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忽然冲到石国平面前的黑大个正是赵庆猛,这家伙担心自己天黑之前不能赶回到赵庄自己的家,自己老婆就会去找刘二麻子,所以恨不能一步就到家。 [800]现在曹金飞和石平国挡住他们的去路,得不得说半天,态度还这么恶劣,这家伙早就不耐烦了。要不是枪哥就在面前,他不敢胡来,这丫早上去拍死这几个家伙了。

    石平国被赵庆猛没头没脑的话弄懵了,心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黑大个子脑袋有毛病吧?你老婆去找刘二麻子睡,关老子屁事啊?”

    想到这里,石平国想也不想的说道:“你他妈是谁啊?你老婆爱和谁睡和谁睡,又没和老子睡,和老子什么关系?”

    赵庆猛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赵长枪在不在跟前了,一拳朝石平国的眼睛捣去,嘴里还骂骂咧咧:“我妈是谁?我妈是你奶奶,我是你亲爹!草,连你亲爹都不认识,真是个不孝之子,看老子揍不死你!”

    石平国虽然平时不怎么训练,但是好歹也是消防支队长,而且同样年轻力壮,正是躁动的年纪。所以这家伙看到赵庆猛的拳头朝自己打来后,丝毫没有惊慌,只是快速的将脑袋一偏!

    “呜”的一下,赵庆猛的拳头从他的耳朵边上滑了过去。

    石平国躲开赵庆猛迅猛无论的一拳之后,下面一记撩阴脚就朝赵庆猛的裆部扫了过来!

    石平国看到赵庆猛就像一个黑熊怪一样,以为他一定反映迟钝,自己这一脚一定能轻而易举踢爆他的蛋蛋!

    然而,这家伙哪里想到,赵庆猛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身体却非常的敏捷。这家伙从小便喜欢跟在赵玉山的屁股后面惹事,没事的时候,赵玉山也教他几手,所以,这家伙的肌肉反映速度要比大脑反映快的多!

    他看到自己一拳打空,自己的拳头和石平国的面门交错而过,于是也不将拳头撤回来,而是顺势对着石平国的太阳穴就是猛力一摆!

    赵庆猛的拳头和石平国的太阳穴相隔只有不到五公分,而石平国的脚离赵庆猛的裆部足有一米多,石国平的脚当然不如赵庆猛的拳头快!等到赵庆猛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石平国的太阳穴上时,石平国的撩阴脚距离赵庆猛的裆部还有八十多公分!

    赵庆猛的突然变招完全出乎了石平国的想象,这家伙没有做出任何防护和躲闪动作,太阳穴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赵庆猛一拳,这家伙顿时感到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小说下载/

    赵庆猛得理不饶人,趁着石平国脑袋犯迷糊,抬脚就踹在他的胸膛上!石平国的身子顿时好像炮弹一样笔直的飞了出去,然后噗通一声落在地上。

    石平国好像死狗一样啪叽一声落到地上后,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不过这家伙刚站起来,就发现赵庆猛一个箭步又朝他扑了过来,这家伙心中一慌,吧唧一声再次跌倒在地上!

    这回这家伙再也起不来了!赵庆猛看到石平国起不来了,这才呸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石平国嘴上不敢说,心中却直骂娘。这家伙却不知道他能保住一条命就算是奇迹了。刚才赵庆猛打向他太阳穴的一拳,由于赵庆猛的拳头离他太阳穴太近,发力距离太短,而赵庆猛也没练过寸拳啥的。所以没有打出力量,不然石平国就不是现在这样子,而是很可能已经哏屁着凉了。

    “草!这个混蛋敢打石哥!弄死他!”

    “弄死他!***,我看他是纯粹活的不耐烦了!”

    和石平国一起来了五六个人也都是日死牛的小伙子,石平国的好哥们,他们看到赵庆猛竟然敢将石平国打伤,于是七嘴八舌的吼叫着朝赵庆猛冲了过来!

    站在一旁的铝锅见赵庆猛一个打五个,害怕赵庆猛吃亏,于是擦拳磨掌便要上去助阵。然而还不能他迈开步子,却被赵长枪一把拉住了。铝锅看到赵长枪向他使了个眼色,这才停下了脚步。

    赵长枪阻止铝锅向前,并不是不讲义气,而是他已经看出来了。就眼前这五个人根本就不是赵庆猛的对手!赵庆猛能轻松的就将他们放倒在地!何况赵长枪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赵庆猛有危险,他马上会出手!他手里可是拎着一个矿泉水**呢!这玩意在赵长枪手中完全可以变成一个杀人的利器!

    赵长枪的判断一点都没错,别看曹金飞五个人都精干彪悍,但是论起打架的功夫,和赵庆猛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只见赵庆猛抡开拳脚,顷刻间将五个人打的东倒西歪。

    “赵长枪,你敢让你的人行凶打人!我要去起诉你!”

    曹金飞一边拼命的招架赵庆猛的攻击,一边大声的冲赵长枪吼道。

    赵长枪嘿嘿一笑说道:“嘿嘿,曹金飞,我告诉你啊。现在打你们的这位是我一个兄弟。这家伙哪里都好,就是脑子不好,不规律间歇性神经病!由于你们刚才的刺激,他现在发病了,见谁打谁,见谁杀谁!我也不敢管他的事情,我刚才已经报警了,不过警察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要听我的,赶紧快跑,不然不等警察赶到,你们可能就得死在他手中,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啥?你说他脑子有问题?”曹金飞简直不敢相信的问道。这家伙想想刚才赵庆猛说话的样子,好像脑子还真有点问题。而且他看赵庆猛打架的样子也有点问题。

    只见眼前这个黑大个子出手之间毫无章法招式可言,他能占据上风完全就是因为力气大,变招快,而且抗击打能力超强!这家伙出手之间,根本不考虑防守,任凭别人的拳头砸在他身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子,仿佛他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最让曹金飞心惊的是,他看到赵庆猛打的高兴,竟然好像人猿泰山一样连连怪吼,仿佛不把他们撕成碎片决不罢休一样!

    “我草!赵长枪这个混蛋闲的蛋疼随身带着一个神经病干什么?不行老子得快跑,不然恐怕被这个脑二症患者打死了也白打,不带给老子偿命的!”

    想到这里,曹金飞连忙大声吼道:“快跑!大家快跑!这家伙脑子真的有病!打死我们也白打,不会给我们偿命!”

    其他几个人早就打退堂鼓了!事情本来没他们什么事情,他们之所以出手一个是因为大家都是好哥们,好哥们动手了自己不动手说不过去。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因为他们看到赵长枪这边只有三个男人,而他们却有六个,二对一,这仗怎么打怎么赢的。

    没想到战斗一开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人家只出来一个人就把自己一伙人干的狼狈不堪。自己如果再打下去,恐怕就得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的,此时不跑还等什么时候?等警察来到后,自己的胳膊腿还在不在都不一定了!

    所以,曹金飞一声大吼后,这些人马上撒丫子就跑!生怕跑慢了,被赵庆猛又给追上抓住了!

    让曹金飞一帮人吐血的是,他们想跑,赵庆猛还不想让他们跑了!只见这家伙怪吼一声就朝曹金飞等人追去。

    曹金飞等人刚刚跑到石平国旁边,打算将还脑袋发昏站不稳当的石平国背起来,忽然发现赵庆猛朝他们追了了过来,不禁急的脑门上直冒汗。

    “赵长枪,你快点让他停下!哦不!你快点让他回去!”曹金飞拼了命的朝赵长枪吼道。

    赵长枪心中暗笑,他明知道此时赵庆猛的脑袋已经处在极度亢奋状态,恐怕自己的话他也不听,但还是装模作样的吼道:“猛子哥!快回来!快回来!”

    赵长枪恨极了曹金飞刚才嚣张的做派,也恨极了刚才石平国竟然敢用消防检查来威胁李若萍,所以他根本就没真心打算让赵庆猛停下来!不然他就亲自上去将赵庆猛拦住了。

    赵庆猛的脑袋受了刺激,根本听不进赵长枪的话,仍然快步朝曹金飞等人追去!

    就在这紧要关头。石平国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忽然清醒了,他猛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大个子忽然出手,都是因为自己挡了他的路,耽误他回家。而他如果回家晚了,他老婆好像就要红杏出墙!

    于是石平国猛然大声冲赵庆猛吼道:“大个子!你如果再在这里打架,耽误了时间,你老婆就去和刘二麻子睡觉了!”

    赵庆猛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石平国这句话算是点了他的死穴了!

    于是乎,刚才有些神志不清的赵庆猛猛然明白过来了,心想:“对啊,老子得快点回家啊!如果天黑之前不能回家,小丫就要去跟刘二麻子睡了!”

    “快滚,快滚,别再挡老子的路!不然老子捏死你们!”赵庆猛冲曹金飞他们大声吼道。

    曹金飞等人看到赵庆猛终于能听懂句人话了,于是马上互相搀扶着跑进汽车,然后一溜烟没影了。

    赵长枪和李若萍等人看着狼狈逃窜的曹金飞等人,再看看正急吼吼朝早已经被保安开到路边的七座商务车跑去的赵庆猛,忽然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恶人还需恶人磨,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第一五二零章 淫贼劫人    看这样子,显然是此人若敢有任何异动立马就会将其给干翻,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

    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依旧微垂着脑袋,也许是受此胁迫情形的影响,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稳定了下来。

    康斜了眼身旁的‘云知秋’慢慢拔剑在手相随,一群人都拿好了家伙。

    ‘云知秋’回头看了眼康手里的家伙,嘴角微微动了下,貌似恨恨,脚下没停,依旧前行。

    走近树下后,将那黑衣人围住的人马让出了一条道来,放了‘云知秋’过去,跟随的康又打了个手势,数百人立刻动作,瞬间将这里给围了一层又一层,有人还跳到了树上,令被围困之人插翅也难逃。

    走到黑衣人身前,‘云知秋’轻叹了声,“表叔。”

    “哎!”黑衣人也轻轻叹了声,拿出了一只储物镯,“恭喜的话就不说了,也说不出口,这么多年了,些许嫁妆,算是一点小小心意吧,不要嫌少。”

    ‘云知秋’单掌推了回去,摇头道:“表叔,我不能收。”

    黑衣人又推了推,“为这个家操劳这么多年,这也是你应得的。”

    ‘云知秋’:“表叔,心意我领了,改嫁怎好…。”又往回推。

    两人推来推去,一个要送,一个不愿收,众人看着那只储物镯,一个个心里在琢磨,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

    康在‘云知秋’身后咳嗽一声,“掌柜的,既然是一片心意,不妨收下好了。”他琢磨着都统大人让这位出来接受东西怕就存了人财两收的意思。

    ‘云知秋’回头瞪了他一眼,一把将储物镯拍在了黑衣人的手上,“表叔。我不能收。”

    黑衣人拿着储物镯沉吟了一下,“你在这家里辛苦这么多年,哪能让你空手离开,这样吧…”说着施法从储物镯里掏东西。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没见黑衣人掏出什么财物,却见掏出了一支剑和一把匕首。

    更令人措手不及的是,黑衣人掏出剑顺势就架在了‘云知秋’的脖子上,匕首顶在了‘云知秋’的腹部,稍一横身就将云知秋给挟持在了手上。

    我去!康眼皮一跳。这一出实在是谁也没想到,众人只防备着‘云知秋’被带走,没想到会被人给劫持。

    周边刀、枪、破法弓之类的迅速紧张了起来,都指向了黑衣人,康挥剑喝道:“找死不成!放开云掌柜!”

    黑衣人挽在‘云知秋’脖子上的剑锋内收,帽檐下的一张老脸露了出来,说话的声音也变了,变得尖锐起来,“让开!不然我宰了她!”

    康被逼得下意识后退一步,众人皆有些投鼠忌器。在那面面相觑。

    被挟持的‘云知秋’脸色剧变,急声道:“你不是表叔,你是谁?”

    黑衣人尖笑道:“江一一在此!”

    “江一一?”众人大惊。前阵子城里闹腾淫贼江一一的事,没想到出现在了这里。

    康吃惊不小,可是眼珠一转,察觉到了不对,目光盯向了‘云知秋’,嘿嘿冷笑道:“掌柜的,拿这种糊弄三岁小孩的手段来糊弄我未免也太可笑了一点,我劝你还是自觉点。否则万一弟兄们有个什么失手,都统大人也只能是遗憾了。”

    ‘云知秋’破口大骂,“放你妈的狗屁!瞎了你的狗眼,我表叔肯定被他害了…啊!”陡然发出一声惨叫。

    挟持她的黑衣人一剑挽着她脖子,抵在她腹部的匕首却是手起刀落,狠狠插进了她的腹部,鲜血直飙。

    这一幕顿时惊得康等人无语,还以为是‘云知秋’不想嫁在搞鬼。这难道是苦肉计…

    黑衣人环顾四周,冷笑道:“想抓我?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我若死肯定要拖她垫背,让开!”

    康在那咬牙切齿,手慢慢扬了起来。有下令进攻的趋势,沉声道:“江一一。放了她,我可以放你离去!”

    “我会信么?”黑衣人冷笑一声,插在‘云知秋’腹部的匕首一动,‘云知秋’立刻一副疼得死去活来的样子。

    康顿时咬牙切齿,他是真想下令连‘云知秋’一起给灭了,之前当众受的那一巴掌简直是奇耻大辱,可这么多人看着,他若真这样做了,都统大人那边没办法交差。

    黑衣人看了看四周,也不管周边让不让开,裹挟了‘云知秋’腾空而起,迅速掠空而去。

    “追!”康恨恨跺脚一声,大手一挥,率领人马掠空追去,同时紧急联系城中剩余人马前来支援,自然也免不了联系都统大人褚子山,这边出事了!

    星空领队飞行的褚子山正神情淡然地暗暗做着美梦,突闻噩耗,有些惊疑不定,问:是不是云掌柜故意搞鬼?

    康:卑职之前也这样怀疑,可…云掌柜已经挨了几刀,随时有可能丧命,又不像是作假,卑职不敢追的太近!

    的确如此,黑衣人见康等人马追的太近,又在前面捅了‘云知秋’几匕首,下手那叫一个狠,‘云知秋’的惨叫声令后面追的人头皮发麻。放走了也不行,追的太紧又怕害死那女人回头没办法向都统大人交代,不敢赌!

    褚子山顿时大怒,怒骂:没用的废物,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康:卑职无能,请大人明示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褚子山:给我盯住了,不要让人跑了,也不要逼的对方玉石俱焚,本座随后就到…如果实在是盯不住的话,杀!

    康:卑职怕误伤云掌柜。

    褚子山:尽量拖着等本座驾到,实在拖不住也不能让她落在淫贼江一一的手上!

    这摆明了是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要连‘云知秋’一起给干掉。发出这个命令他自己也肉疼,惦记那女人一身的肉惦记多久了,眼看就要成美事,那女人却落在了淫贼江一一的手中,到了这个地步他是不可能让江一一把‘云知秋’给带走的,落在了江一一的手中就凭那淫贼的恶名不用想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至于江一一为什么会盯上云知秋,同样不用想也能猜到,这是江一一的老毛病,专对天庭官员家眷下手,估计是自己马上要娶云知秋的事传开了。他哪能戴上江一一那淫贼送上的绿帽子,丢不起那人,救得了则救,救不了也只能是毁了,到了他这个地步不可能因为一个还未进门的女人成为天下人的笑话。

    康明白了他的意思:是!

    其实康恨不得现在就下令将江一一和‘云知秋’一起给干掉,可身边人太多了,真要这样做了没办法交代。

    “收队加速前行!”褚子山突然回头下令。

    上万人马立刻收缩,显摆的仪仗不要了,金莲修士全部进了彩莲修士的兽囊,人数大减,飞行速度却是陡然加快!

    领队疾飞的褚子山同时在向酉丁域各地驻军人马下令,封锁酉丁域星门出入,调集大军围追堵截。

    “兄弟,怎么了?”

    云华阁木匠从铺子里跑了出来,见监控铺子的天庭人马正在集合,似乎有撤离的打算,赶紧问了声。

    为首将领抬头看了眼云华阁的招牌,老板娘人都被劫走了,再看守这里的人质也没了意义,冷哼道:“还能干什么?救人!你们掌柜的在城外被江一一给劫走了!”回头朝集合的部从挥手喝道:“走!”

    数百人迅速腾空而起,快速向城门方向飞去。

    “啊…”木匠惊呆了,闪身回了铺子里面,朝老范等人急声道:“老板娘落在了江一一的手里,快去救人!老范,你修为高,还不赶紧先走一步!”

    老范等人一听也急了,老板娘落在淫贼江一一的手里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后果。

    “人往哪边去了?”老范闪身到木匠身边问刚才那批守卫的去向,毕竟他也不知道‘云知秋’被劫往了哪个方向,只能是跟着那群天庭人马去。

    “站住!”一声清脆喝止声从后堂传来,众人看去,千儿从后堂慢慢走了出来。

    木匠急告:“大姑姑,老板娘在城外被江一一给劫持走了!”

    千儿不慌不忙从他们身边经过,走到铺子门口朝外面左右看了看,返回问道:“外面的看守都走了?”

    木匠点头:“都走了,大姑姑,你留这里,我和老范他们…”

    “你们几个跟我来!”千儿语气平静,扔下话不慌不忙朝内走去。

    木匠等人愣住,察觉到了不对,老板难被劫走了这位不该这么平静才对,相视一眼,带着焦虑和狐疑神色跟了她去。

    到了后院上楼,进了云知秋所居的洞天福地,入内后全部傻眼愣住,只见云知秋安坐在亭子里翻着一轴古卷,神态安然宁静,处乱不惊。

    千儿进入亭内俯身在云知秋肩旁嘀咕了几声,云知秋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偏头看向几人,轻叹道:“好啦!都看到了,被劫走的不是我,大家不用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几人恍然大悟,难怪了,之前那个老板娘言行举止怎么看怎么觉得古怪,还以为是被逼婚心情不好的原因,原来是替身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