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还以为这家伙要包养李若萍,是一个多么牛逼的超级大土豪,原来是个这等货色!

    三百块钱一天?包养李若萍?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袋是怎么长得,脑壳里面是**子还是丝瓜瓤子?即便一个普通的公司白领,一天的工资也不止这个数了!别说李若萍了,李若萍可是毒玫瑰集团总裁!身家几十亿哟!

    本来赵长枪还挺生气,都想出手教训一下这家伙。现在他心中的气忽然就没了,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就是一个无知无耻之徒,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不但降低身份,而且降低智商。

    “三百块钱很多吗?”赵长枪笑眯眯的看着胖男人说道。

    “每天三百不少了!一年就是十万多呢!哥去洗浴一条街找一个,每天才二百!”胖男人色眯眯的看着李若萍和吴慧玲说道。

    “哦

    请问你是谁啊?”赵长枪又问道。

    “哥哥是远大电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身价数百万!怎么样?牛逼吧?两位妞,只要你们跟了我,我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享尽荣华富贵

    这家伙还想再说下去,旁边的门呼啦又开了,这回从里面一下子出来三四个人。原来胖男人从房间里面出来,没有将房门关严实。所以里面的人将外面的动静都听到了。

    刚开始他们根本没在意,仍然吃自己的喝自己的,可是后来一听外面的对话,觉得不对劲,于是拉开门出来看看。

    胖男人看到自己的同伴出来了,于是更来劲了,大着舌头冲他们说道:“我说哥几个,你们都过来看看,我看中一个妞,打算

    打算每天三百块钱包养她呢,你们过来给我长长眼,看看这妞还值吧,对了,这里还有一个,你们谁有兴趣

    这家伙还想再啰嗦下去,却被一个三十多岁,留着板寸的男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板寸头冲他一瞪眼,小声说道:“闭上你的嘴巴!这位是毒玫瑰集团的总裁!”

    板寸头冲胖男人说完后,马上扭头陪着笑脸对李若萍说道:“呵呵,李总,对不起,对不起,老王他喝醉了,竟说醉话呢,您们别往心里去。你们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胖男人听说面前这个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女人,竟然就是在临河市鼎鼎大名的毒玫瑰集团的总裁李若萍,浑身上下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也立刻清醒了不少!

    “我草他姥姥啊!老子这是干的什么事情?李若萍是什么人?那可是在临河市黑白两道都踩得咚咚响的女强人啊!听说临河市前任老大陈晓刀最终就是栽在这个女人手中啊!自己敢包养她,还三百块钱一天?这

    ”胖男人脸上的汗好像黄豆一样滴滴答答往下落。

    李若萍听了板寸头的话,看了看一脑袋是汗的胖男人,冷冷的说道:“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是我的顾客的份上,就凭他刚才这句话,他就得丢下半条命。但是现在我放他一码,让他自己掌嘴五十下,这事情就算过去了。你们以后再来毒玫瑰酒店我照样欢迎,但是如果你们不听我的,结果会怎样,你们可以自己想象

    不等李若萍的话说完,胖男人就挥动自己熊掌一样的胖手,拍在自己的大肥脸上,嘴里还直嘟囔:“我打,我打!我都听李总的,但愿李总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

    李若萍不再理会眼前这帮人,迈步朝前走去。

    吴慧玲听着身后传来的啪啪声,再想想逼迫他们下跪的万金亮,心中不禁有些感慨,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人,手中只要有一点点财富或者权利,就总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世界第一。就总以为别人都不如他,都应该在他面前低三下四,然而到头来,受尽侮辱的却是他们自己!

    胖男人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赵长枪等人谁都没放在心上,众人进入房间后,时间不大,服务员便将酒菜送了上来。众人开始边吃边聊。

    赵长枪终于有机会问问赵庆猛怎么忽然之间跑到这里来了。

    “猛子,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跑到这里给人当黑打手来了?”赵长枪问道。他必须将这件事弄清楚,要知道,赵庆猛不是赵玉山,赵玉山虽然看上去一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但是那家伙的脑袋一点都不简单,谁认为他的脑子简单,谁准在他手中会吃亏。

    赵庆猛就不同了,这家伙脑子是真不灵光,而且偶尔还犯病。偏偏这家伙还力气大,打架也够猛,所以他这种人在外面很容易被人利用。搞不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唉!枪哥,别提了,我犯错误了,我有罪。”赵庆猛耷拉着脑袋说道。

    赵长枪一帮人全都吓一跳,赵庆猛这种浑人就一个纯粹的法盲,神经大条到让人惊叹,偷人家三把韭菜两把葱,甚至将人家揍个半死不活,在他眼中也就稀松平常,能让他认为是犯罪的事情肯定小不了!

    “你有罪?猛子哥,你到底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罪?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说。”赵长枪紧张的问道。杀人放火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滔天大事,但是对眼前这位猛哥来说,可能还真不是事儿。如果这家伙真杀人了,事情可就麻烦了。赵长枪就算再想袒护他,也不能帮助赵庆猛逃脱法律责任啊!

    “不是。枪哥,我没杀人放火,我犯了流氓罪!我把咱村工艺品厂的一个女工人給睡了。”赵庆猛低头耷拉脑的说道。

    “噗!”铝锅刚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全喷出来了,差点被呛着。赵长枪和李若萍等人也不不禁面面相觑。

    他们想过赵庆猛会和人打架,甚至为杀人放火,但就是没想到这家伙会耍流氓!

    赵长枪愣了片刻之后,原本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个事儿虽然也挺严重,但是和杀人放火比起来后果要轻的多。

    在赵长枪等人的催促下,赵庆猛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赵长枪等人听完赵庆猛的讲述之后,不禁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因为赵庆猛这事根本不是他的责任,是别的女人勾引他,他被别的女人给耍了!

    赵庆猛是个浑人,长得也不帅气,和小白脸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何况这家伙还是一个有妇之夫,按说这样的男人应该不会引起女人的兴趣才对,但是赵庆猛还真就被人看中了!

    不为别的,都是钱给闹得!别看赵庆猛整天傻乎乎的样子,这家伙却是个小土豪!

    赵庆猛一直在赵庄工艺品厂当保安部长。别看这家伙脑袋不太灵光,但是保安部长却干的相当出色。总是保质保量的完成厂子领导交给他的任务。有他坐镇,谁都不敢在工艺品厂胡来。更没有人敢到工艺品厂偷东西。没人敢去惹赵庆猛这个二愣子。小偷小摸被他撞见,缺胳膊断腿都是小事。

    赵庆猛的工资本来就不低,每月四千多块,再加上因为工作做得好,年底奖金高,还有赵庄村办企业的分成,这货每年下来都要收入十来万!如果再加上他老婆包小丫的收入,就更多了。对一个农村人来说,这算是上等家庭了,浑人赵庆猛便成了小土豪。

    赵庆猛是个豪爽之人,他老婆包小丫又是一个孝顺媳妇,所以两口子隔三差五便开着车子回娘家。并且,包小丫每次回娘家都大包小包的带东西。看的周围邻居直眼红。

    包小丫一个从小玩起来的小伙伴看到赵庄工艺品厂赚钱,又听说包小丫的男人赵庆猛竟然还是厂子里的保安部长,是领导。于是便央求赵庆猛给她问问,她也想到赵庄工艺品厂上班。

    赵庄工艺品厂虽然已经不再招工,但是在赵庆猛的努力下,这个女人最终还是进了赵庄的工艺品厂。

    浑人赵庆猛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之所以进入赵庄工艺品厂却不是为了好好工作。而是为了他赵庆猛!确切的说是为了赵庆猛的钱。

    女人进入赵庄工艺品厂后,便不断的找机会和赵庆猛在一起,有事没事便往赵庆猛身上黏糊。赵庆猛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那方面的能力却非常正常,于是乎,某一天,在女人的主动诱惑下,赵庆猛竟然就把这个女人给办了!

    让赵庆猛想不到的是,他将这个女人给办了之后,还不等他将裤子提上去,女人就和他要钱!并且开口就是十万,公然威胁赵庆猛,如果他不给钱,她不但要将赵庆猛强奸的事情说出去,而且还要到法院去告他!

    这个女人本来以为赵庆猛是个浑人,被自己一吓唬,肯定会乖乖的将钱给她的。没想到赵庆猛虽然大方豪爽,但是也不可能随便就扔给别人十万块钱!这家伙那天正好没带钱,从兜里抠摸半天,抠摸出十块钱给了女人。

    女人看着赵庆猛递给他的十块钱,差点气晕过去。她拉住赵庆猛又哭又嚎,大声嚷嚷赵庆猛强奸了!

    赵庆猛害怕女人的吆喝声将别人引过来,于是抬手给了女人一巴掌跑了!

第一五一八章 又没有抓到    迎客居客栈被闹得鸡飞狗跳是免不了的,可改变不了任何结果,客栈盯梢的一群伙计被打得鼻青脸肿再三保证客房里的人没有出来也没用,淫贼江一一恍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如果江一一真的是被兵马扑来给惊动跑了,应该来不及逃出天街,因为四城门已经封锁了。叶易一声令下,紧接着九环星天街开始闹得鸡飞狗跳,全面排查城中所有人。

    叶易也不想这样搞,搞封锁天街全面排查这种事情太容易得罪人了,谁家铺子没点秘密,你把人家查个底朝天换谁都不痛快,何况断了人家的客源还影响人家的生意,谁知道要将天街封锁多久才能把人给抓到?没上面的命令扛着,自己下令干这种事情支撑不了多久。

    可是不做做样子又不行,放任江一一这样跑了肯定会有不少人对他有意见,所以全面排查的尺度要掌握好,有些商铺的背景不好惹,做做样子就行了。

    譬如云华阁,褚子山已经派了人盯着这边,一队搜查的人马凶神恶煞般正要闯入,立马有两名便装汉子挡在了门口,其中一人问:“韩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称为韩兄的带队人抬头一看,不禁苦笑:“康兄,我也是奉命行事,抓捕逃犯。”

    双方都认识,褚子山派了下面人在天街行事已经和天街守城宫那边打过招呼了,这边也知道这家的漂亮老板娘马上要被酉丁域都统大人收房了。

    康冷冷道:“我们天天在这里盯着,这里怎么会有逃犯,韩兄,你这是想扫都统大人面子啊?”

    韩改成了传音:“康兄放心,我这里知道该怎么做,你也别让我为难。”

    闻听。挡住门口的二人让路了,韩回头对手下们使了个眼色,一挥手,下面人冲了进去,而韩则留在了门口,回头朝铺子里看了眼,传音道:“康兄,你们都统大人真的要娶这叫云知秋的女人?”

    康:“我都派到这里保护了,还能假的了?”

    韩:“啧啧。动这女人,你们都统大人就不怕惹麻烦?”

    康:“你情我愿的,能有什么麻烦?”

    韩:“你情我愿?这话妙!这女人的姿色自然是没话说,尤其是那身段,那真是个尤物,说句不好听的,这女人刚来,这天街上就有人盯住了,可是一知道这女人的来头后,知道这女人是原来天元星天街大统领牛有德看中过的女人后。天街上就没人敢打她歪主意了。”

    若是公开评价云知秋姿色、说什么尤物的话,康非得跟他翻脸不可,毕竟马上要成为自己都统大人的女人。不过暗中说点悄悄话,没人听到也就无所谓了,背地议论天后的姿色如何也不是没有,私话嘛,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康:“又没嫁给牛有德,又不是牛有德的女人,何况两人又没什么关系了,怎么就不能娶了?再说了。我们都统大人有必要怕他牛有德吗?论级别我们都统大人是他上司,论人马比实力他也比不上我们都统大人。”

    韩嘿嘿一笑,“那倒也是,不过牛有德在天街这一块,名号那真是响当当的,我们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康好笑:“看来是牛有德血洗天街的名头把你们给吓住了,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担心他会领兵来血洗你们这天街不成?”

    韩叹道:“你还别说,还真是担心这个!别人也许不敢。可那疯子在天街系统是出了名的,我听说当初牛有德离开天元星的时候,一群商户都不把他放眼里了,跳的欢,谁知他去了你们近卫军后还敢杀个回马枪。带大军围困天街大肆敲诈,这得嚣张到什么地步。万一那家伙真的和这云知秋有什么关系…那疯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那是敢打嬴天王脸、敢在天帝迎亲仪式上闹事的主,他对天街下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谁敢保证不会再来一次,为了个女人惹来麻烦不值当。”

    康呵呵:“看来天街这一块还真是对这个牛有德印象深刻啊!”

    没聊一会儿,连商铺后面都没去,就在大堂里转了几圈走了个过场的搜查人马近乎秋毫无犯地出来了。

    康拱了拱手谢过人家的面子,目送韩带人去下家后,两人也让开了门口到一旁的茶楼喝茶去了。

    “外面怎么回事?”

    后院从楼上下来的云知秋听到了动静问了声。

    “已经让木匠打听去了。”千儿迎了她,回了句。

    这里话刚落,木匠从外面回来了,见过礼后,告知:“老板娘,说是淫贼江一一出现在了北城区的迎客居客栈,围捕之下让其跑了,现在正在全城排查搜捕,刚才查到了咱们这里,不过被外面守着的几个家伙挡了一下,意思了一下就走了。”

    “淫贼江一一?”云知秋皱眉嘀咕了一声,旋即点头:“知道了。”

    木匠告退,眉头紧锁的云知秋踱步走入了后院亭子里坐下。

    见其愁眉不解,千儿问道:“夫人,怎么了?”

    云知秋沉吟道:“这个时候突然闹出这动静来,不会和牛二有关系吧?”

    雪儿笑道:“大人怎么会和淫贼江一一扯到一块去?”

    云知秋想想也是,眉头一展,摇头叹道:“都这当口了,那死鬼太安静了,不像是他的风格,我最近是忧思难解一听到点风吹草动就会往他身上联想。行,等着吧,我就不信那死鬼真能那么大方,眼睁睁看着老娘被别的男人给占了…哎!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酉丁域,都统府,亭台楼阁间,褚子山正负手凭栏打量府中新布置的美景,神情间颇有几分怡然自得,这种一方诸侯的滋味让他心态有些膨胀。

    在近卫军多年,几乎一直是在东奔西跑居无定所,哪像这般,美宅享受着,美人左拥右抱着。在近卫军,家眷随军一直不太方便,为省去麻烦所以一直未娶,自从调用到地方后,他已经连娶了两房美妾,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看到东角修改的新院落,一想到那即将入住的尤物美人,褚子山便是心头一热,家里两房美妾美则美矣,但就是没云知秋那够劲的味道。怎么说呢,那女人的风情中融合了野性、端庄、妩媚、世故和性感,举手投足间竟然还隐隐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气度。按常理说,那种气度应该是那种成长环境久居人上、从小就浸淫到了骨子里难以磨灭、少有人能凌驾其上才能孕育出的风华,他见过的天庭不少达官显贵的家人身上都看不到,因为那些达官显贵上面也还有人压着,他倒是在世俗的帝王家看到过,稀奇的是这云知秋身上居然也有这种气度,难道是世俗的皇室公主出身不成?种种风情的融合加上那尤物身段,褚子山都觉得稀奇,什么样的家庭出身居然能出这种多种风情融于一身的女人?实在是个尤物啊!

    总之他第一眼看到云知秋就心动了,让他有了强烈的征服**!

    一名身穿紫甲的上将大步走来,在这府邸内,褚子山延续了近卫军的风格,下面人正常情况下依然是甲胄不离身。

    上将到他身后拱手道:“都统大人,九环星那边出了点事……”将收到的消息大致禀报了一下,也是有关江一一的。

    “封锁了天街?”褚子山霍然转身,什么江一一之类的他不关心,皱眉道:“明知我过几天就要迎娶新人,现在封锁天街,叶易搞什么鬼?想故意给我出难题吗?”他已经等了差不多半年了,这几天一直在惦记那美事,没碰其他妾室,积蓄着精力等那天的到来,是一天都不愿多等了。

    上将道:“我也这样质问,叶易有回复,说不做点样子没办法给上面交代,总不能天街出现了逃犯他却置之不理。他让大人放心,不管能不能抓到人,顶多三天他就会放开天街封锁,不会耽误大人五天后迎娶。”

    这还差不多!褚子山点了点头,倒帮着说了几句话,“也难为他了,天街那鬼地方集中了不少天庭权贵的家业,得罪了不行,遇上这样的事情吧,不处理也不行,他也要给上面交代。算了,我们也别为难他了。”

    诚如此说,三天后,闹得鸡飞狗跳的九环星天街终于消停了,封闭的四城门再次开启,至于淫贼江一一还是一如既往的又没有抓到,不是天街无能,而是那淫贼是出了名的难抓,这里失手也不算什么。

    次日,都统府,褚子山领着大队人马出发了,提前了一天出发。首先是中间有段路程,其次是这边带了东西去给云知秋梳妆打扮,谁叫云知秋那边不太配合,而天街那边也还有些人情应酬,不提前一点不行。

    远山上,钟离哙目睹褚子山率人离去,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九环星天街,一个相貌平平的妇人出现在了街头,走到云华阁门外,却被一群战甲披身的天兵天将拦了下来。

    “云华阁已经暂停买卖,别家去吧!”为首守将挥手喝了声,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这边已经帮云华阁做主暂停了营业,确认了云知秋还在里面后,再也不许任何人进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