

    当时佐佐木原本隐藏在竹林中的二十个精英,被抓的被抓,战死的战死,根本没有人开枪打死机井一郎。

    开枪打死机井一郎的其实是灭魂社的另一名兄弟,而照片上出现的佐佐木的那个手下,其实那时候已经死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灭魂社的一名兄弟躲在这名死尸的后面,抓着这名死尸的衣服给他摆了一个开枪的姿势。

    赵长枪和岳南山之所以这时候才将照片发出来,一个是害怕佐佐木狗急跳墙,不顾当初他对赵长枪的承诺,将机井一郎的死和赵长枪有关的事情说出去。那样一来,赵长枪将很难离开岛国。

    第二个原因是,如果这些照片发出的太早,佐佐木还没有成为山口组的老大,其他人会很轻松的将他灭掉。如果是那样,赵长枪和岳南山打算用佐佐木来消耗山口组势力的计划就会大打折扣。

    灭魂社有自己的网络推手,在他们的努力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岛国互联网上,铺天盖地全是这四张照片!

    于此同时,岳南山故意安排人到处散布谣言,说是佐佐木当初根本就没真心打算将机井一郎救回来!他串通绑匪不但弄走了左少卿,而且让自己的亲信手下亲手打死了机井一郎!其目的就是想将机井一郎取而代之!

    其实这四张照片并不连贯,也很难证明机井一郎是佐佐木害死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当初佐佐木是强迫山口组的其他老大推举自己为老大的,那些山口组的大佬根本就不服气!只不过他们摄于佐佐木的实力,又没有反对他的理由,毕竟人家将祸害机井一郎的左少卿灭掉了嘛!所以他们才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这些照片和谣言一经流传开来,这些山口组大佬立刻意识到,这是彻底搬倒佐佐木的最佳时机!这时候干掉佐佐木,师出有名,名正言顺!

    于是山口组的这些大佬们开始秘密集会,决定组成一个“倒佐联盟”,联合大家的力量将佐佐木彻底的干掉。

    这些照片和谣言刚刚散布开,佐佐木便感到大事不好,他闭着眼睛也能想到这是赵长枪和灭魂社干的。目的就是想害死他。于是这家伙一边雇佣水军在网络上洗地,一边试图将山口组的大佬们再次集合起来,郑重给他们解释一下。告诉他们一切都是赵长枪和岳南山的灭魂组干的。

    可是,这时候山口组的大佬们早已经认定了机井一郎就是被佐佐木害死的!所以,那些山口组的大佬们已经没有人再听佐佐木的调遣和安排!

    很快,“倒佐联盟”打着为机井一郎报仇的旗号,向佐佐木的地盘发起了全面的进攻!

    山口组内部的一场暴乱终于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山口组的帮众在整个岛国掀起了一阵阵血雨腥风。

    佐佐木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毕竟独木难支,在山口组其他大佬的死命打击下,佐佐木的势力节节败退,地盘也越来越小。此时的佐佐木恨不能将赵长枪掐死,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样背信弃义的事情。当初他可是亲手说过要让他当老大的!现在却掀起了一场让他灭亡的“战争”!

    佐佐木想将事情的整个真相告诉大家,可是所有人都宁可相信流传网络的那四张照片,也不愿相信佐佐木的话!

    一个多月后,佐佐木的势力再也撑不住了,在一次火拼中,他亲自操刀上阵,结果他虽然骁勇异常,但终究寡不敌众,最后被累倒在地,然后被砍了无数刀,再然后,他的尸体被乱战中的众人几乎踩踏成了一滩肉泥!

    佐佐木死后,岳南山本来以为山口组肯定会很快消停下来的。没想到佐佐木死后,山口组反而更乱了!这些大佬谁也不服谁,开始独自为王,并且想尽办法的扩大自己的地盘。这些大佬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相互之间今天还是联盟,但是明天便可能变成生死仇敌!整个局势怎一个乱字了得!

    在这个过程中,灭魂社一直按兵不动,也不去抢夺山口组那些无主的地盘。岳南山很清楚,别看山口组这时候够乱,如果灭魂社在这时候插一杠子,说不定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很可能会让山口组同仇敌忾,联合起来对付灭魂社,如果那样,可就要多操蛋有多操蛋了!

    所以,在整个山口组的争斗过程中,灭魂社只是稳稳的坐山观虎斗,看山口组庞大到几乎不可战胜的力量一点点的被消耗掉!

    岳南山本来以为山口组的势力肯定会被这场内耗消耗个七七八八的,没想到就当山口组乱的最厉害的时候,岛国政府竟然开始插手了!

    警察开始抓人,只要发现哪里发生暴乱和打斗,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战斗现场,然后开始毫不犹豫的抓人。

    越南山敏锐的感到这是一个让自己安插进政府和警察系统内的人,快速获得功绩的最好时机!于是,岳南山马上秘密联系灭魂社混到政府系统和警局内的线人,让他们抓住这个机会立功,争取位置往上挪!同时,岳南山利用这些年在岛国建立起来的关系网,不断给这些人提供最新消息。

    三个月后,在政府的强力打击下,山口组的动荡终于被扑灭。恢复了平静。山口组的实力被大大消弱。灭魂社成了最大的赢家。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说,再说赵长枪。

    赵长枪一边开着李若萍的车子回家,一边又拨通了平川县公安局长张立武的电话。水林镇如家酒店的火灾发生后,赵长枪让张立武和平川县其他几个有关部门的精干人员组成了火灾原因调查组。

    这个调查组虽然名义上是调查起火原因,但是在赵长枪秘密授意下,他暗地里调查的主要对象却是曹金飞!

    赵长枪要实实在在的弄清楚,曹金飞在平川县消防大队的位置上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县财政每年上千万的拨款都去了什么地方!这一次,赵长枪可不仅仅是想撤掉曹金飞职务的事情,他还想将曹金飞送进牢房!

    电话很快接通,赵长枪在电话中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我刚才看到曹金飞了!好家伙,样子够拽的。明目张胆的欺负我是县长不敢打人。”

    “头儿,你没又出手打人吧?”电话那头的张立武笑呵呵的说道。赵长枪的彪悍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别说他现在只是县长,恐怕以后他就是当了省长,恐怕谁把他惹急了,他可能也照打不误!

    “哦,送医院了。”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张立武嘴巴张的好像鸭蛋一样,赵县长不但把人打了,而且直接送医院了?!

    “你不用震惊,人不是我打的,是我一个兄弟打的。”赵长枪在电话中听到撮牙花子的声音,于是又说道。

第一五二一章 还真是巧了    众人长舒出一口气来,一想到是落在江一一的手里,刚才大家真的是被吓到了,实在是那淫贼的名头在某些方面怪吓人的。

    木匠忍不住问了句:“老板娘,外面的守卫都撤走了,你是不是趁机转移一下?”

    云知秋长叹道:“算了吧,有人说没我什么事了,让我老实在这呆着,否则要跟我翻脸!”

    木匠、石匠、厨子、儒生相视一眼,大概猜到了是谁,心中一喜,怪不得了,原来是那家伙出手了,动到人家老婆头上来,那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在御园那么疯狂的事情都干的出来,又岂会把一个都统放在眼里,这下估计够那褚都统喝一壶的!

    这段时间,被褚子山派人给围着,一帮家伙心中早就憋了口恶气,如今好了,出气的人来了!

    老范却听不懂其中的蹊跷,因为不知道云知秋和苗毅的关系,只当云知秋说的是魔道那边的人,问道:“老板娘,不知那个替身是什么人?”这才是他关心的,露面的时候竟然连他也瞒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好了,你们跟千儿出去吧,千儿有话跟你们交代。”云知秋淡淡一声,不再理会,又拿起了桌上的卷轴老神在在地看着,有关千面妖狐的事她没必要让魔道知道。

    老范还想问点什么,千儿已经走来伸手相请,“几位请跟我来。”

    木匠四人带头配合,转身走了,欲言又止的老范只好跟着离开了。到了外面,千儿一番交代,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云知秋没被劫走的真相暂时不要对外透露。

    回头云华阁恢复了平静。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

    千儿回了洞天福地后,云知秋的淡定也装不下去了,手中卷轴一扔,开口便骂:“看来我之前的怀疑一点没错,那江一一的事果然是那死鬼搞出来的。现在外面估计都知道老娘被淫贼给劫走了,王八蛋!嫌老娘的名声不够臭是不是?”

    千儿迟疑道:“大人究竟想干什么?”

    云知秋脸上怒容瞬间变成愁容,摇头道:“不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那家伙的毛病你们两个还不清楚么?怕是真的要出事了!可他现在根本不听我的劝。他又有意避开我不跟我见面,摆明了就是怕我阻止,我能怎么办?”

    千儿、雪儿一脸担忧啊,她们在苗毅微末时就跟着苗毅,自然知道苗毅也不是什么善茬,这样的事情十有八九不会轻易揭过,事情又刚好出在‘好日子’临近的当口,要说没其他事发生连她们自己都不信!

    树欲静却风不止,云华阁老板娘被江一一劫走的风声已经走漏了,不断有隔壁商铺的人跑来探听虚实。

    “听说云老板在城外被江一一给劫走了?”

    一体态微胖掌柜在铺子里到处看了看。怎么看起来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遂凑到了柜台前贼兮兮问儒生。

    儒生两眼一瞪,开口便骂:“你老婆才给江一一劫走了,还不回去看看?”

    胖掌柜嘿嘿一笑。只当这边是故做镇定给外人看,毕竟一个女人被江一一给劫走了那名声就臭大街了,所以对儒生的骂口也不以为意,拱了拱手告罪离去。

    “听说你们老板娘出了点事?”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全家都出了事!”

    不断有人来‘关心’,又不断被骂了出去。

    星空中,黑衣人依然挟持着‘云知秋’逃窜,后面的数百人马不远不近追着不放。

    偶尔回头看上一眼的‘云知秋’咬牙切齿传音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有必要玩的这么惊险吗?我腿肚子都在发抖!”

    黑衣人阴森森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云知秋’:“关我什么事啊!莫名其妙把我扯出来玩命,你回头告诉牛有德,以后这种事情别再找我!”

    黑衣人懒得理她。

    ‘云知秋’低头看了看腹部血淋淋的地方,衣服虽然被施法弄破了,实际上里面的皮肉丝毫无损,不禁又喂了一声,“那把匕首不错。设计的真精巧,居然能瞒过这么多眼睛,我提着脑袋帮你们这么大的忙,回头把那匕首送给我怎么样?”

    黑衣人:“不是我的东西,是大人给我的。你想要自己去找大人。”

    “哼!”‘云知秋’不屑一声。

    不远处的一颗不规则星体上,猫在一处石头洞里的黄啸天亲眼目睹了二人飞过。很快又目睹后面的追兵飞过。也就是看了看,继续无动于衷地守在这里等着,直到酉丁域都统褚子山领着一队人马飞过,他才两眼一瞪有了动静,迅速摸出了一只星铃,不知在和哪里联系。

    星空深处,一颗没有气罩,没有任何生命的荒凉星球上,连绵起伏的山谷间,一身便装的苗毅从一山顶的山洞中慢慢走了出来。

    背对等候在外的蓝虎旗大统领牧雨莲转身一看,迅速拱手行礼道:“大人!”同样是一身便装。

    她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敬畏,若说以前还有什么不服气的话,如今是真的服了,敢打嬴天王脸、敢在天帝迎亲仪式上闹事的牛人啊!听说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大人都亲自出面保过这位。更夸张的是,被罚入荒古死地关押了一千年,居然还能够活着回来,林林总总在一起,牛的一塌糊涂!

    换了她的话,那是打死也不敢尝试,犯了哪件落她头上她都得死翘翘。

    苗毅淡然问道:“人都回来了吗?”

    牧雨莲道:“已经在九环星天街休整了一段时间,接到大人命令都赶回来了,五万人马一个不少,正在等候大人调遣,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苗毅:“没什么吩咐,我要从这边过,所以让你们在九环星集结与我碰头,给了你们这么久的准备时间,想必弟兄们在天街该采买的个人用品都采买好了吧?”

    牧雨莲道:“大人尽管下令!”

    苗毅道:“让大家做好开拔的准备吧,回御园换防。”

    “是!”牧雨莲拱手领命,却见苗毅又摸出了星铃在手,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来,哼哼两声,“还真是巧了!”

    牧雨莲不禁问:“大人,怎么了?”

    “淫贼江一一听说过吗?”苗毅问道。

    牧雨莲一愣,“听说过,前几天九环星天街封锁大肆搜捕这江一一的时候,属下就在城内,可谓闹得鸡飞狗跳。”

    苗毅亮了亮手中星铃,“接到消息,江一一挟持了一个女人朝我们这边来了,就两个人,我琢磨着要不要顺便拿了?”

    牧雨莲眼睛一亮,笑道:“大人果然洪福,刚出荒古就有一份功劳送到了大人的面前,这江一一可是得罪了天庭上上下下的不少官员,若能将他拿下,可谓大功一件!”

    苗毅皱眉道:“可咱们未接上令,擅自在别人地盘上捉拿逃犯是不是不妥?”

    牧雨莲笑道:“我们又没有到处去捉拿逃犯,是人家主动撞到咱们手上来的,若是放过了怕反倒会惹来别人指责。大人,这淫贼专对官眷下手,这次挟持的还不知道是哪位官员的家眷,大人若能救下,对方必然感激。”

    苗毅斜眼道:“你的意思是,没事?可以做?”

    牧雨莲:“理所当然的事情,能有什么事,送上手的功劳不要白不要。”

    苗毅点头道:“也好!不过还是小心为妙,这江一一能屡次从天庭追捕中逃脱怕没那么简单,能抓到最好,抓不到的话也没必要追着折腾,免得多事,我刚刚刑满释放不想惹事,交代下去,让弟兄们不要暴露身份。”

    “是!”牧雨莲领命而去,不过心里还是嘀咕了一句,你竟然说你不想惹事?你惹出的事还少吗?

    没等多久,星空中黑衣人挟持着一个女人朝这边飞来,而这边星球上快速飞出千名人马,分八队朝八个方向分张而去,兜向了来者。

    跟在苗毅身旁正面迎去的牧雨莲急声道:“大人,他们后面还有天庭的人马在追赶!”

    这边已经发现了后面追来的数百人。

    苗毅冷笑一声:“既然已经出手了,那这功劳谁抢到了就是谁的,久闻江一一大名,待我去会会!”噼里啪啦战甲上身,手持逆鳞枪全速冲了出去。

    牧雨莲大吃一惊,怕他有失。

    偏偏对面挟持着人的黑衣人亦不做丝毫停留,强行硬冲过来。

    相撞的瞬间,谁都没搞清是怎么回事,突见苗毅抡出一面大镜子一拍,裹挟着人质的黑衣人挥剑一挡,劈了个空,镜面如涟漪,整个人被扫进了镜子里,连同人质一起消失了。

    苗毅手中镜子一抖,缩回了正常铜镜大小,扭头便回。

    怕他有失快速追来的牧雨莲一愣,这就完了?

    后面追来的数百人马紧急停在了空中,不为别的,只为对面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千余服饰各异的人马,可比这边人多,哪能轻易莽撞,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江一一和‘云知秋’就没了?

    见那队人马调头就走,数百人又再次追去,领队的康姓将领冲在最前面喝道:“什么人竟敢阻挠天庭捉拿逃犯?”(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