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蛋——”

    朱千手大喝一声,本能地全力挥手一拍。

    她的本体可是一种超级蜘蛛,其肉身境界极为强大。八条腿都拥有可媲美极品先天至宝的强度。

    一直以来,在朱千手的心中,吕重不证圣人,终归是蝼蚁。在她看来,吕重就算证道圣人,在短时间之内要与她这样的六阶圣人抗衡,也是绝无可能。

    是以,尽管前几次分裂圣识、派出分身就算都没有在吕重的手里讨得好去,她也看不起吕重。

    她相信,就算吕重有顶级法宝傍身,一旦遇到她的本尊,绝对难逃一死。

    她从来没想到,在混沌之中也会遇上吕重。

    这让她兴奋之极,准备在第一时间灭了吕重,抢了吕重的与灵魂。再好好利用搜魂夺魄得到吕重灵魂中有关[玄虚光阴虫]一族宝藏、功法的记忆。

    只不过,她却没想到吕重居然是这么诡异的一个人。

    不但抵抗她的一次音之圣纹的攻击音波攻,更能在第一时间发出反击。而且其反击之快,更是超出她的想像与反应速度。

    面对那诡异出现在自己头领的一刀,朱千手又惊又怒,躲无可躲,只得全力挥手准备拍掉吕重手中的长刀。

    “白痴——”

    吕重双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邪光,手中[千秋岁月刀]的时间禁制大开。同时吕重自身凝聚的上品上位增的时间大道道纹全力澎湃。

    “咻——”

    在时间大道道纹全力配合之下,[千秋岁月刀]的加速度瞬间暴增了几万倍不止。

    叠速斩!

    这一次,吕重利用时间大道道纹配合[千手岁月刀]本身的时间大道。一瞬间让这雷霆一击轰出了增速至少百万倍的效果。

    快!

    快得不可思议!

    无上的动势与势能,配合百万倍的超级加速度,吕重这雷霆一击几乎能让六阶圣人的朱千手也反应不及时。

    “噗——”

    千秋岁月刀有如刀入豆腐般,轻易地斩断了朱千手的一条手臂。并且余劲不衰地直劈朱千手的头领。

    “啊……”

    朱千手惨叫一声,一条手臂被雷霆斩断,却也为她赢得了一点反击的时间。

    这时候,她的另一只手已挥着一把弯刀向吕重的脖颈凶狠地横斩而去。

    从尸山血海中杀出的朱千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她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一条手臂被斩断,她却没有任何犹豫。果断而狠辣地准备以伤换伤。

    “靠,这虫族女圣真是他妈的疯子……”

    “不!她虽然疯狂,但是,这会儿却是最佳的反应!”

    “单凭这一份狠辣。朱千手的战斗力就不低……”

    “可惜,他低估了吕重,而且是严重低估了吕重!”

    “是啊,吕重虽然依仗法宝之利,但本身的能力也是极为强大而且全面。最关键的是吕重对时间大道的掌控也极为不弱。”

    “凝聚出了上品时间大道,还有时间系的混沌法宝相助,偏偏混沌中的寂灭元力还无法束缚他,这……朱千手可说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对吕重发动了错误的攻击……”

    ……

    这时候,无数圣人都是对吕重、朱千手的战斗品头论足起来。

    大家似乎已记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极不安全。还有大量的金晶神焱在飞舞。

    甚至,大多数人的目光居然从远方虚空的神秘宫殿虚影中收回,落到了吕重、朱千手两人的身上。

    ……

    “好凶的虫妖。真以为本少怕你不成?”

    面对准备以伤换伤的朱千手,吕重也是心中冷笑。

    敌不退,他岂能退?

    动念间,[大寂灭珠]陡然从体内飞出,猛然撞向朱千手那攻击自己的另一条手臂。

    “当——”

    大寂灭珠质量极佳,轻松地挡住了朱千手另一手的攻击。

    而几乎在同时。吕重右手中的[千秋岁月刀]的[叠速斩]以更凶猛的方向斩下。

    “咦?”

    见自己凶狠的以伤换伤、以命搏命的攻击居然没有吓到吕重这个人类小辈,朱千手也是心中惊咦一下。

    可在惊咦的同时。她的心中也是掀起一抹慌乱。

    吕重的千秋岁月刀已带着万物莫能御的威势斩下。

    “缚圣索——”

    朱千手大叫一声,一条雪白的长索直接横在了千秋岁月刀之前。而朱千手本人则是抽身狂退。

    “轰……”

    千秋岁月刀一刀斩下。

    可是让吕重震惊的是,一向无往而不利的千秋岁月刀,居然一击之下居然都没有斩断这缚圣索。

    感应到吕重心中的震惊,正在远方观战的鸿钧道祖也是哈哈大笑,传音道:“哈哈,小子,这缚圣索可是朱千手本命法宝,由她成就五阶圣人之后吐的至强至柔至韧的蛛丝融合炼制而成。是天下最柔的法宝之一。你要小心了……”

    原来如此!

    吕重心里安静下来,准备举刀再行对朱千手发动攻击。

    可让吕重意外的是,这朱千手堂堂六级圣人,居然不再应战,而是直接退回到自己等虫族圣人的队伍中,一脸恨恨地看着吕重,怨毒地道:“吕重,混沌中的寂灭元力对我的压制力太大了。偏偏对你没有太大的影响。否则,本圣一招能灭杀你。希望这一次你能成功回到仙界中去。到时我必定灭杀你!”

    “呵呵!”吕重淡淡地笑了笑,“在混沌中你杀不了我,那么在仙界你更杀不了我。”

    说到这里,吕重身上陡然升腾起无与伦比的自信与傲气:“回到仙界后,你不用来找我,相反,我会带队杀上玄比虫域,去你的道场灭了你。我吕重绝对说到做到……”

    哗……

    吕重此言一出,再次让在场的圣人哗然不已。

    所有人都看出,吕重的实力虽强,可是的确占了[混沌]空间的很大便利。

    虽然不明白吕重为何不受[寂灭元力]的压制,但就算如此,吕重也无法杀朱千手,也就表明吕重在回仙界之后,绝无可能在短时间灭杀朱千里。

    因为在这里,朱千手至少被压制了近八成半的战斗力。一旦回到仙界,朱千手的实力会完美恢复。吕重再没有其他便利可占。真要再与朱千里大战,只怕有可能被朱千手一招秒杀。(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73117等兄弟的打赏!i580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赵庆猛的雅事    赵长枪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还以为这家伙要包养李若萍,是一个多么牛逼的超级大土豪,原来是个这等货色!

    三百块钱一天?包养李若萍?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袋是怎么长得,脑壳里面是**子还是丝瓜瓤子?即便一个普通的公司白领,一天的工资也不止这个数了!别说李若萍了,李若萍可是毒玫瑰集团总裁!身家几十亿哟!

    本来赵长枪还挺生气,都想出手教训一下这家伙。现在他心中的气忽然就没了,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就是一个无知无耻之徒,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不但降低身份,而且降低智商。

    “三百块钱很多吗?”赵长枪笑眯眯的看着胖男人说道。

    “每天三百不少了!一年就是十万多呢!哥去洗浴一条街找一个,每天才二百!”胖男人色眯眯的看着李若萍和吴慧玲说道。

    “哦

    请问你是谁啊?”赵长枪又问道。

    “哥哥是远大电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身价数百万!怎么样?牛逼吧?两位妞,只要你们跟了我,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享尽荣华富贵

    这家伙还想再说下去,旁边的门呼啦又开了,这回从里面一下子出来三四个人。原来胖男人从房间里面出来,没有将房门关严实。所以里面的人将外面的动静都听到了。

    刚开始他们根本没在意,仍然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可是后来一听外面的对话,觉得不对劲,于是拉开门出来看看。

    胖男人看到自己的同伴出来了,于是更来劲了,大着舌头冲他们说道:“我说哥几个,你们都过来看看,我看中一个妞,打算

    打算每天三百块钱包养她呢,你们过来给我长长眼,看看这妞还值吧,对了,这里还有一个,你们谁有兴趣

    这家伙还想再啰嗦下去,却被一个三十多岁,留着板寸的男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板寸头冲他一瞪眼,小声说道:“闭上你的嘴巴!这位是毒玫瑰集团的总裁!”

    板寸头冲胖男人说完后,马上扭头陪着笑脸对李若萍说道:“呵呵,李总,对不起,对不起,老王他喝醉了,竟说醉话呢,您们别往心里去。你们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胖男人听说面前这个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女人,竟然就是在临河市鼎鼎大名的毒玫瑰集团的总裁李若萍,浑身上下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也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草他姥姥啊!老子这是干的什么事情?李若萍是什么人?那可是在临河市黑白两道都踩得咚咚响的女强人啊!听说临河市前任老大陈晓刀最终就是栽在这个女人手中啊!自己敢包养她,还三百块钱一天?这

    ”胖男人脸上的汗好像黄豆一样滴滴答答往下落。

    李若萍听了板寸头的话,看了看一脑袋是汗的胖男人,冷冷的说道:“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是我的顾客的份上,就凭他刚才这句话,他就得丢下半条命。但是现在我放他一码,让他自己掌嘴五十下,这事情就算过去了。你们以后再来毒玫瑰酒店我照样欢迎,但是如果你们不听我的,结果会怎样,你们可以自己想象

    不等李若萍的话说完,胖男人就挥动自己熊掌一样的胖手,拍在自己的大肥脸上,嘴里还直嘟囔:“我打,我打!我都听李总的,但愿李总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

    李若萍不再理会眼前这帮人,迈步朝前走去。

    吴慧玲听着身后传来的啪啪声,再想想逼迫他们下跪的万金亮,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人,手中只要有一点点财富或者权利,就总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世界第一。就总以为别人都不如他,都应该在他面前低三下四,然而到头来,受尽侮辱的却是他们自己!

    胖男人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赵长枪等人谁都没放在心上,众人进入房间后,时间不大,服务员便将酒菜送了上来。众人开始边吃边聊。

    赵长枪终于有机会问问赵庆猛怎么忽然之间跑到这里来了。

    “猛子,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跑到这里给人当黑打手来了?”赵长枪问道。他必须将这件事弄清楚,要知道,赵庆猛不是赵玉山,赵玉山虽然看上去一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但是那家伙的脑袋一点都不简单,谁认为他的脑子简单,谁准在他手中会吃亏。

    赵庆猛就不同了,这家伙脑子是真不灵光,而且偶尔还犯病。偏偏这家伙还力气大,打架也够猛,所以他这种人在外面很容易被人利用。搞不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唉!枪哥,别提了,我犯错误了,我有罪。”赵庆猛耷拉着脑袋说道。

    赵长枪一帮人全都吓一跳,赵庆猛这种浑人就一个纯粹的法盲,神经大条到让人惊叹,偷人家三把韭菜两把葱,甚至将人家揍个半死不活,在他眼中也就稀松平常,能让他认为是犯罪的事情肯定小不了!

    “你有罪?猛子哥,你到底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罪?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说。”赵长枪紧张的问道。杀人放火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滔天大事,但是对眼前这位猛哥来说,可能还真不是事儿。如果这家伙真杀人了,事情可就麻烦了。赵长枪就算再想袒护他,也不能帮助赵庆猛逃脱法律责任啊!

    “不是。枪哥,我没杀人放火,我犯了流氓罪!我把咱村工艺品厂的一个女工人給睡了。”赵庆猛低头耷拉脑的说道。

    “噗!”铝锅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全喷出来了,差点被呛着。赵长枪和李若萍等人也不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想过赵庆猛会和人打架,甚至为杀人放火,但就是没想到这家伙会耍流氓!

    赵长枪愣了片刻之后,原本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个事儿虽然也挺严重,但是和杀人放火比起来后果要轻的多。

    在赵长枪等人的催促下,赵庆猛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赵长枪等人听完赵庆猛的讲述之后,不禁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因为赵庆猛这事根本不是他的责任,是别的女人勾引他,他被别的女人给耍了!

    赵庆猛是个浑人,长得也不帅气,和小白脸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何况这家伙还是一个有妇之夫,按说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引起女人的兴趣才对,但是赵庆猛还真就被人看中了!

    不为别的,都是钱给闹得!别看赵庆猛整天傻乎乎的样子,这家伙却是个小土豪!

    赵庆猛一直在赵庄工艺品厂当保安部长。别看这家伙脑袋不太灵光,但是保安部长却干的相当出色。总是保质保量的完成厂子领导交给他的任务。有他坐镇,谁都不敢在工艺品厂胡来。更没有人敢到工艺品厂偷东西。没人敢去惹赵庆猛这个二愣子。小偷小摸被他撞见,缺胳膊断腿都是小事。

    赵庆猛的工资本来就不低,每月四千多块,再加上因为工作做得好,年底奖金高,还有赵庄村办企业的分成,这货每年下来都要收入十来万!如果再加上他老婆包小丫的收入,就更多了。对一个农村人来说,这算是上等家庭了,浑人赵庆猛便成了小土豪。

    赵庆猛是个豪爽之人,他老婆包小丫又是一个孝顺媳妇,所以两口子隔三差五便开着车子回娘家。并且,包小丫每次回娘家都大包小包的带东西。看的周围邻居直眼红。

    包小丫一个从小玩起来的小伙伴看到赵庄工艺品厂赚钱,又听说包小丫的男人赵庆猛竟然还是厂子里的保安部长,是领导。于是便央求赵庆猛给她问问,她也想到赵庄工艺品厂上班。

    赵庄工艺品厂虽然已经不再招工,但是在赵庆猛的努力下,这个女人最终还是进了赵庄的工艺品厂。

    浑人赵庆猛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之所以进入赵庄工艺品厂却不是为了好好工作。而是为了他赵庆猛!确切的说是为了赵庆猛的钱。

    女人进入赵庄工艺品厂后,便不断的找机会和赵庆猛在一起,有事没事便往赵庆猛身上黏糊。赵庆猛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那方面的能力却非常正常,于是乎,某一天,在女人的主动诱惑下,赵庆猛竟然就把这个女人给办了!

    让赵庆猛想不到的是,他将这个女人给办了之后,还不等他将裤子提上去,女人就和他要钱!并且开口就是十万,公然威胁赵庆猛,如果他不给钱,她不但要将赵庆猛强奸的事情说出去,而且还要到法院去告他!

    这个女人本来以为赵庆猛是个浑人,被自己一吓唬,肯定会乖乖的将钱给她的。没想到赵庆猛虽然大方豪爽,但是也不可能随便就扔给别人十万块钱!这家伙那天正好没带钱,从兜里抠摸半天,抠摸出十块钱给了女人。

    女人看着赵庆猛递给他的十块钱,差点气晕过去。她拉住赵庆猛又哭又嚎,大声嚷嚷赵庆猛强奸了!

    赵庆猛害怕女人的吆喝声将别人引过来,于是抬手给了女人一巴掌跑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