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朱千手张狂大笑:“哈哈,人类蝼蚁,你太嚣张了,要杀上我玄幽虫域,凭你还不配。更何况,今天我也不会让你逃离混沌!所以,去死——”

    话音一落,她手中的缚圣索已带着无与伦比的速度,化成无穷无尽的长索,向吕重套来。

    在朱千手看来,自己的缚圣索,虽然只是后天至宝,但是却吸收了无穷无尽的帝虫精血。更是有成千上万束顶级的蛛丝融合而成。

    可以说,单是淬炼这根[缚圣索],朱千手就花费了上百亿年的时间。更是融合了无数至柔至韧之物。

    再加上朱千手百亿年如一日地以圣力滋润,此宝不是先宝至宝,却胜似先天至宝。

    单论“柔韧性”,至宝甚至还强于一些混沌灵宝。

    正因为这样,有无数帝虫甚至是虫圣都曾被朱千手一招成擒。这让她对自己的缚圣索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可惜,朱千手就算与吕重多翻为敌,却也根本不知道吕重的底细。

    “缚圣索?蛛丝?至柔之宝?呵呵,不管是什么东西,遇上我吕重,都都将是一劫。嘿嘿……有意思……”面对猛然袭来的缚圣索,吕重突然冷笑起来,心念一动,之前被[大寂灭珠]收走的一些[金晶神焱]陡然≥被吕重释放出来。

    “呼呼呼……”

    金色神焱一出现,就呼啸出死神的狞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了上去。

    “啊……”

    朱千手惊叫,这才记起。在刚才吕重可是收取了大量的[金晶神焱]。

    神界高温火焰。又岂是他的缚圣索能对付得了的。

    “不好!”心中暗自大叫一声。朱千手本能地就要收回[缚圣索]。

    可惜迟了!

    高手相斗,分秒必争。

    在朱千手有意收回[缚圣索]之际,金晶神焱已诡异地包裹在其上。

    “呼……”

    让无数人震惊的一幕出现。

    这至柔至强的[缚圣索],一遇金晶神焱,就有如遇到真正的绝世克星一般。

    火焰一沾身,顿时有如火上加油。“蓬”地一声,整条缚圣索直接化为一条火龙。

    “啊,我的缚圣索……”朱千手惨然一叫。心终如绞。

    这可是她成为五阶圣人后,吞出的本命蛛丝淬炼而成的超级法宝,其威力绝对不在极品先天至宝之下。

    甚至,一直以来,她也相信自己的缚圣索,是刀剑无伤、水火不侵的超级法宝。

    可是她哪里能想到吕重居然直接把之前利用道器收取的[金晶神焱]给放了出来。

    遇到金晶神焱,莲尊的[千光金灵莲]都几乎完全被毁呢!

    “吕重,你彻底勾起了我的杀心。今天我朱千手要是不杀了你,让你神形俱灭,难消我心头之恨。甚至也会在我的圣识中留下一丝阴影与破绽。所以。你死定了——”朱千手阴森森地看着吕重,陡然。她之前被吕重砍下的一条手臂诡异地再次重生出来。

    不对!

    不是重生,而是另一条钢肢补充着出现。毕竟,朱千丝是一只超级蜘蛛成道。本尊可是有着八条强大之极的钢腿。被吕重斩断一条,还有七条呢。

    出于对吕重的愤恨,朱千手准备动用自己全部的实力,轰杀吕重。

    这会儿她完全暴走,整个人已变回了虫圣本尊的样子。

    这是一只诡异的生物。上身为绝美的人类,下身则为蜘蛛之体。

    本尊一出,朱千手的凶性狂飙,其实力似乎也提升了近三成之多。

    “杀——”

    朱千手娇喝一声,成千上万的至毒针型法宝,化为漫天针雨,从四面八方围攻吕重。

    “金晶神焱——”

    吕重并没有一丝惧怕,轻声一喝,大寂灭珠非常配合地把之前收取的一部分[金晶神焱]陡然向四周喷射而出。

    “呼呼呼……”

    剧毒的漫天针雨,一遇到金晶神焱,顿时有如被热汤灼烧的白雪,瞬间融化。

    “来而不往非礼焉,砸——”

    吕重的脸上多了一皆知冷酷,在他的元神指挥下,[大寂灭珠]陡然急速冲向朱千手。

    如果在平时或在外界,就算吕重身有道器守护,要想在一般情况下伤了朱千手简直不可能。

    可现在偏偏在混沌之中!

    这里的[寂灭元力],对圣尊都是一种极强的压制。更何况是圣人了。

    这时候,朱千手的行动能力、身体的反应能力也远远跟不上意识的反应。

    在朱千手勉强挥出两条钢腿甩出的前提下,大寂灭珠猛然暴发。

    裹带着之前吸纳、收取的大量[金晶神焱],猛然凝于一点砸向朱千手。

    “轰隆隆……”

    千万丈的金光陡然如烟花一般爆炸开来,化为一片璀璨的金色光焰,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混沌之中,本就还有零星的金晶神焱在飞舞。可是,这次大寂灭珠却是强行把之前收取的金晶神焱给组合在一起。

    这么突然地爆发,使得混沌之间金晶神焱猛然激增。

    这种金晶神焱可是圣神界的超级火焰!

    在下界,拥有极为恐怖的焚粗线条之力。

    被这股恐怖的金晶神焱一冲,朱千手勉强挥出两条钢腿,却是彻底悲摧了。

    先是一阵烤肉之味产生,可在瞬息之间,焦糊的味道产生,短短眨眼不到的时间,朱千手的这两条经历了千锤百炼的钢硬蛛腿就被烧成了灰烬。

    金光万丈,烈焰滚滚。

    在焚烧了朱千手的又一对钢腿之后,金晶神焱再次雷霆出击。以更快的速度向朱千手的脑袋追击而去。

    这会儿,朱千手又被毁了一对手掌,这让她对金晶神焱的恐惧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哪里还有心攻击吕重?

    本能、下意识地,朱千手就再无战斗之意,准备疯狂逃跑。

    不是她惧怕吕重。关键是吕重太无耻了,居然利用[金晶神焱]来对付她。

    要是早知道吕重如此变态、妖孽。在见了吕重之后,就应该敬而远之。

    可惜什么都迟了。

    在朱千手怆惶逃跑的第一时间,金晶神焱以更快的速度辐射而至!

    “该死!”

    “混蛋……”

    ……

    感应到这一幕,朱千手差点崩溃。

    有心全速逃跑,可问题是在[寂灭元力]暴涨的混沌之中,她的速度已被压制到极点。

    “完了……”

    朱千手一脸绝望,整张脸都黯然失色。

    “难道我真的要陨落在这一片混沌之中?

    朱千手喃喃自语,没有任何办法再躲避追击而至的金晶神焱。只得以无上,强行震断元神与肉身的牵扯,让元神直接破体而出,从另一方脱离这片恐怖的金晶神焱。

    “轰……”

    正在这时候,金晶神焱霸道无双地杀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朱千手的本尊涌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凸鱼、审判者高达、笑世界风云变幻、peterwhy、chz040602等兄弟的月票与一直来的支持。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嚣张曹金飞    这个女人本来以为赵庆猛不过是个半愣子,他的钱应该好糊弄。只要自己一吓二哄三忽悠,赵庆猛肯定就会乖乖地将钱送到自己手中。没想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钱没到手,自己反而白白被赵庆猛搞了一顿!

    于是乎这个女人恼羞成怒,先用赵庆猛丢下的十块钱跑到街上喝了两杯扎啤,吃了三个肉饼,然后回到工艺品厂跳着脚的咒骂赵庆猛。骂了一会儿还不解恨,竟然找到了赵庆猛的老婆包小丫,将赵庆猛“强 奸”他的事情歪曲事实的说了一遍。

    包小丫一听赵庆猛竟然守着锅里,看着碗里,还敢出去打野食,弄出这等败坏名声不要脸之事,于是便立刻四处嚎叫着寻找赵庆猛,然而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赵庆猛在什么地方。

    他们哪里知道,原来赵庆猛自以为自己惹了祸,害怕回去被老婆打。所以,竟然独自一人跑到赵庄荒郊野外的特种柳条林中,呆了整整一天!

    说来也好笑,赵庆猛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害怕他老婆包小丫!平日在家中,包小丫一瞪眼,这家伙所有的脾气也没了,原本整天稀里糊涂的脑子也清醒了。

    赵庆猛一直在柳条林中呆到天彻底黑严下来,从中午就粒米未进的肚子实在饿的受不了,这才悄悄的跑回了家。

    没想到这个家伙回家后,刚刚用钥匙自己打开门,就被包小丫倒拖着一米多长的擀面杖追了出!

    包小丫一边追,一边嘴里还直嚷嚷:“你个不要脸的臭男人,你给我滚!这里不是你的家,我也不是你老婆!你快点给我滚,爱找谁去找谁去!”

    赵庆猛稀里糊涂的就把别的女人给上了,然后人家张口便和他要十万。这家伙脑袋正糊涂,心中正闹心呢!包小丫这么一吼,他的牛脾气也上来了!

    不过这家伙牛脾气上来后,可没敢上去打老婆,而是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嘟囔:“走就走!不进这个家门就不进这个家门,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从那时候起,赵庆猛竟然真的就走了!

    这家伙也是个奇才,他兜里虽然没有一分钱,但是他只靠着给人打短工竟然就一路从夹河市赵庄到了省城临河市!

    到了临河市之后,他也没打算找个正经工作好好干干,而是就那样整天在街上胡逛荡。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等到自己兜里没钱的时候,就跑到劳务市场干几天短工,或者去那些酒店饭店干两天短工。

    某一天,当他到天宫美食城打工的时候,便认识了天宫美食城的老板万金亮。万金亮见赵庆猛孔武有力,并且脑子还有点混,于是将他收留下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什么工作也不干,就专门给他镇场子。

    赵庆猛这个镇场子的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只镇道上的小混混之类的,赵庆猛却黑白两道都镇!

    等到赵庆猛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完后,赵长枪的一颗心也彻底的放到了肚子里。这根本就不是个事,严格说来赵庆猛应该算是一个受害者。

    “自从出来后,你有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赵长枪问道。

    “没有。我怕包小丫骂我。我打算赚很多钱后,给小丫买个玉佛,然后再回家。小丫最喜欢那东西,如果我给她买个玉佛,她的火气肯定消了。”赵庆猛耷拉着脑袋说道。

    赵长枪一阵无语,都说赵庆猛混,这家伙一点都不混嘛!还知道给老婆买东西让老婆消气。

    “猛子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等你赚到钱,包小丫就在家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怎么办?”赵长枪笑眯眯的看着赵庆猛说道。

    “不可能吧?小丫一直对我很忠心的。”赵庆猛不确定的说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连你都能找别的女人,包小丫怎么就不能找别的男人?”赵长枪故意郑重其事的说道。

    赵庆猛是个直肠子的人,他本来从来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现在被赵长枪一提醒,这家伙立刻坐立不安了,恨不能马上就赶回家!

    赵庆猛迫不及待的摸出电话,笨手笨脚的将手机里面的卡取下来,然后从身上又取出另一张卡换上,一边忙活还一边说道:“我怕他们和警察找到我,所以很久以前便不用原来的卡了。”

    换好手机卡之后,赵庆猛马上拨通了包小丫的电话:“喂,小丫,你现在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不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我很快就要回家了!”

    “赵庆猛!这半年你死哪里去了?我限你天黑之前必须赶回家!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跑到刘二麻子家过夜去!听见了没!”

    包小丫尖锐的声音连赵长枪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赵长枪几人不禁再次面面相觑,全被赵庆猛两口子打败了。

    赵庆猛和老婆通完话之后,立刻归心似箭,酒也不想喝了,饭也不想吃了。还一个劲的催促赵长枪等人快点走!

    在赵庆猛的催促下,赵长枪一行人匆匆吃完饭,便离开了毒玫瑰大酒店。一行人刚刚出了酒店大门口,忽然两辆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五六个人。

    酒店门口人来人往很正常,赵长枪也没在意,然而就当他和大家就要迈步离开的时候,赵长枪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哟,呵呵,这不是赵大县长?怎么这时候在这里?”

    赵长枪蓦然回首,发现说话的竟然是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曹金飞!赵长枪不禁一阵惊讶,心想:“这家伙怎么到这里来了?”

    赵长枪正纳闷呢,却见曹金飞的视线在李若萍和吴慧玲的身上来回扫了几眼,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呵呵,明白了,明白赵县长为什么会在这里了。赵县长尽享齐人之福,真是羡煞旁人啊!”

    赵长枪刚想说话,却见李若萍面色一沉,盯着曹金飞说道:“你是谁?算了,你也不用告诉我你是谁,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是打算去毒玫瑰大酒店吃饭的,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毒玫瑰酒店不欢迎你!”

    “呵呵,你是从哪个山上蹦出来的?凭什么这样和我”

    曹金飞正说着,他旁边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年轻人却连忙对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几句。曹金飞的脸色一变,然后接着对李若萍说道:“呵呵,我道是谁说话这么硬气。原来是毒玫瑰集团的美女总裁。呵呵,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美女总裁不欢迎我们,我们现在离开就是。唉,还是赵大县长有面子,出入高档酒店,美女总裁与小鲜肉通杀!如果这件事情出现在网络上,赵县长,你说会发生什么呢?赵县长,要不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什么交易?”赵长枪忍住心中的怒气说道。如果不是看在此时正在大厅广众之下,他不好出手打人,他早上去给曹金飞两巴掌了。

    “你不要再试图撤我的职,我也不把今天在这里遇到你的事情说出去!怎么样?这个交易还算公平吧?”曹金飞似笑非笑,一脸玩味的说道,仿佛已经吃定了赵长枪。

    就在前几天正月十五的夜晚,水林镇发生大火的时候,平川县消防大队长因为回家过正月十五,而拖延了救援时间,赵长枪当场表态要撤掉曹金飞的职务。所以,曹金飞今天才会和赵长枪打这样的一个赌。

    赵长枪面色一冷,说道:“曹金飞,我说过,我一定会撤掉你的职务!我们平川县不养大爷!所以,你还是收起你的小心思吧!”

    赵长枪话音刚落,曹金飞忽然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哈,赵长枪,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想和你做交易吧?哼哼,你想的美!我告诉你,我的职务,你撤不了。你看,这都多少天过去了,我还不是好好的在平川县消防大队长的位置上干着?你又能奈我何?倒是赵大县长,可要小心了。别哪一天被纪委的同志请去喝茶就不好了。”

    赵长枪懒得和曹金飞啰嗦,和大家迈步就要离开,然而,旁边那个长得和曹金飞很像的人忽然迈步向前,拦住了李若萍,阴测测的说道:“呵呵,我认识李总裁,李总裁好像还不认识我吧?我是临河省消防总队第一消防支队副支队长石平国。你确认要将我们赶走?”

    这家伙主动表明了身份,其实就是在威胁李若萍。让李若萍收回她刚才说的的话。然而,李若萍听完石平国的话,却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直接冷冰冰的说道:“石平国,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你们可以离开了!”

    “哈哈,美女总裁果然有性格!我石平国心服口服外加佩服!不过我们消防支队前两天刚接到关于你们酒店消防设施不合格的投诉电话,所以,我决定下午要对你们的酒店进行消防大检查,还请李大总裁到时候先暂停营业,予以配合”

    石平国还想嚣张的说下去,却忽然看到一个黑大个迈步走到他面前,冲他不耐烦的喝道:“你***是谁啊?挡着老子走路?老子的老婆今天晚上如果去和刘二麻子睡了,你负的起这责任吗?”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