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女人本来以为赵庆猛不过是个半愣子,他的钱应该好糊弄。只要自己一吓二哄三忽悠,赵庆猛肯定就会乖乖地将钱送到自己手中。没想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钱没到手,自己反而白白被赵庆猛搞了一顿!

    于是乎这个女人恼羞成怒,先用赵庆猛丢下的十块钱跑到街上喝了两杯扎啤,吃了三个肉饼,然后回到工艺品厂跳着脚的咒骂赵庆猛。骂了一会儿还不解恨,竟然找到了赵庆猛的老婆包小丫,将赵庆猛“强 奸”他的事情歪曲事实的说了一遍。

    包小丫一听赵庆猛竟然守着锅里,看着碗里,还敢出去打野食,弄出这等败坏名声不要脸之事,于是便立刻四处嚎叫着寻找赵庆猛,然而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赵庆猛在什么地方。

    他们哪里知道,原来赵庆猛自以为自己惹了祸,害怕回去被老婆打。所以,竟然独自一人跑到赵庄荒郊野外的特种柳条林中,呆了整整一天!

    说来也好笑,赵庆猛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害怕他老婆包小丫!平日在家中,包小丫一瞪眼,这家伙所有的脾气也没了,原本整天稀里糊涂的脑子也清醒了。

    赵庆猛一直在柳条林中呆到天彻底黑严下来,从中午就粒米未进的肚子实在饿的受不了,这才悄悄的跑回了家。

    没想到这个家伙回家后,刚刚用钥匙自己打开门,就被包小丫倒拖着一米多长的擀面杖追了出!

    包小丫一边追,一边嘴里还直嚷嚷:“你个不要脸的臭男人,你给我滚!这里不是你的家,我也不是你老婆!你快点给我滚,爱找谁去找谁去!”

    赵庆猛稀里糊涂的就把别的女人给上了,然后人家张口便和他要十万。这家伙脑袋正糊涂,心中正闹心呢!包小丫这么一吼,他的牛脾气也上来了!

    不过这家伙牛脾气上来后,可没敢上去打老婆,而是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嘟囔:“走就走!不进这个家门就不进这个家门,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从那时候起,赵庆猛竟然真的就走了!

    这家伙也是个奇才,他兜里虽然没有一分钱,但是他只靠着给人打短工竟然就一路从夹河市赵庄到了省城临河市!

    到了临河市之后,他也没打算找个正经工作好好干干,而是就那样整天在街上胡逛荡。最新章节全文阅读等到自己兜里没钱的时候,就跑到劳务市场干几天短工,或者去那些酒店饭店干两天短工。

    某一天,当他到天宫美食城打工的时候,便认识了天宫美食城的老板万金亮。万金亮见赵庆猛孔武有力,并且脑子还有点混,于是将他收留下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什么工作也不干,就专门给他镇场子。

    赵庆猛这个镇场子的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只镇道上的小混混之类的,赵庆猛却黑白两道都镇!

    等到赵庆猛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讲完后,赵长枪的一颗心也彻底的放到了肚子里。这根本就不是个事,严格说来赵庆猛应该算是一个受害者。

    “自从出来后,你有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赵长枪问道。

    “没有。我怕包小丫骂我。我打算赚很多钱后,给小丫买个玉佛,然后再回家。小丫最喜欢那东西,如果我给她买个玉佛,她的火气肯定消了。”赵庆猛耷拉着脑袋说道。

    赵长枪一阵无语,都说赵庆猛混,这家伙一点都不混嘛!还知道给老婆买东西让老婆消气。

    “猛子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等你赚到钱,包小丫就在家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怎么办?”赵长枪笑眯眯的看着赵庆猛说道。

    “不可能吧?小丫一直对我很忠心的。”赵庆猛不确定的说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连你都能找别的女人,包小丫怎么就不能找别的男人?”赵长枪故意郑重其事的说道。

    赵庆猛是个直肠子的人,他本来从来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现在被赵长枪一提醒,这家伙立刻坐立不安了,恨不能马上就赶回家!

    赵庆猛迫不及待的摸出电话,笨手笨脚的将手机里面的卡取下来,然后从身上又取出另一张卡换上,一边忙活还一边说道:“我怕他们和警察找到我,所以很久以前便不用原来的卡了。”

    换好手机卡之后,赵庆猛马上拨通了包小丫的电话:“喂,小丫,你现在有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不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我很快就要回家了!”

    “赵庆猛!这半年你死哪里去了?我限你天黑之前必须赶回家!不然今天晚上我就跑到刘二麻子家过夜去!听见了没!”

    包小丫尖锐的声音连赵长枪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赵长枪几人不禁再次面面相觑,全被赵庆猛两口子打败了。

    赵庆猛和老婆通完话之后,立刻归心似箭,酒也不想喝了,饭也不想吃了。还一个劲的催促赵长枪等人快点走!

    在赵庆猛的催促下,赵长枪一行人匆匆吃完饭,便离开了毒玫瑰大酒店。一行人刚刚出了酒店大门口,忽然两辆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五六个人。

    酒店门口人来人往很正常,赵长枪也没在意,然而就当他和大家就要迈步离开的时候,赵长枪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哟,呵呵,这不是赵大县长?怎么这时候在这里?”

    赵长枪蓦然回首,发现说话的竟然是平川县消防大队的大队长曹金飞!赵长枪不禁一阵惊讶,心想:“这家伙怎么到这里来了?”

    赵长枪正纳闷呢,却见曹金飞的视线在李若萍和吴慧玲的身上来回扫了几眼,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呵呵,明白了,明白赵县长为什么会在这里了。赵县长尽享齐人之福,真是羡煞旁人啊!”

    赵长枪刚想说话,却见李若萍面色一沉,盯着曹金飞说道:“你是谁?算了,你也不用告诉我你是谁,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是打算去毒玫瑰大酒店吃饭的,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毒玫瑰酒店不欢迎你!”

    “呵呵,你是从哪个山上蹦出来的?凭什么这样和我”

    曹金飞正说着,他旁边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年轻人却连忙对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几句。曹金飞的脸色一变,然后接着对李若萍说道:“呵呵,我道是谁说话这么硬气。原来是毒玫瑰集团的美女总裁。呵呵,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美女总裁不欢迎我们,我们现在离开就是。唉,还是赵大县长有面子,出入高档酒店,美女总裁与小鲜肉通杀!如果这件事情出现在网络上,赵县长,你说会发生什么呢?赵县长,要不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什么交易?”赵长枪忍住心中的怒气说道。如果不是看在此时正在大厅广众之下,他不好出手打人,他早上去给曹金飞两巴掌了。

    “你不要再试图撤我的职,我也不把今天在这里遇到你的事情说出去!怎么样?这个交易还算公平吧?”曹金飞似笑非笑,一脸玩味的说道,仿佛已经吃定了赵长枪。

    就在前几天正月十五的夜晚,水林镇发生大火的时候,平川县消防大队长因为回家过正月十五,而拖延了救援时间,赵长枪当场表态要撤掉曹金飞的职务。所以,曹金飞今天才会和赵长枪打这样的一个赌。

    赵长枪面色一冷,说道:“曹金飞,我说过,我一定会撤掉你的职务!我们平川县不养大爷!所以,你还是收起你的小心思吧!”

    赵长枪话音刚落,曹金飞忽然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哈,赵长枪,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想和你做交易吧?哼哼,你想的美!我告诉你,我的职务,你撤不了。你看,这都多少天过去了,我还不是好好的在平川县消防大队长的位置上干着?你又能奈我何?倒是赵大县长,可要小心了。别哪一天被纪委的同志请去喝茶就不好了。”

    赵长枪懒得和曹金飞啰嗦,和大家迈步就要离开,然而,旁边那个长得和曹金飞很像的人忽然迈步向前,拦住了李若萍,阴测测的说道:“呵呵,我认识李总裁,李总裁好像还不认识我吧?我是临河省消防总队第一消防支队副支队长石平国。你确认要将我们赶走?”

    这家伙主动表明了身份,其实就是在威胁李若萍。让李若萍收回她刚才说的的话。然而,李若萍听完石平国的话,却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直接冷冰冰的说道:“石平国,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你们可以离开了!”

    “哈哈,美女总裁果然有性格!我石平国心服口服外加佩服!不过我们消防支队前两天刚接到关于你们酒店消防设施不合格的投诉电话,所以,我决定下午要对你们的酒店进行消防大检查,还请李大总裁到时候先暂停营业,予以配合”

    石平国还想嚣张的说下去,却忽然看到一个黑大个迈步走到他面前,冲他不耐烦的喝道:“你***是谁啊?挡着老子走路?老子的老婆今天晚上如果去和刘二麻子睡了,你负的起这责任吗?”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一九章 一记耳光    听到动静,徘徊在铺子大堂里的千儿朝外瞅了眼,见到外面妇人发髻上别的红花,眼中闪过惊喜,迅速跑了出来,朝守将喊道:“你们干什么?这是夫人表姑,来给夫人送嫁的!”

    既然是这样,外面守卫还真不好拦,加上也知道千儿是云知秋身边的贴身侍女,为首将领一挥手,让一名女将把那妇人搜身后,确认没什么猫腻才放了那妇人进去。

    千儿迎了那妇人露出询问眼神,那妇人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千儿松了口气,赶紧行礼道:“大奶奶,请跟我来!”

    两人到了后院,直上阁楼,进了洞天福地。

    等候在内,表面平静实际上心里着急的云知秋见到来人发髻上别的红花总算松了口气。

    实在是不着急都不行,‘好日子’已经在眼前了,云华阁都被围困住了,她怕苗毅的做法是半路抢亲,如果!无!错!真是抢亲,不管苗毅有多大的把握,她都不会答应的。不是危险不危险的事情,又被人抬上一次喜轿?传出去她成什么了,有过风玄的往事这方面她内心实在是太敏感了,尽管平常表面上看不出来,实际上她内心远没表面上看到的那么洒脱、那么坚强,这种事情她不能再来一次的。

    这发髻上别红花的妇人看着面生,云知秋试探道:“你是牛有德派来的?”

    妇人眼中闪过戏谑神色,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而是慢慢绕着云知秋转圈,上下打量着仔细审视。

    云知秋皱眉。不知道这人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同时也发现千儿、雪儿瞪大了眼睛吃惊不已的样子,她霍然回头看去,亦檀口微张,满眼的难以置信。

    一张笑吟吟的脸看着她,一张她在镜子里经常看到的熟悉面庞看着她,这不是自己的脸么?除了服饰和发式与她不同外,身高和体型也变得似乎一模一样了。

    怔怔看着对方站在了自己的正面笑吟吟,云知秋渐渐回过神来,目中闪过迟疑之色。想到刚才察觉到的那一丝妖气,忽然目光一亮,脱口而出道:“你是碧月夫人身边的粉儿?”

    她当年在天元星天街的时候和碧月夫人也算是老熟人,也经常去守城宫给碧月夫人送首饰,碧月夫人经常抱在怀里的那只粉色千面妖狐她也经常见到,加之从苗毅嘴里知道的一些秘密,知道那千面妖狐的神通。

    “没意思,居然被你认出来了。”对面的‘云知秋’突然掩嘴“噗嗤”一笑,俏皮可爱的样子。完全不是云知秋本人的气质,乐呵呵道:“云容馆的老板娘,多年未见,想不到再见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没错。她的确就是苗毅从碧月夫人那借来的千面妖狐。

    “还真是你?”云知秋惊奇道:“牛有德怎么把你请来了?”

    粉儿摇头叹道:“你当我想来啊!我最讨厌那家伙了,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这次又对我威逼利诱地逼我为他办事。什么人呐!不过我也真没想到,以前只听说过你和牛有德的绯闻。没想到你们两个还真勾搭到了一块啊,啧啧!”

    云知秋白了她一眼。旋即又眉头一皱,“牛有德不会是想让你变成我代我出嫁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和她自己出嫁有什么区别,照样有损她的名声,她同样不会答应。

    “你想的美,真要被人架上了花轿,重兵环侍,我跑的了吗?”。粉儿嗤了声,左右看了看,“别愣着了,老板娘平常穿的衣服还有吗?赶快给我梳理打扮上,我马上要走了。”

    “走?”云知秋愕然,“你怎么出去?”

    “不劳你操心,你那‘奸夫’早就谋划好了。”粉儿口无遮拦一声,挥手道:“快点快点,晚了的话坏了事的话,那王八蛋很有可能会不认账!”

    一听早有准备,云知秋放下心了,当即挥手让千儿、雪儿带她去换装。

    没多久,另一个活脱脱的‘云知秋’从屋里走了出来,和云知秋站在了一起做对比,恍如孪生,连云知秋自己都惊叹摇头,“连身上妖气都收敛的这么好,你这天赋神通还真是了不起。”

    雪儿道:“感觉还是有点不像。”

    千儿也点头:“样貌是像,就是气质上差别太大了,没夫人的气质好。”

    粉儿立刻撒手不干了,转身往屋里跑,“行!那我不干了,你们夫人气质好让你们夫人上花轿去洞房好了,我还懒得提心吊胆冒这风险。”

    “她们出言无忌,你跟她们计较什么,我向你陪不是了。”云知秋赶紧拉住了她,好一番劝慰才安抚下来。

    捞足了面子的粉儿又把千儿、雪儿给训斥了一顿,训的两人低头认错了才心满意足地双掌托了托胸,又看了看云知秋的胸,“有点大,你平常累不累?”

    都什么时候了!云知秋快叫她姑奶奶了,“下面怎么做?”

    粉儿甩了甩双袖,“下面没你什么事了,躲这里别出去了,等你男人通知再露面吧。”回手一指千儿、雪儿,“你们跟我出去一趟吧。”

    千儿、雪儿看向云知秋,后者知道苗毅应该不会让二女出事,遂点了点头允许了,二女这才跟了她去。

    “你们什么眼神、什么态度、往哪站呢?还说我不像,你们这样就算像也要被你们演砸了,把我当她,当你们老板娘知不知道……”粉儿一路训斥的声音传来,云知秋不禁抚了抚白皙莹润饱满的额头,有点头疼,怎么感觉这狐狸精不太靠谱,苗毅找这狐狸精干这种事行不行?

    然而到了现在,不行也得行了,只能是充分信任苗毅的准备,可仍不免头疼苗毅怎么老是玩这种惊惊险险的事情,跟玩成了习惯一样,难道就不怕出事?

    见‘云知秋’露面了,后面庭院中的老范、木匠、石匠等人齐齐看来,显然都在纠结着将近的事情,不知道云知秋要去前堂干什么,不禁都默默跟在了后面。

    到了铺子大堂的‘云知秋’领着千儿、雪儿直接朝大门外走去。

    门口守将回头一看,康姓为首将领拱手拦住了,“掌柜的这是要去哪?”

    今天的‘云知秋’似乎情绪不高,实在是粉儿也知道自己和云知秋的气质有差别,遂一直绷着一张脸没表情,“出城一趟。”

    康一愣,抬头笑道:“掌柜的,好事将近,都统大人再三交代过了,千万不能让掌柜的出事,我等可不敢抗命。掌柜的有什么事可吩咐我们去代办。”话说的客气,也实在是不敢直接得罪。

    ‘云知秋’:“我前夫家派了人到了城外,送了一些商铺之类的产业契约当陪嫁,我去接收也不行么?”

    康笑道:“那就更好办了,在哪,我派人去取就是了。”

    啪!‘云知秋’突然出手,一记清脆响亮耳光狠狠抽在对方脸上,将康打的有些发懵。

    康两眼一瞪,手下意识摁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左右手下的手也按在武器上,皆露出士可杀不可辱的神情!不过转念想到了这女人回头是什么身份,又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地忍了下来。

    老范、木匠等人一个个无语,发现今天的夫人很不一样。

    千儿、雪儿有些惊住了,心中小汗一把,这狐狸精干什么?

    康绷着脸,今天这遭回头铁定要成为同僚们的笑话,沉声道:“掌柜的,你这样是不是太过了?”

    ‘云知秋’寒着脸道:“轮得到你做我的主吗?我前夫家的人不愿进城,重点是不愿来这里受辱,产业契约之类的东西不是一笔小钱,谁知道你们手脚干净不干净,那边也不会轻易把这么大一笔巨资交给外人,只能是我亲自去取。你们若是不放心…”回头对千儿、雪儿等人道:“你们都在这等着,我一个人去!”再回头,“就在城门口,去去就回,你们这么多人押我去,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若还是不放心,现在就请示褚子山,问问他答不答应,他若是不答应,这笔嫁妆我就不要了!”

    康嘴唇紧绷,默默摸出了星铃和褚子山联系。

    正在途中的褚子山闻讯立刻详问情况,获悉就在城门口,而且是那么多人押云知秋一个人去,云华阁还有人质,天街门口谁还敢乱来不成,巨资嫁妆?好事啊!不要白不要啊!当即准了,不过再三提醒小心,别让人把云知秋给拐跑了!

    收了星铃的康转身让路,寒着脸伸手相请,“请!”

    ‘云知秋’翻手拿出了一顶纱笠戴在了头上遮颜,向外走去。

    “老板娘!”木匠等人有些急了,上前几步要跟出去,却被雪儿伸手拦住了。

    “都退下吧!”千儿劝了声,转身道:“静候夫人回来就是了。”

    木匠等人回头看来,见千儿、雪儿神色平静,一点都不担心,但知道二女这样必然有原因,遂忍下心头疑惑。

    南城门而出,领着数百甲士出来的‘云知秋’站在城外环顾,瞅见了左侧百丈外的一棵大树下站了个黑色斗篷裹身遮颜的人,一个人静静站在那。

    ‘云知秋’放步不疾不徐地走了过去,紧跟在一旁的康打了个手势,立刻飞去数十人持武器将树下之人围了起来,甚至还捞出了几张破法弓戒备。(未完待续。)

    第一五一九章一记耳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